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门龙婿(沈北白思宁)

虎门龙婿(沈北白思宁)

导读:主角是沈北白思宁小说《虎门龙婿》特别推荐,虎门龙婿全文免费阅读讲述的是:深市商业中心摩天大楼所有高层行色匆匆的小跑进办公室,召开紧急会议。“各路口注意,所有在岗人员整理装容,随时准备迎接龙神回归!”

小说介绍

主角是沈北白思宁小说《虎门龙婿》特别推荐,虎门龙婿全文免费阅读讲述的是:深市商业中心摩天大楼所有高层行色匆匆的小跑进办公室,召开紧急会议。“各路口注意,所有在岗人员整理装容,随时准备迎接龙神回归!”

小说简介

深市商业中心摩天大楼所有高层行色匆匆的小跑进办公室,召开紧急会议。
“各路口注意,所有在岗人员整理装容,随时准备迎接龙神回归!”

虎门龙婿全文阅读

“快快快,龙神大人回来了!”
深市商业中心摩天大楼所有高层行色匆匆的小跑进办公室,召开紧急会议。
“各路口注意,所有在岗人员整理装容,随时准备迎接龙神回归!”
交通以及特种兵和在深市的各个军团立刻下达命令,***特级准备状态。
“在坐的各位都是深市有头有脸的人物,想必各位已经知道龙神回归的消息了,不知在坐各位哪位与龙神有一面之缘,也好引荐引荐!”
深市云鼎会所此时聚集了问讯而来的各个行业的顶尖级佼佼者。
龙神华夏战神,五年前在国外建立商业巨国又掌控全球各种资源,这些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华夏一日有龙神,国内外所有势力均乖乖俯首称臣!
此时,跨海大桥桥头至桥尾两侧各自停放着两辆黑色武装车,几十名名手持武器的特种兵屹立于南北两侧通道之上,目光如炬凝视前方,几十架直升机盘旋于半空发出震耳发聩的轰鸣声。
江河中无数巨型豪华游轮很有秩序的停靠两侧岸边,轮身挂满彩带。
三艘军舰成三角形在江面缓缓行驶,军舰之上整齐划一的摆放着战斗机直升机,每一架飞机旁皆有两名飞行员昂首挺胸站于一侧,灼灼目光中透着前所未有的兴奋。
为首的军舰上站满无数身穿三色军装的威武雄壮将军以及官兵,个个昂首挺胸面露威严神采奕奕,似乎是为迎接某位大人物的到来!
跨海大桥的两岸之上从江头到江边停靠着无数辆各种豪车,如同世界顶尖级豪车展览会般,甚至连江两边的山顶上也挤满了人,远远看去山脚布满了各种车辆,山顶上更是各个豪门大家族的掌权者和未婚女眷。
这些车辆的两侧站着无数黑衣保镖和各界大家族的名流无一目不转睛的盯着停在梁正中央挺着一辆车头顶着小金人的黑色轿车,眼神中无一不闪动着期待,有些女眷听说龙神年轻帅气时,已是激动的晕厥了过去!
更有甚者扬言即使龙神结了婚,给他做偏房也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耀!
街边巷尾各个角落甚至在天空中飞行着无数小型人工智能摄像机,这一切只为一睹龙神霸气阳刚的真容!
此时那辆小金人车内一男子拿出手机,由于过度紧张激动喉结不断上下蠕动,做了几次深呼吸后方才拨通了一个很长的号码。
滴滴滴……
沈北抓起菜板上的手机按下接听键歪着脑袋,边炒菜边问道:“谁啊?不知道我正炒菜呢吗?等会!”
咕噜咕噜!
不禁吓得孟壮打了个激灵直吞口水,甚至连其他各层大人物听到龙神的声音后,先是激动后是一惊!
炒菜?!
谁敢让龙神大人炒菜!!
这尼玛可是镇国龙神!!!
随后身在各处的高层首富们面面相斥后便一脸正经且面露崇敬地听着远程电话中传来一阵阵稀里哗啦的炒菜声。
几分钟后,孟壮听炒菜的声音停止后,才小心翼翼地说道。
“龙神,那些记者还有高层领导可都在云鼎大酒店等着您呢!”
“你替我去。”沈北语气不容置疑。
“可这种事我……我怎么能代替您出面……”孟壮刚想继续说下去,却透过电话感受到了一股浓烈的杀气,马上咽了烟吐沫。
“是,属下明白。”
挂断电话后,孟壮和所有听到沈北不愠不怒声音后的高层皆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不由暗自惊叹:这就是龙神至高无上的震慑力!
