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花念君颜(陶妙萧煜萧潜)

离花念君颜(陶妙萧煜萧潜)

导读:陶妙萧煜萧潜小说离花念君颜,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离花念君颜全文免费阅读。萧潜向来知他这位小叔叔难缠,陶妙品性纯一,与他对上定要吃亏。于是便先发制人,向萧煜边见礼边道:“侄儿见过叔叔。

小说介绍

陶妙萧煜萧潜小说离花念君颜,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离花念君颜全文免费阅读。萧潜向来知他这位小叔叔难缠,陶妙品性纯一,与他对上定要吃亏。于是便先发制人,向萧煜边见礼边道:“侄儿见过叔叔。先生来此不过受侄儿诓骗……请叔叔莫为难先生。”

陶妙萧煜萧潜小说简介

陶妙 和萧煜之间有着许多的误会,可是萧煜还是对这个女子动心了,这个女子的曼妙也好,清冷也好,甚至是***,都让萧煜倾心,可是萧煜没有忘记,这个女人是如何勾引,自己只有十四岁的弟弟的,为了弟弟,萧煜必须忍住自己的动心,可是时间一长,萧煜还是忍不住想念这个女子,而两人之间的误会,也在慢慢解开。

离花念君颜全文阅读

萧潜向来知他这位小叔叔难缠,陶妙品性纯一,与他对上定要吃亏。于是便先发制人,向萧煜边见礼边道:“侄儿见过叔叔。先生来此不过受侄儿诓骗……请叔叔莫为难先生。”
萧煜见他维护陶妙心切,冷笑一声道:“你忤逆母亲在先,欺瞒恩师在后。我看你这几年把书都读都狗肚子里去了吧。既你父亲不在身边,我便替兄长教训你这无知小儿。”说罢,左手便执起了挂在革带上的马鞭。瞬时,萧陶二人只听一下破风之声,一条黑影闪电而至,地上泥土飞扬,萧潜跟前的泥路已被马鞭刮出了一条深深的痕迹。
陶妙生于书香世家,从小到大往来的都是文人雅士,哪曾见过这等阵仗。她心下大骇,从骡背上跳下,急急向萧煜道:“学生有错,先生也有责任。我虽不过授艺老师,却责无旁贷,请将军对世子手下留情。”
萧煜见二人互相维护,心中不齿,对陶妙道:“萧潜执迷不悟,先生可知对他留情便是害苦了他?先生既承认了责任便请遵守诺言,离京去罢。”
萧潜听罢,未待陶妙反应,便反驳道:“不可!叔叔,执迷不悟的是侄儿,先生无辜,纵有过错也应有侄儿承担。”
“承担?”萧煜哼了一声,“你以为世上所有后果都是你担得起的?你若与先生私奔,陶家清誉便毁在你手里了,你担得起?你一走,卫国公长房一脉便是后继无人,你也担得起?”
萧潜默了默,良久才道:“侄儿担不起。可侄儿也担不起错失所爱。叔叔,人死如灯灭,难道我活着便该只为旁人而活幺?”
待萧潜说完,萧煜已是脸沉如水。陶妙听了他这番话也是心中大震,她得意萧潜不假,但二人相处不过两月有多,此番深情却不知从何而来。
萧潜瞧她神色,已知她心中所想,笑了笑道:“先生,我
第一回见你便中意你了。情之所至,一往而深,这本也没有甚么道理可讲的。”
萧陶二人都比他年长不少,却皆未成婚,如今听着一个年少儿郎坦荡荡地向自己的先生诉衷情,一个是羞一个是恼。但羞恼之余又不禁有些欣赏他的气度。萧煜心中更是回荡着那句“情之所至,一往而深”,只觉听得心内戚戚然。
三人心思各异,均未有言语。过了一会,陶妙又翻身到骡背上,对萧潜说:“你说的都没错。人活一世,不该只为旁人。可萧潜,我不中意你,我再也不见你了。”萧潜听她这般说话,脸色白了白,想伸手拉她衣袖却又不敢,半路便把手收了回来,紧紧攥成拳头垂在身侧。
陶妙不忍再看他,拉了拉缰绳便对萧煜道:“将军可满意了?”她语气淡淡的,同与萧潜说话时的温柔之意全然不同,萧煜听得心中不快,却也无可辩驳,只施了一礼权作回应。
陶妙点了点头,驱骡前行。萧煜与萧潜默在原地良久,直至那细碎的铃铛声全然隐没在桃林深处,萧煜才拘了萧潜回卫国公府。

