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病娇盯上的日子(元泱岑炼)

被病娇盯上的日子(元泱岑炼)

导读:元泱岑炼小说叫什么?完整版小说被病娇盯上的日子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呈现,作家知子火烧所写;他最近盯上了一个脑回路清奇的人。别人出口成章,她出口就是一套梦幻十八连。别人跪地是求饶,她跪地纯属碰瓷。别人骑马。

小说介绍

元泱岑炼小说叫什么?完整版小说被病娇盯上的日子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呈现,作家知子火烧所写;他最近盯上了一个脑回路清奇的人。别人出口成章,她出口就是一套梦幻十八连。别人跪地是求饶,她跪地纯属碰瓷。别人骑马,她与马比起了花式赛跑。别人醉酒展***,她醉酒展了个……难以形容。种种迷惑行为,可他竟觉得……有些可爱,甚至想抢过来,再逗一逗。众人视角。你俩狼灭做个人吧——

小说简介

一个人究竟可以有多倒霉,她元某人以身作则,用实际行动告诉了全世界,并不断刷新这二字的定义。
于是她顺利穿成一枚炮灰,顺利惹上凶残嗜血的大魔王,顺利成为一干作精的眼中钉,并顺利在死亡边缘练习起了唱跳rap。
你以为这是运气?不,其实这是实力。
但对此,元某人只会邪魅一笑,表示问题不大,任何事情做到了极致,不都是一种成就吗?
遇事会慌的那都是小孩子,像她,遇事就会献出优美且富有哲学的那么一句话——各位爸爸,球球你们饶了我这只傻狗吧!

