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贵妃躺宠了(江初唯周瑾辞)

病娇贵妃躺宠了(江初唯周瑾辞)

导读:江初唯周瑾辞小说《病娇贵妃躺宠了》强烈推荐,病娇贵妃躺宠了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前世,江初唯是狗皇帝的白月光替身,结局被做***彘惨死,连累江家满门抄斩。重来一回,江初唯毅然决定:走渣男的路,让渣男无路可走

小说介绍

江初唯周瑾辞小说《病娇贵妃躺宠了》强烈推荐,病娇贵妃躺宠了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前世,江初唯是狗皇帝的白月光替身,结局被做***彘惨死,连累江家满门抄斩。重来一回,江初唯毅然决定:走渣男的路,让渣男无路可走。

江初唯周瑾辞小说简介

江初唯不愧是大周第一病美人,病恹恹的还对你笑得酒窝甜甜,给后宫嫔妃们腿都甜软了。
宫斗?贵妃娘娘最近都瘦了,本宫得回去炖汤。
侍寝?贵妃娘娘昨儿个约了本宫今晚推牌九呢。

病娇贵妃躺宠了全文阅读

大周王朝永德七年。
今年的第一场雪比三年前来得更早,感觉不过睡了一觉而已,昨日秋色便已完全凋零。
一夜之间,昭芸宫被皑皑白雪覆盖,正殿窗外有红梅一株盛放,胭脂血红映着雪色,煞是好看,却也不及殿内女子倾国倾城之姿千分之一。
江初唯躺在床上掩嘴轻咳,雪白的颊上浮出浅淡的绯色,一双湿漉漉的杏仁眼凝着雾气,眸底隐约见得三分媚态,七分娇弱。
这时候的她不过十八岁,一生中最美好的年纪。
她竟然真的重生了!
回到未被砍掉手脚剐去眼睛割下舌头耳朵做***彘之前,若不是最后看不到光听不到声说不出一句话从头到脚都承受着剧痛的感觉过于真实,江初唯当真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个噩梦。
“憨娇儿,憨娇儿,憨娇儿……”梦里,祖母总是这般唤她,在她未入宫之前,祖母常常念叨她:“我的小娇儿太憨了,看不透人听不明话,没法与人争上一二,自是寻个老实人嫁了便好。”
十五岁的江初唯趴在祖母的腿上,一边吃着桂花酥一边傻乎乎地笑,“小娇儿不憨,小娇儿聪明着呢,小娇儿要嫁将自己放在心尖尖上的男人。”
“如何算是放在心尖尖上?”祖母笑问。
江初唯一时答不出来,直至遇到来府里视察工作的周翰墨,他亲自为她堆雪人,解下斗篷披她身上,背着她在雪地里走,一起看雪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她以为这便是放在心尖尖上了。
“敏敏,我带你回家。”江初唯被周翰墨哄得鬼迷心窍,连自个儿到底是谁都忘记了。
爱吃爱笑爱皇上的江初唯进宫后一路晋升,从贵人到贵妃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后宫佳丽三千,周翰墨就宠她就宠她,一时风头无两,将人养得飞扬跋扈娇纵蛮横,凡是周翰墨宠幸过的女人,她都不喜欢,有事没事找人茬,甚至跟手帕交姐妹撕破脸,树敌无数,以致到最后谁把她做***彘,江初唯都不知道。
唯一记得女人说的那句话:“江初唯,你不过是惠敏皇后的替身罢了!”
难怪周翰墨三天两头就要抽一次风,火急火燎地冲进昭芸宫抱住她,将脸埋在她脖颈间蹭来蹭去,然后一遍一遍地跟叫魂似的喊她:“敏敏,敏敏,敏敏……”
她,江初唯,祖父是当朝御史大夫,祖母是先皇亲封的一品诰命夫人,叔伯堂兄们皆为朝廷命官,虽说双亲早亡,却也是家里人捧在手心长大的天之娇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奈何终究抵不过一个死人,一个藏在周翰墨心里跟蚊子血一样抹不掉的白月光。
