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来我怀里(顾千耀嘉依)

过来我怀里(顾千耀嘉依)

导读: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顾千耀嘉依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过来我怀里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荣千树 ,讲述了 她整天打扫忙碌,倒是在打扫忙碌里收获了一点安稳的感觉,那感觉消减去了些许心底厚重的迷茫。

小说介绍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顾千耀嘉依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过来我怀里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荣千树 ,讲述了 她整天打扫忙碌,倒是在打扫忙碌里收获了一点安稳的感觉,那感觉消减去了些许心底厚重的迷茫,突然就让从未出过远门的她独自一人背井离乡的迷茫。这天傍晚,嘉依在院子里收了最后凉干的一条桌布,看到墙角有个水龙头,还连着根水管。

小说简介

大概每所高中都会有那么一个人,集万千少女梦于一身,又会有那么一个人,集全校人恶梦于一身。
江城一中,顾千耀,一人集了这两种特质:极致的相貌、极致的狠戾。是个不敢肖想的存在,女生们甚至都不敢多看他一眼,***狗也要命的啊!
然而令人想不到这个神颜巨富,人狠话少的大佬,竟然吃近水楼台的!
这么简单?

过来我怀里全文阅读,章节试读

时凶时好的郝禹走了,嘉依木讷讷的站了半响,才重新活动起来。她摸索着洗了澡,归置好后,开始熟悉这陌生的房子。
房子很宽畅,还有院子,刚才吓的够呛,没仔细看,她再次踏进敞亮的院子。
院子很大,墙边有花台,围墙外的大树搭肩成荫,和隔壁相邻的隔墙有两段镂空栅栏。
目光随意游走。
隔壁,一道落地窗后有个人。背靠在玻璃上,好像在讲电话,一只手探出纱帘,在玻璃上随意的敲,手指白净修长。
纱帘朦胧,人影模糊,这样看起来好像一副画。
嘉依看了一会儿,蓦地,恍然大悟。是门口那个长的很好看的男生!
嘉依唰的转开身,回了屋。
房子很大很气派,很整洁,不过细看,家具上却都蒙着灰。
嘉依勤快,花了三天时间将整栋房子除了房间全都仔细打扫了一遍,客厅的桌布、沙发垫也全洗了。后妈好心收留,她要比平常还要勤快才行。至于那些关上的房间里也许有关于父亲的事物,但这家里只有她一人,便没有贸然探究。
她整天打扫忙碌,倒是在打扫忙碌里收获了一点安稳的感觉,那感觉消减去了些许心底厚重的迷茫,突然就让从未出过远门的她独自一人背井离乡的迷茫。
这天傍晚,嘉依在院子里收了最后凉干的一条桌布,看到墙角有个水龙头,还连着根水管。
墙边花坛里栽着些蔷薇,长势差,营养不良缺水的样子,只有几朵破败的小花,叶儿也枯黄。
她拾起水带,在地上铺好,去了墙角看了一会水龙头,伸手去拧,很紧,她便吸了一口气,手上下力,一股作气将难拧的水龙头拧了开,然后一股水唰的就打在了她的身上,扑到她的脸上。
水压力大,打的还生疼,这来的又突然,她吓的啊的就叫了,然后跳脚,水糊的她一脸,她闭着眼睛,抬手就胡乱的捂水管,水压力太大,她一捂,就全朝手掌四周喷。她就更着急了,只管闭着眼睛又拿手掌捂,又拿手指头堵,又扯衣服塞,一通手忙脚乱。
“喂,关水龙头啊。”
“水水水……”她这一阵跳脚早不在水龙头的那一角了,也不知道是谁在说话,水滋的她一脸、一头,眼睛也睁不开,然后她听到咚的一声闷响,脸上身上的水就没了。
水不往脸上湖了,挂着满脸满身的水她努力睁大眼睛,长睫毛也沾着水,模糊看到一个高高的人站在墙边,身上的T恤白的晃眼。
她抬手在眼睛上抹了抹,才好好睁开眼睛。竟然是隔壁那个男生!
