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心动(林冉柏程渊)

迟来心动(林冉柏程渊)

导读: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林冉柏程渊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迟来心动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习又 ,讲述了 林冉从小被当成商业联姻的工具。为了嫁进柏家,每天都在为“如何让柏程渊爱上我”认真而虔诚地努力着。

小说介绍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林冉柏程渊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迟来心动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习又 ,讲述了 林冉从小被当成商业联姻的工具。为了嫁进柏家,每天都在为“如何让柏程渊爱上我”认真而虔诚地努力着。

小说简介

林冉从小被当成商业联姻的工具。
为了嫁进柏家,每天都在为“如何让柏程渊爱上我”认真而虔诚地努力着。
外人都知道,林冉温柔细语,柔弱美人,细腰盈盈不堪一握。
对柏程渊一往情深,恨不得天天围着他转。
可惜柏程渊从未正眼瞧过她。

迟来心动全文阅读

林冉等了半天。
没等到柏程渊帮她系扣子,反而等来了关门声。

她回头一看,身后空无一人。
“……”
林冉有点无语。
不帮就不帮,转身就走是几个意思?
最终还是柏老太太进门,亲自帮她系好。
一切整理妥当,林冉原地转了一圈。
柏老太太眼中闪过惊艳之色:“果然很适合你。”
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哪个女孩子不喜欢赞美。
林冉也不例外,得到称赞后,旗袍就都不舍得往下脱了。
如果不是管家低声提醒,材质娇贵,容易起皱。林冉都准备直接穿着这身回家了。
临近傍晚,两人与柏家二老告别。
林冉站在柏程渊身边,乖巧地挥了挥手:“我们下次再回来看你们。”
柏老爷子点点头:“那就婚后见了。”
虽然婚后见对林冉来说不是什么好词,但还是礼貌地甜笑:“爷爷奶奶再见。”
柏程渊看了她一眼。
笑得真情实感,倒是不见外。
暮色正浓。
路灯还没亮起,橙红色的光铺在地面上,绵延到天际。
郊外远没有城市的喧嚣,偶尔一阵风夹带着鸟叫传来,连带着人的心情都一同平静下来。
一切都很祥和安静,除了林冉。
她走在柏程渊身侧,大概是因为心情不错,说的话比平时还要多一些。
“今天进门之前还好紧张呢,印象中爷爷奶奶都是很严肃的人。”
“相处下来才发现很慈祥嘛。唉,说到这里,我忽然也有点想我奶奶了。”
“她也住在这种安静的地方,只不过在隔壁城市。我大概有一年没见过她了。”
一直沉默的柏程渊顿住脚步,看了她一眼:“你。”
“我?”
“话可以少一点。”
“……”
林冉被噎了一下。
好好的兴致瞬间就没了。
是是是,好好好。
我还懒得和你说呢。
林冉垂下头:“程渊哥哥不喜欢我多话,那我就不说了。”
两人驻足在屋檐下。
她尖俏的小脸隐在阴影里,一脸委屈。
柏程渊视而不见,抬腿便走。
林冉刚准备跟上。
余光一瞥,之间右边的房梁,忽然垂下一只鹌鹑蛋大小的黑色蜘蛛。
正在织网,肉肉的身子一颤一颤的。
林冉顿时头皮发麻,嗷的一声窜了出去。
她张牙舞爪跑到柏程渊身侧,下意识想去抓他的胳膊。
手还没触碰到,又停在原地。片刻后,重新垂在身侧。
两人视线相触。
林冉吓得脸色煞白,却始终离他一步远。
柏程渊垂眸看着她,没说话。但眼中明显闪过一丝疑惑。
林冉深吸一口气,捂着狂跳的心脏,解释道:“你不喜欢我碰你。”
她可是到现在还记得,那天不小心扑到他怀里,他的表情有多难看。
她才不想给他误会和嘲讽的机会,就算她林冉吓死在这,也不会碰他一根手指头。
柏程渊静了静,才道:“你有这么听话?”
“对呀。”林冉一本正经:“你不喜欢的事情,我就不做。”
柏程渊勾了勾唇角:“三年前我好像也说过,不喜欢你追我,也没见你收手。”
你以为你是万人迷!
你以为我稀罕追你!
林冉咬牙切齿,表情格外温柔。
土味情话张口就来:“因为我喜欢你,我相信只要努力,就会让你也喜欢上我。”
柏程渊狭长的眸子瞥了她一眼:“是吗?”
“是的!”林冉点头如捣蒜:“这些年,我一直在努力的。”
她话说的认真,眼神却毫无感情。
柏程渊移开目光,轻嗤了一声:“那还是别努力了,歇歇吧。”
“……”
林冉忽然很想给他那漂亮的后脑勺一板砖。

