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爹的千金三岁半(颜朵沈知亦)

渣爹的千金三岁半(颜朵沈知亦)

导读:《渣爹的千金三岁半》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渣爹的千金三岁半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霜染衣所编写的,讲述了颜朵陡然睁开眼。

小说介绍

《渣爹的千金三岁半》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渣爹的千金三岁半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霜染衣所编写的,讲述了颜朵陡然睁开眼。闯入眼帘的是一张干净、青春的校草脸,肌肤冷白、五官精致,剑眉、星目、薄唇、翘鼻,完美排布在一起,绝对校草本草。

小说简介

“医生,朵朵怎么还没醒?”是一道冷清的少年声。
“温度已经降下来了,你这当大人的平时要多注意小孩,两三岁的孩子抵抗力很弱,都已经烧到41度了才送来医院。这次算你们运气好,要是烧出毛病甚至……”这医生应该是个很热心的中年妇女,比她妈还唠叨。

渣爹的千金三岁半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头痛、乏力。
颜朵感觉自己像鬼压床,明明已经渐渐有了转醒意识,可就是睁不开眼。
“医生,朵朵怎么还没醒?”是一道冷清的少年声。
“温度已经降下来了,你这当大人的平时要多注意小孩,两三岁的孩子抵抗力很弱,都已经烧到41度了才送来医院。这次算你们运气好,要是烧出毛病甚至……”这医生应该是个很热心的中年妇女,比她妈还唠叨。
“我下次一定注意,谢谢医生!朵朵什么时候能醒来?”
等等!
朵朵?这不是她的小名么?
他们谈论的对象是自己?!
颜朵陡然睁开眼。
闯入眼帘的是一张干净、青春的校草脸,肌肤冷白、五官精致,剑眉、星目、薄唇、翘鼻,完美排布在一起,绝对校草本草。
不知是不是角度的原因,他看上去又瘦又高,穿着一件白色毛衣,气质干净。冷清的灯光投射在他眼里,像坠落了最耀眼的星星。
颜朵感觉心脏遭到了一万点暴击,她对这个小哥哥……一见钟情了!
小哥哥脸上不掩担忧,他转身两步走过来,伸手摸向她额头,目光如水,语带温柔:“朵朵别怕,舅舅在这里。”
颜朵:!!!
晴天一道惊雷,劈得她外焦里嫩。
那颗还没有萌芽的爱情种子就这样被劈死了!
“舅舅?!”
不!
这吐字不清的奶娃声……绝对不是她!!
震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震得她质壁分离。
“孩子烧得太厉害,可能有些后遗症,你多注意观察她的情况。”戴着圆框眼镜的儿科医生叮嘱道。
少年表情很淡,礼貌道了谢。
医生看了下她的情况,确定没啥大问题便离开了。
“朵朵,饿不饿?舅舅给你兑奶。”少年低头看她,声线冷清,却又不乏温柔。
陌生的俊脸放大在她眼前,颜朵眨了眨眼,自己可能在做梦。
她什么时候多出这么一个年轻帅气的舅舅?
当她哥哥都嫌嫩!
自己一定在梦中。
她伸手,抬起的却是一双肉乎乎的小爪爪……
体验太过真实,真实得不像梦。
