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道正是人吹散(何冉)

世道正是人吹散(何冉)

导读:何冉小说————世道正是人吹散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柒治所著,讲述了孤独就像海浪,何冉站在海浪中间,四面八方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一瞬间,所有人世间的悲痛与仇恨都洒在了他

小说介绍

何冉小说————世道正是人吹散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柒治所著,讲述了孤独就像海浪,何冉站在海浪中间,四面八方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一瞬间,所有人世间的悲痛与仇恨都洒在了他

何冉内容介绍

孤独就像海浪,何冉站在海浪中间,四面八方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一瞬间,所有人世间的悲痛与仇恨都洒在了他的身上。随之而来的的是接下来的暴风雨,它无处可藏,他也没有办法。
嘈杂鼎沸的人声,永不止息的嘴巴,白开水顺过喉咙的声音,仿佛跳梁小丑的笑声,以及窗外风吹过树和草丛的沙沙声,鸟群从天空划过的鸣声。汗滴渗透到骨头里面,干裂的嘴唇,毛躁的头发,和晕晕乎乎的人们。
“操,***这么吵我怎么睡啊。”何冉抱怨到。
“下节课是拖拉机的课,肯定困得要死,别挑了,就睡吧。”尚泽伟突然抬起头说到。
何冉咂了咂嘴,低头又睡了。

世道正是人吹散全文阅读

打了预备铃,何冉还是没醒,直到历史老师拿着玻璃缸子,卷着一本中考历史复习资料走进来了,一喊:“额,上课!”
一群蔫儿了的学生才无精打采地站起来:“老师好。”
“嗯,额,我们把万唯中考拿出来,翻到中国近代史,接着复习……”何冉慢慢吞吞地从桌子旁边的书袋里拿出了万唯中考。
“唉,何冉,那个新来的好像没书。”尚泽伟捂着嘴小声地对何冉说到。
“关我屁事。”何冉一动不动地冷漠的回答了尚泽伟。而坐在何冉后面的王渠就看着老师,听着他们两个说话。
尚泽伟见何冉这么没打趣,就自己凑近王渠,过去热心肠地问:“同学,你没书吧,你要不和我和看吧。”王渠点点头,尚泽伟就把板凳搬到了王渠的旁边,手一伸过去,拿了书。
尚泽伟一坐到王渠旁边就开始刨根问底了:“唉,同学你哪里人啊。”王渠也顺着他:“本地人。”
“唉,我看你衣服印花是火影啊,你也爱看吗?”还没等王渠回答,窗户边就传来一个尖锐的声音。
“尚泽伟,你上课不听课还和新同学聊天,你要干什么啊。”尚泽伟一抬头,微微颤颤地看见班主任就站在窗户旁边。
“没有,老班,新同学没书,我和他一起看。”
“别跟我两个瞎扯,你回去,何冉带他一起看。”尚泽伟不情愿地坐回了原位。
何冉拿着书,往后面挪了挪,坐到了王渠的旁边。何冉看了看王渠,有点不好意思再睡觉了,索性就带听带不听地混了一节课。
一节艰难的历史课过后,何冉突然对王渠有了好奇心,看着王渠一声不吭的样子,虽然知道以后混熟了就放的开了,但他现在不言不语的,何冉始终按耐不住。
 
“男生去食堂拿饭!”班长在班里喊到。
何冉回了宿舍,拿了两瓶牛奶回来。
“尚泽伟人又去哪了,不是说要喝牛奶吗,”何冉看着没有多少人的教室嘀咕到。何冉又转头看看王渠,本来想问他有没有看见尚泽伟,但心里想了想,还是算了。
“尚泽伟没回来,给你喝了。”说着何冉把牛奶递给了王渠。
何冉手一抖,心想不对,自己为什么要把牛奶给王渠,给谁不好,偏偏脑袋断片给了王渠,想着再要回来也不会
好,就顺其自然地给了王渠。
王渠也有点发愣,迷迷糊糊地就接受了。尚泽伟一回来见何冉和王渠桌子上有两瓶一模一样的牛奶,而自己桌子上没有,本来想骂一顿何冉,但是他给憋了回去,就只是拍了一下何冉的后脑勺:“你个sb,我牛奶呢?”
何冉转过头,看了看略微有点尴尬的尚泽伟,又看了看手里的牛奶,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打破这尴尬的场面。
“唉行行行,晚上回宿舍再给你。”何冉挥挥手,像打发他又像在演尴尬情景剧一样。尚泽伟也挺配合的:“一定要给啊。”
“哎呦行行行。”
尚泽伟回到位子上,三个人就各自吃着各自的饭。
“嘶,今天这西红柿怎么这么酸。”尚泽伟一口把嘴里的西红柿都吐了出来。
“没有吧,我这不酸啊,西红柿我反正没吃到过酸的。”何冉不太理解尚泽伟是什么意思,直男地回答了他。
尚泽伟见这木鱼脑袋一点反应没有,一撇嘴:“哦,那估计是我味觉有问题。”
尚泽伟转头又看看低头认真吃饭的王渠,摇摇头嘀咕到:“啧啧啧,造孽啊,唉,不想了,吃饭。”
星期六下午放了学回家之后,何冉一如既往地直接脱了鞋回房间。打开尘封一个礼拜的手机,除了新闻和一些没有用的群聊信息之外,没有一个人给他发信息的。
甩掉手机躺着床上倒头就睡,妈妈见他这么瘫在床上,问道:“你作业多吗?现在就睡觉。”
何冉眯着眼,慢吞吞地回到:“不多,明天上午就能写完。”妈妈就没再多说什么。
何冉翻来覆去地总是睡不着,好不容易有了点困意,结果妹妹一拍房门,何冉一下子坐了起来。
他很气,拽开房门就看到一脸笑意的妹妹,拽着她的胳膊给了她一巴掌。虽然已经习惯了妹妹没日没夜的打扰,趁他不在家的时候偷翻他的东西,但是他还是心浮气躁的。
他有想过不怪妹妹,毕竟她才四五岁,但是他做不到。

