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恋之狐妖与猎妖师(简凝周长瑾)

绝恋之狐妖与猎妖师(简凝周长瑾)

导读:《绝恋之狐妖与猎妖师》是一本非常火爆的仙侠虐文,主角是简凝周长瑾,仙侠虐文简凝周长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夜更深,寒意更浓,周长瑾深深感受到了作为凡人的软弱。饥寒交迫,又困又疲惫。

小说介绍

《绝恋之狐妖与猎妖师》是一本非常火爆的仙侠虐文,主角是简凝周长瑾,仙侠虐文简凝周长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夜更深,寒意更浓,周长瑾深深感受到了作为凡人的软弱。饥寒交迫,又困又疲惫。他颓丧地坐了下来,回头想再看看冰棺中的简凝,但黑暗中他已然什么都看不到。

简凝周长瑾小说简介

若是将所有嫌疑都放在苏绮玉身上,周长瑾不难想象那日断崖边发生的事情。
大抵不过是……苏绮玉抱着靖儿想丢至断崖,简凝想去争夺却误将她们两人都推了***。
而等他匆匆赶到时,看到的就是那样一幅画面……
所以说,只要推翻苏绮玉之前所言,那所有的一切都说得通了!

绝恋之狐妖与猎妖师全文阅读

他细细捋了捋那天的过往,再想起苏绮玉在北辰皓次次逼问下的神色变化和慌乱无章,心中更是有了些判断。
周长瑾收回思绪,将视线定格到简凝脸上,心口压着的巨石愈来愈沉。
“若是苏绮玉害的你,我定不会放过她。”他郑重承诺道。
想起北辰皓要复活简凝的方式,再想起他要苏绮玉来此的目的,周长瑾心中已经权衡出了结果。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天色也渐渐暗淡下来,整个内殿中没有一颗夜明珠,亮光渐渐减少。
周长瑾有些看不清冰棺中简凝的模样,他凑近了些,不顾冰棺的寒凉,只想能看清棺中人儿的模样。
忽的,借着窗外的丝丝亮光,他隐隐看到简凝那紧闭似乎有眼泪淌落的痕迹。
在夜色中泛着莹莹亮光。
“凝儿?”周长瑾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难不成是刚才自己说的那番话,她都能听到?
“凝儿,你能听到我说话对不对?那你醒过来好不好?”周长瑾两手都放在冰棺上,冰棺的寒凉从他掌心穿透至身躯,渗骨的寒意让他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心口压着的巨石越来越沉,让他连气都喘不过来气。
“你告诉我,那日断崖边上到底发生了什么,靖儿到底是怎么掉下去的,你又为什么……”
周长瑾抬手压着胸口,想缓解一丝丝疼意,但依旧无济于事。
话絮絮叨叨连串问出,但最后却被他死死憋在了嘴中。
是谁伤的她?
罪魁祸首,只有他。
若是将所有嫌疑都放在苏绮玉身上,周长瑾不难想象那日断崖边发生的事情。
大抵不过是……苏绮玉抱着靖儿想丢至断崖,简凝想去争夺却误将她们两人都推了***。
而等他匆匆赶到时,看到的就是那样一幅画面……
所以说,只要推翻苏绮玉之前所言,那所有的一切都说得通了!
这般说,那日周长瑾是眼睁睁看着苏绮玉松开了靖儿的手,并且没有一丝疼惜和不舍?
那日,他说了什么?
“这玄虎城本就没有她和那孽障的容身之地!”这是他的原话。
当时的他,满心都念着苏绮玉和她腹中那金贵的孩子,根本就没有在意简凝的反应。
他以为,这个女人陪伴了他多年是知道他的性子说一不二。
孰轻孰重,不是一直都分的很清楚吗?
“凝儿,是我错怪你了……”周长瑾嗓音发哽。
只有在这般静寂的环境之下,他才得以冷静思考,没有一味地顺着之前的感觉去走。
懊恼和愧疚,一时间蔓延了他整个大脑。
“不,我一定要去找苏绮玉,问她个一清二楚!”周长瑾这般想着,直接起身想撞开出结界,但他的衣袖刚触及界边,便听到嗞嗞的声响,袖口瞬间被冻出冰霜。
周长瑾后退,心知这结界不是寻常阵法。
“北辰皓!你放我出去!我必须去寻找真相!”周长瑾对着门口大喊。
没有任何声音回应他,甚至他的声音也根本传不到门口,直接在结界边便被吞噬。
夜更深,寒意更浓,周长瑾深深感受到了作为凡人的软弱。
饥寒交迫,又困又疲惫。
他颓丧地坐了下来,回头想再看看冰棺中的简凝,但黑暗中他已然什么都看不到。
摸索着触碰到了冰棺,指尖的寒意近乎能将他整个人冰冻起来。
周长瑾打了个哆嗦,手还是固执地放在冰棺边。
似乎只有这样,他才是真正触碰到了简凝,和她在一起……

