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来我怀里(顾千耀嘉依)

过来我怀里(顾千耀嘉依)

导读:主角是顾千耀嘉依的小说叫做《过来我怀里》,故事很有深意。过来我怀里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嘉依一开始都不知道他们叫的是她,后来知道叫的是她,又没听清他们叫的是哪两个字,再后来有个“好心人”专门给她解释。

小说介绍

主角是顾千耀嘉依的小说叫做《过来我怀里》,故事很有深意。过来我怀里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嘉依一开始都不知道他们叫的是她,后来知道叫的是她,又没听清他们叫的是哪两个字,再后来有个“好心人”专门给她解释,禹哥的女朋友不就叫禹嫂吗?

顾千耀嘉依小说简介

嘉依小脚翻飞,小步子迈的飞快,即使怀疑这声音大概就是在叫她也丝毫不作停顿。因为刚才看她的女生堆里那个大高个儿她认得,昨天就是她在食堂里欺负人了,还把可乐给人泼了一身。她听了在邻桌吃饭的几个女生八卦,说她是什么大姐大,常常欺负人,尤其是外地人和转学生!
“叫嘉依的那个你给我站住!”大个徐玲大吼一声。

过来我怀里全文阅读

顾千耀小弟们嬉笑着刚才郝禹翻车的事,却注意到整个餐厅气氛在变,一会儿就发现了朝他们走来的苏蔚。
他们家帅老大若论长相,那铁定是被女生们追逐的对象,奈何脾气太差,发起火来连女生也收拾的没节操名声,没哪个女的敢往上贴,除了这个苏蔚。在江城一中,一直以来能和老大说上两句话的女生也只有这个苏蔚。
二人算青梅竹马,打小认识,但老大从来没对人家上过心,日常接触都纯粹像是给面子而已,极不走心,这大家都知道,不过他们一致认为老大眼神有毛病,这特么简直暴殄天物嘛。这要是成了大嫂那才拉风呢。至于嘉依那萌妹子嘛,始终缺了点气场,在学校也没有名气。
男生们见人来了,赶紧在顾千耀身旁让出个空位。走来的苏蔚见男生们的举动,朝他们微微一笑。
妈的,这也太苏了。难怪叫苏蔚,女孩子一双桃花眼像似会放电。大家齐刷刷的让位,顾千耀便也注意到了来人,不过只是手指顿了顿,又继续吃东西了。
“千耀,”
连声音也***得很,一群男生坏坏的使眼色。
顾千耀很利落的侧了下脸,目光快速的扫过苏蔚,又回头吃东西,他难得大口往嘴巴里塞东西,更难得在嘴巴里塞满东西时说话,他含糊不清的说,“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苏蔚一笑,将手中的卡片放在顾千耀手边,“我是来拿这个给你的,秦叔叔家周末有个宴会,要是你能去顾叔叔一定会很高兴,我也会去,要不咱们一……”
“哦,周末我没空,可惜了。”顾千耀继续往嘴巴里塞食物,继续含糊不清的说,“我大概是运气不好老赶不上这种……高-级-聚会!”他说到高级时特意咬的很清,而苏蔚的脸色霎时白了一度。
顾千耀将手里的勺子一撇,金属勺子与桌面撞击出咚咚的声音,“吃饱了,先走了。”利落的起身懒瞥了眼苏蔚就走了。
顾千耀的瓜可没人敢正大光明的吃。他沉着脸,一路走过,餐厅里吃饭的人一排排纷纷埋下脑袋,安安静静的.
*
这边,嘉依酒足饭饱的从食堂出来,走到一排树下,见这儿没人,她举起胳膊满足的伸了伸懒腰,校服衬衫不算长,这一举胳膊便露出了一小截细盈盈的腰身,白白的,细细的,这种光景真像个元气满满的漫画少女。
