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带季候风(弋羊韩沉西)

温带季候风(弋羊韩沉西)

导读: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温带季候风》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大漠明驼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如今一见,果不其然,楼高五层,正面是一块一块的深绿色滑面玻璃,阳光垂射下,泛着阴森的冷光。

小说介绍

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温带季候风》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大漠明驼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如今一见,果不其然,楼高五层,正面是一块一块的深绿色滑面玻璃,阳光垂射下,泛着阴森的冷光,让人脊背发凉,很好地在炎热天里,起到了降温作用。小编为您带来温带季候风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简介

在遇到弋羊之前,韩沉西的生活态度是“吃吃喝喝睡睡觉,有事没事别感冒。”
找女朋友的标准是“长得甜笑得美,时不时能给我捶捶腿。”
遇到弋羊之后,他成了条哈巴狗,在被弋羊无视数次后,
他问她,“千山万水总是情,羊姐你看我一眼行不行。”

温带季候风全文阅读精彩赏析

一高分东西两院,文科班在东院,理科班在西院,东西院中间用栅栏门隔开。
弋羊高一时虽没怎么往西院来过,但对设计诡异的理科女生宿舍楼略有耳闻。
如今一见,果不其然,楼高五层,正面是一块一块的深绿色滑面玻璃,阳光垂射下,泛着阴森的冷光,让人脊背发凉,很好地在炎热天里,起到了降温作用。
她难得扯了个嘴角,露出嫌弃的表情。
在楼前的展览板,弋羊找到了自己宿舍号,201。
行李箱不算太重,一口气拎上楼,面没改色,心跳快了点。
因为一个暑假没有通风,楼栋里有股强烈的霉菌味儿。
她推开半掩的寝室门,微微抬眼往里看,正和一个吃薯片的女生对上了视线。
“hi!”女生挥挥手,很友善地率先打招呼,“401宿舍的么,同学你好啊,我叫苏果。”
苏果脸庞肉嘟嘟的,笑起来十分可爱,她因为有点肿眼泡,眼尾下弯,像浅浅的一道月牙。
“你好,我叫姜琳。”
盘腿坐在苏果旁边的女生跟着说。
姜琳长相普普通通,五官没出彩的地方。
“弋羊。”
相比于她俩语气里洋溢的热情,弋羊说话明显淡薄而疏离。
另外一个女生,躺在上铺的床上,她从床铺探出头,眼睛像个扫描仪似的,把弋羊仔细打量了一番,在弋羊察觉,并警惕性地望向她时,她淡淡地说,“你好,我叫夏满珍。”
弋羊点个头,算是回应,她从她脸上移开视线,扫了眼房间。
一高的住宿条件实在简陋,一个宿舍三张上下铺铁床,住六个人,没有单独的浴室,整个楼层共用一个洗漱间。
三张床,两张靠着墙而立,一张临着窗户。
弋羊走到窗边往外望了望,随后看向临窗那张床的上铺,床被占了,上面放置着未拆封的行李。
她抿了下嘴唇,注意到黏在护栏处的名字条没撕干净,“羊”字还完整的保留着。
其实,学校对床位有分配,但落到实处却是默认先到先挑。
苏果是个自来熟,也是个话唠,她嚼着薯片,已经没有隔阂地开始对弋羊展现同窗之谊了,“外面很热吧,我看天气预报今天的地表温度40度呢,你看你的后背都湿透了,我这边有个小风扇,你过来吹吹风吧。”
弋羊侧头瞥她一眼,忽视她的套近乎,问,“你知道这张床被谁占了吗?”
“啊?”苏果晃了下神,随即趿拉着拖鞋疾步走到弋羊身边,疑惑地说,“我占的,怎么了。”
说完,猛地想起,刚才撕名字条时,她心里吐槽过“弋羊”的名字像男生,这会儿突然把名字和真人对上,没底气又忙解释道,“大家都没按照名字条分配的床位睡。”
不知为什么,苏果心里怵她。
“能把它让给我吗?”弋羊果断地问。
“啊?”
