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暴君少年时(穿书)(棠予段烨)

梦回暴君少年时(穿书)(棠予段烨)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棠予段烨,梦回暴君少年时(穿书)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棠予一不小心又穿了,这次她穿成了尚书府无人问津的痴傻二小姐,是个活了不到三章的炮灰。为了任务,她夜闯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棠予段烨,梦回暴君少年时(穿书)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棠予一不小心又穿了,这次她穿成了尚书府无人问津的痴傻二小姐,是个活了不到三章的炮灰。为了任务,她夜闯

棠予段烨内容介绍

景曜五年春。
这日天气阴沉。
棠予乏得很。眉头蹙在一起,好不容易才睁开了迷蒙的眼,然而四下一扫,却睡意顿消,一下子坐起了身。
揉了揉眼又重新打量了一遍周围。
身下是一张黄梨木镂空四柱床,外面有一个红棕色雕花月洞门,将一个大房间隔成内外室,内室中靠墙搁着一个空荡荡的梳妆台,外室中央摆着一张简单的四角方桌。

梦回暴君少年时(穿书)全文阅读

不知道是哪里,总归不是自己家。
她蹙紧了眉。
完成了上个任务之后,她本该被系统传送回自己家的。
AN9,这是怎么回事?棠予在心中询问系统。
【很抱歉宿主,您在传送的时候遭遇了时空乱流,落点发生偏移,***了一个以小说为蓝本的古代亚世界中。】
棠予皱了皱眉头,又问,我怎么才能回去?
【如今您的魂体已经与小说中的女配角谢棠予的身体结合,成为了此角色,视为已经接受任务,必须要完成任务才能离开。世界背景和人物信息已经传送给您,接收后即可查看。】
棠予粗略的了解了一下,得知这是一个叫做崇燕的朝代,男主是左相之子江尘衡,女主是已故女将之女阮宁。
而原主谢棠予是个打娘胎里出来便痴傻的孩子,本该是个不值一提的路人甲,但是她还未出世的时候,就被定下了与男主江尘衡的娃娃亲。
随着男女主感情的升温,她的存在愈发碍眼起来,于是在一个平常的日子里,她悄无声息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而男女主也顺利的走到了一起。
只是好景不长,他们二人一人背靠相府,一人于军中有威望,他们二人定亲之事传入生性多疑的皇帝段烨耳中之后,很快就让他坐立不安。
他看出二人在一起后对他的威胁,在拆散未果后,便几次三番的想置他们于死地。
而故事正常的走向是男女主强强联合,干掉了这个最大的反派,而后建立新朝,一帝一后,恩爱和睦。
然而如今文中的反派——崇燕的君主段烨,却有些不对劲。
他依然想置男女主于死地,不过问题是,他成功了……
主角死亡之后,世界便会动荡进而崩塌,只能重塑后从零开始。
而如今正值景曜五年,正是一个新的起点,一切都刚刚开始。
棠予要完成任务便是,从段烨手中保下男女主……
