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理服人(金翡时以白)

以理服人(金翡时以白)

导读:金翡时以白小说叫什么?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小编推荐以理服人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她,金翡,文武双全,智谋无双,受万人爱戴的王爷,绝不是占男人便宜的轻浮女子。“姐!”金珀手里拎着一包零食走进小区。

小说介绍

金翡时以白小说叫什么?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小编推荐以理服人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她,金翡,文武双全,智谋无双,受万人爱戴的王爷,绝不是占男人便宜的轻浮女子。“姐!”金珀手里拎着一包零食走进小区,远远就看到自家老姐孤孤单单坐在树下的破石桌旁,赶紧跑到她面前,紧张地往四周看了看:“你怎么在这坐着?”

小说简介

夜深人静时,金翡神情肃穆地看着窗外万家灯火,车水马龙,深情感慨:“本王的江山,没了!”
金弟弟捧着本《霸道王爷俏王夫》哭倒在墙角,自从他姐被渣男分手后,就开始犯病,老幻想自己是文武双全的霸道女王爷。
外面传言,金翡爱慕虚荣,嫁入豪门失败,被男人甩了,没脸出来见人。
金翡:这不可能,我从不吃软饭!本王做人的原则就是以理服人!

以理服人免费阅读

清晨第一缕阳光挤进窗帘缝隙时,金翡就起床在阳台练习“大凰皇家御用健身术”。
金珀敲门进来,金翡正练到第八大招。
“弟弟,你可要学?”金翡继续大大方方做动作:“虽然皇室秘术讲究传女不传男,但如今咱们大凰都已经亡了,你学点防身功夫也不错。”
金珀面无表情:“这套秘术我曾见过的,它还有个名字叫雏鹰起飞。”
听到鹰这个字,金翡眼神顿时变得危险起来,她盯着金珀看了几秒:“我们皇室秘籍什么时候泄露了?”
金珀:“……”
是啊,不仅泄露了,而且很多上过小学的人都会,因为它就是中小学生第!二!套!广播体操!
“我不仅会雏鹰起飞,还会七彩阳光,舞动青春。”金珀帮金翡理好被子,对大凰朝武术秘籍丝毫不感兴趣:“走,去吃早饭。”
“连七彩阳光你都会?”金翡大感欣慰,伸手拍了拍金珀的肩:“这可是敌国皇室秘术,弟弟,你好样的。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我们大凰的秘籍不叫雏鹰起飞,而是叫雌鹰击空!”
金珀看了金翡一眼,若有所思。
十一年前,他姐上小学六年级,跟邻校进行了一场体操友谊赛。他们学校选的是《雏鹰起飞》,对手学校做的《七彩阳光》,后来他姐的班级因为有同学缺席,得分比对手低。
他明明记得,身为班长的姐姐,在输了比赛以后,不仅安慰了班上的同学,还鼓励大家下次继续努力,回家后也没跟家人提起过这件事。
没想到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他姐竟然还没忘记这事。
姐弟二人昨晚就回了爸妈这边,早上吃完饭,金翡起身擦干净嘴巴:“走吧。”
金维锋与周韵齐齐抬头看着女儿:“去哪儿?”