难道自己重生了?
“爸和妈呢?”颜朵问。
重生第一步,先买房!她要做房二代!!
大概是绿江小说看多了,她竟然能在短暂的惊慌后,很坦然地接受了眼下这个情景,并分析出最有利的对策。
少年脸上的表情有点复杂,像夹杂着悲伤,又像隐忍着愤怒……
不对!她没有舅舅呀!她妈根本就没有兄弟,哪里来舅舅?
“舅舅,你叫什么名字?”颜朵见他没有回答,便开始套话。不管这是什么状况,反正来了,还遇上这么一个极品小哥哥,先逗着玩玩。
“舅舅叫颜臣,妈妈去很远的地方了,等你长大后我带你去看她。”他说这话的时候,眼里有一丝怜悯和忧伤。
颜臣?这名字怎么莫名有几分熟悉?可又想不起来哪里见过。
他这种话哄小孩倒是差不多,不过颜朵可不是三岁小孩。她直觉自己这具身体的妈妈情况很不乐观,不然这小孩病入膏肓,身边不可能只有一个还是少年的舅舅照顾。
这么帅的小哥哥,忧伤起来也让人心疼,颜朵伸出肉乎乎的小手,拉了拉他的袖口,“舅舅别担心,我已经没事了,等我长大我们一起去看妈妈。”
颜臣觉得颜朵生了这场大病后,竟然像长大了不少,越发精灵懂事了。他揉揉她的头顶,给了她一个宠溺的微笑,“嗯,妈妈要是知道朵朵这么懂事,一定很欣慰。小肚子饿了吧,舅舅给你兑奶。”
颜朵看他直起身,很熟稔地拿起柜子上的奶瓶、奶粉和保温水杯,然后开始冲奶粉。
颜朵:…………
不!她拒绝!!她不要吸奶嘴!!!
就算饿死,也!绝!不!可!能!喝!奶!瓶!
“我不饿。”
“那舅舅少给你兑一点,你能喝多少就喝多少,喝了才能长高高。”少年哄道。
颜朵:神他妈长高高!
事关面子,她坚决不喝!
但是,她高估这具身体对奶粉的抵抗力了!
当少年将奶瓶递到她唇边的时候,她竟然像受到了蛊惑一般,疯狂想吸。那淡淡的奶香简直就是致命***,***着她的意志。
颜朵咬着稀疏的小碎牙,头一偏,顽强抵抗:“不喝。”
“真不喝?一会儿会饿肚肚。”
饿肚肚……
“来,乖,喝一点吧!”
小家伙几乎一天没吃东西了,就算是生病,这样下去也不行。
“不喝!”颜朵偏过头去,绝对不要受这味道的***。
颜臣拿她没有办法,只好收回奶瓶,“那舅舅给你兑点米糊?”
这具身体确实是饿了,颜朵也没再抗拒,点了点头。
小孩子的吃食真是太香了,颜臣打开米糊罐子,她便闻到一股馋人清香。
颜朵从床上坐起,她这才发现自己真的好小一团,肉肉的,粉□□白的。
太惨了!她又要重读十多年的书!
她好不容易才拿到央美的录取通知书,结果还没来得及跨进大学校园,又要重新练级。
“想什么呢?来,张嘴。”
在她愣神之际,颜臣已经舀了一勺米糊递到她面前。
“……我自己来。”
“这里没有餐桌,你一会儿弄得到处都是,舅舅不好给你收拾。”
“……”
就这样,她被拥有一张校草脸的小哥哥喂了一碗米糊。
然而,一、点、都、不、浪、漫!
“今天倒是吃得挺乖的嘛!以后都要这么乖乖吃才能长高。”
“……”
颜臣将碗勺放到一旁,从包里找出一块干净的汗巾,准备给颜朵换上。
突然靠近的少年让颜朵愣了下,随后自己的后领便被人拉起,吓得她赶紧挣扎。
“乖,别动,背心都湿了。”
湿掉的汗巾被抽走,换上了一条干净的。颜朵不得不重新正视自己是个小孩的问题,她现在的感受太他妈真实了,她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梦,她从来没有做过这么真实、有逻辑的梦。
倏尔,颜臣的手机响了。他淡扫一眼,背对颜朵,就地接起来。
