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恋爱酸酸甜甜(木真司易)

这恋爱酸酸甜甜(木真司易)

导读:主角是木真司易的小说这恋爱酸酸甜甜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所有人都觉得真真太犯贱了。她爱司易爱的毫无尊严,就算司易浪荡不羁,见惯风月,身边红颜知己无数,她依旧不离不弃,从未想过离开。

小说介绍

主角是木真司易的小说这恋爱酸酸甜甜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所有人都觉得真真太犯贱了。她爱司易爱的毫无尊严,就算司易浪荡不羁,见惯风月,身边红颜知己无数,她依旧不离不弃,从未想过离开。

小说简介

所有人都觉得真真太犯贱了。
她爱司易爱的毫无尊严,就算司易浪荡不羁,见惯风月,身边红颜知己无数,她依旧不离不弃,从未想过离开。
就连司易自己都觉得,他这辈子吃定真真了。不管他怎么作,怎么渣,她都离不开他。
她帮他收拾烂摊子。
帮他处理红颜间错综复杂的关系。
细心照顾他的饮食起居。
没有人知道,真真是为了报恩。
司母生前资助她完成了学业,她承诺过,会用自己的五年青春偿还。
如今,五年已过,她已偿还恩情,此生与司家两不相欠。
她离开的那一天,风大,雨也大。
司易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眼眶微红,色厉内荏,“木真,你敢走一个试试?你走了,我就再也不要你了。”
真真笑的一如往常那般,笑里满是对他的包容。
但说的每一个字,都带着雨水的凉意。
“对不起。我不爱你了。”