“嗳,就是她。”刚成了郝禹前女友的梁小沐被一帮女生领着朝食堂来,找导致他和校草分手的罪魁祸首。
伸懒腰的嘉依发觉腰上一凉,后知后觉忙收手,扯了扯衣角盖好,眼睛小心往外扫,看看刚才的举动有没有被人看到,然后就察觉到了一堆不善的目光,她垂下眼睛,愣了一下,果断抬脚就走。
“你,给我站住。”
嘉依小脚翻飞,小步子迈的飞快,即使怀疑这声音大概就是在叫她也丝毫不作停顿。因为刚才看她的女生堆里那个大高个儿她认得,昨天就是她在食堂里欺负人了,还把可乐给人泼了一身。她听了在邻桌吃饭的几个女生八卦,说她是什么大姐大,常常欺负人,尤其是外地人和转学生!
“叫嘉依的那个你给我站住!”大个徐玲大吼一声。
嘉依吓的一个激灵,腿脚自己就停下了,迈不动步。她皱眉,这种坏学生怎么会认识她?
嘉依心上发紧,她有点害怕,因为她亲眼见了她们是怎么欺负人的。但是又不得不面对,她小心翼翼的转了头,歪头看那女生,怎么觉得她比昨天还高,样子比昨天还凶了!
嘉依抬高了脸,直直看人。
“就你叫嘉依?”
嘉依好想回答不是,脑袋却很诚实,点了!
“胆子不小嘛。”女生朝她走了来,简直像堵墙似,她往前嘉依就往后,瞪圆了眼睛,手捏在***上,手指搓着粗粗的纹理。
“新来的?转学生?”
嘉依狠抿了一下唇,拧上了眉毛,不行!她可不能像昨天那个女生一样任人宰割!应该反抗!要勇敢!
“你不知道郝禹和我们家小沐的关系吗?啊?是吃了豹子胆了吗,还小郝禹……”徐玲抬手就要给嘉依来上一巴掌,手却被截停在了半空。
徐玲被拦截她的人惊的结巴,“耀耀耀哥……”
徐玲的手被嫌恶的丢开,嘉依唰的抬头。
是顾千耀!她心里一下便亮了,他又来帮助她了呢。远亲不如近邻是真的!真不愧她一块排骨都不舍得吃。
正当嘉依高兴,然后和徐玲一起来的一堆女孩都围了上来,那脚步声简直响的震心,嘉依担心的看看徐玲,她竟然差不多快有顾千耀那么高了,怪不得她是什么大!姐!大!而且她们人好多,而加上顾千耀他们也不过两个人而已!
如果她们是冲她来的,没有理由让顾千耀替她受欺负,嘉依横插出一脚,一下便站在了顾千耀和徐玲之间,将俩人隔了开。“你们要,要欺负就欺负我吧,跟他没关系的。”
嘉依单薄的身体横在两个大高个儿之间。
早就怂了的徐玲:……
都趁机来近距离细看帅笔大佬的小妹们:???
顾千耀垂眸,看挡在身前的人,细的像一掰就能断掉的胳膊还叉在腰上。
他眉毛压下,却是一副想笑的样子。
中午阳光正艳,女孩的头发又细又滑,被阳光照的发亮,支着的手臂白、细,还有细绒绒的汗毛,这皮肤真像个没长开的小孩儿。
顾千耀在心里暗笑,她是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还是故意在他面前卖萌?如果是卖萌,那她成功了。
这头陈玲横眉冷眼。这特么是猴子派来的逗逼么?刚才那巴掌要不是顾千耀拦了,她都能将她扇到地上抠不出来。这下还敢出来狗仗人势呢!也不知道这条菜狗怎么会搭上顾千耀这个恶人。
还有,顾千耀不是和郝禹水火不容吗?
徐玲捏了捏拳,虽然是顾千耀,但这会儿人越来越多,如果立刻就退缩,以后还怎么混。徐玲直直看顾千耀,“她可是郝禹的女人,耀哥不会没听说吧?”
被质问顾千耀心里暗艹了声,眼神里闪过几分不自在,这时13班的人都吃完饭出来,见这方的架式像是在干架,都围了上来。他们老大揍人向来是不分男女的,欠揍必揍,这回又要被骂没品了!
顾千耀被围住,嘴角闪过一丝轻淡的笑意,抬了手臂就搭上身前的瘦肩膀,将人带了往回一拉,女孩儿就站到了他脚边,顾千耀像平常和男生们搭肩膀那样手臂自在的放在嘉依肩膀上。