“送弟弟去学校。”金翡态度认真:“弟弟是男孩子,他单独出门我不放心。”
夫妻二人欲言又止,他们扭头看了眼沉默不言,闷头吃东西的金珀,沉默几秒后,周韵开口:“好,路上要小心。”
金维锋放下筷子:“我今天工作不忙,开车送你们过去。”
“不用。”金翡指了指桌上的手机:“我昨晚研究过了,从这里打车到弟弟的学校,用不了太久的时间。”
金维锋还想说什么,周韵在桌子下拉了拉他的袖子:“妈妈相信你。”
金翡脸上果然露出了笑容。
等姐弟俩出了门,金维锋恨不能给自己穿件隐身衣,跟在姐弟后面。
“你别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周韵把碗往桌子中间推了推:“闲不住就把碗收拾干净。”
“我就是担心小翡……”金维锋一边收拾桌子,一边担心地向窗外张望:“她现在不能再受什么大的***,万一出去遇到什么事可怎么好?”
家里经济条件还不错,他们夫妻二人经营着好几家超市,还入股了一家效益还不错的公司,只是忙起来的时候,无暇管教孩子。翡翡从小乖巧体贴,成绩优异,善解人意,从不让他们操心。平时去学校开家长会,无论哪个老师提起他们家翡翡,都是赞不绝口。
谁也没料到,顺风顺水的女儿,会在感情上栽这么大的跟头。怪他们平时没有多关心孩子,不然事情怎么可能发展到这一步。
“小翡已经在家里待了几个月,我们不能一直把她关在屋子里。”周韵咬了咬牙:“会慢慢好起来的。”
阳光照进屋子,让窗帘半掩的客厅明显许多。
金珀从小成绩还可以,可是由于金翡太优秀了,几乎身边所有人都觉得他应该做到更好。在中二时期,他曾一度讨厌别人提起金翡这个姐姐,甚至跟她吵过好几架。
“小伙子,到了。”司机扭头看金珀,“记得给个五星好评哦。”
“谢谢。”金珀回过神,发现他姐已经下了车,手里还拎着他的行李箱。
“姐!”金珀赶紧扑过去,如果让室友知道,他这么大个小伙子让姐姐给自己拎行李箱,会被他们嘲笑死的。
“别闹,乖。”金翡伸手摸了摸金珀的脑门,不让他抢走箱子:“这个又不重,姐姐来就好。”
金珀脸一红,扭头:“我又不是小孩子。”
“你再大,也是姐姐眼里的弟弟。”
听到这句话,金珀再次想起几年前的那场争吵,他对金翡大吼:“有你这样的姐姐,我才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从那以后,姐姐就再没到学校找过他。当然,这场***的争吵最后也在她姐平静的表情下,渐渐平息下来。
行李箱轮在地上发出咕噜噜的声响,金珀跟在金翡身后,老实得像是一只鹌鹑。
到了宿舍楼下,金翡把箱子递给金珀:“如果你的室友到了,就叫他们一起下来,我请你们吃饭。”
说完,她叹息一声,这么小的屋子要挤四个男孩,日子真是艰难。
“哦。”金珀走了两步,转头看金翡:“姐,你就在原地等我,别乱走。”
“放心吧,你没下来之前,我不走。”金翡笑眯眯地看金珀,男孩子就是口是心非,明明一个人很害怕,却不说实话。
看他姐的表情,金珀就知道她肯定是误会了什么,他深吸一口气,转头大步往寝室走。
金珀的三位室友,都是外地同学,他们昨天就已经到了学校,见金珀进来,招呼着他吃零食。
“你们中午有没有跟人约饭?”金珀走到阳台上往下看了看,他姐还站在原地,一步都没挪动。
她人长得漂亮,皮肤又白,站在男生宿舍门外,引起不少男生偷偷看他。
金珀皱起眉来,男人都是狼,没一个好东西!
