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后男友总在翻车(谢淮青霍珹)

失忆后男友总在翻车(谢淮青霍珹)

导读: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失忆后男友总在翻车》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宣梨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谢淮青因车祸失去了半年记忆,复学第一天,有个帅哥总盯着他看。谢淮青:同学你谁?我们很熟吗?

小说介绍

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失忆后男友总在翻车》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宣梨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谢淮青因车祸失去了半年记忆,复学第一天,有个帅哥总盯着他看。
谢淮青:同学你谁?我们很熟吗?小编为您带来失忆后男友总在翻车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简介

谢淮青因车祸失去了半年记忆,复学第一天,有个帅哥总盯着他看。
谢淮青:同学你谁?我们很熟吗?
霍珹震惊道:你忘了吗?咱俩是一对啊。
谢淮青:……
不知该说是惊喜还是惊吓。
谢淮青采取冷暴力,像个渣男一样等着霍珹主动提分手。

失忆后男友总在翻车全文阅读

霍珹写作文不行,写检讨水平一流,承认错误一套一套的,很快就搞定了三千字。
写完拿出手机,给他爸发了条微信。然后撑着脑袋看谢淮青写字,谢淮青的字清劲漂亮,和他的人气质很像。
谢淮青经过这段时间,基本已经对霍珹注视的目光免疫了,镇定自若地写检讨,随他怎么看。
夏寻频频转头看向旁边,总觉得霍珹对他哥奇奇怪怪的。
该怎么去形容呢?殷勤,没错,过于殷勤,虽然霍珹刚才帮了他,夏寻觉得自己不该这么想,但怎么看怎么像对他哥没安好心。
霍珹手机震动,拿出来看了一眼,起身越过夏寻,走向办公室另一个角落的张旭。
霍珹拍拍张旭肩膀,“你跟我出来一下。”
张旭抬头看着霍珹,那句“凭什么听你的”到底没胆量说出来,屈辱地跟着出去了。
办公室里的夏寻着急道:“哥,你那同学,他们……”
谢淮青说,“没事,写你的。”不用看也知道霍珹是去警告张旭的,他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谁敢欺负他。
霍珹双手插在兜里,站姿散发着一股大佬的气息,张旭虽然之前不认识霍珹,但这个名字他听过,而且似乎不止在学校里听过。
张旭心虚,语气故作强硬,“你还想干什么?”
霍珹:“你爸是张泰?”
张旭紧张道:“你怎么知道的。”
霍珹笑了一下,“因为你爸给我家打工。”
张旭表情绷不住了。怪不得总觉得霍珹这名字这么熟悉,原来霍珹是霍进的儿子,他爸现在在霍进的公司当主管。
霍珹收起笑容,“别想着找谢淮青的麻烦。还有,夏寻在学校里要是过的不开心,我也算在你头上,至于后果,应该不用我多说。”
说完转身回办公室,留下张旭一个人在原地缓不过神。
霍珹竟然用他爸的工作威胁他。他爸坐到现在这个位置不容易,如果因为他出了什么差错……
张旭这次是真害怕了,他回想霍珹刚才说的话,要是夏寻不开心……夏寻开不开心是他能控制得了的么,这么一来他不仅不能欺负夏寻了,还得护着他,不能让别人欺负。
霍珹真是个魔鬼。
张旭在外面站了几分钟才回去,这次彻底蔫了,威风不起来了。
霍珹心说真好忽悠,瞧给吓那样。张泰干得好好的,没犯什么错,就算他跟他爸告状,霍进也不会因为一些私人恩怨随便炒人鱿鱼,刚才顺嘴胡诌吓唬人的,没想到效果这么好。
霍珹跟谢淮青邀功:“我把他唬住了,之后应该不敢再乱来。”为了讨好喜欢的人,甚至帮情敌摆脱麻烦,他自己都感动了。
“哦,”谢淮青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接话,“那你……真棒。”
霍珹笑出声,胆大妄为地在谢淮青头上摸了一把,“你真可爱。”
这么旁若无人的么,夏寻不敢说话。
谢淮青因为今天霍珹表现好,没跟他计较。他心想,霍珹似乎是真的在对他好,可是图什么呢。
谢淮青忍不住好奇,他们两个以前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国槐回到办公室,收齐四份检讨,挥挥手让他们去上自习,然后随意翻了翻。
