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柏顾恒舟小说(沈柏顾恒舟)

沈柏顾恒舟小说(沈柏顾恒舟)

导读:主角是沈柏顾恒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已火爆上线;作家寒江雪所写;全本讲述了在所有人惊诧的目光和顾恒舟剧烈震颤的瞳孔注视下,沈柏一把抓住顾恒舟的衣领,准确无误的贴上了他的唇。少年呼吸骤停,被沈柏突然惊骇.....

小说介绍

主角是沈柏顾恒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已火爆上线;作家寒江雪所写;全本讲述了在所有人惊诧的目光和顾恒舟剧烈震颤的瞳孔注视下,沈柏一把抓住顾恒舟的衣领,准确无误的贴上了他的唇。少年呼吸骤停,被沈柏突然惊骇的举动镇住,怕他反抗,沈柏紧紧抱住他的脖子,在他唇上重重咬了一口,尝到***。

小说简介

沈柏完全不输男儿郎,她的父亲是当朝太傅,年纪轻轻的她不光继承了父亲的才华,更是有超出寻常人的胆识,所以非常受到皇帝赏识。她正在朝堂之上与那些老夫子辩论,意外得知爱人顾恒舟身死的消息,顾不得体面她难掩心中悲痛,后来一场意外,她也随着爱人而去。许是上天怜悯,给了她重新来过的机会,一睁眼回到了十四岁的年纪。

沈柏顾恒舟小说免费阅读

第3章 无耻之徒
顾恒舟声音浑厚,正气凛然,祠堂内外的人全都被震住,饶是沈柏也被震得失了声。
好一会儿,还是张氏先回过神来,扯着嗓子哭喊:"老爷,不可啊!全京城的人都知道那个周校尉在战场上伤了腿回来性情大变,对手下的人都是非打即骂,少爷这一去出来还能是个全乎人吗?老爷你想想法子啊!"
人还没走就哭丧似的,没一句是沈柏爱听的。
"当着我娘的面,你别咒小爷,小爷便是下地狱滚一遭,出来也是全乎的,定不会让你狐媚我爹,让他这把年纪还晚节不保。"
"混账!"
沈孺修皱眉低喝,圣谕在前,除了这个也不知道能说什么。
顾恒舟被张氏哭得烦了,沉声冷喝:"带走!"
顾三顾四便抬着沈柏往外走,张氏趁机搀着沈孺修安慰:"老爷,您别生气,妾身一会儿给您熬碗银耳莲子羹清清火,两个月时间也不长,眨眼就过去了。"
瞧瞧这都是些什么人?
小爷要去受两个月的大罪,你还有心思给你爷们儿熬汤!小爷是你爷们儿亲儿子,他能喝得下去?
沈柏心头不爽,犟着脖子去看张氏,眸底带了寒光:"小爷人虽然走了,但谁也不许进我屋,你也别得意忘形,记得给我娘晨昏定省,不然回来小爷刮花你的脸!"
张氏吓得惊叫一声瑟瑟发抖的扑进沈孺修怀里,气得沈柏骂了一路的狐狸精、不要脸。
许是存了报复的心思,顾恒舟没坐马车,骑着马让顾三顾四抬着沈柏招摇过市。
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沈柏根本没觉得羞耻,上了街扯着嗓子大吼:"顾兄丰神俊朗,沈某爱慕顾兄已久,实在是情难自禁才会做出轻薄之举,还请顾兄念在同窗之谊的份上饶了我吧!"
围观的众人惊得下巴差点掉到地上。
什么情况?沈太傅家的少爷爱慕镇国公世子,还做出了轻薄之举?镇国公世子武艺高强,怎会容他近身做出……
咦?世子唇上怎么好像有被狗啃过的印记?
沈柏可以没脸没皮,顾恒舟却很要脸,尤其在所有人的目光都探究的落在他唇上以后,白皙的面孔控制不住的染上羞恼的红。
无耻之徒!
顾恒舟暗骂了一句,掉转马头一掌将沈柏劈晕,拎起来丢到马背上。策马疾行,直奔瀚京校尉营。
营门口值守的人远远地就认出顾恒舟的马,早早打开大门,顾恒舟疾驰而入,快到校尉周德山营帐的时候才勒了马缰绳停下,亲卫兵阿柴迎上来:"督监大人,你回来啦!"
顾恒舟翻身下马,把沈柏和坐骑猎云都丢给他:"这是沈太傅独子沈柏,从今日起在校尉营受训,为期两月,你安排他住下!"
"是!"
阿柴应下,扛着沈柏就走,顾恒舟已经撩起营帐门帘又偏头看着他叮嘱:"他身上有恶疾,给他单独安排住处。"
"是!"
"安排完,你带着猎云一起去后山河里洗一下。"
"……"