却也不是一般的白月光,因为她有女主光环。
如果不是死后脑子里出现的那些莫名其妙的剧情和画面,江初唯怕是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原来生活在一本小说里,而且……不是正文!
正文主讲女主跟狗皇帝的爱恨情仇,最终以女主的烈火自焚全剧终,周翰墨伤心欲绝,一觉起来大肆扩充后宫,但他的心已经死了,是个没有感情的打桩机,利用后宫整顿前朝势力。
江初唯出现在小说番外一卷,为了衬出狗皇帝对女主的痴心,硬要她凄惨收场,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就因为她不是女主吗?所以不配拥有自己的人生!
她只是周翰墨牵制江家的一枚棋子,从一开始他就是有所图地接近她,真真是应了祖母说她是个铁憨憨,是她的一厢情愿害得江家满门抄斩,上下三百多人无一幸免,小侄子不过五岁的幼儿,进宫那天还抱着她哭:“小姑姑……不要走……小元儿乖乖……”
江初唯未曾跟女主打过交道,她自然不会去恨一个陌生人,但对于狗皇帝……
她狠狠擦去脸上的泪痕,是她自己太傻,一片痴心错付,又怪得了谁呢?
既然老天给了她重新做人的机会,那么,她发誓再也不会为狗皇帝掉一滴眼泪,这一次,她要为自己活为江家活。
细算日子,江家出事即是来年开春,她所剩时间不多了。
待窗外那株红梅凋零至最后一片花瓣,周翰墨以谋反罪名将江家满门抄斩,仅留江初唯一人存活于世,或是念及往日情分,只是将她打入了冷宫。
江初唯在冷宫苦苦熬了三年,每日都盼着周翰墨能来看她一眼,然后等到了她死的那天也没见到他。
呵呵……江初唯觉得前世的自己太可笑太可怜了,周翰墨留她根本不是念及往日情分,不过要她偿还入宫三年来受过的恩宠,她被做***彘,想来也是他的默许。
除了她的死。
江初唯被做***彘泡在酒翁里,就这样痛不欲生地也不知道过了几天,一直到有人闯进冷宫抱住她,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什么听不见,但她还能感受……在他怀里很温暖。
他抱了她好久,滚烫的眼泪淌进她的脖颈,瞬时被一股暖流团团包裹,以致脖子被割断,她都没有感觉到疼。
终于解脱了不是吗?
是他帮了她。
江初唯心存感激。
这一世,她定会将人找出来,好好报答。
——
天未亮,周翰墨从西偏殿玥兰阁出来,经过昭芸宫主位寝宫时,止步望了一眼。
“竟然没人追出来?”每来昭芸宫偏殿过夜,江初唯都会大闹一场,今儿却是风平浪静,这让周翰墨颇感意外。
跟在后面撑伞的太监总管春公公,“兴许是敏贵妃昨日意外落水感染风寒失了精神。”
“意外落水?”周翰墨冷笑,满是嘲讽,“她是想推温婕妤下水吧?”
“陛下,今年这雪下得猛了些,不到开春是化不了了。”
周翰墨回头望向玥兰阁,眉头皱了皱,“温婕妤辛苦了,多送些药膳瓜果过去,正殿那位也不能怠慢,免得江家老头子起疑心。”
目送周翰墨出昭芸宫,江初唯关上窗退回炉边烤火,搓着冻得通红的小手,暗自骂道:狗皇帝是真的狗。
他太了解她的性子,这才安排温诗霜住进昭芸宫的偏殿,就是要她处处刁难温诗霜,让温诗霜得不到一天的安稳日子。
天下男人就数他最薄情寡义了,刚跟人你侬我侬滚完床单,提了裤子就不认人开始算计。
他要温诗霜在她手里受尽折磨,甚至不惜牺牲皇家子嗣为代价,以此拉拢温父刑部尚书对付江家。
上辈子她恃宠成娇,但人还没坏到骨子里,毕竟是见血都怕的娇娇小姐,怎会恶毒到害人性命,她教训温诗霜至多是罚跪抄女经,所以她怀疑是狗皇帝自己害没了温诗霜肚子里的孩子,却让她背了黑锅。
“狗男人!也不怕生个孩子没□□吗?”江初唯咬牙切齿将手绢绞得不成形,这辈子她一定不会再做他手里的棋子了。
