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陛下如娇妻(沈玖萧陆川)

我看陛下如娇妻(沈玖萧陆川)

导读: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我看陛下如娇妻》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冷千言原创的一部穿越小说,小说精彩分享当朝兵权大多掌握于三军——南巡军、北威军与西戍边军。沈家乃将门世家,自开国以来便掌着南巡军主帅大旗。

小说介绍

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我看陛下如娇妻》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冷千言原创的一部穿越小说,小说精彩分享当朝兵权大多掌握于三军——南巡军、北威军与西戍边军。沈家乃将门世家,自开国以来便掌着南巡军主帅大旗,故南巡军又被称作沈家军。小编为您带来我看陛下如娇妻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大武太历十八年冬,冰雪消融,流水潺潺,一轮暖阳高悬碧空,日光懒洋洋地洒在京城,街头车水马龙,好不热闹。
从京城南正门一直通往皇宫的南正大街上,人头攒动,百姓们立于大街两旁,眼巴巴地看着、望着。
几列英姿卓绝的骑兵缓步踏进城门,跟随在其后的,便是南巡军大将军沈煜广的车撵。

我看陛下如娇妻全文阅读精彩赏析

大武太历十八年冬,冰雪消融,流水潺潺,一轮暖阳高悬碧空,日光懒洋洋地洒在京城,街头车水马龙,好不热闹。
从京城南正门一直通往皇宫的南正大街上,人头攒动,百姓们立于大街两旁,眼巴巴地看着、望着。
几列英姿卓绝的骑兵缓步踏进城门,跟随在其后的,便是南巡军大将军沈煜广的车撵。
厚重的紫檀木镶金车架,前后雕刻着八匹踏云骏马,上捧明珠车顶,下挂金棕曼纱,彰显着拥有者的身份贵重。
当朝兵权大多掌握于三军——南巡军、北威军与西戍边军。
沈家乃将门世家,自开国以来便掌着南巡军主帅大旗,故南巡军又被称作沈家军。
军中不仅有虎狼之师,更有整个大武王朝的水师精锐,是大武王朝的一块顶梁骨。
此次南下,捷报不断传入京城皇宫,南巡军不仅平定了南疆叛乱,更是痛击了西南方海域上的猖狂海寇。
一时间大武王朝威名远扬,南方诸***不敢越境,无不以大武为尊。
故,谁人能说沈煜广的身份不贵重?
只怕皇上遇见,都得礼让三分!
车撵的曼纱被轻轻掀起,百姓们纷纷好奇地朝着那窗口露出的缝隙望去,想要一睹将军风采。
谁料,那曼纱下,却露出了一张瓜子小脸,长得清秀俊俏。
一双滴溜溜圆、乌黑乌黑的大眼睛,还带着几分顽皮与好奇,似是刚刚出生的雏鸟,恰恰睁开眼睛,要将这陌生的世界一览无遗。
只是短短一刹那,帘子又被旁人狠狠地拽上,车里似乎传来了低沉的训斥。
“爹啊!”沈玖揉着自己的小腰板,苦着一张小脸哀叹,“我坐得腰酸背痛,您就放我下去骑马不行吗?”
“若是让人看见我的卫军中还有稚子,沈家军脸面何存?”沈煜广绷紧了脸部神经,冷声道。
说罢,他看了一眼身旁委屈巴巴的小家伙,严父的面具终是裂开了几分。
“过来,爹给你揉揉!”他一把抓过了沈玖,用布满茧子、如同虎爪般的双手,力道轻柔地在那小小细腰上揉捏起来。
沈玖顿时觉得,能让堂堂当朝大将军,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沈老爷给自己揉腰捶背的,这一次穿越也算是值了!
是的,沈玖是个穿越分子。
穿越之前,她是一家外贸公司的总经理,每天忙到头晕脑涨,遇上个重大项目,更是废寝忘食,苦苦大战了一个月。
结果,项目刚做完,她就被送进了医院,脑淤血,抢救无效而英才早逝。
以为自己死得透透的,没想到一睁眼,她便穿越来了这大武王朝,而且还成了权势滔天的沈家长房嫡三男,在沈家排行老九,下面人都得恭恭敬敬地唤一声“沈九少”。
初来乍到时,听到这个消息,沈玖开心得意了好长时间。
这次她投胎怕是欧皇附体,竟然抽到了SSR!