被病娇盯上的日子免费阅读

时间回溯,白日的江城王宫那是一片喜气洋洋,锣鼓喧天的氛围。
江城王的寿宴开在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里,只因江城是出了名的除了钱,一无所有,因此这大殿也是暴发户式的富丽堂皇。
宴厅里,是一副极其铺张浪费的场面。本来,于此相配的应该是喜庆热闹,却因小阎王突然从天而降,不请自来,变得异常端严。
小阎王是个爱凑热闹的主,在这种场合见到他,其实说不上稀奇,也就是一个不小心,人头会落地弹跳几下罢了。
初来乍到的一级玩家元泱,此时还是一位有着那份无知的——莽夫,心中只暗道了一句,呸,原来就是个臭弟弟,便自顾自的沉浸在莺歌燕舞中无法自拔,手中握着的酒,也是一杯接一杯。
当一旁过于迟钝的侍女终于想起此酒虽然不烈,但后劲极大,想要出声提醒之时,她早已登上了极乐净土,坐在位置上挥动起了身后那对隐形的翅膀。
随着时间的流逝,场上的气氛松了起来,众人开始窃窃私语,也不知道是哪个将生死看淡的先开始谈论起,王姬与那宴城萧世子的婚事,什么在她中毒时宴城匆忙退婚后,立即又与羽城联了姻,什么王姬被弃如敝屣之类的言论,传入江城王耳里,那是一个怒气填胸。
好在,江城王也是个酒劲到了位的,指着底下就是一顿怒骂,并夸下了海口,称只要是他闺女看上的人,便是打晕了,绑也要给她绑过来。
巧的是,对于此时的元泱来说,江城王这一番豪言壮语可谓是不偏不倚的正撞枪口。
比他喝的更醉,已经失去了人性的元泱摇晃着精致的酒杯站了起来,将杯一甩,豪放一喊:“来人啊!快将美人给本大王抢回去暖床!”
众人朝她投去了惊世骇俗的目光。
只有江城王还在配合她,咧嘴大笑的问她看上了谁?
“就您旁边的那位小美人啊!”她好似一位柔情铁汉,举着甩空了的酒杯对着人一敬,又带着欣赏的笑容,将酒杯里的空气,一饮而尽。
此言此举,如渡劫的天雷,接踵而至的劈在了众人的五脏六腑之上。
宴厅内刹那间,万籁无声。
只有江城王仗着自己酒劲上头未反应过来,还顺着她的话扭头看了一眼。
也就这一眼,把他彻底看了个清醒,小阎王在看着他笑,笑的那叫一个春风和煦。
他感觉到自己呼吸停了几秒,转过头,笑的像哭:“乖女,这酒可以乱喝,话不能乱讲啊。”
场面气氛一度低沉,只有唯一不清醒的人还在大放厥词:“她!就是我看上的压寨夫人!我非她不娶!”
压寨夫人?江城王一个没坐稳差点就从座上摔下来。
似是为了提醒他,她还补了一句。
“她若不愿,那就……打晕她,给本本本本大王绑过来!”
啊!这他娘的到底是哪个挨千刀说的???
江城王两眼一翻,想要假借昏倒的样子离开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
不止是他,这些犀利的言语以及用词,已经让底下如坐针毡的人纷纷擦起了不知是汗还是泪的***。
众人屏息慑气,寒毛卓立,今日出门,忘看黄历。
可谁知,小阎王只是不着调的笑着说了句,“江城王,看来你的女儿,酒品不行啊。”
江城王赔着笑,“是是是,她一直都如此……”
就这样直到宴会结束,全程精神紧绷的宾客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还活着的这个意外。
而被人扶回去,清醒过来并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元泱,如人猿泰山般捶胸顿足,对着苍天大地怒吼连连:啊!我裂开了啊!
-
因为昨晚做了个噩梦,梦到了灭霸长着小阎王的脸,从床上弹射起来,最后降落在地板上的元泱,为了转换一个心情,便跑到了王宫里的兰清湖边游逛。逛着逛着,她忽然兴致盎然,想为此情此景吟上一首诗以表自己美丽的心情。
清了一下嗓子,深吸一口气,正准备开口。
“元王姬。”一道声音打断了她。
“嘎……”一口气没憋出来的元泱被吓的发出了一声鸭叫。
她转头一见来人,内心瞬间就晴转雷阵雨。
此人是她唯二不想见到的人,也是昨日寿宴上另一个二五仔。
宴城世子萧煦飏,女主的大哥,与原身一样,也是一个在书中早就死了的人。
书中对他着墨也是寥寥几笔,只提过女主有两个哥哥,因大哥早逝,这世子之位便顺势落到了她二哥头上。
可如今,他不仅没死,他爹居然也没死,瞧瞧,这世界,多有想法!
不过,她与这个萧世子的交情,真的只能到给他说个恭喜的程度,虽然他们同为炮灰,算得上有那么点惺惺相惜,但鉴于他现在已经成为了渣渣男二的准妹夫,那就不好意思了,请你离开她的魔仙堡。
渣渣男二虽然是个内心扭曲的狗贼,但却意外疼爱他的那位同胞妹妹,可以说他唯一的一点良心全给他这个妹妹了。
