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高贵前夫不配(施念念南景)

我很高贵前夫不配(施念念南景)

导读:施念念南景小说我很高贵前夫不配,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我很高贵前夫不配全文免费阅读。于是顶着‘五千年一遇’神颜出道的施念念,成了圈内零绯闻、私生活成迷、只靠作品刷脸的高冷影后。

小说介绍

施念念南景小说我很高贵前夫不配,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我很高贵前夫不配全文免费阅读。于是顶着‘五千年一遇’神颜出道的施念念,成了圈内零绯闻、私生活成迷、只靠作品刷脸的高冷影后。再后来,南景终于和施念念离婚了。某日,南景在一档恋爱真人秀的节目上见到自己的前妻。施念念大谈自己的择偶观:“我对男朋友没什么具体要求,只要我喜欢就可以,他有没有钱没关系,毕竟我从我前夫那儿得到巨额的赡养费。”

施念念南景小说简介

南景和施念念结婚前,南景拿出一份协议。
南景:“只要在离婚前没有一条负/面消息,协议里罗列的财产,都归你。”
施念念:“你就那么肯定我们会离婚?”
南景冷笑:“我不喜欢戏子。”
施念念扫了眼那满满当当的动产不动产,干净利落的签字。

我很高贵前夫不配全文阅读

十二月的A市,迎面而来的风刺骨的冷。
衣着单薄的施念念一踏入室外,生理性的起了一身畏寒的鸡皮疙瘩,可她依旧腰背笔直,修长的脖颈不见分毫的瑟缩。
她不像是走在冬夜里,更像是走在红毯的闪光灯下。
不远处停着一辆眼熟的黑色宾利,司机陈升适时的下车候在后座车旁,待施念念走近,唤了声“太太”,然后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施念念浅笑着颔首,余光扫过了车内的身影,微不可察的提了口气,俯身上了车。
姜霞弯腰立在半开的车门旁,恭敬的跟车内的男人打了个招呼,随后替他们关上车门,与此同时陈升已经绕到了驾驶位上车,启动车子。
施念念带着满身的寒融入车内宜人的暖气,她微微侧身朝着南景的方向坐着,被鱼尾裙束缚的大长腿优雅斜放,随即有些歉然的开口:“没等很久吧?抱歉,之前在做造型,手机放在助理身上,所以没接到你的电话。”
她的这番解释说辞既是说给南景听的,更是说给陈升听的。
不能有负/面消息的嘛,那她当然要让南景身边每个人都对自己赞赏有加。
南景穿了件私人订制的深灰色大衣,昏暗的光线下,五官的轮廓越发立体分明,饶是施念念在灯红酒绿的娱乐圈见惯了俊男帅哥,也不得不感慨,这个男人确实生了副完美好看的皮囊。
而相比较他的容貌,他的气场给人的冲击更强些,就这样不言不语的坐着,却是气场迫人。
面对施念念的解释,高挺的鼻梁下那张薄唇动都未动,从鼻腔里逸出冷漠的一声“嗯”。
惯常的不带情绪的回应,就差大笔一挥,写上‘朕已阅’。
施念念:……‘没关系’不会说吗?
可他还会发出声音就代表他没有因为等她而生气,施念念吐槽的同时也松了口气,又浅笑着说:“比预计的回国时间提早了一个礼拜,看来工作很顺利。”
依稀记得上次两人见面还是三个月前南景姑姑的生日,之后没多久就听闻他去了米兰。
“嗯。”
“……”‘嗯’你妹。
施念念:“今天回来的么?怎么不早知会我呢?”
她从不在意他去哪里,只关心他回来的时间,因为他每次出远门回来当天,都会回城北南家老宅吃饭。
而她必须停下手上的所有的事情,和他一起。
如同她今晚不得不缺席的颁奖典礼。
南景侧头,墨色的眸终于对上施念念清亮的眼,薄唇张了张,道:“南太太,你在抱怨?”
