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胖头鱼,超凶!(鱼小鳐黎江)

我,胖头鱼,超凶!(鱼小鳐黎江)

导读:鱼小鳐黎江小说————我,胖头鱼,超凶!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奶油球所著,讲述了西海最近有个传言,黎丞相养了条胖头鱼当宠物,那条胖头鱼又凶又馋,成日在府里作威作福,偏偏黎丞相个性温

小说介绍

鱼小鳐黎江小说————我,胖头鱼,超凶!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奶油球所著,讲述了西海最近有个传言,黎丞相养了条胖头鱼当宠物,那条胖头鱼又凶又馋,成日在府里作威作福,偏偏黎丞相个性温

鱼小鳐黎江小说简介

黎江从青阳殿出来的时候,正巧遇上刘太师,两人并肩同行,刘太师捋着胡须问他:
“听说丞相最近养了条小鱼儿做宠物?上回丞相拒了小女送的白玉蟾,没想到原来丞相喜欢养鱼?”
黎江脸上带着客气而疏淡的微笑,不等他回答,刘太师又道:“对了,下月十二是小女生辰,不知丞相可愿赏脸?”
刘太师看着身旁这个后辈,越瞅越觉得出色,血统高贵,仪表不凡,年纪轻轻就做了丞相,配他的宝贝女儿刚刚好。
虽然他之前拒了女儿的主动示好,但也正说明此人端方,不是那等轻浮之辈,思及此,刘太师看他的眼神更加亲切,可惜黎江接下来的回答却让他不大满意。