她新鲜的挑了挑眉,觉得很有意思。这男女主还得要她来保护了。
只不过……
她看着“景曜八年”的那个字眼,表情有一些沉重。这个故事跨越了三年,若是要保证男女主活到最后,她得生生的在这里耗三年。
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棠予在心中道。
她有一个必须要救的人,再晚些,就来不及了。
坐在那里沉默良久,棠予眼眸一抬,眸中闪过一抹冷漠的光。
“我可以杀了段烨吗?”
那样的话,男女主便再无威胁了,自然可以顺遂的活到故事的最后。
棠予在等着系统的答案,而此时在皇宫的曲柳宫中,柳蔓居内,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柳美人也在等。
一个提着灯的宫女不知从何处匆匆的回来,轻轻地关上了宫门之后,快步走入了殿内。
“娘娘,陛下片刻之后就来。”
坐在梳妆台前抹口脂的柳美人闻言扯了扯红艳艳的唇,看着手边球形木笼中栖着的蓝黑色的蝴蝶,笑讽道:
“平日里怎么请也请不来,今天一听我这寻踪蝶破了茧,立马就屈尊大驾了。”
她抚了抚自己的精致的长指甲,眸中闪过怨毒的光。
“也不知究竟是个怎么样的绝色美人,能让陛下一直魂牵梦萦。”
“两年前我被他的皮相所惑,不顾族人的劝阻,义无反顾的随他入了宫,全心全意的待他好,本以为时日久了,他总能多看我几眼。”
“没想到他却对我避如蛇蝎,一次都不肯碰我。”
她抬手在脸上覆上了一张白色面巾,而后打开了一个红色的小瓶,晃了晃里面黑色的粉末。
“既然他认为苗女毒辣,那我何不用点手段,让他完完全全的属于我一个人呢?”
柳梓阴恻恻的笑了几声,而后将粉末撒在了那只蓝黑色蝴蝶的翅上。
做完这一切没多久,门外就传来了通传声,柳梓急忙起身往外走,一抬眼撞入了他深邃的眸中,霎时间失了神。
她太久没有见过他了,方才那一眼,让她猝然之间回想起两年前在溪水之畔,她一回眸看到的少年。
“寻踪蝶呢?”段烨抬手虚扶了一下她的胳膊,开门见山的问。
柳梓回了神,勉强扯了扯嘴角。
“妾身这就去拿来。”
她回身打开那只木笼,让那蝴蝶栖在自己的长指甲上,扬起手指凑到段烨面前。
“陛下您看,这便是我遵您的吩咐用桃花蜜养了两年的寻踪蝶。只要嗅到类似的味道,便会追至近前。”
柳梓将那蝴蝶凑到段烨的鼻前,故意多说了几句来拖延时间。
“妾身其实一直想不明白,陛下为何不用所寻之人的贴身之物养蝶,反而要用桃花。”
“难不成陛下要找的,是桃花仙子不成?”
那蝴蝶跃跃欲试的忽闪了几下翅膀。
柳梓心中大喜,暗道那粉末一定已经被他吸入了肺中,她屏住呼吸,将面巾摘下来柔柔的冲他唤:
“陛下。”
只要此刻他将自己的面容刻入心里,那这个男人的爱和欲,便完完全全的独属于她了。
柳梓仰起脸,笑容像掺了蜜。
段烨却忽然别过头,抬袖掩面。
“阿嚏——”
柳梓忙弯腰将脸凑到他面前,娇滴滴的道:
“陛下可是感染了风寒?”
段烨却只将目光落在她的指甲上,原本在那上面栖着的寻踪蝶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回头一看,见那只蓝黑色的蝴蝶已经蹁跹着飞出了殿门,连忙抬脚跟了上去。
“陛下!”
柳梓懊恼的摔了摔袖子,连忙追了出去。