苏果这声啊,满是费解,因为一般人,见到这床位已经有了主人,即使再心仪它,也不会开口请求要。
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弋羊又说:“你开条件,只要你让,我都答应。”
语气分外霸道,苏果不禁去看她,只见她眼神坚毅,仿佛在说“这床位我要定了,情况自己掂量”。
“你怎么这样啊。”苏果瞬间感到委屈。
弋羊没吭声。
姜琳见起了争执,走过来往后扯了扯苏果,好像怕弋羊动手打她似的。
她为苏果打抱不平,“你要挑想睡的床位,干嘛不早点来,你话里的意思摆明是在抢。”
还理直气壮的。
弋羊依旧不说话,只是朝名字条的床位点点下巴。
姜琳立马明白她的意思,在暗示,苏果才是仗着来的早,“抢”东西的人。
她气坏了,却有理无法诉。
她白了弋羊一眼,对她的好感度直线下降。
弋羊毫无让步迹象,气氛僵持不下。
最终,脾气软的吃亏,苏果和姜琳面面相觑半响,姜琳试探着问,“果子,你来睡我下铺吧,你忘了你睡觉不老实,上学期从上铺摔下来过,她要给她好了,咱大方,不跟她争。”
姜琳高一跟苏果同班,当时并没有多要好,只是现在处在新学期陌生环境中,相熟的人很容易拉进彼此的距离。
苏果再看弋羊,她是鹅蛋脸,但因为瘦,脸上的脂肪层很薄,很锋利地勾勒出了脸部的轮廓线条,冷感足,而有冷感的女生,会让人觉得有攻击性而避之不及。
苏果将她归类为“不好惹”的社会姐类型,她对弋羊有了“黑暗”的联想——不能招惹。
所以,她不情愿地选择了让步,带着哭腔,冲姜琳说,“好吧。”
姜琳赶忙帮她搬行李。
“谢谢。”
弋羊的声音太生硬,这声谢,落在别人耳朵里,不仅毫无诚意,反而听起来格外讽刺。
像“霸凌”者对弱势力的沾沾自喜。
姜琳和苏果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
等床上的东西清空,弋羊开始铺床铺,她动作麻利而熟练,明显富有生活经验。
极快速地整理好,然后背上书包出去了。
没跟舍友打招呼。
姜琳望着她的背影,冲苏果撇撇嘴,嘟囔句“什么人啊”。
而一直托着下巴,默默看热闹的夏满珍,突然也冷哼一声,道,“好|□□。”
*
弋羊出了校门,左转一直往北走,路尽头的三岔口,有个“老羊维修店”,一张店招牌下,分两个门面,小一号的仅有方寸之地,里面摆满了零零件件,专门用来维修小家电,而大一号的店面,用来修车。
门店的卷帘门合着,门口没有她熟悉的白色面包车,弋羊知道羊军国到市里找货还没回来。
她拿钥匙开锁,把卷帘门拉上去。
小门面房里摆了张工作桌,桌上有个台式DVD,机箱拆了。
这是她一大早代羊军国看店时接的活,客人把设备送来,说是不读盘,让给检修一下,便赶着上班匆匆走了。
弋羊拆机箱检查发现是激光头的二极管严重老化,没法修,需要重新更换激光头。
但换设备零件,得征求客人的同意,她没擅作主张,停了活,然后抽空去了趟学校报到。
储物柜的抽屉里,有高二的课本,二手书,七成新。
弋羊拿过化学,坐在椅子上看,刚看了个开头,驶来一辆摩托车。
开车的不良少年叼着烟,一头黄毛,他说:“喂,你们店老板呢,修车!”