看清人,嘉依心上高兴。这个邻居不但长的好看,还是个热心肠!
“谢谢,谢谢你啊。你真是个大好人。”
嘉依满脸是水,刘海沾湿,分开,露着光洁的额头,她甜甜一笑,松了口气,就丢了手上的水管,水管掉在地上“啪哒”一声,弹了一下,水管里还剩有水,这一下水就摔了出来,正好瞄准顾千耀。
顾千耀双手随意的搁在兜里,腿上一凉,他垂眸,黑色的裤角渐渐蔓延成了深黑色,白色的帆布鞋也湿了一片,湿处颜色深了一度。
“对对,对不起对不起……”小小的女孩从一个慌乱***另一个慌乱。
顾千耀眼神一动,及时抽手格开她大概想要去帮他擦水的手。
女孩一个劲的对不起,慌慌张张的样子,与她相比顾千耀就显得无比淡然,“没事,反正也热。”他情绪淡,嗓音是惯常的低沉清冷。
没事了,顾千耀转身离开,他手搭在墙壁上一撑,一跃,轻松翻过墙去,一声闷响,双脚就落在了自家院子里,额前略长的碎发松松的盖下。
他举步走开,脚步闲散,走两步却慢下来,然后是顿住,他退回来几步。
少年人高腿长,黑色的休闲裤在腿上很直。
他退到栅栏边,侧脸略扫了眼女孩,抬手在后脑勺胡乱一挠。“我,从来没翻过的,这是第一次。”解释完收手,随意***兜里。他脖子根的头发修的很短,发根下是白净的皮肤。
大步走开。
顾千耀刚回家,有电话打来。“耀哥到哪儿了,兄弟们都到了,”
“着什么急,”一句话顾千耀便丢开手机,他换下了其实才刚刚换上的衣服。
先前他准备出门,到院子里拿东西,就见隔壁的傻乎乎玩水玩的快哭了。他鬼使神差的就翻了过去。
实际上他已经在二楼鬼使神差的看了这个人半天。
——追着一卷纸跑……
——被自己拿的桌布绊倒……
像演一出哑剧,好笑。
*
在嘉依把屋子里里外外打扫干净的第二天,她意外的接到了后妈的电话。
“阿,阿姨”嘉依先开了口。郝禹警告过她,就算叫他舅舅,也绝对不要管他姐姐叫妈,否则……
对方淡淡的嗯了一声,半响才开口,“我暂时回不来。郝禹有照顾你吧,”
嗓音依旧是沉沉的,嘉依凭着声音在脑子里勾勒出一个身材高大、冷脸的中年女人形象。
“生活费给你了吧?”
“嗯。”嘉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有点怕后妈。实际上她住在这里很心虚,新故的父亲、后妈和这一切,都像是凭空冒出来的。
郝禹给了她500,加上自己的,身上差不多有一千块,但城里东西贵,就算顿顿吃素,这一千块大概也不经花,后续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后天开学,郝禹会带你去。”
嘉依自知笨嘴拙舌,除了说谢谢,就只答嗯,不敢多言。对方好像也没什么话可以说的样子,半响,最后说了句:“好好学习。”
*
一直到开学,江城也没有降过一滴雨,九月了,还是热的要命。头天郝禹带着嘉依去学校报道,去晚了,领了校服,看了班级,但班上的同学早就***了。
学校离家不算太远,不用坐地铁,第二天,郝禹带嘉依熟悉公交路线,让她自己记好,下次自己走。
公交车挤的要命,从未坐过公交车的郝禹被挤的火冒三丈,同样从未坐过公交车的嘉依被挤的蒙圈。见郝禹下车,嘉依也拼命挤下车,却一个踉跄跌在郝禹背上,郝禹一扑,撞在公交站牌上。
这站几乎都是一中的学生,俩人引发一阵哄笑。
郝禹额角青筋突突直跳。阴着脸,目光一扫,嘲笑的人转身的转身,落跑的落跑。
郝禹耐心早被磨尽,紧告女孩不要离他太近,便更是加快了脚步。
他人高腿长,走的很快,嘉依小跑追着,累的够呛。“小舅舅,小……”
这一声舅舅叫的郝禹脚底打滑。他猛的停住,正想发飙,然后,后背又是一撞!
