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侠的霸总老公(苏明月顾清风)

键盘侠的霸总老公(苏明月顾清风)

导读:《键盘侠的霸总老公》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键盘侠的霸总老公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月渐寒所编写的,讲述了苏明月顾清风的精彩故事。

小说介绍

《键盘侠的霸总老公》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键盘侠的霸总老公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月渐寒所编写的,讲述了苏明月顾清风的精彩故事。有时候是老干部,有时候是同窗旧友,有时候是嗲腔嗲调的外围女。“小魏啊,昨晚还好吧?什么时候再带小顾一起来玩啊!”

小说简介

从那天开始,苏明月算是找到了发泄出口。
生活不如意时,就去老板微博下转转。
工作不顺心时,就去刷几条留言评论。
各种抹黑、暗示、明示……为达目标,无所不用其极。

键盘侠的霸总老公全文阅读章节试读

从那天开始,苏明月算是找到了发泄出口。
生活不如意时,就去老板微博下转转。
工作不顺心时,就去刷几条留言评论。
各种抹黑、暗示、明示……为达目标,无所不用其极。
同时,她的语气、口吻也会跟着身份迅速变化。
有时候是老干部,有时候是同窗旧友,有时候是嗲腔嗲调的外围女。
“小魏啊,昨晚还好吧?什么时候再带小顾一起来玩啊!”
“待会儿下班了去金沙快活?哥们儿请客!老规矩,记得要叫上顾先生!”
“魏老板,菲菲她们几个都想快死你了……”
……
她手速快,小号多,硬盘里还有最新版的ID注册机。
删评、封号都不怕,鼠标一点,换个身份就能重来。
自由随性,这就是她喜欢的网络世界!
每当这个时候,苏明月就满腔热血,感觉就像个打了鸡血的斗士。
上头时别说是隔着网线跟自家老板吵架,递把菜刀过去,她都能顺着网线砍到对方不敢开机!
魏老板烦不烦胜,他也不知道做错了什么。
从一周前开始,微博下面天天跟捅了鸡窝似的,就没有消停过。
这些个阴阳怪气的评论,也没个时间规律,不分白天黑夜,冷不丁冒就出来一条,让人防不胜防。
那些ID表面上是在跟自己套近乎,实际上全是变着花样的泼污水。
本来没影子的事儿,却被围观群众传得跟真的一样。
他是纨绔二代,名声本来就不大好,但是因为单身,所以也不怎么在乎。
多删了几条评论后,魏老板逐渐琢磨出不对来。
对方每次***扰自己,都要拖顾清风下水。
这分明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啊!
谁这么胆儿肥,居然敢明目张胆的挑衅他,这是活腻了?
究竟什么人呢?魏老板有点不大敢想。
他试图揪出对方身份,却被朋友告知对方使用了双重加密代理,避开了网站activeXr的IP探查。