刚出厂就给配置上了这么高端的人设,身份高贵,家里有钱又有权,而且她排行小,家里两房嫡庶哥哥加起来有八个,什么事都轮不到她这个最小的,大可一辈子舒***服当一条咸鱼,再也不用苦逼地996了。
更令她高兴的是,这次她竟然成了个大老爷们儿,总算是摆脱那个纠缠了她二十几年的可怕亲戚!
试过的姐妹都知道,那亲戚来时,山崩地裂,天昏地暗!
然而,好日子没过多久,等她能看清自己的身体后,她才发现——自己压根儿就没多那二两肉!
她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看花了眼,抬着两条藕节子腿盯着看了许久,始终不肯相信眼前的事实!
这也太特么打击人了!
她都感觉到,那位亲戚已经在不远处朝着她和蔼地摇着手,露出了容嬷嬷的标志笑容。
更没料到的是,她那眼瞎非要指女为男的老爹进屋一瞧,被她这动作给逗乐了,指着她哈哈大笑起来:“不愧是我沈家的子嗣,这么小就有这番能耐!爹的小乖乖,等你三岁了,爹带你去骑大马!”
三岁?骑大马??
好吧,虽然感觉年龄似乎不太适合,但沈玖还是蛮期待的。
可谁知道,她这不靠谱的老爹所谓的骑大马,既不是让她骑在他背上玩耍,也不是找匹小马来带她溜达,而是……
他竟然真的把才三岁的沈玖,从娘亲的怀中拉走,骑着大马,一道带去了边疆南巡!
沈玖三岁,与父亲、大哥、二哥一道从了军,如今南方暂时没什么要紧,沈煜广才班师回朝,时间已经过去了六年。
六年的戎马生涯,她时而在大本营里,听着老爹满口喷粪地骂着底下那群怂兮兮的叔叔伯伯;时而陪着大哥乘船远航,一路追着那些海寇、南蛮的***追打;时而伴着二哥识字读书,或者在后备营里熟悉些军械、画画地图。
虽然年纪尚幼,但如今她早已把南方海域几个***的地形摸得滚瓜烂熟,小身板儿也被锻炼得结结实实,时不时还能秀出一块小小的肱二头肌。
真不知道,若是再这样下去,她能不能把那老天欠她的二两肉给补回来。
毕竟在原书里,她这个角色也是个堂堂正正的纨绔男配啊!
对了,这个世界其实是一本名叫《真假千金传》的三流小说虚构出来的。
早在沈玖三岁被带去南疆的路上,这本小说就突然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还逼着她读完全本。
说这本小说是三流小说,还算是抬举了原书。
事实上,这根本是个朝代混乱、构架***、粗制滥造的小白文。
文中各种政治制度、兵制混搭,官职、后宫称谓乱入也就算了,反正是个架空文,但是作者既没写出惊心动魄的朝堂权谋,也没写出动人心扉的悱恻爱情,也不知应当算官场文还是算言情文。
总之,此文不扑,天理难容!
不过因为关系到自身,沈玖还是耐着性子把它读完了,读完后,沈玖真想把那个叫冷什么的作者狠狠踩在地上摩擦!
她这个角色,十多年后,便是京城出了名的纨绔子弟,好吃懒做不学无术就算了,竟然还好色!
因为和假千金女二有所牵扯,又垂涎真千金女主的美色,最后被男主设计丢了性命不说,还因他牵扯连累了整个沈家,导致沈父一时冲动站错了队伍,在新帝登基后,很快便被连根拔起,彻底铲除。
看着南疆那军威浩荡的南巡军,看着军中无数忠心热血的好儿郎,沈玖的内心波澜起伏……
真是神***逻辑!
新帝脑子是不是烧坏了?
这么庞大的军体世家,守卫国土的南天门,先设计他被迫站错队,然后再说铲除就铲除?
宋太|祖都得和颜悦色喝个酒,康熙帝都忍气吭声糟了那么多年的心!你个新上任的小皇帝,谁给的勇气?!
更何况,没了他们沈家,南巡军就成了一盘散沙,还如何抵御南域各大***和海盗?
当然,这些后续的事情显然是作者不用去考虑的,把该收拾的反派都收拾了,该清理的情敌都清理了,男主女主快快乐乐幸福美好地生活下去就行了。
至于大武乱不乱,百姓活不活,关他们何事?