两人上了车,柏程渊立刻开始处理手上的工作。
黄特助坐在副驾驶汇报进度。
林冉不想触霉头,很配合地做了一路的哑巴。
折腾了一整天,她也累了。
头靠着车窗,几乎是没多久就被黄特助的术语催眠了。
身边的人难得安静,柏程渊微微侧过眼去。
林冉睡着了。
头歪着,睫毛轻轻颤动。
车内开着空调,偶尔拂过她脸颊边的发丝。
车顶灯光亮微弱,撒在她的侧脸上,看上去细腻柔软。
像一只安静的鸟。
“欧洲那边的合作正在跟进,业务已经渐渐拓展过去了。”
黄特助正对着柏程渊汇报,柏程渊抬了抬手,他立刻停下嘴边的话。
片刻后,柏程渊低声道:“空调也关了吧。”

林冉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醒来时,意识还有些模糊不清。
她揉了揉脖子,目光迷离地扫视了一周。
天已经全黑,车子就停在林家正门口。
林冉坐直身子,黄特助见状,忙道:“林小姐,您醒了。”
她身上还披着一件西装外套,而身边的人已经没了。
黄特助哦了一声:“柏总先回公司了。”
“好吧。”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丢下她,已经是他一贯作为了。
果然啊,不能对这个男人抱有一点幻想。
黄特助还要说些什么。
林冉了然,把话接过来:“男人嘛,事业为重。”
“啊,对对对。”
林冉笑了笑:“辛苦黄特助了。”
她下了车,几步走到林家门前。
推门的那一瞬间,争吵声就像闷热的空气,扑面而来。
“别口口声声说是为了她好,她不愿意!”
“不愿意又能怎么样?你对这个家有一点贡献么?别喝了点酒,就在我面前撒酒疯,你没这个资格!”
太刺耳了,林冉揉了揉耳朵。
正在争吵的两人双双投来目光,话在嘴边又咽了回去。
“早点休息。”
林冉扔下这句话,直接回了房间。
楼下的争吵声带着穿透性,追上了楼,还钻进了门。
吵得林冉头都大了。
她干脆把头埋在枕头下,忽然之间,生出一个想法。
如果嫁到柏家,能让她脱离这种窒息的环境,或许也不是件坏事。
*
晚上十点。
处理完最后一点工作,柏程渊靠坐在椅子上,揉了揉眉心。
黄特助这时推门而入:“柏总,有人找。”
“哪位。”
“林冉的父亲,林逸明。”
柏程渊手上动作顿了顿,而后坐直身子,道:“叫他进来吧。”
片刻后,林逸明被带到办公室。
面前摆着两杯茶,柏程渊起身道:“伯父,请坐。”
他态度虽温和,但整个人看上去却格外冷感。仅仅是站在那,矜贵清冽的气质浑然天成。
林逸明初次单独见他,也难免有些底气不足。
入座后。
林逸明也没犹豫,开门见山道:“程渊,我这次来,是想谈谈林冉的事。”
柏程渊神色平淡:“您说。”
林逸明掏出一副厚厚的相册摆在桌面上。
粗糙的手指抚摸过封面,林逸明因微醺而泛红的脸颊忽然多了一丝柔和。
他把东西推到柏程渊面前,道:“打开看看。”
里面都是一些旧照片,从眉眼上来分辨,照片上的人是林冉。
从刚出生开始,一直到小学。
笑着的,哭着的,眼神清澈充满童真。
翻了几页,柏程渊看向他。
骨节分明的手交叠,随意放置在桌面上。透过量身裁剪的衬衫袖口,隐约可见银色的金属纽扣:“看完了。”
“是不是很可爱?”
“很可爱。”
林逸明看向他面无表情的脸,轻轻叹了口气。
“我知道,这门婚事你们都不情愿。我只是希望,你能对冉冉好一点。因为她真的是个很好的孩子。”
说到此处,林逸明忽然单手掩面:“算伯父拜托你,我已经很对不起她,可是什么都不能为她做,只能来求你。”
林逸明抬起头,眼里闪烁着泪光。
柏程渊见状,不由怔了怔。
时间缓缓流逝。
醉醺醺的林逸明还在细数林冉那点趣事。
“那时候我送她去上课,大老远就听到有人喊林哥。我一回头才发现是个小学生。我还纳闷,小学生是怎么认识我的?结果就看到我们家冉冉昂首挺胸的,朝人家走过去了。我这才知道,啊,原来林冉就是林哥。”
“她从小又机灵又仗义,人缘也特别好。如果不是我和她妈那场变故,她性格应该还是很开朗的。”
“对了,以前她最爱缠着我要水果糖吃了,打针也要吃,生病也要吃。可是后来长大了,她就再也没冲我要过。”
柏程渊静静地听他说着,没开口打断。
他很清楚,林逸明讲这些,并不是因为他真的喜欢去分享林冉那些事。
只是在想办法,尽可能地让他对林冉生出一点柔软,哪怕一点也好。
“所以我们家林冉,真的拜托你了。”林逸明看向他,满是真挚和渴求。
“好,我知道了。”
送走林逸明后。
柏程渊坐回位置上,桌面上的相册还是翻开的状态。
他目光扫过去,照片里林冉咬着一块波板糖,门牙豁了两颗。眼睛弯成一道月牙,笑的很开心。
他似有若无地勾了勾唇角。

