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能沦陷(洛暖姜印白)

本能沦陷(洛暖姜印白)

导读:《本能沦陷》免费完整版全文强烈推荐,主角洛暖姜印白,本能沦陷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那年洛暖十二岁,用自己两年的零花钱照顾了一个小流浪狗般的男孩儿。她叫他沈问哥哥。十三年后再相遇,男孩儿改名换姓并改头换面

小说介绍

《本能沦陷》免费完整版全文强烈推荐,主角洛暖姜印白,本能沦陷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那年洛暖十二岁,用自己两年的零花钱照顾了一个小流浪狗般的男孩儿。她叫他沈问哥哥。十三年后再相遇,男孩儿改名换姓并改头换面,成了莱北市最赫赫有名的商界大鳄姜印白。

洛暖姜印白小说简介

为了证明姜印白就是她的沈问哥哥,洛暖使了很多的招数,最后甚至趁姜印白睡着的时候偷偷掀他的衣角。因为她记得,男孩儿的腰上有一道疤
屏着气看衣角一点点掀起,完全没有防备,洛暖被人一把扯到了面前
男人眸底漆黑,嗓音含沙——
“看够了吗?”

本能沦陷全文阅读

宴会厅里,桌席之间觥筹交错。
每个人手里都端着酒杯,又是另一番的敬酒寒暄。
姜印白应付了几波,和钱泽坐回座位上暂时落了闲。
他往大厅里随意扫了一眼,目光在一个穿浅蓝色亮片拖尾长裙的女人身上停留了片刻。
目光停留期间,他问钱泽:“那个是谁?”
钱泽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看一眼收回来,“以前还对你示好过,这就忘了?”
他要忙的事情可多,没那闲工夫记无关紧要的人。
姜印白收回目光看钱泽一眼,没说话。
钱泽扶一下自己的金丝边框眼镜,开口道:“当红流量小花洛施染,之前演了爆款剧,现在热度正高。目前是嘉信小沈总沈瑞的女朋友,隔三岔五秀恩爱上热搜。”
目光好奇地看向姜印白,想了想继续说:“勉强算个富二代,但她家那条件,不足以让她在娱乐圈这么快出头。她挺豁得出去,为了能挤进名媛圈,也为了拿资源,没少换‘男朋友’。”
说完顿一会,把心里的好奇问出来,“怎么?姜总你有兴趣?”
姜印白兴致和语气都平平,“没兴趣。”
钱泽“嘶”口气,“那你打听这么多?”
当了这么多年的朋友,他可从没打听过哪个女人的消息。
姜印白没兴趣再多说的样子,刚好有人来敬酒,这又起身和人寒暄起来了。
至于聊的这话题,翻过也就不再提了。
***
撑到宴会结束,外头夜色早已经很深。
做临时助理撑面子的任务完成,知道洛施染下面还有行程要赶,洛暖便没有再麻烦她。
她自己到路边打车,望眼欲穿地看着略显空荡的马路。
夜间的风有些凉,吹在胳膊小腿上冷飕飕的。
摩挲着胳膊等了几分钟,没等到出租车,忽见一辆宝蓝色的玛莎拉蒂停在了面前。
洛暖好奇看一眼,只见后面的车窗门打开,顾巡的脸出现在车窗里。
他看着洛暖说:“小助理,上来吧,我送你。”
洛暖刚才和他聊得确实不错,因为他健谈自来熟,还有点厚脸皮。
但聊得再轻松投机,也不过才认识了一晚上。
洛暖冲他摇摇头,“谢谢,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就可以了。”
顾巡还是那副自来熟的样子,“客气什么,上来吧,大晚上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
洛暖还要再拒绝,话还没出口,一辆深灰色布加迪猛一下别在了顾巡的车前。
