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摘星(秦姒傅承兮)

为你摘星(秦姒傅承兮)

导读: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为你摘星》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明火执仗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两人身上强烈的气场相撞,俊男***,女生还顶着商学院第一系花的名头,惹眼到不可思议,让人想忽略都难。

小说介绍

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为你摘星》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明火执仗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两人身上强烈的气场相撞,俊男***,女生还顶着商学院第一系花的名头,惹眼到不可思议,让人想忽略都难,教室后门口有窃窃私语:小编为您带来为你摘星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简介

两人身上强烈的气场相撞,俊男***,女生还顶着商学院第一系花的名头,惹眼到不可思议,让人想忽略都难,教室后门口有窃窃私语:
“是秦姒啊,这是又闹分手吗。”
“日常戏码,见怪不怪喽,就是不知道这次被甩的是谁?”
“喏,”胖妹手一指,“就对面那个呗,要我说,高高瘦瘦的,看着挺帅的啊,干嘛想不开?”

为你摘星全文阅读精彩赏析

A大北区,金融学阶梯教室外。
距上课还有不到十分钟,楼道里只剩下几个晚到的学生拖沓着步子,不紧不慢往里走。
有好奇的学生进教室前脸朝一旁偏一偏,视线就若有似无地,落上走廊尽头两道相对的身影。
那里,高挑纤瘦的女生正慵懒地倚靠在墙边。
十月份的天气,宽松的薄毛衣下面搭配A字裙和麂皮小高跟,衬的身形更显玲珑。
而站她对面的男生,同样身材颀长、衣着不俗,脸上却挂着薄怒。
分手现场。
两人身上强烈的气场相撞,俊男***,女生还顶着商学院第一系花的名头,惹眼到不可思议,让人想忽略都难,教室后门口有窃窃私语:
“是秦姒啊,这是又闹分手吗。”
“日常戏码,见怪不怪喽,就是不知道这次被甩的是谁?”
“喏,”胖妹手一指,“就对面那个呗,要我说,高高瘦瘦的,看着挺帅的啊,干嘛想不开?”
“废话,秦姒找的哪个不帅?有钱人家大小姐玩的游戏,我们不懂啦~”
走廊尽头,楼梯边,八卦当事人此刻还低着头无所谓地划着手机,听着对面男生的辩解。
半晌,她看了眼时间,冷淡抬头,“说完了吗?说完的话,我就回去上课了。”
说着,作势要走。
高跟鞋敲上大理石地板,嗒嗒两声,人没走出两步,手臂被身后一个跨步跟上的男生抓住。
男生身上带着股痞气,一身矜贵的衬衫长裤却穿的严整,衣服不显眼处,挂着同一个英文logo。
——显然是同一个牌子。
他脸色不甚好看,手握上女生手腕,“秦姒,你这在玩我呢?”
说着,手机晃了晃,“就为着我玩游戏撂了你电话,才一次,你就要分手?”
声音渐渐没了方才好耐性,不过,这也无可厚非。
毕竟口干舌燥解释了有二十分钟,周围一众狐朋狗友都拉来陪了葬,每个来段悼词,都他妈够把嗓子说哑了。
嚣张惯了的梁大少,何曾受过这待遇?
应着他的质询,秦姒转身,俏脸对上他不悦的脸色,皱了下眉,“挂电话是小事?”
似在咂摸他的话,她语气渐渐带上了点咄咄逼人,“我要是当时真的有危险呢?”
“……游戏比我重要的话,你怎么不回去对着游戏,喊女朋友?”
话半真半假地,梁恩泽被气笑,“秦姒,你当我瞎啊?”
“我那天在校门口,可亲眼看着你爸司机把你接走的,你能有什么危险?”
说着,他手烦躁地扯了扯领口,系的严谨的扣子被扯开一颗。
“做人讲点良心好不好?处了这么一个月,老子对你什么时候不是鞍前马后、说一不二的?”
这话说的,倒也确实没错。
秦姒无所谓地耸肩,不置可否。
梁恩泽看她一言不发,气势登时上来,顺杆爬。
“倒是你,现在只顾着质问我,就跟自己没无缘无故拒接过我电话一样?”
