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吻你(顾曦遥周璟)

荆棘吻你(顾曦遥周璟)

导读:《荆棘吻你》是作者言浣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顾曦遥周璟 ,小说讲述了想到这,王叔的心也是一揪。昨晚先生打了个电话回来,急匆匆地说了一句不回来过夜之后,就挂了电话,也没有说清楚原因。

小说介绍

《荆棘吻你》是作者言浣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顾曦遥周璟 ,小说讲述了想到这,王叔的心也是一揪。昨晚先生打了个电话回来,急匆匆地说了一句不回来过夜之后,就挂了电话,也没有说清楚原因,和平时一向沉稳自如的作风完全不同。小编为你带来荆棘吻你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顾曦遥心事重重的独自坐在餐桌边,对着满桌的正宗法式料理皱眉时,安城已经迈进了深夜。
站在一边的王叔,看出了顾曦遥的不安,只能开口宽慰她:“先生在公司里的事务总是很多,像这样偶尔彻夜不归,也是可能的,小姐您不需要担心。”
顾曦遥咬咬唇,像是听***了王叔的话,但握着的银色刀叉送了一***牛排进嘴之后,就再没有动作。

荆棘吻你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顾曦遥心事重重的独自坐在餐桌边,对着满桌的正宗法式料理皱眉时,安城已经迈进了深夜。
站在一边的王叔,看出了顾曦遥的不安,只能开口宽慰她:“先生在公司里的事务总是很多,像这样偶尔彻夜不归,也是可能的,小姐您不需要担心。”
顾曦遥咬咬唇,像是听***了王叔的话,但握着的银色刀叉送了一***牛排进嘴之后,就再没有动作。
王叔看着她这副样子,也只是叹气。他在顾家工作了二十多年,亲眼看着顾启明娶妻生子,事业有成,也亲眼目睹他经历妻子早逝,女儿走失的重重磨难。
因而,上个月当他看着顾启明牵着那个在顾家消失了八年的小姑娘回来时,他一时没忍住,直接当着主人的面就哭出了声。
想到这,王叔的心也是一揪。昨晚先生打了个电话回来,急匆匆地说了一句不回来过夜之后,就挂了电话,也没有说清楚原因,和平时一向沉稳自如的作风完全不同。
看着情绪低沉的小姐,王叔心里也有些没底,难道先生真出了什么事?
不过还好,就在主仆两人沉默的当头,大门处一道耀眼的车灯刺破了寂静的黑夜,将弥漫着浓雾的顾宅点亮。
顾曦遥面上一喜,直接踩着拖鞋,就匆匆从餐桌边站起来,朝着大门跑去。
果然是顾启明回来了。
顾曦遥冲到车边,乖乖等着顾启明将车停好,然后就打开车门,一把将她抱进怀里。
“遥遥。”
“嗯。”
顾启明轻声叫了一下她,顾曦遥也很听话的应下来,只是这时候,她才发现今天竟然是爸爸自己开车回来的。
“爸爸,你的司机呢?”
听到这话,顾启明的脸色猛的一变,透出了几分不自然的感觉,但很快又隐藏起来,换上了在顾曦遥面前独有的温柔:“司机有急事,所以我就自己开车回来了。”
“哦。”
顾曦遥点点头,没再多说,和爸爸一起进了屋。
到了餐厅,王叔礼节性的向他们两人弯身鞠躬,再起身时,却与顾启明的视线对上,看出他眼中的担忧,王叔垂下头,不再多言。
-
安城的二月,空气里都带着点冷硬,伴着窗外的凄风苦雨,看上去凄清又寂寥。
顾曦遥刚回来的那几天,晚上总是睡的很不安稳,睁开眼时,看着陌生的房间,胸口总是有种沉甸甸喘不上气的感觉。
不过还好,她身边的人都在陪着她一起克服这种不适感。
床头柜上的手机响起,顾曦遥抓过来,果然是宋鸢鸢的电话。
“遥遥,今天出来逛逛吧!班级群都已经发通知了,下个星期就要提前开学了。”
嗓子有点哑,顾曦遥清咳了一声,这才简单的回了一句:“好。”
宋家和顾家交好,正巧她们两个又是同龄人,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
这次她被找回来,第一个来找她的朋友,也是她。两个小姑娘拥抱着哭的抽抽噎噎,然后宋鸢鸢就开始隔三差五的主动约她出去散心。
宋鸢鸢的母亲嫁人前是个二线演员,因为出演过一部国民剧的女二号,所以也小有名气。只是后来生女之后,就洗手作羹汤了。
不过在她的熏陶下,宋鸢鸢小小年纪也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购物狂。顾曦遥陪着她逛了一圈,两个人手上都提满了袋子。
“学校不是要穿校服么?买这么多有机会穿么?”
