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贵妃躺宠了(江初唯周瑾辞)

病娇贵妃躺宠了(江初唯周瑾辞)

导读:完整版小说《病娇贵妃躺宠了》主角是江初唯周瑾辞,作家伍子橙所写;热门小说病娇贵妃躺宠了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前世,江初唯是狗皇帝的白月光替身,结局被做***彘惨死,连累江家满门抄斩。重来一回,江初唯毅然......

小说介绍

完整版小说《病娇贵妃躺宠了》主角是江初唯周瑾辞,作家伍子橙所写;热门小说病娇贵妃躺宠了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前世,江初唯是狗皇帝的白月光替身,结局被做***彘惨死,连累江家满门抄斩。重来一回,江初唯毅然决定:走渣男的路,让渣男无路可走。

小说简介

江初唯不愧是大周第一病美人,病恹恹的还对你笑得酒窝甜甜,给后宫嫔妃们腿都甜软了。
宫斗?贵妃娘娘最近都瘦了,本宫得回去炖汤。
侍寝?贵妃娘娘昨儿个约了本宫今晚推牌九呢。
熬过前世,江初唯终于不爱狗皇帝了,周瑾辞以为自己机会来了,却没想……奇怪的情敌今天又增加了!
他将她狠狠地拥在怀里,眼角嫣红,委屈又气恼:还以为你喜欢小奶狗,原来你喜欢小狼狗。
江初唯:我就不能喜欢人吗?