世道正是人吹散何冉免费阅读

每次都是这样,说了多少遍还是不听,这次发过火了,过一阵子又忘了,我没见过你这么不负责的母亲。这是何冉无数次憋在心里想对母亲说的话,但是他也说不出口。
他无奈,这辈子只能被困在这个破地方,就仿佛全身都是铁链,驯兽师一遍又一遍地抽打他,让他乖乖的。
何冉头疼,疼到脑神经里面,像一把尖刀刺进脑浆里,不断地搅拌,拉出来又放回去。
无数次的争吵,他也已经只字不提了,只是做着无用功的反抗。
他的挣扎对于家人来说,也就是鸡毛蒜皮而已。
等到母亲把妹妹拖走了,他回到床上,看着窗户外的阳光,透过玻璃进来,照在他上半身。
衣服被照的透亮,暖洋洋的橙黄色,就像橘子汁撒在心头。何冉伸出手去抓,一直抓不住,他就用手挡住阳光,让微微的余光挥洒在脸庞。落在他的眼睫毛上,烂漫的无比自由。
他又睡去,直到晚上,门外没了母亲的嘶吼和妹妹的尖叫声。他走出房间,睡眼惺忪地跑到客厅,随便吃了点饭,回到房间,打开手机。
“啧,操,十点半了。”
他无聊的在床上刷手机,直到又开始困了,手机还发出音乐,而他伴着清白的月亮,就这么睡了。
第二天早上被母亲叫醒,他把包一背,去了图书馆写作业。
路上他随便买了点早饭,吃了一两口包子,全扔了。
晕晕乎乎地走到图书馆,找了个人少的地方,戴上耳机。
“开始抄作业吧。”何冉无奈地开始写试卷。说的好听一点是写作业,可讲白了就是抄而已,拿着手机对试卷一顿狂拍。他心里不起丝毫波澜,很平静,就像吃饭一样平静。
突然一个人走过来,何冉下意识地收了收手机,他也知道被人看见自己是在抄作业也不好,人都知道害羞。
那人走过来,何冉看他好像有点眼熟,不过没戴眼镜没看清楚,他也就没怎么在意。那人看他的书,何冉做自己的作业。
那人在这边书架转悠了一会,突然拍何冉的肩膀说:“唉,我妹物理复习题,你的能借我看一下吗。”
何冉这才看清楚,这是那个新转来的人。
“你是那个新同学吧。”何冉问。
“嗯,能借我看一下吗?”他回答道。
“哦,行。”何冉边说着,边从包里拿出物理作业。
“谢谢。”然后王渠就坐在了何冉的旁边。
何冉内心一万个***奔过:“我擦?他怎么坐这来了,我他妈还怎么抄作业啊!”
结果何冉看见王渠肆无忌惮地打开手机开始拍照,他偷偷瞄了一眼。
“哟,也是个抄作业的主。”何冉心里想到。
等这位刚来没多久的***者心安理得地抄完作业后,何冉松了一口气。没想到这位同样是抄作业的主居然问了何冉要不要抄作业,何冉也没说什么,就只是点了点头。
何冉掏出手机,一顿咔咔的,临走之前,何冉破天杀地又问王渠要了企鹅号。
“我们班男生的企鹅我基本上都有,以后方便联系。”何冉说。
“嗯。”王渠头也不回转身就走,何冉觉得有点意思。
抄完作业,转身就跑,连一句多余的话都不说,何冉出溜着腿,整个人往椅子上一躺,伸了个懒腰。
“哎呀,应该过一阵就行了。”
大概下午五点钟图书馆关了门,何冉就回了家。一整天都待在一个地方何冉早就被憋坏了。只是除了那个破家,就只有图书馆能去。
还没进家门,家里又穿出来一阵阵尖叫和骂声。何冉叹了口气,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母亲,后面跟着的就是妹妹。何冉并不想多说一句话,换了鞋就直奔房间,还是瘫在床上,刷手机。房门外面还是那么吵,即使是春天,还是有点犯冷。何冉裹了件外套,听着手机里面带有节奏感的音乐,和屋外没完没了的闹喊声,索性吃了药,冲母亲说了一句:“我睡了,晚饭别叫我。”
躺着床上的感觉真好,什么都不用想,因为很快就睡着了。也不知道是药物的作用,还是今天实在是太吵了,何冉的确很快睡着了。 世道正是人吹散

小编推荐理由

世道正是人吹散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