一番梳妆打扮后,江初唯的心绪已经归于平静,她还是那个被狗皇帝宠得无法无天目中无人用鼻孔藐视一切的敏贵妃。
柔弱无骨地斜卧在贵妃软榻上,眼皮半阖地睨向立在一旁的绿春,慵懒无力地命道:“请温婕妤进来吧。”
“娘娘,您可不能心软呀!温婕妤这才跪了一盏茶……”绿春跟往常一般没有规矩。
“到底你是主子还是本宫是主子?”江初唯水眸潋滟看不出任何情绪,但语气比方才稍稍凉了一分,便教人觉得有些凶。
“奴婢马上去。”绿春惊恐万分地退了出去。
江初唯眸光一转落到香巧的身上,这是祖母亲自选出来陪她一起入宫的丫鬟。
前世在她最落魄被打入冷宫的时候,香巧仍是忠心耿耿对她不离不弃,不像刚出去的绿春,面上乖巧懂事嘴甜,实则是狗皇帝安插在她身边的眼线,没事儿便挑唆她跟各宫娘娘的关系。
“香巧过来,我有话跟你说。”江初唯凑去香巧耳边窃窃私语说了一阵话。
香巧不敢相信地睁大眼睛,“小姐?”
江初唯微微一笑,轻拍她的手背,“你家小姐昨日在塘里一泡,脑子进了不少水,睡一觉起来想明白了好多事。”
香巧随江初唯进宫三年,头一年两人感情是真好,但后来因为绿春的关系,小姐待她愈发的疏离,好心劝诫却被曲解成恶意,这让香巧伤透了心,却也从未想过背叛。
江初唯一日是她的小姐,便一辈子都是她的小姐。
所幸她的小姐终于醒过来了,她发自内心地高兴,办起事来更是干劲十足。
温诗霜脱了斗篷才进的屋子,带了一身的寒气,还有头上染了些碎雪,屋里比外面暖多了,碎雪融成晶莹的水珠子,凝在发间别有一番风味。
“贵妃娘娘安好。”温诗霜福了福身,态度端的不卑不亢,入宫三个月她已经习惯了江初唯的刁难。
“看座。”江初唯坐直身子,腰板下意识地挺了挺,拿出最好的精神面貌。
她上辈子眼睛长在头顶,很少正眼看后宫的妃嫔,今儿细细端量一番,不禁感叹狗皇帝暴殄天物,这都是什么天仙儿的小姐姐。
皮肤好白,眼睛好大,鼻子好巧,嘴巴好紫……冻紫了,但也是紫里带红,与众不同。
“温姐姐,你冷吗?”江初唯虽说入宫早,但年纪却比温诗霜小,生的又是一张娃娃脸,圆溜溜的杏仁眼会说话一般,只要她不作妖,就她这长相还是非常具有欺骗性的,谁见了难保不会激起保护欲。
温诗霜接过江初唯递来的热茶,没喝,担心她下毒。
江初唯看出她的忧虑,也没说什么,笑呵呵地又塞给温诗霜一个手炉,“这么冷的天儿,温姐姐这么好看的手,若是冻坏了怎么办?我可是会心疼的。”
敏贵妃今日没吃药吗?
温诗霜抿着唇,余光偷偷瞥去。
江初唯身子骨向来不好,入宫三年小病缠身不断,生生将人磨得跟柳条似的,孱弱不堪,走路三步一喘五步一咳,平日去哪儿都得坐步辇,委实是一位身娇体贵的病美人。
其然只有江初唯自己知道,她入宫初始可是元气满满,跟小白兔一样活蹦乱跳的,搞成现在这副要死不死的鬼样子,皆由狗皇帝一手造成。
她入宫那天正是惠敏皇后的忌日,周翰墨触景伤情,喂她吃掺了核桃仁的桂花酥,江初唯对核桃仁过敏,到夜里起了一身的红疹,半个月没法侍寝,之后周翰墨又在药膳里加了其他东西,连累她的身体就没好利索过。
江初唯入宫三年没跟狗皇帝睡过一次觉,前世她每每想到这个都会伤心垂泪,所以她才会讨厌那些受过宠幸的妃子。
她是自卑了。
但现在她觉得是祖坟冒了青烟才保住自己清清白白的身子没给狗皇帝糟蹋。
“咳咳咳……”江初唯低头轻咳,眼角一片嫣红,眸底溢出一层水汽,仿若春色氤氲开来,如此楚楚模样,真是我见犹怜,微颤的长睫半抬望着温诗霜,“温姐姐长得这么好看,我可以跟你交朋友吗?”
自打入住昭芸宫偏殿后被折磨得夜夜做噩梦头发一把一把掉的温诗霜:“???”
江初唯满脸期待地望着她。
为了保命不被做***彘,她必须先发制人,把狗皇帝的女人全部攻略了,化敌为友,至于个别不上道的小怪,那就直接弄死好了。
她,钮钴禄·铁憨憨回来了!