“不在。”弋羊抬头,瞧见摩托车的车头撞地稀巴烂。
“什么时候回来?”他咧嘴冲弋羊坏笑。
“不知道。”弋羊面无表情地说,“你要急着修,去别家店看看,不急,车停在这儿,等老板回来,会给你弄。”
不良少年歪头想想,“我不急。”
他把车开进店里,拔下钥匙,摇晃到弋羊身边,跟她搭话,“呦,看书呢,还是化学。”
弋羊并不理他。
他讨了个没趣,啐了声,走了。
弋羊等到下午一点半,依旧不见羊军国回来,也没给他打电话,她关了店门,返回学校。
两点,教室新学期开班会。
七班在二楼,拐上楼梯口,左手边便是。
弋羊从后门进,开学第一天,人都守规矩,班里黑压压已经坐满了学生。
最后一排临过道还有一个位置,弋羊坐了过去。
范胡此时和韩沉西挤一块打PSP,余光瞄到一个影子,扫了一眼,随即顿住,睁大眼睛,暗戳戳跟韩沉西嚼舌根。
“哥,就她,她瞪的我。”
韩沉西从游戏界面抬起头,顺着范胡的视线看弋羊,“是么!”他不老实,把凳子当跷跷板压着玩,他将范胡的话解读成了另一种意思,摆出一副“我懂,等着”的表情。
“同学。”他喊弋羊,“这位同学想认识你一下。”
“***!”范胡听出韩沉西瞎起哄,推搡了他一下,“你他妈别乱说。”
“***。”韩沉西老谋深算地笑。
弋羊闻声,眼皮轻轻一扬,撩了韩沉西一眼,又微微往下一耷拉。
高冷地对智障二人组表示不屑。
呵!韩沉西说:“新同学不鸟我。”
“谁让你这么浪荡。”范胡刺儿他。
两人嘻嘻哈哈闹了起来。
等到两点的铃声响了。
班主任刘志劲准时准点走上讲台。
嗡嗡作响的教室瞬间变得安静。
刘志劲是个30岁,身长185cm的彪形壮汉,与其他老师彬彬有礼的形象相反,他蓄着油光锃亮的大背头,黑着脸,浑身散发着“老子黑.社会老大,惹我炸你全家”的气场。
刘志劲摊开花名册,严肃地说,“先点个名,我认认人。”
“葛梨——”
“到!”
“皮九——”
“到!”
“魏媛媛——”
“到!”
.........
点到一半时,大家心知,这次序是成绩排名。
.........
“范胡——”
“这儿呢!”
“韩沉西——”
“有。”
刘志劲接手班级时打听过,知道韩沉西在一高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混得很开,他轻飘飘剜了他一眼,像是无声地警告他什么。
韩沉西耸耸肩,漫不经心地回视他。
交锋短短两秒。
韩沉西以为,他垫底,点名就此结束了,哪想,刘志劲又念道,“弋羊——”
“到。”
弋羊的“到”声一起,范胡和韩沉西唰唰看向她。
范胡心说,原来你叫弋(yi)羊!
韩沉西心说,哇塞,老子竟然不是倒数第一!

温带季候风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都来了,很好!”刘志劲声音沉而响,“下面我简单说两句,我叫刘志劲,教物理,刚从毕业班下来,学校的光荣榜不知道你们看了没有,今年高三,我带的班级5个重本,16个一本,20个二本,也就是说70人的班级,一大半都取得了骄人的好成绩,所以,跟着我,只要你有梦想,肯努力,我保证两年后你一定有学上,而对于那些不学习的学生,要求只有一个,不要打扰想学习的同学,这是我的底线,希望你们不要轻易挑战它。”
话很冷酷,也颇现实。
一高是这座尘土飞扬的小县城唯一一所重点高中,教学水平高,纪律抓得严。
可学生质量却是良莠不齐,十里八村的好学生扎堆在此的同时,因为学校收建校费,差生按照一分1000元的价格买进来的也比比皆是,举例,韩沉西和范胡。
这导致班里两极分化严重,知学的孩子拼命学,不知学的孩子疯狂玩,而于后者,老师们默认已经扶不起来了,便撒手不再过问。
刘志劲不多费口舌,开始选班干部。
“有没有谁有信心管理好班级,想当班长的?”
大家你瞅瞅我,我瞅瞅你,沉默不语。
范胡憋不住插嘴:“老师可以推荐么?”
刘志劲冷眼看他,“可以。”
范胡冲葛梨打了个响指,“干妹妹,谦虚啥呢,上啊。”
葛梨脸微微红,瞥了眼刘志劲,很是害羞。
而经范胡一怂恿,大家瞬间想起,这个齐刘海,长相俏丽的女生,好似是班里的第一名。
刘志劲询问她,“觉得自己能胜任吗?”