迟来心动免费阅读

婚前最后一晚,林冉失眠了。
虽说早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但真当这一天来临时,她还是很没出息地睁了一夜的眼。
次日,天还没亮,楼下忽然传来一阵响动。
林冉起床,不声不响穿好衣服,坐在梳妆镜前。
造型师化妆师推门而入,开始工作。
别人都说,每个女生结婚的那天,会是她一生中最美的时刻。
一切整理妥当后,林冉看了眼镜子,确实很美。
就连林佳心都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
黑发束在耳后,露出整张精致的脸。
眉眼温婉,红唇明艳。
金银线交织,浅色系勾勒的秀禾服,带着点旗袍的韵味。低调且华贵。
林冉一直坐在房间里等,全程心如止水。
表情平静,丝毫看不出一丝喜悦。
直到柏家的婚车到了,她不得不面对媒体记者的镜头时,才如同往常般扬起一个甜美的笑。
闪光灯对着她没完没了地闪,林冉微微垂着头,抿着唇角。
把羞涩和期待感表演得淋漓尽致。
她被众人目光追随,一路被林爸牵着来到门前。
她知道,这扇门外正在等待她的是什么。
伸手握住门把。
林爸忽然在这时,手上发力,牢牢拉住了她的胳膊。
“等等。”
林冉回头看他。
继母杨佳惠一看此情此景,连忙笑道:“抓紧出门,程渊还在外面等着呢。”
林爸却第一次全然不顾继母的催促。
他紧紧盯着林冉,一个四十岁的男人,突然就当着众人的面红了眼圈。
林冉一时间有些错愕,她张了张嘴:“爸?”
林爸开口,又哽住。
两人在门前僵持了许久,久到旁人都开始催促了。
林爸无声地念叨了句什么。
没人听到,林冉却看到了。
他在说,对不起。
她平静了一上午的心,在这一刻终于被揪了一下。
怨他吗?过去的日子里,不是没怨过。
只是现在,她忽然生出一种释怀的感觉。
林冉沉默片刻,单手覆上林爸的手:“爸,这是我自己选择的。”
“从我踏出这个门开始。我人生中的每一步,每一个决定,都由我自己负责。”