房间很安静,虽然没有开免提,但颜朵还是能听清楚电话那头的人声。
“颜臣,你在哪里?曾总还在等着你,你别犯糊涂,曾总说了你去就捧你……”
颜臣背对着她,颜朵看不到他的面部表情,不过他的声音很冷:“华姐,我已经和曾总说了,今晚有事去不了。”
“你能有什么事?什么事能比你的前程重要?”电话那头的女人气急败坏,“还不赶紧给我滚回来!你到底还想不想在这个圈子混下去?别以为有几个粉丝就飘了,那都是公司花钱给你曝光才有的……”
颜朵竖起耳朵听着,这个叫华姐的女人是疯狗吧?
颜臣没再多言,直接挂了电话。
他没有立即转过身,房间一片静默。
颜朵想了想,开口套话:“舅舅,你在和谁打电话?”
颜臣平复了心底情绪,转过身看向颜朵的眼神依旧温和,看不出生气的痕迹,“舅舅和上司通话。”
“上司是谁?做什么的?”
颜臣拿了一只粉色小兔子玩具给她,“朵朵是不是想听故事?舅舅给你放火火兔。”
颜朵:……
套话失败,颜朵听着幼稚的儿童故事,整个人都快要自闭了。
第二天早上,医生又给颜朵做了检查,确保她体温已经完全恢复、并无其他症状,便让她出院。
颜臣将东西全部收拾到背包中,把短腿短脚的颜朵从地上抱起。
颜朵蓦地就红了耳朵,第一次被这么帅的小哥哥抱,竟然是这种情况。
老天爷,你逗我!
羞耻感让颜朵开了口:“我想自己走。”
“舅舅今天赶时间,下班再带你出来玩。”颜臣轻轻捏了捏她圆鼓鼓的粉脸。
“……”
颜朵坐在少年纤细有力的手臂上,近距离看着他完美的侧脸,一时不知该庆幸还是该无奈。
路上,颜臣打了个电话给***,到小区门口便有名五十左右的女人等着他们。
他们住的是个靠近繁华地段的电梯公寓,房子是小套二,大概只有七十平米左右,收拾得还算干净。
“王姨,你平时要多注意朵朵的情况,不要再像昨天那样烧得不省人事了才给我打电话。”颜臣面色凝重地说。
王姨赶紧应下:“我知道了,小臣。其实昨天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朵朵没有烧得那么厉害……”
颜臣皱眉,打断她:“有一点发烧,就该送医院。”
“我这次会注意。”
颜臣去洗漱室洗漱了一番,准备出门。
“朵朵乖,舅舅去上班了,回来给你买好吃的。”他摸着她的头,说得温柔。
颜朵想起昨晚那通电话,郑重道:“舅舅,要是上班有人欺负你,你就别干了,我赚钱养你。”
颜臣一愣,怔怔看着她。颜朵对上他的黑眸,也有点心虚,自己这话是不是说得不像一个三岁孩子?
随即,颜臣扑哧一声笑出来,“朵朵真是太懂事太可爱了,没有人欺负得了舅舅。等朵朵长大,再赚钱养舅舅吧!”
这次轮到颜朵呆呆看他了。
极品小哥哥,笑起来也太好看了!
他凑上前,在颜朵粉嫩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再见了!”
颜朵:!!!
要是自己真身遇上这么一个温柔体贴的小哥哥,她一定穷追到底!
颜臣一走,王姨脸上的表情就淡漠下来,“过来,我给你洗脸!”
颜朵虽然只是三岁的□□,但并不代表她的智商和情商就是三岁,她能明显感觉到这个王姨的不耐烦。
“愣着干嘛?快过来,不洗就算了!”
“那我不洗!”
“嘿!你这小丫头今天倒挺有脾气,谁招惹你了?自己生的病,还能赖在我头上?”王姨抬头瞄了一眼高柜,极力控制着声音和面部表情。
颜朵顺着王姨的视线往高柜看去……