“我只知道这是我们13班的人,我们13班的人什么时候轮到让你欺负了!”
顾千耀这算是点名了罩,13班的人便七嘴八舌的发言了,然后徐玲那伙现在顾不得丢不丢脸了以最快的速度迅速消失,从今往后井水不犯河水就是最好的共存方式了。
人都***了,顾千耀也将手臂从女孩肩膀上收了。这肩膀比他想像中的还要单薄,还要弱不禁风。就当做好事了,他将手***兜里,懒洋洋的走了。
顾千耀今天没穿校服,身上是一件衬衫,扣子扣的很随意,面孔冷俊,板寸头,个子很高,被一群人拥着离开,真是十分的不善。也只有带着亲邻居超大滤镜的嘉依才看不出他有多可惧。
嘉依当然没功夫去注意别人看顾千耀的眼神。她急的都快跳起来了,可是……没人理她,还都***了。
在高个女孩说她是什么郝禹的女人后,她就一直想打断来着,问一问他们郝禹的女人是什么意思?可是……
“哎,哎,我还有事情没问呢?”
“嗳……”
两边的人都散尽了。
“干嘛要这样乱说别人!我们可差着辈儿呢。”嘉依快哭了,一双眉拧的紧紧的,手指握在一起乱绞。
嘉依郁闷,为什么那个女生要这样乱说她,这样乱说太没有道德了吧!郝禹是她后妈的弟弟,也就是他爸爸的小舅子,也就是她的舅舅啊,长辈啊!
她们也太恶毒了。这是哪里来的坏女生,也不怕打雷呢。不但欺负她,好像连男生也不怕呢,今天幸亏班上的同学们都赶来帮忙了。
嘉依一路闷闷不乐的回到教室,教室里人很少,直到快上课,顾千耀才回来。
下午第一节是英语课,嘉依翻开书,很多地方不懂。原先高中是满满当当上了一整年的,但校长没能请到英语老师,所以一整年都没有上过英语课。
她侧脸看看顾千耀,又想起那个污蔑,但事情都过去了,特意说起会很怪吧?嘉依抿了抿唇,顾千耀总是帮助他,他一定会站在她这边不会听那种怪话的,嘉依暗暗肯定。
“一直看我干什么。”顾千耀突然转了脸过来看她,嘉依愣了一下,眨巴眼睛,干干的张了张嘴,没说话。
她转眼睛偷瞄了一眼讲台上的老师,然后将课本竖了起来将脸挡住,偷偷摸摸的朝顾千耀靠近了一点,压低了声音,“我想说刚才谢谢你啊。你真是个大好人。”
顾千耀好笑,又是这种奇怪的谢词!还有这鬼鬼祟祟的样子小学生吗?顾千耀轻笑了一下,促狭的样子,“我是大好人吗?”
“是啊,当然是,还有他们,都是大好人,我觉得我们班的同学们都很好,很团结……”她话还没说完就很清楚的看到顾千耀的脸突然就沉下去了,还很干脆的将头转了回去,往桌上一趴,睡了。
嘉依转了转眼珠,瞟了讲台,瞟顾千耀后脑勺。她是说错什么话了吗?
少年头朝着窗户那边,稳稳的扒着,衬衫被绷的直直的。
嘉依转过脸,看向前方。听课。
目光略压,是满堂垂在课桌上的脑袋。眸色深了一点。13班的同学们什么都很好,就是有一点不好,都不怎么爱学习呢?好多人在睡觉。
*
接下来的两天就发生了一件怪事,好多人叫她禹嫂。
嘉依一开始都不知道他们叫的是她,后来知道叫的是她,又没听清他们叫的是哪两个字,再后来有个“好心人”专门给她解释,禹哥的女朋友不就叫禹嫂吗?
禹嫂!嘉依震惊!她攥起了拳头。“你乱讲,你会烂舌头的!”
“什么乱讲啊,梁小沐都让位了,你不就是新晋的禹嫂啦!”
“就是啊。”
嘉依气到说不出话,她发现自己除了说他们乱讲,真是一句都反驳不出来。此时郝禹正放学从高三教学楼出来。
嘉依眼睛一亮,扯着嗓子,“小……”远处的高个少年,穿着一中的校服,瞟了她一眼,却麻利的调了个头,消失。
???
嘉依恍然大悟,猛的将手指扣在嘴巴上。不能叫小舅舅的,她又差点失言了。
好事者:“又来了又来了,这狗粮撒的。”