“发评论的人很狡猾,想查出真实身份不容易。不过从评论频率或时间分布来看,应该不是群体行为。”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魏老板问。
“更改评论设置权限,或者干脆把它关掉。”朋友说。
因为官方号涉及业务往来,魏老板也不敢大意。
在朋友的建议下,他暂时忍痛关闭了权限。
苏明月没有了撒欢的地儿,生活又重新归于压抑死寂。
游戏客服是个枯燥期且受气的工作,除了每天复制粘贴模板帮客户解惑,还要忍受各式各样的奇葩。
“我上个月充了100块就没再玩过了,今天想起来登录,发现余额居然空了,是不是你们内部人员给偷了?”
一百块,至于么?!苏明月吐槽。
“这破游戏怎么回事?一到关键的时刻就掉线!一天掉几十次!”
大哥,检查下自己家网线好吗!
“我有问题,指定要找娇娇解答,她态度好,而且人还特别温柔!娇娇,我要娇娇!”
哎哟喂,先生你知道娇娇是个肥宅男吗?
“艹NBLGB……&*%¥#@……”
日了个狗的,要不是工作在身,真想喷到你投降!
“妹子多大了,有对象没?发张照片聊聊呗!”
发你妹,聊个头!
每次下班,苏明月都会攒一肚子火。
就在她寻思着该怎么解压时,无意撞上了刚进大门儿的魏永南。
对方先是愣了一下,随即露出笑脸。
“哎,那个——”
一阵香风吹过,魏老板面前的人已经没了。
“我艹,跑这么快,至于吗?”魏老板震惊,“还是说,她也听说了那些该死的传言,认为我是个不学无术又***的好色之徒?”
他哪儿知道苏明月是做贼心虚,不敢见人?
魏老板站在原地反思了三十秒,越想越不是滋味。
其他普通员工这么想也就算了,这个可是难得一见的***啊!
被漂亮妹子误会,魏老板受不了。
他打定主意,非得寻个机会,跟对方解释清楚不可。
苏明月出去后,小心肝儿腾腾直跳。
想想自己干的那些事,她这会儿怕的要命!
当晚也不敢去上班,借着身体不适的理由请了两天假。
客服刘经理对她有意思,也没有为难,还贴心交代了几句。
第三天,苏明月提前探了下口风才敢出门。
她上的是小夜班,下午四点半到晚上十二点。
据刘经理说,魏老板下班向来准时,天塌下来都不愿意多停留一秒钟。
所以她很放心的***公司,结果还没到位置上,就听有人在身后喊。
“苏明月出来一下,魏总找!”
这话好似晴天霹雳,炸得苏明月六神无主。
在刘经理的带领下,苏明月战战兢兢来到总裁室。
刘经理眼神复杂地瞟她一眼,出去又该死的不忘把门带上。
魏老板双手插在裤袋儿里,对着窗外做沉思状。
直到门关上,走廊脚步声远去,方才悠悠回头。
别人当这是要潜规则,苏明月却是惊惧如临刑。
“魏、魏、魏总、总好!”她磕磕巴巴道。
理智告诉她要冷静沉着,但是身体根本做不到!
她满头长发如丝,温温婉婉地盘在脑后。
修长的脖子顺从地低垂的,好似杵立在秋风中的一朵娇花,颤颤巍巍好不让人怜惜。
看到把人吓成这样,魏老板心里挺不是滋味儿。
“你别怕,我不是那种人!”他说。
“……”苏明月心慌意乱。
“真的,你别看我表面上吊儿郎当的,其实我这人很洁身自好,根本不像传言中那样!”魏老板状似诚恳道。
苏明月低头看着脚尖,既要保持警惕,又不敢表露的太明显。
“叫你来也没别的事,就是想证明一下,我是个好人。以后看到我,别跟老鼠见了猫似的,对别人怎么样,就对我怎么样。省得别人看见,以为我怎么着了你……咳咳,那个,明月是吧?好好工作啊,我看好你的!”魏老板尽量让自己语气自然。