前三份都中规中矩,即便是在装样子,至少呈现在纸面上是在认真反思。只有霍珹的检讨独树一帜。
他用一千字夸奖谢淮青,不知道的还以为谢淮青是上天派下来拯救世界的,又用一千字怒斥校园霸凌,然后用一千字表明自己的今后将会以谢淮青为榜样,保护受到欺凌的弱小同学。
真正的反思就一句话,“不过我会记得下次伸张正义之前搞清楚前因后果。”
沈主任看完脑壳疼,开始怀疑让霍珹写检讨到底是折磨他还是折磨自己。
*
放学后,霍珹走到教室门外,脸顿时黑了。
夏寻正站在门口等谢淮青放学,霍珹不乐意道:“你怎么又来了?”
夏寻弱弱的:“我……谢淮青让我来的。”他不敢在外面声张自己和他哥的关系,怕他哥不高兴。
谢淮青也刚好出来,对夏寻说,“走,送你回家。”
难道要天天送他吗,霍珹闷闷不乐地跟在后面。
谢淮青:“你先回去吧。”
霍珹:“你不放心他,我也不放心你。”
有什么不放心的……谢淮青说,“你有这个时间,不如回家背课文。”
霍珹眼睛顿时睁大了,竟然说这种话,谢淮青直男语录再加一条。
谢淮青看霍珹的反应,心说难道说错话了吗,补救道,“那要不你……一起?”
霍珹脸色这才稍稍缓和。
夏寻平时都是步行回家,此时自觉又自然地站在谢淮青的自行车旁边,等着跳上车后座。
霍珹脸黑的跟锅底一样,突然说,“我载你吧。”说着拍了拍后座上的海绵垫。
夏寻瞪大眼睛连连摆手。
谢淮青不确定霍珹是不是在吃醋,心里莫名有些不***,那个位置难道不是给他留的么。
夏寻心思细腻***,感觉到气氛不对劲,小脑袋叮地一声想到一个主意,对谢淮青说,“要不我骑你的车,霍珹学长载你。”
霍珹光速道:“就这么定了。”这情敌可以,算他有点良心。
“……”谢淮青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安排的明明白白,还记得他对自己说过,一辈子也不会坐,想不到这么快打脸了。
霍珹坏得很,故意骑得摇摇晃晃歪歪扭扭,逼着谢淮青搂他的腰,一路上扬的嘴角就没下去过。
夏寻惊悚地看了两眼,觉得自己太对不起他哥了。
到了夏寻家楼下,谢淮青松手下车,霍珹觉得腰上一空,心里埋怨夏寻家离学校太近。
夏寻对霍珹说,“我想单独和他说会儿话,你可不可以……”
“不可以。”霍珹笑容消失,目光不善地盯着夏寻,还想单独说话,真当他吃素的啊。
夏寻被瞪得不自觉缩了缩脖子,谢淮青皱眉,“你吓唬他干嘛。”
霍珹生气,屈辱里带着点阴阳怪气,“那你们快点,我还急着回家背课文。”
谢淮青眼里染上些笑意,“知道了。”
霍珹乖乖走开,到一边站着,谢淮青说,“如果要说谢谢就不必了。”
夏寻刚张开嘴要谢谢,又闭上了,犹犹豫豫道,“那……那我可以叫你哥吗?”
谢淮青沉默两秒,“可以。”
夏寻开心地笑了,“哥你真好。”
他是认真地这么觉得,虽然谢淮青之前转学过来的时候装不认识他,总是对他爱答不理,但他就知道谢淮青记得他,甚至会像这段时间那样保护他。
夜晚掩盖了谢淮青的脸红,“行了,别说这些没用的。这几天放学我和你一起走,之后最好找同学结伴,落单了就来找我。”
夏寻乖乖点头表示记下来,“那哥,你能把我微信加回来吗?”
谢淮青抿了抿嘴唇,掏出手机,把夏寻从黑名单里放出来,“别总给我发消息,没时间回你。”
夏寻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谢淮青目光不自觉有点温柔,“快上去吧。”
夏寻欢欢喜喜地转身,突然又回头,“哥,你帮我谢谢霍珹学长,我今天忘和他说了。还有……”
谢淮青:“什么?”
夏寻:“哥你小心点啊,我觉得那学长看你眼神不对劲……怕不是想gay你。”
谢淮青:“……管好你自己。”
什么gay不gay的,大概只是觉得这样新鲜有趣罢了。
夏寻进了单元,谢淮青骑上车到霍珹身边,喊他一起走。
霍珹又是一副委屈脸,谢淮青不知怎么,看他这样就想笑。
晚上九点,这个时间路上行人寥寥,两个人骑得很慢,谁都没讲话,路灯将他们骑车的身影拉得老长,之后变短,然后又变长。
谢淮青突然开口,“夏寻让我替他谢谢你。”
霍珹不屑,“谁用他谢,我又不是为了他。”
谢淮青忍不住嘴角扬起,过了一会儿,他说,“夏寻是我弟弟。”
霍珹车把剧烈摇晃一下,堪堪稳住没摔倒。
他傻了。
弟弟?
原来不是横刀夺爱的小白莲,闹了半天,他这是跟小舅子吃醋呢。
接受了这个设定,霍珹仔细回想,夏寻五官确实和谢淮青有些相似,只不过他们气质完全不一样,一个暖一个冷,乍一看不会联想到他们是兄弟。
谢淮青接着说道:“我们不是一个妈。”
霍珹:“我也有个妹妹,不是一个爸。”
谢淮青正有些惊讶,没想到霍珹的下一句是,“咱们好配。”