但,被一个变态宠大的人,她会正常吗?
当然不。
那位羽城王姬是书中为数不多的恶毒女配,虽然她的段位比不上她那两个变态亲哥,但她无法无天的作天作地是本书任何一个女人都比拟不了的。
跟她抢男人,只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作为一个无挂弱鸡,她不认为自己能承受得起他们兄妹俩的联合双杀。
因此,她希望萧世子能够拿起爱的号码牌,马不停蹄的乘上去往羽城王姬心中的拖拉机,为他们各自的狗命留一点余地。
“萧世子。”出于种种原因,元泱不得不伫立在原地,并且不情不愿的问了个冷淡的好。
换作旁人,听到这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语气,肯定会忍不住撸起袖子教她做人。
但对开了全方面滤镜的萧煦飏来说,这优美的问候,仿佛是细雨轻吻了面颊般,动人心弦。
他心神荡漾的颌首。
“昨日你纵意饮酒,想必醒来定是头疼了许久。”自行判断后,他轻轻一笑,嗔怪中带了分宠溺,“知道难受了吧?经了这回的教训,看你日后还敢不敢这么任性?”
元泱面无表情,“敢。”
他笑意更深:“你呀,还是这么喜欢与我嬉闹。”
元泱:“?”
她从未想过,油腻原来不分年龄。
单方面陷入了情网中的萧煦飏霸道的对着她絮絮叨叨:“你总是不会好好照顾自己,让人好一顿操心,我觉得,这午膳一会儿还是吩咐人做的清淡些吧,还有,你身体柔弱,我看,就不要出来吹风了。”
呼吸了一下这干燥的空气,元泱平淡道:“虽然你的关心很多余,但我还是谢谢您提出了这会让我拳头发痒的建议。”
似乎终于听出了她话里的不悦,萧煦飏语气闷闷地问:“你可是还因婚事在同我置气?”
元泱皱着脸疑惑的往后伸长了脖子。
萧煦飏懂她。她一定是想通过表演吃醋后的模样来传递她的心情,于是他连忙解释道:“昨日你那番言论,我其实全当醉言,并未放于心上,我知道你是在因我和羽城的婚事而气恼,但那一切都是我父王瞒着我擅自做主,根本不是我的本意!”
不得不说,在某些方面,这萧世子真的挺让人上头,不仅喜欢自说自话,还喜欢哪里有雷,踩哪里。
原本元泱只是轻微不爽,但一提到昨日,她登时就变成了绝味·不爽。
这位萧世子是位喜欢造作的憨憨。
他爹不许他来江城,结果这货自己逃出来了,千里迢迢来到这,居然就是为了让她给他一个***承诺,他好回去求他爹成全,让他们双宿***。
小朋友,但凡有一粒花生米,你也不止于喝成这样啊?
先不说他爹会不会答应,反正她认为那远在羽城的云氏兄妹是一百个不乐意的。
他们这一个不乐意,小脑袋瓜出走的人是谁?还不是她这个铁头冠名商!
更可气的是什么,昨日她喝的连东南西北都找不着了,在听了他长达千字的表白后,她更加头晕眼花,脑袋昏昏,狗胆包天,将小阎王拖出来挡刀,并再一次的向广大群众宣布——她要娶他。
哪怕说是嫁,她都不会有此刻这种想一碗鹤顶红赐死自己的感觉。
人间疾苦,恐怕不过如此。
“来,萧世子,你冷静的听我说。”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元泱准备残忍的给他一记痛击,“不管你与谁订婚,我都不在乎,因为我,对你,没有一丝一毛的喜欢,我希望你也能够学会清醒的,认清现实,然后再圆润的回到你该回的地方,这样对你我都好,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骂她狠心,斥她冷血,她都能够虚心接受并鼓励其再接再厉。
她跟萧煦飏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他们之间障碍重重,她没有那个兴趣和实力陪他去跨越山和大海,她连自己的独木桥都走的磕磕绊绊,你说这时,弹出来个斩妖除魔的组队信息,她除了回个:挂机,勿扰。她还能如何?
只是她没想到……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原本听了她的话还颤抖着唇,像是被渣男无情抛弃了的萧煦飏突然振作了起来!
“不可能,我不信,你若真这样想,为何从前没说过你对我没有半分情意?”越想他还就越是恍然大悟,“你是不是还在恼我们之间的婚事,顺带想试探一下我与父王对峙的心是否坚定,其实你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考验我,包括昨日你醉酒说出的那番话,也是为了让我吃醋才刻意为之,我……我都理解,你受了委屈,偶尔任性一次也是应该的。”
元泱:“……”
来啊,家人们,公屏给他打上牛逼。