“校服里面不需要衣服么?周末不需要衣服么?”
宋鸢鸢撇撇嘴,颇为自得的说着。
顾曦遥没办法,只能继续陪她。两个人扫货扫的浩浩荡荡,但很快也累了,找了家餐厅吃过下午茶,两人就挥手道别。
顾家离这里不远,天色尚好,顾曦遥干脆就散步回家。
十岁以前的记忆都太模糊了,再次漫步在安城的街道,很多地方都格外陌生。顾曦遥打量街道两边的店铺,心中感慨良多。
这条街不算是安城的繁华地带,街上的行人三三两两,整条街清静自在,透过透明的橱窗,可以看清每家店铺的布置。
顾曦遥的目光不经意扫过街角一家书店时,脚步一顿。
一个清瘦的男生正站在书架前,穿着米白色的毛衣,胸前系着书店店员统一的咖啡色围腰,一脸认真的整理着被弄乱的书架。
男生的侧脸干净柔和,顾曦遥隔着玻璃仔细观察着他的每一个动作。
找出不合适的书籍,整理好书架,再将剩下来的书按照顺序一本本放回原位。明明是流水线般无趣的工作,却偏偏让顾曦遥沉迷。
一直到那男生察觉到她的视线,朝着玻璃窗的方向望过来,顾曦遥才慌慌张张的逃开,一路直奔回家里。
-
早上,顾曦遥下楼时,发现顾启明竟然也在。
听到了响动,他笑着望向顾曦遥,开口道:“醒了?今天赵厨做的虾饺和艇仔粥都是你喜欢的,快来吃。”
“嗯。”
顾曦遥点头,坐到桌边,心下一阵感动。时隔八年,没想到关于她的喜好,父亲还是记得一清二楚。
用完早餐,顾曦遥送父亲离开,然后也没回家,就这么出了门。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顾曦遥晃来晃去,就又来到了昨天的那条街,可透过玻璃窗望去,却没有看到那个男生的身影。
大概是没有上班。
顾曦遥有些失望的想着,漫无目的的继续穿梭在街巷里,绕过了几个弯,先前热闹的店面逐渐消失,视线里变成了破旧的老楼,和沿路墙壁上一道道肮脏的***。
这样的环境,总让人有些不好的联想,顾曦遥脚步顿住,直觉想要往回走,却被巷子里的一声闷哼吸引,生生迈不出下一步。
将手里的手机握紧,她屏住呼吸,往角落里藏了藏,然后才悄悄朝外投出一点视线。
她的视野被两个黑衣身影挡住,两人嘴里骂骂咧咧的,动作也不规矩,看上去似乎是和对面的人发生了冲突,但很快却收了手的,看上去似乎也被揍的够呛,丢下一句“走着瞧”之后,就慌不择路的离开了。
看到那两个人离开,顾曦遥这才长出一口气,正打算离开时,余光却扫过右方——
巷子深处,刚刚和两个黑衣男子搏斗的男生,在两人走后,没了刚刚的乖张,靠着灰暗的墙壁,身体缓缓滑下。
他穿着简单的黑色夹克外套,里面是件暗红色的卫衣,黑发散乱的搭散在眉间,整个人都像被浓浓的阴影遮盖着。
似乎是感觉到了前方的目光,下一秒,男生抬头,透过那道狠戾而凉薄的眼眸,顾曦遥仿佛看到了自己脸上复杂的神色。
是他,但又不是他。
至少那张脸,已经不复之前的模样。
左脸颊有道明显的擦伤,额头似乎是被什么锐器划过,暗红色的血液顺着额角向下,擦过眼角,像是个杀红了眼的魔鬼。
看到她,男生皱皱眉头,右手撑着墙壁,强忍着痛楚站起来。
“你,还好吗?”
