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虐文男主互换剧本后(云西西裴白)

和虐文男主互换剧本后(云西西裴白)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云西西裴白,和虐文男主互换剧本后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云西西穿进一本***情深的修仙文中,男主是九天第一神君裴白,同自己座下弟子女主***情深,女主痴恋仙君,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云西西裴白,和虐文男主互换剧本后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云西西穿进一本***情深的修仙文中,男主是九天第一神君裴白,同自己座下弟子女主***情深,女主痴恋仙君,

云西西裴白内容介绍

这是怎么回事?云西西佯装淡定的扫了一眼众人。
恭敬的尉迟、趴伏在地战战兢兢的弟子,以及跪在中间,等待她垂怜的仙君……
如果是为了诳她,代价未免太大了些……
目之所及,的确是“偷盗事件”的戒律司对质节点,可这一次,她成了上位者。
穿书这事儿,出现问题再正常不过,云西西脑海中忽而浮现出一个大胆的猜想……

云西西裴白全文阅读

该不会……穿错身份了?
她穿成师尊,拿了裴白的剧本,而裴白穿成她,拿了她那撕心裂肺的剧本?
不会吧?
如果是真的……
她脑海中立刻浮现出那些狗血淋漓的虐身、眼泪和苦苦哀求,看向裴白的目光便带了丝兴奋……哦不……同情……
狗男人那张脸还像从前一般俊美,可从前如在云端,视众生如蝼蚁,如今一副跌落尘埃的脆弱模样,风中浮萍、为情所困……
对比鲜明,简直超出想象……
她示意众人起身,尉迟长老轻咳一声,开口:“裴白,你可认?”
垂首立在中间的裴白却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半天未曾说话。
明明眼尾湿红,一副心碎模样,那气质却陡然起了转变。
没人知道,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前仙君内心满满都是卧槽。
他是谁,他在哪,他方才为何跪着?他那动不动就哭鼻子的未婚妻为何坐在上首?
嗯?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就在这时,见他不说话,有人抬脚走上前,言辞恳切道:“师尊,既然裴师兄不肯认,便罢了,我并不欲同师兄伤了和气。”
裴白抬眼望去,是他乖顺的五弟子杜月清,这孩子他清楚,心地善良,素来温和,从不做蝇营狗苟之事。
也是看见她,他才想起他为何会在这里,杜月清丢了一株“尘血”,怀疑是他拿的,这才闹到了戒律司。
而他现在是未婚妻的三弟子,小姑娘则成了上首遥不可及的尊上。
他应当是与她互穿了身份。
事已至此,他目前灵力不过筑基期,权且先静观其变。
目前的状况,他并不担心,偷盗灵草一事,一定是个误会,杜月清定然会替他解释清楚,阿云从前总说杜月清陷害她,怎么可能呢,阿云总是患得患失,想的太多。
杜月清果然抹了抹眼泪,再次开口了:“‘尘血’是我爹特意寻来给我突破瓶颈的,没了‘尘血’,不过就是突破时走火入魔,没关系的,既然裴师兄喜欢,我愿意割爱。”
裴白:……
裴白几乎当场裂开,他扫了她一眼,道:“我没拿。”
杜月清哭肿了眼,道:“没拿就没拿吧。”
裴白:……
周围顿起窃窃私语,一声一声灌入耳中。
【连杜师妹的灵药都偷,人家正在突破瓶颈,真恶毒啊。】
【杜师妹哭的那般可怜,我都看不下去了。】
【就这种人品,还肖想师尊,不要脸。】
周围的议论之声他其实不太在意,他抬眸,望向上首的小姑娘,她总该信他吧?
小姑娘懒洋洋的坐在宽大的玄木椅上,白皙娇软的手臂从云海绡里探出来,手肘支着椅背,手掌撑着脸颊,撑着那白、嫩的小脸蛋嘟起一块儿。
果然,她还是心软,当下便回望着他,笑眯眯的开了口。
“你居然连杜师妹的灵药都偷,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裴白:!!!
他咬牙道:“你信我!”
尉迟在一旁轻咳出声。
裴白侧眸望过去,尉迟是戒律司最德高望重的长老,他一直对他信任有加,他一定能秉公办理。
他这时候出声,一定是看不下去。
尉迟果然看不下去,他非常公平的看着裴白,一字一句道。
“你若没偷,她又怎会冤枉你?”
裴白:……
他从前是瞎了么?
云西西:是的是的是的。
裴白这才想起阿云从前跟他说过关于杜月清、尉迟的话,他总觉得她小孩子心性,太爱胡思乱想,还斥责她荒废了修炼。
此刻想来,原来她说的都是真的。
不过即便满堂非议嘲弄,于他所言,并无影响,事到如今,他只是不想阿云误会。
别人便罢了,至少、至少……他还有阿云……
他仰脸看向她,心中浮起期待和紧张。
阿云亦平静的望了过来。
他等待着,手指无意识的攥紧。
阿云笑的一如从前,语调轻快:“不过一株“尘血”,还给她便是。”
世界崩塌了。
喘不过气来。
云西西将裴白心碎的表情尽收眼底。
她原本没想虐他,只是她忽而想起原剧情中,她受了“问心雷”后,他来看她时说过的话。
【信不信的,有什么关系?不过一株‘尘血’。”】
【伤心?宝阁里尚有别的灵草,去取一株便好了。】