出了林家的门。
柏程渊亲自上前,从林爸手中接过了林冉的手。
门外阳光正好,晨光透过云端映了下来。
他背对着日光,身材修长。
浅棕色的眸子淡淡看过来,表情比她还要平静。
整个人清冷的气质与此刻的暖阳显得格格不入。
林爸眼眶泛着红,定定地望着柏程渊,无声地传递某种情绪。
柏程渊对着他轻轻点了下头。
这是Z市近几年来最盛大的一场婚礼。
作为公众人物难得暴露在群众视野中,引来不小的***动。
婚车驶过的地方都是记者,两排保镖死死拦着道边的路人。
人挤人的两边街道,议论声嘈杂。一眼扫过去,都是高低起伏的人头。
林冉安分地坐在柏程渊身边,双手紧紧地把着车座,目光四处游离。
被围观的感觉不怎么好,目光和议论同时聚集过来时,她居然不由自主地紧张了。
即将行驶到会场时,忽然有几人不顾保安的阻拦,冲出街道。
都是年纪不大的女孩子,每人抱着一个牌子,举过头顶,对着林冉的方向拼命挥舞。
工作人员见状立刻奋力驱赶。
很快便将人纷纷赶了下去。
只是一个短暂的插曲,但林冉还是看清了。
“林家借柏家上位。”
“嫁进柏家,您配吗?”
“林冉配不上柏程渊。”
种种字眼,标红标粗。
其实这类的评价,从她一开始缠在柏程渊身边,就没少听到。
可没想到过去这么久了,有些小姑娘执念还这么深,她真是小看柏程渊的人气了。
林冉想嘲弄地弯弯唇角,却发现自己连做这个细微的动作都变得吃力。
很明显,她心情太差。
差到已经快影响她高超的演技了。
闪光灯仍然闪烁,路人涌来又散去。
纷乱的声音吵做一团,一如即将铺盖而来的热潮,久久散不去。
车窗里映着林冉精致的脸,所有的微表情都在车窗上变化。
柏程渊眼睁睁看着她垂下眼帘,满脸失落,无精打采。
他沉思片刻,将她的手拉了起来。
不动声色地往她手心里塞了块什么,不等她反应过来,又立刻松开了。
林冉张开手心,愣了愣。
一块水果糖。
原本沉闷的心不由一跳,她错愕地张了张嘴。
干什么?
为什么忽然塞给她一块糖?
不对,他这样的人怎么会随身携带这种与气质不符的东西?
……他不会是在安慰她吧。
林冉实在想不通,转头看向他。
柏程渊还是一如既往,没什么表情。
浅棕色的眼眸波澜不惊,目视着前方,一个眼神都没给她。
过了会,才轻飘飘扔给她一句:“黄特助给的,说你有低血糖。”
“……”
哦。
难怪。
林冉把糖攥在手心。
不过,不管是谁送的,她的确有被安慰到。
*
林家与柏家的这场婚礼,到底与普通的婚礼不同。
虽说婚礼形式半公开,全程有媒体记者跟拍,但能来参加现场的人却有限。
大多是圈子里有头有脸的人物,由柏家事先邀请来的。
为了避免现场出错,其余人等禁止入场。别说是新郎新娘的朋友了,就连林冉的妹妹都没法参加。
时间一到,仪式正式开始。
悠扬的音乐响彻在装潢奢华的婚宴厅内,交谈声自觉淡了下来。
林冉露出微笑,挽起柏程渊的胳膊,一路朝着厅内最中央走去。
这场婚礼,他们早就事先彩排过了。对林冉来说,只是演一场戏而已。
没有真情实感,走个流程罢了。
然后,两人停在了她曾认为是最一生中神圣的地方,交换了戒指,喝了交杯酒。
视线又在众人面前交汇。
很难得的,柏程渊与她对视第一次超过了二十秒。
从前只知道他眸色偏浅,如今以这个角度看过去,才发现是很好看的琥珀色。
正顶的水晶吊灯直直地照在他身上,冷淡的眉目似乎比以往温和。