车篷落下来,驾驶座上坐着姜印白。
他回头看一眼洛暖,“上车。”
面对这场景,洛暖瞬间就懵住了。
身后刚好过去一辆电瓶车,车上传来一个女生的声音,“卧槽,你看人家小姐姐这待遇……”
洛暖听到这话,不好意思得脸边一热。
顾巡看姜印白冒出来抢人,有点脾气上头,扒拉车门就要下车拉人。
洛暖看出了他的动作,没等他下车来,连忙说了一句:“谢谢您,那我先走了。”
说完几步跑去姜印白车边,拉开副驾驶的车门,直接坐了***。
洛暖刚把安全带系好,姜印白就踩油门冲了出去。
后视镜里看到顾巡站到路边吹了一脸风,又无语地上了车。
车篷升起来,洛暖把目光从后视镜上收回来。
转头看到旁边的姜印白,她突然又有些懵批,连话都说不出来。
说起来跟做梦一样,她居然坐在了姜印白的车上。
刚才也完全是下意识的,不想与顾巡多纠缠,就直接选择了姜印白。
这种下意识的选择,大概与姜印白长得像沈问有关。
现在余光扫过去看他两眼,也觉得他的侧脸像极了沈问。
洛暖没说话,姜印白先出声:“住哪里?”
洛暖回一下神,连忙出声回答他:“兰璟名邸。”
回答完了怕气氛再度尴尬,她又没话找话问了句:“你……没喝酒吗?”
姜印白开车不看她,“端着做做样子,没喝。”
洛暖点点头,还是有点紧张,没话找话,“哦,喝酒是不能开车的。”
现在脑子还浆糊着呢,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姜印白没接她的话,转头看她一眼。
很突然的,他说:“给你个机会,详细介绍一下自己吧。”
洛暖没太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或者说他坐在他的副驾上,大脑有点思考不畅。凭着本能,她直接就回话,“哦,我叫洛暖,莱北大学研究生刚毕业,学市场营销的……”
好像是受了最近找工作的影响,开口就是这个。
说到这里觉得有点奇怪,便又不知道怎么往下说了。
姜印白接她的话,“在给明星当助理?”
洛暖连忙摇一下头,“不是,洛施染是我姐姐,我只是临时给她当一天助理。”
“姐姐……”
姜印白把这两个字放嘴里低声念一遍。
多交流了几句,洛暖放松了不少,看着他又问:“怎么了?”
低声念的这两个字里,好像隐藏了很多深层含义。
而姜印白没回答洛暖的话,脑子里把钱泽说的话想了一遍。
想完后自有判断,也没再和洛暖多说。
洛暖看他不再接话多说,自己也识趣不再多问。
她想了一会,开口问了句别的,“你为什么要送我?”
姜印白停下车子等红灯,笑一下看向洛暖,“你别误会,我不是在对你示好。”
他笑起来并不温柔,反而有一种狠且玩味的味道。
洛暖被噎了一下,默了声。
不想再被他捏着玩,她不说话了。
她靠在椅背上看着红灯变绿,等车子过了路口,才又认真开口说:“我真的认错人了,前天在酒吧是喝醉了,第二天起来都忘了。如果冒犯到姜总了,我现在跟您说声对不起。”
是不是真喝醉了,是不是真认错人了,姜印白心里都有自己的判断。
他没接话,把车开到兰璟名邸,直接在大门外停下来。
洛暖坐在副驾驶上没有直接下车,动作略慢地解开安全带以后,看着他又问:“你是不是不相信我说的?”
姜印白直接一句:“没有。”
看他这神情语气,洛暖心里堵着一口气。
她手里捏着安全带,突然又给扣上了,看着姜印白说:“你跟我去附近的一个小公园,我全部说给你听,证明我没有说谎。”
姜印白觉得这事儿挺无聊的,偏他今天也真无聊。
他没有开口拒绝,居然看着这个女人的眼睛,直接就打了方向盘。
洛暖也就是头脑发热堵着一口气,把姜印白带到附近的小公园。
车在公园外停下来,她直接解开安全带下车。