不过身为书中的反派,哦,不,或许连反派都算不上,顶多就是一个炮灰,沈玖可不打算按照作者的设定乖乖走上一条断头路。
她手里明明拿着一把好牌,而且熟读了原剧情,又怎会任由男主构陷自己和沈家?
谁都不能阻止她当一条富贵咸鱼的野心!
至于原书中的“沈九少”怎么会忽然少了那二两肉,成了个不带把的——也不知是书中另有隐情,还是因为她的到来而产生了偏差,总之,沈玖凭借着三寸不烂之舌,从她那个憨憨老爹的口中套出了超出原书剧情的“真相”。
这事情,追根溯源,还得怪钦天监!
十六年前,当时距离沈九投胎还有七八年,沈家一共才三个嫡子,沈老太爷也还在世。钦天监给测得一卦,说沈家这第三代嫡系之中,必出一位皇后!
这可引起了宫中各位娘娘的警惕!
此时皇上长子早夭,皇后和当时还是个嫔的阮贵妃各有一子。而且,皇上正值壮年,后面嫔妃也未尝不会有生子的可能。
在这个朝代混乱的背景下,作者根本就没考虑在皇位继承上,用上老祖宗的“嫡长子继承制”,非得让数字军团来个几龙夺嫡。
钦天监的这一卦,几乎是在告诉诸位娘娘,娶了沈家嫡女,便能让自己的儿子登上宝座!
更何况,若是能把沈家拉入自己的阵营,哪怕没这么一道天卦,那位子也未尝不可一争。
一时间,沈家门庭若市,都是替宫中的娘娘们来打探消息的。
可一打听才知道,这沈老爷子几个儿子还未成家就死在了战场上,最后就剩下两个年长的。
沈家二代两房下,也才三个嫡子,哪里来的嫡女?
娘娘们的心思稍微安定了些,但却并未就此放弃,几双眼睛盯着沈家的后院,就盼着两屋正房肚子争点气,给生个女儿出来。
这可惹怒了沈老太爷!
沈家世代忠良,在龙椅交接的事情上向来保持中立,怎能踏足东宫之争的漩涡?
更何况,当今圣上年轻力壮,哪需要立什么东宫啊,这是忤逆!这是欺君!
于是沈老太爷偷偷把两个儿子叫到跟前,秘密给他们立下了一道规矩——沈家这一代嫡系,不得留女!
不小心生了女儿咋办?
沈老太爷一眯眼睛,抹了抹脖子,显出了冷血战将的残忍。
且不论这样做是不是太没人性太过冷血,可你总不能每次都传出新生女暴毙吧?那谁不知道你是故意的?
沈老太爷冷哼了一声,竖起了两根手指,给两个儿子指明了两条路。
要么,别跟你正房生,多多宠幸一下妾室,生下了庶女也没有人惦记。
要么……
沈老太爷露出了一抹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神秘笑容,带着几分不太正经,偷偷告诉俩儿子:“咱家沈家祖传秘方,保管生男!”
起初,沈煜广和沈煜安兄弟俩还不太相信这个祖传秘方,也不敢轻举妄动和正房夫人尝试,于是各自在妾室身上试了试。
没想到,沈老太爷的秘方竟然是真的!
沈家自嫡三子下来,从沈四到沈八,一连生出了五个庶子,完全没见着一个闺女!
于是沈煜广一拍大腿,这秘方行啊!这憨憨兴高采烈地就去找自己的正妻王氏,过回正常的***,翻云覆雨,好不快活。
所以说,人哪,不能太嘚瑟,祖传秘方也有失误的时候……
看见那血污淋漓的小九“儿”时,沈煜广的心是又惊又喜又恐又悲,活活揣了一只不知死活乱蹦跶的兔子。
生女不易,怎能舍得真害了她性命?