离花念君颜免费阅读

萧煜碰上陶妙是不期而遇。

那天萧煜因卫国公夫人登门拜访而改了京郊出游的日子。再度出门已是两日之后。

彼时京郊一处桃林正怒然绽放。

萧煜**骑着大宛名驱狮子骢,极目远眺,桃花树冠层层迭迭似嫩色花海。春风微拂,花浪轻涌,叫途人心神俱醉。他头戴金冠,身穿赭红色绣上金色云纹的胡服,衬得他的脸色更为白晰,通身气派说不出的富贵风流。萧煜身后跟着几个年轻男子,均是锦衣骏马,是他的左金吾卫同僚。其中一人是其麾下的中郎将,名戴游。

萧煜一路领先,隐隐听到身后几人正讨论时下京中风流人物。而戴游竟提到萧潜的女先生陶妙,说陶妙十五岁便因一手妙笔丹青成名,一副画能抵百金。惜因名声太过为夫家不喜,十六岁时便被退了亲,致如今双十年华仍是待字闺中。

众人听罢,有人问道:“萧朝才女比比皆是,是哪户人家如此狭隘,竟因陶女郎名声斐然就退了亲事?”

戴游答:“原与陶女郎定了亲的是当今刑部尚书秦非大人之子。”

各人听了,无不了然。因秦大人在朝中素有清誉,为人刚正不阿,但处事刻板。若陶女郎夫家是刑部秦家,无怪乎才情横溢反遭嫌弃。

此时另一人又道:“名声太过只是其一,陶家曾祖虽为先皇太子太傅,但如今的陶大人不过是个县令。今日陶家与昨日已是今非昔比,两家门不当户不对,秦家欲另择佳妇也是情理之中。”萧煜虽未曾搭话,但这番话却听得清清楚楚。秦家事在先,萧潜事在后,心里不禁对这陶女郎有了几分鄙薄之意。

众人走马至桃花林前,均收了马鞭,信马而行。马践桃花幽径,花香愈盛,待走到桃林深处却传来女子莺声笑语。只见不远处设了三两条机案,机案前有几个年轻女郎跪坐于蒲团之上,身后有侍女小厮侍立在侧。跪坐着的少女个个面容标致,身着嫩色齐胸襦裙,手披绫罗,头簪珠翠,一看便知是高门大户的娇小姐。除却几个妙龄女郎,机案前还立着一道修长的女郎身影。那女郎一身素色深衣背对萧煜,鸦发捆成一条长辫垂在背后,顶上只有一根白玉簪子。

萧煜注视着那背影,心下一跳,不知怎地又想起那名字,“陶妙”。

女郎仿若闻声而动,转过了身也看着萧煜。两人虽隔得远,但萧煜眼神好,依旧把她的模样看得真切。那女郎长着一张鹅蛋脸,羽玉眉下一双孔雀眼。目若点漆,眼角却微微下垂,显出几分孩子气。女郎怔怔地看了他一会,又背过身去。众人见前面是一群妙龄女郎都勒住了马缰,未再贸然上前。

此时一个跪坐着的女郎却起了身,向萧煜身后的方向屈膝行礼。原来那年轻女郎是萧煜同僚的相识。京城虽大,可高门大户之间关系盘根错节,众人厮认起来倒发现不是原来就认识的,也早听过名号。

当中尤以萧煜为甚。萧煜一家虽非出自皇族萧氏,但其祖辈是萧朝开国的马上功臣,功勋焯焯。萧家世袭卫国公封号,三千食邑中有一半是“食实封”,卫国公府可从食邑中收取租赋。萧煜兄长离京多时便是因为其食邑遭逢水祸,萧显特到封地视察灾情。而萧煜虽未袭爵位,但年纪轻轻已是左金吾大将,前途无量,怎能不受京中贵人注视?

除了萧煜,众人注视的便是那深衣女郎。尤其一众金吾卫,谁也未料到他们竟会在这京郊桃林中遇上方才提到的才女陶妙。金吾卫来此为走马,而陶妙与学生则来此写画。

萧煜留心着深衣女郎,果然不久便有人为他们引见。

深衣女郎行至萧煜跟前,边屈膝行礼边道:“陶妙见过萧将军。”

女郎声音娇柔婉转,语气却冷冷淡淡的。萧煜心忖,想必是女先生这种欲擒故纵的姿态把萧潜那无知小子勾得神魂癫倒。

萧煜想着勾唇一笑,他嘴唇轻薄,如此笑起来便有些轻挑。原来他剑眉入鬓,面容冷峻,少女虽喜他容貌也不敢轻易接近。此番一笑,却叫人禁不住心生亲近之情。

萧煜自幼好研兵法,自然知道什么是“知已知彼,百战不殆”,于是便向陶妙试探道:“在下萧煜,乃卫国公世子萧潜叔父,见过陶先生。”他故意提起萧潜便是想瞧瞧陶妙骤然听到萧潜名字会作何反应。

而陶妙听他提起萧潜,脸上果然变了色。

小说推荐

转眼间离花念君颜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