“就上周三,第二天微积分月考,你拿走我笔记。我那天还发着烧,电话让你当晚给我送来,顺便带药。”
“你接了第一通电话后,没应声就挂了,再打,就关机……”
梁大少毕竟影视专业,对面部表情的管理甚是到位。
一连串的委屈诉出,表情自然也非常上道地配合上两分泫然欲泣,合着悲愤。
仿佛面前的,就是骗了人青春、又骗身的渣男。
然后悄悄抬眼,偷看,注目,然后……脸上染上错愕:仿佛有点不对?
他看着秦姒脸上如面具般的冰冷褪下,如他所愿,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丝玩味?
与他疑惑的目光撞上,秦姒巴掌大的小脸上,终于挂了抹笑,口吻风轻云淡。
“别装了,梁大少,你心里打的什么算盘,我还不清楚?”
说着,墨绿色A字裙包裹的修长双腿轻动,绕到他身前,神情松散。
“粱大少爷,你家住市中心独栋小别墅,父亲房地产投资专家,买房不是黄金地段那是看都不带看的,家里二三四五六套房全二环内。”
“大晚上的,你十一点钟打电话说自己在荒郊野外的一个什么麦当劳复习,我倒是顺手百度了下,四环以西的一个什么村,周围除了一家七天连锁,第二家快餐店都不大好找。”
“我看你怕不是需要退烧药,是想直接开房运动一下、物理退烧吧?”
“带退烧药?你怎么不干脆让我带两个套过去?这样,是不是还方便点?”
梁恩泽的脸色,随着秦姒的话越来越沉,最后唇瓣开合,想说点什么,却最终一个字也没说出口。
谎言被拆穿后的短暂静寂,连带着周遭的空气,都弥漫上一丝若有似无的尴尬。
梁恩泽在心里骂娘。
他手烦躁地从兜里摸出手机,然后又什么都没做塞回去,半晌,憋出一句,“你怎么……”
“我怎么知道?”话至一半被秦姒打断,她走到他身前,抬头仰视他。
“就不说你电话里那几声扭捏作态的咳嗽多假,就说你大晚上在外面复习我也是不信的,何况……”
她卖了个关子,待看到他黑沉的脸色,身形靠近。
“何况你那出主意的猪队友,给你打电话打到我这儿,我一逼问,什么都说了,包括,”她戳上他的胸膛,“你定的蜜月套房。”
随着话音落,几声轻笑出口。她笑得又***,又气人,就在他咫尺之遥。
说起来,梁恩泽虽然打架闹事、旷课作弊无恶不作,但却是个怂的。
跟秦姒处这么一个月,她没首肯,他还摸到过她手指尖。
特么真是做了一个月吃素的和尚。
因而,心境在此刻又尴尬、又恼怒的气氛下,恶从胆边生。
他心里很清楚,反正不管秦大小姐的哪一任男朋友,那都是注定要从历史舞台上退幕的。
——没人抓得住她的心。
不如,先一亲芳泽也好。
如此想着,梁恩泽便如此做了。
他眯起一双丹凤眼,长臂一伸,将面前娇笑着嚣张的少女禁锢在身前。
秦姒根本没想到他会这么大胆,毕竟无论家里的财势、权力,还是自己在学校的哥们,都要压过梁恩泽几分。
他跟她交往的一个月,也甚是乖觉。
如此,一不留神,就被他得了手。
纤细的腰肢被一手掌控住,下一秒,下巴被抬起,他的唇就凑上她耳边,他笑得恶劣:
“全四十三中谁不知道,你小小年纪就玩的挺开的,又是倒贴、又是表白,估计早什么都跟男人做了,现在还跟我面前装纯情?”
