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闻朝晏临)

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闻朝晏临)

导读:抖音完结言情爆文——主角是闻朝晏临的小说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鹿拾所著作。“你这……你吸入了狐妖的迷幻雾,又听了兔妖的靡靡之音,还摸了银枝玉叶草,你……你……”孟在渊焦急地绕着他转圈,“本大爷也无能为力了.....

小说介绍

抖音完结言情爆文——主角是闻朝晏临的小说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鹿拾所著作。“你这……你吸入了狐妖的迷幻雾,又听了兔妖的靡靡之音,还摸了银枝玉叶草,你……你……”孟在渊焦急地绕着他转圈,“本大爷也无能为力了,要不,趁你还清醒,赶紧在我们几个当中挑一个,省得憋死自己。”

闻朝晏临小说简介

闻朝因为看了一本修仙小说,意外穿成书中的反派魔尊闻风鸣。
原著中,魔尊作恶多端,一朝走火入魔,欺师叛道、血洗仙门,害掌门师尊断了双腿,废了小师弟半身修为,还亲手掏出镇派大妖的内丹,使得仙界大乱。最终被各方势力群起攻之,天诛地灭,挫骨扬灰。
闻朝:……我觉得我还能再抢救一下。

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第 9 章
闻朝皱眉,连忙上前查看,只看到药田内一片狼藉,所有仙草最尖端的嫩叶都不翼而飞,断口极不平整,不是被人掐掉,像是被什么野兽啃掉的。
仙草就只有顶上那一点尖尖蕴含的灵气最充沛,他每次采摘时都只小心翼翼地取一片嫩叶,好让新芽能继续生长。现在好了,整个尖端全被啃坏,甚至连根拔起,这片药田几乎是废了。
那个来捣乱的家伙,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可持续发展!
闻朝气不打一出来,这片药田怎么说也是闻风鸣辛苦栽培的,现在两个月的心血付之东流,他只想把捣乱的野兽抓来扒皮,给师尊做毛领子。
他一言不发地蹲下身,把歪七倒八的仙草扶正,试图挽救一点是一点,忽然他在地上发现了什么——是爪印。
闻朝生前是学生物的,一眼就判断出这是猫科动物留下的爪印,并联想起他杀兔子时被偷吃的内脏,雪地上也留下过一枚爪印。
是同一种动物,甚至可能是同一只。
“师兄,”风枢满脸心疼地看着那些仙草,“这……怎么办啊?”
闻朝指着地上的爪印:“你知道扶云峰上有什么动物会留下这样的痕迹吗?”
风枢仔细辨认一番:“没有,山上的动物就只有师尊养的鹿,小师叔的雪鸮,雪兔、狐狸和仙鹤,靠近山脚应该还有雉鸡一类的飞禽,但是它们不会上来。”
这些东西,都不可能留下这样的爪印。
这山上一定还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灵兽。
闻朝没再追问:“没什么,你回去吧。”
“等一下师兄,”风枢***咬唇,“我……我新学的法术,让我来试一下。”
他说着集中精力,掌中浮现出点点青光,青光化成一颗一颗微小的粒子,飘散进药田里。