“没有。”室友笑得一脸神秘:“难道你交了女朋友,准备介绍给我们?”
“想什么呢?!”金珀干咳一声:“我姐今天顺路来我们学校参观,说要请你们吃饭,你们如果不愿意……”
“愿意,愿意!”室友们发出狼嚎声:“小姐姐请吃饭,爬都要爬着去,走走走,别让姐姐久等。”
三人勾肩搭背把金珀拖下楼,忽然一位室友激动地小声说:“快看门外,有个仙女。”
“我可以……”
“可以个屁!”金珀咬牙切齿:“你们这几头狼把眼神收起来,那是我姐!”
“大舅子,你介不介意多一个同龄的姐夫?!”
“滚!”
金翡见金珀跟三个同龄男生打闹着走出宿舍门,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看来弟弟与朋友相处得不错。
“你们好,我是金珀的姐姐。”金翡微笑,“多谢你们平时在宿舍里照顾他。”
“没有,没有。”
“哪里,哪里。”
刚才还狼嚎的室友们,在金翡面前声音细得像是蚊子叫,脸红耳朵红,连手脚都有些不知道往哪放。
见他们这个样子,金翡轻笑出声。
男孩子嘛,总是容易害羞的,她能够理解。
几人挑了家学校附近口碑还不错的餐厅,金翡听着四个男孩的笑闹,时不时搭两句话,很快就把金珀平时在学校里发生的事打听出来了。
吃完饭,金翡又买了水果让他们带回去吃。
“男孩子要多吃水果,对皮肤好。”
三位室友默默看金珀,没想到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人,私下里对护肤这么看重,看不出来啊看不出来。
盯着室友们诡异的眼神,金珀自己的清白名声已经跳黄河了。
“你们也要多吃。”金翡给其他三位室友也都各买了一份。
“谢谢姐姐。”三位室友见金翡手里提着几个大袋子,十分有绅士风度地去帮她提。
“不用。”金翡没让他们帮忙:“我来就好,我一个大女人,怎么能让你们小男孩拎这些。”
三位室友扭头看金珀,这么漂亮的姐姐,当弟弟的就忍心让她拎这么重的东西?
金珀假装没有发现室友们谴责的目光,默默捂脸。他怕自己去拎袋子,他姐又要说什么“男儿家***”“女人要护着弱儿郎”之类的话。
三位室友见金珀竟然无动于衷,再看走在前面,白白嫩嫩的金翡,眼中的谴责更加强烈了。
再次回到学校,金珀与室友们带金翡参观学校,几人还没走都远,金翡就听到有人在叫她。
“金翡姐。”穿着连衣裙的年轻女孩走到金翡面前,她看了看走在金翡旁边的金珀:“你还好吗?”
金翡看着她没有说话。
女孩见金翡不搭理自己,垂下头小声道:“我知道你在心里怪我,但是……但是……”
“金翡。”一个穿着衬衫打着领带的男人快步走了过来,他伸手牵住女孩的手:“以前的那些事,跟筱筱无关,我跟她已经订婚,等筱筱毕业,我就跟她举办婚礼……”
“我们不跟狗男女说话,走!”金珀看到这对狗男女,拉着金翡就想走。
金翡觉得这个男人有些眼熟,好像是……花边新闻里,那个曾有八个前女友,不守夫道的轻浮男人。
叫什么来着?
算了,实在想不起名字。
她偏头看向穿着连衣裙,咬着唇角,眼中水光盈盈的女孩子,微微皱眉:“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好意思在说话的时候,如此扭捏作态?”
难道……
她脸色一变,往后退一大步:“我对女人不感兴趣。”
身为一个女男老少通吃,被无数人迷恋的美王爷,她真是压力好大。