被病娇盯上的日子全文阅读

“我说小老弟,你就不要在这非分之想了行吗?要不要我这个平平无奇的数学小天才来帮你算算,给你个***狗买棺材要花几毛钱?二营长的意大利炮都比不过你***赖赖的嘴炮,还给爷在这犟嘴,编故事,怎么不去撰写史记呢你?”
简单的嘴臭,极致的享受。
元泱刺溜刺溜的讲完就瞪着大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他。
刚才那张恶臭的嘴脸仿佛与她无瓜。
无论是她烫嘴的语速还是她惊人的气势都令萧煦飏为之惊愕,哪怕,他一句没懂。
萧煦飏:“你、你说了些什么?”
元泱:“我说,我,不,喜,欢,你。希望你哪凉快哪呆着去。”
“元泱!”
萧煦飏似是无法接受她这番话,激动的连礼数都忘了,立即上前去拉她。
“萧世子,你逾矩了。”
一个不知道从哪出来的玄衣男子挡在了他的面前。
同时响起的还有“噗通”一声。
两男:!!!
原本平静的湖水浪花四溅,随波荡开了一圈圈的涟漪,在那中间有一个黑乎乎的球正在缓缓移动。
淦,冷死她了。
方才,元泱看到萧煦飏那急冲冲的样子,以为他是被过激的言语***到想抡起麒麟臂来揍她。
仙脑顿时一闪,铁头一亮,猛的就往湖里扎去,世界和平。
元泱: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岸上的两个男人大惊失色,纷纷以为她是失足落水,连忙前后脚也跳入了水中。
湖面上水波潆潆,浪花清粼。
本在暇意畅游的元泱回头瞥见了萧煦飏,内心刹那震成了东非大裂谷。
从地上***到水下,这要再给他点鼓励,下回不就该扭成个螺旋桨,直线上天了?
不行,她立马脑袋一转,蹬着***,两只手上下猛刨,往前游去。
呵,虽然她运用的技能是狗刨,可却也并非是普通狗刨。
而是被***狗气得高血压急升后打通了任督二脉的狗刨,论其速度,焉是尔等宵小能比的?
见她脑袋一直在飞速往前飘移,萧煦飏也看出来不对劲,边游边朝她大喊:“元泱!你莫不是为了躲我才跳下湖中的?”
元泱头也不回:“你……咕噜…道…追咕噜。”你知道你还追。
可惜,狗刨的她没能将这份残忍传递出去。
也在一旁游着的玄衣男子福至心灵,参透了她的举动,高声喊道:“王姬!快走!属下来拖住他!”
接着,他就朝萧煦飏游去,“萧世子!你别追了!”
萧煦飏见他游来,眉心一凝,在加快速度的同时,还不忘痛心的朝前咆哮:“元泱!你竟是用这种方式也要躲我吗?”
拍起的水花不断灌进他的口腔,为他润了润喊的有些干燥的喉咙。
元泱:我敲里妈!你不追我会躲吗!
随着距离的缩短,她急了她急了,急的连在水中吐出的泡泡都变得愈发密集。
若实在不行,一会儿他追上来时,元泱就只好给他送上独门秘技——佛山无影脚一只。
今日路过兰清湖旁的宫人,都能幸运的看到这样一幕:湖中浪花飞溅,有两个人和一个头,呈着一条直线,你追我赶,角逐***,在湖面上拉出了一道长长的蜒迹。
岸上渐渐围起了人,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
“那湖里的是王姬和萧世子吧!”
“好像还有冯侍卫!”
“他们那是在做什么?”
“可能是在比谁游的快吧……”
“那我们王姬不是要赢了?!”
“王姬加油!”
也不知道是谁先起的头,岸上竟开始出现一阵阵呐喊助威声。
萧煦飏:?
元泱:你爸爸我,绝不认输。
-
当晚,皓月当空,凄风凛凛。
江城外的一片竹林中,跪着十几个颤颤巍巍的人,迎风沙沙作响的竹叶似在为他们打着节拍。
“叮——”
“叮——”
寂静的林中时不时响起一阵脆利声。
每当这声音响起时,跪着的人就颤巍的更加厉害。
“谁先来?”
森然诡谲的声音带着笑意缓慢的响起。
无人敢应答。
倏地,有一殷红剑锋伸至他们眼前,顺着他们一一划过。
划到一个人面前时,剑锋停了。
“那就你吧。”残忍的话语中竟是带着骇人的笑意。
被他指着的那人目瞪心骇,张嘴还未发出一个音节,喉咙就被骤然刺穿。
滚烫血液汩汩流出,落在殷红剑上与之融合在一起,饱饮鲜血的剑身,似在发着凄厉的低吟。
岑炼拿着一块黑帕轻拭着剑身,他掩眸而立的时候,宛若一座尘封覆灰的雕塑。
他面无表情将擦完的帕子撕碎,就又开始在剑上弹出“叮——”的声音。
但他一脸烦恹。
岑炼抬头,望了望天边的那一轮月,漫不经心地问:“江城王宫,今日可有趣事?”
他并非是在自言自语,一个从暗中蹿了出来的黑影站到他背后,声线是一个调的低沉:“午后,江城王姬与宴城世子,还有个江城王的影卫在……”他顿了顿,“比试游水。”
耳边仍可听闻有蝉在嘶鸣,有叶在飘零,却久不见闻那道孤唳的喑哑声。
良久,他低低重复:“游水?”
带着丝迷惑不解。
黑影察言观色,遂向他描述了一遍当时的场面。
岑炼听着听着,就像是发了疯,狂傲大笑,走上前很有节奏的掐断了面前一个个跪着的人的脖子。
有人承受不住内心恐惧,想要逃离此地,却还未站起,就被砍了头颅。
头颅重重落地,不断击锤着人心脆弱防线。
岑炼款款走到一人面前,用那只没有丝毫生机的手掐住了他的脖子,笑吟吟的问:“你说,人,会死而复生吗?”