原本已倒伏的仙草就在青光中一点点挺立起来,尖端的伤口愈合,重新生出***的新芽。
闻朝看得吃惊:“风枢,你……”
复生之术第一层,让植物起死回生,一般来说需要金丹期的修为才能做到,风枢居然……
他的小师弟,果然是天才中的天才。
“我、我成功了吗?”风枢自己还都有些难以置信,脸上红扑扑的,显然非常激动,“风枢帮到师兄了吗?”
“嗯,帮到了,”闻朝揉了揉他的头发,“谢谢,风枢帮了师兄大忙。”
风枢高兴得手舞足蹈,离开赤乌小筑时都是蹦蹦跳跳着走的。
像朵……被最喜欢的人亲手浇过水后向阳而开的小花。
闻朝被这个比喻逗到了,在药田边鬼鬼祟祟地干了点什么,回到屋内躺下休息。
一夜安眠。
--
第二天一早,青蛰拿着从师弟那借来的掌门印,将扶云派所有金丹期以上的弟子都召集到半山腰一片空地上。
青蛰扯开大嗓门:“今天把大家召集过来,目的只有一件,昨日天剑门前来挑衅的事,大家也都看到了,元苍平那老儿被你们青崖掌门和风鸣师兄联手收拾了一番,放在通天梯下展览示众——这说明什么?说明实力才是硬道理,又赶上我派镇派灵兽丢失,因此掌门决定派几名弟子前往妖界,寻找新的灵兽,以‘收服灵兽’为目标举行试炼,增强自身实力,扬我扶云派威严。”
闻朝站在底下听着,心说青蛰仙尊倒是个演讲的好材料,能把“强取豪夺”这种戏码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也算是一种本事。
青蛰继续道:“由于本次试炼难度较高,我们会派出一位化神境高手作为领队,保护大家的安全。”
“是青蛰仙尊亲自带领吗?”
青蛰咳嗽两声:“不是我,是你们青梧师叔。”
他话音刚落,弟子们立刻蠢蠢欲动起来,一个接一个举起了手:“青梧师叔?我可以!”
“我也可以!”
“我要去,我要去!”
“青梧师叔可以,我就不可以?先听我把话说完!”青蛰板起脸,“我扶云派的护派灵兽,至少需要三千年以上的道行,而这样的大妖在妖界也屈指可数,因此本次妖界试炼的目标定在‘三妖窟’,三妖窟中的三只大妖,任何一只都行。”
弟子们面面相觑:“青蛰仙尊,这……也太难了吧?据说三妖窟中的三只大妖,修为最低的也有四千年,我们去了,不是给人家当饭后点心吗?就算有青梧师叔保护,也……”
闻朝听得眼睛发亮——三妖窟,银枝玉叶草就在那里。
青蛰不为所动:“所以,报名需要勇气。现在再来告诉我,谁愿往?”
闻朝第一个举起了手:“我愿往。”
青蛰一看是他,表情顿时垮了一半,故意装没看见:“没人吗?没人愿意去吗?据说三妖窟中有只大妖身负龙的血脉,最喜欢收集珍宝,你们若能***它,那珍宝就是你们的。”
弟子们兴致厌厌:“我们这些修仙的,要珍宝有什么用啊,要是仙籍我还有点兴趣。”
被忽视的闻朝莫名其妙,用更大的声音道:“弟子风鸣,愿往!”
青蛰继续装听不见:“快点啊,真的没人报名吗?你们刚刚不还想跟青梧师叔同行,怎么一个个的都蔫了?”
闻朝挤到他面前:“我,我!”
青蛰:“真的没人?”
闻朝皱起眉头,猛吸一口气,用尽全身力气吼道:“师伯!你是故意的吗!我说了,我愿往!”
以前从来都是青蛰吼别人,这会儿突然被别人吼,他还颇不适应。他一咧嘴角,伸手把对方扒拉到一边:“你……你不行,下一个。”
闻朝不服:“我为什么不行?”