然而,也舍不得将她投入那权谋争斗之中。
沈煜广只能要挟了稳婆,瞒着所有人,保下这个秘密。
适逢此时宫中又来人探问,沈煜广情绪错乱之中,竟想出了一条险招,当着皇后娘娘派来的人面儿,撒谎不脸红,硬是把自己的手指藏于小娃娃双腿之间,没想到竟然真的把那宫人给蒙混过去了。
此事让沈家老爹足足在沈玖面前吹嘘了好几年,说自己那一天怎么英明神武,怎么冷静沉着,怎么演技过人……
沈玖想了想,心里了然。
据说自己诞生那日正是大雪节令,天光黯淡,还夹着雨雪。
昏暗的光线,加上自己身上又满是血污,那宫里来的人一眼望过来看走了眼也是情理之中。
不过,宫里的那位也不是省油的灯,大概是想到了这重可能性,陆陆续续又派了不少人或明或暗,旁敲侧击地打听。
沈家老爹也当真是个有勇有谋之辈,小心谨慎,滴水不漏,陆续挡住了宫里来人的数次试探,最终,带着年仅三岁的沈玖拍拍***跑去了南疆,天高皇帝远,海阔任鸟飞!
好在沈玖本身也有些随性豪迈,大大咧咧,雷厉风行,是以哪怕在军中长大,竟然也没人发现她是个姑娘家,包括她那两个愣头青一样的哥哥。
知道这件事的唯有她、她爹、她娘、当年的稳婆,以及家中的那位老祖宗。
再说回这回朝之事。
南巡军在外打了六年的仗,如今南方已平,再不回交虎符,放归各路州兵,哪怕圣上再圣明,再信任沈家,都该坐立不安了。
身为忠臣之表率,沈煜广自然是率领大军立即返程,只是留下了两个儿子和五六万人的队伍继续轮番驻守南疆国门,却带回了沈玖。
京城对于沈玖来说十分陌生,毕竟她走时才三岁,也从未在街上逛过。
她只依稀记得,沈府的门口有两只长相奇葩的石狮子,沈府东侧是左御史王大人的府上……
马车转过热闹的大街,在人群簇拥下,拐去了一条被京都卫卫兵严密把守的小巷。
这条小巷里住着的皆为达官贵人,路旁也不再有平头百姓围观,顿时耳根清净了不少。
沈玖又一次拉开了马车纱帘,向着外面瞧了去。
这一次,她的父亲没有拦着,任由女儿好好去看,去看看这个本该是她最为熟悉的环境。
马车在青石路面上缓缓行驶,留下一串儿马蹄声。
沈玖朝着前面望去,一下便看见了那对扎眼的石狮子——长得确实威风凛凛,但是石狮的表情却让人一言难尽。
一只翻着白眼踩着球,似乎在说:“滚一边去。”
另一只眼神迷离,一掌扬起,仿佛在说:“我困了,你且退下!”
于是沈玖一眼就认出了自家府邸,但是将军府的东侧,却不再是她记忆中的王御史府,而被换成了“青王府”。
青王府?青王??
沈玖莫名觉得眼皮在跳,这名字好像有些眼熟……
小说的情节在她脑海中过了一遍,她顿时从车上跳了起来:“青王!?哎呀~!”
脑袋撞着车顶,看得沈煜广哭笑不得,伸手将她按下来,揉了揉竖着一个发髻的小脑袋:“你喊那么大声作甚!青王千岁是你能乱喊的?”
“可是……”沈玖撇了撇小嘴,心道:
那青王,便是日后登上龙椅,再把咱们沈家连根拔起的真龙天子啊!

我看陛下如娇妻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小说中对这位青王的描写其实不算多,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男主发光发热,为青王出谋划策,铲除异己,稳定朝纲,制定律法……
男主对青王鞠躬尽瘁,青王也对男主信任有加,君臣相宜,关系好得让沈玖差点以为这是一本君臣耽美向。
“这位青王倒也可怜,”这时,听得沈家老爹叹道,“其母敬嫔娘娘早早撒手人寰。他又体弱多病,宫里那位嫌他晦气,怕他过了病气给其他皇子,便早早丢出宫来养着,怕是也很难见到陛下,得什么重视。”
这番话倒是提醒了沈玖。
书中的青王虽然一开始就是一个不受宠的小可怜,不显山不显水,但背后却似乎有一股鬼扯出来的神秘力量在帮助他。
此时也不知那神秘势力是否已经与他有所接触,但是距离男主抵达战场却着实还有好多年,青王的苦难也还有好几年受着呢!
但,如果现在偷偷向他伸出援手,在这位真龙天子面前刷满好感度,他们沈家不知道今后能不能保得住?
沈玖心上来计,觉得大可一试,反正她——不缺钱!
“恭迎大将军回府!”