病娇贵妃躺宠了免费阅读

“温姐姐长得这么好看,我可以跟你交朋友吗?”
说这话时,江初唯表情和神态都拿捏得恰到好处,虽是巴巴地望着温诗霜,却也带着三分娇羞,仿若是对方美得她不敢直视,又忍不住地想要多看一眼,脸上的真诚更是不加掩饰,让人没有法子不相信……就像她说的是——雪是白的,冬天是冷的,火炉是暖的。
温诗霜一时不知该作如何反应,怔怔地喝了一口手里的热茶。
是热的。
在旁的贴身宫女青柚看得着急:主子怎么喝了?不怕茶里有毒吗?
而更着急是绿春,江初唯非但没为难温诗霜还向人示好,“娘娘,您就是太善良了,温婕妤狐媚陛下,是对您大不敬,像她这样毒蝎心肠的女人,根本不配跟您交朋友!”
绿春仗着江初唯对她的宠爱和纵容,已经不是第一次当众辱骂温婕妤了,所以温诗霜非常淡定,就当疯狗在狂吠。
倒是江初唯比较激动,小眉头一皱,不悦得很,她是想要说什么,一张嘴却咳了起来,“咳咳咳……”
咳得两肩微颤,犹若风中细柳飘拂。
香巧上前轻抚江初唯的后背,“小姐息怒,身体要紧。”
待江初唯缓过来,抬眸,眼眶已经一片通红,气呼呼地指着绿春,“你……你仗势欺人!”
前世她是猪油蒙了心,她喜欢狗皇帝,便觉得他送来的东西是最好的。不管绿春在外有多口无遮拦,给她招惹是非闯祸拉仇恨,她都觉得这丫头是真心地为她好,而且有话直说性子爽快,不像其他宫女小心翼翼,半天憋不出一个屁。
“娘娘,绿春是您的大宫女,自是处处为您好的呀!”绿春隐约感觉哪儿不对劲儿,却又说不出哪儿不对劲儿。
江初唯抄过桌上的茶盏往绿春面前狠狠一砸,“嘭”一声巨响,茶盏四分五裂,瓷片飞溅。
在场人瞬间被震住。
守在门外的宫女和太监跪了一地。
江初唯侧了侧头,做出凶狠的样子,一记眼刀咻地射过去,不带任何温度和感情,“绿春,本宫忍你很久了。”
绿春进昭芸宫当值两年,江初唯从未对她发过脾气,今儿是吃错药了吗?但说不怕是不可能的,毕竟江初唯那个娇娇脾气,谁知道她又发什么疯呢?忙跪地上磕头:“娘娘饶命!”
江初唯故作失望地摇头,“绿春,本宫念在德妃姐姐的情面,一向待你宽厚,往日在外更给足了你面子,你却把本宫的话当耳边风,现下竟敢这般谩骂温姐姐。”
绿春愣了愣,她明明是陛下的人。
“娘娘……不是您说温婕妤是狐狸精吗?”绿春小小声挑拨。
温诗霜尴尬,现在敏贵妃羞辱人都这样拐弯抹角了吗?
“温姐姐就是狐狸精!”江初唯不可置否,甚至理直气壮,而后怪不好意思地瞥了眼温诗霜,娇娇羞羞地抿唇一笑,“要不温姐姐怎么会生得这般的美?话本里都说狐狸精是世上最美的女子,如果本宫是陛下的话,也定会喜欢温姐姐,温姐姐身上还香香的,不像本宫一身的药味。”
温诗霜纠结了,到底是骂她还是夸她?
“绿春,温姐姐这般的好看,你为何要栽赃陷害她?若不是香巧亲眼所见,本宫真不敢相信是你!”江初唯忽然话锋一转。
绿春更懵了,什么栽赃陷害?
“你对得起德妃姐姐吗?”江初唯痛彻心扉地捂住胸口,过于***过于投入,白玉的指甲泛着淡淡的红,“德妃姐姐送你过来,是让你好生伺候本宫,不是要你挑破离间,竟敢偷拿陛下赏赐给本宫的金步摇放去玥兰阁?”
后宫当前势力分为两拨,一拨是以江初唯马首是瞻的贵妃党,先不说她人讨厌不讨厌,但终究抵不过人家深受皇宠,在后宫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一拨则是德妃党,德妃是宫里的老人了,在皇上未登大统之前,她就已经陪伴左右,一晃这么年过去,虽不见皇上常去蓉西宫,但一个月仍会过去两次。