苍天!
郝禹脑子里万马奔腾。
嘉依委屈的搓着额头,见郝禹回头,却并没有意识到郝禹的愤怒,执着的问想问的,“小舅舅,我们是一个年级吗?”
郝禹愤怒!这TMD要是个男的,一把掌拍死算了。
省事!
郝禹一步上前,直直的抵在女孩面前,居高临下,“你现在给我记住几件事。第一不准叫我舅舅,第二不要让别人看出咱们是一起的,尽量离我远一点。还有我十八,高三!最后一点,绝对不要对别人讲我们的关系,由其在你们班里!”
郝禹凶巴巴的逼近,女孩缩脖子,老实点头。一张小脸衬在洁白的校服上,干净纯洁。
郝禹无奈叹气,长的这么可爱,怎么就尽干惹人发飙的事。
“第四别跟我打电话,有事微信里说。OK?微信会用了吧?”郝禹补充完。
嘉依点头。
郝禹皱眉。那天微信转个款他费了好大劲教,不过想到转款的事他有点心虚。
姐姐给了2万,叫他给嘉依,他如实向老妈汇报了。老妈直接给减成二百,说活不下去,正好自己滚蛋。
他好心给添了个整,500,算一下,好歹不会饿死她。
就因为这丫头的去留问题,他家都炸锅了,最终老妈决定不和他姐杠,玩儿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郝禹想问女孩还有没有钱,想想算了,阳奉阴违被家里皇太后逮到,非劈死他不可。
“饭卡拿好了吧,中午吃饭用饭卡,我走了。”
见郝禹要走,嘉依眼神一慌,抬手一把扯住他袖子,“小……”,见对方皱眉,嘉依闭了嘴,只是手指稳稳的扯住不放。
“还要干嘛?”
“我,忘了教室怎么走。”顶着郝禹带着火的目光,嘉依说话的声音都快弱到了听不清的地步。
学校太大,她方向感差,昨天走过一次,现在完全分不清。
校园里人来人往的,不时有人打量。少年神情烦躁,嘉依不敢多说话,老实等着。
郝禹烦躁,抬手往略长的头发上抓了两把,“跟我来。”
无人的角落里,嘉依皱眉,只见郝禹捏着笔在纸上一阵龙飞凤舞,完事拍给她。“这样行了吧。”
郝禹脸很臭,嘉依只得点头。垂眸,看纸上画的乱七八遭的……地图。
眉头高耸。
所以当嘉依找到13班时,教室里已经人满为患了。
她站在门口,被几十双眼睛齐齐的盯着,背脊渐渐僵直了。
真是好久没有面对过这么多同龄人了!
她来前上的高中,全校只有三十几个人,全是女生,她们年级更是只有九个人。校长是村里一位退休教师,因可怜她们这样想上学却上不了学的女孩,自己四处筹款,占了村里的公房当教室,聘请了几位老师,办起了免费高中。
嘉依小心翼翼的扫过一教室的人,桌椅结实,教室宽敞明亮,同学们都穿着白色的校服。
她却苦恼的蹙起了眉头。
同学们为什么都是男生?