他犹豫着想要去拍苏明月的肩,看她瑟瑟发抖,又悄然缩了回来。
就在这气氛尴尬时,手机铃声响了,魏永南直接拿起来。
“喂,什么?顾清风出事儿了?”他震惊道。
苏明月瞬间来了精神,她竖着耳朵,畏畏缩缩地捕捉着通话。
“……只破了点皮啊,那就好,谢天谢地!前几天我还提醒他流年不利,要保持警惕,顺便去找大师看看破解之法,就是不听,这回出事儿了吧?哎,好,我马上过去!”
魏永南结束完通话,才发现苏明月还像个鹌鹑一样缩在那儿。
“我有点事,得先走了。你先回去吧,有时间咱们再聊!”他摆手说。
苏明月如释重负,战战兢兢地退出去。
电话里的内容,让她很感兴趣。
顾清风出车祸,等红绿灯的时候,电线杆子突然倒了。
报废了辆车,人居然只在手臂上碰了点皮。
就差那么一丢丢,老天爷就把这个祸害给收了,好可惜!
她跟顾清风无冤无仇,就是单纯的反感厌恶。
一个有钱有地位的男人,目无王法一手遮天!
看上的女人不爱他,徐哲和公司招谁惹谁了?
多少人的饭碗?说砸就砸!
明明长的人模狗样,却天天阴着个脸,跑到群租房里找女人,还大庭广众、朗朗乾坤下行不轨之事……苏明月不能理解。
她把这种癖好归结为:贱。
在苏明月心里,除了养父苏文峰和徐哲之外,都是贱男人。
顾清风、魏老板、明明有了女朋友还对自己献殷勤的刘经理……通通全贱!
魏老板离开公司后,直接去顾清风住处探望他。
电话里说是破皮,其实胳膊被玻璃划了好长一条,流了很多血,精神状态很差。
魏老板看着监控画面,吓得脸都绿了。
“你这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啊!”他后怕。
“……别吵。”顾清风皱眉。
他刚在鬼门关里走一遭,这会儿心情很差。
“上次我跟你说的事儿,还是认真考虑下吧!那个黎大师神着呢,很多圈子里的人和明星都信!他说而立之年有血光之灾,这就不来了?也不费什么功夫,我帮你定了,改天约他出来到会所坐坐,就当是随便聊聊天好了!”魏永南说。
顾清风没出声,算是默许了。
歇了两天,魏永南把黎大师请到户外会所。
对方四十出头的样子,留着修剪整齐的长须,面相很善,气质温和。
身着白色唐装,脚踩千层底,腕上挂着一串紫檀佛珠,乍看还真有几分仙风道骨。
互相寒暄了几句后,黎大师要来了顾清风的生辰八字。
见他闭眼掐算,魏老板无端紧张。
“顾先命格忌金水,名中的‘清’字冲了神运太岁,所以导致流年不利劫难频发,想要化解,除了改名之外,有些难啊!”黎大师神色凝重道。
“现在改名?那可不行!大师您再想想办法,钱不是问题,您随便开个价!”魏老板连忙说。
这次带顾清风过来,已经费了好大的功夫。
还想要他改名,那是难如登天!
所以顾老板赶在顾清风开口拒绝之前,自作主张地把话给截了。
黎大师捻须思索,片刻后目光闪烁。
“其实,也不是全然没有办法……”
他跟服务生要来纸笔,留下一行字给两人。
“找个这个时间点出生的人,留在顾先生身边,就可以助他度劫。”他说。
“男的女的?”魏老板好奇。
“一个至阴至柔的女人,方能维持中和一个至刚至阳的男人。”黎大师幽幽道。