此时,马车已经停下,将军府大门被人向两旁推开,一位头发花白、身着孔雀羽纹绿锦长衫的老妪,拄着一根朱红色龙头拐杖,领着众家眷一起踏出了门槛,迎了上来。
“娘!”沈煜广跳下马车就迎了上去,扶住了自己的老母亲,“儿子回来了。”
“回来好,回来就好……哎呀,让我看看,我的心肝儿啊……”沈老太君慈眉善目,心疼地摸了摸儿子的脸蛋,说着心疼的体己话。
可是话还没说两句,老太太目光就飘向了跟在沈煜广后、心不在焉的小不点儿身上,顿时那个心花怒放,一把就将沈玖给拉到了跟前:“哎哟,我滴心肝儿啊!”
沈煜广在旁撇撇嘴:明明刚刚说你的心肝儿是我来着,怎地变得这般快!
“娘的命根子啊!”此时,沈玖的亲娘,沈煜广的正妻王氏也丢下了丈夫,上前来搂住了自己的“儿子”,和沈家老太太两人,你一声“心肝儿”我一句“命根子”,把素来机灵的沈玖愣是给说得大脑短路了。
“我的心肝儿啊,怎地弄得这般消瘦啊!下巴都是尖的,肚子都是瘪的!”老祖宗哭嚎。
老祖宗,我这是标准瓜子脸儿,另外,我还小,母胎单身,不可能怀孕……沈玖不服气地想。
“我的命根子啊,怎么晒得这么黑,丢煤炭里娘都要找不见了!”王氏这话说的就更离谱了。
沈玖呆呆地看了看自己的手,虽然她在南疆那太阳毒辣的***下,确实不如在家里保养的王氏白皙,但好歹也是健康肤色吧,哪里能是煤炭?
这让书外的读者听见了,得怎么笑话自己?
“这孩子,怎么傻了?”沈老太太笑道,眼角的皱纹都笑开了花。
她拉着沈玖的小手,拄着拐杖缓缓爬上台阶:“小九儿,来,我们回家咯!”
沈玖和沈煜广被簇拥着回到沈家大宅,先在东厢给列祖列宗上完了香、磕了头后,又被拉去了正堂。
正堂上,除了老祖宗坐在正中间,其余家眷都分列两旁。
王氏牵着沈玖的手,给她一一介绍了一遍:“这是你二叔,二婶……”
这堂上的人,除了她爹娘和老祖宗外,沈玖可还真认不得几个。
她爹沈煜广这一屋,除了沈母王氏,还有他爹的妾室齐氏,齐氏生了沈四和沈七两个庶兄。
另外,家里还有她大哥的妻妾王氏、张氏,以及她二哥的正妻越氏。
她二叔沈煜安这一屋,除了二婶李氏,还有两名妾室——张氏和荀氏。
二婶膝下只有沈三一个嫡子,因为二叔谨遵家规,选了沈老爷子提供的第一套方案。
而二房这妾室之中,张氏有一对双胞庶子——沈五和沈六。这荀氏是个娇滴滴的小美人,看起来年龄也不算大,膝下却也有一子,按顺序,应当是沈玖的八哥。
一屋子的人,光是这三四五六七八都够沈玖记上半天,更别提那些莺莺燕燕的婶婶姨娘嫂嫂了。
数字,只不过是沈家的排行,并非正式姓名。
就拿沈玖来说吧,按排行,大家称她一声“沈九”或是“沈九少”,但她的名字却并没这么霸气。
沈家这一代,按辈分,中间是个瀛字。
瀛,即为大海之意。
而这最后一个字,从沈大到沈九,依次为:风、起、扬、帆、无、畏、浪、涛、雨,都是二叔这么个读书人取的。
是以沈玖在大武王朝,要被登记在册,载入家谱族谱的名字便是——沈瀛雨。
顿时霸气侧漏了有木有?
沈玖还是更喜欢大家喊她一声“沈九”,也懒得去给数字军团对号入座,反正一口一个“三哥”“四哥”“五哥”……记不住就直接喊声“哥”,准没错!