绝恋之狐妖与猎妖师免费阅读

北辰皓说到做到,要让周长瑾在这里陪伴简凝十日,便足足十日都没有回应他一丝丝声音。
一个寻常凡人三日不吃不喝尤其是没有一口水续命的情况下定是半生半死,周长瑾修炼过法术,情况自是稍稍好点。
尽管一身法力无法驱动,但内力尚在,稍稍能减少饥饿之感。
寒冷是没法改变的,不知是因为结界的缘故,还是因为冰棺的缘故——
此时的阴阳殿内,寒气堪比玄虎城的十二月的大雪纷飞时节。
周长瑾的双手已经被冻红冻紫,甚至是凝结成一层冰霜覆盖在手背之上。
他依旧依靠在冰棺边上,哆嗦着唤着简凝的名字。
一声又一声。
只有她的名字,才能让他清醒……
亦能让他知道,他因为过度的自信,导致了如今无法收场的局面。
十日过后,结界周围的淡银色光芒渐渐消散,隐隐也表明着结界已破,周长瑾随时都可以离去。
他带着心中的执念,挺过了十日。
北辰皓没有过来,他似乎在等周长瑾自己离开。
可直到夜幕再次降临,周长瑾也没有从殿中走出,他依旧那样坐着,像极了一尊雕塑。
第十一日,北辰皓到了月璃宫。
尚未进阴阳殿,便感觉到了渗人的寒气从里散出。
北辰皓推门走***,内殿之中,周长瑾整个人已经靠在冰棺上,被冻成了冰雕人,浑身从头到脚皆冻出了一层冰霜。
北辰皓眉头一皱,直接一掌挥去,融化了他身上的冰。
周长瑾打着寒颤,从冰冻中苏醒过来。
“结界早已破,为何不用内力驱寒?”北辰皓问道。
周长瑾整个人还没完全缓过神来。
他的身体虽然已被冰棺的寒意冻住,但神识尚在思考着一些事情,而现在毕竟身心合一回归现实。
“让我见苏绮玉……”这是周长瑾解冻后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北辰皓冷笑:“还果真是情深义重,刚和我幺妹两清,便迫不及待想见新欢!”
周长瑾摇头。
“我是想做个了断,她的命是该偿还给凝儿的。”他当着北辰皓的面唤出了自己对简凝的昵称。
北辰皓道未料到周长瑾能在这短短数日中就想通参透那些事,但听着那刺耳的亲昵称呼,他怒了。
事到如今,他凭什么觉得他还有资格那样唤她?!
“周长瑾,简凝已经死了,现在躺在这里的是北辰国集万千宠爱的公主北辰筱筱!我警告过你,十日已过,你和她再无瓜葛,我不许你再那样唤她名讳!”
周长瑾看着他,神情中尽是痛意。
“若是我伤害的她,自是有瓜葛……”
北辰皓不再听他多言,直接挥出一掌将他甩到了月璃宫殿外。
“滚回你的玄虎城!北辰国从此不再欢迎你!”
这已是北辰皓最大的忍耐极限。
一直以来,北辰皓都知道自己不能对周长瑾真正痛下杀手。
虽然他们做妖的,从来都是重情义。
但毕竟他们九尾狐一脉隐藏了如此之久,一直都以人类的身份生活着,并统领着整个北辰国。
若他只是一只九尾狐,那他完全可以不管不顾地将周长瑾千刀万剐。
可他毕竟是玄虎城少城主。
为了北辰国和玄虎城,他就算想处置周长瑾也不能妄自动手。
另一边,十多日不吃不喝又遭受冰封冻伤,周长瑾整个人状态都极其不佳。
被北辰皓这般直接狼狈打出来,亦是他未曾预想到的。
周长瑾运了好一会儿的气才让自己状态稍稍好转,然后去了偏殿找苏绮玉。
尽管自己心底已经有了一个纹丝不动的猜测,但他还是想听那个女人亲口说出来。
只有那样,才能做真正的了断。

小说推荐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小编给友友们准备的绝恋之狐妖与猎妖师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真是份大礼呢!记得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