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与将军诉衷肠(穆媚雪乌烈)

唯与将军诉衷肠(穆媚雪乌烈)

导读:《唯与将军诉衷肠》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唯与将军诉衷肠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佚名所编写的,讲述了穆媚雪又哭又笑,再喝一口,然后贴上去。

小说介绍

《唯与将军诉衷肠》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唯与将军诉衷肠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佚名所编写的,讲述了穆媚雪又哭又笑,再喝一口,然后贴上去。她的睫毛微颤,泪珠儿不受控制地滴下来,滑进两人相贴的唇间,添了一分苦涩 。

小说简介

穆媚雪心焦万分,急得本就蓄在眸中的眼泪终是落了下来,“喝下去、喝下去啊,你不喝,病怎么能好!”
“乌烈……吞下去,你不能有事,外面还有那么多将士需要你,你若是出了事……”

唯与将军诉衷肠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穿着宽大军衣的穆媚雪开始给乌烈喂药,可昏迷中的他却不甚配合,他本能地抗拒着,一勺药总是吐出半勺来,转眼间碗中的药已经见了底,但他喝下去的却没多少,全都顺着唇角流了出来。
穆媚雪心焦万分,急得本就蓄在眸中的眼泪终是落了下来,“喝下去、喝下去啊,你不喝,病怎么能好!”
“乌烈……吞下去,你不能有事,外面还有那么多将士需要你,你若是出了事……”
距离上一次交战才过去五天,下一次的战争还不知何时会来。他们现在身处沙场,随时都会有危险发生,如果这时乌烈出了事,那这支虎卫军就注定不战而败了!穆媚雪越想,眼圈就红得越厉害,都怪她,为什么要去撞乌烈的头呢?如果她知道他的头颅里还残余着一枚箭族的话,她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她怎么那么蠢?怎么可以去怪他?
知道真相之后,她非但没有去关心他七年前是如何受得伤,反而还责怪他!
穆媚雪总是觉得自己过去的七年很难过,可乌烈呢?身为一个没有了记忆的人,他的七年又是怎么过的?他一定过得很糟糕,要不然他的身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伤?之前她都没有看到,除了新伤口之外,乌烈那精壮结实的身躯上还有很多颜色深浅不一的疤痕。穆媚雪的泪一滴接着一滴地滑下来,落进药碗,引起一片细小涟漪。
“都是我不好……”穆媚雪***地捧着药碗,“我早就该出来寻你的……”
乌烈又将药吐了出来,她只好凑过去伏在他身上,一面抽噎一面用袖子擦拭着他的唇。穆媚雪看了眼碗中残留的药,接着将药碗凑到唇边喝了一大口,然后凑过去贴住乌烈的唇,将苦滤的药什漉到他的口中。渡过之后她起身仔细地看,见他喉结微滚之后终于松了口气。
他终于把药吞了!
穆媚雪又哭又笑,再喝一口,然后贴上去。她的睫毛微颤,泪珠儿不受控制地滴下来,滑进两人相贴的唇间,添了一分苦涩,乌烈的唇瓣那么薄、那么冷,根本不见当初强吻她时的火热。穆媚雪不禁想到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的吻换来了自己愤怒的掌掴。其实她本来还怀疑,如果乌烈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为什么那天会吻她?
但云生的说辞又证明了乌烈确实失忆了。
那么只能说乌烈还没有完全把她忘掉,虽说忘记了她的名字、她的脸、她的声音,可他还记得喜欢她的感觉,他记得如何吻她、如何拥抱她、如何对她好,一切都和七年前一样。而自己呢?在发觉他性格大变后,竟还有了一丝的动摇。
穆媚雪觉得自己很过分,她以为守贞七年就是爱了吗?其实她根本不懂爱。乌烈受了那么重的伤,他的脑子里甚至还留着枚箭族,他把所有的事都忘得干干净净,可他却没有忘掉对她的感觉。他是这样的好,可穆媚雪竟是现在才发觉。
她贴着乌烈的唇,哭着去吻他。

