给将军冲喜以后(赵叶璧吕辛荣)

给将军冲喜以后(赵叶璧吕辛荣)

导读:赵叶璧吕辛荣小说————给将军冲喜以后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燕可伐与所著,讲述了唯一心疼赵叶璧的爹爹病得不省人事,主母就把她卖给定国将军吕辛荣当侧室冲喜。赵叶壁嫁了,新婚之夜喜床上

小说介绍

赵叶璧吕辛荣小说————给将军冲喜以后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燕可伐与所著,讲述了唯一心疼赵叶璧的爹爹病得不省人事,主母就把她卖给定国将军吕辛荣当侧室冲喜。赵叶壁嫁了,新婚之夜喜床上

赵叶璧吕辛荣小说简介

梧州府难得有这么冷的冬天,刚至孟冬已大雪飞扬,青砖铺的路上堆了雪,又湿又滑。
赵叶璧搓着冻得要生冻疮的小手,她舍不得花银子租马车,徒步踩着新雪走了十里才到府南名医宋大夫开的医馆。
她缩在医馆门口,捧着双手呵出一口气,排着队等抓药。
“赵三姑娘来了,你爹最近好些了吗?”老街坊罗姑娘拎着一包草药从门里走出来,看到赵叶璧,关切地打了个招呼。
赵叶璧摇摇头,忧心道:“我爹近来一会儿醒一会儿睡,净说胡话,下不来床。”