病娇贵妃躺宠了免费阅读

无情
太医前脚一走,周翰墨后脚赶来,眉头紧蹙,龙颜不悦,不知情者只当他多着急江初唯。
周翰墨坐于床前,轻纱幔帐,隐约见得江初唯柔软的身段,以及她娇弱甜媚的精致小脸,但这些都不足以引他止目,最后只是将视线停在她的眼角。
一片殷红,如泣如诉。
江初唯虽然恨死了周翰墨,但也知道什么叫蚍蜉撼树,时刻提醒自己——小不忍则乱大谋,既然狗皇帝当她是替身,那她定要好好的配合的。
前世是周翰墨对她了如指掌,如今换成江初唯对他知根知底。
他将她折磨至此,不是为了更好地掌控她,只是因为病弱不堪的她最像他心中的白月光。
惠敏皇后自焚之前,已经病倒在床半年之久,周翰墨每去探望她,她的眼角都通红。
周翰墨肤色极白,跟殿外的雪色一样,甚至透着冷光,他什么都不用做,光是坐在那里,气场就强大得让人喘不过气,“太医怎么说?”
但也不得不承认狗皇帝长得俊美非凡。
香巧急忙上前回道:“太医开了药方,说是吃了药晚些便会退烧。”
周翰墨点头,又命香巧将炉子里的炭火升高一些,“夜里你就守着敏敏,不可走开半步知道吗?”
“奴婢遵旨。”香巧惊心胆颤地埋着头。
周翰墨亲自喂江初唯喝药,她蔫蔫地靠在他怀里,杏仁眼半眯,泛着朦胧水光,声线要比平日低哑,但语气未变,娇气任性得很,“陛下怎么没去玥兰阁?就不心疼温婕妤吃味吗?”
前世只要狗皇帝宠幸其他妃嫔,江初唯都会闹上一闹,今早上她刚重生回来,没有那个闲情逸致,但演戏还是得演全套,免得周翰墨起疑心。
周翰墨眸底划过一丝不耐,却也没说什么,接过春公公奉上的绢帕,细心地为江初唯擦了擦嘴角,重新扶着她躺回床上,拉过锦被盖她身上,边摸着她的头边哄道:“温婕妤吃不吃味,朕一点都不在乎,只要我们敏敏能快些好起来,等天气稍好些了,朕带你去堆雪人。”
“就像三年前那样吗?”江初唯两只手攥着被角,往上拉了拉掩住自己的娇笑,只露一双含春羞涩的美目,痴情绵绵地望着周翰墨,“陛下待臣妾真好。”
周翰墨俯身在江初唯额上落下一吻,盯着她嫣红的眼角,缠绵悱恻,“因为你是朕最爱的敏敏啊。”
一时间江初唯四周充斥的全是狗皇帝的味道,她屏住呼吸,生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发吐。
“敏敏好生休息,朕晚些再过来看你。”周翰墨宠溺地刮了一下江初唯的小鼻子。
走出两步,他站住了脚,回头,似笑非笑,“朕已经将江岸调去了刑部,现任侍郎一职,虽说官不大,但来日方长,敏敏觉得呢?”
“朝上的事情,臣妾不懂,臣妾只想一辈子待在陛下身边。”上辈子的恋爱脑不能崩,江初唯极其乖巧地回了一句。
心里却是门儿清,她的三叔江岸才疏学浅,资质平庸,为小官尚可,周翰墨破格提拔他,面上为了讨好江初唯,实则是打压刑部尚书温父。
这是狗皇帝给江家挖的最后一个坑。
很深很大,足以埋了江家上下三百人。
周翰墨捻了捻下巴,最后又深深看了眼江初唯,转身离去。
香巧关上殿门回来,江初唯已经起身,裹着被子坐在床头,病恹恹地耷拉着眼皮:“陛下去玥兰阁了?”
“小姐是担心章太医吗?”香巧守在炉边盯着炭火,倒不是因为周翰墨的交代,她只是惦记自家小姐的身子。
周翰墨在江初唯的药膳里加了料,这件秘事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所以只要江初唯身子有不***,一定是太医院最德高望重的陈太医过来问诊。
如此一来,江初唯不好直接请章卿闻来见,只能借助温诗霜,周翰墨对她没有疑心,再加上她品阶不高,宣一个资历浅薄的年轻太医很正常。
江初唯这才吩咐香巧塞话给玥兰阁,没想到温诗霜竟然听进了她的话,当下章卿闻正在偏殿为温诗霜问诊。
“温姐姐受了风寒,章大哥例行问诊,都是光明正大,有什么好担心?”温诗霜跟章卿闻皆是谨慎之人,江初唯对他们很是放心,“倒是绿春那边,你可要把人看紧了。”
绿春微不足道,但也不能让她有机会在狗皇帝面前乱说一通,到时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岂不是得不偿失,还是寻个合适的日子把人送出宫去,让她一辈子再见不到狗皇帝。
