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延迟(池颜梁砚成)

心动延迟(池颜梁砚成)

导读:完整版《心动延迟》非常精彩,小说的作者是砂梨,主要人物是池颜、梁砚成,心动延迟全文免费阅读主要讲述几小时后,池颜如愿见到梁氏集团上了财经头版,标题却是——有望成为行业龙头。请问你危哪门子的机?

小说介绍

完整版《心动延迟》非常精彩,小说的作者是砂梨,主要人物是池颜、梁砚成,心动延迟全文免费阅读主要讲述几小时后,池颜如愿见到梁氏集团上了财经头版,标题却是——有望成为行业龙头。请问你危哪门子的机?

池颜梁砚成小说简介

去往民政局离婚的最后一个路口。
梁砚成忽然出声:先回公司。
眼看就要脱离牢笼,池颜自然不准调头。
男人摘下金边眼镜,眉宇间透露出倦色:公司遇到了危机,我得先回去处理。

心动延迟全文阅读

小砚总从没公然发过怒,说话做事一贯游刃有余。他若是不满,以冷暴力示人的多。
或许是因为表情冷淡显得严肃又不近人情,总让人不自觉望而生畏。
刚才会议室那一番精准出击,他只是慢条斯理擦着镜片,就搞得全场落针可闻,先在心理上层层击垮了对方。
但比起现在,易俊开始觉得会议室那一幕根本就没什么可怕的,此时才是真正如芒在背。
大脑飞速运转,他在心里揣摩了一遍,回答:“是夫人隔空对您说的。”
再次抬眼偷瞥,小砚总不知何时收回目光,落在窗外墨色深重的夜幕上,指节搭着眉心有一下没一下轻轻揉捏。
“结束了?”
他问的是家宴。
易俊还没回答又被打断。
“算了,电话呢?拨给她。”
手机拨通池颜的号码递到梁砚成手里,他看着屏幕上那两个字陷入深思。
池颜喂完小狗转身从花园出来,迎头就碰上了梁氏几位股东。
脸色青白,都不太好看。
见小砚总夫人难得过来,几人立即收起上一秒还愁苦的表情迎了上来。
“夫人来找砚总?巧了,会刚开完,这会儿上去人应该还在办公室呢。”
晚上的例会昨天已经开过。
池颜拢了下被风吹乱的碎发,问:“今晚又开会?是出了什么急事?”
地皮收购是上个季度的事,谁也不曾料想会突然选在今晚发难。翻旧账可不是什么非今天就干的紧急事宜。
其中一人摇头:“没。砚总就跟我们聊聊上季度报告。不是什么大事。”
不是急事?
上季度报告?
这人是得了什么毛病非得在她三令五申早点回家的这天选择开急会?
池颜一秒消散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心,攒了半肚子的气瞬间发作。碍于面上工夫还得保持得体,却经不住语气发冷。
“开完了是吧?那我上去找他。”
她转身就走,一双精致的细高跟踩得掷地有声,砸在石砖上。
被抛在身后的股东面面相觑,总觉得听这声势,不像是探望,倒像是背着大刀去寻仇的。
梁砚成的电话就是这时来的。
空空荡荡的电梯间,大理石亮得能照出人影。
池颜被突然乍起的手机铃声吓了一跳,匆忙从包里翻出来接通。
“谁?”“我。”
脾气还没理顺,蓦地接到梁砚成电话,池颜还没想好从何处发难。安静的那几秒,电梯在一楼停稳,发出悦耳清脆的提示音。
梁砚成那边率先开口:“你来公司了?”
池颜抿了下唇,突然意兴阑珊。
“没,你听错了。”
对方似乎并不想拆穿她胡扯,低沉的嗓音从话筒里传了出来:“那在哪?”
“酒吧,玩呢。”池颜胸口堵着一口气。
又过了几秒,电梯门闪烁着灯缓缓闭合。
池颜依然站在空旷的电梯间没动,听到窸窣过后,他突然道破:“酒吧?车不是还在楼下么。”
梁砚成:“上来。”
凭什么他说上去就上去!臭男人自我感觉未免太过良好。
池颜想起第一次见到梁砚成。
那时还在英国上学,华人圈很窄。只要同校同母语,随便牵桥搭线,互相之间就算不认识也听过名字。
她刚表演完钢琴独奏从后台下来,就收到了一束过分热烈的玫瑰捧花。是同系师兄送的。
对方大她四岁,平时以学长身份对她多有照顾。
不过池颜向来心思通透,知道自己将来婚姻不做主,因而没有半分想恋爱的打算。省得到最后动了真情难免受伤。
视线掠过花束,除了那位师兄,匆忙一瞥间她对师兄身边那位气质清贵的男人倒是留下了点印象。
他穿着白衬衣,明明袖口休闲地往上挽起,衬衣边缘却一丝不苟地掖进了西裤,裤边贴着劲腰。
身姿笔挺如松,沉默不语在那站着。
连眸光都被金边眼镜挡去了大半的人,不知为什么让她记得那么清楚。
或许是身上独特的斯文气质吧。
后来几番见面不曾深交,没想到回国后竟然阴差阳错成了他太太。
当初还算及格的印象分也是在这之后逐步迫降到了零点。什么儒雅斯文,什么温柔绅士,就是块冷漠无趣的死木头。
池颜看着电梯数字稳稳停在一楼没再跳动,很坚决地拒绝了对方的要求:“不。”
不满也随之而出:“梁砚成你今天什么意思?”
