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延迟(池颜梁砚成)

心动延迟(池颜梁砚成)

导读:《心动延迟》是作者砂梨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池颜梁砚成 ,小说讲述了自小砚总全权接管梁氏后,只有把行程往前提的,还是头一次延后。助理组众人摸不着头脑,只好向易总助打探。

小说介绍

《心动延迟》是作者砂梨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池颜梁砚成 ,小说讲述了自小砚总全权接管梁氏后,只有把行程往前提的,还是头一次延后。助理组众人摸不着头脑,只好向易总助打探。小编为你带来心动延迟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他签完手头合同推回给易俊,突然开口:“周日有什么安排?”
易俊听到小砚总问话,立马挺直腰杆:“上午七点健身、九点公司旗下网售平台剪彩、十点半高层会议、午后两小时空闲、三点约了江先生高尔夫……”
“高尔夫取消。”
易俊点头:“是。”

心动延迟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梁砚成或许在忙,说完利落切断电话。
池颜懵了下,立即追加短信:【你可以不用来,真的】
梁砚成:【哦】
他签完手头合同推回给易俊,突然开口:“周日有什么安排?”
易俊听到小砚总问话,立马挺直腰杆:“上午七点健身、九点公司旗下网售平台剪彩、十点半高层会议、午后两小时空闲、三点约了江先生高尔夫……”
“高尔夫取消。”
易俊点头:“是。”
刚想问是否要把后续行程提前,又听小砚总道:“也不用安排别的了。”
易俊顿住半秒:“好的。”
他从办公室出来,立即通知下去取消高尔夫球场的预约,同时将晚间行程一一延后。
自小砚总全权接管梁氏后,只有把行程往前提的,还是头一次延后。助理组众人摸不着头脑,只好向易总助打探。
“那是有更重要的安排改到周日下午吗?”
“需要提前知会驾驶班吗?”
“要预约会议厅、餐厅还是客户酒店?”
易俊面对众多疑虑也很困扰,良久摸了摸鼻梁:“重要级提前,原地待命吧。”
而另一边,办公室内。
池颜又发来了信息:【还有个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后面跟着可怜巴巴的表情包——我只是个宝宝你一定要答应我.jpg
梁砚成扫了一眼,回复:【?】
甚至都没意识到自己正在做往日觉得最浪费时间的事。比如像这样说一句挤一句踩不到重点的聊天方式放平时,能多看一眼已属不易。
池颜哪知道他这些臭毛病,自顾自一条条发着。
【我有架钢琴在临山别墅的琴房。结了婚不是在老宅住了段时间么,听说爷爷不喜欢那会儿就没叫人搬进来】
【周日要用琴,我叫人搬到新居用一用】
【还是你怕爷爷知道要生气?不行我另约别处,就不在家招待客人了】
梁砚成知道,爷爷不喜欢任何形式的音乐,讨厌家里摆乐器,归根结底还是他母亲温仪的问题。
在遇上他父亲之前,温仪是个还算小火的歌手。
恋爱也好,后来怀了他也好,从始至终都没被爷爷认可过。
这种厌恶延续至今,如若梁家除他梁砚成之外还有第二个接班人,必然不会轮到他头上。
梁砚成闭眼靠上椅背,缓慢揉按眉骨。
在这一点上他觉得是亏欠池颜的。
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小孔雀刚弹完一曲从台上下来。那时候满堂喝彩,掌声连绵,她骄傲明艳的样子动人心弦。
却因为他爷爷的原因,有段时间没碰钢琴了吧。
几分钟后,梁砚成往外拨了个电话,才再次点开池颜的聊天框回复:【不用去搬】
池颜等了许久,才收到这四个字。
严重怀疑对方是老年人2G手机,打字都得一个个键慢慢戳,还附带大声播报功能。
她盯着那几个字看了半晌,意思是不让她把琴搬回新居?