柏程渊穿着裁剪合体的西装,矜贵气质与生俱来。
头发被打理的一丝不苟,鼻梁高挺,轮廓深刻。
他垂眸看着她的双眼,开口回答司仪的问题。
“我愿意。”
声线低沉,萦绕在整个婚宴厅。
……
大概是场景和音乐都太逼真。
林冉怔怔望着他,忽然有片刻的失神。
直到众宾客站起身鼓掌,记者收起机器。
她还盯着他的脸看。
双眼一眨不眨,明目张胆的。
柏程渊目光流转,不动声色地抽回自己的手臂。
清冷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别看了。”
“……”
林冉彻底回过神,柏程渊已经跟着工作人员离开了。
就这样把娇滴滴的新娘丢在这,头都没回过。
刚才还装的情意深重呢。
好一个拔x无情的狗男人。:-)
林冉为自己出神的那两分钟感到无比的羞耻!
婚礼结束后便是送宾客。
林冉换好小礼服,连一口水都来不及喝,就被柏母周曼拉走了。
在这之前,林冉从没想过嫁进柏家也是要做苦力的。
折腾了一天,站都站不住的人,还要穿着八寸高跟鞋站在门口罚站。
这是怎样的酷刑?
林冉痛苦得想捶地,脸上却只能笑嘻嘻,全程站在周曼身边陪着笑意。
已经临近下午四点。
阳光带着余晖降落,天色由炙白变成淡淡的橙色。
待最后一个人的车开走后,周曼松开握着她的手。
她笑意微敛,又回到了那副礼貌又疏远的模样:“今天辛苦了,待会我叫司机送你回家。”
林冉眉眼弯弯,乖巧地应了一声:“好的。”
心里想着,难怪是母子。
柏程渊和他妈这变脸的样子简直如出一辙。
她目送周曼回了婚宴厅。
这边一直端着的身子,瞬间垮了下来。
腰酸腿痛,她整个人累的像搬着二十斤砖跑了场马拉松一样。
幸好结束了,终于结束了。
林冉揉着肩膀,拖着两条沉重的腿准备离开,耳边却忽然传来嘈杂的喧闹声。
“放我***,我是来参加婚礼的。”
“没有邀请函,闲杂人等禁止入内。”
“谁是闲杂人等?我是新娘她妈!”
林冉动作顿住,整个人愣在原地。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她背脊僵直,整个人都像装上了发条。
每一个举动都被控制好,按顺序行动。
良久,她僵硬地转过头,循声看过去。
一个中年女人,被三名安保人员拦在门外。
劝说不成,便要往里冲,嘴上还念念有词:“柏家是我的亲家,识相点最好赶快放我***。”
几人推搡成一团。
一名保安拿着对讲机道:“加派人手,正门有人闹事。”
林冉几乎是下意识的,转身便走。
再也顾不得别人的注视,一路小跑着路过宴会厅,直奔新娘专用的等候室而去。
柏程渊原本端着香槟,正侧耳听着身边的人讲话。
眼前忽然闪过一抹纤瘦的身影。
他目光不由自主锁向她,由左至右。
身边的人还在奉承:“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柏程渊抬了抬手,将香槟杯放到侍应的托盘中。
又对面前的人微微颔首,低声道:“抱歉,失陪一下。”

小编倾心推荐

愿每一个看文的你,都能拥有最美好的爱情。以上就是精心为您准备的迟来心动完整章节完结版免费阅读 ,小说文笔诙谐幽默,内容新颖有趣,故事情节曲折起伏,人物塑造***,强烈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