明明知道家里有那边的人过来自己不出现。
是想躲清闲还是让别人看她这位新上任梁太太的笑话?
池颜说着突然顿悟:“想说开会?早不开晚不开怎么就非得今天?你要想和你爷爷***,有本事去老宅那亲自唱黑脸。”
爷孙俩较劲儿,关她什么破事。
活该她得在中间穿针引线做好人?
梁砚成仿佛没听到一系列控诉,平静起身扣上西服第一颗金属扣:“等我几分钟。”
他起步往外,易俊迅速跟上,一番察言观色后私下吩咐司机暂时不备车。
电梯下行至一楼,电梯间大理石墙面通透,清晰照出前后两个男人的身影。除此之外,再没第三人。
梁砚成面露不耐,早该知道池颜没那么听话。别说几分钟,几秒都不愿意等。
夜已深,庭内花园还亮着灯。
不知从哪处灌木丛钻出来条小狗,嘴里叼着***得锃亮的盘子往地上一蹲,眼睛黑亮有神。
梁砚成多看了一眼,易俊立马上前解释:“是保安队捡的,看着可怜养在了园区。砚总要是不喜欢,马上就叫人送走。”
“不用。”他单手抄进兜,语气平淡,“养着吧。”
看得出,狗只是普通土狗,但养的人喜欢。
狗盆倒比狗值钱多了。
从内庭到正门几步路,司机已经重新待命。
梁砚成靠着椅背才后知后觉感到疲乏。接任梁氏这么久,老势力盘根错节,压得他改革难行。总算是借着地皮收购的幌子,能剔除几个毒瘤。
车行平稳,他揉了会眉心,抬手示意易俊继续往下汇报。
一盏昏黄的阅读灯被点亮,车内很快再次响起易助理公事公办的嗓音。
梁家小夫妻俩的新居灯火通明。
两人前后脚到的家。
宾客散尽,但前厅依然人影繁多。光新来做中西餐的厨子就能组起来打半场篮球。
这会儿还在前厅穿梭的看到小砚总回来,连脚步都忍不住放轻几分,井然有序低头做着自己的事。
梁砚成不喜欢家里人多,但池颜相反。
婚后家里的人丁开支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
他一度叫池颜别管家里的琐事,一并交给管家。池颜极度不满似的,问他懂不懂什么叫有人气儿。
总之说什么她都有理反驳。
梁砚成倏地打断易俊的汇报,转头吩咐管家:“准备点宵夜,叫太太一起用。”
管家以前就跟着梁砚成,亲近多余拘谨,闻言感叹:“您最近胃口不错吧?”
梁砚成抬了下眉,示意往下说。
管家笑:“太太晚上给您去送的晚餐量也不小,难得见您回来还要叫宵夜的。就让厨房准备点简单易消化的?”
晚餐?连个餐盒都没见着。
梁砚成睨了一眼易俊,从易俊脸上得到显而易见的“他也不知道”几个大字。
沉默数秒,不知为什么,这一瞬间竟然想到了内庭那条叼着精致餐盘的小狗。
梁砚成觉得太阳***神经一跳一跳活跃得厉害,沉声问:“用什么餐具装的?”
管家虽有不明,但还是一五一十答得清楚。
六层保温盒,每层都统一装着鎏金边骨瓷餐盘。
与梁砚成心里的答案一致。
他缓缓闭了闭眼,再睁眼时神色冷硬。
“叫太太下来用餐。”
池颜下楼的时候,前厅人已经散了,只剩水晶吊灯折射一地璀璨光斑。
长餐桌两端面对面放着骨瓷餐具。对着她那盏是橙黄色的,南瓜炖燕窝。
她很少在夜里吃东西,但今晚确实没怎么用餐,胃里是空的。
***的胃抵不过***。
看梁砚成安然坐在对面,池颜拢了下睡裙端起冷脸才坐下。
“干吗?一盏燕窝笼络我?”
这位与她感情并不和睦的先生还穿着剪裁得体的西服马甲,修身款型勾出良好身形。大概是因为在家,又没有别人,难得解开了颈口两颗扣。
纽扣同样考究,周围镶一圈琥珀金边。灯下乍看,就与他高挺鼻梁上架着的金边眼镜一般,显得格外儒雅斯文。
还带着些不可言说的禁欲。
与她沐浴后闲散的样子大相径庭。
池颜晃着足尖,上身前倾,语气与发梢卷着的水汽一样冷:“想你也没那么好心。”
梁砚成深看她一眼,绸缎般顺滑的真丝外袍半垮不垮罩在她纤细的肩膀上,欲拒还迎似的露出一段极漂亮的锁骨。
他眸色深沉,不接话反问:“去公司做什么?”
池颜没转过弯来,略顿:“……无聊,路过。”
“从电梯间路过?”
他放下汤匙,抬眼,眼底的欲望被嗤笑掩盖。
池颜扫一圈前厅,没见着管家。猜到一回家他定是听说了什么,心里冷哼一声。
狗东西,明明什么都知道,还在这装模作样。
她板起小脸:“你有什么资格兴师问罪?论今晚,谁先道歉还说不定呢。”
在外面事事得宜的太太私底下就是这副谁也不服的骄纵样子。
偏偏得理不饶人时露出的小表情尤其衬她的明艳长相。
她是少见的浓墨重彩的美。
当初还在英国时,梁砚成那位朋友就极常吹嘘他有个长得贴近□□十年代港星风格的美人学妹。
阴差阳错,别人的钦慕对象成了天天要与他作对的年轻太太。
梁砚成双手交叠撑着桌沿往后靠了靠,嗓音低沉夹着不悦。
“池颜,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心动延迟免费阅读