说着,放在她腰后的手就不规矩起来,沿着腰线摩挲。
声音,也低了下去,“我鞍前马后一个月,也是时候,该收点利息了。”
秦姒看他不像开玩笑,下意识挣扎起来。
奈何男女力量悬殊,手腕被制住,然后,握住放到胸前。
她气愤瞪他,挣扎着,却无计可施。
手腕被狠狠地禁锢,她闭闭眼,算了,不就是亲一口么。
千钧一发之际,二人身侧响起一声低低沉沉的“借过”。
嗓音有点哑,带了初秋的凉,打断争执中二人所有的动作。
秦姒和梁恩泽皆是下意识一怔,梁恩泽率先扭头,不耐烦地瞥向一侧打扰了好事的肇事者。
男生一身普通的校服白衬衫穿的规规矩矩,个子比他高,他需要仰头视线才能对上他的脸。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带了股淡漠,却让人觉得无端高高在上。
不认识。
他在心里啐了声,收回视线,不打算理会这人。
——走廊这么宽,虽然两人占了正当中,但他不会从后面过啊?没事找事。
心里如此念着,梁恩泽更觉得此人刻意为之,于是又低着嗓子,随便骂了句。
手臂紧了紧,手下没一点要放开秦姒的意思。
而他箍住腰身的少女,脸上神情,却有些呆愣。
——傅承兮。
秦姒此时心中反反复复地,只剩下这三个字。
她从未想过,有一天会重新再见他,这么猝不及防地,过了这么久,以这样的方式。
如此,什么反应都顾不得做了。
她本推拒着梁恩泽桎梏的手无力地垂落下来,一张小脸上混合着惊喜、惊讶,以及欲言又止。
半晌,方勉强找回知觉,唇张了张,“傅……”
不远的走廊拐角,楼梯上一连串脚步声响起,由远至近,打断女生未出口的话。
“傅承兮,你特么走这么快,赶着投胎啊,以前上C++的时候都没见你这么赶过……”
伴着有些恼的低咒,楼道拐角口,又一个男生出现。
同样高高瘦瘦,但他没穿校服,一身休闲打扮,衬衫领口很随意地敞着,露出一截白颈。
看到面前三人,来人脚步略有停顿,而后,俊脸上闪过玩味。
——都是老熟人。
秦姒看沈濯言不紧不慢收敛起松散的神色,视线从自己身上滑向一旁的梁恩泽,开口道:
“巧啊,梁大少。”
“这么……有情趣?”
他笑得有些坏,语气里带着明显的调侃,视线再次打量上二人这不远不近的动作,而后才站到傅承兮身旁。
秦姒感觉自己动作都僵***,手什么时候攥紧了毛衣袖口都没注意到。
她还兀自沉浸在震惊之中,不错目看着眼前人。
她从没想过有一天,他会隔着漫长的时光突兀出现在她面前,像是圣诞老人提前送到的礼物。
出乎意料、又令她措手不及。
好歹给她个梳洗打扮伪装起来的机会啊。
秦姒感觉自己曾在他面前努力塑造的形象渐渐裂出缝隙,最后,轰然倒塌。
她低下头揉了下太阳***。
算了,他是转系又不是转学,这就意味着,他大一就在A大了。
自己那响亮的名头,想没听过都难。
而另一侧的梁恩泽,却是应着沈濯言的话音,表情错愕了两分。
他眼神在方才打断自己好事的“肇事者”脸上来回晃了两把,带着不确定。
面前的男生自己确实不认识,也不知道学校有这号人物。
不过看他样子,跟沈濯言倒是相熟。
这就不得不让他深思了。
沈濯言其人,身家富贵在圈子里出了名的。
据说家里头还有军方的背景,爷爷是抗战时期立过赫赫军功的老首长。
而他混的圈子里,一帮公子哥大小姐也个个非富即贵。
他虽然跟他们玩过几次,但对于他的底细,也没很清楚。
他目光再次游移,落在两步远处面容清冷的傅承兮身上。
他一身寒凉,脸上冷意昭然,这么再细看之下,确实像是不好惹的。
梁恩泽几番思索,终于身形错错,松开了秦姒,两人间让出过道。
意思明显:他退让了。
秦姒被放开,脚踩着高跟鞋向后退了两步,退到墙边。
此刻她才顾上注意到他目光一丁点、一丁点都没落在自己身上,仿佛不认识一样。
他这是根本没认出来她吗?
无人注意处,少女垂落身侧的指尖收紧。
“傅承兮,”秦姒低低地开口,还没喊出声,面前的男生眼睛抬都没有抬,身形堪堪一错,就已经与她擦肩而过。
徒留秦姒手碰上自己肩膀一侧,那里,留着他衣袖擦过的余温。
等到人早走开到几步,沈濯言“哎?”了一声追过去。秦姒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他竟然真的连声招呼都不打,装不认识?