这男人真是油盐不进。
最近不是找着机会就和他爷爷对着干么。亏她还思前想后故作委屈,竟然毫无成效。
池颜盘算着要不就请翁伯伯夫妇去她华江区的房子小聚。
心思未定,梁砚成的对话框又响了一声。
【我来安排】
她迅速敲下一行字,问:【还是在家?星星眼.jpg】
梁砚成:【嗯】
字如其人。
池颜完全可以想象到手机那头男人冷淡的脸。
她叹了口气,抬手把备注改成了梁木头。
***
梁砚成说由他安排之后就没了声响。
池颜一度以为他忙忘了。
直到周六下午,她一回家就发现管家立在花园门口指挥工人们从门廊前后穿梭而过。
她下了车,慢悠悠打把洋伞好整以暇瞧着。
见她回家,管家立即眯眼笑着解释:“太太,您的钢琴到啦。先生说想放哪儿问您。现在还在大厅摆着呢!”
池颜往大厅里探了一眼。
银灰色防尘布勾出三角钢琴的轮廓,与她临山别墅那架十分相似。
她疑惑:“不是去临山别墅搬的?”
管家颇为自豪:“不是的。这架是先生托人刚从国外空运回来的,说您以前就用这个牌子,好顺手些。调音师也一起请来了。”
他说完,池颜再看大厅,才从人群里辨出调音师。
倒不曾想梁砚成做事还挺周全。
她翘了下唇角:“放二厅吧。对着后花园,景色好一点。”
上楼换好衣服再下来的时候,后厅已经整理妥当。
***落地窗前一架桃木红的三脚钢琴安静沉稳地立着,与窗外花园一景极为和谐。山茶接了芙蓉花期簇拥而开,花枝满缀隔空装点着琴上一角,高贵典雅。
与她家里那台斯坦威几乎如出一辙,只是琴盖内侧还多了串金色签名。
竟然是音乐家签名款。
池颜忍不住上手敲出一串音符,音质如想象中一样明亮悦耳。
她极为满意,拍照发朋友圈一气呵成。
【老公送的么么哒[图片]】
每个人身边总有一群别墅买在朋友圈的塑料姐妹,秒速赶到战场点赞回评一条龙服务。
——哇,小砚总对你可真好啊!
——呜呜呜羡慕,想叫我老公去跟小砚总讨教一下
——签名款!宝贝是我看错了吗???这款有市无价啊啊啊,我只敢想想。这是什么纪念日礼物吗?有没有闻到我的酸味?
池颜随机挑了其中一条回复:【没有啦,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
有钱人的快乐你想象不到。
当然此条屏蔽梁砚成。
他惯用的冷脸嘲讽伤害力已经够强,要是让他知道自己的朋友圈那么婊里婊气,池颜觉得自己一时半会儿承受不住更高攻击。
于是到他那的信息转而就变了味,一如既往高贵冷艳。
池颜:【爷爷不喜欢,你就专门弄好的送我。想气爷爷,还想我帮你挡刀啊?】
池颜:【不过很漂亮】
池颜:【我是说签名】
消息过去好久,他那才有了回复。
梁木头:【想象力不错】
他针对性很强地只回复了第一句,后面两句选择性无视。
池颜用手点着对方的头像,小声嘟囔:“喂,我夸你呢。”
几分钟后,话题不出所料依旧停留在【想象力不错】上丝毫无进展。
池颜盯了一会儿屏幕,终于放弃挣扎。
***
周日下午。
翁永昌如约携妻黎萍来梁家作客。
池颜这样的social animal人际圈广,在陵城打听个人不是什么难事。
聚会规格虽比不上之前的回宴,但处处精心布置,显然花了心思。
如翁永昌所说,黎萍确实喜爱音乐。
她早年是音乐老师,喜爱刻进骨子里似的见着那架签名款钢琴就走不动了,爱不释手地摩挲好几遍,问:“我能试一下吗?”
