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向沦陷(程恕沈星眠)

反向沦陷(程恕沈星眠)

导读:《反向沦陷》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反向沦陷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想吃炸鸡所编写的,讲述了程恕沈星眠的精彩故事。折腾一晚上,程恕的胃也差不多空了,便“嗯”了一声。

小说介绍

《反向沦陷》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反向沦陷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想吃炸鸡所编写的,讲述了程恕沈星眠的精彩故事。折腾一晚上,程恕的胃也差不多空了,便“嗯”了一声,没有继续嘴炮输出。沈星眠煮了两碗长寿面,一份碗里有荷包蛋,一份是煮毁了的蛋花。沈星眠叫了程恕过来吃面,把有荷包蛋的那碗端到了他面前。

小说简介

两个人窝在沙发里看了会电视,中途沈星眠接了个电话,低声在阳台和对方聊了很久才回来。程恕瞥了他一眼,神色有些不满。
沈星眠从阳台回来就直奔了厨房,“我有点饿了,想煮个面,你要吃吗?”
“刚才在和谁打电话?”程恕冷着脸问道。

反向沦陷全文阅读章节试读

两个人窝在沙发里看了会电视,中途沈星眠接了个电话,低声在阳台和对方聊了很久才回来。程恕瞥了他一眼,神色有些不满。
沈星眠从阳台回来就直奔了厨房,“我有点饿了,想煮个面,你要吃吗?”
“刚才在和谁打电话?”程恕冷着脸问道。
“编辑啊,前两天约了个稿,刚才聊了下细节。”沈星眠抬眼看他一眼,发现他好像有点生气,不由乐了一下:“这也吃醋吗?”
“谁会吃你的醋。”程恕不屑地白他一眼,“你这个编辑还真够敬业的,都晚上十点多了还和你谈工作,是没有夜生活吗?”
“别乱讲,人家有女朋友的。”
“有女朋友不干点该干的事,倒是挺会给别人添堵的,他不过夜生活,你还不过吗?”
听的出程恕就是嫌二人世界被打扰了,于是沈星眠笑着应道:“好好好,下次谁也不能打扰咱们两个。所以你要不要吃?”
折腾一晚上,程恕的胃也差不多空了,便“嗯”了一声,没有继续嘴炮输出。
沈星眠煮了两碗长寿面,一份碗里有荷包蛋,一份是煮毁了的蛋花。沈星眠叫了程恕过来吃面,把有荷包蛋的那碗端到了他面前。
看着沈星眠面前那碗面目全非的长寿面,程恕难得有了良心,把两碗面调了过来,嘴上还不让人***:“又不是我过生日,给我煮什么荷包蛋。”
沈星眠没有推拒,看着程恕那副略有些傲娇的模样,忍不住低头弯了弯嘴角,夹了面条美滋滋地往嘴里送。
“那个,生日快乐。”
相处了一晚上,程恕都没有说这句话,沈星眠本来已经不抱希望了,没想到程恕居然开了尊口。
沈星眠着实意外了一下,咧开嘴角刚准备说声“谢谢”,程恕就打破了气氛:“都二十六了,再不保养就要老得没眼看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沈星眠的笑容僵在脸上,望着程恕那张完美无瑕的脸,就更觉得自惭形秽,自己哪里都和他不般配。
程恕身高腿长,个子有一米八七,本身是个中英混血儿,五官立体深邃,英俊又富有侵略性,像最杰出的雕刻家倾尽毕生心血才能完成的杰作。程恕还遗传了母亲莎莉的灰色瞳仁,给凌厉的五官平添了一抹郁色。