他怎么可能?
他怎么敢?
胸口里那一丝伤感慢慢地被气急败坏替代,秦姒视线逡巡,在走廊晃了一圈,最后,落上一旁梁恩泽身上。
嗯?敢欺负她?
少女舌尖***了下后槽牙,而后咬上红唇。
下一秒,高跟鞋抬起落下,伴着楼道里一声惨烈的低吼,秦姒慢慢收回鞋尖。
被坚硬的鞋跟踩上整个脚面,梁恩泽嗷的一声,身子下意识后退一步,脸上不可置信,“秦姒,你疯了?”
追她之前,兄弟们告诫过他,但他想着,妞再凶,还能要人命?
“操,出血了,”梁恩泽看着秦姒,又痛,又无奈,只能可怜地弯下腰扳起脚,哀嚎着:
“好歹给你端茶送水了一个月吧,就刚才,就碰到了你一片衣角,至于么?”
“跟你说啊,你现在打电话给我叫救护车还来得及,不然……”
“不然……”他诺诺地,半晌没“不然”出个所以然来。
看他扳着腿龇牙咧嘴的样子,活像一只猴子,站在一旁的秦姒心里才***了一点。
……
走廊另一侧。
快到门口,沈濯言收回意味深长的目光,轻啧了声:
不愧是傅承兮啊,不光要de最难的bug,还要泡最火辣的妞儿。
海城秦家,略有耳闻——
矿业巨头,秦家黑白两道都混,小辈里头的,就这么一个女孩,千娇万宠,性格骄纵。
想到方才的一出闹剧,沈濯言扭回头去,轻笑着对上身旁人,“这都不管?”
意思明显:身后就是大小姐和她的不知道男友还是前男友的。
以他对傅承兮的了解,不信这他也能看的过去?
沈濯言看向身旁人一如既往的冷漠侧脸,细微处,下颌线条却随着自己的话微微绷紧。
他脸上挂上得逞的笑意,出声揶揄:
“承兮,为着人家转系,连刘教授手头大好的项目都二话不说扔了,就为着过来,甩个冷脸?”
“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傲娇。
最后俩字没出口,被他低沉的声音打断:
“宋老最近,倒是忙得很。”
——一句没头没尾的话,似只是咂摸,意味不明。
沈濯言有点摸不着头脑,一瞬间分神,待思绪回笼,就看到他人已走到门边,正推开门。
门开的一瞬,淡漠的下半句话飘出:
“你要真的很闲的话,我倒是不介意替你找点事做。”
沉默半晌。
“操啊,”被无情甩开的沈濯言对着后门板,咒骂出口,“衣冠禽兽。”
宋老头就宋老头嘛,还学什么别人文质彬彬地叫“宋老”,让他半晌没反应过来。
宋广旻其人,就是他们隔壁项目组的组长。
带的课题死难,手下冤魂无数。
就因为这个,长期招不到人干活,手头仅有的几个被骗进坑的,还不死半残。
因此,就虎视眈眈盯上了一墙之隔的他。
开玩笑呢。
他跟的老教授讲解细致、项目简单,还能拿奖,他又不傻。
就这样,他把手头项目处理放慢了几个度,生怕一不小心干完活被借调过去。
但,还是在昨天,项目完成了。
这么狠,这人是想一天都不让他休息吗?
沈濯言暗叹:果然女人是第一生产力。
这才转系过来一个月不到,一个记笔记都一丝不苟的好少年,连威胁人这一套,都自学成才运用到炉火纯青了。
啧啧啧。

为你摘星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六十岁返聘的老教授指着ppt,一堂大课讲得让人昏昏欲睡。
阶梯教室最后排角落,教授们眼中的乖乖女许妍眉头微皱,将长发从一旁秦姒手中抽出。
偏过头,身旁的大小姐又兀自手撑起下巴,眼神松散,注意力压根不在黑板上,眼睛里像盛着浓雾。
许妍顺她视线看去,“秦大美人,现在已经过了春天,你这春愁也是来的很突然呀?”