他声线清冷,每个发音都低沉悦耳。
南太太。
他在提醒她的身份和义务。
施念念笑得越发温柔,从唇角上扬的弧度到每根卷翘的睫毛都在诠释对丈夫的‘爱意满满’,连语气也沾染上几分恰到的好处的撒娇,“怎么会呢?人家明明是想第一时间分享你工作上的喜悦,以及表达迫不及待想要见你的心情呀。”
末了,还不忘回应他那句‘南太太’,甜腻腻的出声:“老公~我很想你的。”
南景:……“即便我原本马上就要上台领‘最佳女主角’的奖杯,但一知道你来了,我连礼服都没换就赶过来了呢。”
要不是她一脸坦荡诚恳,这句话怎么听都是抱怨。
南景沉默的扫了她一眼,随后倚着靠背,闭上了眼。
施念念当然知道,这是他不想和自己继续交谈的信号。
她乐得轻松。
施念念倾身靠近前座,压低声音,轻道:“他睡了,你把温度再调高些,我怕他着凉。”
透过后视镜,陈升瞅了眼施念念单薄的穿着,连忙点头将温度调高了好几度。
陈升:明明自己就穿着裙子还在担心南总着凉,太太真是漂亮温柔体贴的仙女,而且超爱南总啊!!
结束了‘第一幕戏’的施念念转头看向窗外,收敛起爱意满满的眸光,露出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其实施念念的五官生得张扬明艳,只是每次妆发都会故意收敛压住,此刻面无表情的样子让她的美透出侵略性,和南景迫人的气场有几分莫名的相似。
往上几代南家最早是给达官贵人的做衣服的,等到了南景爷爷南右华这一代,南家的产业已经几乎涵盖了整个奢侈品行业,从服化到首饰珠宝,成为了上流人士的风向标以及脸面般的存在。而到了南景这,南家的产业已经不仅仅是渗透到了当代‘贵族’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衍生的还精神世界,以及艺术文化上的追求。
总而言之,身上要没点南家的产品,没在南家旗下的餐饮用过餐,没看过一场南家的品牌秀,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个成功人士。
车子驶入南宅的防护林速度就缓了下来,南景随之睁开眼来。
墨黑的眸一片清明,并没有半分入睡过后的惺忪。
车子停在了南家大门口,施念念打开车门迈出去一只脚,刺人的寒立刻从她裸/露在外脚背蔓延开来。
呲——好冷。
不过一秒,施念念就若无其事的下了车,展现了她身为演员的业务能力和敬业精神。
不就是大冬天拍夏天的戏嘛。
施念念立在原地一边等南景过来一边盯着南家的厚重的双开大门,已经开始酝酿进门后的台词和神色。
片刻后,她感觉到南景走到了自己身侧,扫了眼前地上两人的影子,感慨着他真是身姿挺拔,一米六七的她穿了十公分的高跟鞋也还是比他矮了半个头。
她正要抬手挽住他手臂时,带着好闻木质香的温暖包裹住了她。
南景脱下了自己的大衣。
施绵绵讶然抬头,视线里只有他漠然的侧脸,虽然贪恋他大衣的温暖,但场面话还是得说的,“你怎么能把衣服给我呢?我穿着裙子不冷的,你脱了大衣就只剩下单衣、衬衣和毛衣了,会冷的。”受宠若惊的口吻,却加重了‘裙子’、‘单衣’、‘衬衣’、‘毛衣’的发音。
南景意味深长的看她。
“我真的不冷,我把衣服还给你吧。”说着她将衣服拢得更紧些。
嘴上说着不要,身体一定要诚实。
“……是爷爷觉得你冷。”
施念念又不傻,她当然知道他能脱衣服给自己穿,是因为进了大门,里面有最疼爱她的南右华。
南景要是真担心她冷,她刚上车就该脱给她了。
可她就仿佛听不懂他的言下之意一般,笑眯眯的挽住他的胳膊,甜声道:“老公,你真疼我。”
南景:……一踏入南家的大门,施念念就挂着温婉甜蜜的笑容,南景的大衣在她身上只有短暂的停留,就被迎上来的佣人接过了。