像是来自地狱恶鬼的审判,回答决定了生死去留。
被他扼住喉的人,吓的魂飞魄散,颤抖的身子就像簌簌落下的枯叶。
他鼻涕眼泪糊满了脸,声音颤的不像样:“会……会。”
既然是恶鬼,那审判的结果,自然是由他,说得算啊。
岑炼笑意深浓的收紧着手,那人立即扭曲着脸,上手去抓。
“咔”的一声,脖子被他掐断,那人死的面目狰狞,连最后的叫喊都堵在了喉中未能说出,可他的手还在收紧,半分仁慈都没有。
“王,这些人……”见他已经在用另一条黑帕擦拭手上沾染的污秽,黑影才出声询问。
岑炼笑了下:“头砍下来,送去慰问慰问老人家。”
“那这些货呢?”
“扔了。”
“王,江城王姬死而复生对我们倒并非不利,可若您还想让她死,那属下也定会将她……”
话音未落,空气就已经变得压抑。
他神色晦暗,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有令人悚栗的杀气自身上肆散而出。
他嗓音深寒:“要你多嘴了?”
黑影急忙跪下,大气不敢喘:“属下知错。”
良久,岑炼持起了长剑,慢慢地在手心上剌出了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他呼吸变得急促,似在享受这如蚁噬心的痛意。划完,他将手举到月下,从伤口涌出的猩红带着凄冽的寒光爬满了腕臂。
他半眯着眼,眸中狂谲:“待我有朝一日,触碰到那皎洁之月,就用这双沾满了腥秽的手,将它撕碎吧。”
一片寂静。
岑炼突然转头,正儿八经:“这话怎么样?适合孤吗?”
黑影被问了一个措手不及,他呼吸深了又浅,浅了又深,最后慢慢吐出,“……适合,很适合。”
岑炼满意的笑了笑,幽哑的嗓音像是要沉进夜里:“把他们,全都烧了吧。”
-
兰清湖上波光粼粼,艳阳洒下光耀,淡金与碧蓝在湖面上交相辉映,一片片碎金让人迷离双眼。
湖上一处水榭亭台,有一男一女。
男人肃立于一旁,女人娇慵的坐靠于亭柱,柔若无骨的手抓着一把鱼饲料,却几颗几颗的往湖里丢。
对于这落入湖中的嗟来之食,湖里的鱼儿你争我抢,好不***。
可它们对此也很不满,这女人他娘的有病吧!不想喂就不喂嘛,这么折磨鱼算什么英雄好汉!
环视一圈,昨日的情景浮现在眼前,一样的景色更是让人记忆清晰,冯昭忍不住问:“王姬今日不担心萧世子又跟来吗?”
元泱气势腾腾的举起了手中的鱼饲料:“呵,来呗,谁怕谁?难道我,还会输给他不成?”
“……”
冯昭瘪紧了嘴,不,他说的并不是比试游水。
在元泱“死而复生”后,爱女心切的江城王不容置喙的将一名自己的贴身护卫赐给了她,而此人,就是冯昭。年纪轻轻,本领高强,忠心赤胆,最让元泱满意的一点,她做的种种怪异之事,他都能够过目就忘,并没有太多的求知欲……
如果没有展开后一段对话的话,他在她心中将是永远的满分保镖。
对话是从过人智慧无处安放的元某人经过抽丝剥茧察觉到端倪开始——
元泱:“林一淀死啦。”
冯昭惊疑:“王姬是如何知晓的?”
元泱:“他若没死,你又怎会在我这晃悠?”
冯昭认真答:“属下站在这并未晃悠,属下在这也是为了保护王姬的安全……”
于是,元泱被老实人释放的技能沉默了两秒。
元泱:“好好好,我不跟你吵。”
冯昭:“属下没有与王姬吵,属下也不敢与王姬……”
元泱:“停!”
跟他说话搏的居然是心态,元泱又沉默了两秒。
元泱:“问出了他背后的人了吗?”
见他一脸难以启齿,元泱了然:“他说是小阎王?”
冯昭再次惊疑:“王姬又是如何知晓的?”
“……”
元泱耐心解释:“每次一有人提起他,就是你这副表情,简直就是同一流水线生产的。”
冯昭:“何为流水线?”
“……”
好,元泱决定了,干脆今日就在此处与他来个决一死战,无论最后是谁翘辫子,她都解脱了。
林一淀是杀死原身的凶手。
说来不可思议,他一个在王宫呆了十几年的内务总管,竟然合着外人坑自家人,一养不熟的白眼狼,看,报应来的像龙卷风吧,一个反手就将你扇进了坟墓里。
这号人在书上并没有出现过,因此元泱也无所得之他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至于小阎王,元泱深深确定此事并非他所为,原因只有一个,凭他在书中那副目中无人,狂妄自大,能横着走绝不竖着走的行事作风,若真想杀她,一个手起刀落,就把她脑袋砍下当皮球踢了,而不是选择毒药这种娘们唧唧的手段。
再仔细想想,林一淀背后的人,究竟为何要杀她?
元泱智慧的大脑一闪,真相只有一个——嫉妒她的美貌!
完美,破案了。
元泱威风神气的站了起来,阔气的朝湖里撒下一把鱼食,膜拜我吧,我的子民们。
冲着鱼食,鱼儿们蜂拥而上。
鱼:苍天开眼了啊!
元泱指着它们,邪魅一笑:“看到了吗?这,就是我为自己打下的鱼塘。”
“……”
冯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是你的。

元泱岑炼

小说被病娇盯上的日子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