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危情霍少心尖宠(苏桃霍霆琛)

蚀骨危情霍少心尖宠(苏桃霍霆琛)

导读:《蚀骨危情霍少心尖宠》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蚀骨危情霍少心尖宠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软糖糖所编写的,讲述了苏桃霍霆琛的精彩故事。

小说介绍

《蚀骨危情霍少心尖宠》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蚀骨危情霍少心尖宠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软糖糖所编写的,讲述了苏桃霍霆琛的精彩故事。

小说简介

霍霆琛是被刻进苏桃记忆深处的名字,霍霆琛是她曾经爱之入骨的男人,可是,为了亲姐姐苏薇薇的幸福,她自动退出了那段感情,可是,让苏桃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四年前的一场意外,却致使她的姐姐离开了人世,而无辜的苏桃却被判故意纵火罪入狱四年,四年来她忍受了太多的折磨,那么最终苏桃是否会掀开事情的真相呢?

蚀骨危情霍少心尖宠全文阅读

“4698,刑满释放。”
铁门轰的一声被推开,苏桃穿着皱巴巴的衣服走了出来。
四年来,第一次看见了外面的天空。
苏桃看着在那些来接人的亲属,眼睛在人群中转了两圈,没有看到她想见的人,虽然是意料之中,但她眼底仍闪过一丝失落。
苏桃漫无目的的往外走,却被一辆银白色阿斯顿马丁拦住了去路。
霍霆琛。
这个被刻进记忆深处的名字在她脑海里一闪而过,她来不及反应,车上便下来两个穿着黑色制服的男人,将她双手绑住扔上了车。
“放开我!你们是谁!”苏桃***挣扎。
“苏小姐,好久不见。”
副驾驶位置上的男人哪怕只露出一个背影,也看得出来气质矜贵不凡。
苏桃听到苏小姐三个字时浑身一颤,把头埋得很低:“你认错人了。”
她再也不是高高在上人人艳羡的苏小姐,而是一串编号,4698。
“认错?”霍霆琛冷笑一声,目光就像在寒冰里淬过一般,“这是不认我这个姐夫了?害死薇薇凶手的这张脸,我一辈子都记得。”
姐夫……
苏桃浑身一颤,不敢置信的看向男人。
他还是承认了苏薇薇的身份吗,娶一个死人当妻子!
“不是我。”苏桃已经不知道这是自己第几次说这句话,她说的太多,也说的太累。
下一瞬,男人的手便掐上了她的脖子,她很瘦,脖子脆弱得一只手便能握住。
霍霆琛右手猛地***:“监控录像显示家里只有你们两个人,她第二天就要和我结婚,有什么理由自己纵火***?你连自己亲生姐姐也下得去手!”
苏桃呼吸一滞,涨红了脸,疯狂拍打着那双正在要她性命的手。
曾经那双干净修长的手和她一起弹钢琴一起画画,温暖又炽热,如今却像一条冰冷的索命毒蛇,盘踞在她的颈间。
当年她冒着性命危险救下溺水的霍霆琛,救人的人却成了苏薇薇。苏薇薇求她不要告诉任何人,她为了亲姐姐的幸福选择了退出这段感情,祝福他们的婚礼,谁也没有想到会变成这样。
“我再……说一次,不是……我……”苏桃断断续续开口。
苏桃话音刚落,男人便松开手将她踹下了车。
身体砸在粗糙的水泥地面上,可四肢百骸传来的疼痛远不及心里撕裂般的痛楚。
四年了,从没人信她。
“我有的是时间让你慢慢承认,绑起来放后备箱,车上的座椅回去之后全部换新,脏。”
“不要……求你了,”苏桃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慌忙恳求,“不要把我放后备箱,求你了!”
“动手。”
“你明明知道……”苏桃有密闭空间恐惧症。