也纷纷猜测到龙神口中的老婆是哪位顶级家族的千金小才能配的上龙神!
见不到龙神,虽然很是的惋惜失落,但能够亲耳听到龙神威武低沉的嗓音也兴奋激动至极,毕竟龙神的声音也不是人人都可以听到的!
更何况,这件事确定了龙神本尊就在深市,难道还担心日后见不到吗?
即使见不到,此生有幸和龙神生活在同一个城市呼吸着同样的空气,也令人万分激动荣幸之至!
此时深市普通居民楼的中的厨房中。
“沈北!让你做个饭怎么磨磨唧唧的,瞧瞧这菜让你炒的还怎么吃,做饭都做不好,真不知道宁儿是怎么看上你这个窝囊废的!”
岳母赵淑芬没好气的白了一眼沈北,转身对坐在身边的女儿满脸堆笑道。
“小宁啊,明天是你舅舅的生日,至于沈北就不要去了吧,免得丢人现眼。”岳母赵淑芬很嫌弃地斜了一眼正在给白思宁夹菜的沈北,越看越来气。
啪!
最终,赵淑芬气不过的将筷子摔在桌子上:“看这废物气都气饱了,看看你表妹白静,人家那男朋友,再瞧瞧你,哪点配的上我们家宁儿!”
“妈,你要是不吃就去看电视或者下楼去条广场舞。”白思宁并不是喜欢多说话的人,平日里也是喜欢摆着一张谁欠了她几百亿的脸,但见自己母亲训斥沈北,心里也不是滋味。
她恨铁不成钢的看了眼正给自己夹菜的男人,默默地叹了口气。
在她心里一直有一个秘密,几年前她去国外考察时,被黑手组织绑架,当时一个少年冒着枪林弹雨将她从死人堆里扒出来送到安全地带。
回到国内后,她拜托很多人打听那个少年的名字,最终只得到了两字:龙神!
即使如此她也很满足。
“愣在那做什么,还没被骂够吗?”沈北耸了耸肩放下碗筷跟在白思宁身后上了楼。
“洗澡水准备好了,温度刚刚好,今天晚上穿那件睡衣?”沈北手足无措的站在门前盯着挑选衣服的白思宁。
“别偷看!”白思宁恨警告了一句转身进了浴室。
哗啦哗啦……
滴滴滴……
放在床上的手机传来的信息声引起了沈北的注意,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不禁皱了皱眉,一道杀气划过双目,随后又将手机放回原来的位置。
洗漱完毕后的白思宁穿着一袭白色吊带真丝睡裙擦着头发走进卧室,见沈北老老实实的躺在地上,不由白了他两眼。
滴滴滴……
这时几声未读信息的提示音将她拉到了现实中,拿起手机心虚地扫了眼抱着被子趴在地上的沈北,语气冰冷的问道:“你没偷看吧?”
“没有。”沈北略有睡衣的回答了一声后翻身继续睡觉。
见此,她这才松了口气而后走到衣柜前挑了一身红色旗袍换上后,说道:“今天晚上我有点事,你先睡。”
哐。
随着关上房门的声音,原本发出酣睡声的沈北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后来到窗户前,将窗帘拉出一条缝朝驶出院子的红色跑车看去,随后一道凶狠之光划过眼神稍纵即逝。
郊外一别墅中。
“白小姐来的很早啊。”王天赐穿着睡衣一条带子胡乱的系在腰间,摇晃着一杯红酒走到白思宁面前,一双眼睛极度猥琐地往她那条大长腿上瞄。
同时往她身上凑了凑伸着脑袋闻了闻,而后将她压在墙上,单手按在她腿上来回摩挲。
被吓到的白思宁推开他严肃道:“王先生请自重,我是过来和你商量合同的事,如果没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刚刚王天赐给她发微信,内容如下:合同上的一些条款需要更改,让到郊外王家别墅。
刚开始她是拒绝的,可王天赐一再强调自己明天早晨的飞机要一个月之后回来。
可一个月的时间的话,自己肯定又会在家庭聚会上被那群表哥表姐嘲讽,索性一咬牙便半夜开车来到了王天赐发给她的别墅。
刚才进别墅的瞬间就后悔了。
“***货,打扮的这么风***还不是往我床上送的。”
王天赐紧贴着她脸颊,那双手早就在她腿上极不安分的摩挲起来。
“王先生,请你放尊重点,啊,你想做什么!”
白思宁惊恐的叫了一声后便被他捏着下巴将半杯红酒灌了***,瞬间只觉得天旋地转。
“孤男寡女你说能干什么,不干你难道要老子自己干自己!”
王天赐一把拦腰将她放到一旁的沙发上,而后便猴急的解开睡衣带子……

