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有佳人(叶棠采褚云攀)

绝代有佳人(叶棠采褚云攀)

导读:主角是叶棠采褚云攀小说绝代有佳人免费完整版强烈推荐,叶棠采褚云攀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作为一名合格庶子,褚三始终禀诚着不争不抢,安份守己的原则,待时机成熟便可一飞冲天,自立门户。

小说介绍

主角是叶棠采褚云攀小说绝代有佳人免费完整版强烈推荐,叶棠采褚云攀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作为一名合格庶子,褚三始终禀诚着不争不抢,安份守己的原则,待时机成熟便可一飞冲天,自立门户。

叶棠采褚云攀小说简介

某天他爹出门喝喜酒,喝着喝着,居然把新娘给喝回来了!爹说:“这是正儿八经的嫡长女,便宜你了。”原因:新郎跟***跑了,刚巧***是他的未婚妻,新娘无处嫁,干脆就抬进他家给他当媳妇!没落伯府的庶子娶了高门嫡女。原本瞧他还算顺眼的嫡母立刻瞧他不顺眼了!平时懒得搭理他的嫡兄***也上门找事了!庶兄天天上门说酸话了!

绝代有佳人全文阅读

看到张博元和叶梨采,温氏登时红了眼!
“小蹄子,我撕了你!”温氏直要冲过去撕打了叶梨采,蔡嬷嬷和叶棠采连忙拉住她。
“老大家的,你干什么?”叶鹤文也赶过来了,黑着脸扫了跪着的二人,他皱了皱眉头:“已经够丢人的了,你还闹!”
“老太爷,别恼气。”苗氏跟在后面,不紧不慢地劝了一句。
苗氏身后还跟着一溜人,二房的叶承新和孙氏夫妇,三房的叶承刚和罗氏夫妇,除此之外还有一名十五六岁,穿着藕合色撒花曳地裙的少女,正是叶鹤文与苗氏的老来女叶玲娇。
叶玲娇比叶棠采长了一岁,堪堪十六,容貌俏似苗氏,十分的娇美妍丽。年幼时,叶棠采与这个小姑挺要好的,但年岁渐长,两个姑娘也越长越美,但叶玲娇到底比叶棠采逊色几分,叶玲娇心中不忿,忍不住跟叶棠采较劲,仗着是长辈,没少拿乔。
但叶棠采是个吃不得亏的,一来二去,姑侄俩便互别苗头,互相看不顺眼。但前生自己被送去了庄子之后,唯一来看望过自己的,也只有叶玲娇了。
想到这,叶棠采不由朝着叶玲娇露出一抹善意的笑。
叶玲娇一惊,这个向来自恃貌美,与她甚是不对付的侄女居然对她笑?
以前她们就互相看不顺眼,特别是在叶棠采得了张家这桩好婚事之后,更是傲得像只孔雀一般,没少挤兑自己。
对了,这个大侄女被二侄女抢了婚事,现今特意跑来讨说法,她对自己笑,定然是想讨好自己,好让自己帮腔了!
想到这,叶玲娇便冷冷一笑,你得意时便挤兑我,你现在落难了,便想我帮你?没门!
如此想着,叶玲娇便低哼一声,微微仰了仰头,在苗氏身边站定。
叶棠采只见叶鹤文和苗氏在太师椅上坐定,二房、三房和叶玲娇站在两则,唯独不见自己的亲爹,叶棠采唇角不由得嘲讽地勾了勾。
“老太爷,太太,张家的人来了!”刘二跑进来说。
话落,只见一对中年男女出现在正厅大门,夫妻二人是被扶着进来的,二人均是面色青白,脚步虚浮,一脸的病容。正是张博元的父母张宏和孟氏。
叶鹤文见老对头张赞没有来,只有两名小辈,老脸不由变了变,很是不乐意。
“见过老侯爷。”张宏上前朝着叶鹤文作了一揖。“叶伯父,昨天的事真是对不起了!家父说,今天本应他亲自登门道歉,但他却卧病在床,起不得身。”
叶鹤文本来还想着要如何发作才适当,发作狠了,两家真撕破了脸面就不好了,毕竟他还想跟张家继续当亲家。发作得不够,又显得他好像没有脾气,怕了这暴发户一般。