什么叫“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听起来潜台词就像“钱任你花卡任你刷、吃喝玩乐血拼到底任你造作,你还矫情什么玩意儿。”
池颜收放自如的脾气每每对着梁砚成就乱了闸口。差点没把自己气晕过去。
她,池颜,背后是池家,大池科技。
缺他那么点钱?
简直笑话!
啪嗒一声,大小姐停箸端坐:“听你这意思,我该是事事顺遂满意的不得了?”
梁砚成隔着长桌蹙眉望她,眼底写着:不然?
他确实想不通,这位小孔雀一样的太太除了没给她造一座二十四小时恒温恒湿金贵的孔雀馆尽情释放魅力,还有什么没满足的。
池颜看着他若有所思的表情,双手环胸而坐也往后靠,与他拉开距离:“那我婚前过得可更顺遂,吃喝玩乐也不差你养。”
狗东西,说的就像谁没钱似的。
“哦,是吗。”
梁砚成随手解开马甲扣,语气平静:“看来大池效益是不错。”
一句话直戳池颜痛处。
先前还好,大池的分红总是准时到账。前段时间她无意间查账,发现破天荒地竟然迟了两个季度。
往前推,也就是她与梁砚成婚后,分红就再没到过。
这事梁砚成绝对不知,但莫名踩了她的尾巴。池颜面色不虞:“你管呢。”
她想到这事登时没了胃口,连带着原先的气也自我消化了一半。不过表面夫妻,今晚他回不回她都有本事撑着局面。同理,她送不送那顿晚餐对他也完全没影响。
有什么重要的值得大半夜在这边计较边复盘。真是昏了头了。
有这时间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思及,池颜忽然转身回到餐桌边,“你和你爷爷怎么斗我不管。想下他面子我也可以配合。”
梁砚成像是没想到她会这么说,静待下文。
华丽灯光下,他太太崩了整晚的小脸终于露出浅淡笑意,“毕竟夫妻一体,我这人很大度的。”
“所以?”
她的笑亮得晃眼,梁砚成下意识作了应答。
于是很快被反将一军。
池颜:“那周末陪我回去吃饭?”
很做作的应了刚才那句夫妻一体,套路来得比龙卷风还快。
梁砚成:“……”
回宴这件事,梁砚成确实有故意的成分。
忙只是幌子,他实则不想给那些倚老卖老的股东面子。
池颜能看出来,梁家老爷子不会看不懂。
看他大刀阔斧整顿的决心很坚定,反倒暂时没再有别的动静。
周末,梁砚成提早到家。
或许是先前多少下了池颜的面子,这回只说了一次,他便把陪她回家吃饭的事列入了计划。
黑色轿车在门廊下静候。
车里只有易俊一人汇报工作的声音。
直到把下周日程汇报结束,池颜才姗姗来迟。穿一袭仙气十足的法式荷叶边连衣裙,妆容精致,堪比走秀。
梁砚成从车窗外收回视线,习惯了他这位年轻太太的日常精致,抬手打断易俊:“就到这。”
话落,座舱间的挡板缓缓上移,把前座两人隔断在外。挡板自带音效隔断,没了来自身后的威压,前面两人连坐姿都放松不少。
易俊往窗外看了一眼没说话,只觉得今天小砚总收得尤其利落。
挡板后。
池颜一上车就察觉到了与往稍显不同的氛围。
梁砚成正靠着椅背闭眼小憩,金边眼镜搁在手边小桌上。没了镜片遮挡,山根线条凹陷出凌厉棱角。长睫安静覆着,凌厉之余不失柔和。
听到她上车动静,眼皮掀了一下。
两双眼蓦地对上,他在打量池颜,池颜也在打量他。
婚后没见过几次梁砚成脱眼镜的样子。那时候还以为眉眼温柔是男人做完爱后的自然反应。现在看来,窄双眼皮、深邃眼窝、下压眼角——没了眼镜的遮挡,组合起来看人时自带深情。
她被看得不太习惯,咳了一声:“怎么没在工作?”