过来我怀里免费阅读

郝禹周末也不来家里一趟,发信息他也不回。虽然这种事很难为情,嘉依还是一五一十的对郝禹讲了禹嫂这件事。她大概知道郝禹在学校挺出名的,而且他还是高三的学长,希望他能想办法制止一下,可是郝禹却从头到尾都不理她。在学校遇到也是调头就走,难道他是生气别人对他们的误会?
要是这些人再这样拿这种事来捉弄她,她就不想去学校了,甚至都不想待在江城了。更无法想像这种恶毒的怪话要是被后妈听到……
嘉依又向郝禹发了一条信息,将手机揣进兜里。她坐在客厅通院子的台阶上,胳膊支在膝盖上,一双手掌托着小巧的下巴,看围墙外在风里招摇的树叶。
她眯缝起眼睛看,树叶便向海浪般翻滚。
这头,嘉依发的每一条信息都看的郝禹心花怒放。油盐不进的丫头,想不到弱点在这儿。
大概要成事了!牺牲一下名声也值。郝禹拿着手机一阵好笑,又突然沉了一下脸,跟他绑在一块炒CP有这么丢脸吗?
算了,一个脑子不好使的人不跟她一般见识!
郝禹又翻了一次嘉依发过来的信息,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就这么点小破事就绷不住了!
郝禹摇头,暗觉这丫头真是又傻又可爱。正一个人乐,脑袋上却突然挨了一下。
“整天就知道犯傻。”郝妈站在郝禹身后。
“干嘛。你不要动不动就打我。我都成年了。”少年猛的从沙发上跳起来,他身型颀长,发型张扬,灵活的从老妈身边闪开。
郝妈嘴角飘过一丝宠爱又责怪的笑意,扶了扶盘的高高的发髻。她今年还不到六十,长年锦衣玉食,外貌看来比同龄人年轻不少。她从闪开的儿子身上收回目光,“你还知道自己成年了,那就做出点成年人该有的样子。我叫你办的事你要好好办,这件事关系着你姐姐的未来,她心软,咱们不能由着她。她没几天就回来了,趁她回来之前,赶紧把人给我撵走了知道吗?”
皇太后一说起话来,从不顾忌别人,只管自己说,等她说完,郝禹弱弱的问,“妈,我觉得其实就让她一个人待那边,随便给点生活费,我们谁也不管她,好像也没有那么碍事吧……”
见老妈脸色越来越难看,郝禹赶忙投降,抬脚走人。“把奖金准备好。”
儿子离开,郝妈缓缓将身子落在沙发上,眸色渐深。三年前那件事,好不容易随着嘉白的去世正逐渐淡去,她怎能容忍它再次鲜活,搅乱他们平静的生活。她要不着痕迹的将人撵走,才选择了调皮的儿子来办。
有人进来,轻手轻脚的走到她面前,放下茶杯。她端了举到嘴边,启唇一吹,一朵洁白的茉莉花轻轻荡开。
喝了茶,脸上又挂上柔和的笑意。
*
周一的升旗仪式,从一年级到三年级全都在学校操场集合。一散会,嘉依就成了稀有动物。
郝禹一向高调,连任过两届校花的梁小沐就更高调。据说梁小沐败给了二年级的一个转学生。好事的人都想来瞅瞅这个新一任的禹嫂到底是何等姿容。
要说气质这一块,梁小沐绝对是赢家,不过这妹子完全就是个未来可期的美人胚子!
眼睛又圆又水灵,鼻子挺,下巴小,最特别的就是那张小嘴巴,那上唇唇尖儿上顶着个翘翘的唇珠,唇合上时,唇线极具美感。整个人除了稚气一点,简直无可挑剔。身上一套规矩的夏季校服,妥妥的漫画里走出来的少女。
嘉依在学校里一向独来独往,长的娇弱,看起来很好欺负的样子。再说又是郝禹的女朋友,高二的人和高三的向来不和,便有好事的出言戏弄,也没见郝禹出面撑腰,女孩又特别好逗,结果便有越来越多的人跃跃欲试,想逗萌妹子玩儿。
“禹嫂,”
“禹嫂脸红了。”
“禹嫂今天不说话了。”
……