渣爹的千金三岁半免费阅读精彩赏析

原来高柜上有一只摄像头,基本可以监控整个客厅。
这个***绝对有问题!
正这么想着,王姨两步走过来夹着她的腋下。恐惧瞬间侵袭颜朵的神经,她奋力挣扎,“放开我!你个坏人!你要做什么!!”
然而她挣扎也没用,在比她绝对高壮的大人面前,她简直就是只弱鸡,只有被拿捏的命。
“死小鬼!你再闹,我打你!”女人直接将她扔在洗漱池前,大概是被颜朵过激的反应气急了,女人在她腋下部分狠狠拧了一下。
颜朵吃痛,立马哇一声大哭出来,“你打我!你是个坏……唔……”
女人捂住她的嘴,用极力克制的声线说道:“死小孩!哭这么大声干嘛?!你舅舅都已经走了,他不要你了,你再哭也没用,快给我闭嘴,不然我就真打死你!”
女人身上有股体臭,熏得颜朵难受,她发现要和这个女人硬碰硬,自己要吃很多苦头,她收了声。
客厅的摄像头看不到洗漱池这边,不过她猜那个摄像头应该能听到声音,不然这女人不可能说话都刻意压低音量。
“我出不了气了。”硬来没用,颜朵开始卖惨。
王姨看她憋红了脸,这才松手,脸上的表情依然阴沉凶狠,“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不听话!”
颜朵可怜巴巴地摇摇头。
“自己去玩!”女人凶完,转身去了厨房。
颜朵郁结。
这小女孩遭遇也太惨了吧?这请的哪是***,分明是巫婆!还是最坏的那种!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自己受这副身体的限制,没法和这坏女人硬来,得想个办法让颜臣解雇她才行。
自己没手机没法摄像,就连录音笔也没有,客厅的摄像头也有死角,而且那女人精得很,在能监控的区域装得贼好。自己目前的身份是个三岁小孩,估计直接说出来没证据也没人会当真。
房间角落的收纳箱里有不少玩具,可惜颜朵没兴趣。
她颓然回到沙发上坐着,旁边躺着颜臣的背包,她忽然想起里面有一只粉色的玩具兔,可以听歌听故事,好像还有录音功能!
颜朵眼睛一亮,赶紧打开背包,找出粉色玩具兔。果然,兔子肚子上有个按钮便是录音。
颜朵灵机一转,抱着玩具兔去了卧室,然后悄悄关上房门,反锁。
她试了一下这玩具的用法,功能和MP3差不多,操作很简单。
录音工具有了,颜朵又冷静想了下,去找到一只充电插头和数据线,将玩具兔电量充足。
接着,她脱外套,伸手在自己背上狠狠拧了数下,疼得她眼泪都挤出来了,才终于拧了几团看上去比较满意的淤青。
大功告成,颜朵穿上衣服。
但是……真的好疼啊!
“颜朵!颜朵!跑哪儿去了?”门外传来女人的声音,“朵朵?在哪里?快回我。”
门口传来拧门把锁的声音,“怎么反锁了,快开门,出来我给你兑牛奶。”
颜朵虽然不想出去,但要是不出去,可能会激怒这恶女人。
“来了。”颜朵打开房门。
“你怎么把门反锁了?”
颜朵装傻,“什么是反锁?”
女人猜想颜朵估计是调皮不小心反锁的,便威胁道:“以后不准随便关门,不然锁你在里面,你就再也出不来了。”
“哦。”
王姨去给她兑奶粉,颜朵看见桌上多了一碗热气腾腾的杂酱面,原来这女人刚才是给她自己做早餐。
颜朵看她直接用刚烧涨的开水就兑奶粉,就道:“我现在不饿,不想喝奶。”
“现在不饿,一会儿出门就饿了。”
嗯?要出门?!
颜朵:“太烫了,你给我倒碗里,我冷了再喝。”
女人扫她一眼,估计也懒得给她洗奶瓶,就拿了一只碗,给她冲了奶粉,端到桌子上去,“自己小心点,别洒在身上了。”
颜朵懒得应她,拿着小猪佩奇的小勺子轻轻搅着牛奶。
王姨端着一大碗面吭哧吭哧吃起来。
饭后,女人拉她到洗漱池处,“去尿了出门!你要像昨天那样在半路尿,我不打死你。”
颜朵:……
颜朵去厕所尿了,她这小胳膊小腿,身上穿得又厚,连提裤子都艰难。
“还愣着干嘛?”女人不耐烦道。
“我要洗手,你还没给我洗脸。”
女人骂了一句难听的脏话,“你今天怎么这么事儿精?”
“你不给我洗,我就要告给舅舅听!”颜朵突然拔高声音。
女人怕了她,虽然洗漱台这边没有摄像头,但客厅的摄像头能够听到声音,女人只好拉着她的手,让她垫着脚尖去接水龙头的水。
“自己洗!”
“水是冷的。”
“你们欠了一***债,还想洗热水!你舅舅都要去当鸭了!”
颜朵狠狠搓了下手。
水龙头的水流有点大,溅起来的水珠把她的袖子打湿了,旁边的女人抱着手无动于衷。
出门时,颜朵特地把充了电的玩具兔拿走。
“出门还抱什么玩具?一会儿丢了别给我哭。”
“我喜欢,不会丢!”
女人随了她,没再和她争。
