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度剑(闻衡薛青澜)

春风度剑(闻衡薛青澜)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闻衡薛青澜,春风度剑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少年恣意慕豪侠,一生负剑向天涯。霜雨行遍今始解,不是春风吹落花。宗室贵胄一朝家变,从此流落江湖,学习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闻衡薛青澜,春风度剑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少年恣意慕豪侠,一生负剑向天涯。霜雨行遍今始解,不是春风吹落花。宗室贵胄一朝家变,从此流落江湖,学习

闻衡薛青澜小说简介

闻衡朝范扬招了招手,范扬抹了把脸上的冷汗,顶着他略带怒意的目光走了过去。闻彻不用看都知道闻衡着了恼,还偏要煽风点火:“输赢胜败乃常事,小堂弟,技不如人不丢人,怯阵脱逃可绝非英雄所为,呵呵呵。”
闻衡懒得理他,令范扬附耳过来,嘱咐了几句,末了绷着脸问:“都记得了?”
范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犹疑道:“属下……”
闻衡笃定道:“一切按我说的做,输了是什么后果,你自己想清楚。”
范扬:“属下定当全力以赴。”

闻衡薛青澜全文阅读

闻衡点点头:“去罢。”
闻彻看他那年少稚气却非要故作老成的模样,忍不住暗自发笑。范扬紧张得不住抓握桃枝,楚先生没了束缚,出招再不留情,那柔韧桃枝被他使得犹如利刃,十二剑如狂风暴雨般笼罩了他的周身,范扬眼前全是缭乱剑影,置身其中,竟似进退维谷,毫无出路。
右脸颊传来刺痛,被树枝划破了一道寸许长的伤口,范扬抬手一抹,摸到一掌温热的血,不禁直冒冷汗。倘若楚先生手中握是真剑,现在范扬的头恐怕都已经飞出去了。
他步步后退,左支右绌,心中明白自己已然是穷途末路。眼看又一剑刺到面前,他已全然不知该如何招架,蓦然想起先前闻衡所说,反正横竖都是输,干脆破罐子破摔,使出了一剑匪夷所思的“拨云见日”。
这一式不过是简单的左右格挡,从来没有人会用它来应对这么密集的剑招,简直是上门送死。范扬向右出的一剑完全落空,可挥出向左的第二剑时,不知怎么这么巧,楚先生的剑刚好指向他的左肩处,倒像是主动将剑尖送到范扬眼前一般。这一剑原本势在必得,愣是被这无头苍蝇般的信手格挡给架住了。
不光范扬懵了,楚先生也一怔,场外人还没看出门道,楚先生腾身而起,剑招已变,如云中青龙,自上而下刺出锋锐难挡的一剑,范扬应接不暇,又慌慌张张地对了一式更不像样的“南天门”。这是最简单不过的刀法,比起楚先生华丽繁复的惊艳剑招,几乎称得上寒酸,可这看似无心的一扫,却精准无比地扫到了楚先生的手腕。桃枝上灌注了真气,刹那间锋芒逼人,楚先生不得不撤剑回防,原本那一剑形神俱散,再难成气候。