给将军冲喜以后全文阅读

罗姑娘“哦”一声,见说到她伤心事,旋即岔开话去,“别担心,赵老爷吉人自有天相。对了,你可听说顾参军要张罗给重伤的吕将军招亲冲喜?”
赵叶璧日日守在重病的父亲塌前,好多天不出门了,只听说梧州府来了个定国将军吕辛荣,是个可止小儿夜啼杀人不眨眼的活阎王。
“这倒是不曾。”她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着罗姑娘,心思全在医馆里。
今日坐镇的宋大夫也被请到知府府里去给活阎王吕将军看病,才使得医馆门口排起长龙。
好不容易等着抓完了药,赵叶璧逆着风一路小跑刚进家门。
她匆匆去厨房放了药,出来便见大姐赵叶秀,穿着水洗得略微褪色的桂子绿孔雀纹棉衣横在前头,伸出一只手,手掌心朝上,挑着眉头看她。
“大姐,这是什么意思?”赵叶璧笑得有些勉强,“我小娘给的东西,都当了换钱给父亲治病了。”
赵叶秀后头的二姐赵叶芹冷笑一声,双手环抱在胸前,眯着细长的眼,怪声怪气道:“不是还有个翡翠雕凤的簪子吗?把它给我们!”
赵叶璧眼里满是慌乱,她缩缩身子,抬袖擦擦额角,道:“二姐,那簪子不值钱,是我小娘留给我的念想,别的都可以,唯独这个不行。”
赵叶秀撇撇嘴不说话,仗着自己这边两个人,直接伸出手来去搜赵叶璧的身。
“不在我身上,我放屋子里了!”赵叶璧向后躲去,想借机逃出去,大声呼喊道。
赵叶芹笑得更甚,摸出一对珍珠耳环,捏着放在赵叶璧面前,然后挑衅地戴在自己耳朵上面。
“你这个滑头,当我们没搜过你的房间吗?还在这骗人,快拿出来!”
赵叶璧看到自己梳妆台上最后一件首饰被她拿去,气得胸口上下起伏,道:“二姐怎可随意进出我房间!”
“哟,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一个养在外宅好多年的庶女,爹爹疼你,我们可不疼。”
赵叶芹翻个白眼,和赵叶秀一齐逼着上来。一人按住赵叶璧,将她的手反锁在身后,一人伸手直探入她怀里。
赵叶秀探到一直冷硬的长物,以指取出来,那是一根滴水翡翠制成的玉簪,通体碧绿透亮簪尾是一只栩栩如生的凤首,一看就是上品。
“怪不得这妮子不肯交出来,居然是京城翔采居的好玩意。这样的东西,便是当年咱家还在京城里怕也是买不起的。”一直没开口的赵叶秀打量着玉簪啧啧开口,随即便把簪子揣进怀里。
赵叶璧小娘去世多年,临死前将翡翠簪子别在她头上,万般嘱咐要好好保管,这么多年来一直小心翼翼贴身放着,那根翡翠簪子是她唯一的念想。
赵叶璧急切的伸出胳膊想要抢回来,却被赵叶芹***死死按倒在地。
她的脸生得和所有赵家瘦长脸的姑娘不同,是一张尖尖下巴、轮廓柔和圆润的脸,眉似初春柳叶,眼睛又圆又大,现下泛着泪光,更显***动人。
瞧她咬着唇娇软柔糯的样子,赵叶芹心中生出一股酸意,凭什么同为姐妹,偏她生得标致动人。
“作出这幅可怜样,给谁瞧呢!”
赵叶芹猛地松开赵叶璧,推她一把,讥讽道:“簪子我们拿走了,算你报答了赵家养你这些年。反正嫁给将军,也用不着了,是吧?”
“嫁,嫁给将军?什么意思?”赵叶璧抬起朦胧的双眸,慌乱问道。
“母亲做主将你许给定国将军当侧房,已经收了那边的银钱,说好明儿就抬将军府去,这可是大大的好事呢……”
她的话叫赵叶璧更是肝胆俱寒,她,她这是被卖了?
爹爹绝不会同意这事的,可是清晨她才去给爹爹擦过身,那会还正昏得不省人事。不知此时好转了些么?
待回过神来,两姐妹已经走远,赵叶璧抱着膝盖想要起身去找父亲,可却被主母派来的婆子强行关在了屋里。
赵府的人许是怕赵叶璧半夜逃跑,将她捆了整整一夜,第二天才叫人给她换上知府送来的嫁衣,她受了惊又被捆,昏昏沉沉的便被塞进了轿子。
连着几日的大雪,外头银装素裹,红色花轿在梧州府街上走过,十分扎眼。
“怎么是她啊!”昨日才见的罗姑娘在瞧热闹的人群里低低地叹气。身边人全在喋喋不休地议论着。
“听说赵家很多年前是京城的高官,落魄到卖女儿的地步,也不怕被人戳脊梁骨。”
“唉,可惜了赵三姑娘,生得标致人又善良,怎么就嫁给……”
“别胡说了,这是攀高枝了。”
“攀高枝怎么不叫你女儿去攀?赵三姑娘后半辈子,算是完了。”
赵叶璧坐在摇摇晃晃的轿子里,隔着帘子,她能听到过路人或含杂嘲讽或怜悯的语气,一颗心提得高高的。
她从未见过那定国将军,只听说那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活阎王,也不知是个什么凶神恶煞的模样。
路程不远,轿子停了下来,赵叶璧在垂着的盖头下看见一只老妇人的手。
赵叶璧揉揉绷着的额角,紧紧攥着裙边,鼓着勇气由喜婆牵着手下了轿子。
她亦步亦趋地跟着喜婆,叫她迈火盆就迈火盆,叫她拜堂便拜堂,
虽说是婚嫁,整个过程也没听见几个人声,赵叶璧就这么冷冷清清的被喜婆送至房内。

