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心前夫求宠爱(木清竹阮瀚宇)

失心前夫求宠爱(木清竹阮瀚宇)

导读:《失心前夫求宠爱》是作者云中飞燕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木清竹阮瀚宇 ,小说讲述了木清竹心中悲哀,通过昨夜的事,对她的言行举止早已心中了然,哀莫大于心死,当下只是冷冷一笑。

小说介绍

《失心前夫求宠爱》是作者云中飞燕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木清竹阮瀚宇 ,小说讲述了木清竹心中悲哀,通过昨夜的事,对她的言行举止早已心中了然,哀莫大于心死,当下只是冷冷一笑,说道:“木清浅,你认知肤浅,我也无话可说,但作为你的堂姐,我还是要提醒你,以你现在的年龄,应该呆在学校里完成学业,而不是一心想攀高枝,走捷径,到头来只怕竹篮打水一场空,损人不利已。”小编为你带来失心前夫求宠爱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时间过得很快,上午的时间很宁静,正午时分,木清竹收拾了下桌子准备出去吃午饭。
阮氏集团有职工食堂,木清竹却不想过去,在这是非之地,她可不想停留太久,便坐电梯欲到外面随便吃点。
按了员工电梯,静静等着。阮氏集团的电梯有员工梯和专员梯,一般专员梯就只有阮瀚宇,乔安柔用,亦或是阮母季旋及高层家族成员才能用。

失心前夫求宠爱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时间过得很快,上午的时间很宁静,正午时分,木清竹收拾了下桌子准备出去吃午饭。
阮氏集团有职工食堂,木清竹却不想过去,在这是非之地,她可不想停留太久,便坐电梯欲到外面随便吃点。
按了员工电梯,静静等着。阮氏集团的电梯有员工梯和专员梯,一般专员梯就只有阮瀚宇,乔安柔用,亦或是阮母季旋及高层家族成员才能用。
电梯很快下来了,一般此时的电梯由高位下落基本都是空着的,她处的86层除了阮瀚宇88层外当属最高层了,中间87层因数字不好听,便是直接跳过去的。
电梯门打开的瞬间,木清竹走了***,抬头就看到木清浅穿着阮氏浅红色的秘书西服,手中拿着最新款苹果手机把玩着,她低头盯着手机屏幕,嘴角露出盈盈笑意。
木清竹心咚的一跳,不由脱口问道:“木清浅,你怎么会在这里?”
木清浅听到质问声,抬起头,瞧见满脸疑惑的木清竹,嫣然一笑,张扬的一飞柳叶眉,满脸鄙视:“怎么,我就不能在这里了吗?你能赖在阮氏集团,我凭什么就不能,我比你更年轻漂亮,乔总信任我,阮总对我青睐有加,我当然要加入阮氏集团了,这有什么不好嘛?”
她的话理直气壮,无比傲娇。
木清竹心中悲哀,通过昨夜的事,对她的言行举止早已心中了然,哀莫大于心死,当下只是冷冷一笑,说道:“木清浅,你认知肤浅,我也无话可说,但作为你的堂姐,我还是要提醒你,以你现在的年龄,应该呆在学校里完成学业,而不是一心想攀高枝,走捷径,到头来只怕竹篮打水一场空,损人不利已。”
她平静地说完,电梯铃正好响起,转身踏出电梯门,往外面走去。
“木清竹,站住。”木清浅恼羞成怒的在身后叫着,“你嫉妒我,得不到阮总的爱,就凭什么以为人人都会像你这样只能是被男人抛弃的货。”
这话实在太过羞辱人,木清竹站住脚,回过头来,眸色暗沉,眼里是阴沉冰冷的光,她直直地盯着木清浅,目光绞着她,步步逼近她。
很小的时候木清浅对比自己各方面都优秀的堂姐,心存畏惧,虽然不满,却也不敢表露,可现在是她出言不逊在先,面对着强势的木清竹,毕竟涉世不轻,又心虚,被紧逼过来的木清竹逼得节节后退,心底发慌,嘴上结结巴巴:
“读书有什么用?毕业了还不是找不到工作,能进到阮氏集团这样福利待遇丰厚的公司,那还不是多少读书人的梦想,我这样选择是对的,更何况乔总看得起我,有她这个后台,我还怕什么,你没资格管我。”
这样一说,木清浅又觉得底气很足了,站直了腰,恶狠狠地回视着木清竹的眼睛,壮着胆子“你,你想怎样?告诉你吧,你若想凭着阮瀚宇拿回你家的财产,那是做梦,阮总是不会帮你的,你不过就是凭着一张漂亮的脸蛋,你能,我也能,我可比你年轻漂亮多了。”
木清竹的心里像被尖针扎过,可她却再不会为这样肤浅的女人心痛了,她扬了扬手掌中被白纱布包着的手,阴冷的说道:“木清浅,你想选择什么样的路,那是你的事,但我警告你,以后老实点,别在我面前玩花招,否则我是不会放过你的,这笔账我先记下了。”
她摸着自己受伤的手,阴冷的光似要射进她的心脏里,木清浅瞪着不服气的眼眸子望着她,却也不敢再多言。
木清竹冷冷一笑,掉头朝着圆拱形的飘台外面走去。