池颜用了她喜欢的称呼:“黎老师请便。”
今天小聚只有他们三人,翁伯伯的态度事关池颜今后的股权大计。而梁砚成这枚不确定因素没在,于她来说,更利于她临场发挥。
黎萍很快试弹完一曲,目光落在池颜干净整齐的指甲上,笑得尤为柔和:“听你翁伯伯说,你学了好多年了。”
池颜当然注意到这点细节,不枉她特意卸了指甲朴素上阵。昨晚加紧恢复了下手感,理应不差。
她不推拒,大大方方坐下。
手指在琴键上灵活翻飞,音符随之倾泻而出。
窗外的山茶压满枝头,仿佛与琴面相接。
这样的环境下,琴音唯美,一心沉醉在乐符里的人也格外撩拨人心。
梁砚成处理完临时工作赶回家时,听到与看到的同第一次与她相遇极为相似。只不过当时礼堂人头攒动,而此时后厅不过寥寥几人,倒是窗外山茶热烈竞放。
一时不知是花好,音妙,还是人美。
一曲完毕,翁永昌夫妇还沉浸在高潮迭起的突然收尾中。短暂安静的几秒,池颜听到身后传来熟悉的脚步声。
她回头,见梁砚成站在几米开外。
隽挺身形一半落于窗外斜光之内,一半被身侧罗马柱挡得严实。
第一时间竟然不是想他怎么突然回来了,而是觉得午后日光也能把他衬出几分温柔。
翁永昌率先反应过来,招呼:“小砚总?”
池颜这才起身:“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梁砚成与客人打过招呼,才慢慢转圜回来:“你说周日家里有客人的,忘了?”
“……”
池颜语塞,心道那我还说叫你不用来呢。
她拂了拂头发,“你们先聊,我上去换件衣服。”
既然人回来了,她没法堂而皇之探翁伯伯的想法,那就曲线救国先刷一下黎老师的好感度。
池颜心里ABCD计划横陈,还特意换了一副全新的黑珍珠耳坠。珍珠内敛温柔,阳光下泛着幽幽孔雀绿光泽,很是好看。
刚把长发挽起,房门口倏地传来一道不合时宜的清润男声。
“不是嫌珍珠老气?”
原本应该在楼下陪客人的某人不知何时靠在门框上,单手抄兜静静地打量着她。
池颜从嗓子眼发出轻哼:“你懂什么。”
她此番态度叫梁砚成原本还算不错的心情大打折扣,抬手不耐地松了松领结,声音也冷了下来。
“池颜,你什么意思。”
池颜扭头回正,拨弄着耳边珍珠:“什么什么意思”
“上次没回来,你耍性子我能理解。”
“……嗯?”
身后脚步声渐行渐近,梁砚成停在身侧:“今天回来了,你还是摆脸色。”
男人忽得抬手擒住她下颌,迫使她对上他的眼。
隔着镜片,他眉眼间罕见的温柔不复存在,冷声问:“所以,你到底什么意思。”

心动延迟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只要没瞎,都能感受到对方的不虞。
池颜缓缓眨了下眼,颇感微妙。
她觉得梁砚成最近对她意见很大,滚雪球似的。最初还能忍着维持表面和平,现在终于突破某一点,隔三差五就找她的事给她看脸色。
能有什么意思?
平时不就是这么说话的吗?
池颜拍掉他的手,抬眼:“我们关系很好吗?”
“……”
“是戏演多了给你造成了什么错觉?我平时不也这么和你说话?以前就好好的,干吗突然挑我刺儿?”
她想了想,又补一句:“客人在呢,有什么意见晚点说。”
说罢利落起身,也不管身后人是什么脸色,径直往门外走。
梁砚成原地静默片刻,指腹还沾着她皮肤的温度。直到女人的身影从门边消失,才面无表情地重新抄回兜里。
***
池颜这会儿没工夫交流夫妻感情。
她下楼没多久,梁砚成也下来了,褪去西装马甲换了件没那么商务的衬衣,劲瘦好看的腰线被一齐掖在衣摆下。身形依旧英挺。
他们之间隔着一段阶梯,池颜的目光在他腰腹处停留几秒,若无其事收回继续和黎萍说话:“回国后就没怎么弹过,还是生疏了。”
“我听着还是不错,天赋努力都不可少。”
黎萍笑眯眯的,脾气温和。忽得注意到她新换上的耳坠,由衷赞叹道:“呀,你这副耳坠真好看。”
“好看吗?”