屋里暖和,又吃了药,江初唯身上已经发汗,小脸又烫又红,她用手扇了两下,想到另外一件事,“你命人送些衣物和吃食去慈乐宫。”
今日之前,小姐跟慈乐宫的景王并无交集,现下突然关切起对方,香巧虽然不解,却也没多问。
她相信小姐这般行事自有道理。
江初唯交代完香巧就睡了过去,待到醒来时,烧已经差不多退了,只是身上又湿又黏,难受得很。
反正周翰墨还没走,她也不急于一时,舒***服地洗了个澡,又吃了一碗燕窝粥,这才慢悠悠地动身前往玥兰阁。
温诗霜一下午没出过雅室,江初唯***的时候,她还在写字,半点察觉都没有,直至青柚看到江初唯,“贵妃娘娘吉祥。”
温诗霜听见声音便要起身行礼。
江初唯两三步上前拦住她,迎头握住温诗霜的手,眉眼间是掩不去的病色,却仍是笑得娇美有灵气,“温姐姐不必多礼。”
说着,偏头望了眼旁边方桌上摆放得规规整整的宣纸,“温姐姐不是身子不适吗?怎么不多休息两日,非要赶这时候写字?”
温诗霜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
“难道是陛下的意思?”江初唯气呼呼地鼓起脸颊,哼哼唧唧替温诗霜打抱不平道:“陛下怎地这般不知体恤他人,即便再喜欢温姐姐写的字,也不能欺负一个病人呀。”
好在伺候在屋里的香巧和青柚都是心腹,不然这种话教旁人听见了可是了得。
“贵妃娘娘言重了,”温诗霜安抚江初唯,低着头声音浅浅的:“陛下不曾为难嫔妾,是嫔妾近日得了一本词集,甚至喜欢,便每日都想抄写一遍。”
江初唯牵着温诗霜坐到主位上,端过青柚奉上的茶水抿了一口,抬眸扫了眼挂在墙上的画作,虽然她不懂画是外行,但也能看出这些画出于同一人之手,而这个人就是温诗霜。
“温姐姐当真喜欢写字吗?”江初唯眨了眨眼睛。
说是狗皇帝无情,却又是痴情至极。
后宫佳丽三千人,凡是能入他的眼者,身上都有先皇后的影子。
江初唯是因为模样生得像,而温诗霜则是跟先皇后一样,写得一手极好的簪花小楷。
但温诗霜却不是真正地喜欢写字,她更喜欢作画,打小的人生理想就是成为大周第一大画家,而对其他事情了无兴趣,包括嫁人和生孩子。
家里就她这么一个女儿,温父自是疼她宠她,虽然嘴上不免说教,却也从未逼迫她,温诗霜就这样画到了十九岁,在京城已然有了些小名气。
周翰墨命人买了一幅回宫,展开画卷简直惊为天人,却不是为画,而是画上题的字,他根本不懂欣赏她。
温诗霜端起茶盏,水里的茶叶自在地舒展着,比她的日子过得自由多了,“写字可以修身养性不是吗?”
人生在世,有太多的事情身不由己,有太多的无奈心不得已。
为了温家为了父亲,她只能牺牲自己。
“自己喜欢的东西是好,不喜欢的东西就是不好,为何非得勉强自己呢?温姐姐喜欢画画,那我们就画画好了,陛下喜欢看温姐姐写字,那就写给他看好了,温姐姐,放弃谁都可以,千万不要放弃自己。”江初唯这番话说的可谓是真情实意,掏心掏肺,过于激动,说完,有些上不来气,她掩嘴咳了两声,美目含泪,颊上晕红。
“贵妃娘娘?”温诗霜脸上露出担忧之色。
江初唯却是笑眯眯地摆了摆手,“不碍事,习惯就好。”
温诗霜仍是不放心,吩咐青柚将火炉移至江初唯脚边,又命人取来新的手炉给她换上。
“温姐姐,你且听妹妹一句劝,人的这一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为何不让自己过得好些呢?尤是我们在宫里,陛下前朝日理万机,就算空闲下来了,各宫那么多姐妹,他也照顾不过来,如若我们再寻不到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日子确实难熬。”
见***有效,江初唯说得更带劲儿,最后再来一泼彩虹屁,“更何况温姐姐画得那么好,我未入宫那会儿,祖母就时常念叨我,说我要有温姐姐一半的才能,她定是做梦都能笑醒的。”
听话至此,温诗霜终于有了反应,低头轻轻饮了一口茶水,脸上看似清淡毫无波澜,但她的手却微微颤了颤。