失心前夫求宠爱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说吧,找我什么事?”阮瀚宇浓密英挺的剑眉微拧,慵懒随意地坐在真皮沙发上,尊贵如王者,俊美绝伦的脸上毫无表情,冷冷地问道。
木清竹心底涩痛,她嘴角动了动,眸色暗沉,苦涩的说道:“我同意离婚。”
为了能有勇气说出这句话,自从医院出来后她就在不断地说服自己。
阮瀚宇一怔,对她的回答很感意外,冰冷黝黑的俊眸微微眯起,抬眼打量着她。
面前的女人穿着深V型露肩纯白的雪纺***,腰身紧束,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恰到好处地显摆出来,长发随意披在肩上,显得漫不经心,脸上带着恬静的微笑。
一个谈离婚的女人竟能如此镇静,还笑得灿烂,她是有多想摆脱他!
阮瀚宇墨曈里浮光跳跃,心里升起股怒火,脸上依然挂着冷冷的笑!
“木清竹,三年不见,长本事了,你把我阮瀚宇当什么了,你以为你想离就能离,我告诉你,晚了”他慢慢点了根雪茄,猛地吸了口,烟雾缭绕中,木清竹看不清他的表情!
什么时候他也开始抽烟了?木清竹暗暗心惊,以前的他从不抽烟,身上永远是那种淡雅清香的薄荷味,让她沉醉!
心底的痛渐渐蔓延开来,恍如针尖扎在心房上,密密匝匝的围着她,可是一想到还躺在医院里的妈妈,她迎着他的目光急切的问:“那你要怎样才肯同意?”
“陪我一夜,我就同意。”他把她当成了什么?木清竹倒吸口凉气,浑身一颤!
木清竹轻抿红唇,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好,我答应你,不过,我要五千万的赔偿。”
果然是有备而来,而且胃口可不小!不就是想要钱吗?那他就满足她,看她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阮瀚宇嘴角的寒意幽深,咬牙切齿的吐出两个字:“成交”
他俊美的脸上多了几分鄙夷与厌恶,空气里流淌着不安与浮躁的气氛。
阮瀚宇沉默着熄灭了烟头,鹰隼的双眼定格在她深V的衣裙里面那条深深的沟里。
这个女人离开他三年了,这三年里她到底跟了多少男人,到底要有多饥渴?今日竟然穿成这样来勾引他,为了钱,真的厚颜无耻到了这个地步么?
心头怒火如同喷涌的岩浆,阴冷的眼里射出来的是烧红的刀子,可体内却夹杂着一股浓浓的邪火,让他口干舌燥,浑身躁热!
似乎自见到她起,这股邪火就开始暗流涌动了!
阮瀚宇额角的青筋跳了下,冷冷一笑,朝她勾了勾手指。
木清竹忍住羞辱,略微走近一步,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浅笑,妩媚而又迷人!
阮瀚宇鹰兀的双眼夹着火辣的目光注视着她,就在刚才一瞬,他似乎看到了一个悲哀无助的小女人,心里竟会莫名的痛了下,这是怎么了?
一定是幻觉,他怎么可能怜惜这样的女人?
木清竹从他黢黑冰冷的眸里瞧到了自己眼中的那丝胆怯!三年了,他对她的恨更重了!
心跳得厉害,这一刻,她很想转身就跑,可这个念头只在脑海里闪了下就被她否定了!
“取悦我。”阮瀚宇的声音冷厉而霸道,他斜靠在沙发上,头微微昂着,微微松开了领口,浑身冷漠得不近人情。
取悦?木清竹有点不知所措!
结婚这么多年,他喜怒无常,对她冷若冰霜,他们之间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如果不是结婚那晚他喝醉了……
“怎么,想反悔?那就请你出去吧!”看到木清竹站着没动,男人冷冷的说道。
死就死!木清竹牙齿一咬,脸胀得通红,猛地俯身捧起他的唇就啃下去。
她的红唇贴着他冰冷的唇,带着淡淡的清香,阮瀚宇有片刻失神。
这是结婚以来她第一次主动吻他,可这哪里是吻?分明就是在啃骨头,想起她在装清纯,他只觉一股无名的怒火袭上心来。猛地将头一偏,木清竹的吻落空了,脚下一滑,整个人跌入他的怀里。
男人有力的大手迅速扯掉了她身上的衣裙。
洁白莹润的肌肤,凹凸有致的曲线,呈现在他面前,带着致命的***!
“这可是你自己愿意的。”阮瀚宇嘴角噙着冷冷的笑,猛地俯下头吻上去!
她的美好,早在那个夜晚他就领教过了,只是,越是美丽的女人,越善于伪装,他十分讨厌!更不会对她有任何怜惜!
干涩的痛很快就穿透了木清竹的身体,她的心很痛很痛!曾经,她迷恋着他。可他对她,只有冷漠和粗暴。
这一夜只是一场交易!木清竹很清楚!
既然有些东西必定要付出,那就快乐点吧,因此她痛并快乐着!更何况,面前的男人还是她一直深爱着的!
当迷糊的意识渐渐苏醒时,已是凌晨了,木清竹浑身撕裂般的疼痛!
她哆嗦着爬起来穿戴整齐,疼痛让她皱起了眉,可脸上却笑若桃花,在美国打拼三年了,她早就练就了能屈能伸的性格!
木清竹有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笑起来眉眼弯弯,让人不得不惊叹她清雅灵秀的光芒。
就像现在,她家破人亡,甚至与她曾经深爱过的男人逢场作戏,她也是笑得从容自若。
阮瀚宇正站在落地窗前,淡黄色的光圈映在他身上,修长挺拔的背影略显落寞,目光深沉而冷漠!
“我可以走了吧!”木清竹神情冷冽,一字一句地朝着阮瀚宇说道。
刚走几步,又掉过头来,扬起手中的支票,朝着正面无表情注视着她的阮瀚宇淡淡一笑道:“再见,前夫!”
木清竹优雅地朝他挥挥手,轻飘飘地走了。
阮瀚宇的身子有些僵硬,目光阴沉得快要滴***来!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失心前夫求宠爱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