这恋爱酸酸甜甜全文阅读

苏妙挑衅过后就像是获得了胜利一般走开了。
木真缓了两秒才让心绪恢复如常。
有时候,其实她自己也想知道司易心底到底是怎么想的。他让人捉摸不透,像是一阵风,捕捉不到。
如果他不喜欢她,那么司女士去世已经那么久了,他大可以和她直接分手。
但他从来没有提过分手的字眼。
只不过他也从来没有说过喜欢她。
司易,应该也是有点喜欢她的吧?木真有些不确定地想。
她不敢和苏妙正面对上,不是她怕苏妙,而是她不知道自己对司易来说,到底重要不重要。
吃完饭时间还早,这群人都是喜欢玩乐的夜猫子,自然不打算直接回家,而是准备去司易名下的酒店里继续喝酒。
酒店顶层有露天无边泳池,现在气温也不高,不适合下水,不过在泳池边上也适合休闲打牌娱乐。看着无边泳池,吹着晚风,喝着红酒,也算是小资情调了。
一行人到酒店的时候都晚上九点了。
晚上气温低,但是那群人吵吵闹闹的,气氛火热,倒是也不觉得气温冷了。
木真是早产儿,从小身体就不好,再加上没有好好调理,所以受不得寒。她待在司易边上,裹着有些厚的外套,下意识想远离有无边泳池的地方。
中途,司易被毛垒,周巷等朋友喊走了,他们可能是去吸烟区吸烟聊天去了。司易离开之后,木真觉得有点冷,想回大厅了。
但这时候,苏妙再一次走到她面前,如同一只毛发鲜亮受尽关注的漂亮白天鹅,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一起喝一杯?”
木真淡淡拒绝道,“抱歉,我不喝酒。”
苏妙呵了一声,“不喝酒,那喝饮料总行了吧。”苏妙让服务生拿了几杯橙汁上来。
饮料也是冷的,被风一吹,冰冰凉凉的,木真肠胃弱,只能喝热水,因此也没有动一口饮料。
苏妙看到了,倒也没说什么。反正她今天的目的也不是真的和木真来喝饮料的。
她看着不远处的无边泳池,说,“这家酒店已经开了很多年了,我小时候来这边还是没有无边泳池的。”
木真在一边静静地听着,一言不发,下意识离无缘泳池远了点。
她并不认为苏妙会和自己友好相处。她也不能确定苏妙不会对她动手。反正小心一点没有坏事。
苏妙察觉到她的意图之后,冷嘲了一声。
不过她也没说什么,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我从小就和司易认识,那时候,我也就六七岁,但我这人,从小就是个颜控,第一眼看到他,我就觉得这个哥哥长得可真好看。那一刻,我就想,有一天我要让这人做我的男朋友。”
“我们家世相当,还从小一起长大,原本是该在一起的。可是,你出现了。”
说到最后,苏妙的声音里带上了几分咬牙切齿。
“如果,你不曾出现,那该多好。”
最后那句话,轻的像是被风一吹就能马上吹走。
木真只模糊听到了几个单字,没听清楚整句话的意思。但她直觉不是什么好听的话。
她蹙了下眉,在晚上的风里紧了紧外套,她不准备再听苏妙的长篇大论,而是想要去大厅取暖了。
刚巧这时候那群去吸烟区抽烟的男士都回来了。
她和司易说了一声,司易拿过自己的外套,也准备离开了,“今晚我们住这里。”
司易在这里是有房间的,总统套房,只有他能住,平时不向外开放。
司易的其他几个朋友今晚也都睡在这。至于苏妙,她开的也是总统套房。
得知木真和司易是住一间房之后,苏妙没忍住崩了神色,隐隐有些崩溃,“你们住一起吗?”
你们怎么可以住一起?
其他几个人疑惑地看了苏妙一眼。
郭竟耸了耸肩,“情侣不住一起难道分房住?那还算哪门子情侣?”
苏妙也知道自己的反应太大了,不管怎么说,现在木真和司易都是一对,而且她自己还是个有夫之妇。
但知道木真和司易将同处在一个屋檐之下,可能还睡在同一张床上面,她心里就很不***。
她和司尧闪婚两年了,但司尧可能知道她心有所属,一直没有碰过她。
她还惦记着司易。
但是她念想了那么多年的司易,却和木真睡在一起?
苏妙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要不让木真和我住一间房吧?”
木真垂眼,亲昵地主动挽上司易的胳膊,她的语气一如既往温和,但仔细听去,带上了几分疏离,“不必了,我和阿易一起。”
苏妙看着木真挽着司易胳膊的那只手,恨的眼睛都开始发红了。
木真跟着司易进房间之后,心里头还是有点沉甸甸的。
苏妙的回国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更何况,听苏妙的意思,她婚后生活似乎过得不大好,看样子是要离婚了。
木真还在想东想西的时候,司易直接动作粗鲁地扯掉了她的外套,嗓音慵懒低沉,“一起洗?”
只有这种时候,木真会觉得,司易其实是有那么一点喜欢她的。司易那么骄傲的人,如果真的不喜欢,怎么可能会和她做这种亲密至极的事情?