梁砚成重新闭眼:“不差那么一会儿也养得起你。”
“……”
一句话把池颜的后话噎了回去,后悔自己没事去搭什么话。
温情个屁,一开口还是熟悉的配方。
她抿唇不语,自顾自玩起手机。
直到车身拐进池家临山别墅大院,安静了一路的车厢突然有人开口:“只是回来吃顿饭?”
池颜还在想他这话是否有深意,尾音上扬嗯了一声。
又听他说:“需要怎么配合。”
前些天住在老宅时,在梁老爷子面前恩爱装得有模有样,默契不算差。池颜本想不用特意交代,但他既然主动提起,她就不客气了。
她眨眨眼,“老规矩,宠我。”
池家的临山别墅占地极大,傍一片18洞高尔夫球场。从前人丁兴旺,住一起从没觉得地方大得空旷。
池颜指着不远处修剪齐整的草坪仰头问梁砚成:“还不开饭呢,要不要和叔叔打会儿球?”
也就演戏时话里话外才透着亲昵,尾音都像软在了嗓子眼里。梁砚成侧目,意料之中收到他太太闪着碎光的爱慕眼神。
不怪管家常在他面前说太太的好,变脸可比翻书快多了。让人一时分不清单独在他面前和在外人跟前,到底哪个才更真实。
梁砚成握了握她搭在臂弯的手心,淡淡开口:“不了,还是陪你。”
与她演了一出有来有往的如胶似漆开胃戏。
池颜的婚事家里早有考量,最终是叔叔池文征和婶婶赵竹音做的主。
看他们感情那么好,赵竹音极为高兴:“就知道你和砚成脾气性格都合得来,看看,这多好。以后多回家转转,家里总不能少了你俩一顿饭吧?”
池颜转身挽上另一侧胳膊,撒娇:“婶婶不嫌我烦啦?”
赵竹音笑:“这话说的没道理。叫你叔叔听到,还以为我哪儿欺负你了呢。”
说话间,池文征打趣“又背着我说什么坏话”从楼上下来,见梁砚成一道回来了,自然而然邀请他进茶室喝茶。
前厅这就只剩池颜和赵竹音二人。
池颜用余光扫了一圈没见到堂弟池硕,牵着话题往池硕身上拖。
赵竹音只说他和同学出去玩了不用管。
她装作细想,故意揶揄:“真和同学出去啊?不是什么小女朋友?”
“池硕才多大。”赵竹音嗔怪。
“不小了,我上高中那会儿也都懂了。”池颜面上笑吟吟,“一眨眼就成年、一眨眼就毕业、一眨眼又要结婚。婶婶有没有关注陵城谁家千金?”
赵竹音:“还早呢。”
池颜沉吟:“嗯,也是。男人得先考虑事业。不过——”
她拖了下调子,语气纯粹:“小硕直接就去大池接班好了。哪像我,嫁出去就成了外人。”
赵竹音一听,假意板脸:“又瞎说。”
当然是瞎说。
池颜才不会真把自己当外人。她姓池、这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所有东西都有她的一份。
原本这座大宅子就没分家。
池颜一家住东楼,叔叔一家住西楼,爷爷住主楼。从来就是一起生活,多少年不曾变过。
前些年爷爷带着长子长媳,也就是她父母,在外遇上事故身亡,这座大宅一夜之间空旷许多。池颜匆忙回国面对,懵了许久才缓过来。
怕她独自在东楼害怕,忘了是谁提议,最后都住到了主楼。
在池颜记忆中,从小到大,叔叔婶婶是真心疼她的。她不愿破坏这份来之不易的平衡,于是心里有什么疑惑也只能小心试探。
想了想,仍然从池硕的角度入手:“对了,没几个月就是小硕生日吧?我要跟阿砚商量商量成年得送他什么大礼。都是大人了,说起来也能拿股份了。”
兜了赤道一圈,终于落在股份俩字上。
池颜不指望赵竹音能说出什么别的,意思带到即可。对方要是真有心做文章,必然能听懂。
果然开饭前,她发现叔叔婶婶同时消失了一会儿。
原以为饭后会单独与她谈谈,没想到池文征回来后直接在饭桌上开了口。