青蛰低声:“别闹了好不好,你师尊昨天才把我揍了一顿,那么危险的地方,你去了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师尊不得把我一剑一剑地活剐了?”
他说着将对方轻轻推开:“听话,边儿去,边儿去。”
闻朝急得直皱眉头,那银枝玉叶草就生在三妖窟里,他不去怎么行?
他疯狂朝旁边的承衍递眼色,承衍看到之后连连摇头,意思是“我也不敢违逆掌门”。
闻朝冲他连做口型带比划:“你不是说好答应我提出的任何条件吗?”
承衍被他一通威胁,终于被迫妥协,梗起脖子,大声道:“弟子……”
青蛰眼前一亮:“你愿……”
承衍:“弟子觉得,风鸣师弟可当此重任!”
青蛰:“……”
承衍冒着被师父活活打死的风险,闭着眼,继续大义凛然道:“弟子认为,妖界排斥仙界,排斥我扶云派已久,反而更亲近魔族,而风鸣师弟身为魔修,或许更招妖界喜欢,有风鸣师弟在队内,能降低妖界对我们的敌意。”
他这一番信口开河成功把所有人都唬住了,包括闻朝在内。
青蛰拧起眉毛,抬头就要扇在他胡说八道的徒弟头上,却被一只纤细的手腕轻飘飘地握住了。
青梧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边,眨眨眼道:“抱歉来迟了。风鸣想去,就让他去呗,大师兄难道怕我护不好风鸣师侄吗?”
青蛰面有难色:“倒不是因为这个……”
青梧示意他退开,对弟子们道:“除了风鸣,还有其他人自告奋勇吗?师叔会保护好你们的安全的。”
承衍悲痛欲绝,大声嘶喊:“风鸣师弟都去了,我有什么理由不去!”
其他弟子也附和道:“风鸣师兄去的话,那……那我也去!”
“算我一个!”
“能跟风鸣师兄同行,死而无憾!”
闻朝表情奇怪地看着接连报名的师兄弟们,心说他的魅力比小师叔还大吗?他到底拿的是什么剧本?
旁边偷偷打量他的女修不小心跟他对上视线,飞快地捂住脸,红着耳朵不敢再看他。
闻朝疑惑地摸了摸自己脸上的魔纹。
是魔修啊,没错。
青梧最终挑选了十名弟子,包括闻朝和承衍在内。下来之后闻朝凑到他跟前:“多谢师叔。”
“不客气,不过我建议你快点回你的住处看看,你在药田里下了阵法陷阱吧,好像逮到了不得了的小东西呢。”
闻朝脸色一变:“谢师叔告知,我这就回去!”
待他的背影消失,青梧才松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这下可麻烦了。”
青蛰:“出什么事了?按他的性子,应该会先回他师尊那里吧,你故意把他支开,二弟那里……”
“嘘,我们装什么都不知道。”
--
与此同时,白鹿居内。
仙尊最常用的那个茶杯在地上粉身碎骨,茶水泼了一地,晏临浑身僵硬地坐在轮椅上,看着暗道所在的方向,已经坐了许久。
他昨天睡得太沉,一直到今早才醒,根本不知在他睡着期间,他的徒弟都在这里做了什么。
直到他发觉书架机关那里残留着一道不属于他的灵力。
那是他徒弟的灵力,温暖、炽热,像引诱飞蛾的火。
为什么?
他亲手设的机关,竟会被别人打开?
难道是因为他之前给闻朝渡过灵力……
晏临一颗心像泼在地上的茶水一样冷——他***了吗?
他看到什么了吗?
密室里的东西加过禁制,他应该什么都看不到才对。
即便知道闻朝可能什么都没看见,他还是不由自主地往那方面联想,以至于双手都在微微颤抖。
看到他在屋子里留了一间密室,他的徒弟会怎样想他呢?
会觉得师尊奇怪、阴暗、可怕吗?
会再也……不理他了吗?

