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位学习天选出道(柯函沐恒)

C位学习天选出道(柯函沐恒)

导读:《C位学习天选出道 》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C位学习天选出道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二月啾所编写的,讲述了柯函沐恒的精彩故事。“

小说介绍

《C位学习天选出道 》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C位学习天选出道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二月啾所编写的,讲述了柯函沐恒的精彩故事。“欢迎大家回到我们的PAYM总决赛现场,下面有请本次大赛的冠军——”所有灯光在那一瞬间都打在了柯函的身上,雪亮刺目,让人无所遁形。

小说简介

掌声,鲜花,欢呼!
黑暗中骤然爆发出了一束光。
伴随着掌声,一道又一道的亮光强行划破了一切。
柯函抬手挡住刺目的光。

C位学习天选出道全文阅读

掌声,鲜花,欢呼!
黑暗中骤然爆发出了一束光。
伴随着掌声,一道又一道的亮光强行划破了一切。
柯函抬手挡住刺目的光。
他的面容清秀,肤色偏白,一双蓝绿色的眸子神秘而优雅。
但他一脸的迷茫。
“欢迎大家回到我们的PAYM总决赛现场,下面有请本次大赛的冠军——”
所有灯光在那一瞬间都打在了柯函的身上,雪亮刺目,让人无所遁形。
“我不是……”
柯函麻木地闭上眼睛,眼底尽是梦魇缠身的疲惫与荒凉。
他是在做梦吧?
是做梦……
那话音未落,不露脸的观众们当即爆发出整齐的嘲笑。
“哈哈哈……”
主持也发出了笑声。
灯光当即调转,全场的焦点转移——“哦,我亲爱的评委朋友们,我们的冠军怎么可能是这头一无是处的猪呢?”
与尖酸刻薄的挖苦一同浮现的还有金色耀眼的少年,高贵,典雅,满脸不加掩饰的嫌恶。
他的嘴角却啜着谦逊绅士的微笑,海蓝色的眼睛里尽是不屑。
“你好呀,我无能的手下败将。”
仿佛有钝刀子在不断地凌迟着柯函,强迫他一遍又一遍地重温那种窒息到失去意识的痛苦。
长年累月积压下来的痛苦仿佛都被集中在了梦境之中,将人彻底地摧毁淹没。
“哈哈!大家都看的出来,这才是我们真正的冠军!快来个人把这个失败者赶下去!我们要开始正式颁奖啦……”
各种各样的垃圾开始从阴影里被抛出来砸向柯函,肮脏、恶臭……整个世界的声音都在渐渐地抽离模糊。
哈哈哈哈……
滚回你的垃圾堆里去吧!
哈哈哈……
你也配出现在这里?
哈哈……
失败者!
哈。
在最后一声魔幻变形的嘲笑里,柯函醒了。
睁开眼,极具时代感的列车已经缓缓地开进了崭新的终点站。
“呼——。”
冰冷沉闷的地下风吹过脸颊。
车门打开,脸色难看的柯函直勾勾地盯着对面的终点站站牌,从这里距离他的学校附近地铁站点,足足有七站。
附近每站之间大概平均有一公里多,那么这之间的间隔距离应该是——
柯函捂住了嘴,恶心感不断地上涌。
他彻底放弃了计算,反正他现在距离学校应该已经很远了,直接等下一班车回程吧。
不过……
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纸团,眉眼间透露出了三分犹豫。
纸条上是两串潦草的数字,结尾的地方还有一个简笔画的圆圆笑脸。
医者仁心。
柯函盯着那张纸条过了三秒,终于下定了决心。
这是他的心理医生给他申请的某青少年应用账户。
据说可以辅助对他的PTSD症状的治疗,也不知道究竟是真是假。
要登录上去看看吗?
柯函认命地深吸了一口气,在无人的角落里摸出了自己的碎屏手机,打开应用市场,搜索出医生说的那个应用的名字:我爱学习。
蓝色的渔网组成了一条向上飞跃的鱼,旁边是三两点水花。
平平无奇。
等他打开应用简介以后映入眼帘的是一段: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爱学习的人,他们聪明抖机灵,他们执着爱刷题……我爱学习,三分钟教你做学神。】
柯函陷入了微妙的语塞。
他总有一种自己的心理医生被这个应用商给收买了的感觉,多少钱?能分他一半吗?
这医嘱真的靠谱?这医生真的没有在诓他?这真的是一个正经的治疗应用?!
呸,庸医。
话虽如此,柯函依然按照医嘱下载了应用。
庸医是看起来庸医了一点,但刘医生是个好人。
给好人凑个人头费什么的,柯函觉得,行吧。
一尾天蓝色的鱼从屏幕下方的空白之中高高地跃出,旋转二百七十度以后彻底地化为了应用的图标。一行深蓝色的毛笔字出现在了应用图标的下方——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啊,看起来更像卖念课本坑钱视频的课外辅导应用了。