至于她二叔沈煜安这个人,可就有点意思了。
沈家世代为将,可他二叔却偏偏不爱刀枪棍棒,只爱书册史卷,就连长相都文质彬彬,斯文儒雅,据说如今已经进了御史台,当上了御史监察。
原书里,在“沈九案”发时,这位二叔果断决绝,第一时间出面弹劾“沈九”,想要把“沈九”与沈家斩断关系,保住沈煜广和整个沈家。
只可惜,沈煜广不领情,还一脚把这个“铁面无私”的二弟给踹了出去,踢出族谱,从此一刀两断,老死不相往来,是以沈家满门抄斩之时,新帝对二叔一家倒是网开一面,只判了全家发配西北边疆。
看着正堂上关系和睦、兄友弟恭、亲得不能再亲的沈家兄弟俩,沈玖寻思着,她老爹当真舍得把弟弟逐出家门?该不会是知道要被算账,故意的吧……
“如今小九儿也长大了,得给他安顿个院子,你可都准备好了?”这时候,老祖宗在上头发了话。
沈母急忙躬身答道:“早就准备妥了,就怕小九不习惯,这孩子啊从小挑剔。”
“呵呵,小九儿啊,没事,你看咱们沈府这么大,总有你喜欢的地儿。”老祖宗笑呵呵地道,“你若是挑中了哪个院子,跟祖母说,祖母给你做主。”
“娘,这哪能……”沈母刚要启口,沈玖却心思活络了一把,急忙问道:“老祖宗,那咱家靠东墙那边,可还有空着的院子?”
“靠东墙?哎哟……”沈老太太望向了沈母,沈母为难地道:“有是有,就是……是不是太偏了些?”
毕竟那地儿离列祖列宗有点近,虽然沾点祖宗灵气是不错,但总觉得那地儿似乎诡异地冷。
“偏……偏了也好,安静。”老祖宗想了想,觉得自己明白沈玖的心思。
越是安静没人的地方,对于小九儿来说,不就越安全吗?谁知道这宫里的贵人到底死没死心呢?
“娘!”沈母哪里肯允诺,孩子三岁离家,为娘的牵挂着,恨不得日日夜夜放眼前盯着,哪里能舍得丢去东厢一角。
“小九儿需要静养。”老祖宗稍稍抬起眼,眼中含杂了一丝严厉,“你这当娘的,也该体谅着孩子一些。多给小九儿找些信得过的人伺候着。”
“是……”沈母委屈巴巴地应了声,也大概猜出了老祖宗的想法。
谁让这孩子生来就这么不顺呢!都怪那吃饱了没事儿做的钦天监!
可是沈母和沈老太太怕是都没想到,沈玖之所以挑了东墙边儿的僻静小院子,却是把主意打在了一墙之隔的青王府。
下人们得了命令,立即忙着屋里屋外清理打扫,沈玖便拢着袖子,在那东墙边的枣树下站着,抬头看着那约莫两米高的土墙。
顺着这棵树,大概可以爬上这墙头,只是不知道墙那边是个什么光景。
“小九儿!”这时,沈母王氏带着几个丫鬟小厮打从院门口进来。
不得不说,沈母不愧是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明明已是四十多岁,还生过三个娃,可皮肤却依然白皙似雪,身材照旧纤细婀娜,走起路来,仪态端庄,气质如华,站在这沈家满堂女眷中也是个出挑的。
她身后的几个小厮手里抱着些檀木家具、精致摆件,以及被褥床垫等用品,几乎都是上等的绸缎绣的面子。
丫鬟手中则捧着盘子和小盅、茶壶茶杯等器皿,各个精雕细刻,色泽鲜亮,一看便是价值不菲的上等瓷器。
“娘!”沈玖此时已没了先前的生疏,上前亲昵地唤了一声,便把魔爪伸向了一丫鬟捧着的小盅,想要仔细把玩一番。
可手刚碰着盅盖儿,便叫那滚烫的热度灼了指腹,立即缩了回来。
“哎呀,怎地这般心急?”沈母见状,吓得急忙拉住了沈玖的手,又赶紧吩咐小厮放下东西去寻些膏药。
“娘,不要紧,不碍事!”沈玖抽回手,两个手指轻轻搓捏了几下,“这点小痛不碍事。只是……您这罐子里装了什么,怎么这么烫?”