葛梨笑了笑,“我试试吧。”落落大方地站起来,面向同学,微微鞠了个躬。
“大家好,我叫葛梨,非常荣幸新学期与大家成为同班同学,也感谢我的老同学举荐我班长一职,我自认为自己是一个责任心很强的人,愿意为班级的大小事务尽一份力,希望从今天起,我们能在刘老师的带领下,共同进步,一起成长,我也会尽全力担负起班长的职责,为大家排忧解难。”
很漂亮的一段演说词。
“好——!”范胡非常给面子,带头鼓掌,瞬间,掌声如潮。
葛梨眉眼娇羞,瞪了眼范胡,又用余光瞄韩沉西,韩沉西察觉,竖了个大拇指。
葛梨镇定而满意地坐回了位置。
刘志劲欣赏地点点头。
气氛活跃起来,余下的班委很轻松地敲定了,挑的全是学习不错的。
然后,排座位。
“班级前20名可以自由选择位置,自由选择同桌,其他的人,按照高低个走廊排队。”
这是刘志劲对好学生的优待,而大家,习以为常。
男女分成两队,韩沉西落在队尾。
范胡因矮韩沉西一头,只得跟他执手相看泪眼。
弋羊也在队尾。
两队的队伍其实并不对等,女生多,队伍长,但韩沉西没好好站,他杵在门后,斜倚着门,和前面的男同学隔着大段的距离,这直接导致,他的侧手边是弋羊。
他下意识瞅了她一眼,视线却胶在她身上不动了。
女生很高,目测近170cm,皮肤也白,但白不是那种白里透着红,而是冷调的白,阳光下看有些病态,加上,她脸上表情少,很容易给人留下“凶且刻薄”的印象。
不过这样也挺有个性的,韩沉西觉得。
*
刘志劲做事效率高,他指定谁坐哪不容反驳。
队伍一点点向正门口挪,很快,剩下韩沉西和弋羊。
也不知刘志劲是不是故意的,教室仅剩后门的两个座位空下了。
他手一指,示意两人去吧。
韩沉西常年是“门卫”,自然对这个安排满意,于他而言,这是黄金宝座,来去自由,不惹人注意。
他一脸餍足,率先朝教室里走。
弋羊慢一步落在他后面。
不过,她又被刘志劲叫住了。
“帽子摘了,上课戴着帽子像什么话!”
他斥责她,声音严厉而沉重。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班里的学生心知肚明,刘志劲是在拿弋羊开枪,彰显他班主任的威严,大家不约而同,望向可怜的“枪靶子”。
姜琳和苏果身高差不多,好巧坐在苏果后排,她食指点了点苏果的后背,示意苏果看好戏,等着出一口恶气。
可枪靶子作为女生,并没有大家意料之中的羞愧难堪,她把帽子摘了,只是把帽子摘了,捋顺头发,淡然地走到座位。
刘志劲瞧她如此的态度,联想到她的成绩,心里难免对她生出几分不满,铁青着脸瞪着全班同学,班里死寂,好一会儿,他才示意班干部们出来开小会。
待他一人走,教室顿时炸开了锅。大家略显兴奋地开始彼此之间打招呼。
范胡被刘志劲安排在北边第四排靠墙的位置,他翘着二郎腿问新同桌。
“你好,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皮九。”
皮九圆眼睛,双眼皮,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人显得呆板。
范胡啊了声,“好巧哦,我叫啤酒瓶。”
皮九:“.........”
范胡被他不知趣的反应逗地哈哈乐。
随即他去招惹后排的女生,忙着加q|q,建立自己的关系网络。
班级氛围热闹而和谐,但这和谐很快被两个人打破了。
“我不要同桌。”
弋羊跟韩沉西说完这一句,便把自己的桌子拉到他身后,用实际行动表示自己要独坐。
韩沉西:“...........”
韩沉西一直觉得自己是个脾气相当不错的人,轻易不发火,不与人交恶,人生信条更是简单直白——“吃吃喝喝睡睡觉,有事没事别感冒。”
但,此时此刻,着实被弋羊惹毛了,倒不是因为弋羊有多么的傲慢无礼,她说的那句“我不要同桌”,是很平静地在叙述一个事实,语气顶多有些不近人情,可她有个臭毛病,始终耷拉着眼帘,不拿“狗眼”瞧韩沉西,这让韩沉西极其不***,好像,他是条“臭虫”,碍了她的眼似的。
我稀罕跟你同桌!他恼火,招你惹你了!