-
御花园的假山旁有一颗高大的桐树,此刻树梢上挂着一个摇摇晃晃的黑影,正是棠予。
当时她向系统问出那样一个问题后,AN9回答说,无此先例。
它说N区与G区不同,这里的任务者常用的手段是,凭借着未卜先知的金手指,在情感上征服任务目标,进而对他们加以引导,从而完成任务。
不过在推演了几遍之后,它又道,杀死段烨在逻辑上是可行的。因为配角的缺失造成的偏差在世界的自我调节能力之内。而除去段烨之后,男女主也确实没有了障碍。
得知了这一点之后,棠予心中总算落下了一颗大石。
她在G区成日打打杀杀,技能和武器能将毛皮似铁的凶兽劈成两半,杀死一个凡人自然不在话下。
未免夜长梦多,她在得知此法可行之后便连夜潜入了皇宫。
然后……她迷路了。
棠予挂在桐树尖上,看着月色下一重又一重相似的宫阙,着实犯了愁。
她在这里兜兜转转,已经经过了三次御花园,却连皇帝的宫门在那里都没摸清。
如今站上了高处,却还是没有得到一点儿有用的信息。
她无奈的飞身下了树,***在空中呼呼作响。
“什么人!”
巡夜的侍卫听到声响,厉喝道。
她连忙紧贴着树干藏了起来。
片刻之后,背后不远处传来说话声。
“陛下,这么晚了您怎么还在外面?方才树上好像有一只野猫,陛下小心别被那小畜生抓了。”
棠予纳罕的扬了扬眉,召出自己的青曜剑握在手中,等待着时机。
恰巧明月被乌云遮盖,天空中隐隐滚过雷鸣,周遭一点一点的暗了下来。
棠予悄悄地探出头——
一个大扑棱蛾子一样的黑乎乎的东西直直的朝着她扑过来。
她浑身一个激灵,连退了好几步,借着火把的光看清那东西是一只大蝴蝶。
蝴蝶美是美,但是凑近了看那触角细足和虫身却让她打心底里膈应,而此刻,这玩意正不依不饶的想往她脸上扑。
躲了几次无果之后,她恶向胆边生,在心中默念了一个决,将青曜剑在手中挽了个花,一个斜劈将它斩成了两半。
那蝶翼落在地上燃烧了起来。
看来是个邪物,死的倒是一点也不亏。她看了一眼被火光吞噬的蝶翼,而后慢慢的抬起头来。
那个一身玄衣的年轻帝王,已经伫立在那里,盯着她许久了。
“段烨?”棠予看着黑夜中逆着火光站立的男子,扬起了手中的剑,“我来杀你。”
狂风忽起。
侍卫们拔刀一拥而上。
年轻的帝王被他们好好的保护在身后,丝毫不见惊慌之态,只阴沉的吩咐道:
“抓活的。”
棠予听到后扬了扬嘴角,在心中默念数诀,只见她如同鬼魅一般一个闪身,一众侍卫就被她抛在了身后。
她未作停歇,像颗炮弹一样冲了出去,锐利的剑尖直指他的心脏。
轻而易举的割破了他华美的衣料,而后是金贵的皮肉,再然后——
她手中蓦的一空。
青曜剑凭空消失了,而她整个人朝着段烨扑了过去,一下子撞进他的怀中。
周围忽然亮如白昼,棠予猝不及防之下被他锁在怀中,一抬眸看到那双深邃的暗潮涌动的眼,和他俊美无双的容颜。
竟然像极了她最喜欢的那个人的样子。
对方按着她的后脑,将头埋入她的颈侧,似乎是深深地嗅了一下。
而后棠予耳边响起他的声音,低沉的混合着胸腔共鸣的震动,挠的她心尖痒痒。
“你终于回来了,我的……姐姐。”
她心跳如擂鼓,脑中一片嗡鸣,原本很想问一问他,你是不是重华。
不过在听到他唤她姐姐之后,她瞬间清醒了。
重华从来不会这样叫她,他总是恶劣的、张扬的、肆意的笑着对她说:

棠予段烨免费阅读

“小妹妹,是不是喜欢上我了呀。”
那时候她才十六岁。
时间一晃而过,如今不知已经过去了多少年,她的时间却仿佛永远的停留在了重华还在的那一年。
而原本,若是她没有意外落入这个世界,也许她马上就能再见到他了。
棠予冷下脸来,一把将段烨推开,后退了几步。
有些懊恼自己方才的失神,故意将过错全推到对方身上。
“叫谁姐姐呢,老男人。”
“不要以为向我示好我就会放过你!”
心念几动,青曜剑却怎么都召不出来,她冷声质问系统。
AN9,这是怎么回事!我那么大一个青曜剑呢!
【被我强制收回了。】
被你?强制?收回!?
棠予气的牙痒痒。
看来我这次回到上界只有有必要把你恢复一下出厂设置,洗一***子!
【宿主……您先回头看一眼。】
好,看,我倒要看看你能给我个什么交代。
天边响起迟来的雷鸣,像是某种震怒的声音,她回过头,看到了漫天的火光,炽盛又热烈。
方才她曾藏身的那棵桐树正在熊熊燃烧,照亮了整个御花园。
棠予想起方才照亮段烨面容的那道乍现的白光,再结合雷鸣和燃烧的树,如何不明白方才是落下了一道闪电。
【此世是凡人之世,与之前那些光怪陆离的凶兽世界不同,青曜剑的能量远高于此世的阈值,剧烈的波动影响到了世界的稳定,所以引来了天雷。】
【我若晚一秒收回青曜剑,天雷劈上的就不是那棵桐树了。】
【如今您已经引起了它的注意,之后不仅青曜剑,那些能量波动很大技能,也都不能再用,否则下一次,恐怕会被天打雷劈。】
棠予站在原地沉默了一会儿,而后查看了一下自己的面板,果然看到技能栏那一块全灰了,她唯一可用的,只剩无伤大雅的轻功。
她看了一眼拿着刀将自己团团围住的侍卫,心底忽然一虚,有些没有底气的攥紧了自己的衣袖。
如果任务失败,惩罚是什么?
【此次任务难度S+++,完成任务奖励5000000星玉,失败则扣除3000000星玉。】
棠予慢慢张大了眼睛,一点一点的僵住了。
她用了不知多少年,穿梭了上千世界,才终于赚到一千万星玉,够换得一个灵胚,而这里居然一失败就要扣除三百万,她近三分之一的积攒!
灵胚是让重华复苏的关键,再过八个月左右,万华之树就会结出一个灵胚,若是此时被扣除三百万,她无论如何也攒不够了!
可是如今她刺杀皇帝失败,又手无寸铁,是插翅也难飞了。
她死死地咬住了自己的嘴唇,眼圈都被逼红了。
而那个它刺杀失败的反派段烨似是看出她色厉内荏,丝毫不惧的抬步走到了她面前。
似乎对她方才的举动不甚在意,带着早已预料到一般毫不惊忙的从容,他掸了掸衣袖,向她张开了双臂,火光映着他那双明亮深邃的眼眸,不知所措的棠予听到他说:
“你向我示个好,我便放过你,如何?”
“真的?”
“君无戏言。”
她挣扎了一会儿,终于豁了出去,怯怯的伸手抱住了他的腰,额头抵在他的胸膛上。
段烨闷哼了一声。
她心中一惊,鼻端闻到一股***味,知道自己碰到了他的伤口,连忙缩手往回撤。
刚一动,就被他按住了。
“还不够。”
她又小心翼翼的贴了上去。
耳边是树枝燃烧的噼啪声,棠予闭着眼睛,突然觉得很安心。
虽然是走投无路,想要求他放过,但是她竟然丝毫不排斥这个拥抱,反而……很留恋。
在跃出宫墙,于檐上飞奔的时候,她脑海中不停地浮现方才的画面。
不禁一阵脸热,在心中唾弃自己,果然是单身久了!
连一个坐拥三千佳丽的反派狗男人也开始觉得香了!
-
此刻御花园中,柳梓正气急败坏的向皇帝抱怨。
“陛下,那刺客罪不可赦,你怎么能因她是个女子,就心软放过她呢?”
她方才跟丢了段烨,听说有人行刺皇帝连忙赶到御花园,拨开人群一眼就瞧见他与一个女子相拥在一起,想到自己下的蛊,悔的肠子都快呕出来了。
周围的侍卫全都噤若寒蝉,还是她上前说了几句,两人才终于分开。
她本想将这个阴差阳错迷了皇帝心的女子除掉,可是段烨却不许侍卫动手,她眼睁睁的看着这个自己造出来的情敌逃之夭夭,肺都快气炸了!
“朕怎么可能放过她呢。”
段烨弯起嘴角笑了一下,眼底映着浓得化不开的夜色,声音低沉,语气中含着的某种偏执疯狂的东西让人忍不住心生惧意。
