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向沦陷(程恕沈星眠)

反向沦陷(程恕沈星眠)

导读:程恕沈星眠小说《反向沦陷》是由作者想吃炸鸡所著,反向沦陷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程恕要和富家千金订婚的消息传的满城风雨。身为枕边人的沈星眠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回想起在一起的五年,沈星眠发现自己爱的真卑微。

小说介绍

程恕沈星眠小说《反向沦陷》是由作者想吃炸鸡所著,反向沦陷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程恕要和富家千金订婚的消息传的满城风雨。身为枕边人的沈星眠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回想起在一起的五年,沈星眠发现自己爱的真卑微。

程恕沈星眠小说简介

狼狈地回了家,沈星眠简单冲了个热水澡,换了家居服出来,到厨房开始忙活晚饭。
沈星眠做了一大桌子菜,毕竟过生日,仪式感还是要有一些的,何况他想通了,程恕忘了不要紧,自己主动约他不就完了。
但其实沈星眠也没多大把握能打通程恕的电话,毕竟两个人不见面的日子,程恕从来都是电话不接,信息不回,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反向沦陷全文阅读

室外连绵的下着小雨,空气中弥漫着闷热的气息,黑云像压在头顶,压的人喘不过气。
沈星眠翻开手机,没有任何消息提醒,他不死心地又点开了程恕的聊天框,对话框的时间显示,程恕最后一次和他联系是半个月前。
失望地关上手机,屏幕却突然一亮,蹦了条消息提醒。
沈星眠连忙点开消息,眼神却瞬间失望,聊天软件发来的系统消息,祝他生日快乐。
“小伙子,鱼你还要不要了?”
“哦,要。”沈星眠回过神,拿手机扫码付了钱,然后拎着鱼离开了摊位。
“喂,小伙子,你刚才给过钱了——”
摊主在后面连喊了好几声,也没叫住魂不守舍的沈星眠,等追出来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
撑伞走到街上,灰蒙蒙的天空像在影射他的心情,生日已经过了一大半,程恕还没有任何反应,多半是又忘了。
一辆车从身边飞驰而过,车轮卷起的黑水没有半点浪费地溅了沈星眠一身,紧接着就扬长而去,徒留沈星眠在原地跳脚。
这真是最糟糕的一个生日了!
狼狈地回了家,沈星眠简单冲了个热水澡,换了家居服出来,到厨房开始忙活晚饭。
沈星眠做了一大桌子菜,毕竟过生日,仪式感还是要有一些的,何况他想通了,程恕忘了不要紧,自己主动约他不就完了。
但其实沈星眠也没多大把握能打通程恕的电话,毕竟两个人不见面的日子,程恕从来都是电话不接,信息不回,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忐忑地拨通了程恕的手机,那头响了很久的铃声也没有人接,沈星眠失落的准备挂断,电话突然被接了起来。
“有事?”程恕的声音冷冰冰的,透着些不耐烦。
“那、那个,今天我生日,我做了好多菜,你过来吃饭吗?”冷不丁打通电话,沈星眠还有点紧张。
程恕那头顿了一下,随即应了一声,“等着吧,我一会到。”