哪怕随意的一眼对视,也能勾走人的魂。
而自己,虽说模样还算周正,但比起程恕那种让人挪不开眼的美貌,就显得太普通了。
“那,明天我就买面膜。”顿了许久,沈星眠才回过神。
“买贵的,别舍不得钱。”
吃过面,两个人又好一通折腾,都累的气喘吁吁,清理过后就互相抱着睡了过去。
等程恕睡熟了,沈星眠蹑手蹑脚地从他怀里挪了出去,抱着电脑赤脚走到了客厅。
晚上编辑那通电话不是和他沟通细节的,而是给他下最后通牒的,明天上班之前如果见不到终稿,就要来他家里监工。
换做平时沈星眠倒是不怕,毕竟已经被亲自监工很多回,早已经习惯了。可既然这两天程恕要在这陪他,那是万万不可让外人来的。
怕影响了程恕睡觉,沈星眠只开了一个小灯,坐在地上强忍睡意调整着画稿,不住地打着哈欠,修修改改不知不觉就熬到了天亮。
勉勉强强赶在编辑上班前发了稿子,沈星眠困得再也睁不开眼,抱着电脑打起了瞌睡。
一大早就被一阵铃声吵醒,浓重的起床气使程恕异常暴躁,他起身翻了一圈,没有找到声源,甚至没有看到沈星眠。
循着声音下床走到客厅,程恕看到睡在客厅的沈星眠和一旁响个不停的手机,忍不住吼了一声:“你是聋子吗?”
沈星眠被吼的一个激灵,迷糊中听见手机的声音连忙接了起来,声音还带着浓厚的困意:“喂,哪位...”
“哪位?睡糊涂了?你说我哪位!我说你改的那是什么东西啊?让你换底色你怎么把人物的颜色也换了?还有那个眼睛,怎么还是...”
电话那头周扬的训话像连珠炮一样吼过来,直把沈星眠骂的清醒过来,沈星眠连忙坐了起来,听完周扬的数落赶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重改...”
手里的手机突然被夺了过去,程恕不客气地说道:“他现在不方便,少打电话过来。”
说完,就不由分说挂了电话,甚至给沈星眠关了机。
“喂,阿恕,那是我的工作啊...”沈星眠见状赶紧起身过来,却因为起的太猛直接摔到了地上。
“非要当什么自由供稿人,我养不起你吗?一大早就在这吵吵吵,烦不烦?”
沈星眠忍痛从地上爬起来,听着程恕发脾气,却不敢吭声。他知道程恕起床气大,而且自己确实吵了他休息,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他怂,压根不敢回嘴。
本来程恕搞砸了他的工作,应该生气的是他,可程恕这么一发火,沈星眠反倒像理亏似的,一瘸一拐地走过来抱住程恕的胳膊,开始哄起了对方。
“对不起,以后咱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我保证谁的电话也不接,与你无关的事都不做,好不好?别生气了。”
“沈星眠,你最好记得你现在说的话。老子现在转型期,一堆破事等着我处理,就这样我还抽出时间来陪你,你倒忙起来了?就你画的那个破稿子能值几个钱?你就是手画废了也比不过老子随便拍两张杂志,你心里没点数吗?你有什么可忙的?”
沈星眠一声没敢吭,他不会吵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只能唯唯诺诺听着程恕发脾气,等他这边停了,才敢凑过去再低声下气地和程恕认错求和。
好不容易哄好了程恕,沈星眠又是做饭又是切水果的献殷勤,可算换来了程恕的一点好脸色。趁着程恕不注意,沈星眠偷偷开了手机发消息和周扬道了歉,说明了原委,就又赶紧关了机。