“我得顺藤摸瓜,查明她的身份,端了她的老窝,让她无所依仗,再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梓影。”
一道黑影应声落下。
“去查。”
“是。”
“找出幕后之人。”段烨目光冷然,偏又映着灼灼的火光,如同明焰燃在幽微洞彻的深潭,“不要伤她分毫。”
“也不要让旁人伤她分毫。”
柳梓的身子晃了晃,勉强笑道:
“陛下……”
“爱妃还有什么话要说?”
“没、没什么,夜深了,陛下早些休息,妾身告退。”
柳梓将段烨语气中的威胁和眸中的杀意看得分明,一时间后背出了一层冷汗,立刻将要说的话吞进了肚子,匆忙告辞了。
人群之中,有一个侍卫面色煞白。
谢扬明在一旁听汗如出浆,手脚冰冷。他眼睁睁的看着梓影越过墙头,追了出去。感觉自己像是被索命的鬼扼住了咽喉,一时间连气都快出不来了。
谢棠予那个傻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胆大包天的行刺皇帝!
不行。
他低下头,表情恐怖。
这样下去,整个谢家都要玩完。
他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慌乱,看了看四周,悄无声息的溜了出去,而后马不停蹄的赶回谢家。
他刚出宫门的时候,棠予便已经回到了谢府的秋草院中。
秋草院院如其名,长满了人半膝高的野蛮青草,中间有一条石子小路勉强可以供一人行。
她推门***屋子中,有气无力的趴在了木桌上。
心好累。
我好饿。
她揉了揉自己的肚子,而后摸出一颗橘子糖扔进嘴里。
含着这颗糖,思考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如今刺杀计划未能成行,而她的金手指又被悉数封禁,她身为一个家族庶女,与当朝皇帝的地位差距悬殊,可以说完全不能与之抗衡。
而且如今她还打草惊蛇了,完成任务变得难上加难。
如今莫说是完成任务,只怕皇帝那天一个不高兴想起她,她这条命都保不住。
棠予懊恼的直拍自己的脑袋,毫不留情的数落自己:
真有你的,上来就搞了个噩梦开局。
不过事已至此,她再怎么后悔也没有用了。
如今只能暂时蛰伏起来,慢慢的等待时机,走一步看一步了。
这时候一阵美妙的香味忽然顺着门缝挤了进来,她使劲儿嗅了嗅,眼睛一亮,站起身推开门走了出去。
翻过墙头,循着那勾人的香味一路找过去,心中暗道,第一步就是先填饱肚子。
一路摸到了厨房,掀开锅盖一看,里面正炖着一条香喷喷的红烧鱼,看上去鲜嫩又肥美。
棠予添了几把柴,在旁边守着等到可以出锅,而后迫不及待的装进盘子大快朵颐起来。
门外传来丫鬟的说话声和脚步声,她没有理会,专注的吃着自己的鱼,没一会儿就只剩下一条消瘦的鱼骨头躺在盘子里。
“谢棠予!”一个丫鬟刚迈进门槛就目睹了她的作案现场,顿时气急败坏的大叫,“这可是大小姐吩咐要炖的鱼,你居然把它偷吃光了!”
她心情很好的揉了揉自己的肚子,冲她甜甜的一笑:
“对呀。”
兰若没想到她竟然是这种态度,被她噎得够呛,一口气堵在胸口出不来,死命的拿眼瞪她。
棠予丝毫不受影响,还拿个小碗盛了些灶上的绿豆汤,一边吹一边******的喝,那模样看着颇为享受。
“你给我放下!”兰若气呼呼的冲到她面前去夺她手里的碗,“真是反了你了,连大小姐的东西也敢偷吃,今日就该活活打死你这个蠢笨的贱东西!”
棠予目光一冷,心道,可不就是打死了么。
她随手抄了一个碗碟,哗啦一声扔在地上摔碎了。
“放肆!”
“不过是一个下人,也敢这样和我说话。”
兰若一下子被震住了,气焰消下去不少,但还是不服气的嘟囔道:
“又发什么神经,偷吃小姐的东西,待我禀告了她看她怎么收拾你!”
“怎么,我堂堂府中二小姐,就连吃个饭也要被收拾了?”棠予慢悠悠的喝着碗中的绿豆汤,“你们是不是成心要饿死我。”
“还是说,觉得我是个任人拿捏的傻子,所以好欺负?”
“真不巧,我疯癫痴傻二十年,如今好了。”

小编推荐理由

梦回暴君少年时(穿书)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