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第 10 章
闻朝匆匆忙忙地回到自己住处,还没接近,就听到一声气急败坏的咆哮。
他昨晚偷偷在药田里下了个诱捕阵法,就等着那只捣乱的灵兽自投罗网——仙草被风枢用复生之术复活之后,散发出的灵气只增不减,如果偷吃的灵兽当真急需补充灵力,那它一定会再次光顾。
果然不出他所料。
破坏他药田的罪魁祸首现在正被法阵困在半空中,嗷嗷乱叫,疯狂挣扎,可任凭它怎么挣扎也无法逃脱。
闻朝居高临下地看着它,用师尊最常用的那一种冷漠口吻道:“抓到你了。”
黑色的小兽冲他呲牙咧嘴,尽力显得自己很凶。
然而它动物的本能出卖了它——闻朝捏住它命运的后颈皮,单手将它提起,就看到原本凶巴巴的小兽逐渐收敛表情,缩起爪子,夹住尾巴,被迫乖巧成一团毛球,不动了。
这小东西长相酷似黑猫,却比黑猫更短小精悍一点,双眼是非常漂亮的金色,额头顶着两只短短的角,身侧竟还生着小巧的翅膀。
他从没见过这样的灵兽,将它提在手里打量了好半天,那眼神好像在探寻“将这小东西的皮全扒下来能给师尊做多长的围脖”。
闻朝这具身体到底是入了魔,纵然他本人是个小太阳,身上时不时逸散出来的魔气却像是时常活跃的太阳黑子,神秘而危险。
妖物鼻子很灵,小妖接触到他的瞬间就闻到了他身上不同于寻常修仙者的气息,并判断是这就是那天晚上横空出现并肆虐在整个扶云峰的恐怖魔气。
这让小妖浑身一抖,好妖不吃眼前亏地把耳朵往后一背,发出一声撒娇似的:“喵……”
闻朝:“?”
他刚刚还在想,这货会不会是原书中那只“额生利角、背覆双翼、尾长于身,身负穷奇血脉”的大妖,对方便给了他答案——不可能。
这角也不够利,翅膀小得支撑不起它的体重,最重要的,它若真有穷奇那种凶兽的血脉,怎么可能发出这样谄媚的猫叫?
闻朝看它的眼神透出一丝嫌弃:“弄坏我的药田,我是不是应该把你扔进丹炉里炼丹?”
小妖金色的眼瞳中透出不可思议——它都这么低声下气了,居然还不放过它,这还是人吗!
小妖怒从心头起,当场翻脸,抬起爪子就往对方手上挠去。
闻朝眼疾手快地把它往空中一抛,换只手继续提溜,让它短短的爪子落了空。
小妖愤怒咆哮:“嗷嗷(放开本大爷)!”
闻朝听不懂兽语,不知道这小东西在喵喵叫个什么,把它往怀里一揉,用宽大的袖子将它遮盖严实,转身往白鹿居走。
--
闻朝敲开师尊房门的时候,晏临还坐在那里没有动。
事实上他都没听到有人敲门,他浑身像刚刚在雪水里浸泡过,冷得失去了思考能力。
他修道至今已逾千载,从未像今天这般失态过。
闻朝敲门没得到回应,还以为师尊睡着了,便自作主张地把门推开一条缝,探头探脑地往里瞧,却看到晏临浑身僵硬地坐在轮椅上,盯着地上摔碎的茶盏,一动也不动。
闻朝有些不好的预感,连忙钻进屋来,轻声唤道:“师尊?你怎么了?杯子怎么碎了?”
晏临恍然回神,脸色较寻常更加苍白,他强行控制住几近颤抖的嗓音:“为师……没事。”
闻朝收拾了茶杯的碎片,看到对方的兔毛护腕被茶水打湿了一点,很自然地握住对方的手,用火焰将上面的水渍蒸干。
谁料这过分亲密的动作却惊到了晏临,他猛地抽回自己的手,动作之大让轮椅都被惯性往后带了一点点。
闻朝愣在原地:“师……师尊?”
“……没什么。”短时间内二度失态的晏临立刻意识到自己表现得太明显了,迅速平静下来,轻咳道,“你……报名了妖界试炼,是吗?”
“啊,”闻朝差点没跟上这个话题跳跃,“是,师尊已经知道了吗?”
晏临垂着眼,视线甚至不敢与对方相接,他手指不安地搓着那柔软的护腕:“风鸣……不想留在为师身边吗?”
“嗯?”闻朝觉得自己追不上师尊的思路了,“为什么会这么问?”
晏临:“听说你是第一个报名的,你就那么迫不及待想去妖界……”
想从为师身边逃离吗?
他内心疯狂的控制欲再次发作起来,让他几乎无法自制,连带着身上的气息都变得冰冷了些许。
很想问问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要急不可耐地离开他,是不是因为看到了那间密室,发现了他那些不能拿到明面上的小东西。
闻朝回答得十分自然:“对啊,银枝玉叶草的生长周期就只有三个月,当夏天过去,草籽就会沉入地底,来年开春才再次被春风唤醒——扶云峰的雪终年不化,但现在妖界那边刚好是夏天,如果现在不去,就要再等上一年了。”
他这回答仿佛当头一棒,把晏临敲蒙在了原地,脸上浮现出少有的茫然:“银枝玉叶草……是什么?”