键盘侠的霸总老公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顾清风对此行本身有抵触,听黎大师这么一说,愈发觉得离谱荒唐。
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相信这种东西?
不过碍于面子,他并没有当面提出质疑。
倒是魏老板,平常就喜欢玄学,这会儿听说顾清风缺个女人,兴趣越发盎然。
不停地给大师斟茶倒水,问东问西。
临走的时候 ,他还刻把那个纸条用手机拍了下来。
“这个我也留个备份,说不定哪天就遇着合适的呢。七月十四,你还别说,这生日眼熟,就是我想不起在哪儿见过了……”
魏永南这人,时常神神叨叨的,顾清风也没往心里去。
回到家后,他对着纸条看了很久,最终却将它揉成一团丢进纸篓。
人生无常,命运难测。
找个女人就能帮自己消灾避祸?可笑!
然而霉运来了挡不住,车祸中侥幸脱险,居然仅仅只是个开始。
接下来的几天,顾先生的经历简直糟糕透了!
先是被秘书用开水烫到,接着又遇到公司漫水淹了办公室。
就算待在家里也不安全,向来谨慎小心的阿姨居然忘记关燃气……
顾清风觉得,活这么大,三十年加起来的意外,都没有这一个星期遇到的多!
有些事情不能细想,越琢磨越邪门儿。
难道真得改字?还是说要大张旗鼓的找个所谓‘至阴至柔’的女人?
向来果断干脆的顾先生,此时也不禁陷入自我怀疑当中。
就在这时候,魏永南打电话过来,兴高采烈地告诉他找到人了。
“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公司新来的那个***客服吗?她的出生年月日,跟黎大师说的一模一样!因为是我亲自面试的,所以对那个简历印象很深,回来一查证,果然!清风,该你有福气,不用大费周章的去找了!她今晚上夜班,没问题的话我约出来,让你们见个面,聊一聊,怎么样?”
顾清风按按额头上包,再看看层层包扎的左臂,再次默许了这个热心建议。
从下午起床开始,苏明月右眼皮就跳个不停。
她隐隐觉得,似乎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但是她作为新人,已经请了两天假,再加上明天又是发薪日,无论如何这班都是要去上的。
她洗漱完毕,安慰了自己半天,方才去挤地铁。
公司离的远,来回就要折腾半天。
地铁上人格外多,苏明月苦不堪言。
这让她很怀念之前的公司,以及那个温暖、体贴又大方的帅哥老板。
都怪姓顾的,要不是她,自己根本不会如此狼狈!
于是在心里,她又把像顾清风骂了几十遍。
到公司后,苏明月还没进大门,就被人叫住了。
“那个,明月!这边!”有人扬声说。
苏明月回头看到魏老板,以为网上评论事件败露,顿时吓得魂不附体。
对方脸上绽放的微笑,在她看来犹如催命符!
她的反应,魏老板看在心里,笑容逐渐有点僵。
那个在网上造谣的人,太他妈可恨了!
看把自己祸害成什么样子了,这么漂亮一美人,每次遇到自己都战战兢兢、如临大敌!
“魏、魏总好。”苏明月腿抖声音也抖。
“别怕,我又不伤害你。我有个朋友,对你很感兴趣,想请你见一面,吃顿饭,聊聊天!”魏老板故作轻松道。
“我……我还得上班呢!再不***就迟到了!”苏明月喋嚅。
魏老板盯着她,心里直摇头。
还真被顾清风给说对了,这姑娘外表虽说光鲜,可惜智商不高。
老板请客吃饭,这是天大的好事啊!
要是换成别人,指不定就蹦上车主动求献身了。
她倒好,还惦记着那四千块钱的工作。
这样的性格,再加上头脑木讷,混到这份上一点都不奇怪!
“没关系,我跟刘经理打过招呼了!” 魏老板说。
“……”苏明月继续寻思理由拒绝。
那辆奔驰,在她眼中好比张大的虎口,随时都要吃人!
魏老板态度还算和善,不像找茬的样子。
但是生意人都老谋深算,谁知道他们心里怎么想?
见她犹豫不决,魏老板就感到不痛快。
这姑娘太没眼色了,也不想想两人的身份。
就算是自己名声臭了,她也犯不着表现的如此明显吧?
更何况,自己对她还真就没那种意思呢!
魏老板觉得被冒犯了,脸色一沉,声音也有点冷。
“那边我已经答应了,走不走你自己看着办!”
他放狠话,苏明月更怕。
“我,我去。”她连忙说。
别看这些人西装革履,斯斯文文的,私下手段狠着呢。
她一个孤身在异乡的小女子,还是识时务点比较好……