秦姒歪歪头,就正对上她有些戏谑的眼。
她烦躁地变换了个***,声音闷闷地,“我是愁考试,又要月考了。”
“要不我今晚去你家,你给我补补?”
“哦。是么?”明显的敷衍,许妍手指指了指前面,“你确定你是在愁考试?”
一声轻笑,“一整节金融大课,你的眼都快在人家背上戳出个窟窿了。”
秦姒不语。
许妍学着她的***,手肘撑上桌面,托腮看向前排傅承兮的方向:
“软院转来的大佬,为人冷淡,跟沈濯言混一个圈子,往上扑的女生一大堆,关键一点不滥情。”
“……你这次的眼光,总算有点水准了。”
秦姒挑眉,“我之前审美很差?”
许妍轻笑,“梁恩泽不差?”
“就玩玩而已嘛,”秦姒懒散地靠上椅背,手臂展开,神思又有些飘忽:
他会不会也觉得自己,很滥情?
看她走神,一旁许妍眯了眯眼,放下手中笔记本,换了个话题,“说起来,你这学期上课这么积极,不会就是专门过来看人的吧?”
秦姒懂她意思,直接摇头,一本正经,“我就不能福至心灵,突然爱上了学习?”
“可以可以,那麻烦你下次爱的时候,别那么委婉。也抽几节课,坐坐前排什么的。”
“这样我也能看得清黑板,不用每次回家抄别人笔记了。”
许妍将手中笔记本合上,塞给她,“这周我有事,就麻烦爱学习的秦姒同学,替我补一下吧?”
她上课前提过那么一句,秦姒也没拒绝,顺手接过翻了翻。
整齐的字迹,隔几行就有几个问号用铅笔标记着,到后面,干脆空着好几行。
许妍略近视,今天没带隐形,还被她拽着坐最后排,教授字迹一小就看不甚清楚。
偏巧,这门课的教授还习惯性字越写越小,后面讲至兴起,板书全挤在一起。
她想起她方才的话,晃晃手中笔记本,眉毛微挑,“下周一就是阶段性测试,你这周末都还有事要忙?让我给你抄笔记?”
说着,脑袋往她身上一靠,样子可怜巴巴地,“本来我还想着这周末让大学霸你给开下小灶呢。”
许妍些微挪了下身形,将靠上身的柔弱美人推开到一旁坐好。
而后慢条斯理扣好中性笔笔盖,放回包里,才双手合十对上她,“想给你补习的学霸,能从永安楼一路排到校门口,你可饶了我吧。”
她微叹气,神色有一丝无奈,“我这周还得使出浑身解数伺候太子爷,周一前脱不开身,考前能不能翻完一遍课本都成问题。你也不忍心我裸着上考场的哦?”
许妍声音轻柔,听在人耳朵里,莫名有些勾人。
秦姒挑挑眉,不置可否,将她的话在心中过上一遍,而后补习的事被抛诸脑后,揪上别的话头。
她小脑袋朝她身侧贴去,体内八卦之魂熊熊燃烧,“不是吧,咱们某位大少爷这是,终于要传召你侍寝了?嗯?”
一边说着,脸上浮现坏笑,显然看热闹不嫌事大。
穆少宸和许妍的事她知道的七七八八,总之是一对不死不休的冤家就对了。
笑到一半,秦姒想起什么,手撑上下巴,“不该啊,他不是被老爷子流放美利坚了么,学期中还有闲心飞十几个小时横跨太平洋回来一趟?成堆projects都没能把穆大少压倒?”
许妍一边听她小声疑惑着,一边将收拾好的包拿到身前,手从课本上移开,无奈道:
“他有没被压倒我不清楚,不过我倒是很清楚,自己如果再伺候不好人,可能就要被压倒了。”
说完,扭头对上一脸笑眯眯的秦姒,故作哀戚,“天要亡许。”
秦姒鲜少看到许妍表情如此生动,长臂一伸环上她纤细的肩头,“乖啦,宝贝儿~你不是早做好委身资本主义强权、换取阶级晋升的准备了?现在还后悔?”