不断的有人故意从嘉依身旁冒出来,看她一眼。嘉依低垂着头,眉头越收越紧。不论她说什么,他们好像只会更起劲,所以她打算沉默。
“禹嫂生气的样子,可爱。”
禹嫂禹嫂……
这两个字简直成了扎人的针。
嘉依血气上升,手指握到发抖,又一个男生从她身旁走过,故意探头看她。嘉依猛的伸手便将人拽住了,“我紧告你们,不准再乱讲我,我不是禹嫂!”
嘉依这一反击,便更引人注目了,霎时就被围了起来。
在这枯燥乏味的校园生活里,谁不希望有点什么新鲜好玩的事一睹为乐。人一围拢,嘉依脑子嗡的一声,心底血气翻涌,一张小脸更是胀的通红。
她手指拽着那人袖子,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耳朵里全是对她评头论足的嗡嗡声。
嘉依咬唇。要是现在不讲清楚,以后只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这样乱叫她。郝禹现在肯定也因为这件事很烦恼。不一定非要等着郝禹来解决,有时候她也应该保护一下别人的。
嘉依心口起伏,拧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猛的朝那男生进了一步,抬手便拽了那贱兮兮男生的领口。拧眉,瞪眼,声音拔高,“我告诉你不要再乱讲我和郝禹的关系!”
男生正因为这种挠痒似的冲突而嬉皮笑脸的乐,却被女孩这突然的***动作吓的一激灵。
不过片刻后又开始嬉皮笑脸,因为嘉依凶起来顶多算奶凶奶凶,不吓人,反倒更可爱了。
男生不屑的咧嘴一笑,促狭道,“那你们什么关系啊?”
男生的态度嘉依气急,她咬牙,手上勒的更紧了,“反正不是你讲的那种关系。”
这回不再是挠痒了,男生被狠勒脖子,总算收了笑。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他眼睛扫了一下,喉咙里轻嗤一声,抬手便朝嘉依肩膀上推去。
十七八岁的男生力气已经很大,嘉依体重轻,桩子又不稳,被推的时候她又正打算松手,结果脚步一踉跄,失了重心,就往后摔了去。
惨了,这回丢脸了。随着惯性的力量,她的脸在朝上仰。她想真不该来江城的,没有学上就没有学上呗。要是外婆知道她被人欺负,会伤心,还是会像以往一样教她怎么应付。可是外婆不在!她只有自己。
嘉依已经做好摔个四脚朝天的准备,背后却突然被托住,恍惚间她便站了起来,手臂被人捉住,她被一股力量往后一推。视线一晃,班长徐言便出现在眼前。那只在她身后握她手臂的手一松,她站稳了。
她抬眼,徐言对她微微一笑。下一秒,她听到一阵齐齐的尖叫声。
转脸,顾千耀在她背后,站在人群的中央。视线下移,那个推她的男生在离他不远的地上半躺着,嘴巴里在……流血!
周一,顾千耀也穿着校服,白衫黑裤看着干净明朗,他站在人圈中央甩揍了人的手腕。
这一方的尖叫声,早引起了老师的注意。升旗仪式刚完,操场上老师还很多,连校长也还没走。被打的男生和郝禹不对付,实际上高二的人和高三的人普遍不对付。他却没想到会招来顾千耀。
这一拳很重,他缓了好一阵才从地上爬起来,吐了嘴巴里的血。操场上人多,老师也正在过来,他收了视线,捏着拳头上前质问顾千耀凭什么打他。
顾千耀被问的哑然。
这里发生的事他早看到了,全校的人都在操场上,郝傻逼当然也在,他不明白郝禹为什么不站出来。人家问的没错。这丫头是郝禹的人,他真是疯了,郝禹都看得惯,他有什么理由冲出来揍人。
