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宠妻要趁早(容梨傅晋绅)

大叔宠妻要趁早(容梨傅晋绅)

导读:主角是容梨傅晋绅小说《大叔宠妻要趁早》完整版全文强烈推荐,小编带来大叔宠妻要趁早全文免费阅读:容梨在家里一直都不得宠的女儿,幸运的是,老天让她遇见了傅晋绅,这个传说中不近人情又心狠手辣的男人。

小说介绍

主角是容梨傅晋绅小说《大叔宠妻要趁早》完整版全文强烈推荐,小编带来大叔宠妻要趁早全文免费阅读:容梨在家里一直都不得宠的女儿,幸运的是,老天让她遇见了傅晋绅,这个传说中不近人情又心狠手辣的男人,把他一生的温柔都给了容梨。

容梨傅晋绅小说简介

爸爸早就给她准备好一套说辞,她之前也背得十分熟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这个男人之后,容梨竟然忘得一干二净!
他的四周好像弥漫着地狱修罗一样恐怖的气息,这气息直接盖过他英俊出挑的外貌。
容梨都做好了把自己给一个中年发福又秃顶的男人的打算了!虽然这男人的外貌令她十分惊艳,但她竟然丝毫不敢说出“我是来献身给你的”这些话。

大叔宠妻要趁早全文阅读

密闭的空间里,伸手不见五指。
容梨身处的箱子很快被人从车上抬了下去。
她知道,已经到地方了。
明明是寒冷的天,她穿着单薄,四肢也早就冻得僵***,可手心还是冒了一层密密的汗。
她深呼了口气,咬紧了粉白的嘴唇。
不一会儿,她身处的箱子就被人放下。
抬箱子的保镖恭敬地出声:“先生,这是一位名叫容成军的人送给您的礼物。”
保镖的声音落下后,一道极富磁性的男低音就响了起来。
“嗯。”男人声音浅淡。
保镖们陆续推下。
那男人又对另一个人吩咐了声,“傅南,把箱子打开。”
“是。”
箱子外面,傅南开始打开这个跟***一样高的大箱子。他眼底带着疑惑,还有几分期待。
先生已经很久不和外界来往了,这是他近两年里收到的第一个礼。不知道这个叫容成军的给先生送的是什么,竟然用这么大的箱子装。
心里虽然疑惑,不过他的动作还是有条不紊的,因为先生不喜欢人急急燥燥的。
花费了一分钟,傅南把箱底全部剪开,然后他揪住箱子顶端,把这个大箱子一下掀开。
金黄色的光线一下子笼罩下来。
容梨吓得闭上了眼睛。
而看到这一幕的傅南却发出了抽气声,他震惊得睁大眼睛,呆滞了两秒钟,然后就回头看向坐在沙发上的傅晋绅。
傅晋绅凌厉的眉梢蹙起,目光落在眼前这个用白色羽毛编织成的鸟笼子
里面。
这显然是个超大码的鸟笼子。
里面的也不是鸟,是个女人。
白色的纱裙环绕在她吹弹可破的肌肤上,裙子只有***处缝有密密麻麻的白色羽毛,其余地方一概透明。
女人纤细的腰身,被红色布料裹得鼓鼓的***和***一眼就能望穿。
大概在外面被冻得不轻,她的身体正在打颤。
白嫩的脸颊上也染了两坨浅紫色。
她怯怯地朝他看了过来,之前被浓密弯翘的睫毛遮挡着的眼睛,竟格外的澄净。
傅晋绅眼色骤深,他瞥了眼傅南。
傅南早就转头没去看笼子里的人,在接收到他的目光后,傅南忙不迭地退出了客厅。
傅晋绅重新看向笼子里的人。
他问:“你是谁?”
爸爸早就给她准备好一套说辞,她之前也背得十分熟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这个男人之后,容梨竟然忘得一干二净!