“师尊不知道吗?”闻朝也傻了,“是为师尊治疗腿伤的药,就生长在这次的目的地,三妖窟。”
在原著中,明明是师尊自己去三妖窟采的药,还顺手降伏了一只妖回来,替代死去的镇派灵兽,怎么现在……师尊竟不知道这药草的存在?
他穿书带来的蝴蝶效应,已经造成这么大的影响了吗?
晏临皱眉:“为师……并没有听说过。”
“唔,”闻朝挠了挠自己的脸,“师尊不爱吃我炼的药丸,那我只好快点去把药草采来,早点将师尊体内那股我的灵力化解掉,让经脉复原,师尊就不用再疼了。”
得到了出乎意料答案的晏临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
他眼前莫名变得有些模糊,闻朝的声音也像被扭曲拉远了似的,有一种微妙的不真切感。
闻朝继续道:“师尊是担心我吗?虽然师伯也说三妖窟很危险,可有小师叔在,应该不会有事的吧。”
晏临迅速定了定神,几乎是机械地附和道:“嗯,对,有你小师叔在……你不要愣头愣脑地往前冲,保护好自己的安全,青梧不会让你们受伤的。”
闻朝***点头,随即不知为什么脸红起来,心虚地挠了挠鬓角:“那个……师尊,昨天我整理书架的时候不小心……发现了屋子里有……有一间密室,然后我还不小心打开机关***了。”
晏临刚要放下来的心突然停住,不上不下地悬在了半空。
闻朝没留意到他的神色变化,继续道:“希望师尊能……原谅我私闯密室的行为,我当时太好奇了……”
晏临嗓音喑哑:“你……在密室里……看到什么了?”
“看到好多仙籍!”闻朝眼睛亮了起来,“弟子能不能不要脸地……跟师尊讨一本?风枢师弟想要木系仙籍,我本来想去找小师叔要,但是想想,师尊这里应该也有吧?”
晏临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感觉自己胸腔里那颗心脏从未像今天这般活泼过,他几乎有些体力透支:“自然,你师叔那里都是拓本,扶云派所有仙籍,都在掌门手里保存着,我密室里放的仅仅是部分而已。”
他说着将轮椅停在书架前,打开通往密室的门:“你随我来。”
密室里没有光亮,闻朝自觉充当了火把,便见晏临抬手一点,从书架上飞下两本书:“一本给你,一本给你师弟,但为师所修行的***与风枢相去甚多,有些地方无法指点他,若他看了书有所疑惑,可以去找青梧解答,就说是为师命令的,他不许拒绝。”
闻朝接了仙籍:“多谢师尊。”
晏临抬头看他,见他的脸映在火光下,鲜红的魔纹也像是跳跃的火焰,让人视线移上去,便不想再挪开。
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他徒弟的心比燃烧的火焰还要干净,根本不可能想到平日冷如冰霜的师尊内心有多少阴暗滋生,他就算再怎么暗示,也不能让对方往那方面联想。
他竟想把这朵滚烫的火焰,将这颗高悬天空的太阳摘下来,关在暗无天日的密室里,只为自己一个人照亮。
闻朝得到了仙籍,有点乐得找不着北,当场就把他来找师尊的目的忘了,他风风火火地跑去把仙籍交给风枢,没看到晏临始终盯着自己的背影,那眼神是难以形容的复杂。
晏临坐在窗前,轻轻伸手,窗外的冷气凝结成雪花,一片一片飘落在他的指尖。
从天上落下来的雪,是最脏的。
会沾满无数细小的灰尘。
可它们落满地面,又变得无比洁白,看起来是纯净无瑕的。
晏临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些雪花,内心竟前所未有的迷茫起来。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心里那份对徒弟的“爱护”,转变成了“爱”与“占有”?
正当他沉浸于剖析自己内心时,已经离开的闻朝又急急忙忙地跑了回来,他抱着一只黑漆漆的小妖:“对了师尊,差点忘了,这个家伙昨天弄坏了我的药田,它是谁养的灵兽吗?”
小妖被他在袖子里裹了一路,差点被活活闷死,此刻正蔫头耷脑地瘫软在闻朝怀里。
一人一妖忽然对上视线,小妖那双金色的瞳孔骤然收缩起来,它直勾勾地看着晏临,整只妖骤然紧绷,发出一声极不友善的低吼,浑身毛都炸了起来。
晏临微微眯起眼,几乎有了拔剑的冲动。
他的徒弟……果然还是不能没有他。

小编推荐

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