这一圈围的里三层外三层的,好像都在等他的答案。顾千耀舌头抵了抵唇边,暗骂郝禹***,转眼,女孩站在13班的人堆里,清亮的眼睛里浸着一层水雾,抿着唇,惨兮兮的样子。
顾千耀扬了下眉,几步过去,伸手便握了女孩的手腕,将她从人堆里拽了出来,“就凭她是我们13班的人。13班的人也敢欺负,活腻了都!”顾千耀一嗓子吼出来,刀刮般的眼神扫了一圈,表示这话不仅针对被揍的人!
全场顿时肃静。
刚才发生的事有目共睹,顾千耀真的是一拳就将人揍飞了的,终极夺命狂魔,这个外号可不是白来的!
顾千耀站在人圈中央,个子很高,校服干净,帆布鞋上是淡色涂鸦,他浑身上下只有鞋与旁人不同,抛去他出众的面貌不提,这身上的戾气真是掩也掩不住。被他一吼,眼睛一扫,围观的人顿作鸟兽散,只有老师、校长在往这方聚来。
*
嘉依回了教室,顾千耀已经将那人揍的流血了,她也不敢委屈了。不过现在委屈一定转到顾千耀身上了吧,教室里他不在坐位上,嘉依心情沉重。
这一场事故的处理结果,她没有受罚,那个男同学也没有受罚,只有顾千耀被罚抄校规5遍。顾千耀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却成了唯一受罚的人!
教室里好些同学都在,嘉依一一的感谢他们,刚才他们有人安慰她,也都站在她的身后撑腰。
一帮男生被这样郑重其事的感谢,真是无所适从。他们从来被人骂惯了,感谢?八辈子没见过的事。
和嘉依坐位隔了一条巷子的徐言一本正经的发言,“嘉依同学言重了,只要你对我们,”说到这儿他顿住,眼睛直直的认真看女孩,“嘉依同学,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一旁的男生们不知道徐言要耍什么花样,好奇的围拢。嘉依见班长要问问题,莫名紧张。
“你,觉得我们耀哥怎么样,人好不好。”
啊,原来只是这个,嘉依轻松一笑。“当然好啊!”
“那你觉得他,帅不帅?”
一帮男生都很认真的在盯着她,嘉依不自在的眼神游移,谨慎回答,“……帅。”
“那他和郝禹比谁更帅更好?”如果光凭外貌,那他们老大可以气死很多人,不过这脾气和郝禹那老流氓简直没法比。
嘉依听完了问题却抿唇想笑。她想到上初中时候的一件事,有一天班里两个男生一本正经的比谁更帅,还搞投票呢,非逼着大家做选择。没想到高二了,同学们也这么幼稚呢。
嘉依在笑,而大家都在等着她的答案,谁知道:“滴滴……”妈的上课了。一大帮在教室外逗留的人蜂拥而至,教室里顿时喧哗无比。
嗐!
几个等答案的人拍大腿,骂艹。
满教室人影攒动,顾千耀也掐着点和老师前后脚进了教室。顾千耀落坐,嘉依转脸看看他,想起了徐言的问题,脑子里飞速运转:目若朗星,鬓若刀裁!就是这个词,真可以这么形容他呢。
所以:当然是顾千耀更帅!
但是,真被她猜中了,顾千耀不大高兴。真的在委屈?
顾千耀漫不经心的靠在椅背上,双手插在兜里,长腿随意的搁在课桌下,目光斜向嘉依,“看我干什么。”
“……啊,没,没有,没看你。”嘉依唰的转回脸。
讲台上,物理老师在按组分发昨天交上去的单元测试卷,纸张哗哗的响着。
嘉依反过手,从书包里掏了一颗麦芽糖捏在手心,又麻利的在本子上扯了一条纸,在上面唰唰的写字。

小说推荐

泠泠不肯弹,蹁跹影惊鸿。过来我怀里完结全文完整版免费阅读是小编千辛万苦找到的,友友们一定要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