失忆后男友总在翻车免费阅读

霍珹觉得每多了解谢淮青一点,就会更喜欢他一点。他只是不擅长表达,其实心里特别温柔,就像他表面不想认夏寻这个弟弟,却见不得夏寻受欺负。
霍珹不好好骑车,扭头看向身边,暖黄色的灯光笼罩在谢淮青身上,轮廓柔和。
每天都希望这条路能走得久一点,再久一点。
第二天放学依旧先送夏寻,谢淮青幸运地在校门口扫到一辆共享单车。
霍珹遗憾极了:“花那冤枉钱干什么。”
谢淮青:“……”还有脸说,昨天坐霍珹车后座,自行车都坐出了晕车的感觉。
三个人到了夏寻家楼下,一辆汽车驶过来停在小区里的停车位上。夏寻看看那辆车,又看看谢淮青,弱弱地说,“哥,爸回来了。”
谢淮青反应过来立刻要走,夏俊弘已经从车上下来,显然已经看见他了。
谢淮青眼中流露出尴尬,但站在那里没有动。
夏寻说了一声“拜拜哥”,转身小跑上楼,霍珹也十分有眼色,骑着车到远处等着。
夏俊弘走过去,内心有些紧张。从谢淮青小学跟着他妈妈去燕城,他就很少见到这个儿子了,半年前谢淮青转学回来,他去学校偷偷看过几次。
他自知没有尽过一个做父亲的责任,甚至没有勇气光明正大地去见自己儿子一面。
可是现在,谢淮青就在这里。
夏俊弘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犹豫了很久之后的第一句话说的是,“身体没事了吧?”
说完就后悔了。谢淮青出院这么久了,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意义。
谢淮青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夏俊弘说,“那就好。”
然后又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谢淮青:“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夏俊弘赶紧说道,“夏寻都告诉我了,这段时间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我怕那个学生会记恨。”
夏俊弘很懊恼这段时间警局有案子要忙,不然他就可以去接谢淮青和夏寻放学,错过了这一次,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可以拉近与谢淮青之间的距离。
谢淮青轻声说,“嗯,我会的。”
他有些意外夏俊弘没有对他说谢谢,而是嘱咐他保护好自己。
回去的路上,霍珹观察谢淮青的表情,见他和平时一样才放心。
*
体育课,八百米的跑道,女生跑三圈,男生跑五圈,跑完后全都累得瘫在草坪上。
谢淮青伸手接过霍珹递来的一瓶矿泉水,衣袖稍稍向上缩起,露出手腕上一块黑色的手表。
霍珹看到那块表,一下子愣住。
谢淮青问:“怎么了?”
惊讶过后,霍珹显得很高兴:“这表……好久没见你戴了。”他们之间关系变得紧张,和这块手表有很大关系。
谢淮青淡淡地“嗯”了一声。
过了一会,他突然接着说,“这是我爸给我买的,小学二年级的时候。”
霍珹没想到这个话题还可以继续,犹豫了一下,坦诚道,“他是在意你的,我看得出来。”
手表是很贵的牌子,从夏寻家的小区和夏俊弘开的车来看,夏寻家只是普通家庭,夏俊弘在十年前就舍得给谢淮青买这么贵重的东西,霍珹不相信他不爱这个儿子。
谢淮青说,“我不知道,也不在乎。”
他曾经怨过夏俊弘,他搬去燕城这么多年,为什么一次都没去看过他,后来渐渐明白或许不是夏俊弘不想见他,而是另有其他原因。
他现在长大了,不再渴望来自亲人的关爱,早就对这些没什么感觉,更不会因此去怨恨谁。
霍珹说,“我有跟你说过吗,我爸是同性恋。”
谢淮青显得很惊讶,霍珹笑了,这样的表情实在太可爱,难得一见。