“爷爷、爸爸、妈妈。”挽着南景的手施念念跟着他喊人。
一看见施念念刚还一脸严肃坐在沙发上的南右华立刻笑眯眯的朝她招手,仿佛眼里只有她这个孙媳妇,连亲孙子南景都看不见,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念念,过来,到爷爷这来。”
施念念立刻松开南景,乖巧的坐过去。
南景则坐在了父亲南开恒边上。
南景妈妈张琴打量了下施念念的着装,颇有微词:“念念,爱漂亮要分时间场合,室内是暖和,但现在是冬天,你出门应该穿个外套的,要是冻着了可就不好了。”
还不就是因为她穿了南景的外套呗。
施念念道:“妈妈说的对,我晚上原本有个活动,走得匆忙,一时忘了拿外套,下次不会了。”
南右华心疼的问:“我们念念没冻着吧?”
施念念摇头,“没呢。”
“又瘦了,是不是工作太辛苦了?”南右华说着看向南景,严肃道:“南景,你也是,不要成天忙着工作,你们俩结婚也两年了,这么个忙法我这老骨头还能抱上小曾孙吗?”
“爸——”张琴立马起身张罗道:“既然阿景和念念回来了,那我们就开饭吧,时间也不早了。”
施念念配合的出声:“是啊,爷爷,我饿了呢。”
接下来的用餐和往常并无二样,偌大的餐桌上,普通的家宴,菜肴却极尽讲究,男人们偶尔谈几句与工作有关的话题,施念念将‘食不言’进行到底,慢条斯理的用餐。
后半程话题不知道怎的就变成了南右华催生,张琴想尽办法转移话题。
晚餐过后,南右华把南景叫去书房谈话,张琴也不咸不淡的和施念念聊着天。
“念念啊,生孩子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
“我知道呢。”
“当明星吧看着光鲜亮丽有趣,但不适合成为母亲,你明白吧?”
“我明白呢。”
在对‘艺人’这份职业的嫌弃上,张琴和南景简直是母子同心,如出一辙。
能不明白吗?
不就是她只是不入流的明星,不配给南家生孩子吗?
好像她有多稀罕似的。
离开南家老宅时,张琴从自己衣柜里顺手拿了件新衣服送给施念念,嘱咐她注意保暖。
施念念知道张琴这是生怕冻着自己宝贝儿子,但于她而言只要不受冷,穿谁的衣服都没太大的所谓。
何况还是件全新限量高定羊绒大衣。
何乐不为?
乖巧的道谢,施念念再次亲昵的挽着南景的手坐上宾利。
车子开往万云湾的别墅。
这是南家给他们安置的新房,婚后两人住的时间不多,南景工作忙,经常不在国内,哪怕在A市,他也有其他的住所,而施念念除了被他召唤过去,一般是住在公司帮她找的公寓里,拍戏的时候跟剧组入驻酒店,寸土寸金的万云湾别墅大部分时间都是闲置的。
两年的婚姻生活,有些事情已经是心照不宣了。
比如南景长久出差后回来第一件事是回南家老宅吃饭。
比如吃完饭后他们会回万云湾别墅。
比如住这就是施念念履行夫妻义务的时候。
咳——当然在这件事情上,她觉得自己不仅是履行了义务,也是享受了权利的,毕竟南景的肉/体和技术都可圈可点。
她不吃亏。
别墅定期都有人清理维护,除了少了人气,并不妨碍入住。
一如往常的施念念先去浴室卸妆洗澡,之后在衣帽间那一整排睡裙中挑了件灰紫色的真丝吊带睡裙,出门时南景眸光幽深的盯着她。
侵略的目光和一丝不苟的穿着,南景身上有种禁欲的性/感。
南景起身,单手解着衬衣,长腿迈向浴室。
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施念念知道,这将是今晚她最后一场戏。
这场戏出了点考验她‘影后’演技的意外。
这个意外是南景在她耳旁,声音沙哑,道:“要个孩子吧。”
施念念心头一紧,倏地睁大眸子看他,娇娇软软的唤道:“爸爸。”
亲密无间的距离,施念念明显感觉到南景僵住了。