说着,眼睛瞟她一眼,“再说,咱们穆大少当年在申海一高,那也是倜傥风流、引无数小姑娘竞折腰的好吧?”
“……除开我那一个连的前男友们,就数他最帅了。”
许妍:“……”
两个娇俏少女头凑一起说着悄悄话,不时旁若无人地低笑几声。
隔着过道的男生记笔记之余,眼光不约而同悄悄扫过来。
然后,又默默收回。
不是一个阶层的人,除开一起上课也不会有什么交集。
宋慕时看着少女背影,暗暗想着。
上学期末见过一次她,后来便总控制不住注意。
名牌傍身的少女永远都不会是独身一人,每次身边跟着的,有男生、有女生。
但不约而同,她的朋友都是爱玩、高调、爱打扮。
富二代圈子中的人。
跟他不是一个阶层。
……
“喂,喂。”黑瘦男生放下2000块的安卓机,碰了碰呆愣的同桌,笑得猥琐,“看***出神了啊?”
说着,也扭过头去,嘴里嘟囔着:“奇怪!咱班许大女神怎么最近节节课坐最后排了?这是自暴自弃了?”
“旁边黑衣服是啊,比女神还漂亮,”说着胳膊肘撞撞宋慕时,“哪个班的?”
宋慕时略有尴尬,默默将视线从秦姒身上移开,手重新攥紧笔,语气僵硬地敷衍,“不知道。”
“对了,老师说到哪儿了?”
黑瘦男看他无意多聊,视线收回,摇摇头,而后冲他晃了晃手机。
上面是一组Loli服cos照,照片中年轻的女孩子露着明晃晃的***。
惹眼又有些油腻。
宋慕时视线在上面转了一圈,心中默想,真正富二代女神们才不会穿这种粗制滥造、一身蕾丝边的衣裳。
他视线再次扫上一旁笑作一团的秦姒、许妍二人。
——她们穿的又简洁、又淑女。
衣服包包上,还经常挂着他不认识的logo。
黑瘦男丝毫不知道宋慕时在想什么,他扭头看回手机屏幕,一边随手滑着浏览器页面,一边嘴上不停:
“你大学霸都不知道讲到哪儿了,我哪知道?这些枯燥的知识点,哪有看***有趣?”
“哎哎哎,你看这个。”
“……”
正说着,手作势伸过来,要将手机摆到他面前。
宋慕时却直接给推了回去,脸上挂着不耐,“于伟鸣,你上学期两门4学分专业课都挂了,这学期还不听课,不怕导员找谈话?”
说完侧侧身子,有些烦躁地远离旁边只顾刷手机的男生。
叫于伟鸣的悻悻将伸出去一半的手缩回,半晌,不在意地瞥了下嘴,重新低下头刷网页:
“你管好自己吧,还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小子,这学期就为着看这个黑衣服妹子,上课走神多少次了?上次借我的作业上,公式全都是错的。”
说着,扭头瞥了眼身侧宋慕时紧绷的侧脸,“不是我说你,想追就追呗,你条件又不差,大学又不像高中,还管谈恋爱呐。”
他是没可能了,不过宋慕时不一样。
他人长得白净,家境也算小康,还参加了学生会,成绩全班前三,今年大一入学后,不少学妹打听。
在他眼里,他跟她们是一样的人。
宋慕时听着他的话,神色有瞬间松动,而后那抹光彩又在微不可查中,默默归于黯淡。
他略微低头,将视线重新放到整齐记着笔记的课本,“你不懂。”
于伟鸣玩着手机,却丝毫没影响他发表意见,他兀自出声:
“我不懂?我清楚着呢。是不是觉得她们长得好看、家里还有点钱,就觉得自己配不上?”
他看向宋慕时,“那好看全是打扮出来的。你别觉得配不上,你大学霸稳居班里头几名,等以后毕业随便进个投行券商,跟着老大做几笔大的,前途无量着呢。”
说着,手指指了指,“看到了吧,许女神虽然跟着富二代们混,但也知道要好好学习,哪节课落下了?”
宋慕时沉默着,但他心头却因为旁边于伟鸣随意的一番言语,止不住地升腾起一股若有似无的雀跃。
也许,她距离着自己,也没那么远。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为你摘星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