池颜左右晃了一圈。
黑珍珠泛起的莹莹幽绿全方位闪耀着,更是动人。
她平时极少戴珍珠饰品,太稳重太内敛,与她不怎么契合。但今天这副坠子藏了心机,完全是按照黎萍的喜好戴的。
据她了解,除开音乐,这位黎老师还是个狂热珍珠收集者。
翁永昌当监事那么多年,家境颇丰。次一点的珍珠她必然瞧不上。这对,记得是婚前某次拍卖会上得的。
那边俩男人已经聊上天,池颜偷瞄一眼,压着声小声说:“也就在他面前装温柔戴这一次,其实我不怎么爱搭珍珠。珍珠啊,得要气质压着。我可没有。”
她嗔怪的样子少女感十足,也难怪说自己压不住珍珠。
黎萍笑笑没接话。
又听池颜怂恿:“黎老师,我看你肯定合适。”
她作势要摘,动作突然停顿,面露犹豫:“虽然只戴了这一次,也是戴过的。你不会嫌弃吧?”
黎萍忙摆手:“怎么会……”
她也没想池颜直接要摘给她试,婉拒的话没来得及出口只能顺口接了不会嫌弃的后文。
于是那对耳坠就这么送到了她面前。
黎萍一看便知这副黑珍珠价格不菲,虽然极为入眼也不可能收这么贵重的礼。
她只当试一试就还回去。
谁知刚戴上,池颜就特别真情实感地夸好看,还扭头问起其他二人:“阿砚,你看黎老师戴这对耳坠好看吗?珍珠果然就是得衬合适的人,对吧?”
梁砚成望她一眼,“嗯,不错。”
“翁伯伯觉得呢?是不是特别漂亮?”
梁砚成都这么说了,翁永昌只能顺其自然:“是好看,不过这是……”
池颜巧妙地接了话头:“在我这压箱底吃灰,黎老师不嫌弃就太好了。”
一副珍珠耳坠被她自导自演送了出去。
梁砚成尽收眼底。
这些天注意下来,发现他这位太太还惯会做人情。
八面玲珑的人免不了世俗,他此时看着她因为愉悦而露出的小表情却不那么觉得,反而看出了些许灵动活现。
就像画龙点了睛,在他心里的形象鲜活不少。
从平淡无趣的平面画像进化成了昂扬起下颌得意洋洋的小孔雀,人前左右逢源,人后抖着漂亮的尾巴毛问他:厉害吗,厉害吗,快夸我。
他迟迟未收回目光,身边翁永昌疑惑出声:“小砚总,是有什么好笑的事吗?”
没头没脑突然这么一句。
梁砚成没明白他的意思:“嗯?”
翁永昌:“我看你在……”
在笑。
还没说完,梁砚成抬手用指节抵了下唇角,恢复漠然:“没有。”
而另一边,黎萍得了新耳坠爱不释手,和池颜聊得更是火热。
有人刻意引导,说着说着自然就到了工作上。
黎萍很是惋惜:“你爸和爷爷要是没出事,现在大池说不定更好。”
可能是翁永昌回家说了不少公司的事,连她这个外人都知道这些年大池科技往研发立项上投入的越来越少,舍本逐末弄起了地产。
股权大头都归在了池文征手里,一言堂在所难免。
池颜笑笑:“现在管事的只剩叔叔了。”
“别这么想,那天……”黎萍突然压低声,“老翁回来说开小会时和池总吵了一架。我不懂公司的事,不过这么多年能让老翁真动气的也就股权吧。”
池颜不禁想起那天在会议室门外听到的突然拔高的那几声。以及……叔叔似乎格外在意她和翁伯伯站在一起。
她登时充满信心,恨不得立马把梁砚成赶到楼上,好坐下跟翁永昌慢慢共商大计。
连带着此时望向梁砚成的目光都显得格外嫌弃。
梁砚成自然不懂女人心,更不懂他这位太太的七窍玲珑心,缓缓闭了闭眼,扭头,假装没看到。
夕照斜落。
翁永昌夫妻两口子从梁家新居离开,池颜都没找到与翁永昌单独相处的机会。
梁砚成的突然闯入打乱了她发挥。
池颜半点不想给他好脸色看,卸了妆边用仪器蒸脸边凉飕飕刺他:“平时都没见你这么闲。”
梁砚成褪下腕表,“现在没有别人。”
池颜后知后觉,接上了下午她自己留的那句话。
——客人在呢。有什么意见晚点说。
这人记性怎么这么好?