我很高贵前夫不配免费阅读

施念念醒来的时候,南景已经离开了。
身体就像是被车轱辘碾压过,酸痛到快要散架,庆幸的是今天没有工作安排,不然又是一出人间***。
施念念坐起身来,回想起昨晚南景的话就有些头疼,显然她那一声没有原则的‘爸爸’不仅没让他听懂自己的婉拒,反而让他‘兴’致更浓。
要什么孩子?
她还是个孩子呢!
惆怅,看来得让林小贝去给自己买药了。
思及如此施念念翻身去摸自己搁置在床头柜的手机,而这时耳畔响起了敲门声。
“太太,醒了吗?”
是常年负责万云湾别墅的家政员工李姐。
施念念摸到手机,含糊的应了声,“醒了。”
“不好意思太太,先生心疼你太瘦了,嘱咐我九点前一定要喊你起来用早餐,马上就要九点了。”
“好的,我洗漱下就下楼。”
‘心疼’两个字一听就知道是李姐主观臆想加上去的,而‘太瘦了’是他昨晚吃干抹净后的评价?为了下次手感更好所以一大早喊李姐过来给她做早餐?
啧,男人。
对南景的吐槽在按亮手机屏幕后停了下来,毕竟满屏的未接来电和未读消息都在宣告她的工作肯定有了新状况发生。
刚把手机解锁,林小贝的电话又打了进来,施念念很有远见的在接听后立马按了免提,让手机和耳朵保持一定的距离。
果不其然,林小贝的咆哮随之而来。
“你终于接电话了念念,等你回消息等得我急死了,你怎么从昨晚开始就失联了啊?!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我给你发的消息你看了没?”
昨晚她临时没出席颁奖典礼,有姜霞去处理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但圈里那些‘好友们’或关心或打探的消息自然不会少,所以上南景车之前,她就把手机设置成了静音模式。
听林小贝这个口吻看来不会是坏消息,也就不急着去查看那些未读消息了,“正打算看。”
“你上热搜啦!”
“因为得了奖还是因为缺席了?”
“不是,是因为你被欺负了!”
“……哈?”“昨晚郑恬梦在化妆间说的那些话被人录音了,凌晨三点多被营销号po到了微/博,那个时候她团队的人肯定睡了,没有及时处理,早上转发量就多的吓人了,她的超话都被咱家粉丝跟路人屠版了,我昨晚那口没能把咖啡泼出去的气终于顺了!”
施念念一点都不意外,昨晚明摆就是有人在挖坑,多人化妆间那么多艺人助理还有化妆师,郑恬梦就是反应过来是谁在针对自己,都能被对方随便拉个人推开。
林小贝又道:“你昨晚离开会场时被偷拍了,路人抓拍图都吊打郑恬梦的精修图,现在惹得全网群嘲,大家……”
“拍到什么了?”施念念出声打断林小贝,“拍到我上车了?”
“没有诶,至少目前放出来的照片没有。”说到这林小贝想到了什么似的,话题骤然一转,问道:“那个,念念……你现在在哪?今天也打算和你老公待在一起吗?我觉得你确实得注意下偷拍,要是给人拍到你和你老公,嗯……”
剩下的话消失在不可言说的语气词里。
施念念大爆以来,在圈内一直相当低调,长着一张绯闻不断的脸,却几乎没有任何与她私生活有关的报道,要是结婚的事情一爆出来,微/博当天得瘫痪。
施念念完全没有这个担忧。
只要南景不想公开她的身份,就是有人偷拍,也不会有传播开来的一天。
不过林小贝的话倒是提醒了她另一件事,于是回道:“不打算,我十二点左右回公寓,你过来一趟吧,帮我带点东西。”
“好的,是午饭吗?”
“不,是避孕药。”
林小贝:……?!
施念念冲了个澡,简单护肤了换上家居服就下楼了。
李姐已经备好了一桌丰盛的早餐,一边舀粥一边道:“太太,之前怕打扰到你休息,先生差人送来了许多新款冬装还在客厅没处理,我现在方便把它们放到你的更衣室吗?”
新款冬装?
南景这是在表达她昨晚穿了他妈妈外套的不满?
施念念懒得深思,正好也免得在李姐注目礼下用餐了,于是点点头。
“对了太太,虽然入冬前我就把更衣室里所有夏装挪到了隔壁房间,但现在更衣室也有些挤,我把十月份送过来的款式整理一些出来,可以吗?”
南氏旗下女装奢侈品牌众多,每每有了新款,全都会送过来,施念念就是每天住在这,一天三套的换也穿不过来,更何况还不常住。
有钱人的精致,可真浪费。
“可以的,辛苦了。”
餐厅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就不用时刻紧绷注意礼仪,施念念拿出手机,象征性的回复了些‘好友们的关怀’,随后用小号登录了微/博。
为了防止手滑点赞,谨慎如施念念,吃瓜从来只用小号。
前十的热搜,与施念念相关的就占了三个。