不想张宏上来就道歉,又说出了原由,叶鹤文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
“昨天本来是我们张叶两家联姻,不想却出了这等意外……就算我那混帐儿子没能到来,我们张家也该派花轿前来接亲,把亲事圆了再说。”张宏苦着脸:“但祸不单行,前天晚上家里进贼,那贼在水里和吃食里下了猛药,害得我们全府上下躺的躺,病的病,现在才缓过来。家父也正因此而卧床不起。”
那贼自然就是他的好儿子张博元了!张宏想到这,便是气恨啊!他们为他精挑细选的嫡房嫡女他不要,偏要勾搭一个没羞没耻的庶房女儿。而且他还做得这么绝,一剂猛药下去!居然连亲生父母都下手,这样的逆子,不如一脚踹死得了!
如此想着,张宏忍不住真的奔了上去,朝着张博元的后心就是一脚:“你个逆子,居然做出这等混帐之事!”
张博元被踹得猛地扑到地上,他脸色发青,抬起头,战战兢兢的:“爹……我、我没有!”
“呜呜……”叶梨采也是吓坏了,胡乱地磕头,瑟瑟发抖地说:“祖父、祖母……我们没有做这种事……”
“你居然还不认!”温氏手中的小暖炉就扔了过去。“居然勾搭姐夫私奔,有你这样不知廉耻的吗?”
“老大家的!”叶鹤文老脸涨得通红,刚才张家已经道歉了,这不识好歹的蠢婆娘居然还说这种话,这不就把责任都往自家身上揽吗?
叶梨采只管哭,咬着唇不住地摇头:“大伯母,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勾引姐夫私奔,昨天我只是出门拿添箱礼……那是在银楼订好的一支簪子,不想却摔了头,刚巧碰到了张郎……张郎不过是送我去医馆……”
“对对!”张博元连连点头,“我们没有逃婚!”
摔了头?那伤在何处?还有,送医馆要送到出城?这错漏百出的谎言,真当在座的都是三岁幼儿!
但叶鹤文和张宏二人老脸憋得通红,却都不吱声儿,显然他们都想要一块遮羞布!
叶鹤文自许世家大族,可不想自家出了个会勾搭姐夫私奔的孙女。
张宏也自许门风清正,不想出一个勾搭***私奔,还不忠不孝,一下子药翻了全家的逆子。
所以二人很有默契地,算是接受了二人所谓送医的牵强理由。
苗氏自顾自地喝着茶,啧啧,这大戏真是一出比一出好看。
叶承新和孙氏眼里闪过笑意,自昨天叶棠采被抬进了张家之后,他们就知道,所有事情都尘埃落定了。
对于张叶两家来说,都是一件有辱门风丑事!为了两家颜面,必须一床锦被遮尽羞,这个哑巴亏,大房不吃也得吃!
温氏只感到一口怒气直窜胸口,却哽在喉咙里,想骂却气得骂不出声来,憋得头晕眼花。
叶梨采还在道歉,哭得好不凄惨:“姐姐,我……真的,是无意的,我只是想出去拿支簪子,不过是想给你添箱,怎料……对不起,害你嫁了个庶子!”
张博元急道:“当时梨妹摔了头……人命关人!等我回来时你已进了褚家门……要怪……只怪家里进贼了,害得咱们接不了亲……而你也不等等,居然胡乱嫁人!”
说到最后,反倒成了叶棠采的错了,叶棠采简直被气笑了。
张博元急道:“现在……你已经嫁进褚家,咱两家的婚又不能不办,我只能娶梨妹……”
叶棠采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呵呵,你们开心就好。”
听得这话,站在苗氏身边的叶玲娇皱了皱眉。
“混账……”温氏听得张博元居然当着自己的面说要娶叶梨采,猛地站了起来,却是眼前一黑,直直地往后栽。
“娘!”叶棠采大惊,连忙扶着她,“快,扶***,请大夫。”