白天的坏情绪顿时一扫而光,沈星眠欢天喜地的添了副碗筷,捧着脸美滋滋地看着桌上的那条鱼,本来他想水煮,但程恕不吃辣,他就临时做成了红烧,现在看来半点不亏。
没等太久,门口就响了门铃声,沈星眠飞快地跑到门口开了门,程恕高大的身形就立在了视线里。
“来的好快,没有堵车吗?”
“刚好在附近办事。”程恕身上夹了些潮湿的雨气,他伸手捋了下垂下的发丝,把一个盒子扔给了沈星眠,“送你。”
沈星眠连忙接住,嘴角不由自主地扬了起来。程恕来的这么匆忙,应该没时间给他买礼物,所以说礼物应该是一早就准备好的,看来程恕没有忘记他的生日。
“所以你是不打算让我***是吗?”程恕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灰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不悦。
沈星眠这才赶紧从门口挪开,把程恕让进了屋,捧着礼物笑了笑:“谢谢,礼物我很喜欢。”
“还没拆开就喜欢?”
“你送的我都喜欢。”沈星眠***笑着,低头拆了礼盒,里面是一块腕表。
沈星眠一向对牌子不太***,但他虽然不懂牌子,可以程恕的手笔,就算他再不识货,也知道手里这块表起码要几十万。
“这太贵重了吧?”沈星眠顿时不敢收了。
“一块表而已,戴着玩吧。”
程恕绕过他,径直洗了手坐到了饭桌前。看着他满不在乎的样子,沈星眠只能在心里感慨一下程恕的财大气粗,也跟着坐了下来,依言戴上了腕表。
表链长了一截,戴着不太合适。
程恕买东西向来只买限量定制款,照理来说不应该出现这种状况。程恕的脸色不太好看,沈星眠见状连忙找补了一句:“可能是我最近瘦了...”
“嗯。”程恕见他主动缓解尴尬,就顺着应了一声,伸手夹了块鱼给他,“多吃点,再瘦就硌手了。”
沈星眠脸上蓦地窜起一丝绯红,他脸皮薄,只要程恕说类似的话,他就会想到两人亲密的画面,不自觉就会脸红,五年了一直改不掉这毛病。
吃完饭,程恕就躺到沙发上打起了游戏,沈星眠独自洗了碗,回到客厅的时候听程恕骂了句脏话。
沈星眠猜程恕多半是游戏打输了,就没有多嘴,把洗好的水果放到了茶几上,坐到了地上看程恕打游戏,伸手喂了他一颗葡萄。
程恕连输了三四把,心态彻底崩盘了,索性丢开手机坐了起来,皱着眉头道了句:“好酸。”
沈星眠正准备再喂他葡萄的手顿了一下,转手把葡萄塞进了自己嘴里,冰冰凉凉的,很甜。
知道他就是心情不好,沈星眠没和他争,起身也坐到了沙发上,伸手揉了揉程恕的眉心,“不玩了吗?”
程恕一把捉开他的手,翻身压着他贴到了沙发上,贴近沈星眠的耳朵,咬了咬他的耳垂,低声在他耳边呢喃:“游戏没你好玩,葡萄也没你甜。”
沈星眠顿时涨红了脸,绯色蔓延至细白的脖颈,程恕微微低头,在他肩窝留了个吻痕。
伸手探进沈星眠的衣服,程恕摩挲着沈星眠单薄的肚皮,忍不住嫌弃道:“浑身一点肉都没有,摸着都没手感。”
“可吃胖了就不好看了...”
“你就不会练个肌肉线条出来?反正你又不用上班,空闲时间一大把吧。”
“好吧,改天我办张健身卡。”沈星眠有些纠结地妥协。
沈星眠不太喜欢社交,也因为这他几乎没什么朋友。毕了业沈星眠就宅在家里当起了自由供稿人,为的就是减少人际交往,让他去健身房面对那么多人,还真有点难为他了。
“行了,不勉强你。”
程恕掐着沈星眠的腰,低头缓慢又霸道地含住沈星眠的唇,深深吻了起来。
好半天程恕才意犹未尽地从沈星眠唇上移开,他***了***嘴唇,“比起葡萄,还是你比较对胃口。”
沈星眠被吻得气息不匀,眼神迷离,伸手缓缓勾上了程恕的脖子。
“那,我就开动了。”