病娇贵妃躺宠了完整版

看病
江老夫人夸了她?
温诗霜抑制不住的欢悦,毕竟她自小就敬佩江老夫人。
“我们家里收藏了好多温姐姐的画作呢,”江初唯甜甜一笑,“所以温姐姐一定不能放弃,待你成为大周第一大画家,我家可就发大财了。”
江家乃大周第一大家族,有钱有势,怎么可能靠她的画作发家致富?
江初唯不过是哄她开心而已,温诗霜却很受用,眼里难得露出点淡淡的笑意,“谢谢贵妃娘娘。”
“都是自家姐妹,这般客气作甚?”既然知道温诗霜喜欢什么,江初唯自是要投其所好,“上个月我得了一套极好的笔墨纸砚,但我不喜欢写字也不会画画,今儿就统统给温姐姐送过来了。”
果不其然,看到香巧奉上来的东西,温诗霜的眼睛倏地亮了,再转过脸望去江初唯。
她也正看着她,水灵灵的杏仁眼仿若繁星点点,尤其是歪头朝人笑的时候,无辜又天真的模样。
这么可爱?
还是那个搅得她每晚噩梦连连的敏贵妃吗?
温诗霜:“……”
或是之前有什么误会吧,就像江初唯说的那样,都是德妃从中作梗。
温诗霜安排得周到,神不知鬼不觉,江初唯跟章卿闻见面了。
寝殿锦帘轻摇,一名白衣男子挎着药箱走了进来。
身形颀长,洁白的衣袍穿在他身上,就像天边的云,时绻时舒。
在京城,章家算不上什么大户人家,但也是百年的书香门第,章卿闻更是大周第一神童,一岁识字五岁作诗,七岁写了一首长篇叙事诗,传至京中大街小巷,风靡一时,家中长辈都盼着章卿闻金榜题名时光宗耀祖。
未曾想章卿闻会弃医从文,却也只用了一年的时间,便考入代表了大周医学界最高水平的太医局,不愧是天赋型选手。
“章太医,辛苦了。”这里是玥兰阁的寝殿,温诗霜遣走了所有的宫人,但江初唯说话仍是小心,她原本跟章卿闻就不是很熟,只是在江家的时候见过两次。
而他之所以愿意留下,想来也是念及与兄长的同窗情谊。
轻纱幔帐中伸出了一只莹白的纤手,掌心的纹路很淡很淡,指尖晶莹剔透,没什么血色。
章卿闻的视线在江初唯手上稍稍停了一瞬,很快又收回,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端坐于床前为其号脉。
没人说话,屋里跟着安静了下来,只能听得自己的呼吸声,一时间气氛极其压抑,江初唯睁大眼睛躺榻上,有种弥留之际死不瞑目的错觉。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章卿闻终于为江初唯诊完脉,旁边的方桌上已经备好纸和笔,他转身提起笔却又顿在了半空。
“章太医,”江初唯将手抽了回去,些许忐忑地揉了揉,眉眼半垂,抿了抿唇才问道:“本宫时日不多了吗?”
狗皇帝给她药膳里加料,也不知道是不是毒药?
“贵妃娘娘身虚体弱,脾肺邪盛,却也不致命,”章卿闻声线跟他人一般,温柔缱绻,犹似春风拂面。
“不致命便好,”江初唯心有余悸地暗舒一口气,“那就请章太医开药吧。”
“贵妃娘娘若想早些康复,微臣可为娘娘施针排邪,每日两针,半月见效。”
“大可不必。”江初唯拒绝得干脆利落。
章卿闻侧了侧头,些许不解。
江初唯半靠着床头坐着,“本宫怕疼,是一点疼都受不了,还望章太医莫要为难本宫。”
章卿闻没再说什么,落笔迅速地开了药方,“娘娘入宫三年已久,自当加倍小心身边人。”
章卿闻何许人也,大周第一神童,智商定是一等一,即便江初唯什么都不说,他也能用脚指头猜个八九不离十,后宫最受皇宠的敏贵妃,身子骨却被牵累至此,陛下怎会没有察觉?只不过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好在他来了。
留下一纸药方,章卿闻提上自己的药箱告退。
江初唯却突然喊住他:“章大哥。”
不是章太医。
这让章卿闻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夏日天热,江初唯用了晚饭,跟丫鬟在花园里荡秋千,月白纱裙如水波般漾开,一双雪白的秀足若隐若现。
秋千底下是一大片盛放的栀子花,却也不及秋千上的人儿一分一毫。
那一瞬时,章卿闻也终于亲眼目睹了“栀子美美如玉”到底是怎样一番景象。
让人过目不忘。
江允知呵斥江初唯不成体统,怎可在外男的面前脱去鞋袜?
江初唯却不怕,跳下秋千,甜甜软软地一撒娇,便把江允知哄得眉开眼笑,而后抱住自己堂兄的胳膊,偏头望向章卿闻脆生生地喊道:“章大哥!”