唯与将军诉衷肠免费阅读精彩赏析

七年可能太久了,久到她已经忘了那份被岳正谦勾出的心动。
封存在心底多年的情感重新涌上心头,掺杂着她苦等七年的委屈,辛酸又苦涩。
乌烈原本是很不悦的,刚刚打完一仗,好不容易找个清静地方想要睡一觉,结果却被这个女人给扰了。可此刻看着她瀰漫在笑容上的泪水,他竟觉得心头一酸,铁腕下意识地松了松。
这时,原本看着她又哭又笑的女人一下子扑上来搂住了他的脖子。乌烈能感觉到她湿润的小脸紧贴在自己的颈间,蹭得他心头又酥又痒。
“正谦,你居然还活着。”
正谦?正谦是谁?乌烈眉头打结,心中明白该把她推开,可他的身体却似乎拒绝这样做。女人柔软的***紧紧地贴着他的肌肉,玲珑的曲线与他严丝合缝地契合著。她的衣服都湿透了,脸也湿、头发也湿,任何一处都是又湿又冷,但乌烈却觉得自己的心烫了起来。他下意识地吸了口气,原本想要推开她的大手却不自觉地搂住了她的腰。
感受到他的动作,怀中的女人偎得更紧。
乌烈感觉到伤口被她压得有些疼,又被她的衣料搔得有些痒,那又疼又痒的感觉也袭上心头。
这种奇怪又***的感觉唤起了乌烈的防御意识,他用尽自己所有的意志力将怀中的女人推开,然而还未开口,那双原本揽着他脖子的小手便抚上了他略显瘦削的脸颊。
乌烈又顿住了,他们的眼神交织在一起,纠缠出复杂又难解的情愫。
“正谦,我好想你。”穆媚雪用发颤的小手勾勒着他脸上的线条,真实的触感让她确认这并不是自己的幻觉。她惊喜得暂时抛开了矜持,好像在这一瞬间又变成了那个十五岁的少女,急切又热忱地捧上自己的思念。
正谦,我好想你,乌烈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彷彿被人揪了一下似的,那感觉难以形容。
可他明明不认识眼前这个女人,也不知道他口中所说的正谦是谁啊!乌烈的理智在叫嚣着,但目光却无法从这个女人的脸上挪开,晶莹的泪珠儿从她墨丸般澄澈的眸子里漫出,与水珠交融,沿着她陶瓷般的肌肤、嫣红润泽的唇瓣滚落,划出一道道让人心疼的水痕。
乌烈情不自禁地靠近她,看着她瞳中的自己越发清晰起来。
他们越靠越近,在鼻尖顶到一起的时候,穆媚雪轻轻一颤,就像那叶上的露珠一样。
乌烈觉得有些呼吸困难,好像口鼻中的空气被她吸走了似的,他的喉结艰难地滚动了一下,目光微垂,落到她轻启的红唇上,接着鬼使神差地吻了下去。那柔软的触感令他的大脑有瞬间的放空,铁臂下意识地收紧,将她狠狠地揉进胸膛,重重地吻着她。
穆媚雪想要闪躲,但在反抗之前,身子已经软了下去。
身下的草地柔软,身上的躯体坚硬,穆媚雪被夹在中间,几乎要被他的吻融化。
她的心又酸又胀,彷彿被什么东西撑满了。
然而当穆媚雪的手臂下意识地揽住乌烈的脖颈,并将柔软的身体贴上来时,他却猛地睁开了眸子,混沌着情欲的眸中挣扎出一丝理智,这一切都发生得太莫名其妙了!身为一军主将,他素来克制隐忍,因为他很明白,在战场上,哪怕是瞬间的失控都可能会换来死亡。可此时此刻,他却因为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失去了理智……
乌烈目光一凛,终于从这醉人的唇齿缠绵中抽身,黏腻在一起的唇瓣被迫分离时,还引得他一阵。乌烈咬牙吞下,半是迷恋、半是警惕地看着身下红唇微张的女人,她的唇被自己吻得发红,眼眸水汪汪的,看起来温顺又无害。
穆媚雪看着他,迷茫的目光中含有一丝期待。
他还没有说话。他会说什么?说他也想自己了吗?
在穆媚雪期待的目光里,乌烈轻启薄唇,他的声音冷得几乎割疼了她。
“你是谁?”
树林深处,清水湖旁。
身高八尺的战将以长刀支地,他披头散发、打着赤膊,伤口中淌出的血迹在纠结的肌肉上勾出道道红痕,彷彿妖冶的图腾。而在战将面前,一个浑身湿透的狼狈女人跌坐在地上,因为刚刚的一番折腾,摇摇欲坠的发髻已经散下来,濡湿的黑发绸缎般披在肩头。
穆媚雪仰视着他,似乎还没有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唯与将军诉衷肠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