木真将脑袋放在他的胸前,轻轻地嗯了一声。
司易勾唇笑了一下,将木真的外套扔的远远的,他刚要进行下一步的时候,司易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开始不依不饶地响起来。
司易一手放在木真的腰上面,一手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木真隐约看见是苏妙的来电。
“喂?”
木真和司易离的近,可以听见话筒里传来的苏妙甜腻的嗓音。
“阿易哥哥,我打算洗个澡,但是找了一圈没找到吹风机。”
司易的嗓音懒洋洋的,“有任何问题,你可以打电话给前台。”
苏妙的声音有点委屈,“但是这是你家的酒店呀。”
“吹风机这种小事不在我负责的范围。还有事吗?”
“暂时没有了,阿易哥哥,你是打算睡觉了吗?”
“嗯,没事我挂了。”
挂掉电话之后,司易一把扯掉了他的领带,随手往地上一扔。
他欺身上前,如同以往那般强势地吻上木真的唇。雪松和牛奶的清香在唇齿间流转。
雪松来自司易。
牛奶香来自木真。
室内的气氛酝酿的刚刚好,气温稳定地逐步上升,司易刚要一把将木真抱起来的时候,他的手机再一次响了。
司易不悦地皱了下眉头。
任谁接连被打断两次,也会顿时没了兴趣。
他心里头攒了两分火气。
他放开木真,缓了两秒钟才再一次接通电话。再一次接起电话的时候,他的语气里隐约带了几分不悦,“什么事情?”
属于苏妙的甜腻嗓音再一次从话筒里传出来,“阿易哥哥,我突然想起来,刚才忘记问你明天我们要不要一起吃早饭这件事了。”
司易捏了捏鼻梁,身上的酒意醒了一些,他双眼微闭,,“到时候再说吧。”
苏妙委屈巴巴地说,“阿易哥哥,我那么多年没回国了,很想和你一起吃一顿早餐。就连这个小小的要求,你都不能满足我吗?”
“再说吧。”
司易说了两遍再说吧,苏妙也只能暂时放弃,她善解人意地说,“那好吧。晚安了。祝你好梦哦。”
“嗯。”
挂掉电话之后,司易揉了揉太阳***,锋锐的眉眼间看上去有几分阴郁。他那一头奶灰色短发都像是意识到主人有些低落的心绪,显得有些软趴趴的。
“算了,你先洗吧。”他不能确定等会两人洗到一半会不会又有电话进来。要是真又被打断一次,那么他今晚可以不睡了。
木真性格温柔内敛,自然不可能主动求欢。
虽然知道两次电话是苏妙故意为之,心里有点不***,但她也没多说什么。
这里不是她和司易第一次来,柜子里有她的贴身衣物,她拿了贴身***和睡裙进了浴室,不紧不慢地洗了一个热水澡。
等她和司易各自洗完澡,司易的手机没有再响起来。
接下去应该没什么事情了。
司易随手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嗓音华丽慵懒,“睡吧。”
木真贴近司易,将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感受着他身上传来的热度,轻轻地应了一声。
今晚发生了不少事情,木真心里记挂着事情,所以睡得并不安稳。
她一开始有些失眠,后来才终于在熟悉的雪松的气息下慢慢地陷入了梦想。
但感觉她刚入睡没多久,司易的手机再一次不依不饶地响了起来。
司易先是被电话打断两次兴致,再是被电话吵醒一次,面色难免有点不大好看。
他开了床头的台灯,接起电话,一脸不耐,“你最好有正事要说。”
木真揉着眼睛坐起来,光线太明亮了,她一时还有些不适应这点光亮。
她隐约听到电话里传来的是男人的声音,看来这一个电话和苏妙没什么关系。
她刚这么想,只见司易挂掉了电话,直接从床上起来开始穿衣服。
木真愣了几秒,才开口柔声问,“阿易,怎么了?”
“苏妙出事了。”
木真愣了一下,下意识反问,“怎么了?”
司易极快地解释说,“她不小心掉进无边泳池了,现在好像还没醒过来。”
木真整个人都没反应过来。
苏妙掉进无边泳池了?
大半夜的,她为什么要去无边泳池这种危险的地方?一开始木真还以为苏妙会把她推进无边泳池,但没想到苏妙要比她想象中的聪明,没有向她动手。她以为苏妙放弃了,没想到她是朝自己动手了。
“我过去看看情况。你自己睡吧。”
木真咬了下唇,一时有些心乱如麻,她想到补课的事情,说,“阿易,那我给路枕补课的事情……”
“你自己看着办。”
司易随口说完就衣衫齐整地快速离开了。徒留木真一人在床上静静地发了好一会儿的呆。
房间一下子变得空荡荡起来。
少了一个司易,就连空气都好像变得寂静了。外面的冷风呼呼吹着,吹得木真的心头冰冷一片。
木真就这么坐着,她环抱着自己的双腿,想等司易回来。她毫无睡意,眼眶微微发红,只执拗地想等司易归来。
但直到天边微微发亮,一整个夜晚都过去了,她也没有等来司易。