沐浴着夏夜明亮的月光,一边往公园里走,洛暖一边说:“我从小就经常来这里喂流浪猫,也是在这里认识的沈问哥哥。我们两个关系很好,相互温暖互相安慰。”
说着走到湖边,她指一下夜色中的长椅,“就是那个椅子,以前我们经常坐那聊天。我会给他带吃的,他会在我考一百分的时候夸我,在我过生日的给我准备巴掌大的小蛋糕……”
姜印白从进这个小公园开始,心里就不是很***。
不知道为什么,心尖上又开始弥散开细若游丝般的痛感。
直到看到湖边的长椅,这种感觉更清晰了起来。
心头又闷又重,和快要犯病的感觉差不多,明明四周空间很开阔。
他蹙起眉头,几乎有点站不住。
洛暖转头看向他,“我说的都是实话,并不是在套路你,你和沈问哥哥长得真的很像。”
说完看到姜印白表情里似乎有些微痛苦,犹疑着又问:“你怎么了?”
姜印白强迫自己放松,松口气看向洛暖,“没什么。”
洛暖下意识脑补了一些东西,神叨着开口,“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姜印白笑一下,不算友好,“你电视剧看多了?”
洛暖又憋了一口气,没话说了。
该听的都听完了,该看的也都看过了。
姜印白脸上瞧着没了耐心,转身就往公园外去,“讲故事也挺累的,快回家吧。”
洛暖看着他的背影有点无语——谁讲故事了呀?
和着她说了半天,他还以为她在演戏呢?
洛暖深深吸下一口气,人生第一次有想上去踹人一脚的冲动。
这么欠呢,怕是没有心的冷血动物吧!
姜印白没有回头,直接出了公园上车,坐下来便按住狂跳的心脏,努力调整自己的呼吸。
而越调整越觉得呼吸困难,额头上开始渗出密密的汗珠。
意识到什么,他忙又把车子的车篷降下来。
空间开阔后稍微***了一点,姜印白仰头闭眼继续缓了好一会。
稍微缓下来以后,往小公园看过去,看到洛暖正从里面出来。
洛暖这会儿是什么多余的心思都没有了,这人不好相处,比起她的沈问哥哥差远了。
愿意误会就误会吧,对她来说其实也没什么影响。
她调整好心情和表情,出了公园走到姜印白车边,没有再上车的意思,也不再多说什么,只礼貌客气地说了最后一句:“谢谢姜总您送我回来。”
说完直接转身,沿着马路往家回。
这小公园离她家没多远,这条路她早走熟了。
姜印白坐在车上缓平了呼吸,目光落在后视镜上。
光线昏暗的后视镜中,女孩子背影纤细,踩着高跟鞋走得很慢。
***
吹了一路的晚风到家,洛暖蹑手蹑脚地轻声换鞋,再小着动作上楼卸妆梳洗睡觉。
吹干头发滚到自己床上,房间里空调的冷气已经打足了。
她陷在松软的枕头和被褥间眨巴眨巴眼,赶了赶脑子里纷乱的思绪。
再翻个身,强迫自己不再多想,直接闭上眼睛睡觉去了。
睡着没多久,洛暖开始做梦。
梦中的场景是小公园的那张长椅,她拿着一张试卷往长椅那去,脸上堆满了委屈。
到了长椅上坐下来,她旁边的男孩儿温柔地问她:“谁欺负我们暖暖了?”
洛暖低着头,一副忍着不哭的样子,“我考了一百分。”
男孩儿拿过她的试卷看了看,“我们暖暖真棒。”
洛暖却还是低着头,声音越发委屈,“可他们连看都不看一眼,他们眼里只有姐姐和弟弟,从来都没有我。”
男孩儿抬手摸摸她的头,“你还有我呢,哥哥眼里只有暖暖。”
洛暖转头看向他,委屈地湿着眼眶,“那可以……一辈子都只有暖暖么?”
男孩儿笑得极其温柔,“当然可以。”
洛暖伸出小拇指,“说话算话。”
男孩儿笑着用小拇指勾住她的手指,又在她的大拇指上盖个印。
“说话算话。”
“说话算话。”
……
脑子里重响着这四个字,洛暖猛地从床上坐起来。转身摸起床头柜上的闹钟一看,已经上午十点多了。
她放下闹钟,抬手撩起稍显蓬乱的长头,懵坐片刻。
眼睛一闭,脑子里全是梦中的场景。