沈柏顾恒舟小说全文阅读

第4章 小爷敢作敢当
瀚京校尉营在皇城以北十里地的镇戈山,取镇国公顾廷戈的字命名。
校尉营起初是收留朝廷残兵的地方,三十年前,营里出了个断臂将军,瀚京校尉营一时名声大噪,吸引了许多寒门子弟前往,朝廷也加拨了粮饷把他们作为京都的备用兵马,直到今日,已有三万之众。
沈柏在瀚京校尉营的营帐昏睡第二日才被生生饿醒,一扭头,脖子便痛得好像要断掉,可见顾恒舟昨日那一下用了多大的力道。
"嘶!"
沈柏吸着冷气坐起来,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被安排在一个单独的营帐,床边放着两套校尉营的小兵衣服。
衣服很大,袖子和裤腿都长了不少,好在有绑带捆着还勉强看得过去。
换好衣服,沈柏掀帘子出了营帐,不远处传来整齐划一的操练声,不用问路也知道那边是校场。
走到半路,沈柏的后脑勺却被砸了一下,一粒石子滚到脚边。
回头,对上一双细长阴邪的眼:"哟,这不是上赶着让世子殿下宠爱的兔爷吗?"
兔爷,是对沦落风尘的男子的称呼,在世人眼中,这类人比勾栏院的女子更卑贱,是可以被随意处置的玩意儿。
昨日休沐,沈柏和顾恒舟的事,只在太学院和城里一些百姓口中宣扬开来。
这事不光彩,恐怕周德山都只收到沈柏要来的消息,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这人是怎么在校尉营里知道这些消息的?
"你叫什么名字?"
沈柏转过身朝那人走了几步,那人生得不算特别高壮,大腹便便,脑袋却偏小,五官挤在一处,贼眉鼠眼的,如同从龟壳里探出脑袋的王八。
"你管老子叫什么!"
那人语气很冲,转身想走,沈柏抬脚踢了一块石子打在他腿弯:"小爷痴恋镇国公世子,小爷敢做敢认,你骂小爷是兔爷,却不敢报上姓名,胆子这么小,若是有朝一日上了战场,岂不是会被吓得尿裤子?"
"臭小子,老子先揍得你尿裤子!"
那人气急,转身想一拳把沈柏揍趴下,沈柏微微侧身避开他打来那一拳,一个高抬腿蹬在那人下巴。
"唔!"
那人痛得闷哼一声,捂着嘴迅速后退,像是咬了舌头。
沈柏还保持着踢腿的***,眉梢微扬:"忘了告诉你了,小爷武学师承禁卫军统领,师父说,出门在外,能动手就别叨叨,免得坏了他的名声。"
沈柏在太学院嘴皮子功夫第一,文修第二,武修最差,但好在她脑子灵光,琢磨了两招看门本领,对第一次见她觉得她好欺负的人百试百灵。
这会儿那人果然不敢再贸然上前。
沈柏吹了声口哨,不理会那人怨毒不甘的眼神,准备继续往校场走,一抬头却看见顾恒舟穿着一身顾恒舟穿着一身宝蓝色银色绞祥云暗纹劲装骑着猎云,正在不远处看着他们。
"……"
沈柏头皮发麻,她怎么忘了,在她中探花前一年,这人就被封为瀚京校尉营的督监了?

沈柏顾恒舟

以上就是本站分享的沈柏顾恒舟小说 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资源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