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贵妃躺宠了(江初唯周瑾辞)

病娇贵妃躺宠了(江初唯周瑾辞)

导读:主角是江初唯周瑾辞的小说病娇贵妃躺宠了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前世,江初唯是狗皇帝的白月光替身,结局被做***彘惨死,连累江家满门抄斩。重来一回,江初唯毅然决定:走渣男的路,让渣男无路可走。

小说介绍

主角是江初唯周瑾辞的小说病娇贵妃躺宠了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前世,江初唯是狗皇帝的白月光替身,结局被做***彘惨死,连累江家满门抄斩。重来一回,江初唯毅然决定:走渣男的路,让渣男无路可走。

小说简介

前世,江初唯是狗皇帝的白月光替身,结局被做***彘惨死,连累江家满门抄斩。
重来一回,江初唯毅然决定:走渣男的路,让渣男无路可走。
*
江初唯不愧是大周第一病美人,病恹恹的还对你笑得酒窝甜甜,给后宫嫔妃们腿都甜软了。
宫斗?贵妃娘娘最近都瘦了,本宫得回去炖汤。
侍寝?贵妃娘娘昨儿个约了本宫今晚推牌九呢。
*
熬过前世,江初唯终于不爱狗皇帝了,周瑾辞以为自己机会来了,却没想……奇怪的情敌今天又增加了!
他将她狠狠地拥在怀里,眼角嫣红,委屈又气恼:还以为你喜欢小奶狗,原来你喜欢小狼狗。
江初唯:我就不能喜欢人吗?
*
1.狗皇帝真的狗,追妻火葬场就算死也追不回。
2.男主白切黑非善类,除了女主谁都可以搞死。
3.双重生,互宠,双C,姐弟恋,晚九点更新。
4.女主一心搞事业,男主暗戳戳盯着她流口水,套路女主,等女主反应过来:擦咧!上头了!变质了!
——————