有了新欢亦不忘旧爱,皇上真是有情有义的好男人。
江初唯对此嗤之以鼻,或是经历了生死,重看后宫这些糟心事,她要比旁人更客观公正些。
德妃这些年在后宫可没少搞小动作,要不然周翰墨也不会一把年纪了就两个孩子,而这些周翰墨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之所以迟迟未动,还不是因为德妃有个户部尚书的老爹,他指望着老头子充盈国库,自是要对人家的女儿好些了,至少表面功夫要做足。
德妃跟江初唯不对付,周翰墨能不知道吗?但他却一碗水端得平,两边都不过分偏袒,以此制衡后宫各方关系。
“娘娘,奴婢冤枉呀!奴婢没有偷拿娘娘的金步摇……”绿春一张娟秀的小脸吓得惨白,扑过去抓江初唯的裙角,香巧眼疾手快将人一把拨开,用身体护在自家小姐前面,“还不快些把人拖出去,若是惊吓到两位娘娘,你们有十个脑袋都担不起!”
“娘娘!”绿春抵死挣扎喊破喉咙,她是皇上的人,贵妃怎能这般对她?她就不怕皇上怪罪吗?
周翰墨会为了个宫女跟她撕破脸?
江初唯觉得绿春太傻了,真真像极了前世的自己,就以她现在骄纵的性子,别说随便打发一个宫女,即便是后宫的哪位嫔妃,只要跟狗皇帝没有利害关系,他定然都不会插手的。
温诗霜对她尚有戒备,江初唯还不能掏心掏肺,跟她摊牌狗皇帝的真面目,索性甩锅给德妃好了,反正她也怀疑前世是德妃把她做成了人彘。
“温姐姐这些日子辛苦了,妹妹有个小东西送给姐姐,”江初唯由香巧搀着走下贵妃软榻,笑盈盈地一派天真地握住温诗霜。
温诗霜任由她抓住自己,直至手心触上一抹凉意,低头一看,江初唯送她的小东西竟然就是她们方才说的那支碧玉金步摇。
“时间不早了,温姐姐还要去未央宫给皇后娘娘请安,快回去收拾一下吧。”江初唯善解人意地拍了拍温诗霜的手背,而她因为身子弱的缘故,皇上特意下旨免了她每日的请安。
这份人人称羡的独宠也让她成为了众矢之的!
温诗霜起身,仍是一脸清淡,“嫔妾谢过贵妃娘娘。”
待人走后,江初唯瘫回贵妃软榻上,无理取闹惯了,突然正经起来,感觉身体被掏空。
“小姐,温婕妤会信吗?”香巧端来药膳,一碗黑黢黢臭熏熏的汤水,不无担忧地皱了皱眉,“小姐以前对她那些刁难,她会觉得是德妃从中作梗?”
江初唯已经喝习惯了,端过药碗一口闷,眼睛都没眨一下,用手擦了擦嘴角,“温婕妤是聪明人,自不会在意这场戏,而我也不是为了洗白,只是表明自己的态度,现在就看她怎么选了。”
“万一温婕妤还是选择……”
江初唯娇蛮地瞪她一眼,“涨他们志气,灭自己威风,瞧你这点出息,快去把我那件红色斗篷拿来,本小姐要出去溜达溜达。”
“小姐昨日受了风寒,今儿外面天又冷,您还是别出去了吧?”
“天天窝在昭芸宫里,你家小姐都快憋死了。”江初唯刚重生回来干劲儿十足,此时不大展拳脚更待何时,要不然过两天犯懒怎么办?所以赶紧去攻略下个目标。
就是她的手帕交姐妹,秦子苓,比她大一岁,镇北大将军独女,于两年前入宫,起初江初唯很是高兴,时常去静羽宫串门,但最终还是抵不过嫉妒心作祟,狗皇帝也存心搞破坏,有意无意拿她跟秦子苓作比较,说她太任性了,不够娴静沉稳。
江初唯越想越生气,就没再去静羽宫串门。
秦子苓来昭芸宫找她,江初唯闭门不见,久而久之,两人便彻底断了联系,明明住在同一道高墙里,却像是隔了天南与海北。