柯函登录了专门申请的账户,应用的页面直接跳出了一个问答框。
【你曾经感受过最痛苦的事是什么?】
没有给他选择的余地,只要他想正常使用就必须回答这个问题。
柯函尝试了一下抖机灵的回答,但是——【亲亲~不要欺负智能小A语文不好呀~字数太少啦~客官不可以啦~还请您重新回答呀~】
柯函:“……”
这简直就是sexy直男,在线强行卖萌。
于是,柯函就只能认真地在回程上写了半个小时的……坎坷心路历程。
如果可以,谁不愿永远享受着鲜花与掌声?
【Mr.Key:谢邀,这个问题我回答得很痛苦,差一点儿就放弃了。
但是我的心理医生跟我说:真正的勇士,要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要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所以,我来了。
我的答案应该是——我一年前站在PAYM的结训赛场上用二十几行近十个公式定理严谨地证明了等式成立。
结果,对面一笔画了四条辅助线,并且嘲讽我漏看了一个条件,直接由图得出了答案。
你们可能不知道PAYM是什么,那我换句话说:泛西八区青少年数学联盟总决赛。
当然,这个比赛不进行直播,因为数学是神秘的,笑……】
几百字的回答写到最后,柯函突然间松了一口气。
当最后一个句号落下,他的心中仿佛有千斤重的巨石“轰然”落下。
也许刘医生是对的。
不破不立,破而后立。
然而,仅仅过了一分钟,柯函就被跟帖回复的信息提示给轰火乍了。
【假的吧?】
【又一个西八来没事找事的?】
【@我不爱学习,大哥这里有人也想约您竞赛语文!】
【我积分大几百,能水好多楼,不够我继续刷题挣,这个回答必须给我上热门挨打。】
【高考数学区前来强势围观,竞赛数学的同胞们挺住啊!】
【@光棍哥,小十一,冲啊!】
……
柯函坐在空荡荡的公交车上,根本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一群人针对。
上一次处在这样的境地,还是他因病退赛的时候。
高高在上的裁判组冷眼相待,质询尖酸刻薄,一遍又一遍地撕开他的伤口撒盐。
柯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答案帖子光速被顶上了热门。
【用户“我不爱学习”向您提交了对战邀请,公共房间1111,东八区时间19:30,难度:联赛数学(模拟)。】
【请问您是否要接受对方的直播对战邀请?】
几个意思?
……
安河一中,下午第二场周测的时间过半。
整个校园都是寂静的。
只有坐大门口趁着校长不在磕瓜子的门卫大爷眯着眼睛晒夕阳,一边晒还一边斜睨着校门口那长长的一条四十九级上坡台阶,看样子似乎是在等什么人。
保安室里的钟表忽然间响了起来,发出了噩梦般的布谷鸟叫。
门卫大爷露出了笑容,他按动了手中的电动闸门按钮。
只听见“哗”地一声,学校的大门开始一点一点的伸展,打开的缝隙开始一寸一寸的紧闭。
谁知恰逢此时,柯函从远处骑着共享单车飞驰而来,哗啦一声,车子堪堪停进了固定停放点,两辆破烂电动车的狭窄缝隙间。
门卫大爷勃然变色,他的预感告诉他,事情有变。
柯函没有回头,当即跳车,落锁。
他抬起头仰望着四十九级台阶之上那缓缓闭合的校门,额头上滑落一滴滚烫透明的汗水。
现在是第二场周测开始后的第四十五分钟,测试的科目应该是数学,距离测试结束还有十五分钟。
但是,他需要紧张的不是周测,而是门禁。
东八区标准时间:五点整。
关校门,禁止***,全校通报批评。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柯函二话没说抬起长腿就跑。
门卫大爷似笑非笑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板凳,放下自己手里的瓜子,眼底的精光暴露无遗。
很明显,他要等的人就是柯函。
白底红字金边的校徽上写着:安河一中,高一(1)班,柯函。
校门快要闭合,门卫大爷几乎要为自己的首胜而欢呼。
然而,谁知道柯函同学竟然猛地一个技巧性侧身变线,秒速脱衣,一把将碍事的校服外套给抢先丢了***。
而他本人则在千钧一发之际,收腹挺胸抬头,险之又险地穿过缝隙。
“咣当”一声,校门关死。
柯函捡起外套就跑,跑得比兔子还快,大爷连反应都来不及反应一下。
大爷被柯函的举动吓得心跳差一点失常,他在原地用自己颤抖的手捂住胸口,破口大骂到:
“臭小子!你不要命了!吓死——呼——吓死我了!”
尽管如此,柯函依然没有回头。
作为不停在违反校纪校规边缘疯狂试探的乖学生,他绝不会因为大爷的任何一句骂而犹豫回头。
犹豫,就可能会撞上校长!
门卫大爷就这样目送着柯函直奔教学楼。
第n次交锋,柯函胜出。