#施念念郑恬梦后台录音
#郑恬梦讽施念念整容
#施念念再摘影后
随便点***一个,都热闹非凡。
【郑恬梦在《再见七月》里是本色演出?就爱装着纯洁无害,其实心眼又多又坏】
【心疼我家念念,之前和她一个剧组,肯定明里暗里没少受气,但念念什么都没说,采访时还说剧组的每个人都对她很好】
【不吹不黑,纯路人说几句,施念念的颜简直甩郑恬梦八百条街好嘛,精修图都比不过人被偷拍的照片,气质身材差得十万八千里远,还想艳压全场,不如改名叫郑做梦啊!】
【啊啊啊!我死了!!什么神仙颜值啊,虽然我是女生,但是念念,我!可以!】
【路人发言,这明明是营销号在带节奏,管郑恬梦什么事?提了整容医生但哪锤施念念整容了?而且艳压全场那四个字也不是她说的,你们这是跟风网暴,全部是键盘侠!】
【路人发言,每个人审美不一样吧,没必要拉高踩低,我就不吃那什么‘五千年一遇’的颜,我觉得郑恬梦是要好看一些。】
【我就呵呵了,郑恬梦的粉丝别来洗地了,能把自己主页里跟郑恬梦有关的东西删干净再来装路人吗?眼睛不好请去看眼科,拉高踩低的一直是你家偶像,又没作品又没实力就爱炒作,我家念念拿多少奖了你们心里没数?】
【楼上+1】
施念念欢乐的吃着自己的瓜,她在圈内的形象一直是大度低调、淡泊名利、不争不夺,实际上要不是因为南景,她巴不得自己天天挂在热搜上。
她经历过无人问津的冰窖式的日子,深知热度对一个艺人有多重要。
网友们都是健忘的。
用过早餐后施念念回房里换了套衣服,慢悠悠的化了个淡妆,之前让李姐通知的司机小吴就到了。
没办法,万云湾这栋别墅建在人造岛上,来往全靠一座大桥,没有车子,要出这万云湾她怕是要走到天黑。
施念念到了公寓没多久,林小贝就到了。
“药没忘吧?”施念念一边问一边探向茶几上的水壶,给自己倒了杯水。
林小贝在她身侧落座,从包里把药掏出来,一脸担忧的递过去,“念念,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那就不要讲。”
林小贝:???
已经到嗓子眼的话硬生生被施念念怼回去,林小贝憋红了脸,道:“不行,我还是要说!”
施念念没接话,自顾自的开始看药盒上的说明。
“念念,你才二十二岁,又是当红演员,不是生孩子的时候,如果你怀孕了,肯定很长时间不能接戏诶,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生过孩子后,戏路就窄了,好多角色你都接不了了。”
“我知道啊。”施念念拆了药盒,不以为然道:“我这不是吃着药么。”
“这药吃多了对身体不好!你应该让你老公戴套啊,你这么漂亮一个仙女诶,他怎么舍得让你吃药啊?要是有了意外,还不是你遭罪?要是霞姐知道你吃避孕药,肯定也不同意。”
让南景戴套?
除非是他自己愿意。
林小贝这么长一段话,施念念只回应了后半句,“你别跟霞姐说。”
姜霞业务能力无话可说,但却是南景安排给她的经纪人。
林小贝:“你放心,我肯定不说。热搜的事情霞姐跟你联系没?我们这边要回应吗?不过***都是倒向你这边的,也没什么必要回应给郑恬梦增加热度。”
“嗯。”这种类似的新闻从来不需要施念念操心,姜霞那边会处理好。
一提到这件事林小贝就怪激动的,说着就去摸自己的手机,“也不知道郑恬梦的团队会怎么公关,我要刷刷看她回应了没。”
有林小贝在施念念完全不用担心会错过任何的事件进展,于是拿来了下个月要开拍的电影《挚爱》的剧本,打算研读。
两点出头,施念念有些饿了,于是拿手机想点个外卖,却发现半个小时前有一条来自南景的微信。
金主爸爸:今晚我会回万云湾。
他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她今晚也得回去,然后他们再进行不可描述的事情。
结婚两年从未有过连续两天见面并且同房的经历,这让施念念的饥饿感瞬间烟消云散。
南景有多听南右华的话,施念念深有体会,不然她也不可能成为南太太。
现在又要因为南右华一句‘想抱小曾孙’,他就要跟自己生孩子?
南景那样的性格和实力,她没办法生硬的拒绝,于是施念念斟酌了半响,随后把她和南景的对话框截屏,用红标圈出‘金主爸爸’四个字发送过去。
施念念:想更真实一点的话,可以把我的备注改成‘宝宝’哦
施念念:【我是宝宝.jpg】
施念念:【可爱.jpg】

小说推荐

转眼间我很高贵前夫不配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