鱼小鳐黎江全文阅读

“对不住太师,下月十二我恐怕挪不出时间,实是有些私事要去办。”
黎江礼貌地婉拒了对方的邀请,刘太师脸上有些挂不住,但看看黎江这等出众的风姿,还是觉得不甘心,两人出了西王宫,眼看要分道扬镳,刘太师又道:
“对了,关于招安黑蛟军一事,老夫还有些想法,不知丞相现在有没有空,可方便去老夫府中一谈?”
他都说到这份上了,哪知黎江只淡淡一笑:“府中还有些事等着我去处理,恐怕不能去太师府上了。”
这可真是油盐不进,刘太师脸色稍僵,但黎江话锋一转:“不过若是刘太师来我府上小坐,待我处理完事情可与刘太师详谈。”
谈政事本就是刘太师邀他去太师府的借口,这样好与他女儿多接触,没成想黎江拒了又来这么一句,他倒不好拒绝了,只得捋着胡须道:
“也好,那就叨扰丞相了。”
黎江的丞相府离西王宫并不远,两人施展神通,不过须臾就到了丞相府,看门的是只神气活现的大龙虾,一看主子回来了赶紧将两扇门大大打开,迎接主子回府。
才刚进府没走几步,远远就听见府中传来一阵喧闹,刘太师用询问的目光看向黎江,后者不动声色,像是没听到般继续迈步前行。
主人家都没说什么,他一个客人自然也不好多问,二人沿着碎石铺就的小道往前走,过了垂花门,来到丞相府的后花园,迎面就飞过来一团圆不溜秋的黑影,对对直直撞向黎江的胸口。
与这团黑影同时出现的还有一道清脆如少女的声音。
“黎江!你总算回来了!”
黎江对黑影的出现没有丝毫惊讶,长袖一挥就将那团黑影挡在身前,刘太师定睛一看,才发现这团黑影原来是条圆头圆脑的青色小鱼。
她身形不过巴掌大点儿,被黎江拦下之后也不以为意,反而扇着鱼鳍气呼呼地喊道:
“黎江!那只老乌龟趁你不在府里就欺负我!你快帮我出气!”
她的声音又脆又嫩,听着就像个小女娃,刘太师立时把这条小青鱼跟他之前所听闻的联系到了一起,暗道这鱼宠原来还是个开了灵智的?
这时一个白胡子老头儿走上前,正是丞相府的管家元伯,他先向黎江和刘太师施了一礼,接着才挺直腰背,板着脸道:
“大人,您也该管管鱼小鳐了,她刚才——”
“我刚才就是跟小海螺他们在园子里玩!他上来就掀咱们桌子,还要惩罚小海螺,说中午不给我们饭吃!黎江你快评评理!这老乌龟简直欺人太甚!”
不等元伯把话说完,小青鱼已经先一步截住他的话头,把话抢了过去,她扇着鱼鳍游到黎江肩膀上,噼里啪啦告了一大堆状,嘴里啵啵吐出两个泡泡,气愤地说:
“他就是趁你不在专程来欺负我的!你可不能轻易放过他!”
元伯被她这一通颠倒黑白气得胡子发抖,指着小青鱼道:“简直胡言乱语!分明是你们聚集仆从在园子里赌钱,要不是有人知会我,我还不知道你敢在府里做这种事!”
他向黎江一伏身:“大人,这鱼小鳐品性顽劣,依老奴看还是趁早把她撵出府去为好!”
小青鱼原本被元伯戳破了实情还有点儿心虚,听见他说要撵自己出去,顿时气得一蹦三丈高。
“呸你个老乌龟!你凭什么撵我?我不就在园子里打打牌,哪里惹到你了?难怪人家说王八心眼儿比绿豆小,一大把年纪欺负我一个小姑娘,要脸不要?”
她那张鱼嘴跟连珠炮似的,噼里啪啦骂了一通,然后又用鱼尾拍着黎江的肩膀嚷嚷:
“黎江你看你这府里的下人,都要爬到你头上来了!还不快叫人拖出去砍了他的亀头!”
黎江:“………”
刘太师:“………”
她最后这句话一喊出来,园子里顿时陷入了短暂的安静,元伯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已然气得说不出话,半晌,黎江叹了口气,对元伯道:
“有劳元伯了,您先去忙吧,这边我自会处理。”
元伯是真的不想再留在此处,一甩袖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小青鱼在后面冲他吐出一连串泡泡:
“略略略——臭老头儿!”
刘太师在旁边围观了整个过程,对这小青鱼的言行和黎江对她的容忍大感惊讶,他用袖子擦了擦额角的汗,认真看了眼这条小青鱼,又圆又胖,尾巴短短的,虽有几分虎头虎脑的憨态,但瞧着实在没什么特别。
“丞相。”刘太师奇道,“你这鱼宠是什么品种?这模样老夫在西海还未见过,莫非……”
看着小青鱼圆乎乎的身子,刘太师灵光一现:“莫非是河鲀?”
他话音刚落,小青鱼就跟点了□□似的嗖地蹿了起来:“谁是河鲀!?你这个————”