反向沦陷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接下来的这两天,沈星眠再也没敢给手机开过机,程恕也因为这样心情不错,给了他两天笑脸。
送走了程恕,沈星眠赶紧开了手机给编辑周扬打电话,周扬接通就是噼里啪啦一顿骂,沈星眠被骂的狗血淋头,一声也不敢吭,末了弱弱问了一句:“我请你吃个饭当赔礼行吗...”
“时间你定,地方我选,钱给我备足了!”
“一定一定。”
周扬还愿意答应他出来吃饭,就说明还是想要原谅他的,沈星眠放心不少,稍稍松了口气。
周扬是他为数不多能够正常接触的人,刚认识的时候也不大习惯,但架不住周扬是自来熟,仗着是自己的编辑又住得近,经常来他这刷存在感,一来二去竟然也就不排斥了。
没一会周扬的消息就发了过来,里面是一家有名的法式餐厅,看来真打算狠狠宰他一顿。
沈星眠笑笑,打电话预约了位置,把时间发给了周扬。
离约定时间还早,沈星眠就先睡了一觉。这两天程恕和他白天晚上的折腾,加上之前通宵一宿,弄得他几乎没怎么睡过觉,现在程恕走了,困意就挡也挡不住了。
这一觉沈星眠直接睡到了十点多,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错过了预约的时间,他连忙打电话给周扬,周扬没好气地告诉他预约取消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这两天睡得太少了...就想小睡一会的,没想到睡过头了...”
听他在电话里这么诚恳的忏悔,周扬忍不住笑出了声,其实他本来也没生沈星眠的气,他选那家餐厅就是因为贵,也不是因为想吃。既然自己都消气了,也没必要让沈星眠再破费。
“现在穿衣服滚出来,我在你楼下,陪我撸串去。”
“好,我、我马上就下去。”
手忙脚乱地换了衣服,沈星眠拿上手机刚开门,就看到电梯正好停到自己这层,连忙关上门跑了过去。
电梯刚开门,周扬来回踱步的样子就映入视线,沈星眠快跑两步到了周扬身后,万分抱歉地说道:“对不起久等了。”
“啧,你这人哪都好,就是长了张嘴光会道歉。”周扬照着他肩膀拍了一巴掌,“都被你放了两天鸽子,我还差那么一会儿吗?”
沈星眠尴尬地笑笑,模样比哭好看不了多少,“对不起啊...”
“又来了,你要是就会这一句就闭嘴吧。”周扬翻了个白眼,语气满满的嫌弃。
沈星眠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就听话的闭了嘴,跟在周扬身后闷头走路。
“真就闭嘴了是吧?”周扬冷不丁转过身来,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我不知道说什么...”沈星眠更尴尬了。
说话间周扬已经带着他走到了大排档门口,店面很简陋,但是生意很红火。
拉着沈星眠在门口找了个空位置,周扬熟练地摸过菜单和油性笔,对着菜单挨个问沈星眠要不要点。
“你常来吗?”沈星眠趁他点菜的工夫默默抽了纸,细致地擦了油腻腻的桌子。
“是啊,毕竟我也只吃得起这种亲民小店。”周扬执笔戳着下巴,“烤翅吃不吃?”
“吃,我要一份。”沈星眠连连点头,顿时眼睛发亮,“我要变态辣,多刷辣油。”
“嚯,小心一会哭着要冰牛奶。”周扬挖苦着他,自己也跟着点了一份,补了酒水之后就把菜单交给了服务员。
服务员很快就把啤酒送了上来,沈星眠看着面前一排的酒瓶不由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点了这么多啊?能喝完吗?”
“不还有你吗?”周杨满不在意道。
“可我不会喝酒啊...”沈星眠有些为难。
“练。”
周扬只撂下这一个字,就拿过杯子给沈星眠倒了一杯酒,递到了沈星眠面前。
沈星眠欲言又止,但也不好拒绝,就咽了嘴边的话,接过了周扬递来的酒杯。
“那天抢电话的是谁啊?你不是独居吗,一大早上谁在你家?”桌上正好有盘花生米,周扬边吃着花生边八卦地问。
沈星眠脸一红,抿着唇低了头,含糊地回了一声:“朋友。”
“啧啧,瞧瞧你这模样,就差把猫腻写在脸上了。”周扬脸上浮出一丝坏笑,凑到沈星眠耳边使坏般说道:“男朋友吧?”
这下,沈星眠耳根也红了。
“嗐!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不挺正常的事么?”周扬大咧咧地在椅子上***二郎腿,边剥着花生边说:“你脸皮也太薄了,我还什么也没说呢,你就这个样子,一会我再问点什么,你不得找个地缝钻***?”
“不、不会觉得奇怪吗?”沈星眠紧张地抓紧了衣摆,试探着问着周扬,眼神都不敢正视对方。
“身边好几对都领证了,有什么好奇怪的。”周扬往嘴里丢着花生米,“你才奇怪吧?这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提到领证,沈星眠眼神黯了下。
“他...他身份不太方便,不能公开。”
服务员正好开始送菜品,沈星眠局促地止了声,慌乱之下灌了一口酒。
浓烈的酒水呛得沈星眠咳了两声,刚缓和一下,对面周扬的话却让他咳得更狠了。
“你不会...是第三者吧?他有家室?该不会是个秃顶富豪吧?小同志,不想努力了也别走歪路啊?”
沈星眠憋的脸都快紫了,连连摆手,过了好半天才缓回来,“不,不是!”
“那干嘛藏着掖着的?”
“他...他是公众人物,现在上升期,不能恋爱。”沈星眠斟酌着措辞,生怕多泄露出一丝关于程恕的事情。
上一次的网络风波吓破了他的胆,程恕似乎很排斥外界知道他的性向,所以他不能说的太具体,起码不能让人联想到程恕身上。何况他从没对外谈过关于程恕的事情,这是第一次在人前提起这些,他更得谨慎些。
也不是不信任周扬,只是人多嘴杂,他也不能再给程恕添麻烦,程恕很累也很努力,自己不能和他一同发光,但起码不能拖累他。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反向沦陷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