霍珹接着说,“我爸和我妈结婚的时候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有了我之后才发现,你说这叫什么事儿。”
谢淮青不擅长安慰人,每到这种时候就手足无措,“那……他们现在……”
“离婚了,”霍珹说这些的时候语气很轻松,看得出来完全不介怀,“我现在和我爸,还有我爸的男朋友一起生活。”
谢淮青又露出惊讶的神色,霍珹看的心痒,手也痒,冒着被嫌弃的风险揉了一把谢淮青的头发。
谢淮青在这种交心的时候,忍着没做出什么煞风景的行为,放任霍珹对他造次。
霍珹见好就收,继续说,“小时候因为这件事,我被小伙伴们嘲笑排挤,那时候特别怪他们。”
谢淮青问:“后来呢。”
“后来长大了,明白事了,想通了父母也是人,他们会犯错,有自己的追求,就像我不喜欢像他们总是要求我要做这做那,我也不能逼迫他们做不想做的事,和不爱的人在一起。大家彼此理解,皆大欢喜。”
谢淮青没说话,内心有些触动,他还没见过霍珹一本正经地讲这些。
他们躺在草坪上,头枕着霍珹的校服外套,无所事事地望天。
谢淮青看着两朵云缓慢地靠近再靠近,最后变成一朵云的时候,睡着了。
霍珹转过头,一边数谢淮青的睫毛一边想,原来谢淮青是个缺爱的小孩。
那他岂不是义不容辞。
*
又是护送夏寻回家的一天,霍珹要受不了了。那个张旭根本没胆子做什么,但谢淮青不放心,这件事是他惹出来的,他必须负责到底,不能让夏寻一个人陷入危险,哪怕可能性很小。
可是霍珹不乐意。夏寻这个电灯泡太亮了,而且比他还能比比,谢淮青话少,一天说话的量就那么些,被夏寻耗光了,之后的路上,谢淮青几乎一句话都不想说。
照谢淮青的意思,是要送到夏俊弘有时间来接夏寻,霍珹一天都等不了,想了个对策。
第二天放学,门口等着的除了夏寻,还有另一个人。
霍珹给他们介绍,“这是陆钊,他家离夏寻家很近,正好可以结伴。”
夏寻弱弱地说,“你好。”这个学长帅是帅,可是看着好凶啊,左脸有道细长的疤,吓人程度直接拔高一档。
他用求助的眼神望向谢淮青。
谢淮青接收失败,“之后你和他一起走,行吗?”有陆钊在他就放心了,陆钊没人敢惹。
夏寻不敢说不行。
霍珹和谢淮青骑着车走了,夏寻一声不响地走在陆钊旁边,保持一定距离,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陆钊看他那怂样觉得好笑,故意突然靠近,笑得像个反派,“小学弟,干嘛不说话,怕我啊?”
夏寻心里哭唧唧,救命啊哥……
*
经过谢淮青的辅导,霍珹语文成绩有一定进步。他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可以读懂一些文章里的弯弯绕绕了。很像谢淮青,心里想什么却不说出来,真实想法隐藏在细节之后,需要用心去发现。
霍珹做完一篇阅读,翻看后面的答案,四道选择一个个对下来,竟然全对!
赶紧凑到谢淮青旁边,“我全做对了。”
谢淮青:“嗯。”
霍珹***着脸:“有什么奖励吗?”
谢淮青:“……没有。”跟他有什么关系,学习又不是给他学。
霍珹:“你上次答应我的事还没做到呢。”
“?”谢淮青不记得自己有答应过他什么。
“你……”霍珹难以置信,眼里写满谴责,“你忘了吗,上次答应去我家看小猫。”
这么一说谢淮青想起来了,是上次加霍珹微信的时候,他好像是说过,但那不就是客气一下么,“还是算了,会打扰到你家人。”
霍珹明白谢淮青在顾虑什么,“我爸他们这周日不在家,家里就我一个人,你不用害怕。”
谢淮青脑子里突然跳出一个奇怪的念头,就霍珹一个人,他才更应该害怕吧。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失忆后男友总在翻车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