苏明月哆哆嗦嗦的上了车,魏老板有点过意不去。
“你别抖了,咱们几个就是聊聊天,吃顿饭,过会儿我就把你送回公司。”他说。
“好的。”苏明月欲哭无泪。
吃饭是在一家私人会所,装修的低调又奢华,每个细节都彰显着钞票的昂贵气息。
在宽敞明亮的大厅里,仅有一桌客人。
准确的说,仅有一个男人坐在那里等待。
苏明月视力好,大老远瞟见一个后脑勺,心里就开始咯噔咯噔乱跳。
怕什么来什么,这不是那……贱男么!
网上挑衅事情败露,两人组成复仇者联盟来找自己问罪了?
这不是赴宴,而是上刑场!
见她眼睛发直,手心直冒冷汗,魏老板忍不住摇头。
这姑娘是多没见过世面啊,本以为她是怕自己,没想到对所有人都这样。
这要能混出头,那才叫怪!
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苏明月才挪到桌子前。
顾清风放下手机,微微抬眼看她。
四目交汇的瞬间,苏明月身体好像过了电。
她脑海中瞬间涌出无数画面:对方仗势欺人收拾徐哲、强行遣散所有员工、跑到群租房里找***女,又欲用蛮力威胁自己人身安全……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这道理,她小学时就懂的!
但是,却依然没能管住手,把持住网络的诱.惑……
在网络上发表了一些不合时宜的言论,如今对方找上门来,她能做的,唯有抵死不认!
否则,就真的死定了!
她害怕极了,所有恐惧全都写在脸上。
顾清风盯着她看了足足有十秒,方才面沉如水地开口。
“你说的那个女人,就是她?”他瞥向魏永南。
“是的,我确认过了,错不了的。”魏老板信心满满道。
“不!不是我,真的不是我!”苏明月瞬间声泪俱下。
大厅里一片死寂,顾清风再度看向那个泪眼婆娑,梨花带雨的娇气女人。
魏永南说的没错,她确实长得漂亮,身材更是没话说,让人见之难忘,就连自己对她都印象深刻。
但是,这畏缩怯弱的气场,实在不对他的胃。
苏明月反应太大,魏老板也差点被吓到。
“你不是7月14出生的吗?”他问。
“啊?”苏明月愣住。
“简历上写的出生年月日,是真的吧?”他进一步确认。
“……是真的。”苏明月哭。
“那就好!既然这样,那还否认什么呢?!”魏老板抽出纸巾递给她。
苏明月一边擦眼泪,一边琢磨这事儿,双方认知似乎有些出入。
好端端的,问什么出生年月日?
而且这客客气气的态度,感觉确实不像是在找麻烦……
难道,今晚叫自己过来,确实因为别的事?
想到这儿,她狐疑地抬起眼睛,打量了眼顾清风,又看看魏老板。
“你们叫我来,有什么事吗?”她弱弱问。
声音软软的,还带着娇憨的鼻音,配上那双闪着泪光的小鹿眼睛,给人感觉***又可爱。
“事情是这样的……”魏老板态度瞬间柔和。
“算了吧!”顾清风冷冷道。
魏老板看向顾清风,眼睛里写满困惑。
“让她回去吧,以后别再提这事儿了。”顾清风说。
他语气坚决,没有回还余地。
魏老板有点郁闷,他这牵线人还没发话呢,交易就被迫终止了,好可惜!
苏明月才不管这些,她只知道,自己被批准可以走了!
“那……我走啦?”她试探道。
“等会儿我让人送你。”魏老板说。
“不用,我自己打车就好!”苏明月紧张道。
她偷看顾清风,见对方垂着眼睛,眉角眼梢都透着傲气与淡定,并不言语。
这才确定过关了,心中暗自庆幸。
苏明月转身正要离开,忽听身后砰的一声巨响,吊顶上的水晶灯居然整块掉了下来!
不偏不倚砸在桌子中间,玻璃台面瞬间四分五裂……
魏老板站在桌边,已经彻底吓傻了。
而顾清风,已经身手敏捷地闪到旁边。
苏明月呆愣愣地站在那儿,好半晌才反应过来。
“愣什么,快点叫人过来!”
“顾先生,您没事吧?”
“魏先生,伤着没有?”
服务人员连忙围过来寒暄问暖,大厅一片混乱。
苏明月掐了下自己,没事儿,还活着。
得亏自己走了,这要是坐下来吃饭,那么大灯还不直接呼在脑袋上啊!
姓顾的反应倒挺快,前一秒还笔直地坐在那儿,下一秒就闪到两米外了。
她定了定神,正准备趁乱溜走,忽听那冰冷又富威慑力的声音再次响起来。
“你——站住,其他人都先出去。”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键盘侠的霸总老公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