虎门龙婿免费阅读

一声巨响,紧闭的钢铁防盗门被人踹开后倒飞了出去。
王天赐急忙回头只见一个穿着休闲装的男人叼着烟站在他面前,一手拎着一个保镖丢到他面前。
吓得王天赐指着他吼道:“你特么的什么人,知不知道我是谁?”
沈北掏了掏耳朵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上去就是一拳轰在了王天赐鼻梁上,瞬间鲜血如柱般涌出,整个鼻梁塌***了。
被揍的王天赐捂着鼻子弯着腰原地转了三圈摔到了电视柜,而后沈北看了眼脸颊红润一身酒气的白思宁闭着眼睛酣睡方才松了口气。
王天赐则是趁着这时急忙从电视柜里翻出手枪,拉开保险栓对准他脑袋骂道:“狗***,敢特么打老子,老子今天弄死你!”
瞬间,沈北浓眉倒立消瘦且棱角分明的脸上爆发出一股怒火,身上翻腾起滚滚杀意。
一双微眯的眼中透出一股寒光锁住持枪对着他的王天赐身上。
他身上的杀气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后真正的杀气,只有杀过人才会有的杀气。
即使他王家在深市有势力,毕竟未到一手遮天的地步,可面对着面前这位全身杀气翻腾的男人,他并未表现出丝毫的畏惧,反而冷笑道。
“特么的老子今天打死你!”
未等王天赐扣动扳机,沈北已经站在他身后拽着他脑袋按到面前电视上。
啊!
随着一声惨叫,王天赐的脑袋从电视机后面伸了出来,脖子卡在了电视里,全身不断的颤抖,别墅里的等也开始忽明忽闪闪烁不停。
沈北拎起一旁的浴缸一股脑的浇在了王天赐头上,他打了个激灵缓慢的睁开眼睛。
“那只手?”
“啐,老子弄死你全家!”
咔!
沈北面色如冰,抓过他一条胳膊扭断!
“啊!”刚被冷水浇醒的王天赐再次疼晕了过去。
沈北左右看了会后便将他从电视里拖了出来,拖死狗一样走到客厅一处的大型鱼缸前。
嘭!
人头哐哐撞鱼缸,脑袋伸进浴缸里的王天赐再次醒了过来,只是此时被揍的连亲妈都不认识了。
“哪只手。”
“我特么……”
咔!
沈北并未多说,抓起另外一条胳膊扭断。
再次昏死过去的王天赐从浴缸落地的瞬间正中竖起地上的一块三角形碎玻璃上,命根子瞬间拦腰切断!
离开王家别墅时,沈北抱着白思宁打了个电话:“深市不再有王家!另外……”
半个小时后。
“宁儿啊,你怎么喝这么多酒啊?”赵淑芬听到敲门声立刻打开房门,只见白思宁一身酒气的靠在门口,急忙扭头喊道:“沈北,沈北死哪去了?”
“怎么了妈?”沈北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卧室走了出来。
“愣在那干什么,还不快点把宁儿抱***!”
“哦。”
“真是个废物,还要靠宁儿养,哪个男人不出去赚钱,再瞧瞧你!明天你就宁儿把离婚手续办了吧,这事我做主了,嫁只狗都比你强!宁儿宁儿~”
沈北无奈耸肩将白思宁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去厨房给她做醒酒汤。
第二天清晨,刚醒过来的白思宁只觉得额头痛的厉害在,这才想到了昨晚上的那一幕,再看看四周发现是熟悉的家具,这才放心。
“老婆,你醒了啊,喝点醒酒汤,昨晚上怎么喝那么多酒,有什么事跟我说,我是你老公。”沈北系着围裙端着醒酒汤走进了卧室。
白思宁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问道:“昨晚上我怎么回来的?”
沈北摇头。
“那有没有看到谁把我送回来的?”
沈北摇头。
白思宁没好气的扫了他一眼,越看越窝囊越看越生气,天天就知道做家务,自己当时怎么就“娶了”这么个窝囊废!
“放这吧,去给我放洗澡水,一会要去爷爷家。”
“好嘞。”
沈北很开心的回答完,便屁颠屁颠的走向了洗手间。
看着他的背影,白思宁心头一愣。
昨晚上她在迷糊间睁开眼睛模糊地看到救自己的那个男人,可惜没看清模样和长相,只记得那个男人真的好勇猛,简直是男友力爆棚,如果自己嫁给那样的男人肯定很有安全感,很幸福……
“老婆,洗澡水放好了,我这就去给你做饭,你想吃点什么?”
白思宁被他的喊声拉回到了现实里,左看右看焦急的问道:“昨天晚上我回来的时候有没有带一份合同?”
“什么合同?”沈北诧异道。
“哎呀,跟你说你也不懂,快点帮我找找。”两人说着便能楼上楼下找了起来,最终什么都没发现。
白思宁十分沮丧地一***坐在了沙发上,片刻后豆大的泪珠如同断线的珍珠一般沿着她脸颊毫无声息的滑落。
沈北看到这一幕不由皱了皱眉坐到她旁边安慰道:“合同丢了找人重新拟一份就是。”
“那份合同是我和王氏集团签订的土地转让合同,我忙了一个月好不容易才让王天赐开口答应把那份土地转让给我们的,可现在……”
“说不定合同没丢呢。”
“唉,算了,我本想让你今天在爷爷家里博回点面子的,可是……”
沈北猛地一惊,难怪她昨晚上那么晚还急着出去,难怪合同上甲方写的是自己的名字,原来她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让那些人高看自己一眼!
瞬间沈北的心流过一股暖流,自己当日离开龙神殿回到她身边只是为了报答她当年的一水之恩,却意外收获一个为自己默默付出的好妻子……

小编点评

虎门龙婿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为您分享,小说文章清逸婉丽,流畅连贯,尤其人物语言幽默风趣,再加上一些精妙词语的使用,无形中为文章增添了不少情趣。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