若第一次尚可称误打误撞,第二次绝不可能是巧合,楚先生脸上微微色变,心中却已惊疑不定,当下一改方才凌厉迅猛的攻势,与他不温不火地过了几招,可范扬的武功无论怎么试探,都是一般地平常,不像是有意藏拙。
旁人目不转睛地看二人层层拆招,都觉打得难解难分,十分精彩,闻彻的脸色却逐渐转青,眉间露出难以按捺的焦躁之色。
当初说好了给庆王府一个下马威,前面让过三招也就罢了,怎么该放手一搏时,楚先生反而束手束脚起来了?
闻彻远远地朝楚先生做了个手势,楚先生却目不斜视,仍谨慎地与范扬周旋,直到旁观人群也觉察到一丝异样,开始窃窃私语:“这侍卫功夫好生了得,竟压得那老先生矮了一头。”
闻彻偶然听见几句,气得心都要梗住了,简直想自己上去折了范扬的桃枝。就在此时,楚先生的试探终于到了尾声,毫无预兆地骤然发难,手中桃枝破风发出尖啸,变为两道残影,直刺向范扬双眼。
这一下是他平生得意之技,内中蕴含着两种复杂变化,迅捷无伦,堪称精妙,范扬绝无躲开的可能,可他若是躲不过,剑尖到处,势必要刺瞎他的双眼——
刹那间,闻彻的心跳到了嗓子眼儿,范扬来不及有所动作,眼看着剑尖刺来,竟下意识地闭了眼。
闻衡霍然起身,喝道:“出剑!”
范扬心中一片空白,耳中鼓噪,闻衡的声音如钟磬响彻雾海,令他不由自主地抓紧手中的桃枝,循着记忆中的叮嘱,自上而下挥出个半圆,是一式“蛟龙出海”。
两根桃枝像两柄真正的宝剑,于半空相击,发出“啪嚓”一声脆响。
范扬等待良久,刺痛并未如约而至,反而是耳际掠过一阵微风。他茫然睁眼,却见楚先生满面惊愕,眼神中甚至有难以言说的恐惧,嘶声问:“你……你是什么人?!”
他怔忡的视线从楚先生惊怒交加的脸上慢慢下移,落到对方不停颤抖的右手上。那桃枝的一端还在手中,却只剩短短一截,从中间突兀地断开了。
他又低头看自己的桃枝,虽说掉了好些叶子,长枝仍是完好无缺。
而他脚边的泥土中,正插着那另一截断掉的桃树枝。
范扬明白自己对上楚先生绝没有还手之力,这是不争事实,可眼下情形却令他完全懵了,面对楚先生的厉声质问,半个字也答不出,只好求助地向闻衡看去。
庆王世子款款起身,背着手缓步踱出凉亭,颇具气度,轻描淡写地夸奖道:“不错。”
闻彻怎么也想不到十拿九稳的比剑竟然会输,一时语塞。范扬此时方有了实感,心神激荡,蓦然跪倒,大声道:“属下赢得实在侥幸,全赖世子指点!”
此言一出,满园怀疑讶异的眼神齐刷刷射向闻衡。他背在身后的十指迅速蜷起,心里暗骂范扬莽撞,脸上却适时浮现出恰到好处的迷茫神色,正疯狂思考该如何糊弄过去,旁边忽然响起一个洪亮声音:“吾儿机敏,范扬勇毅,两小儿联手,竟能险胜褚家高徒,这场比试着实精彩!”
人尚在五丈之外,声音却已先至,清清楚楚地回荡在众人耳边。闻衡循声望去,立刻拱手道:“父亲。”