给将军冲喜以后赵叶璧吕辛荣免费阅读

“夫人,和将军早些歇息吧。”喜婆轻声道了一句,将门“咯吱”一声关紧。
赵叶璧一动不敢动地坐在床榻边,一颗心惴惴不安。
屋内静悄悄的,连烛火轻微的爆裂声也清晰可闻。她端直着身子,目光盯在自己一双雪白柔荑上,如葱白段般的手指交叠放在膝上。
不知过去多久,仍是除了她自己的呼吸声外再无他人。
“将军?”
赵叶璧试探着轻轻喊了一声。
无人应答。
赵叶璧悄悄把红盖头掀开,四四方方叠整齐放在床边。
没了碍眼的盖头,她看见自己所坐的柔软宽大的云床上挂着红色的幔子。
手指不小心隔着喜被碰到一双腿,赵叶璧吓得赶紧缩回手,意识到她身边还躺着人。
他也穿着红玄相间的喜袍,乌黑的长发自然地铺在床榻上,一双骨节分明的手交叉放在腹部。交叠在上的右手可见虎口处一道旧伤疤。
一张虽苍白得毫无血色,却五官俊美得不似军中莽汉的脸。
赵叶璧有些紧张又有些害羞地打量这张脸,英气的剑眉下一双眼虽紧紧闭着,却莫名地让她生出怯意。
也难怪,她曾听说吕将军十四岁便入了军营,战场上单刀纵马八百里驱身取敌将首级,手段狠辣,一夜间坑杀万人。
赵叶璧赶紧将目光挪开。
此时肚子咕咕乱叫起来,一整日不曾进米水的她觉得腹中燃着团火般烧灼难忍,素来禁不住饿,捱了一会熬不住才起身去找屋里有没有吃的。
洞房极大,精心布置过。雕花的窗上贴着大红剪纸的“囍”字,朱砂红的锦缎毫不吝惜地系满了梁柱,烛台上也换成了儿璧粗细正滴着烛泪的龙凤烛。
依照规矩,在黄花梨的木桌上摆放了交杯酒,正中一个装满了红枣、瓜子的果盘,旁边围了几碟不同样式的糕点。
赵叶璧的目光牢牢地粘在精致的糕点上,忍不住吞吞口水。家里日子不好过,她每回路过点心铺子都不敢多看。
可她最喜欢吃又甜又软还糯叽叽的糕点了。
轻轻捏起一块,淡粉色的四方软糕上嵌着圆润的蜜豆,散发着甜香扑鼻的玫瑰味。
小小咬了一口,玫瑰蜜豆糕立刻如初雪,融化的唇齿间,香得舌尖都要吞下去。
赵叶璧******地咀嚼,好半天一块豆糕才全下肚。
“唔,好吃。”胃腹灼烧的微痛被柔糯的点心抚平,赵叶璧原本僵硬紧绷的身子逐渐软和放松。
捏着帕子挡着嘴打了个饱嗝儿,忽然就觉得倦意涌上来,她揉揉昨天哭了一夜、眼眶红红如小兔儿的眼睛。
睡在哪儿呢,赵叶璧思索起来。
宽大软和的云床自是好的,可一想到方才看那一眼,她都汗毛竖起不寒而栗,摇摇头立刻打消的这个念头。
环视一圈,勉强寻得一处地方,云床侧有一扇红木绣金丝山水图的大屏风,隔出一方小小的天地来。
那处离云床上那位远远的,最重要的是铺着的锦毯最厚,不硌人。
赵叶璧起身蹑手蹑脚到云床边,抱起一床被子。
她身量小小,短短的手臂合抱不来整床被子,被厚重的锦被完完全全地挡在后面。
铺好被子,摘了头饰、揭开外罩,赵叶璧躺在厚实的锦被一端,拽了拽另一边将自己严严实实包裹了起来。
她蹭蹭熏了香的被子边,只露出一张小脸,身子深陷在被窝里,长长呼出一口气,因为昨儿受了惊又一夜未休息,才躺下便在困意笼罩下昏睡过去。
那侧,听到呼吸声归于平稳绵长,吕辛荣缓缓睁开双眸,眼尾扬起的英目中晦暗幽深。
方才赵叶璧一举一动他悉数听去,这时已起身来到赵叶璧身边,悄无声息地立着。
此刻赵叶璧正睡得香甜,犹回味着玫瑰蜜豆糕,微微***秀气的朱唇,嘴边挂着几粒蜜豆糕粉色的碎渣。
柔和朦胧的月色如薄纱笼罩着蜷缩在锦被的小人,映得那张线条柔和的美人小脸,晶莹如玉。
吕辛荣永无宁夜,夜深露重时分总能隐约听见凄惨的悲鸣求饶之声,似在遥远的迷雾中有无数人向他伸手。
此刻的内心却难得的平静,他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她缩成一团只那么丁点,又那么脆弱,脆弱得好像他只要轻轻一捏便能轻易揉碎。
吕辛荣忽然心里一动,微弯下腰,伸出宽阔修长的手。
他的手掌比她的脸还大一点,虎口上凶悍丑陋的伤疤在白里透红的***上对比如此鲜明。
骨节分明的手将将触到皮肤时,却合掌为拳,用食指轻轻刮去唇边的豆糕碎屑。

小编推荐理由

给将军冲喜以后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