顾曦遥快步走过去扶住他,男生因为她的动作一顿,缓缓转过头来,没有温度的眼眸冷漠的看了她一眼。
然后,从她的掌心里将自己的手抽出来。
他一言不发地扶着墙继续往前走,每走一步,他就要停下来喘一口气,等到他缓缓挪步到巷子口时,额头已经冒出一层薄汗。嘴唇惨白,配上白皙的肌肤和脸上的血迹,他看着就像一个从恐怖小说中走出来的脆弱纸片人。
顾曦遥忍不住,还是从包里拿出纸巾,给他递过去。
“你先擦擦吧……”
顾曦遥说的有些迟疑,毕竟刚刚他的表现,明显就是对她的排斥,于是她又小心的加了一句话:“不然别人可能会报警的。”
他这副满脸血迹的模样,不引起别人的注意才是奇怪。
果不其然,听到这句话,男生脚下稍顿,然后很吃力的回头看了她一眼,最终还是从她手里接过了纸巾。
他把脸上的血迹抹掉,就将纸巾扔进了垃圾桶,顾曦遥看着直皱眉,当下立刻出声:“你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如果不好好处理,说不定会发炎的。”
“不用。”
简直就是顾曦遥意料之中的回答,于是她又给出了下一个建议:“那要不然去买点药,擦一下吧。”
“……”
男生没有开口,嘴唇抿紧,眼眸里带着对她显而易见的嫌弃。
于是顾曦遥也不再开口,只是沉默的跟在他的身边。
两个人走出巷子,街上的行人明显增多了不少,而在那之中,男生略显蹒跚的步伐,看上去很有些刺眼。
她依旧保持着和他不远不近的距离,直到看着他走进了药店,然后提着一个塑料袋走出来。
少年也不管顾曦遥是不是还在跟着他,随便找了个店门口的台阶坐下,就准备给自己上药。
他的一举一动都牵扯着身上的伤口,连带打开塑料袋的动作,都变得格外迟缓。
等到好不容易打开了袋子,装在透明塑封袋里的棉签又让他拆的格外吃力。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有小情侣正在甜言蜜语,有相约见面,聊的开心的闺蜜,有一家出行的家人。
大家各自欢喜,世界美满。
唯独这少年,无声无息,无人问津。
顾曦遥看着,一时鼻酸,心中不知为何突然涌起一股狠劲,也不管他刚刚是不是还在嫌弃自己,就直直的走到了那少年面前。
她将他手里的棉签取过来,沾上碘酒,仔细的对着他的伤口上药。
从膝盖到额头。
没有漏过任何一个伤口。
原本还在挣扎的少年,随着她轻柔的动作,身体逐渐僵直,而那句到嘴边的责问,也最终没有了下文。

荆棘吻你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为什么那天会那么冲动呢?
顾曦遥自己都没有答案,不过还好,她没有更多的时间沉迷于思考,就到了高三开学的日子。
开学的前一天,顾启明格外认真的将顾曦遥叫到书房里聊天。
“遥遥,明天就要去新学校,你紧张么?”
“……不会的,”顾曦遥摇摇头,“我和宋鸢鸢在一个班,而且,现在高三了,学习才最重要,其他的我不会太顾虑。”
“嗯,你能这么想最好。”顾启明双手交叠在书桌上,温柔的开口:“我听你之前学校的老师说过,你的成绩很不错,爸爸不希望因为我……”
“没关系的,最后一学期都是复习,我基础没问题的,您不用太操心。”
顾曦遥出言安慰着父亲。
顾曦遥知道,在她离开家的这几年里,父亲经历了太多常人没有过的痛楚,而如今他的身边只有她了,自然是希望她一切都能够顺顺利利,平安无恙。
“总之,爸爸是你永远的退路,有任何不适应的地方,都要跟我说。”
顾曦遥笑笑,将自己的手递过去,放在父亲的掌心上。
真好,虽然命运无常,但至少她还有个最爱她的父亲。
-
冬日还没有离开,顾曦遥醒来时,天色还是灰暗的。她将手缩进自己驼色大衣的衣袖,一头躲进了暖烘烘的高领毛衣里。
高三的开学时间比另外两个年级早一周,因此校园里安安静静的,没什么声响,顾曦遥作为转班生,自然是先去了班主任的办公室。
她转来的班是市一中的火箭班,班主任事先看过她的资料,也知道她原先在c城的一调成绩很不错,所以对她期待还挺大的。
“这里和你之前的学校没有什么差别,剩下来的这个学期,希望你能好好加油,有什么不习惯的,都可以来跟我商量。”
“好,谢谢老师。”
顾曦遥点点头,乖乖跟在班主任身后,来到了高三一班的教室。
随着班主任进来,班上的气压也瞬间压低。原本在短暂的寒假过后,互相问候的同学,都赶紧闭上了嘴,闪回到自己的座位。
“都安静点!这是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吵吵!非要我来骂人么?”