本能沦陷免费阅读

坐一会睡了盹,洛暖掀开被子从床上起来。
到窗边拉开窗帘,窗外是大好的晴天。
窗下花园里的花开得正盛,角落的无尽夏开出了粉蓝不一的花团。
洛暖站在窗边又发了一会呆,梦里的场景慢慢淡在脑海里,情绪却还陷在其中。
每回这样梦醒,失落感总还是有的,不过一会儿也就过去了。
把微微起伏的心情熨得平整,洛暖吸口气去洗手间洗漱。
洗漱好换下睡衣,把长发随意绑成马尾,到楼下餐厅找东西吃。
苏彤没给她留早饭,她便自己动手烤了两片面包,切了两片番茄,又煎了个鸡蛋。
牛奶加热成温的,到落地窗的吧台边坐下啃她的面包。
坐下来看窗外微微发着呆,刚吃了两口面包,放在手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洛暖被惊得回过神,看向手机屏幕,只见是本地的座机号。
她把嘴里嘴里的面包咽下去,清一下嗓子接起电话,“喂?”
听筒里传出温柔的女声,“喂,你好,请问是洛暖吗?”
洛暖捏着手机点头,“对,我是。”
“我是荣晟集团人事部的,恭喜你通过了我们公司的面试,现在通知你下周一带好资料到我们公司人事部报到,offer已经发到了你的邮箱。”
洛暖屏了一下呼吸,“荣晟集团?”
听筒里的女声依旧温柔,“对,有什么问题吗?”
确实有问题。
洛暖伸手摸起杯子,捏在手心里攥了攥。
捏了一会,她才开口,“哦,好,谢谢您了。”
“那我们下周一见。”
“嗯,谢谢。”
电话被那头挂断,洛暖放下手机,动作略显缓慢,把面包送到嘴边咬一口。
嚼一会端起牛奶杯子,起身上楼回房间,打开笔记本电脑。
***
荣晟集团市场部总经理办公室,钱泽放下电话,起身出办公室。
看表等了会电梯,坐电梯到写字楼二楼。
出了电梯走进楼层,推开眼前的实木大门,他走到空阔的办公室中间,略显悠闲地直接在沙发上坐下来,看向办公桌后的姜印白问:“姜总找我什么事?”
姜印白从办公桌后起身,手插裤兜到沙发这边坐下。
身体稍稍后倾靠到沙发背上,他看着钱泽说:“帮我私下查个人,沈问。”
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耳熟,但一时之间又想不起为什么会觉得耳熟。
钱泽从沙发背上坐起来,抬手推一下眼镜,“哪两个字,年龄,性别。”
姜印白想一下道:“性别男,沈字应该不用我多说,问总共没几个字,全部都查一下也不麻烦。年龄的话,二十五到三十之间,主要这个范围。”
钱泽点点头,看着姜印白又问:“这是什么人?”
姜印白迎着钱泽的目光默一会,然后开口,“前几天在梁昊文的酒吧,走错包厢抱着我哭的女人,还记得么?”
这件事情,一辈子都不会忘。
钱泽想起来就想笑,不过多想了一会,突然想起来沈问这个名字为什么熟了。
他低眉捋一阵,再抬头,“你不会真认识她吧?”
姜印白面色平静,“当然不认识,只是好奇。”
总共见过这个女人两次,他的情绪每次都有起伏,昨晚更是影响到了精神状态,所以他也不是一点点好奇都没有。
说完想了一下,他又补充,“她是洛施染的妹妹。”
听到“洛施染”的名字,钱泽眉心微蹙一下,“洛施染的妹妹?怕不是故意下套想要接近你吧?”
其实姜印白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但又觉得或许是真认错了。
他没再和钱泽多往下说,只道:“先查一下再说吧。”
钱泽松口气,“成,但我估计就是编的借口。”
说着又想到什么,“你怎么?你不会是真的对她产生意思了吧?”
昨晚宴会还主动打听洛施染的情况。
姜印白也说不清楚自己心里的感觉,隐隐约约都不清晰。
懒得细辨,他索性直接摇头,“没有。”
钱泽语气随意,“有也实属正常,我记得长得挺漂亮的。且不管她的目的,你也该找个女人谈谈恋爱了。要是有感觉,就收了谈一谈,又不损失什么。”
姜印白端起茶几上的杯子喝口水,“看情况吧。”
钱泽从沙发上起来,“没别的事我就先去忙了,等我消息吧。”
等钱泽出了办公室的门,姜印白直起身回到办公桌边。
他伸手拿起手机,又打电话约了自己的心理医生。
周六姜印白没有到公司来,吃完早饭就在家里等着他的私人心理医生关楠。
刚等到关楠进门,他连个招呼都没来得及打,又接到了钱泽的电话。
让关楠先等着,他接起电话先走开了些。
钱泽在电话里说:“托人查过了,没有这样的人,整个莱北市也没有叫这名字的。不放心我还找人从洛施染那侧面打听了一下,她也说并不认识这个人。”
种种迹象表明,那个女人是在说谎。