他的四周好像弥漫着地狱修罗一样恐怖的气息,这气息直接盖过他英俊出挑的外貌。
容梨都做好了把自己给一个中年发福又秃顶的男人的打算了!虽然这男人的外貌令她十分惊艳,但她竟然丝毫不敢说出“我是来献身给你的”这些话。
“我…我叫容梨。”她老实回答。
“你父亲是容成军?”
“是。”
“他把你送来给我?”
“……是。”容梨不敢看他,害怕得低下了头。
傅晋绅搁下手中的茶杯。
杯底和桌面摩擦发出清脆的碰撞声,这道声音直接
让容梨打了个哆嗦,头低得更深了。
傅晋绅再看过去,只看到她乌黑的脑袋。
客厅里安静了好一会儿。
容梨双手紧握在一起,脸几乎要贴在自己的胸上。
倏地,一道不容抗拒的淡漠嗓音传来。
“抬起头。”
容梨惊吓地抬头,然后就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的傅晋绅。
他就站在外面,身影高大得像山一样,居高临下地看她。
傅晋绅瞧着她颤抖的目光,神色冷漠不变,“他要我替他养你?”
容梨咬了咬嘴巴。
爸爸确实是这么说的,只要她能跟了傅晋绅,她就不用害怕继母的追杀,她一定能安稳一辈子。
可是,她要的不是这个!
她把自己的嘴巴咬得通红,红得像要溢出血来。
傅晋绅蹙了蹙眉,“说话。”
容梨呼了口气,“不是。”
“那他想要什么?”
“不是爸爸,是我…我想求您救我爸爸!”容梨鼓起勇气说完就站了起来。
笼子的门恰好在他面前,她把门打开,只隔着两厘米的距离站在他身前,然后抬头看他。
“傅先生,爸爸说您很厉害,您一定能救我爸爸的吧?”
她扬起的一张小脸白皙又精致,确实是不可多得的漂亮脸蛋。
他浅薄的唇角几不可查地弯了弯,“你要把自己送给我,让我救你爸爸?”
容梨知道这是个羞耻下贱的交易,可她没有别的办法了!
爸爸的公司被继母和情夫挖空,还让他进了监狱!所有她能找的亲
戚都一夜间消失!
“是!”容梨坚定地回他。
呵。他低笑了声,笑声浅淡,还有让容梨浑身不适的讽刺。
他迈步回到沙发上,优雅地坐下。
容梨迟疑了一秒钟,立刻拖着***跑到他跟前蹲下。
她蹲在他的脚边,两只小手开始给他脱鞋。
黑色的皮鞋比她两只手加在一起还要大,但是她手抖得厉害,弄了好一会儿还没脱下一只。
傅晋绅双臂横在胸前,目光落在她开始焦躁的脸上。
她好像把自己的一只鞋当成了敌人,正想尽办法弄掉它。
他失笑了声,问:“多大了?”
容梨脱他鞋的动作僵住,目光动了动,她回他:“20了。”
“说实话。”
他音色淡漠,却带着无形的压力。
容梨低下头,回他:“已经满18岁,快到19了。”
傅晋绅拿过一份晚间报纸看了起来。
就在容梨以为他信了,准备继续给他脱鞋的时候,冷漠的男性嗓音又传到了她耳朵里。
“你父亲有没有跟你说过,骗我的人,都没好下场。”
她双手一颤。
傅晋绅眉梢微挑,余光瞥了她一眼。
只见她眼圈和鼻尖开始发红,几乎下一秒就能哭出来。
不过她还是忍住了,她咬紧了嘴巴硬是把眼泪咽了回去,然后她老老实实地说:“今天过去就成年了,真的。”
哗啦。
是报纸被丢在一侧的声音。
傅晋绅俯下身,修长的手指攥住了她小脸。
容梨不得不和他对视。
他勾着嘴角,
似笑非笑地问:“侵犯未成年是违法的,你是想让我和你父亲一样去坐牢吗?”