C位学习天选出道免费阅读

柯函闯进教室的时候,坐在最后一排靠窗正在睡觉的沐同学被他吵得皱起了眉毛。
但是,即便如此沐恒依然没有醒,稳得如同作古多年的老神仙。
沐恒放在窗户边上的校徽跟别人不太一样,那上面本该是班级的地方却写着:
特许生。
柯函的座位在靠门的最后一排,明晃晃的一张雪白数学周测卷就这样歪斜地摆在桌上,随时都有可能被一阵风直接吹到不远处的垃圾桶里。
他还没有落座,就被卷子背面的最后一道题给吸引了视线。
这是……
他的心头油然而生一阵微妙的悸动。
是的,就像某位学神所说的那样:正确答案在召唤着你,要用心做题。
柯函掏出了自己的水笔。
百无聊赖的前桌回头看他。
紧接着,在前桌的注视下,柯函突然用自己的左手按住了自己的右手,然后丢开水笔,沮丧道:“不,我不行。”
话音未落,他又迅速地换了一副面孔,格外悲壮地来了一句:“不,是男人就不能说不行。”
前桌:“……”
他合理地怀疑柯函今天出门没吃药。
一个激灵,柯函猛地仿佛考神附体般重新拿起水笔,全身心地投入了数学题。
他连名字都没有写,直接唰唰地写起了最后一题。
前桌瞬间身体后仰肃然起敬。
因为他清晰记得柯函不久前还在摸底的数学测试上——由于做题当场昏迷,被匆匆赶来的急救人员用担架抬走——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举校震惊,传为一时奇闻。
那么,问题就来了,柯函同学是忘了他见卷倒的超级学渣人设了吗?
前桌不知道。
他的眼睛只能够死死地盯着柯函行云流水的解题过程,瞪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直到他脑袋里的那一根弦彻底崩断。
前桌拿起了笔。
太完美了。
这么完美的神仙答案不抄简直就是一种罪过!哪里还有心情管他什么问题?!
但是柯函没有给抄到一半的前桌继续抄下去的机会,他翻页了。
没有错,见卷倒的超级学渣柯函同学他今天居然在写完了最后一道数学题以后还打算写选择题?!
史诗级的突破!
前排的学习委员听到翻页的声音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数学课代表。
两个人确认过眼神,同时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很好!他们凑份子给柯函同学买的基础五三果然没有白费!
可柯函的前桌不干了。
抄答案只让抄一半,这是人能干的事吗?!
前桌理智尽失地伸出了他罪恶的左手,试图在柯函写第二页的同时,翻过去另一边的最后一页,抄柯函的最后一道题。
然而——
柯函的左手好像长了眼睛。
它硬生生地打飞了前桌的罪恶之手。
——柯函还在写!
他一边完全沉浸地默念着下一题,一边飞速手写着写上一题,同时还在不停地挫败着前桌一次次伸过来的罪恶之手!
他要双杀!
他要超神!
他要五连绝世!
沐恒终于被“吵”得受不了了。
他抬起头想要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结果,他就发现自己对面的柯函同学站在原地,整个人好像走火入魔般地用右手写数学题,并且同时用左手殴打他的前桌。
沐恒:“……”
今天是什么日子?
对面叫柯函的那家伙终于疯了吗?
“收卷!”
在柯函真的走火入魔之前,数学课代表终于站了出来,收走了他的试卷。
周测结束。
课代表陈鹤在收走柯函的数学周测卷时,脸上还挂着如同老父亲一般欣慰的笑容。
柯函果然跟对面沐恒那个妖艳贝戈货完全不一样。
他还有救!
“老父亲”走了。
柯函勉强脱离出刚刚的状态。
这才发现自己的右手臂在不住地发抖。
他精疲力竭地跌坐到靠背椅上,唇色惨白,额头冒豆大的汗珠,完全不敢细想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他没有管哀嚎的前桌,独自皱眉坐在座位上,闭上了双眼。
数学周测卷的最后一题不难。
只要深入学一点古典概型的皮毛就可以做。
但是在高考的考纲里,没有深入的古典概型知识。
换言之,此题超纲。
柯函在黑暗中,感觉着自己心底的热血一点一点地冰冷凝固。
万古奔腾的熔岩终于冲出了地壳的束缚,结果迎面一道千尺寒冰横在眼前。
满腔热血顿时死寂。
他摸了摸口袋里的碎屏手机,忍不住长叹一声。
