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暴君少年时(穿书)(棠予段烨)

梦回暴君少年时(穿书)(棠予段烨)

导读:棠予段烨小说————梦回暴君少年时(穿书)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云中扫雨人所著,讲述了棠予一不小心又穿了,这次她穿成了尚书府无人问津的痴傻二小姐,是个活了不到三章的炮灰。为了任务,她夜闯

小说介绍

棠予段烨小说————梦回暴君少年时(穿书)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云中扫雨人所著,讲述了棠予一不小心又穿了,这次她穿成了尚书府无人问津的痴傻二小姐,是个活了不到三章的炮灰。为了任务,她夜闯

棠予段烨小说简介

时值景曜八年的夏天。
在一个不起眼的宅院。
暑气蔓延进了屋中。
冷冰与热意纠缠,袅袅寒气如同稀薄的白烟,慢悠悠的飘荡而起,暧昧的纠缠着床沿上绯红的幔帐。
轻薄的幔帐透出女子朦胧曼妙的身形,隐约可见胸口平缓的起伏,似是睡沉了。

梦回暴君少年时(穿书)棠予段烨全文阅读

腻人的燥风掠过床幔,红帐身不由己的被掀开了一角,摇动之间露出她纤细赤.裸的小臂。
葱白的纤指放松的微拢着,莹润的指尖泛着石榴子一般清甜的红意。
帐中人似是正在熟睡。
露出的一截皓腕纤细易折,仿佛凝着霜雪一般白皙细腻。似是被谁狠狠地桎梏过,***的皮肤上一圈红痕未消。
“陛下今日会来吗?”
“难说,陛下这次似是气狠了,三日前离开的时候,面色阴沉的吓得我都不敢抬眼瞧。”
“唉,往日陛下几乎从不生她的气,这次怎么……”
“再热的心也总有冷下来的一天,陛下三日前带着怒气来,又黑着脸走,说不准……彻底厌了她。”
“怎么会……”
“怎么不会,听说陛下没来的这几日,便一直在温美人的宫中。”
消暑的冰块终究抵不过四面八方压来的热气,一层一层汩汩化成水液,飘荡而起的寒烟也被热风包围,被挤压着化为闷热潮湿的水汽。
丫鬟取了盆新冰,轻手轻脚的走到床旁,尽量不发出响动的搁下了。
盛冰的紫釉盆成色是极好的,上面几朵海棠花染着熟透了般的深红,***直欲滴。
她住的这个小院隐于市井,远不及宫中的殿宇奢华,可是吃穿用度却都是极好的,比之陛下都不遑多让。
刚将她困在这里的时候,若得了什么珍奇贵重的玩意儿,陛下总是会第一时间送来,尽管她兴致缺缺,每回都不会多看一眼。
丫鬟叹了一口气,端起了那盆满盛着水液的冰盆。
蒙受着如此的君恩却从来不知惜,也难怪陛下冷落了她。
“陛下这几日未曾来过?”
丫鬟手一抖,盆中的水顿时泼了一片出来。
帐中的女子不知何时醒了,玉手撩开了红帐,另一手撑着床沿,慵懒的支起柔弱无骨的身子。
她披着一件白绸衣,意态风流,前襟未拢,精巧的粉色束胸半遮半掩,随意披着的绸衣柔软丝滑,仿佛下一刻就会从她圆润的肩头滑下去。
丫鬟抬眼间目光一触,腾地一下红了脸。
她颈上露出一大片滑腻雪白的肌肤,上面缀着落梅一般未消的红痕。
难怪她这次如此软绵的在帐中窝了三日,陛下真是……
丫鬟的视线飘忽游走,好一会儿才回神,想起她方才问的问题。
她咬了咬唇:“是……”
棠予微微颔首,乌黑的长发柔顺的滑至胸前,眸子半阖,暗念微闪,她瞧着不远处月洞门上的纹格,嘴角浮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
“我知道了。”
丫鬟忍不住又瞟了她一眼,在心中惊叹。
她向来是美的,只不过先前宛如高岭之上冰为肌玉作骨的花,仿佛是隔着三重天阙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疏离又清冷,可远观却难以亲近。
如今她却像被染上了海棠色,整个人脱胎换骨一般,一下子被那***的红,点化成了个妖精。
慵懒风流,勾人而不自知。
丫鬟告了声罪,端着玉盆低头退下了。
棠予换了件外衫,随手拢起自己的长发挽了个简单的髻,赤足伸到床下弯腰去穿鞋。
瞥见自己手腕上的红痕,她顿了一下,眸中水光微转,而后变得又冷又恨。
胸口的气顿时不顺了,她喉头一痒,止不住的咳了起来。
“陛下。”屋外传来一声丫鬟惊忙的呼唤。
她心中一恼,踢掉了鞋子,钻入帐中封紧了帘子。
汹涌的咳意还未压下去,她手撑着床伏在那里,抖得像乱颤的梨花枝,娇弱可怜,双颊洇上了***,更平添几分动人的颜色。
轻薄的床幔被人一下子拉开了。