如果说江初唯所居的昭芸宫是繁华的市中心,那么秦子苓的静羽宫就是几环开外的大郊区,地理位置极其偏僻,再远些就是几座冷宫,略显荒废和凄凉,更没有什么存在感,别说日理万机的周翰墨,就连整天斗得你死我活的后妃们,都快忘了这宫里还有一位秦贵嫔吧。
江初唯坐步辇一路摇晃了半个时辰,就在她快要睡着的时候,忽然闻到一股清淡冷冽的幽香,她懒懒地睁开眼睛循着望过去。
一夜寒风萧萧白雪皑皑,园里的红梅尽数盛开,不少枝丫从墙里探出来,***欲滴。
“子苓姐姐最喜欢红梅,我们多摘几枝送过去。”江初唯下了步撵裹紧身上的斗篷,拉着香巧往梅园里面走,穿过拱门隐约听到人声,不过因为隔得有些远,听不清具体说的是什么,只见得一个熊孩子在欺负人,旁边围了十来个宫女和太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江初唯抱着有热闹不看白不看的宗旨,猫着身子左绕右拐一头扎进梅园,香巧担心地跟在后面,小声劝道:“小姐,那是洢水宫的大皇子,纯妃娘娘的心头肉,我们还是别过去了吧?”
一听是洢水宫的大皇子,江初唯不但没停下,反而加快了步伐。
放眼整个后宫妃嫔无数,不是贵妃党就是德妃党,但纯妃娘娘却是例外,她处于中间地带,性子孤僻,不喜欢与人扎堆,除了每日去未央宫请安,基本不出自己的洢水宫。
表面上跟德妃客客气气,实则也是面和心不和,恩怨早在东宫便已结下,两人同时怀有身孕,最后只有纯妃平安产子,德妃生下一死胎,这事儿搁谁都意难平,自后德妃处处为难纯妃,直至蓉西宫偏殿的齐美人诞下大公主。
纯妃深居简出,江初唯不好攻略,那就先从大皇子着手。
对付一个熊孩子,她还是很有自信。
雄赳赳气昂昂地冲过去,奈何力不从心,身子骨太娇弱,没走多久就有些喘不过气来,人也越来越飘,眼看快要到地儿了,却脚底一滑往前栽去,手下意识想要抓住什么。
也如愿地抓住了什么。
“大皇子!”
“贵妃娘娘!”
江初唯把熊孩子扑到地上,宫女太监都傻在了原地,一时竟不知该去扶哪个。
有个不省心常惹事的主子,香巧什么大场面没见过,所以心理素质最好,反应也是最快,她挤***将江初唯搀起来,“小姐没摔到哪儿吧?”
江初唯摇头。
摔肉垫上能有什么事?就是肉垫比较恼火,不管宫女太监怎么安慰,他都听不***地大哭,跟死了爹一样。
周翰墨对纯妃没什么感情,准确说来后宫佳丽三千,除了心头白月光先皇后,他对谁有一分真心?但大皇子不一样,不管怎么说也是他的第一个儿子,就算平日里严厉了些,可该有的宠爱也没少给,这才惯出了熊孩子一身毛病,尤是欺软怕硬。
江初唯望向被熊孩子欺负的小可怜,原以为不是小宫女就是小太监,没想到……
少年蜷缩着倒在地上,半张脸没入积雪里,露在外面的那只眼睛,湿漉漉的一片血红,应该刚刚哭过了。
两人视线撞上,少年慌忙地垂眸,浓密的长睫微颤,就像受了惊吓的小兔子。
江初唯将人细细端详一番,少年眉眼间跟狗皇帝有几分相似,小声问香巧:“陛下还有其他儿子?”

小说推荐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小编给友友们准备的病娇贵妃躺宠了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真是份大礼呢!记得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