反向沦陷免费阅读

缠绵过后,两个人都热出了一身薄汗,程恕满意地在沈星眠身上趴了会,呼吸吹在沈星眠胸口,酥酥麻麻的有些撩人。
沈星眠深深喘着气,程恕那张惊为天人的脸就在眼前,沈星眠光是这样看着他都会心跳加快。
“心跳怎么这么快?”程恕听着沈星眠密的像鼓点一样的心跳声,忍不住问道。
“剧、剧烈运动后当然会这样...”沈星眠磕磕巴巴地解释,心跳更快了。
程恕被他紧张的模样给逗笑了,从他身上起来,拉了他一把,“浑身是汗,走,洗澡去。”
“你先去吧,我再缓一会,腿软。”
看他瘫软如泥的样子,程恕也没有强求,先行洗了澡,出来的时候沈星眠还是软趴趴地瘫在沙发上,***都没变过。
“晚上我住这,你确定不洗澡吗?”程恕皱了皱眉。
“洗,这就去洗。”沈星眠连忙应着,四肢无力地攀着沙发背爬起来,光着脚就跑进了浴室。
上次程恕在这留宿还是半个月前,这半个月沈星眠就只能从程恕助理寄过来的时尚杂志上看到程恕的身影,工作之余的日子简直度日如年。
程恕是个模特,因为外形出众,近期有进军演艺圈的打算,经常忙得不见人影,多长时间都没他的消息,好不容易才见一面,总得珍惜。
最开始为了能多看到程恕的消息,沈星眠还特意注册了账号混进了程恕的粉丝群,时刻关注着程恕的动态。
群里不少叫程恕“老公”的,沈星眠也不生气,毕竟真实拥有程恕的人只有他而已,那些女生想过过嘴瘾,就由她们去吧。
有一次程恕和一个女艺人闹了绯闻,粉丝群炸了锅,粉丝纷纷表示肯定是女方炒作,到处给程恕澄清恋情。
沈星眠自然是相信程恕的,也明白娱乐圈一些炒作的手段,所以就和粉丝们一起在各大平台下发澄清贴,只不过他的澄清贴却挨了自家人的骂。
沈星眠认认真真地在每条程恕恋情绯闻下发评论澄清,说程恕的恋情不可能是真的,程恕明明喜欢男人,怎么会和女艺人有恋情。
话倒是没错,毕竟他就是程恕男朋友。
只是这评论一发,程恕的黑粉们纷纷点赞,程恕的真爱粉们纷纷过来骂他披皮黑,造谣诽谤程恕的性取向,话骂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沈星眠被骂怕了,只是说了一句实话就被群起而攻之,这种打击下沈星眠连忙删掉了全部的评论,自闭了很久不敢再点开那个软件。
这事带来的影响并没有因为他删掉评论而结束,程恕的黑粉们拿着截图仍旧兴风作浪,逼得程恕的公关团队不得不出面辟谣,还澄清了恋情绯闻,宣称公司将保留追究造谣者的法律权利。
沈星眠也接到了程恕的电话,被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他警告沈星眠不准再在网络上发表任何关于自己的消息,另外通知沈星眠自己的公关团队将接手他的账号,公开发表道歉说明。
经历了这一次的风波,沈星眠彻底怕了网上冲浪,平时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他几乎不再关注任何网络热点,所以程恕不来找他,他就一点他的消息也没有。
因为走神太厉害,沈星眠完全没注意自己脚下绊上了东西,“咕咚”摔了一跤。
“怎么了?”程恕闻声过来,打开浴室的门,就看见沈星眠狼狈地趴在地上,一只手捂着额头,嘴里不停“嘶”着气。
“没事...摔了一下。”沈星眠艰难地站了起来。
“多大的人了,洗澡还能摔倒。”
程恕黑着脸训他,但还是扶着他到了客厅,取了医药箱过来给他擦了药。他下手重,沈星眠疼的龇牙咧嘴,心里却格外开心。
虽然程恕平时嘴上不饶人,但在沈星眠眼里,他这也就是脾气差了点,其他方面都是完美的无可挑剔,严格来说自己这是捡到宝了。
“阿恕,咱们领证吧?”沈星眠忽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把程恕问了个措手不及。
但是程恕只愣了一下,马上就冷着脸拒绝了,“不行。”
沈星眠脸上的笑容顿时褪去,他没继续开口,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被拒绝了。算上这回程恕已经拒绝了他三回,虽然原因他没说,但是沈星眠也猜得到。
程恕的人生规划就是三十岁之前逐梦演艺圈,三十岁之后回家继承百亿家产。现在他二十六岁,正是在娱乐圈混的风生水起的时候,尤其跨界在即,是容不得一丝负面消息的。
尤其是婚恋这类血洗女友粉的操作,程恕但凡有脑子就不会这么干。
“嗯,知道了。”
可能是觉察到了沈星眠的失落,程恕有些不耐烦地丢了手里的药棉,“现在这样哪不好吗?”
沈星眠摇了摇头,沉默下来。
和程恕这样耀眼的人谈了五年的恋爱,沈星眠哪怕躺在他怀里,也依旧患得患失。他如同他的名字,像一颗沉睡的星星,在程恕炽热耀眼如太阳的光芒下,显得那样黯淡无光。
也许是想到了之前的绯闻风波,程恕似提醒又似警告地说道:“沈星眠,我没那么多耐心哄你,现在是我的转型关键期,你最好给我安静如鸡,别再给我弄出什么幺蛾子!”
“知道了...”
沈星眠点了点头,似乎被他的话吓到了,脸色有些苍白。
感觉自己语气可能重了,程恕轻咳一声,转移了话题,“这两天刚好有空,我就在你这多呆两天,省得你老想些有的没的。”
“嗯。”沈星眠依旧点头,往嘴里塞了个葡萄,觉得这葡萄真酸,还涩。不过他也拎得清,既然他想和程恕长长久久,就不能老是在这种事情上拖他的后腿。
想到这,沈星眠的心情好了许多。
看着表情舒展了的沈星眠,程恕还算满意,毕竟他能和沈星眠在一起这么多年,就是因为他自愈能力强,不用他花心思哄。
另外不同于常人的是,沈星眠单纯、没心眼,不会去算计他。对他也没有任何过分要求,甚至到了听之任之的地步,作为***是很称心的。

小说推荐

以上就是给大家带来的反向沦陷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喜欢的朋友,请推荐给您的朋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