过来我怀里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高二13班,吊车尾班,全是不学无术的男生,上学期有两个女生成绩掉下来,家长都请求老师开恩,调上去。要是放女生在这堆男生里,搞不好惹出什么事端。
但这个转学生来的时候,没有成绩,家长又指名说就按成绩排名,13班也无妨,就当是让孩子历练了。
这家长是国内著名画家郝教授的太太,郝教授对学校多有帮助,学校当然一切照办了。
女生的出现惹的一教室男生起了哄,班主任在一阵起哄声中从资料里抬起头来,发现了门口的转学生便喊了安静,招呼嘉依自己找个位置坐下来。
女生娇娇小小的,规规矩矩的齐脖子短发别在小巧的耳朵后,朴素的刘海遮在额前,挡的一张小脸更小了,眼睛水灵灵的,十分灵气可爱。
身上穿着一中黑白相间的夏季校服,百褶裙堪堪盖在膝盖下方,露着一双细盈盈的小腿,局促的站在教室门口。
老师招呼完,忙又垂头整理资料,男生们是安静了,只是仍然坏坏的打量这个漂亮的转学生。
门口,嘉依紧捏着书包带子,同学全是男生她已经够苦恼了,还被起哄,她皱眉拧眼,疑惑又不得不鼓起勇气仔细打量了教室一眼,老师让找坐位呢。
前面都没有空位了,她目光一路向后,最后一排,窗边,一个男生趴在课桌上睡觉,他身旁有个空位。
找准目标,嘉依咬着点唇,硬着头皮就进了教室。还没走到目的地,却听见有人说:“同学,你确定要坐那儿?”嘉依余光后移,这大概是在和她说话,但是她不管,继续走过去。
以前上初中时,班里有三十几个同学,也有调皮的男生会捉弄人。
空着的那张桌子很干净,很好,旁边的同桌趴在桌上睡觉,面朝着窗户那边,背朝空课桌。
嘉依大概扫了同桌一眼,应该是个很爱干净的人,也穿着校服,垫在手臂下的手指修长洁净,指甲修的很短。从这些看应该不会是个很糟糕的同桌。
嘉依手指搭上桌沿,小心迈到椅子前,坐了。然后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坐到了什么机关,教室里又发起哄声。
“好了,不准讲话。”班主任从资料里抬起头来。
新生是班里唯一的女生,长的还秀气漂亮,弱不禁风。
有新生照理是该来个自我介绍,不过视情况班主任觉得应该省了,只简单介绍了几句,让这帮男生拿出绅士风度和新生好好相处,便开始了开学第一课,“下面,我简单讲几句……”
这一句套路开头,引得堂下一片哀嚎。
只有嘉依坐的直直的,眼睛看着老师。学校停办,原本辍学的她,还能有机会接受教育,她特别高兴。何况老师刚才还让同学们照顾她,就算同学都是男生,还怪怪的她也抿着唇,唇角上扬着。
嘉依眼睛清亮,直直的看讲台,坐姿端正的像个小学生。蓦地,一道白影晃过视线。她垂眸。一团白纸,不知从何处飞来,落在桌上滚了几圈,停住。
扬起的嘴角慢慢放下,开始皱眉,眼睛瞧那皱皱巴巴的小纸团。
嘉依看老师,看纸团,好一会儿才小心拾起,打开。“劝你赶紧换位置。”
她抿了抿唇,抬眸,眼睛继续盯着老师,眼底布上了点忧愁。她希望忽略掉新同学的作弄,但是朝她扔来的纸团却越来越多。
“知道你旁边坐的谁吗?”
“同学你上学前都不打听?来十三班?”
“同学眼睛挺好看,擦亮点啊。”
“妹子麻利的离开那张桌子!”
“耀哥从来没有同桌,想不想知道为什么?”
“耀哥发飙很恐怖!”
嘉依不敢再继续看下去。如坐针毡。睫毛眨呀眨的,她要怎么办啊?她开始从余光里注意同桌,她脖子都僵了,咬了咬唇,干脆转了头看大概叫耀哥的同桌。
男生脸朝内,趴着无声无息的在睡觉。白色校服衬衫被睡觉的***绷的直直的,身型挺高大,头发是短短的板寸。
头发很干净,皮肤很好,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在发型,男生剪的板寸头,嘉依莫名觉得板寸头好凶的样子。
她默默的转回脸来,小脸垮了。讲台上老师在讲话,有绵长的蝉声传进教室。
可是明明没有其它坐位了!她眼珠再次打量教室。
课桌还在继续接收来自各处的纸团,大概是这动静打扰到了同桌。所以她从余光里发现同桌从桌上抬起头来了。
嘉依就一动不动,背脊僵直,头皮发紧。她这个人最大的缺点就是思想容易受人左右,所以她是真的被纸团上的内容吓到了!