江初唯坐起身子,伸手撩起轻纱幔帐,探出一张***欲滴的小脸,就如四年前那般,只不过将将咳了一阵,一双杏仁眼四周泛了红,透着羸弱的***。
“章大哥,我不想家里人担心,你帮我保密好不好?”她求他。
“好。”章卿闻毫无犹豫。
江初唯抬眸,望进一双漆黑又温暖的眼睛,她朝他灿烂一笑,“谢谢章大哥。”
“嗯。”寝殿里的烛光莹莹,章卿闻的笑容温和如春,就像他们初见的样子。
而令他至今最后悔的事情,莫过于江初唯喊他章大哥时,他没有回应她。
时过境迁,他终于补上了。
君子有情,止乎于礼,不止于礼,止乎于心。
他不求多,只愿护她无恙。
从玥兰阁回来,江初唯病恹恹地靠在贵妃椅上,颊上略带红晕,杏仁眼眯了眯,眸光朦胧,“药方收好了,明日去抓药注意些,多带些银两好生打点,万万不可传到太和宫。”
香巧眼眶已经红透,她不敢张嘴说话,只能咬着唇点头。
他们小姐真的太难了,别人看是后宫最得皇宠的敏贵妃,实际上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江初唯伸手去捏她的脸,轻轻一笑:“我这还没死呢,怎么还哭上了?”
香巧急得直跺脚,“小姐!”
江初唯拍了拍她的手,神色不变,“好了,不跟你闹了,我有些饿了,你去小厨房找些夜宵过来,若有小涮锅,一定要端过来,下雪天吃这个再适合不过了。”
“……”香巧是江初唯的替身宫女,昭芸宫几十号宫人任她差遣,尤其是上小厨房取夜宵这种小事,她大可不必亲自出动,但一想到小姐用了三年“有毒”的吃食,她心里就充满了悔恨和自责,更是暗自发誓从今往后定要护好小姐,绝对不能辜负了入宫前老夫人对她的交代。
香巧出去没多久又折了回来。
江初唯一心念着小涮锅,见她面有急色,跟着紧张起来,问道:“小厨房今日没备小涮锅吗?”
“不是小涮锅,”香巧心急如焚,额上涔出冷汗,“是绿春不见了!”
江初唯狠狠地愣在贵妃椅上,“什么?”
“也不知道绿春说了什么,竟将守她的宫人骗进房,趁其不备将人打晕跑了。”香巧差点吓哭了,“小姐,这可怎么办?万一绿春跑去太和宫……”
回过神,江初唯冷静了不少,浅浅地眯了眯眼睛,“着急也不抵用,你先命几个宫人去太和宫探探情况,另外再让人去各处好好寻一遍,若有人问及,便说我今日出门丢了发簪。”
她这一声令下,昭芸宫立马忙碌起来,好在香巧安排妥当,忙而不乱,外人察觉不出异样。
早些时候担心绿春在狗皇帝面前乱嚼舌根,狗皇帝顶多是知道她跟温诗霜关系有所缓和,但现在不一样……
万一绿春发现她联手玥兰阁看病的事情,到时候肯定会连累温诗霜和章卿闻,以狗皇帝心狠手辣的性子,只怕会杀了他们二人吧?
一想到这里,江初唯含泪美目顿时凉飕飕,绞着手里的绢帕,指尖一片冷白。
绿春从昭芸宫逃出来,第一想法便是去太和宫,妄想周翰墨为她主持公道。
因为着急,再加上下雪天路滑,半道差点摔进荷塘里,幸得周瑾辞出手相救。
虽说夜里光线暗,但绿春还是一眼将人认出,跪在地请安:“奴婢见过景王。”
周瑾辞手里提着灯盏,昏黄的光线笼在他身上,衬得少年愈发纤细瘦弱。
“你是昭芸宫的婢女?”他脸上挂着温软的笑意,跟小白兔一般乖巧。
绿春没想到周瑾辞竟然认得自己,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本王今日意外拾得贵妃娘娘的斗篷,你帮本王送还回去可以吗?”周瑾辞身份尊贵,却一点王爷的架子都没有,望着绿春的眸子更是单纯,透着人畜无害。
软绵绵得让人没法拒绝,绿春只能接过斗篷,心里想着先把人应付过去再说,“奴婢遵命。”
周瑾辞却不给她机会,又道:“贵妃娘娘喜欢红梅吗?本王等下多摘几枝,你一并送去可好?”
景王在宫里日子不好过,众人皆知,想要巴结陛下身边的红人,也无可厚非。
但为何非要大晚上逮着她不放?
绿春狐疑地看他一眼。
周瑾辞立即露出轻微的笑容,一双漂亮的丹凤眼里满是乖巧和期待。
不管景王有无权势,多个靠山总是好,况且少年看起来就很好骗的样子,将人哄高兴了,等再过几年,指不定她还能嫁入王府,飞上枝头变凤凰。
心里想得太美,就忘了宫里关于周瑾辞的传闻。
“下雪天路滑,奴婢陪您过去。”绿春跃跃欲试。
“谢谢姐姐。”周瑾辞人软嘴甜,却在转身那一瞬,眸底闪过一丝冷笑和杀气。

江初唯周瑾辞

小说病娇贵妃躺宠了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