我,胖头鱼,超凶!鱼小鳐黎江免费阅读

后面的话刘太师就听不见了,小青鱼身周突然多出个透明的气泡,将她整只鱼罩在里面,他只看见小青鱼嘴巴动个不停,声音却半分都传不出来。
不过从她的表情和口型来看,刘太师知道她说的定不是什么好话,一时脸色有些发沉,没想到这小青鱼对管家横,对着他竟然也敢这么无礼。
他拧眉看向黎江:“丞相这条河鲀真是宠物?竟如此野性难驯,没想到丞相的喜好这样独特。”
黎江露出个温文尔雅的笑容:“自然不是宠物,我只是暂时收留她在府中罢了。”
作为一国太师,刘太师何曾被一只低等精怪这样无礼对待,看黎江如此轻描淡写,心气儿多少有些不顺,再加上他本来就是找的借口前来,这下再没了心情,对黎江拱拱手道:
“老夫看丞相府中事多,今日就不叨扰了,告辞。”
等刘太师离开,黎江才用手指轻点罩着小青鱼的气泡,随着气泡消失,小青鱼仰头对准他就吐出一股水柱,然而那股水柱在快沾到黎江时又尽数化为了无形。
“你刚才关着我做什么!那老头儿竟敢说我是河鲀!我能是那种蠢不拉几的家伙吗?”
小青鱼扇着鱼鳍嚷嚷起来,她最讨厌人家说她是河鲀了,像她这样高贵的鱼,怎么能被拿来跟河鲀相提并论?
黎江并不回应她的话,只迈开脚步往园子里走,他往凉亭的柱子扫了一眼,立刻有只花斑纹的小海螺战战兢兢从后面滚了出来。
那是府中已故老仆的儿子,是个刚开了灵智没多久的花螺族,这族群是低等精怪,能开启灵智的不多,即便有了灵智,也没有任何神通天赋,比凡人还不如。
他并未理会那只小海螺,倒是跟在身旁的小青鱼扭头对小海螺说:
“你先去玩,我等会儿再去找你,对了,你要小心别被那只老乌龟逮到了,不然他又要罚你。”
小海螺怯怯地应了一声,贴着墙角游走了,小青鱼这才回过头,发现黎江已经走出去一大截,赶紧跟上去:
“欸!你等等我呀!”
黎江回到正院,小青鱼跟着他进了书房,整只鱼啪嗒一下落到书案上,吐了个泡泡道:“黎江,那只老乌龟太过分了,你可得帮我出出气!”
黎江抽出一本书坐到案前,瞥她一眼道:“你莫非不知府里禁止聚众赌钱?”
小青鱼努努嘴:“我们一把才赌一枚灵贝,算哪门子的赌钱?他明明就是看我不顺眼故意找茬,上回还无缘无故掀了我的窝,这次又来找我麻烦,真是太讨厌了!”
黎江翻开书的手一顿,上次的事是元伯稍微过了点,她又是个记仇的性子,恼上元伯也正常,但这回的事却怪不得元伯。
黎江合上书,正眼看她:“一枚灵贝也是赌,你要想玩可以跟那只海螺出去玩,或者私底下玩,还聚集其他仆从,岂不是乱了我丞相府的规矩?”
小青鱼被他说得噎住,过了会儿才不服气地道:“那、那种牌要四个人才好玩儿,两个人玩不起来的。”
黎江看着她不说话,小青鱼扇了扇鱼鳍,眼珠子一转,凑到他跟前说:
“还不是你老不给我吸你的精气,你要是给我吸了精气,我早日化形,自然就不会有这些事了。”
她说着小眼神已经往黎江的脖子瞄了过去,他穿着绛紫色的官袍,衣领上滚了一圈金线,露在领口外的那截脖颈喉结明显,肤色白皙,小青鱼忍不住咽了口唾沫,暗戳戳地想:
这龙身上的气味真好闻,他的精气肯定很美味。
黎江与她相处多日,只一看她的表现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他用手指点在小青鱼的脑门儿上将她推开一尺远:
“我还有公事要办,你自去玩耍,不要再惹元伯生气了。”
他指节修长,手也如人那般清瘦,小青鱼扭了扭圆乎乎的身子,看着脑门儿上的那根手指,忍不住张嘴一口将其咬了***。
她含着那根手指***咬了几下,接着口中一空,那手指已抽了出去,上面沾了些她的口水,肌肤完好无损,她那两排小尖牙没在上面留下任何痕迹。
啧,这龙的皮可真够厚的。
小青鱼不高兴地吐了个泡泡,把尾巴一甩趴在书案上耍赖:“我就不走!”
黎江眼角余光轻轻一扫,淡声道:“随你。”
他没再理会小青鱼,这样过了不到半刻钟,旁边就响起了轻微的鼾声,黎江视线轻移,原先趴在书案上的小青鱼已经睡得翻了肚皮,圆滚滚的肚子一起一伏,小嘴儿还吧嗒吧嗒地打起了呼噜。
黎江脸上露出几分无奈,摇了摇头,这只小青鱼,平常凶巴巴的脾气大得很,睡着了倒是这般不设防。
他重新将目光放回书上,思绪却禁不住有些飘远,想起了初次见到这条小青鱼的情景。

小编推荐理由

我,胖头鱼,超凶!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