顿时全班都安静了,一个个噤若寒蝉,深怕自己当了班主任骂人的出头鸟。
看到全班乖乖听话,班主任的语气也稍微软化,朝顾曦遥的方向伸伸手,对着大家介绍:“这是咱们班新转来的同学,顾曦遥,最后一学期会和大家一起备战高考。”
全班的目光都朝这位新同学看来,底下甚至有男同学忍不住轻声吹了个口哨。
高三大家的神经都足够紧张,这样一位让人惊艳的转学生到来,难免让人心情愉快。
班主任适时的对着凑热闹的几个男生投去目光杀,摁住他们蠢蠢欲动的心情。顾曦遥在讲台上弯弯腰,简单的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是顾曦遥,接下来一学期希望可以愉快相处。”
女生的音色清亮,还带着一点软糯的味道,虽然介绍的很简单,但还是有不少人捧场。
顾曦遥因为这反应有些手足无措,下意识的就朝教室的角落瞥去,却不期然的,和一道锐利冷漠的视线对上——
是他。
顾曦遥的瞳孔骤然收紧,紧紧咬着下唇,虽然尽力克制自己不要露出夸张的表情,但还是控制不住心中的惊讶与……
她不想承认的暗喜。
他和教室里的其他人一样,穿着白色运动校服,背靠着椅子,神色冷淡的盯着讲台上的顾曦遥。
顾曦遥强自忍着心中的冲动,但此刻,她眼中的一切似乎都变得模糊,视野中只有那个男生的身影逐渐清晰,然后占据她所有的注意力。
因为之前有顾启明打招呼,所以班主任直接就将她安排成为宋鸢鸢的同桌。
顾曦遥恍惚的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翻出课本和练习,但整个早自习,却半个单词都没有背***。
等到下课铃声响起,顾曦遥才因为刺耳的一声拖拽椅子的声音而稍微回神。
然后,一个寸头男生就从第一排径直朝着角落里那个让她魂牵梦萦的身影走去。
似乎是注意到了顾曦遥的注视,那男生还刻意冲她笑了笑,顾曦遥突然反应过来,这位应该刚刚带头起哄的人之一。
两人从教室的后门直接离开了,顾曦遥收回目光,突然转头看向宋鸢鸢,目光中闪动着许多情绪。
“刚刚那个男生是谁?”
“你说赵柏溪?他一直都喜欢闹事,你别管他……”
“不是他,”还没等宋鸢鸢说完,顾曦遥直接就开口堵住了她接下来的话,“我说的是和他一起离开的那个男生。”
“哦…他呀……”提到这,宋鸢鸢眼睛一眯,满脸促狭的看着他,“怎么?是不是觉得周璟帅的格外亮眼?”
周,璟。
原来这就是他的名字。
看着顾曦遥低头若有所思却不说话的样子,宋鸢鸢干脆继续自顾自的八卦起来。
“喏,你看到那个卷毛的女生了么?”
顾曦遥顺着宋鸢鸢指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一个短卷发的女生,看上去文静可爱,正在课桌前埋头做作业。
“还有她的同桌。”
顾曦遥目光平移过去,她身边的那个女孩同样容貌姣好,扎着一个个高高的马尾,看上去很有几分嚣张的样子。
“两个人都好漂亮呀。”顾曦遥很诚恳的赞美着,从前她在的班虽然也是火箭班,却没有这么多的***同学。
“是呀,可是你知道班主任为什么把她们两个放在一起同桌三年么?”