“小颜最近缺零花钱?”
池颜全心全意演着表面夫妻,刚给梁砚成夹完酱汁海螺,伴随清脆一声海螺落在餐盘上。
她下意识抬眼看梁砚成,对方的视线还落在海螺上没抽回,唇线抿得平直。
“……”
完了,梁太太缺零花钱。
这简直是在公然打梁砚成的脸。
池颜扯了下嘴角,“怎么会?”
池文征笑道:“我想也不至于。以前做我们家千金时什么都不缺,现在成了梁太太不得更潇洒?”
池颜在心里判断着这话的意思,又听池文征后加一句:“哦对,前些天公司在重新理账。查分红了?”
池颜摇摇头。
摇头有两层意思,可以说是没到,也可以说是压根还不知道这件事。
她不想表达得太清楚。
当下眼神也不敢越过餐桌让人看出端倪,只是盯着那块她刚夹的海螺。
男人修长的手指落入视野,一手刀一手叉,干净利落地剔出螺肉送回她的餐盘。
她诧异抬头,就听他温声问:“想买什么了?跟叔叔说不告诉我。”
旁人看来,只觉得宠溺得不行。
池颜现在脑中混乱,一方面在想叔叔怎么偷换概念把股份说成了分红,另一方面揣测今日不提此事,是不是就此断了红利。
她表情微僵,察觉到桌下有人轻轻把手搭在自己腰窝,立马缓过神来换上浅笑装亲昵:“你真烦人,看中一块表好适合你。买给你的怎么能叫你花钱。”
梁砚成轻笑:“都结婚了,还跟我分你的我的。”
他眼底温柔如水,池颜有那么一瞬间差点信以为真。
转念一想,当初可是在梁老爷子面前把婚前协议签得清清楚楚的。
……男人,果然是鬼话的神。
但他一打岔,池颜清醒许多。不管现在池文征到底什么意思,她都不能表现得太过咄咄逼人。
于是顺势不提。
饭后,池文征又和梁砚成单独进了茶室。
婶婶赵竹音则拉着她不停明里暗里嘱托早些要孩子,把梁太太的位置坐得更稳。
池颜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心不在焉,总觉得偌大的池宅让她失了安全感。
家里出事的时候,大池科技一夜间群龙无首。
她那会儿学业未完,又没成年。即便手握股份也做不到随时兼顾国内公司决策。更何况,她并没有管理经验。
出于信任,股份暂且都归到了叔叔手里。池颜只吃应属于她的每季度分红。
突然断了的分红让人不由自主开始居安思危。手握股份才能产出源源不断的红利。
池颜望着茶室的方向陷入深思,如果连池文征都靠不住……
那梁砚成,塑料夫妻,就更不用提。
从临山别墅出来,一离了旁人视线,池颜立马收回挽着梁砚成的手臂坐到车厢另一边。
晚上的事她还没完全消化,一会儿托腮望窗外,一会儿面露烦躁快速刷手机。
难得看到小孔雀瞻前顾后忧思深重的样子。
梁砚成何等聪明,突然开口:“想要回股份?”
“你管那么多干嘛。”
池颜随口应完突然噤声,半晌用警惕的眼神望着他:“婚前协议是不是得改改,婚姻存续期间我拿回属于我的股份,不能算共同财产吧?”
梁砚成深感他太太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嘴角提起嘲讽的弧度:“我在乎你那点钱?”
“那可说不定。”池颜抬颌,“哪天一拍两散,我分不到你的,你倒能分走我一半,我多吃亏。”
男人收拢掌心,不知垂眸在想什么。
良久,才开口。温润的嗓音也掩盖不了其中冷淡。
“怎么,才不到几个月,就想着离婚的事了?”

小说推荐

心动延迟全本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