“唉,你这孩子,在外面究竟吃了多少苦。”沈母眼圈一红,眼看便要落下泪来,吓得沈玖急忙陪着笑脸,说了好些有趣的话,这才把沈母逗得破涕为笑。
“与你爹一般嘴贫!”沈母伸手挽住沈玖的胳膊,带着她走到院落里的小石桌旁,这才让丫鬟把东西放下。
小盅被摆在了沈玖的面前,沈玖这才发现,原来小盅底下点着火烛呢,难怪这般烫手。
丫鬟隔着帕子起了盖儿,一股甜香扑鼻而来。
“好香啊,这……”
“南方进贡的燕窝、雪蛤,还有上等的阿胶,夫人早就命人在炉子上熬着,就等少爷回来补补呢!”沈母身边的大丫鬟嫣儿笑道,“还有这些小食点心,都是京城名点。这壶里盛了些牛***,怕少爷嫌膻味儿重,加了些蜂蜜……”
这下沈玖有些诧异了,虽然这是一个架空的朝代,国家地理版图也不太一样,但大武的文化风俗,饮食习惯还是和古时的□□相近。
这农耕为主的国家,怎会有了喝牛奶的习惯?
看沈玖面露疑惑,沈母忍不住附耳轻声解释,给沈玖的心头狠狠补了把刀:“九儿啊,这燕窝雪蛤、蜂蜜牛***据说都是美容养颜的,娘以后每日都给你做!”
沈玖顿时心塞不已,自己到底被亲娘嫌弃成什么样了!
要不要天天一起切黄瓜片儿敷敷脸?
沈母心疼女儿被晒黑的小脸蛋,心疼女儿的身子骨,却又不敢伸张,硬是悄摸摸地也搬来了东墙小院,天天盯着沈玖补补补,像是要把缺席几年的母爱一次性补满。
她虽然做得隐蔽,但同一屋檐下,哪里能不漏风呢?
“瞧瞧咱家这主母,粘小儿子粘成啥样了?”沈父的妾室齐姨娘听说了后,在屋里跟底下人边嗑瓜子边叨叨,“咱家七哥儿也就比九哥儿大了一岁,早就独屋睡去了。都说男女七岁不同席,就算是亲娘,也该避个嫌吧?”
“许是分隔太久,太过想念,”伺候齐姨娘的婆子笑道,“但那天老婆子远远看了一眼,这九少爷长得确实瘦弱了些,哪有咱七少爷长得好?”
“就那娇气的九少爷,”齐姨娘吐了口瓜子壳,脸上带着几分不屑,“也不知在外面是少了他一口吃的还是怎么了,生得一点儿都不似老爷,瘦瘦弱弱的,像根蔫了的矮豆芽儿。他也就命好,占了个嫡子身份罢了!可惜咱家七哥儿,明明大他一岁,还得跟在他后头受那份气!”
今儿一早上,沈家老祖宗就把沈七和沈八招呼到堂前,让他俩带着沈玖去京城热闹的街头逛逛,熟悉熟悉。
齐姨娘觉得自己儿子委屈,心下恼着,沈七又何尝不是呢?
本是和几个同窗邀好了去看大戏,却不想被老祖宗安排来伺候这么个小家伙。
这小东西分明比自个儿还小一岁,但仗着是个嫡子,走起路来大摇大摆,虎虎生风,把他们甩在身后,似是根本瞧不上他们两个庶子。
沈七偷偷地瞥向沈八,这对堂兄弟年龄差不多,身份地位也都一样,平日又一同上下学,倒也感情熟络,只消一个眼神,便知道对方要出什么恭。
沈八挤眉弄眼,伸手朝着后边儿指了指,眼中带着一丝顽劣的笑意。
沈七捂嘴偷乐,抬眼看着前面那个老气横秋背着手的小脑袋,脚下却渐渐放缓了步子。
沈玖自小在军营里长大,这耳力自然也比普通孩子好上一些。那边人步子刚放慢,她便听出来了,料想身后这两个十岁大的庶兄是要耍什么幺蛾子,故意欺负她呢。
不过沈玖也不在意,她本就跟这群头脑单纯的熊孩子们没什么话题,她只管大步向前,沿路瞅瞅自己感兴趣的玩意儿,心里却早已画下了谱,摸清了这片繁华之地的大概地形。
片刻后,她再转身朝后望去,两个熊孩子果然早已带着小厮们消失于眼前,只是没藏好,街角那头露出了一小厮的裤腿。
想吓唬她?
她可是厦大毕业的!
沈玖微微一笑,没当回事儿,转身而去。
等了好一会儿,没听见沈玖当街大哭的声响,沈七和沈八从街头那角落里钻了出来。
再往前一瞅,两人彻底傻眼!
大街上人来人往,车来车往,可哪里还能看得见那位小祖宗!
这下,坏了!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我看陛下如娇妻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