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病弱上门女婿(江楷苏简)

穿成病弱上门女婿(江楷苏简)

导读:江楷苏简小说————穿成病弱上门女婿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零七二二所著,讲述了含着金钥匙出生的江楷,人生的真谛只有一个字——玩。长大后,他有了第一个人生目标——逃避继承万贯家业。

小说介绍

江楷苏简小说————穿成病弱上门女婿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零七二二所著,讲述了含着金钥匙出生的江楷,人生的真谛只有一个字——玩。长大后,他有了第一个人生目标——逃避继承万贯家业。

江楷苏简内容介绍

“江楷你怎么了?江楷你快醒醒啊!江楷!……”一个年轻女人带着哭腔,焦急万分地喊,声音都喊哑了。
“小楷,小楷,醒醒。”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有气无力,喊一声要停一秒,听着就很敷衍。
“在家里大喊大叫的干什么?快把他弄出去!死在家里多晦气!”另有一个中年妇女,在一边骂骂咧咧。
……
这是江楷迷糊中听到的声音,三个声音一听就不可能是跟他一起爬雪山的队友,还说什么死在家里?

穿成病弱上门女婿江楷苏简全文阅读

刚才他不慎从陡峭的雪山上摔下,一阵天旋地转便坠入了深渊,身后队友们的呼喊声越来越远,很快消失,他也彻底被冰雪淹没。
江楷知道自己死定了,也算得上死得其所。只是大脑里一篇篇翻过他短暂一生所经历的碎片,觉得心里无比***,仿佛白白来到这个世上一遭。
他有点死不瞑目,却被厚厚的积雪掩埋得严严实实,来不及做出半点反抗。
忽然他觉得浑身冰冷无比,被冰水浸湿的那种透心凉。
按说不应该,这雪山里的气温,根本不可能让冰雪融化,怎么感觉此刻全身都湿透了?而且那三个人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莫非人死之前还会有这种奇奇怪怪的幻觉?
钻心的冷直刺进骨髓深处,江楷下意识想缩一缩身体。身体不听使唤,意识却莫名其妙在复苏。
浑身冰冷中后脑勺和背部传来一股暖流,软软的好像背部和脑袋躺在了谁身上。
他完全没想过自己的死亡体验竟然是这样的,正觉奇怪,突然人中处传来一阵刺痛。
刺痛的生理反应使得他不受控制睁开眼睛,不料一睁眼看到的竟是一张年轻女人的脸。
年轻女人二十几岁的模样,此刻脸上挂满泪水,眼眶鼻子哭得发红,极为狼狈。但也掩盖不住她容貌姣好眉清目秀、是个***的事实,就是面容多少有些憔悴,皮肤也有些欠保养。
她的表情看上去好像刚从绝望变为惊喜,见江楷醒了,她清澈的大眼睛亮得像两颗星星。
“你醒了?”一滴眼泪掉下来,滴在江楷眉心上,没等他做出反应,年轻女人抬手擦掉眼泪,激动地对旁边人道,“爸!江楷他醒了!”
“醒了?来,你拿着伞,我拉他起来。”
两人一出声,江楷就听出来了,正是他此前听到说话的人的声音。
“我来撑伞吧。”之前那个中年妇女的声音也响起,语气里全是不满之意,压低声音嘀咕,“真是作的真么孽,还好醒了,不然多不吉利。”
怎么回事?人死了会到阴间报到这种事情江楷是不会相信的,再说他刚转了一圈眼珠子,这地方也不像阴曹地府啊。
他这才发现自己躺在年轻女人腿上,脑袋也枕在她臂弯里,***往下则贴在地面上。此时正下着雨,他全身上下衣服都是湿的。
江楷完全弄不清楚状况,挣扎着要爬起来,脑袋突然一阵剧痛,他不禁用双手掌心摁住太阳***。
“怎么了?头疼吗?”年轻女人关切问道,“你别乱动,我扶你起来。”
“啧!真是的!”中年妇女嫌弃地白了一眼地上的江楷,不耐烦地从中年男人手中接过油纸雨伞。
中年男人过来帮忙,跟年轻女人一起把江楷扶进了一间屋子。
房间不大,家具也简单,一张算不上宽的双人木床靠墙摆放,对面靠墙一个立式衣柜,中间一张小桌子摆在小小的木格窗户下。
房子看着是老房子,家具的款式也老式,但看上去并不陈旧,置办最多也不过两三年时间。
最醒目的是窗户玻璃上贴的大红双喜字,红红的有些褪色,喜字正下方,小桌子上放着一个小相框。
相框里的两个人二十岁出头的样子,长得都清清秀秀很好看。他们肩并肩并排着照的是半身照,两双眼睛看着镜头微笑。笑容很浅,但看起来很甜蜜。
旁边还有一个手掌大的梳妆镜,从江楷的位置看过去,好巧不巧正好能照到他的脸,跟照片上的人比起来变化不大,就是消瘦了些,脸色也不太好。
“给他找一套干净衣服换上吧。”中年男人叹了口气,语气硬|邦|邦的问江楷,“自己能站稳吗?”
“能。”江楷点点头,“谢谢。”
“一会儿换了衣服出来喝药,我去给你煎药。”虽说给煎药,中年男人话中却充满了不乐意,丢下一句话,不等江楷回应,人已经转身走出房间。