她就像一个破败的玩偶,被丢进了后备箱,随着盖子缓缓落下,四周一片漆黑,只有粗重的呼吸声和引擎发动的声音。
苏桃死死咬着嘴唇,紧张和恐惧如同潮水一般将她吞没,身子蜷缩成一团,汗水濡湿头发,指甲狠狠掐进肉里,呼吸越来越急促……
当后备箱再一次被打开的时候,她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狱服被汗水打湿,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保镖粗暴的将她从后备箱中拽了出来,像丢垃圾一般抛在地上,转身去给霍霆琛打伞。
霍霆琛用脚踢了踢她的手臂,苏桃察觉到痛感之后艰难的睁开了眼睛,当她看清面前是什么地方之后,眼底写满了惊恐。
墓园。
霍霆琛使了个眼色,保镖便将她半拖半拽着来到一块石碑面前,苏桃不用抬眼都知道那上面是谁的名字。
“跪下。”霍霆琛毫无温度的吐出两个字。
苏桃看着墓碑上用簪花小楷刻的“苏薇薇”三个字,一动不动。
保镖在她膝弯处踢了一脚,苏桃闷哼一声,双膝砸在了地上。
“从此以后每年的今天,你都要来给薇薇磕够三千个头。”
苏桃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三千个。
她被判故意纵火入狱四年,1460个日夜,35040个小时,在霍霆琛眼里这些都不过是一串数据,可对她来说,却要一天天在墙上用指甲刻着过,如同在油锅中翻滚,分秒难熬。
她入狱时才十八,正是最好的年纪,因为霍霆琛的一句“好好关照”,身上长年累月都是伤痕和淤青。
苏桃的脸看上去有些营养不良的枯黄,但那双眼睛还是一如既往的如同水晶般清澈:“我不会磕,火根本就不是我放的。”
霍霆琛眼里淬着寒光,似乎要把她生吞活剥一般,咬牙切齿低吼出一个字:“磕!”
保镖心领神会,一手摁着肩膀一手摁着后颈,将她整个人向下压去。
“我没有放火!”
砰的一声,额头接触到石板发出脆响。
保镖手上动作毫无停歇,一直压着苏桃往下摁,她挣脱不得,就像一个任人摆布的木偶。
“磕满三千个再走。”
“我说过我有的是时间让你慢慢承认,苏桃,今天只是一个开始。”
霍霆琛冷冽的声音像是一道魔咒,缠在苏桃耳畔让她遍体生寒。
雨越下越大,她的额头已经开始红肿渗血,雨滴砸在身上传来一阵阵钝痛,她嘴里不停的重复着“我没有放火”,瘦小的身躯在雨幕中起伏着,磕了一个又一个……
苏桃是被扫墓的路人救下,那人说当时雨下的很大,她躺在路上满脸都是血,嘴里一直念念有词。
昏迷两天,轻微脑震荡,额头严重磕伤,好在医生说只要坚持涂祛疤药膏,不至于破相。
苏桃没时间修养,醒了之后立刻出院,她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苏桃在被纵火那夜和陌生男人共度一夜,第二天便被直接控告故意纵火判刑四年进了监狱,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她怀孕了。
这件事只有她和监狱里的人知道,孩子一出生就被送往福利机构,她每个月只有十分钟探视时间。
苏桃到福利机构的时候拿着一张女儿的照片递给负责老师:“您好,我来认领我女儿,姓苏,苏星辰。”
“苏星辰啊……”负责老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你刚出狱?”
苏桃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嗯……”
“她和别的孩子闹着玩掉下了水潭,肺炎,现在在市中心医院。”
这句话对苏桃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她身子虚晃一下险些摔倒,扶着桌子才堪堪站稳身体。^_^