她在余光里注视同桌,他真起来了,坐端正了好高,他在看她,为什么要看她,一直在看?
还在看?
嘉依轻轻抿唇,全部身心都在余光里。虽然对方长的凶,或许不应该以貌取人的,先打个招呼?
嘉依放开唇,外婆常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换个笑脸去和同桌打个招呼?
她蓄满力量,脸上缓缓扬起僵硬的笑,转了脸去,然后清亮的眸子凝住了。
对面的男生一双眼睛极其的黑白分明,是很好看的眼睛。
隔壁的男生!
嘉依硬硬的僵笑成了甜笑,她欢喜出声,“是你啊!”也忘了礼貌就直直的看人。
被热情招呼的顾千耀喉咙里哼了一声,他想以笑回应,但哼出来大概不太像笑,因为他没什么可高兴的,只是鉴于对方太热情。
他睡觉一向没人敢碰他桌子,所以他也没有同桌,但刚才迷糊间总觉得有动静,不耐烦的撑起脑袋,却发现身旁坐了人,还是……隔壁的傻乎乎!她身上是一中的校服,白色衬衫衬的肤色白腻的很,小脸看着软乎乎的。
女孩还在开心的确认,简直像见了……亲人。
这种人与人的互动顾千耀觉得别扭,却也耐着性子应付,因为对方实在太过亲切,他又莫名不想拂了这种亲切。他嘴角挂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有点无奈,有点好笑。
顾千耀先前头发长,刚剪了板寸所以嘉依是一点也没有想到这个背影凶凶的人会是隔壁邻居。顾千耀少了头发的修饰面孔更加干净利落了,线条也更加凌冽,五官比先前头发长时更加英气了,实际上他这样的发型,让他身上与生俱来的戾气又重了些。大概只有这个女孩敢这么近的对着他套近乎了,所以他对女孩的近乎有点好笑。
顾千耀都已经醒了,嘉依前桌是个卷发男生,这家伙大概是没有长耳朵,埋头写完纸条兴冲冲的转过头来就要朝嘉依桌上扔纸条,却才看到顾千耀,“哥醒啦,***……”又涎笑着麻溜缩回脖子,纸条捏回手心。
顾千耀懒瞥了那货一眼,垂眸看了女孩的课桌,大概知道这货是在搞什么鬼了。
他抬手在头上摸了一下,温和的看了女孩一眼,朝她堆满了纸条的课桌伸过手去,拿了几张来看。
而嘉依呢,她还在欣喜。直想不到同桌竟然会是这个三番两次对她伸出援助之手的人。
这么凑巧的事竟然就发生了,她激动的手指都在打颤,大概也是因为危机解除吧。
“城里的同学也爱开玩笑呢。”嘉依暗想着。上一刻的担心全都烟消云散了,而且霎时间打心底里生出了许多在江城好好把书念下去的勇气。
“看了这些,还要跟我做同桌?”
“……啊,”同桌说话,看她,嘉依抬头小心看人,眼睛眨了下,瞥了眼对方手上拿的纸条,“哦,当然要跟你做同桌,你是很好的人啊,还总是乐于助人。同学们跟你关系一定很好吧,都这样开你玩笑呢。”
嘉依很诚肯很笃定的说完,对方却没有反映,所以她不得不更诚肯更笃定的说,“很高兴和你做同桌。”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甜甜的看人。
见面就发好人卡,这是什么习惯?顾千耀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
*
女孩背打的笔直,眼睛看着讲台上喋喋不休的老杨。
偶尔转脸看他一眼,甜甜一笑,一副乖巧的样子。
想到那天在二楼看到的,顾千耀低头笑了一下,一笑就有点忍不住,他一向清冷的脸上就挂着浅浅的笑意。
他不自觉的抬手往头上摸,手指滑过短短硬硬的头发,他还没怎么习惯这个发型,总忍不住摸一下。
那天姑姑被姑父欺负,他把姑父揍了一顿,那人渣竟然背着他跑到父亲的公司里卖惨。搞的半年没关注过他的父亲亲自打来电话“关心”。也不知道那人渣到底说了些什么,惹得父亲开口就骂他是扰乱治安的混混,不懂法治的野蛮人,总有一天吃牢饭。
他一气之下就把头发剪成了板寸,去了父亲公司,告诉他,他就是个混混,他就是要去吃牢饭,他就是喜欢以暴力解决问题,也总好过他这个满嘴法治规矩的懦夫,否则他也不会变成今天的样子。
顾千耀放下手,漫不经心的靠在椅背上。而隔壁突然多出来的同桌坐的好好的却也朝椅背上靠了,还反了手在书包里一阵掏,然后看到她拿着什么缩回手,却朝他桌上一伸,退开,桌上多了一块……
什么鬼?