病娇贵妃躺宠了全文阅读

香巧心里所想,江初唯一眼看穿,她拉过她的手,不轻不重地捏了捏,仰着脸嫣然一笑,是安慰她也是告诉自己,“万事急不来,一步一个脚印很重要。”
周千衡没回洢水宫多久,纯妃就送来了许多礼物,虽说昭芸宫不缺什么,但纯妃一片心意,江初唯自当欣然接受,左右瞧了个稀奇,让人好生收回雅室。
用过夜宵,江初唯便早早睡下,最后望了眼盛在窗外的红梅。
算算日子,也是时候了。
昭芸宫马上就要热闹起来了。
一夜美梦到天明,江初唯今儿没有赖床,兴致勃勃地起了个大早,吃了两碗燕窝羹和一些桂花酥,坐在殿前的屋檐下等着温诗霜从未央宫请安回来。
“小姐,隆冬天冷,您还是***等吧。”香巧不无担忧地劝道。
“等不及了,定要快快见到温姐姐才行。”江初唯急不可耐地伸着脖子往宫门口望去。
没瞅见温诗霜,倒是迎来了蓉西宫的齐美人。
江初唯料到德妃坐不住,却也没想到这些猴急,都不给她喘一口气。
齐美人原是德妃身边的小宫女,因为模子生得不错,笑起来有浅浅的梨涡,这一点跟先皇后很像,德妃这才将人安排在殿前伺候,狼子野心昭然若知,周翰墨看得明白,便随了她的心意。
不得不说齐美人孕气不错,一次醉酒宠幸就怀上了龙种,从小宫女封为庶八品美人,住进了蓉西宫的东偏殿。
之后的日子却过得苦不堪言,她对德妃言听计从,从不忤逆,却不曾换来半点真心,德妃只是借她肚子巩固自己的地位,大公主一出生就被抱走,齐美人要看孩子,还得有德妃的恩准,不然休想靠近大公主半步。
两人隔着偌大的庭院遥遥相望。
江初唯一笑,颊上的梨涡如若春日般***,但齐美人明明也是笑,眉眼间却掩不住的阴郁之色。
“嫔妾见过贵妃娘娘。”齐美人上前行礼,眉眼低垂,甚是温顺。
齐美人虽是德妃的人,江初唯却一点不排斥,心里更是生出同情,为了自己的孩子,平日里战战兢兢,小心谨慎,生怕有任何疏忽连累了大公主。
可怜天下父母心。
“齐美人今儿怎么有空过来昭芸宫?”江初唯盈盈一笑,眉眼弯弯,一派和善可亲,“莫非是研出了好吃的菜色送过来?”
齐美人出身不好,琴棋书画不在行,但她厨艺却了得,随便一道菜都胜过御膳房,前世,江初唯就馋她的好厨艺,多次跟德妃要人,德妃不答应就算了,还在背地里乱嚼舌根,说她仗着陛下的恩宠非要拆散齐美人母女。
呵呵……
真是可笑。
干啥啥不行,贼喊捉贼第一名。
“昨日嫔妾做了些桃酥,味道尚可,德妃娘娘便命嫔妾送过来给贵妃娘娘尝尝。”齐美人接过宫人手里的食盒恭谨地奉上。
江初唯揭开食盒,迫不及待地尝了一块,桃酥是宫里常见的糕点,不管是御膳房,是昭芸宫的小厨,做出来的味道都大同小异,但齐美人的桃酥,入口醇香酥脆不说,还带着独一无二的新气息,让人仿佛看到了桃花盛放。
妙不可言。
“齐美人真当好厨艺,是本宫吃过最好吃的桃酥。”江初唯又拿起一块放进嘴里,脸上甚至露出了幸福到极点的表情。
自从女儿被德妃抢走后,齐美人对生活就没了盼头,唯独下厨还有三分热情,却也好久不曾得到旁人衷心的赞美。
“贵妃娘娘喜欢就好。”齐美人抿唇笑了笑,笑意终于到了眼底,不像方才那般的虚浮。
“齐美人方才从未央宫请安过来,路上可见到玥兰阁的温婕妤?”江初唯吃着桃酥,腮帮子微微鼓起来,一双杏仁眼黑白分明,亮堂堂地泛着光,天真又无害。
她吃东西的模子,齐美人想到自己的女儿,一颗心霎时间柔软了不少,“皇后娘娘有话与温婕妤说,便将人留在了未央宫,不过应是快回来了。”
江初唯跟皇后娘娘柳柔雅交集不多,只知道柳柔雅是先皇后的远方表妹,沈惜音烈火自焚离世,周翰墨不顾朝上阻拦封她为后,因为柳柔雅性子像极了沈惜音,温柔大方,端庄秀美,对后宫嫔妃一视同仁,从不偏心苛刻任何人。
回想前世,柳柔雅确是不曾为难江初唯,但奈何抵不住她身边有个德妃。
德妃可不是什么善茬,尤是对皇嗣的加害,想到这儿,江初唯眉头微蹙,手里的桃酥都没刚才香了。
