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父御前太尉(丁君越)

家父御前太尉(丁君越)

导读:抖音热推火爆言情小说——主角是丁君越的小说家父御前太尉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丁君越抬了抬眼,看见被绑在架子上的嫣然,正冲他这边哀凄凄的看,喊了声公子,直截了当的昏了过去……

小说介绍

抖音热推火爆言情小说——主角是丁君越的小说家父御前太尉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丁君越抬了抬眼,看见被绑在架子上的嫣然,正冲他这边哀凄凄的看,喊了声公子,直截了当的昏了过去……

丁君越小说简介

一心吃软饭但是一不小心为了媳妇苏破天风流草包纨绔狗X大美人实力宠夫心里有狗温润如玉君子丁君越风流纨绔,靠爹吃四方,日常“我爹御前太尉!”

家父御前太尉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丁君越酒喝太多,梦里迷迷糊糊的都是美人——丹唇琼鼻细凤眼,眼角一枚朱砂痣,肤色仿佛是凝固的膏脂,三千青丝使了一发冠高高束起,细且长的眉飞入鬓,学士袍,腰又纤细的厉害,一条玉带系起瘦杨柳般的身姿,儒雅俊秀……咬唇的美人,红脸的美人,受不住回身捶他的美人………………………………………………………施汉卿已经穿好了衣裳,束好了腰带,但却没走,在原地咬牙看了一阵丁君越,最后抿了抿唇不甘心的走了——丁君越倒是想把那人多留会儿,吃了早饭打听打听,再给人放回去,可惜他装睡看那人看的太过入迷了,一时之间没来得及拦住,美人就走了——而守在房外庭内的护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没把人拦下。丁君越摇摇头,准备回去让人查查看,到底是什么人——这么一想,丁君越心里按不住,也不在这儿吃了,稍作收拾,划拉了一帮子护卫打道回府了。路过前院,老鸨子在那站着使唤***用鞭子抽个女人。仔细一看,还有点眼熟,好像是这院里头牌之一,叫什么嫣然的,舞跳的极好,尤善异域舞蹈,腰肢纤细,配着坠了珠坠儿的短束胸,漂亮的厉害,笑起来更是被一众官家少爷追捧的紧。昨日丁君越来这天香楼,本来就是为着来看着嫣然的一曲异域歌舞,谁知道喝醉了,最后舞没看着,倒是捡着个美人回去……但是看眼前这样子……丁君越绕了绕,准备假装没看见。不过丁大公子失策了,到底是没躲掉,那嫣然身边个忠心的小丫头,哭着扑通一声跪在了丁君越旁边。“丁少爷,求您救救姐儿吧!”小丫头也应是被打了一顿,跪着磕头褙子上晕染的好几处小片的血迹,头磕在青石板上砰砰的响,听的让人牙酸不已。丁君越抬了抬眼,看见被绑在架子上的嫣然,正冲他这边哀凄凄的看,喊了声公子,直截了当的昏了过去……以丁君越的武功对人气息的判断,那女人九成九都是在装昏……却是***也停了鞭子,那老鸨子行了个礼,一脸的吞吞吐吐欲言又止。“丁少爷~这……唉”老鸨子话说了半茬。八成是犯了错,却是打算的好,准备让他把人给拎回去。左右丁君越此时心情不错,心里开始思量多少钱给人拎回去,还能给家里调教个会异域歌舞的舞班子,在家里起宴席也体面。说不定还可以顺便给他那老子铁树发发新芽去——于是一千五百两白银,回府的路上就多了一个。那小丫头去收拾了她主子的东西,不一会儿跟上。

家父御前太尉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回了太尉府,日头都挂在正南方了,炎炎夏日的,晒人的厉害。守门的门卫快步上前接过马,看后头还跟了辆马车,又殷勤的把拦门棍抽走了。丁君越吩咐把人往舞苑那边一扔就不管了,那边住的都是太尉府养的些舞乐戏子。回了康冉苑,丁君越还没好好歇上一歇,那边他爹面前的小厮琼硅就来报说太尉有请。没办法,他爹毕竟是他爹,丁君越也不躺床上喘匀气了,换了件衣服就赶紧过去了。去的路上,正好嫣然那小丫头收拾好东西提着个没多少东西的小包裹来了,那小丫头乖觉的给丁君越行礼,丁君越还心情不错的给使了个小丫头给人带去舞苑了。不过这股子好心情,等到了他爹住的曦溱苑的书房,推开门,一个镇纸迎面砸了过来,就完全不复存在了。“孽子!”丁君越不甚在意的往旁边一躲,但是却忘了后头还有个人呢——那镇纸直直的砸到站他背后躲闪不及的护卫,田复顿时被砸的个头破血流。丁君越脸一下子就黑了下来。挥挥手示意侍卫把人带下去治伤,丁君越皱着眉看着他无缘无故发火的老爹。“爹。”丁君越硬邦邦的喊了一句。他爹还在那装模作样的写写画画,好似刚刚砸了个镇纸的不是他一样,旁边侍墨的小厮恒凉战战兢兢的往丁君越这边看了一眼,又赶紧低下头默不作声的磨墨。丁君越翻了个白眼,也实在不是他拆他老子的台,就他爹那点儿艺术水平能写半刻钟算他输……果然约莫半刻钟,丁太尉挥挥手,恒凉赶紧停下磨墨,捧着画出去晾晾,路过丁君越的时候头都没敢抬,生怕丁君越一个心情不好就迁怒到他了……越发讲究了。丁太尉没说话。丁君越却是烦了,“爹。”又唤了一声。丁太尉总算是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把帕子放在一旁,又把丁君越的那些个侍卫给挥了下去。“这些日子就别出去了,过半旬我给你安排了个御前侍卫的职位,历练两年再走***我给你好安排。”丁君越一听就皱紧了眉毛,簌地站起来。“我不……”去。“你不什么?”丁君越一开口丁太尉就知道他想说什么了,淡淡摆了摆手。“别跟我说什么不去不去的,不去就成亲,成家立业选一个。”丁太尉悠闲的往椅子上一靠,抿了一口茶。“我哪个都不选。”丁君越对他老子翻了个白眼,一***坐了回去。“这可是由不得你。”丁太尉悠哉悠哉的又给自己倒了杯。婚礼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再不行还能停了丁君越的月钱银两,禁足。再不然丁太尉还有一万个法子让人听话。两个人谈崩了,丁君越一脚踢开椅子,摔门而去。回了康冉院。却看见那花魁嫣然身边的小丫头低眉顺眼的跪在院口处,看他远远的走过来,一头磕在了地上,背后还是那件被血染的星星点点,头上磕破的地方也没包扎……丁君越走到院门口,那小丫头就挡在哪儿砰砰砰的磕头,眼泪成串的流,细瘦的肩膀抖的厉害。丁君越冷了脸。门口的侍卫看少爷脸色一沉,连忙冲上去粗暴地把那小丫头拽起来准备拖下去。丁君越缓了缓,把气压下去,挥了挥手。“把人送回舞苑,再送个府里的大夫去看看。”丁君越吩咐道。那小丫头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手脚利索的侍卫拉了下去。丁君越摆了摆手,跟在背后的侍卫自动到了自己该去的地方。走进房间,桃子朱果等在门口,一人一边,看他进来赶忙桃子帮着解外衫,朱果连忙去倒茶水。

小编推荐

家父御前太尉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作者才华横溢的笔触有没有触动你那颗***动的心呢?喜欢的书友大大们随小编一起关注本站阅读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