在十五分钟前,他出地铁站的最后一刻,那个“我爱学习”应用里被多次在他的回答帖的底下被点名@的“我不爱学习”也冒了泡。
全服第一“我不爱学习”给柯函递出了一份数学联赛模拟的直播约战邀请。
柯函的脑袋是热的,心却是凉透的。
魔咒般的低语在他的耳边不停地盘旋,无数噩梦从脑海最深处悄无声息地缠绕了上来。
它们“咯咯”地诡笑着,试图将柯函重新拉回黑暗的地狱。
柯函接受了对方的邀请。
输就输吧,至少不要胆怯,尝试着正视自己的恐惧。
但现在,他只想吐。
看到数学题就想吐的那种想吐。
等他好不容易缓过想吐的劲儿回来,物理周测卷已经发下来了。
卷子的质量很好,米黄色,很养眼,排版舒适,字体设计大小合理。
抄全卷的错题非常方便。
好评。
前桌听到动静回头看向柯函。
他姓张,名意达,文意通达。
物理不错,人也是个好人。
只可惜太作死。
物理题默认忽略空气阻力,他能给老师分析三百字流体力学。
不仅敢写上卷子,他还敢跟老师据理力争,合理要求满分。
张同学压低了声音道:“物理最后一题,会吗?”
柯函充分吸取了前面的经验教训,摇摇头,十分坚定道:“不会。”
问,就是不会。
张同学:“这跟刚刚的数学最后一题,有点像。”
柯函:“哦,我刚刚是蒙的。”
“……”
谁他妈这么强能蒙最后一题?!
用鼻孔蒙吗?!
张同学合理地怀疑柯函敷衍自己,而且他有证据。
但紧接着,柯函有板有眼地开始讲蒙最后一题的心得——“不管会不会,先写解!”
说实话,有点道理。
“然后呢?”
柯函微微一笑。
“拿起笔,认真审题,如果是证明就用最工整的字迹写下——因为,所以,则,由题意得。”
“然后将题目条件凭感觉分段抄入空处,字迹要潦草,越潦草越好。”
“只要我够潦草,老师就看不出我在瞎写,并且有一定几率召唤出大幻觉术,让老师头昏脑胀,一个不小心多给几分。”
张同学觉得柯函在侮辱自己的智商。
“……那非证明题呢?”
柯函依然保持着高深莫测的微笑。
他从容不迫颇有顶尖大师风范地抽出一支水笔,无端的万分靠谱。
水笔在柯函修长白皙的指节之间盘旋了一圈,最终露出锋芒。
“一般的非证明题都是计算题。”
“如果你什么都不会,我的建议是按照数理统计的理论,”柯函说到这里,笔尖落下,圈遍一道物理题的数字,包括题号,“把所有的数字两两相加,求平均。”
“然后,用最小二乘法把全部数字按照三三排列,通过疯狂计算,得出答案。”
张意达听着柯函的理论,仿佛听到了真理附近的声音。
理智告诉他柯函是在胡扯,但他的好奇心却在说:试一试,就一下。
他拿起笔计算了柯函圈的那几个数字。
柯函一看到他拿起笔进行计算,马上转移视线,务必让自己忘记数学。
他不想在教室里当场吐出来。
结果柯函一转头就发现,对面的沐恒同学在盯着他们这边看,眼神里有一丝微妙的探究热情。
柯函的脊背一僵,默默地调转开视线,尽力不与对方有任何的视线交汇。
沐恒的异常状态就维持了三秒,他在张意达抬头之前就恢复了那种漫不经心的姿态,平静地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低下了头,安静地刷起了手机。
手机的页面正好就是“我爱学习”的论坛。
他明明好像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却什么都没说。
张同学算出了结果。
他的虎躯一震,猛然一个抬头,一把拉住了柯函,对他瞎说的理论大为震惊。
因为张意达发现自己用两种方法算出来的答案竟然对得上?!
“这是为什么?”
整个教室里都能听见他陡然拔高的声音。
柯函看着张意达求知若渴的表情,真的不忍心告诉他:这都是他随口乱编的。
半真半假。
部分同学分心回头看了他们一眼,柯函连忙摆手表示自己知道错了,一定会让张同学保持应有的安静的。
但张同学完全无视了前排同学们的死亡凝视,依然孜孜不倦地试图弄清楚,柯函这蒙题理论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正好蒙对?
柯函:“……”
他真的快招架不住了。
在长达十秒大眼瞪小眼以后,柯函终于认输。
“我编的,你别信。”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C位学习天选出道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