上一世,温诗霜年后初六意外小产,时间线上是还有些日子,但就算如此,也不能代表可以高枕无忧,毕竟从她重生回来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
她跟温诗霜关系有所缓和,在后宫已不是什么秘密,以德妃恶其余胥的脾性,极有可能拿温诗霜出气。
“小姐,温婕妤回来了!”香巧最先看到温诗霜。
江初唯抬眼望去,见温诗霜脸上笑容浅浅,不像受了欺负的样子,她暗舒一口气的同时,将手里的桃酥一股脑塞进嘴里,踩着小步子跑了过去,“温姐姐,你可回来了,我都要急死了。”
江初唯嘴角沾有糕屑,温诗霜拿出锦帕给她擦干净,笑道:“贵妃娘娘吃个东西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好在昭芸宫没有外人,不然传出去可要教人笑话了。”
齐美人有些尴尬地上前行礼,“嫔妾见过温婕妤。”
温诗霜怔了怔,下意识地看向了江初唯。
江初唯笑盈盈地歪着脑袋,***了***唇像一只小馋猫:“温姐姐,齐美人厨艺老厉害了,她做的桃酥很好吃,你要再晚些回来,就只能闻闻味儿了。”
说着,牵过温诗霜一边往玥兰阁走去,一边招呼齐美人陪她多坐会儿。
齐美人顺从地跟在后面,盯着两人握在一起的手。
心里很不是滋味,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方才听齐美人说皇后娘娘将姐姐留下讲话,我可是吓坏了,也不知道皇后娘娘有没有为难姐姐?”江初唯牵着温诗霜坐上明堂主位。
“皇后娘娘心善仁慈,自是不会为难嫔妾,”温诗霜顿了顿,余光瞥向齐美人,轻声又道:“皇后娘娘留嫔妾也是因为贵妃娘娘,知道贵妃娘娘前些日子身体不适,便特意叮嘱嫔妾别闹到了贵妃娘娘休息。”
“皇后娘娘真是好人呀!”江初唯喟叹一声,周翰墨这段日子时常留宿玥兰阁,柳柔雅说是顾忌江初唯的身体,实则是敲打温诗霜不可专宠,“只不过本宫身子弱已不是一天两天了,劳烦皇后娘娘挂心了。”
这话,温诗霜不好接,但心里却明白,只道:“贵妃娘娘今日精神头不错,想来这都是齐美人的功劳。”
一经提醒,江初唯这才想起,忙让香巧将食盒拿上来,“温姐姐快尝尝齐美人带来的桃酥,是不是比御膳房做的都要好吃?”
前世,温诗霜对江初唯百般提防,就算有了身孕也不敢声张,最后却还是没能保住自己的孩子。
江初唯更是委屈,什么都不知道,初六一觉起来,就被狗皇帝禁了足,关在寝宫两个月,当江家最需要她的时候,她却还在闹小脾气,埋怨狗皇帝不信她。
温诗霜咬了一口桃酥,还没来得及吞咽,就俯身吐了起来。
这一幕江初唯已经在上辈子的终年宴上见识过,那会儿她还觉得温诗霜娇气,却没想到她只是对桃酥孕吐反应强烈。
“姐姐这是怎么了?”江初唯故作慌张地上前为温诗霜顺气,“青柚快宣太医。”
青柚着急忙慌地夺门而出,看样子主仆二人都还不知情。
江初唯将温诗霜扶回寝殿躺下,齐美人提心吊胆地守在一旁,一张小脸吓得几乎没了血色,额上甚至涔出了细密的冷汗。
“齐美人莫怕,本宫也吃了你送来的桃酥,定然不会怀疑你动手脚。”大公主在德妃手里,齐美人受威胁就范,但也不至于这么傻,在自己做的吃食里下毒。
江初唯不过也是顺水推舟而已,借齐美人的桃酥找太医来玥兰阁,她要整个后宫都知道温诗霜有孕,这才是对孩子真正意义上的保护。
章卿闻很快赶来,白袍翩翩如玉,一番问诊之后回禀江初唯是喜脉。
温诗霜望着锦帐上的缠枝莲纹,一时间不知该做如何反应。
“温姐姐有宝宝了!”江初唯欢呼一声,跟自己怀孕似的,高兴得合不拢嘴,“青柚,你家主子有喜了,还傻愣着干嘛?快去太和宫告诉陛下!”
青柚又急匆匆地出了门。
周翰墨来的时候,江初唯还在跟温诗霜说话,她小心地抚着她的肚子,眼里都是新奇和雀跃,“温姐姐生了宝宝,我可以跟他玩吗?”
“敏贵妃这是作甚?孩子尚且还没出生,就想着抢到自己身边吗?”周翰墨身后的德妃叶榕婷阴阳怪气地插话进来。