一块不大的白色,用一层透明油纸包着。
然后女孩在朝他靠近,“你上课睡觉,是不是身体不***,吃块糖会***一点。”她说话声音压的低低的,还偷偷摸摸的朝讲台上看一眼,像个上课搞小动作的小学生。
顾千耀看着桌上的不明物体,没有动。
女孩又偷偷摸摸的对他说,“这是麦芽糖,我外婆自己做的,很好吃的。”
他仍然没有动,女孩再看了眼讲台就又转过脸来小心看他,唇一弯笑眯眯的。
他仍然没有动,然后他发现她不转脸的看他,眼神会游移一下,但又回转回来,很执着的样子。
顾千耀眼睛垂下看桌子上的糖,伸手利落的捡了起来。
“谢谢。”
“你要喜欢吃,我还有很多。”女孩作势就要去掏,顾千耀赶忙阻止,“不用,够了。”
糖只是握在手里,油纸戳着手心。第一,他不吃甜的东西,第二,他不吃来路不明的东西。这种不正经的包装,三无产品,要他吃?
开玩笑!
女孩倒是不掏了,却又用眼睛看他,眼神不太敢固定,但看得出仍然很执着,这大概是要他当场吃?
一向只用拳头解决问题的大佬扯了扯唇,这回大概是友好的笑了,“我,下课再吃。”
“滴滴滴……”下课铃响。
“……”
女孩已经不用在乎讲台上的人了,正大光明的带着期待对着他,眼睛水灵灵的,嘴角是甜甜的笑。
顾千耀手指将那透明油纸剥开然后将糖利落的放进嘴巴。
只含在嘴里,不动,一股甘甜味却不讲道理的化开。
嘉依:“咬着吃会更好吃。”
顾千耀眼角一抽,他是不是不该对她笑的,这个傻乎乎对他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我喜欢,化着吃。”顾千耀含糊不清的说,这一说话,那该死的糖就在嘴巴里滚了一圈,齁甜!
*
教室后俩人诡异的互动早落在了有心人眼里。
大佬对新同学,这是?
一见钟情?
没了起床气,还和人家聊天,吃人家糖,对人家笑。
这还是顾千耀!不解风情,女生照揍,只知干架,叱咤风云,称霸半个江城的扛把子顾千耀?
难道是: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一物降一物,能降住大佬的人来了!
看懂这一幕的人都暗暗送祝福。没敢去打扰。
顾千耀在一中以外降服的硬茬不计其数,一中以内更是无人敢叫板,人送外号:终极夺命狂魔。
却有一个例外:郝禹。聚集了高三的几路诸侯独树起一帜,拒不归降。
这样一来,一中就硬被划为了俩拨,两帮人时常你来我往,不过因顾大佬单人战斗值爆表,他们赢得多,输的少。但有一件事,却就落了下风,人家有大嫂,而他们没有。而且人家大嫂还换了一茬又一茬,他们家老大母胎单身至今!
气势上就输了,像个弟弟。
看来今年老大是想通了,在这方面也能扳回一局。
有了这个好的开局,对放学后的事信心倍增!
没有大嫂的大哥不是好大哥!

小编倾心推荐

愿每一个看文的你,都能拥有最美好的爱情。以上就是精心为您准备的过来我怀里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文笔诙谐幽默,内容新颖有趣,故事情节曲折起伏,人物塑造***,强烈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