棠予段烨免费阅读

棠予眼角微红,抬眸瞪了他一眼。
明明是酷暑,他身周却仿佛结着冻人的寒气,目光阴冷的一扫,任谁都要忍不住退让三分。
棠予唇角流下一道蜿蜒的血痕,又艳丽又惊心。她勾起一个锋锐的笑,紧盯着他,吐出一个字。
“滚。”
段烨的指尖轻颤了一下,面上却是一派不为所动的神情,不顾她的抗拒之意,不由分说的拽着她的胳膊将她拉到了自己身前,拇指揩去她唇角的血痕,却抹出一片更大的红色。
将他的眸子霎时间染红了。
他掀起一边食盒的盖子,从里面端出了一小碗黑乎乎的药汁,手指在碗壁上探了探温度,而后递到了她唇边。
“喝药。”
棠予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别过了头。
咯噔一声,白瓷碗被搁在了圆凳上。
她心中一惊,余光瞥见他细细的折了折自己的衣袖,似乎耐心十足的在准备着什么。
她面色一变,反手将发间珠簪拽了下了来,捏在手心里,一头青丝瞬间倾泻而下。
段烨眸光一黯,而后压下眉眼,拿起食盒里的白勺放在瓷碗里搅了搅,而后舀出一勺凑到她唇边。
棠予僵着没动,看到他眸中闪着暗光,威胁似的弯了弯。
捏了捏手指,眸中闪过恶念,她一抬手打翻了瓷勺,里面的药汁正泼在他的胸口,瞬间脏污一片。
心中畅快了几分,她身体前倾,抄起圆凳上的瓷碗,美眸睨了他一眼,戏谑的道:
“不劳大驾。”
说罢屏着气将那药汁一口闷了。
而后面色一变背过身,动了动自己被染涩的舌,苦的几乎要落下泪来。
两根手指忽然狡猾的探进她的嘴里,送进一块甜蜜的方糖。
棠予面上一红,又恼又恨,一时间恶上心头,狠狠地咬住了,直到尝到***味才罢休,回过头挑衅的盯着他。
他眸中忽然起了暗火,不过却不是恼怒,而是一种更危险的光。
棠予戒备的向后缩了缩。
段烨喉结微动,垂下眸又打开一层食盒的盖子,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精巧的小瓷罐,掀开盖子里面是滑腻的白膏。
她目光触及,瞬间又羞又怒,珠簪的尖一下子竖了起来。
他修长的手指挖了一些药膏,另一手则扣住了她的手腕,拉到了自己近前。
这次的力度很轻,和三天前那晚的钳制完全不同。可棠予不知是不敢,还是真的无力,就那么软绵绵的被他拉了过去。
段烨将指上的药膏涂在她腕上的红痕上,留意到她绷直的脊背渐渐放松了下来。
“别怕,我不动你。”
可最后日头西落,红帐还是合上了。
珠簪飞了出来,无声无息的落在委地的裳上。
棠予恨声怒骂:“骗子,我真恨当初没有杀……”
微哑的声音戛然而止。
“对不起。”
他俯下身,说很抱歉。
汗液在十指相扣的掌心交融,迷迷糊糊间,她听到他说:
“密道已经被我封死了。你逃不出去的。”
那同他隔着三重天阙的明月一般的仙子,终于被他诱着骗着拉入了爱欲的漩涡,肮脏的人间。
染上了他的颜色。

小编推荐理由

梦回暴君少年时(穿书)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