病娇贵妃躺宠了免费阅读

叶榕婷说话难听。
殿里的气氛变得怪异起来,其他人不约而同地望向江初唯,都以为她一定会发火,毕竟敏贵妃是出了名的娇纵蛮横,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更是受不得任何委屈。
不曾想江初唯她并没有。
只是笑盈盈地起身给周翰墨行礼,“嫔妾拜见陛下。”
周翰墨带着探究的目光从她脸上扫过,不轻不重地应了一声,而后一个箭步上前扶过要起身请安的温诗霜,举动体贴温柔,“爱妃有孕在身,不必多礼。”
温诗霜拘谨地捏了捏手指,她入宫三个月来,周翰墨至少有一个半月召她侍寝,于外人看来,这是陛下对她无尽的恩宠,可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其中苦涩,周翰墨平日里待她有多淡漠,即便是看她写字,眉间也凝着化不开的冷。
这些她早就看透了,只是迟迟不肯面对,直至江初唯帮她打开心结,温诗霜收拾好心情重新出发,现在面对周翰墨仍有不安,却不会再有任何的妄想。
周翰墨扶着温诗霜躺回去,边理着她的头发边交代道:“最近天儿变化无常,爱妃可要注意身子,玥兰阁若有什么需要,尽管去太和宫找春德。”
温诗霜浅浅一笑,温顺至极,“陛下放心,贵妃娘娘待嫔妾很好,自不会亏待玥兰阁。”
周翰墨侧了侧头看向江初唯。
狗皇帝一登场,江初唯就演上了,恹恹地斜靠在椅子里,星眸半垂,像是没睡醒。
见人回头,江初唯反应贼快,掩嘴轻咳两声,眸底溢出一层水雾,这般娇弱的人儿,真是看得人肝肠寸断。
周翰墨皱了皱眉头,不过他自己没有察觉,“辛苦敏敏了。”
江初唯端正身子,含泪美目眨了眨,病气全无,透出两分不谙世事的娇甜,“敏敏喜欢温姐姐,自然不会觉得辛苦。”
“敏贵妃怕不是喜欢温婕妤,而是喜欢她肚子里的孩子吧?”叶榕婷最看不了江初唯身上的那股子狐媚劲儿,冷嗤一声。
叶榕婷那张嘴向来得理不饶人,所以从她将将踏进寝殿那刻起,江初唯就做好了打嘴仗的准备,笑盈盈地不紧不慢地偏过头,娇娇甜甜地唤了一声,“德妃姐姐,话可不能这么说呀,毕竟我还是个孩子呢,怎会去抢别人的孩子?更何况我又不是姐姐您,对吧?”
叶榕婷端起茶盏顿在那儿,脸上更是闪过一抹僵硬,眼角余光瞪了眼伺候在身侧的齐美人。
齐美人诚惶诚恐地将脑袋埋得更低了。
旁人不敢说的话,敏贵妃却说了出来,她心里虽然害怕,但也不得不承认很是畅快。
“齐美人年纪尚小,本宫为蓉西宫主位,出于好心帮忙照料大公主,有错吗?”叶榕婷饮了一口茶,挑眉淡笑。
“齐美人年纪小吗?”江初唯一脸娇憨地摸了摸鼻子,眨眼睛道,“大公主今年有五岁了吧?”
叶榕婷脸色又沉了两分,没回话。
江初唯却也不尴尬,笑着去问齐美人,“大公主有五岁了吗?”
齐美人心惊胆战,她人轻言微,在场对她来说都是主子,哪边都不敢得罪,小小声回了句:“是。”
她这么一说,叶榕婷便冷呵道:“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
“是。”常年受德妃打压,齐美人身心俱疲,就像老鼠看到猫,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藏起来。
“你们两个一碰面就吵嘴,也不知道是感情太好了,还是见不得对方好丁点?”周翰墨再次望向了江初唯,眸底的审视比方才又深了,江初唯什么性子,他养了三年,自个儿能不知道吗?
往日跟叶榕婷吵嘴,哪次不是三句话就被气哭,今儿倒是稀罕了,居然两回合都占了上风。
“陛下说笑了,敏敏当然是喜欢德妃姐姐了,”江初唯人美嘴甜,“谁让陛下喜欢德妃姐姐呢,敏敏爱屋及乌嘛。”
说话时带出的娇柔和造作,江初唯自己都快听不下去。
“敏敏长大了,也懂事了。”周翰墨笑着夸赞道,但心里却有些不***。
爱屋及乌吗?分明是将他往外推。
江初唯娇笑,唇红齿白,“陛下谬赞。”
“敏贵妃既然长大了懂事了,”叶榕婷顺着周翰墨的夸赞说道,端的是大度又善解人意,“那就要更加体恤温婕妤才是,敏贵妃身子向来娇弱,昭芸宫大多精力都在她身上,这不就冷落了温婕妤吗?陛下,嫔妾有一提议,齐美人不仅厨艺好,且生过孩子有经验,不如让她每日过来照料温婕妤?”