云西西裴白免费阅读

他无法体会她的伤心,他始终觉得她的倔强莫名其妙。
他不明白,她想让他明白明白。
大堂里因着这句话又起非议。
尉迟露出笑容,他最懂尊上,她不食人间烟火惯了,这种生死之外的计谋,根本瞧不清,他佯装慈爱的道:“认了吧,少受些苦。”
裴白眼神阴郁,沉默不语。
他不认,尉迟也不能硬按头,他扫了一眼杜月清,再次公平的道:“这样吧,既然裴白不认,我们应当给他一个机会,不若动用‘问心雷’。”
听闻这个词儿,周围的弟子纷纷倒抽了一口凉气。
谁都知道这玩意儿要命。
裴白这会儿回过神来,微不可察的看了一眼上首的小姑娘,阿云即便再不信他,也不至于……
尉迟假惺惺的请示:“尊上意如何?”
云西西问:“‘问心雷’何用?”
尉迟回:“如遇争议未决事件,可动用问心雷辨别真伪。”
云西西了然的颔首,视线落回裴白身上,慢悠悠的道:“是个好法子。”
年轻的弟子孤身立着,身子一顿,眼里最后一丝光也熄了。
显然……
又心碎了……
尉迟得了首肯,当即打开戒律司的刑门,露出里面触目惊心的刑台,厚实的行刑架上有深褐的污渍,像是血液一层一层的泼上去,才最终形成厚痂。
周围不时闪过细小的紫雷,发出“噼啪”的声响。
弟子们一面惧怕又一面忍不住看,据说上了那玩意儿,一般下不来,下来的人,至少送掉半条命。
尉迟看向裴白,道:“去吧。”
裴白又看向阿云,她只一言不发的看着,他一咬牙,沉默着往祭台走。
杜月清悄悄碰了碰尉迟,暗中传音。
【长老,他若是过了问心雷怎么办?】
尉迟笑的和蔼。
【过不了。】
杜月清***一笑。
【有劳长老,那我就放心了。】
裴白已走上行刑台,尉迟示意弟子给他戴上镣铐。
云西西坐在玄木椅上,安静的望着这一切。
从前身居高位、执掌生死的仙尊,此刻变成了受难的脆弱少年。
白皙修长的腕,黝黑透着***气的手铐,垂下来的细碎黑发,因为受伤而发红的湿润眼睛,对比强烈,有一种凌虐的美感。
他在众人的奚落嘲讽中安静的立着,忽而微微侧过脸,朝她望了过来,漆黑眼眸中满是心碎和疼痛,像是在乞求她的信任。
云西西立刻移开视线,这谁顶得住?
细细一琢磨,更气了,上一回她也这样,这狗男人居然不为所动?是她不够美还是不够虐?
真让人生气。
尉迟分明感受到了尊上的怒气,这怒气还是针对行刑台上的裴白,便轻咳一声,道:“行刑。”
裴白下意识的咬紧牙关。
杜月清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就在这关键的时刻,上首的师尊忽然开口:“等一下。”
众人纷纷看过去。
尉迟心道,方才那般生气,是觉得惩罚不够么?
就见尊上美眸半敛,懒洋洋道:“换杜月清上吧。”
尉迟:???
众人:???
杜月清:!!!
云西西无所谓的道:“既然未决争议,谁上都行,那便杜月清上吧。”
杜月清一愣,脸色当场白了。
尉迟刚要劝,云西西又道:“这事儿说起来,是杜月清开的头,又拿不出证据,自然应当是杜月清上。”
杜月清立刻求救的看向尉迟。
尉迟擦擦头上的汗,心想,尊上明明不管这些事儿,今天是怎么了,但也只得硬着头皮道:“‘问心雷’毕竟凶险,我方才仔细一想,不若我再查查……”
云西西冷冰冰的视线落在他身上:“刑是你提的,怎么?觉得不妥?”
尉迟吓了一跳,连连摇头。
云西西抬眼望着行刑架上最高处的污渍,淡漠的笑了笑。
“去吧,我也挺好奇,那么高,血究竟是怎么溅上去的。”
杜月清吓得腿一软,当场跪下了。
云西西却不为所动,差了个小弟子,在行刑台顶端悬了方素白的帕子,轻描淡写。
“溅上了拿来我瞧瞧。”

小编推荐理由

和虐文男主互换剧本后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