以理服人全文阅读

金翡往后退的那一步,完美展现出她的惊恐之情。
穿着连衣裙的女孩子以为自己听错了,她愣了半晌:“你……在说什么?”
“我说你女人就该有个女人样子。”金翡上半身微微后仰,满脸都写着“莫挨我”三个大字:“你离我远一点。”
“金翡……”谢礼肃听不下去:“你好歹也算帝都大学的女神,好聚好散行不行,不要把事情闹得这么难看。”
“女人说话,有你这种水性杨花的男人插嘴的份?!”金翡不仅不是怜香惜玉流连花丛的浪□□,而且还颇有大女子主义思想:“这么大个男人,内不修德,外不慎行,有何资格与我说话?”
连衣裙女孩瞪大眼盯着金翡,仿佛她说了什么可怕的虎狼之辞。
见这扭扭捏捏的小姑娘还双目灼灼盯着自己,金翡又往后退了一步,她真的对女人没兴趣。
“金翡姐,你在说什么?”连衣裙女孩扭头见谢礼肃脸色越来越难看,赶紧道:“你们不要因为我,闹得这么不开心。”
她急于缓解尴尬的气氛,脚下的高跟鞋鞋跟卡进地砖缝里,吓得惊呼出声,朝地上摔去。
“小心。”金翡伸手一揽,勾住女孩子的腰,把她扶住了。
这姑娘看着身材娇小,体重倒是不轻。等人站稳,金翡迫不及待地松开她。
她怀疑对方故意投怀送抱。
“谢、谢谢。”女孩脸有些红,偷偷看了金翡一眼。刚才她好像不小心碰到了金翡胸口,还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香味……
就是这种眼神,就是这种眼神!
金翡后悔,非常后悔,她不该伸手扶她。
“我……”
“你别说话。”金翡怕对方说出什么心仪之言:“我向来乐于助人,不管是男女都会救,你别多想。”
说完,也不等女孩开口,转身就走。
最后她越走越快,恨不能离两人有多远就多远。
“姐……”金珀惊疑不定地看着金翡,他姐这个样子,是真的不记得谢礼肃那个渣男,还是对他没有死心?
“快点走,别让她追上来。”金翡两条细长腿抡圆了走,直到再也看不见小姑娘的身影,才松了口气。
“像林筱筱那样的小白莲,你帮她干什么?”金珀没想到金翡跑这么快,一路跟过来,气喘吁吁:“对付这种狗男女,直接朝他们脸上扇就对了。”
“你不懂。”金翡神情凝重,“我怀疑那个女人心术不正。”
“她当然心术不正……”
“我怀疑她馋我身子。”金翡叹口气:“可我是个笔直的女人,只喜欢男人啊。”
“哈?!”金珀觉得她姐这个病有些复杂,居然还有自恋的状况出现。
“会不会是你想多了?”金珀小声辩驳:“那个谢礼肃其实……是你的前男友,他跟你交往期间,开始跟这个小白莲不清不楚。”
后来还闹什么真爱,那些事太恶心,金珀不想讲给金翡听。
“前男友,那个水性杨花的男人?”金翡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之情:“不可能,我怎么可能看上这样的男人。”
“对,我也觉得姐姐这样的大***,不可能看上那种三心二意的男人。”室友一号有意忽略“水性杨花”四个字,凑上前拍金翡马屁。
金珀:究竟谁才是弟弟?
金翡露出满意的微笑,弟弟的这些室友,多可爱啊。
“姐姐,姐姐。”室友二号凑上来:“我能不能加你一个微信,以后金珀如果敢逃课,我就告诉你。”
金珀扭头看这个室友,做人这么狗真的好吗?
“好啊。”金翡掏出手机,跟室友二号加了好友。
“我也要,我也要。”另外两个室友赶紧凑过去,“姐姐,我们也能帮你好好看着金珀。”
兄弟算什么,只要能加到女神的微信,他们可以当场卖兄弟。
“姐姐,我一看刚才那个女孩子,就像是有目的靠近你。”
“对,现在这个世道,不管男女,对你这种像天仙般的女孩子,都有可能图谋不轨。”
“姐姐一定要多小心啊。”
金珀:“……”
***,使劲儿***。
一个个的,为了讨好漂亮姑娘,脸还要不要了?
作为当事人的弟弟,金珀听着这些***言***语,尴尬得用脚趾头刨地。再看他姐,不仅不尴尬,反而面露微笑,仿佛几个室友说的都是真话般。
一边敢捧,一边敢信。
绝了。
出了林筱筱与谢礼肃这档子事,金珀有些心神不定,金翡倒是兴致高昂,她参观完校园,才陪金珀往宿舍方向走。
“在外面好好照顾身体。”
“别吃辛辣寒凉之物,对身体不好。”
“如果有人敢欺负你,一定要给我电话。”
听着金翡的唠叨,金珀连连点头:“知道了,知道了。”
“好了。”金翡伸手揉了揉金珀的脑袋,语气温柔:“回宿舍吧。”
金珀往宿舍大门走了两步,转头见姐姐还站在原地,心里不知怎的,突然就酸软起来:“姐。”