“为什么?”
“高一分班之后的第一个星期,这两个人天天围着周璟转,互相都看着不顺眼,那个长头发的女生竟然把另外一个人的试卷给扔了,最后被发现了,两个人直接在班上吵起来,老师都收不了场。所以老班干脆就安排她们同桌,反正谁也不理谁。”
宋鸢鸢说的绘声绘色,顾曦遥想想那个场景,唇角也微微勾起。
“那个…周璟,女生缘这么好么?”
嘴里第一次吐出周璟两个音,顾曦遥还有些不适应。
“怎么说呢?要真说女生缘,其实赵柏溪才是最好的吧,班上的女生都喜欢和他聊天。不过论暗恋人数的话,那肯定是周璟,璟哥可是我们一中的门面。”
怎么又变成璟哥了?顾曦遥皱皱眉,问道:“他很可怕么?”
“……反正,除了赵柏溪,大概没人跟他算熟。”
宋鸢鸢说到这,啧啧舌,像是忌惮什么,没继续说。
-
一中的食堂在同档次的高中里,一直是以好吃闻名的。第一天来学校,宋鸢鸢很热情的拉着顾曦遥一起去食堂二楼的小食堂排队。
虽然只有一个年级的学生,但窗口前排队的人也不少,而且大家彼此之间都挺熟悉的,所以难免有插队的事情发生。
等到宋鸢鸢和顾曦遥好不容易排上号,端着餐盘的两人却又找不到位置。
“宋鸢鸢,这里!”
两个人回头看去,就看到今天早上那个带头起哄的男生和周璟坐在一起。
宋鸢鸢半点没犹豫,抓着顾曦遥的胳膊,就拉着她往两个男生那边的空位置走去。
“算你有良心啊,柏溪弟弟。”
赵柏溪被宋鸢鸢这话给气笑了,这家伙仗着比他早出生两个月,就成天以姐姐自居了。他扯扯嘴角,正想要笑话她时,目光扫到顾曦遥,随即露出一个更灿烂的笑容:
“新转学生也在呀,来,快来我们这边坐吧!我叫赵柏溪。”
“切!”
宋鸢鸢对赵柏溪的变脸很不爽,放下餐盘,在他正对面坐下。
“假模假样!”
赵柏溪笑笑,也不反驳,直接从她的碗里夹了块鸡块走了。宋鸢鸢伸手就要打他,两个人闹来闹去,你来我往,旁人根本插不进嘴。
顾曦遥端着餐盘旁观了一会儿这情景,最后望着这仅剩的一个位置,有些僵硬的,在周璟正对面坐下来。
整个过程他都很安静,没有开口,甚至没有抬头看她一眼。顾曦遥只敢在吃饭时,偷偷抬头用余光看他。
他脸颊上的那道划伤基本没有痕迹了,额头上的伤口也已经是后长出的浅粉色痕迹。看来,他还是有好好照顾自己的。
那边喋喋不休的两人和他们两个形成了明显的反差,到最后,大概是周璟也有点受不了隔壁的吵闹了,放下手中的筷子,问了一句:“你们还吃?”
“嗯?”
隔壁的两人纷纷朝他望去,又看看自己的碗。赵柏溪有点不好意思对周璟说道:“那你先走吧,不耽误你了。”
周璟点点头,没多说,就端着餐盘站起身。
顾曦遥看看身边的两人,又看看准备离开的周璟,左右为难了半分钟,最后还是小声的说了句:“那我也先走了。”
就跟在周璟身后,一起离开。
周璟一个人走在前面,顾曦遥亦步亦趋的跟在他后面,不远不近,有些尴尬的距离。
进了教学楼里,周璟突然在楼梯口顿了身,跟着他的顾曦遥没注意到,身体已经惯性前移,直接就靠到了他的后背。
察觉到发生了什么,她红着脸,连忙往后退。
前方的少年,却转过身,手***裤袋里,眼皮耷拉着睨她:
“你还想跟着我?”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荆棘吻你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