春风度剑免费阅读

园中响起一片参差不齐的“参见王爷”之声,庆王闻克桢阔步走来,随意道:“不必多礼。”
他径直走向闻衡一行,对楚先生道:“还未请教这位先生大名。”
闻克桢贵为皇族,在武林中也是数得上的高手,在他面前,闻彻绝不敢随意糊弄。况且方才闻克桢已经叫破了“楚先生”的身份,此时只得硬着头皮上前回话:“庆王叔,褚前辈是我父亲旧友,近日游历时途经京城,特地登门拜访,侄儿……”
“楚先生”出声打断了他的话,朝庆王微微躬身,道:“在下褚柏龄,久闻王爷大名。”
此“褚”非彼“楚”,昔年褚家先祖褚雪堂于拓州司幽山上悟道,登临万仞,从山巅狂风流云中获得启发,创下“风字诀”与“云字诀”两套剑法,独步武林,被尊为“司幽剑祖”。拓州褚家也因此兴旺壮大,崛起成为武林中不可小觑的一脉。褚柏龄自小受家族教导,虽非一流高手,武功却也远胜在场众人。
他原本肯随闻彻出门露面,是有心入世,兼自负武功,万万想不到初战就踢到了铁板,这铁板还是闻克桢的宝贝儿子。他一次性把庆王建王得罪了个透,再想留在京城恐怕都困难,索性断了先前的念头,坦荡道:“早听说庆王府武功非同寻常,家学渊源,今日果然领教了。”
闻克桢矜持道:“阁下谬赞。”
闻衡忽地在旁轻轻地笑了一声,褚柏龄分心留意着他,不禁莫名道:“世子有何见教?”
当着许多人的面,闻衡尽量让自己的话听起来不那么嘲讽:“方才范扬用来与阁下对招的都是些杂家剑法刀法,实在称不得‘家学’。侥幸得胜,倒是托了褚先生家学的福。”
褚柏龄不解道:“这是何意?”
“若我没记错,范扬第一次与先生交手,先生便使出了‘风卷残云’‘乱云飞度’两式云字诀剑法,轻身工夫则是褚家的绝学‘纵横青云’。”闻衡道,“云字诀变化多端,灵动莫测,破绽不好找,但这套剑法开合细微,一剑后接着的另一剑必定落在同侧。按照这个规律,范扬第一次用‘拨云见日’架住了‘垂云十二峰’,第二次用‘南天门’避过了‘游龙惊云’,先生屡屡被这些古怪剑法回击,果然按捺不住急躁,要用‘双龙戏珠’迅速取胜,而范扬压在手中最后一招,恰恰是唯一可以击破此剑的‘蛟龙出海’。”
他说的简略隐晦,褚柏龄起初还没听出门道,直到被他一语道破“双龙戏珠”是急于求胜,当下惊出了满背冷汗:“难道说从要我让他三招开始,你……世子就已经知道我的武功来历?”
此言一出,连闻克桢也看向闻衡,却听闻衡淡淡道:“怎么会?当然是试出来的。”
“范扬拼命在三招之内攻击你,就是为了看你会如何应对,”闻衡转头给了范扬个赞许眼神,“先生想必没想到有人认得云字诀,下意识用最熟悉的剑法来应对,这才给了我们反败为胜之机。”
也就是说,他先是设计令褚柏龄自露身份,再指点范扬如何应对,甚至算到了褚柏龄最后必定要以“双龙戏珠”终结比斗。这一场比试乍看是闻彻一手主导、成竹在胸,可实际上一切早在闻衡的算计之下。
他不但对褚家家传绝学了若指掌,而且深谋远虑,环环相扣,一面演戏麻痹闻彻的警惕性,一面不动声色地破局反击。甚至如若不是他主动点出,褚柏龄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输在哪里!
十二岁的少年,能有如此谋略见识,会不会武功已全然无关紧要,在他手中,任何人都可能成为最锋利的兵器。
褚柏龄看他的眼神充满畏惧,直如看到了恐怖怪物,脸色几变,终于艰难地开口道:“今日是我自负狂妄,多有冒犯,还望世子宽宥。”
闻衡微笑不言。闻克桢低头看了他一眼,宽宏大量地替他答道:“切磋武艺是常事,阁下无需挂心。”
一场风波终以庆王父子高抬贵手而消弭,闻彻被狠狠打了脸,没等结束就先告罪离去。宴后闻克桢特意与世子同乘一车,范扬随侍在侧,没听清二人聊了什么,只是快到王府时,听到了车中传来闻克桢的开怀大笑。
从此以后,京中传闻风向陡变,闻衡从病秧子一跃成为心机深沉的狡猾病秧子。从前人们是远着他走,生怕把世子碰碎了;如今却都是发自内心的离他远点,生怕世子一个不高兴,就叫范扬来把他们拍碎了。
搞得闻衡越来越不爱出门,一天到晚窝在王府里看各种武功秘籍。他虽不能练,却过目不忘,举一反三,还能指点别人,似乎有把自己变成王府的总教头的打算。庆王妃柳氏摊上这么个儿子,又喜又愁,只好变着花样打发他外出,以免他在府里闲得***。
“世子。”
马蹄声渐缓,前方有人传话:“保安寺到了。”

小编推荐理由

春风度剑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