蚀骨危情霍少心尖宠免费阅读

苏桃赶到医院的时候苏星辰正躺在床上输液,一张小脸煞白不断的咳嗽着,让她整个心都揪了起来。
苏桃担忧的开口:“医生,请问我女儿情况怎么样?”
“治疗的还算及时,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肺炎是虽然严重,但在儿科还算常见。现在就是口服药物和静脉输液,如果她有痰的话我们还会上雾化治疗,给她适当吃一些富含高蛋白和维生素的食物有利于病情恢复……”
苏桃听着医生的分析之后提在嗓子眼的心略微落了下来,但医生接下来的那句话又让她愁了起来。
“对了,记得拿卡去自助机上交费,我记得你一直没交。”
苏桃拿着卡到自助机上一刷,待缴费金额两千三,这笔钱不多,但对她这个此时此刻刚出狱的人来说无异于一笔天文数字,更何况还有后续的治疗费用。
苏桃攥紧了那张卡,脑海里又浮现起星辰那张煞白的小脸,她无论如何也要筹到这笔钱!
苏家门口,一个身形消瘦,头上缠着纱布的女人跪在了门外。
苏家门前铺的是鹅卵石,她跪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膝盖已经隐隐渗出血迹。
“让我见爸一面……”
“求求你们,就一面!”
苏桃不知道自己跪了多久,她只知道在自己双腿已经没有知觉时,那扇紧闭的铁门终于开了。
苏正廷满眼的怒火,看着她一言不发。
苏桃不敢起身,连忙跪着挪向父亲,鹅卵石上沾满了她膝盖的血。
“爸……我今天来是……”
苏正廷粗暴的打断:“别叫我爸!我没你这个孽种!”
苏桃下意识攀上父亲的手臂,辩驳道:“姐姐那件事情真的是误会,我没有纵火,我真的没……”
苏正廷将她的手掰开,怒不可遏:“还在抵赖!你是觉得放火杀了你亲生姐姐,把你妈活活气死还不够是不是?非要把我这个老骨头也气死你才能如愿是不是!”
苏桃泪流满面:“爸,我怎么可能会想害您呢……”
苏正廷厌恶的看了她一眼:“以后这个疯女人再出现在家里附近,就乱棍撵出去。”
苏桃看着父亲远去的背影心如死灰,她曾经是家里最受宠爱的苏家小明珠,如今却成了父亲嘴里的疯女人,甚至连家也回不去。
就在苏桃满心绝望的撑着地面站起身时,传来了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
一个年轻女人走了出来,苏桃虽然不知道她的名字,但在狱里的时候她就知道母亲去世后父亲又再娶了一位,带着一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女儿,应该就是面前这位。
苏芷晴轻佻的看了她一眼:“你就是苏桃?”
苏桃沉默着没说话,算是默认。
苏芷晴接着问道:“你今天来做什么?”
苏桃听到这话之后心里又燃起一丝希望,激动道:“我今天来是想借钱,我一定会还的,只借五千。”
苏芷晴听到只借五千时笑的花枝乱颤:“我当是什么大价钱值得你来开尊口,五千?还没我身上这条限量款的裙子贵。”
苏桃着急的补充道:“可以借我吗?我可以写借据。”
“可惜我这个人没有借给别人钱的习惯,不过……”苏芷晴顿了顿,“我这个人平时就喜欢做善事,虽然不借,但捐点小钱给那些要饭的乞丐还是可以的。”
苏桃沉默了片刻,身侧的左手紧握成拳,死死咬着下嘴唇一动不动。
苏芷晴看着她宛如木头人一般的反应挑了挑眉,她原本就没抱任何希望,苏桃从小养尊处优被宠着长大,性格张扬又高傲,想让她为了五千块钱乞讨,根本不可能。
就在苏芷晴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苏桃跪在了地上。
苏芷晴眼底闪过一丝诧异,不可置信的看着跪在地上的苏桃。
“小姐,您行行好……可以讨一点钱给我吗?”苏桃的声音听上去冷静又克制。
苏芷晴看着她这副卑微的模样莫名觉得心烦,明明跪在地上被羞辱的是苏桃,她却有一种自己被侮辱的感觉。
苏芷晴将手里的钱包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滚吧,以后别再出现在苏家。”
苏桃连忙站起身去翻垃圾桶,垃圾桶里还有已经发臭的剩菜剩饭,但她却毫不在乎的伸出双手在垃圾桶里掏来掏去。
在苏桃终于掏出那个钱包时眼睛一亮,对着苏芷晴深深鞠了一躬,态度谦卑如一个真正得了恩赐的乞丐。
“谢谢您。”
苏桃走了,她膝盖流着血,身上是垃圾的馊味,手上还有翻剩菜剩饭留下的油渍,整个人狼狈不堪。
尽管如此,她远去的背影依旧挺的笔直,单薄瘦弱,似乎一阵风就能将她吹走,又似乎充满了力量。
但只有苏桃自己知道,曾经那个高傲的苏家小姐苏桃已经死了,取而代之的只有纵火杀人的劳改犯4698。
苏桃交完医药费之后用剩的钱租了一间房,在南城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她只能和别人***一个昏暗无光的地下室。
***的室友叫刘婷婷,在酒店做服务员,两个人年纪差不多,这段期间对她多有照顾。
苏桃知道必须尽快找到一项工作,那天的钱离星辰的治疗费用还远远不够,但她留有杀人的案底,好多人一看便用审视的目光将她打量个遍,连续几天都一无所获。好在刘婷婷给她介绍了一份酒店里的兼职,只上夜班,给酒席宴会摆台收桌。
次夜,明珠酒店。
豪华奢侈的大厅内觥筹交错,衣香鬓影,一片纸醉金迷的景象。
苏桃穿着白色的工作制服站在角落里随时等候安排,她额头上的纱布已经拆掉,但仍然留下了一块很大的伤疤,显得有些可怕。
领班对着苏桃骂骂咧咧:“宴会马上就要正式开始了,你还一个劲在角落傻站着,不知道去帮忙做事吗?去给客人倒香槟也比站在这当雕塑好!”
苏桃点了点头,拿着一瓶香槟朝人群中走去。
穿着礼服的女人急匆匆向外走像是要去迎接什么人,撞上了正迎面走来的苏桃。
“啊——”
苏桃一个踉跄,手上的香槟悉数泼洒了出去,浇湿了女人的裙子。^_^

小编点评

蚀骨危情霍少心尖宠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