长期立于不败之地的经验告诉她,这时候要先占据道德制高点,于是反将一军:“你最近干吗老挑我刺儿?”
梁砚成慢条斯理解开袖扣,才答:“你想多了。”
解到另一边,问她:“那你在不高兴什么?”
“你也想多了。”池颜面不改色。
约莫有十几秒静默。
池颜的第六感告诉她,此刻背后一定有道深沉注视自己的目光。
她本能反思起这两次截然不同的态度确实不妥,不想引得他多想也难。
毕竟还不想让他知道自己请翁伯伯夫妻两人来家里做客的真实目的。
池颜只用了沉默的那几秒,就做了决定。
手一抬,啪嗒一声把按摩仪砸在桌角。
动静挺大,黄花梨桌面发出闷响。
她转过身,双手环胸:“是,我是不高兴。”
“……”
“我这人就是记仇,一时半会儿消不了气。那天许家母女俩在我们家左一句你又一句你的,不知道还以为你们两家成功结亲家了呢。”
原来还在计较那么久的事。
梁砚成抿起唇角,没说话。
“你不回来就算了,我自己撑场面也不是一次两次。然后呢?她又堂而皇之进了梁氏,你敢说你不知道?就这么帮着许家母女俩打我的脸?”
池颜说得情绪激动,自己都被自己的真情实感惊到了。
她说罢偷瞄对方。
梁砚成:“在那之前,我确实不知道。”
虽然脸色未变,声音低轻不少,像在哄人。
池颜哦了一声:“那你后来知道了啊,知道也没见你有什么动作。还不是明摆着帮别人。”
“……”
这次叫梁砚成切身体会到了他太太有多难顺毛。
他扯了扯领结扣,“我会处理。”
“那还差不多。”
这话似乎意味着短暂的僵局得到缓解。
解开的领口也让人逐渐放松下来,梁砚成看着池颜扭过腰继续蒸脸,目光不由自主落在她漂亮的脊骨上。最上边几节露在睡裙外,显得女人的背影格外纤细让人怜爱。
他很轻滚了下喉结,食髓知味。
再开口时,声音也低了几度。
“还有多久。”
“嗯?”池颜懒得回头,眯起眼:“好一会儿呢。干嘛,你也要蒸?”
水雾浓密,像一层朦胧雾气拢在她巴掌大的小脸上,隐隐可见红唇上下翕动。
梁砚成皱着眉,靠良好的自制力拉回思绪:“正事。”
他太太虽然有点小脾气,爱记仇。但这样少有的玲珑八面,有些事正适合她出手。
光许潇潇一人出局,怎么杀鸡儆猴。
他忽然俯身,在她耳边低语数句。
说话时轻微的气流拂开水雾落在她耳边,耳后那一片越来越成为了池颜最敏-感的区域。
她歪头想躲,又觉得自己这番动作欲盖弥彰。
犹豫间,话音停了。
池颜紧绷着肩胛,刚打算舒口气,两片柔软的触感倏地落于颈边。或许是延绵不断水雾的原因,连突如其来的吻都是湿润的。
她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
而后偏头,看到了男人眼底暗藏的欲-色。
越是清冷禁欲的人,只要显露半丝热烈,都会让人得到心理上的极大满足,欲罢不能。
池颜去拽他的领口,手指轻易抚上已经半敞的衣襟。
她向后抵在桌沿上,隔着水雾看他。
果然比平时更温柔几分。
就借着这股错觉,她顺从地勾住他的后颈,把他拉扯得离自己更近一些。
心里却是清醒的。
狗东西,有求于她的时候倒是挺热情。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心动延迟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