这恋爱酸酸甜甜免费阅读

第二天一大早,木真给司易打了个电话,但是没能打通。
她没心情在这里吃早饭,独自一人从酒店里离开之后,随便找了个路边摊,吃了份两块钱的简易早餐。
吃完早饭之后,木真茫然地走在偌大的街头,竟有一种无处可去的感觉。
她从小就没了母亲。据说她母亲丢下了她,挑了一个没人注意到的日子独自一人逃走了。
她那个软弱无能,淳朴憨厚的父亲很快就娶了第二个妻子。
第二个妻子是个狠角色。继母对她不是打就是骂,还会经常看着她这张脸,说,“你长得就跟你那个城市里来的妈一样,但是啊,长得好看又怎么样呢?你妈嫁进了山里,而你,以后也只会嫁给大山里的人。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她从小就聪明,记事情得早,所以她隐约知道她生母是从那种繁华的大城市里来的。她父亲皮肤黝黑,是国字脸,但是她皮肤天生白,怎么都晒不黑,天生丽质,是鹅蛋脸。她的长相,几乎完全继承了她生母的。
她长大一点之后,知道的了解的更多了,就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黑暗面。
可能她的生母也是其中的一个受害者。
所以即便对方扔下她在大山里,独自一人逃跑了,木真也能理解。那样的日子,每一天都是煎熬吧。
她从小就挣扎着想给自己谋一个光明的未来。她不想困囿于大山这个山沟,更不想被继母卖给年纪可以当自己父亲的山里人。
但是太难了。真的太难了。
难到,她有时候都想放弃了。但她无数次想要放弃的时候,她又告诉自己,只要好好活着,就有无限可能,绝对不能放弃。放弃了,就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她一路磕磕绊绊艰难地长到十六岁。
十六岁,该读高中了,但是继母死活不让父亲出钱让她读书,说女娃子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还不如早早地就嫁人。反正女娃子,只要脸长得好看就行了。
有好多次,她都差点被继母卖掉了,好在她的父亲还有那么一点良心在,没有真的放任她被继母荼毒,而是在关键的几次发挥了父亲的作用,保护了她。
不过她还是有一年多时间没有书读。
继母不想要她学历太高。
大山里的女娃子,读书读到初中就可以外出打工或者嫁人了。
就在她以为这辈子自己可能和高中无缘的时候,司女士无意中来了这个大山,并一眼看中了她,说要资助她上学。
从此,她的命运被彻底改写。
从困囿于一方小天地,到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拥有无限可能。
她从小山村里走了出来。来到了繁华的大城市。
只是几年时间过去,她依旧像是无根的浮萍。
这时候,木真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
她还以为是司易的信息,忙把手机拿了出来。结果她看了一眼,发现是路枕的微信。
“姐姐,早上好。”
看到这一条微信之后,压在木真心头的郁气一下子就消失了。
在这个世界上,依旧有人需要她。
她也不是一无所有。她还有交心的好朋友。
她给路枕回了个消息,“早。”
路枕的手机可能一直拿在手上,兼职可以说是秒回,“姐姐醒的好早。”
木真想了下,觉得自己今天也没什么事情做,倒不如早点开始给路枕补课。
凌晨的时候她跟司易提了自己给路枕补课的事情,司易说让她自己看着办。估计当时司易都没听清楚她说了什么吧。
木真心下微微叹息,手指微动,给路枕回了条消息。
“今天是周日,早上就开始补课吧。”
两秒之后。
“好的,姐姐,我现在就在家里,等你来。”后面还有一个小猫咪比心的卡通表情。
木真失笑。
现在的高中男生,都那么喜欢用猫咪的表情包吗?
司易就从来没有用过这样的表情包。
不过司易在微信上回她的次数也不多。很多次都是她主动找他,但他除非有事,否则很少理会。
木真到路巧家里的时候,她已经调整好了心情,脸上看不出一丁点儿异样。
路巧家里依旧只有他们姐弟在。他们父母在外地打工,很少回来。
家里大部分事情都是路巧做主。
看到木真,路巧热情地招呼道,“真真,吃过早饭了吗?”
木真脸上扬起一抹温柔的笑,“我吃好了过来的。”
路巧给木真泡了一杯热水,“那喝点热水吧。”
“谢谢。”
早上的补课依旧很顺利,路枕已经开始找到了他自己的学习小窍门,进步简直可以说是神速。
路巧一脸与有荣焉,“我老路家该不会真出一个海大的高材生吧?”
木真柔和一笑,“这个世界上,只要努力,就没有不可能。”