如果她说的是真的,怎么会查无此人,甚至连她亲姐姐都不知道这个人。
姜印白应一声:“知道了。”
落下手挂了电话。
他捏着手机回到客厅,弯腰脱手把手机放在茶几上,坐下来道:“不好意思,有点事。”
关楠并不有所谓,直接问他:“怎么了?最近状况不好?”
姜印白吸口气看向关楠,“对,心悸呼吸困难,不敢进电梯。”
关楠听了并不紧张,给他检查了一下身体,又问:“最近工作压力太大了?”
最近的工作压力确实大,因为公司投资研发的新产品遇到了瓶颈。
他冲关楠点头,“是有点大。”
关楠又问:“没有受到其他***?”
说起来谁能给他***受,最近除了那个凭空冒出来认哥哥的女孩儿,也没有别的事了。
但这件事,滑稽无聊是有一点,***是一点也没有的。
姜印白又摇头,“没有”
想来想去,最靠谱的推测,大约还是他最近压力大,导致精神受压又出了问题。
以至于发生了被人认哥哥套近乎这么一点小事,都让他心神不宁。
他原本心理就有比较严重的问题,之前通过积极治疗,状态好转,药都停了好长一段时间。
原本以为差不多是稳定了,但现在看来,似乎并没有痊愈。
关楠表情语气都认真,“知道姜总您忙,但最近还是放松一点吧。我会持续帮你治疗,努力帮你再稳定下来,但你也得配合我,给我足够的时间。”
姜印白舒口气点头,“好。”
为了能正常工作,他并不排斥心理治疗。
为了配合关楠,姜印白这一整天都没有去公司,也没有忙有关工作的事。
晚上吃完晚饭散了散步,突然总是想起昨晚去过的那个小公园。
想着想着便上了车,弯弯绕绕开车去了兰璟名邸。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最后给自己想了个理由——过来证明一下这个小公园跟他精神状况确实没有关系。
在小公园外找地方停了车,下车往公园里面去。
夏日昼长,天黑得晚,此时天色还没有完全黑下来。
姜印白按着昨晚的记忆,往湖边去。
还没走到湖边,就看到沉沉暮色中,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微微弯着腰,在看几只花猫吃东西。
女孩儿扎着蓬松的长马尾,身穿白色长袖卫衣,牛仔短裤露出一点浅色边缘,余下便全是又长又直的腿,在暮色中也白得发亮。
她侧脸温柔,浑身都散发着干净温暖的气息。
不知道具体多大年龄,但这么看着,说是十七八岁也是能信的。
洛暖弯腰看了好一会猫咪,直到直起腰转过头,才看到不远处的姜印白。
而姜印白已经站着看了她很久,目光认真且沉溺,一直也没有出声。
洛暖看到姜印白的时候愣了愣,略显得有些无措,本能问了句:“你怎么来了?”
姜印白也回了神,立马换上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往洛暖面前走几步。
走到她面前看着她,仍不开口说话。
洛暖被他看的不自在,又感觉他浑身气场强大压人,下意识便往后退了一小步,并低眉避开他的目光。
姜印白看着她这样的反应,好像紧张得脸都红了。不知道为什么又想惹她,他忽而笑了一下,开口说:“你不会以为我是来找你的吧?”
洛暖蓦地一愣,抬起目光看他一眼。
只这一眼,心里瞬间堵上一口气,眼底直接有了恼意。
洛暖懒得再理他,转身拿起自己放在花坛上的包,直接就要走人。
结果路过姜印白旁边,又被他一把捏住了胳膊。
洛暖有些压不住自己的小脾气,转头看向他,没好气道:“又干嘛?”
姜印白仍然是一副欠人捶的样子,“这么好的机会,不一起逛逛?”
洛暖一脸气,硬掰开他的手,扭头就走。
黑着脸走两步又回来,微仰目光看着姜印白,气势微汹道:“我再说一遍,我之前认错人了,如果冒犯到了你,我跟你说声对不起。你不是我的沈问哥哥,你连他一根小手指都比不上!”
说完这话是痛快了,可说完的一瞬间,洛暖就后悔了。
她看着姜印白渐渐没了笑意的脸,再想起洛施染对她说过的话,突然觉得身上压下了一座山来,心底忍不住发虚。
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洛暖没胆子再多站着,低下眉后悔两秒,强撑着底气转身往前走。
走两步之后小腿开始发软,然后便什么都不管了,捏紧包带撒腿就跑。

小说推荐

以上就是给大家带来的本能沦陷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喜欢的朋友,请推荐给您的朋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