王姨把防走丢的绳子套在她的身上,像遛狗一样把她拉着走,也不管她跟不跟得上。
女人的电话响了,颜朵听了下,好像是麻友给她打过来的。
原来是带着三岁小孩去打麻将!
颜朵捣鼓着火火兔,对女人说道:“王婆婆,我走不动了!你别走这么快,我跟不上。”
王姨给电话那头的人匆匆说了两句便挂了,“这样就走不动,你那腿长来做什么的?不如切掉!”
“切掉好痛,我才不要切腿。”颜朵说着呜呜哭起来。
女人听她哭就烦,“不准哭了,再哭就真切。”
“我要告给舅舅听,你打我骂我,不给我洗脸,还把我的衣服弄湿了,现在又要切我的腿。”
“我什么时候打你了?你给老娘说清楚!”
“你拧我,还捂着我的嘴,不准我给舅舅说……”
“老娘不打死你这个是非精!”女人被她气急了,拉着绳子就要把她拽过去。
颜朵立马放声大哭,“我要爸爸妈妈,我要舅舅!我要找舅舅!我不要跟你走!!你是坏人,你是人贩子!”
小区外的马路上人来人往,颜朵嘶声裂肺的哭声很快就引起路人的注意。
再加上女人脸上的表情狰狞,看上去还真跟人贩子相差无几。
就在王姨要抓住颜朵时,一个小少年突然冲过来,抱住了被拉扯的颜朵,“不准欺负小孩!”
“小子过开!我教训自家小孩有什么错?”
“我才不是你家的!”颜朵刚才还真被女人狰狞的模样吓住了,自己和她被一根防走丢的绳子牵着,那女人***拉,她根本没有逃脱的机会,就像有个恶魔在后面拉她一般。
颜朵紧紧抱住这个突然闯入的热心小少年,“小哥哥,我要找舅舅,她要打死我!我好怕,我不要跟她走……”
颜朵现在还真的挺绝望,一种无助的绝望。
她活了十七八年,从未感受过这种绝望,弱小,无助,只能借助一些自己也无法掌控的外力来应对眼前绝境。
她想起了自己的爸妈,想起自己努力考上的大学……再对比现在这种无法回到现实世界的绝境,她只觉得委屈至极,绝望至极。
怀里小孩哭得呼天抢地,微微颤抖的小身体让顾亦晗的心也跟着像针扎一般,他能明显感觉到小女孩的伤心绝望。
“晗哥,怎么回事?”几个半大不小的学生也围了过来。
“打110报警。”顾亦晗沉声道。
王姨被气呛了,“你们报警,我就等着你们报警!我劝你们少管闲事,三岁小孩的话你们都信,我要真是人贩子,会让容忍她满大街大跑大闹?”
颜朵哪里能让这恶女人得逞,边抽噎边道:“你虐童,你拿了舅舅的钱,背地里骂我打我不准我给舅舅说……”
颜朵看女人一脸凶相,又害怕地转过头,紧紧抱住小少年,把头埋在他肩膀上大哭。
周围已聚了一群吃瓜路人,大伙看颜朵哭得可怜,便都指责道——
“这么小的小孩子教训几句就是了。”
“对啊,你拿了人家的钱,还打人家的小孩,有没有良心?”
“难怪现在都不敢请***了,就怕请到这种恶人……”
女人翻了个白眼,“老娘根本就不稀罕这份工作,要不是当初他们来求我,我才难得给人带小孩呢!这小孩就是个野种,她妈在外面乱搞生下来的,她现在就是个是非精,长大了还得了,肯定跟她妈一样是狐狸……啊!”
女人话还没说完,眼角突然一痛,那只粉色玩具兔从她眼前掉落在地。
女人吃痛,伸手捂住被砸的眉骨,“你们看看这个死小孩,从小就这么恶毒……”
女人扬手,便要往颜朵身上招呼,小少年一手抱着颜朵,一手握住女人扬起的手腕,冷冷道:“那是你自找的!你骂人在先,当着这么多人都能如此嚣张,足见你平日背地里对小女孩的态度。”
女人没想到这小少年的手劲还挺大,竟然捏得她无法动弹。小少年旁边还另有几个同伙,现在也都朝她逼过来,这些小少年虽然身形单薄,但个头都不矮。
尤其是抱着颜朵的那位,明明还是个半大不小的少年,但身上自带一股冷傲的气场,甚至有那么一点不容小觑的霸气。
女人对上那双冷冰冰的黑眸,气焰莫名矮了一截,把手收了回来。
“就是!你这女人太缺德、太没素质了,人家小孩还这么小,怎么就请了你这种人当***。”
“小姑娘的家人请你当***,你却这样辱人父母,你还有理了!”
“这种人就是没素质,还脸大如饼!”
路人都看不下去了,一个个义愤填膺地指责女人。
那王姨气得不轻,把防走丢的绳子一扔,“老娘去扫大街也不得受这气!让路!”
“你不能就这样走了,得等警察来处理。”顾亦晗拦住她。
“我说你们这些学生讲不讲道理,我没打小孩没犯法,你们听个三岁小孩的话就平白无故诬陷我……”
女人喋喋不休,这时有人道了声:“警察来了!”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渣爹的千金三岁半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