路枕笑了下,“这还要多亏木真姐姐,我这辈子都没有见过像木真姐姐这么好的人,每次给我讲课都超级有耐心。”
说完,路枕又意有所指地说,“要是能被木真姐姐喜欢,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了吧。”
木真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
幸福。
司易的心里也会有这种感觉吗?
木真把手机拿出来看了一眼,已经中午十一点多了。
直到此时此刻,司易依旧没有联络过她,像是整个忘记了她的存在一般。
路巧走过来打趣道,“我见你一早上拿出手机看了不少次了,怎么,在等男朋友的电话吗?”
路巧知道木真有男朋友,但一次也没见过对方,更不知道对方是谁。
路枕一听这句话,皱了下眉头,“木真姐姐竟然有男朋友了?”
路巧哈哈一笑,“对啊,我没跟你说过吗?”
路枕就差以手扶额了,他姐姐心大到不行,一次都没跟他谈起过这件事情。
路巧看木真今天一早上都不在状态,关心地问道,“看你心不在焉的,感情上出现问题了吗?需要我帮忙吗?”
木真努力笑了下,那张漂亮的小脸上有点淡淡的失落,不过被她掩藏的很好,“不用,需要你的时候,我不会跟你客气的。”
“那咱就说好了。”
路枕看着眼前这一幕,心里大概已经有底了。看样子,木真和她男朋友的感情出现了一点问题,这个问题可能还不是小问题。
这不正是他趁虚而入的好机会吗?
他笑眯眯地说,“如果我是木真姐姐的男朋友,我珍惜你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惹你伤心?”
路枕这句话刚落下就被路巧拍了一记,“你这个混小子从哪里听来的这种话?别跟木真开这种玩笑。”
无奈的路枕叹了口气。
他压根没有开玩笑呀。看来他这个姐姐非但不会给他助攻,可能还会拖他的后腿。
木真和路家姐弟一起吃了午饭。吃完午饭之后,她还是忍不住给司易打了个电话,这一次,电话终于可以打通了。
响了十几下之后,电话才终于被那一头接通。
司易低沉好听的嗓音传来,“怎么?”
木真压下心底的那一股酸涩,说,“刚才打你电话没打通。”
“手机没电了。”
木真话在嘴边转了几下,还是问道,“她怎么样了?”
司易似乎找了个另外的地方接电话,话筒里的杂音一下子消失了,“没什么事情了。”
木真干巴巴地应了一声,说完,两人好像就没什么话说了。
木真原本想问很多。问大半夜的苏妙怎么掉进水里的,司易今晚回来不回来,但想了下,她还是没有开口。
她勉强笑了下,“那挂了?”
“嗯。”
木真刚要挂掉电话,又说了一句,“等等。”
“嗯?”
木真垂眼看着自己的脚尖,耳朵有些粉嫩的红色,“阿易,我想你了。”说出这样的话,对木真而言很不容易。
她鼓足勇气,才说出这样一句表露心迹的话来。
电话里,司易极轻地笑了一声,“乖,晚上等我回来。”
“好。那我等你一起吃饭?”
“嗯。”
知道司易晚上会回来之后,木真的心情再一次愉悦起来。
她想,这个世界上,她是真的真的真的很喜欢司易了。只要他说一句好听的话,她就可以满心欢喜。
她可真是好容易哄。
木真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桌上的菜都是司易喜欢的。
她从六点开始等司易。但一直等到晚上十一点,菜都已经热了好几拨,她都没有等到他。
木真都快习惯了。
但她的心里还是止不住的委屈。
有些失望,不是一蹴而就,而是一点一点累积起来的。
凌晨的时候,陷入梦乡的木真被司易给吻醒了。
他身上带着淡淡的酒气,混着他身上雪松的气息,并不难闻。
“阿易……”
司易狠狠地在她唇角上咬了一口,“嘘,别说话。”
这种时候,做比说要来的更有意义。司易一把扯掉自己的衣服,露出漂亮的人鱼线和腹肌。他用手指勾起木真的下巴,再一次***地吻上她。
等结束,木真才抓着他的胳膊问,***着问,“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司易哂笑一声,并不多做解释,“临时有事。”
木真微微侧过头,黑发在枕头上散成一片。她心底有一点难受。她等了他一整个晚上,三点就去超市大采购,四点开始准备晚饭,一直准备到晚上六点,一直等他等到零点。
但她到最后,都没有在当天等到他。
现在,已经过了零点,算是第二天了。
但是他对她的解释只有简简单单的四个字。

小编点评

这恋爱酸酸甜甜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