“嗯?”金翡笑看他。
“没什么。”金珀别扭了两秒:“你在家好好照顾自己。”
“放心吧。”金翡笑出声:“我一个大女人,难道还照顾不好自己?”
你还是别说话,一说话就让他觉得头疼。
回到寝室后,金珀看着突然变得十分热情,给自己端茶倒水的三位室友,假装看不出他们的狼子野心。
呔!好色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返校报道高峰期不好打车,金翡站在校门口,看着打车软件上显示的排队人数,默默叹气。
只会骑马不会开车的王爷,在现代社会寸步难行,她必须要学会开车才行。
上进的女人,永不畏惧困难。
在校门口等了一会儿,就有好几个男孩子来向她要微信号,金翡全都拒绝了。
现在的男孩子都怎么了,一点都不矜持。
“嘀嘀。”
一辆车在金翡面前停下,车窗落下,露出了谢礼肃的脸。
金翡微微皱眉,往后退一步。
“上车。”谢礼肃语气有些冷淡。
孤女寡男的,上什么车?
金翡狐疑地看了谢礼肃一眼,难道这个男人想勾引他?
“你的那点心思不用放在我身上。”金翡不愿意在情爱这种小事上拖泥带水,“你这种男人我见多了,自诩不拘一格,实则放荡轻浮。像我这种正经人家的女人,是不可能看上你这种男人的,你死心吧。”
“你脑子有病?”谢礼肃怀疑金翡在故意羞辱他。
当初刚遇见金翡时,谢礼肃惊为天人。
金翡优秀,美丽,气质出众,被无数男同学奉为女神,拥有这样一个女朋友,对很多男人而言,确实很有成就感。
但是相处久了,他就发现金翡各方面虽然很优秀,但优秀得很无趣,甚至是有些清高寡淡,就像是家里摆的昂贵艺术品,好看是好看,看久了就没新鲜感可言。
反而是各方面不如金翡得林筱筱生动可爱,令人心动。
“啧。”金翡懒得跟一个男人在路边争嘴皮子,这会显得她没气度,堕她的王爷气质。
谢礼肃就发现,金翡只是轻飘飘看了自己一眼,转身就走。
那是什么样的眼神呢?
清洁工看地上垃圾是什么眼神,金翡看自己就是什么眼神。
谢礼肃感觉自己有被冒犯到,偏偏他还没法下车跟金翡理论。一口气堵在胸膛不上不下,憋得他难受极了。
远处角落里,一个戴着鸭舌帽头发油腻的男人低声骂了一句:“有钱公子哥真他爹的爽,前脚陪未婚妻入校报到再共进午餐,转头就在街边泡妞。”
不过看到女孩子拒绝了谢礼肃但搭讪,鸭舌帽男人还是有些暗爽,有钱开豪车怎样,还不是有女人瞧不上?
现在有些无聊网友,最喜欢看有钱人丢脸或是倒霉。本来他是想拍某流量小生绯闻女友的,没想到会拍到谢家后人的花边料。
说不定这条花边新闻,能给他们带来一些流量,鸭舌帽男人想了想,把这段视频发给了主编。
题目他已经想好了,就叫《花心富二代街头***惨被女神打脸,可怜娇俏未婚妻芳心错付了》。
没排到网约车,金翡干脆到四处走走。
几乎每所大学外面都有一条小吃街,金翡七弯八拐,竟然来到了这条街上。闻着街上飘散的小吃香味,金翡有些心动。
忍住,高贵的王爷,怎么能吃街边小吃?!
“金翡?”一个正在做烧烤的年轻男人抬头看着金翡,他定定看了她几秒,确定自己没有认错人后,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听说你交了一个很有钱的男朋友,还准备结婚?”
金翡定睛看向对方,此男子认识她?
对方穿着一件有些发黄的白色短袖体恤,体恤上沾着不少油渍,油烟在他身边缭绕,把他整个人都熏得有些油腻。
“没有的事。”金翡见他一个年轻男人单独在外面做小本生意不容易,于是买了几串烤素菜,拎在手上没有吃。
男人见她一副照顾自己生意的模样,本来想要冷嘲暗讽几句,也开不了口了。
他跟金翡是高中校友,那时候学校有不少男孩子暗恋金翡,就连他也曾幻想过做金翡男友。两年前,有人在校友群里说,金翡交了一个很有钱的男友,他就想,漂亮的女人果然都喜欢有钱男人。
前段时间又有人说,金翡的有钱男友把她甩了。
有个告白被金翡拒绝的同学幸灾乐祸地说,拜金女活该被人甩。
他当时隐隐也赞同这种说法的,可是看到金翡活生生站在他面前,笑颜如花时,他想法又变了。
呸,什么拜金女,女神怎么可能是拜金女。千错万错,女神是不可能错的。
一定是那个狗男人的错!
女神都不好好珍惜,狗男人的眼招子被猪***了。

金翡时以白

小说以理服人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