江楷苏简免费阅读

年轻女人背过身去,又吸了吸鼻子擦了擦眼睛,默默打开衣柜翻找衣服。
江楷觉得她的背影莫名很落寞,她的裤子也湿透了,上面沾了泥,还在滴水。她是坐在积满水的地上抱着他给他掐人中的。
她很快挑了一沓衣服转过身来,伸手就要帮他脱外套,“把湿衣服脱了,里面的也得换,肯定全湿了。你要是站着累,先把裤子也脱了,坐床上换。”
“不累,我自己来。”江楷赶紧接过她手上的干净衣服,指了指她裤子,“你裤子也湿了。”
“别管我,你赶紧换,都湿透了,再不换该遭风寒了。”
年轻女人定定站在江楷面前看着他,一副要监督他把干净衣服换上才罢休的架势。
江楷整个人还是懵的,但他又不傻,自然看懂了现在的自己跟面前这个女人是什么关系。
何况刚才那阵头痛袭来,记忆碎片零星往他大脑里钻,他已经大概知道了一些事情,只不过还没办法将记忆碎片串联完整。
但是要他在这个陌生女人面前从容脱|光换衣服裤子,他可办不到。
他看了眼木床,把干净衣服放在床上,先把上衣外套脱下,“我这就换,你不用盯着我,赶紧找条干净裤子吧。”
年轻女人这才放下心,转身去衣柜里找裤子。
趁着女人背过身,江楷三两下把衣服脱掉,迅速把干净衣服套上,速度快到比部队里的紧急集合还要快。
等年轻女人找了条干净裤子转过身来,一看他都换好衣服了,一脸的惊奇,“这就换好了?”
“换好了,我先出去。”他说。
年轻女人也没多想,可能还以为是她自己找裤子找了挺长时间,“外面冷,要不再加件毛衣吧?”
“不用,我不冷。”江楷说着走出房间,带上房门。
刚被扶起来的时候他就扫过一眼,这里是一个四合院,前后两栋都是两层的楼房,左右两侧各一间长形的平房,四栋房子都是砖木结构。
他现在站在主房的一楼,这里是一个敞开着的大厅。他知道这种房子的结构,南方有些地方把这个大厅就当做会客的客厅使用。
客厅边是三级台阶,台阶下是四四方方的院子,院子的另三边就是另三栋房子。
主房正对面的那栋虽然也是两层,但由于地势低,看过去完全没有主房高大。一层的一侧留空,是这个合院的大门,另一侧是一间很大的房间。
院子右侧的平房被隔成两间,每一间都关着门。左侧那栋的墙只砌到一半,上半部分用木制的窗格代替,里面飘出一股中药味,房顶还立着一个烟囱,那里应该是灶房。
年轻女人很快也从房间里出来,问江楷道:“现在感觉怎么样?头还疼吗?要不要去睡一会儿?”
这一阵脑袋只是有些晕乎,江楷回答:“不疼了,站一会儿就好。”
“那我去看看药好了没。”年轻女人说着走下台阶钻进了灶房。
雨已经停了,江楷也走下台阶来到院子中间。
透过灶房的木格窗,看到年轻女人在里面给火炉添炭,却不见此前说要给他煎药的中年男人。
江楷的脚步很轻,灶房里的女人没发现。他继续往大门方向走,想看看外面的情景。
刚走到大门边,就听到大门左侧的房间里传出中年妇女的声音。
“必须让他俩离婚!把他给我赶走!这事没商量!今天是晕倒在家里,明天要是死在家里怎么办?这个家以后还怎么住人?真是晦气!”

小编推荐理由

穿成病弱上门女婿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