温婕妤将将有身孕,叶榕婷就安排自己人,就她那点小心思,周翰墨能看不出来吗?
不仅收拾了温婕妤,还能拖江初唯下水,一石二鸟,简直完美。
就算不成功,只要大公主在手,晾齐美人也不敢将她供出来。
周翰墨心里跟明镜儿似的,但他却什么都不说,还问江初唯:“敏敏怎么想?”
江初唯想爆他狗头!
她替温诗霜感到不值,给狗皇帝生孩子,真是哔了狗了。
宫里有经验的老嬷嬷还少吗?为什么非要齐美人照料?
“陛下,齐美人方才送来的桃酥可好吃了,若是德妃姐姐舍得将人送过来,敏敏也能沾温姐姐的光吃点好的,”既然叶榕婷一片良苦用心,江初唯又怎能辜负了她,不如来个顺水推舟将计就计,“昭芸宫东偏殿也空了三年了,齐美人大可以搬过来一起住,我就喜欢热热闹闹的,对了,大公主机灵活泼,我是越看越喜欢,不知道德妃姐姐能否成全?孩子还是跟着生母比较好。”
叶榕婷眉头一皱,顿时十分不悦,“大公主在蓉西宫住习惯了,更何况温婕妤怀有身孕,最受不得小孩子吵闹了,敏贵妃还是太在意自己了。”
说着,扭头问齐美人:“敏贵妃方才的话,你可都听清了吗?”
齐美人唯唯诺诺地点头。
“既然敏贵妃喜欢你的厨艺,那你明儿个就搬来昭芸宫吧,好生地照顾温婕妤,好生给敏贵妃做饭。”
“是。”齐美人垂着眼眸,眸底一片通红。
住在蓉西宫,看自己的女儿都受限制,等搬到昭芸宫,怕是更难见上大公主一面了吧。
江初唯懒懒地耷拉着眼皮,从食盒里取出一块桃酥咬了口,笑眯了眼又道:“陛下,齐美人厨艺是真好,心思也是细腻周到,有她照料温姐姐,敏敏是一万个放心,只是……”
她抿了抿唇,欲言又止。
“敏敏有话不妨直说。”周翰墨眸光一转,盯住了江初唯手里的桃酥,在蓉西宫他吃过齐美人做的吃食,味道确实还不错,却也勾不起他半点兴趣,但今儿……他倒是想要细细品尝一番。
江初唯***了***粘在唇上的糕屑,又望了一眼齐美人,这才轻轻道:“不管怎么说,齐美人也是蓉西宫半个主子,又不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宫人,要她搬来昭芸宫照料温姐姐,到底还是委屈齐美人了,不然陛下赏给齐美人一些奖励吧?”
蓉西宫半个主子?
叶榕婷心里冷笑,一个贱婢她也配?
狐媚子还挺会装好人!心机竟然这般深,是她小看她了。
“齐美人想要什么赏赐?”周翰墨终于看向了齐美人,脸上却不见任何情感,若不是有大公主,他肯定早忘了还有这号人。
齐美人受宠若惊,舌头打结,语无伦次,说到最后都快哭了,“嫔妾……嫔妾不敢求赏赐……”
“陛下,不是赏赐,敏敏是说奖励,”江初唯站出来打圆场,跑去拉过周翰墨宽大的袖袍,撒娇似的轻轻晃了晃,“昨日大皇子来昭芸宫玩,敏敏觉得小孩可有意思了,陛下也准大公主每日来敏敏这儿玩吧……”
末了,还不忘拖长尾音求道:“陛下,你说好不好嘛~”
水灵灵的杏仁眼巴巴地望着,盛满了星辰和期待。
这让周翰墨想起他还住在东宫的时候,沈惜音就是这般娇憨地喊他太子哥哥。
叶榕婷不想给江初唯任何接近大公主的机会,“陛下,年终天儿冷,大公主前日着了凉,今日才将将好些,嫔妾舍不得她受苦。”
“好了,只是每日来昭芸宫玩会儿,又不是要把大公主抢走,德妃这般紧张作甚?”周翰墨一锤定音。
叶榕婷被周翰墨这么一噎,心里是恨毒了江初唯,但嘴上也不敢再说什么,只道:“嫔妾遵旨。”
如此就能每天见到大公主了,齐美人比任何人都要高兴。
虽说她不知道敏贵妃为什么要帮她,但大抵不过就是利用她对付德妃。
她只是一枚棋子,这一点齐美人很清楚,但心里的那杆秤却已经不自觉地偏向了江初唯,至少她有考虑她的感受,将她当人看。
“时候不早了,温婕妤好生休息,朕晚些再来看你。”周翰墨拍了拍温诗霜的手,随后又交代了青柚几句,才起身往外走,没理会跟他一起来的德妃,但到了门口却突然停下来。
“敏敏随朕来。”周翰墨沉声道。

小编点评

病娇贵妃躺宠了 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