绝代有佳人免费阅读

蔡嬷嬷和惠然等人连忙把温氏抬着离开。
目送温氏被抬走,孙氏像只斗赢了对手的公鸡一般,激动地上前两步:“老太爷,你瞧……都是误会,误会!哪有什么逃婚的,快让人松绑吧!”
一边说着,努力掩着脸上的喜色,现在女儿就要高嫁进张家嫡子了,金贵着呢!
叶玲娇挑了挑眉,一脸的鄙视之色。
叶鹤文正想和了这稀泥,叶棠采却是冷冷一笑:“松什么绑,让他们跪着!”
孙氏正要反驳,又听叶棠采冷笑道:“不论受伤还是送医,都是他们惹出来的祸,也是他们害得咱们张叶两家成为京中笑柄,也害了孙女一辈子。就算祖父同意给他们松绑,张家伯父也不会同意的吧?”
张宏对叶棠采一脸愧疚:“是他的错,该罚!该罚!”
叶鹤文闻言一张老脸涨得通红,他原本想着,大丫头进了禇家那个破落户,二丫头少不免要嫁进张家了,便又不太想为难叶梨采和张博元。
现经叶棠采一说,张宏又道要罚,倒弄得他像上赶着与张家联姻,不敢拿乔一般,当即恼羞成怒:“自然该罚!大丫头哪只耳朵听到本侯让他们松绑了?老老实实给本侯跪着!”
说着冷瞪了孙氏一眼,孙氏身子一抖,连忙后退两步。
叶梨采咬着唇,身子摇摇欲坠。
张博元气极了,昨天逃了一天,晚上又没能睡好,又饿又累,已经快撑不下去了。但他怕闹开了,自己不能如愿,倒也老老实实地跪着不敢动弹。
叶棠采笑了笑,转身离开。
……
荣贵院,温氏被安置在拔步床上,重重帐幔垂下,纤长的手伸出来,垫在暗花青缎小枕上。
大夫给温氏把了脉,说是怒极攻心,要静养。大夫又给温氏扎了针,便下去开药了。
叶棠采把青纱帐幔挂在两边铜勾上,好让空气流通,不要闷着病人。
过了一刻钟左右,温氏才悠悠转醒过来:“我怎么在这……对了,那两个混账东西……”
说着就要撑起身来,叶棠采连忙扶着她,微微一叹:“娘,你还是歇歇吧,这件事交由我处理好了。”
“你会什么?唉,不行,我定要让……”
“太太,张夫人来了。”蔡嬷嬷走进来说。
话落,一名身材瘦削高挑的贵妇人紧跟在蔡嬷嬷身后进来,正是张博元的母亲孟氏。
叶棠采美眸微眯,刚刚在厅里一声不吭,现在才单独进来,打的是什么主意?
对于前生这个婆婆,她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她娘与孟氏是旧友。
在张家还未发迹之际,温氏就与孟氏一见如故,并带着孟氏在京中贵妇圈里行走,给了孟氏很多帮助,也教了她很多东西。
后来张家步步高升,孟氏能稳打稳扎地在贵妇圈立足不闹笑话,也是得亏了温氏的帮助,所以二人交情甚笃,素来以姐妹相称,最后还要做儿女亲家。
但温氏不知道,自己这个好姐妹却是个狠人。
前生张博元与叶梨采私奔后,叶棠采被抬到了张家去。当时孟氏待她还是百般好的,还会为了她而叱啧张博元。
但当她难产,并被宣布不能再生育时,孟氏登时就变了脸。而且孟氏得知儿子铁了心要娶叶梨采,叶梨采还快速怀孕,孟氏干脆就抬举叶梨采,任着叶梨采踩到她的头上去,全然不顾她的死活。
她娘被气死,也是有孟氏的一份功劳啊!
记得当时蔡嬷嬷来报丧,是这样说的:“太太本来就忧思过度而病重,突闻姑爷领着二姑娘进门,气得晕厥了过去。昨天二太太跑来说,张夫人如何如何的抬举二姑娘,太太便气得生生吐了几口血。太太醒来后让奴婢去请张夫人,不料张夫人推说不得空,不来,后来从那边的丫鬟口中得知,张夫人忙着跟二太太打马吊呢!太太又吐了几口血,到了晚间就没了!”
不能说孟氏如何的大奸大恶,毕竟她从未亲手谋害过谁,但她性情薄凉,过于自私自利是真的!当涉及到她的利益,她可以不念多年的情宜和恩情,不顾别人的死活。
她娘死后,孟氏倒假惺惺地去哭了一场。
哭完回来,却任着叶梨采欺辱她。后来张博元要将病重的她送去庄子,孟氏怕她回京闹事,还指派了两个凶恶的婆子看管着她。
无情无义,自私自利。你得势时,她便笑嘻嘻地百般奉迎,你失势时,便避得远远的,甚至还会踩上几脚。
这种人,叶棠采只想敬而远之。
“温妹妹!”孟氏快步上前,一脸的歉意:“昨天的事情真是对不起。”
“孟姐姐……”温氏有苦说不出,毕竟张博元不是跟别家闺女私奔,而是跟自家侄女,她想气恨张家也气恨不起来。
“棠姐儿,是我们张家对不起你。”孟氏上前握着叶棠采的手,含泪道:“昨天那个褚家可有欺负你?”
“他们敢!”温氏气急道,“我们家棠儿可还是清清白白的姑娘家。那个褚家也是极有自知之明,哪敢损我家棠儿一分一毫。”
“对对,咱姑娘连堂都没有拜过!不过是在褚家借住了一晚而已,哪算得嫁进了褚家。”秋桔说。
“我早知棠姐儿是个贞烈的好孩子。”孟氏突然说,“温妹妹,你们叶家还未曾对外说法吧?其实现在外面说什么都有,有说棠姐儿嫁不出去只好抬进了褚家,也有说昨儿出嫁的是另有其人。你知道我有多喜爱棠姐儿,我也相信棠姐儿还是清清白白的,所以,咱们不如对外说,昨儿咱们张家遭了难,未能迎亲,而你们叶家请了宴不好取消婚礼,所以干脆让叶梨采出嫁好了,反正那个褚家不是叶梨采的夫家么?就说昨天嫁的是叶梨采。”
“什么?”温氏一听,满是不敢置信:“孟姐姐,你说的是真的?你真的不嫌弃棠儿抬进过褚家?”
叶棠采震惊了,把叶梨采塞到褚家去?真是太损了!不愧为孟氏!
再说,把人换来换去,褚家能答应?
孟氏笑道:“等再择个良宸吉日,咱们就再迎一次亲。”
与其娶那个不知廉耻的庶房女儿,不如还是叶棠采!反正外面的流言也好不了哪里去,自家认了,愿意迎叶棠采入门,不好的谣言就会不攻自破。
至于清白,她倒是相信叶棠采一定是清白的,因为堂堂侯府嫡女突然低嫁破落户庶子,自然死也不会愿意。至于那个褚家,量他们也没有那个狗胆。
当然,最主要的是,这是她家老太爷的意思。

小说推荐

以上就是给大家带来的绝代有佳人叶棠采褚云攀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喜欢的朋友,请推荐给您的朋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