置气似的,他抬起课桌,一个大抡甩,哐当一声,把桌子扔到了弋羊身后。
丢什么不能丢面子,吃什么不能吃亏。
他才不愿意把门口的位置让给她呢。
而这一出闹了不小的动静,大家看好戏似的望向两人。
韩沉西倚着墙,冲她们啧了声,“看啥呢,我自行调整个座位,你们敢不?”
巧妙又幽默地化解了难堪。
范胡关切地飞来一张纸条。
【啥情况?】
【遇到个怪毛!】
韩沉西写完,觉得这么说一个女生实在不礼貌,抹成煤疙瘩,想了想,又写。
【被嫌弃啦!】
生平第一次。
他把纸条叠成纸飞机,哈了口气,扔给范胡。
范胡打开看,笑得猥琐。
【你聊***人家了吧。】
再扔回去。
操!韩沉西吐槽,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动不动孔雀开屏。
【屁!哥喜欢啥样的你不知道啊。】
【不知道。】
【哥告诉你,哥喜欢长得甜笑得美,时不时能给我捶捶腿的。】
【那不就是葛梨么。】
【瞎扯,掌嘴!】
纸条再次落回范胡手里时,范胡瞧着上面的字,还真二百五地佯装下重手,朝自己嘴巴拍了两下。
*
班干部们再回来,抱着新学期的课本和作业本。
葛梨手里拿了张名单,站在讲台上,她核对一下人头,说:“我们班有两个人没有交书本费,是谁?”
班里有72名学生,但实际每科领到的书本是70册。
“我!”孙新文举手,解释说,“报到晚了,先来开班会了。”
葛梨点个头,问:“那另一位呢?”
弋羊不急不缓地也举起了手。
葛梨看向她,以为她也是同样的情况,说:“你俩快去财务室把费用补交一下,然后直接到教务处领书,别耽误上课用。”
“好嘞。”孙兴文说。
“知道财务室在哪儿吧?”葛梨已经完全代入了班长的角色,事无巨细地问,原本她探寻的目光望着弋羊,可弋羊耷拉着眼皮,始终不与她有眼神交流,她不得已只好将目光转向孙兴文。
孙兴文坏坏地说:“如果不知道的话,班长能领我去吗?”
葛梨听出他话里的不正经,故意板起脸,瞪他一眼。
孙兴文笑两声,一蹦三跳跑出了教室。
弋羊收拾书包,也出去了。
只是下了楼梯,她并没有与孙兴文朝一个方向走,她到校门口,找理由骗门卫放行,又回到了修理铺。
羊军国回来了,此时正撅着***捣鼓那辆摩托车。
他是个四十岁,体型微胖的中年男人。
“舅舅。”弋羊叫他。
“欸!”羊军国撩起汗衫,抹了把出油的脸,呆了半秒,说,“修DVD的人刚来过了,同意换激光头。”
弋羊哦了声,抬脚进到小门面房里。
太阳西斜,余晖洒下大片金灿灿的光影,透过窗棂,铺在了掉红漆的木桌上。
弋羊从货柜里找到相同型号的激光头,拉过竹编椅在桌前坐定,又从工具箱里找到梅花螺丝刀和起子,开始忙活。
拆卸手法娴熟,二十分钟搞定。
然后,她蹲到羊军国身边,一边看他修车,一边帮他递工具打下手。
弋羊话少,羊军国木讷,两人平时交流仅浮于表面寒暄,不过,今天弋羊头遭开学,羊军国觉得自己作为长辈有必要关心一下。
“这回分在几班?”
“七班。”
“快班还是慢班?”
“不分快慢班?”
“老师呢?水平怎么样?管地严不严?”
“...还行。”
羊军国嗯了声,像叮嘱小孩般,语重心长地说,“好好学习,跟室友和同学好好相处,别生矛盾。”
弋羊点点头。
羊军国擦掉从额头流进眼里的汗水,想想,又说,“高二东西学的深了,难度大,压力也大,你就别没事往我这个地方跑了,耽误学习时间。”
这次弋羊没回答,羊军国便知道说了也是白说,她执拗,他就没再劝。
到了晚饭点,羊军国让弋羊跟他回家吃饭,弋羊拒绝了,她把那些二手书装进书包,返回了学校。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温带季候风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