大叔宠妻要趁早免费阅读

容梨害怕得手脚都软了,她眼圈鼻尖瞬间发红,忙解释:“不是,我没有这样想。”
傅晋绅哼笑了声,“所以你想我睡你这个还没有发育完全的小树苗?”
容梨说不上话来了。
一会儿说她要陷害他,一下又说她是小树苗?
他摆明了没看上她,不想要她。
那要怎么办?
想到被继母害得一夜白了头的爸爸正在监狱里受折磨,容梨的眼泪一下窜了出来。
她哽咽地说道:“傅先生,只要您能救我爸爸,您让我做什么都行!我求您了!”
她哭得稀里哗啦的,小脸皱成一团,眼泪鼻涕一块冒。
这哭相,真是一点都不好看。
眼瞅着她鼻涕就要流到她嘴里了,他眉心一拧,竟鬼使神差的用自己的手给她抹了把鼻涕。
容梨愣了一下,然后继续哭。
“好了。”他有些不耐烦地出声。
容梨顿时哭出声来,呜咽呜咽的,别提多委屈多可怜了。
瞧着就跟被他怎么了似的。
傅晋绅还没有欺负小女孩的习惯,当然,他也没有哄女人开心的经验。
瞅她这哭势,大有他不答应,她就哭到没完的打算。
他蹙眉瞧她,“你不哭,我就去救你父亲。”
这声一落,容梨的哭声也顿时没了。
她破涕为笑,咧开了嘴角,笑得像个小太阳花似的,对他喊道:“谢谢傅先生,谢谢您!”
傅晋绅:“……”她刚刚是不是故意哭的?
……
去局子捞一个人对傅晋绅来说,就跟去鱼
池里捞一只鱼一样简单。
在答应了容梨之后,傅晋绅就让傅南去办了。
容梨这会儿也从女佣那里借来一套衣服穿上,正乖乖地坐在一张椅子上,和他一起等消息。
他手中拿着一本书,视线偶尔会瞥向容梨。
这小东西和来的时候完全两个模样,穿着宽松的衬衣和裤子,就像一个乖巧听话的小学生,一个小时过去了,坐姿一点变化都没有。
坐得那是规规矩矩老老实实。
一直到傅南从外面进来,她才站起来。
她两眼期待地看向傅南。
傅南却皱着眉头,神色不太好。
他没去看容梨,而是对傅晋绅汇报:“先生,容成军在监狱里***了。我们的人到的时候,他已经服过毒了。”
傅晋绅目光怔了下,接着看向容梨。
像被冰冻住似的,容梨身形僵硬,双目无神神色呆滞,脸色也一片煞白。
爸爸死了?
他昨天进监狱之前不还跟她说要她好好活着的吗?怎么这就死了?
空洞的眼眶里,眼泪忽然窜出。
容梨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塌了,她一下跌坐在地上。
然后下一秒,她就朝外面狂奔。
只是还没跑出客厅,人就被傅南抓住。
她挣脱不开,急得张嘴咬了上去。
傅南抽了口冷气,安慰道:“容小姐,你冷静一点。你的继母正安排人四处找你,如果你现在贸然出去,只会把自己的命也搭上。”
容梨的眼睛一下变得通红。
一定是岳如姿干的!爸爸对她那
么好,她怎么能这么狠毒!!
容梨忽然承受不住,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傅南把她扶进了客厅。
“先生,容小姐的身体很热,好像发烧了。”他对还坐在沙发上的傅晋绅说道。
傅晋绅看了眼她苍白的脸颊,“叫个医生过来给她看看。”
“是。”
傅南迅速地做完他的吩咐,然后回到客厅,把容成军的情况详细地说了一遍。
“先生,容成军吃的毒药是外面的人送***给他的。”
“是他妻子?”
“是的。”
傅晋绅抿起唇角,冷笑了声,“他这一招不错。”
毒药虽然是别人送给他的,却也是他自愿吃的。不是因为走投无路,而是为了保他女儿容梨一辈子安稳。
毕竟,傅晋绅欠容家一个人情。他那个早就过世的爷爷跟他说过,容成军的父亲是为了傅家死的,让他要保容成军一辈子平安。
就算容梨不来找他,他也会安排人去救容成军。
谁能想到,他竟然为了女儿对自己这么狠。
这样一来,他就欠容成军一条命,他得把欠他的补在他女儿身上了。
……
容梨醒来后被告知爸爸的遗体已经被火葬了,墓地在金城郊区的一片墓园里。
傅南带她去了墓地。
容梨把一捧花放在爸爸的墓碑前,然后在这跪了一个傍晚。
眼泪簌簌地往下流,她的脸都哭肿了一圈。
爸爸走了,她的世界就塌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会像爸爸那样疼爱自己了。
都怪她!
要不是她小时候一个劲儿地跟他叫嚷想要妈妈,他也不会被岳如姿欺骗,娶了岳如姿!他把她当最亲密的妻子看待,就算那个时候岳如姿穷困潦倒,爸爸还是不求回报地出钱出力帮她救助她的娘家人。除此之外,爸爸还把她的两个女儿都当亲生的一样看待,有什么东西都是和容梨平均分,而且还会让容梨礼让她们。
懊恼后悔痛恨痛苦绝望充斥着她的大脑。
墓园里忽然刮起一阵寒冽的强风,容梨直接昏倒在了地上。
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回到了这间卧室。
她下床来到客厅。
客厅里没人,墙壁上挂着的电视却在播放新闻。
是一则八卦新闻,容氏企业前老板娘新婚的新闻。
有记者问她:“岳女士,听说容成军已经在监狱***了,这件事您知道吗?”
岳如姿先是愣了下,然后捂着脸哭了起来。
她的新婚丈夫姜峥立马抱住了她,并对记者说道:“那都是他的报应!他丧尽天良家暴成性,还挪用董事会资金设置诈骗机构,他活该!”
姜峥气愤不已,也对柔弱的岳如姿心疼不已。
记者忙解释:“不好意思,我们不是故意***岳女士的,岳女士不畏强权主动举报容成军,为我们解除了社会一大毒瘤,很多人都很感激岳女士呢。”
“……”
容梨没忍住,搬起一张椅子砸在了电视屏幕上,正中岳如姿那张“柔弱”的脸。
根本就不是这样的!
她在胡说!
爸爸一直对她百依百顺,别说家暴,就连对她说句重话都没有!
诈骗机构更是她和她情夫姜峥联手设的局!
容梨转身就往外面跑。
她要去他们婚礼的现场,把事实全都告诉记者!

小说推荐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小编说的肯定没错,大叔宠妻要趁早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一定会受友友们喜欢的,收藏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