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靠演技(沈河沈稚)

全靠演技(沈河沈稚)

导读:抖音热推火爆言情小说——主角是沈河沈稚的小说全靠演技小央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小央所著作。隔天,习习几乎无法将目光从沈河右手密集的创口贴上移开。她说:“你知道你的身体不是你自己一个人的吧?”

小说介绍

抖音热推火爆言情小说——主角是沈河沈稚的小说全靠演技小央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小央所著作。隔天,习习几乎无法将目光从沈河右手密集的创口贴上移开。她说:“你知道你的身体不是你自己一个人的吧?”

沈河沈稚小说简介

沈河与沈稚是娱乐圈的模范夫妻。
他俩放天上是牛郎织女,放地上就是红果果与绿泡泡。正所谓天生一对,地设一双,就连姓氏都一样。
丈夫沈河是电影票房扛把子,妻子沈稚是电视剧收视率担当。
二人是大学科班同学出身的实力派演员。全娱乐圈都以为夫妻感情好得比纯牛奶纯,比真果粒真。
直到某天颁奖典礼,有记者目睹沈河把沈稚按在墙上,亲下去之前,两夫妻一起对手持相机的助理指手画脚:“拍好点啊,拍出偷拍的感觉来!等会儿要买通稿的!”

全靠演技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第二天开幕式的亮相,礼服是赞助的,沈稚也只试穿过一次。
为了套上那件与沈稚体格并不相符、但和镜头以及时尚需要十分相符的礼服,沈稚前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
于是,沈稚化妆和等待的时候一直在抱怨“好饿”。
“有没有东西吃?”她问。
翻来翻去,只有一杯旺旺的速食冷面。
沈稚裹着毯子起身,自己动手,泡了杯面。又去借海报,以免弄脏礼服,这才开始吃。
沈河说着“周年纪念的时候我剪个视频怎么样”冲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沈稚穿着露肩长款礼服在吃泡面。
“你在干嘛?”他索性抱起手臂靠到墙边。
“等会儿怕头晕。”沈稚有点尴尬,但还是言简意赅做出回答。
沈河肆无忌惮地戏谑:“不是吧?你平时不是不吃垃圾食品?太难得了,我能录下来做素材吗?”
“你试试看。”沈稚说。
沈河笑起来,假装听不懂她语气里的恐吓,装模作样地答应:“那就多谢沈稚老师出镜了。”
沈稚索性板起脸,没表情地问:“那你吃垃圾食品吗?肯定不吃吧。”说着起身,把还剩一半的杯面放在桌上,从门口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沈河一个人。
他百无聊赖地转了两圈。
周围一片安静,沈河走到桌边,犹豫片刻,最后把杯面端起来。
门被猛地打开,沈稚站在门口,正好卡在沈河把泡面送进嘴里的那一帧。
快门响了一声,沈稚抓拍到精彩画面。
“也谢谢沈河老师出镜。”满是挖苦,她皮笑肉不笑地说。
-
想了想,沈稚甚至发了条微博。
她想配的文字是“臭傻逼”,但最后还是换上一句“偷吃别人泡面合适吗”。
一会儿后碰面,沈稚先上车,等待途中掏出手机,看到沈河给她留了评论——他明明很少用微博。
沈河说:“这是我的吃的。”
沈稚回复:“我泡了就是我的。”
没料想到,很快,沈河又飞快接下去评论:“你的不就是我的?”
沈稚当即感觉自己像在地铁里看手机的老人。
她知道这个人爱演,没想到这个人爱演到这地步,到哪里都能随时随地发现新舞台,索性给他像刘老根大舞台一样建个沈河大舞台好了。
网友回应基本都是“冷冷的狗粮在脸上拍”。
车窗半开着,能看到西装革履、浑身矜贵的男人正朝这边走来。沈稚扫他一眼,看到预料之中阴谋得逞的神情。
沈河坐上车,行云流水般地解开外套纽扣。
他身旁的沈稚停顿片刻,然后发送给他新的回复:“你的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结果不出意外上了热搜。
连带着速食冷面的销量急速上涨。
沈河是正儿八经来上班的。主演的电影首映,他的工作量不比剧组其他人少,沈稚则随便多了。她只需要坐在台下,抑制着打呵欠的欲望看台上沈河与其他人说话。
表演状态的他无懈可击,她也必须表现得无懈可击。因为她不是别的什么人,而是他的妻子。
一得空,沈稚就回旅馆了。
先独享温泉,然后吃料理。
刚拿起工具,隔扇就被急速推开。沈河冲进来,一边扯开领带一边说:“饿死我了。”
他甩开外套,又把衬衫下摆抽出来,有条不紊脱衣服的同时,沈稚剪开蟹腿提醒道:“衣服还要还的,你助理没教你小心点吗?”
沈河毫不在意:“这套是我买的。”
“难怪不怎么样。”她瞥他一眼。
他倾身靠过来,抄起筷子吃她那份的刺身。
两个人吃饭也很少聊天。
吃完就回国。
丝毫没有创造回忆的打算。
生活助理来帮忙收拾,沈稚在网上浏览窗帘的购物界面。沈河无聊地走来走去,最后讨了口袋相机来,自己一个人录着什么。
镜头落到自己身上,沈稚理所当然地配合出演。
“公司要的?”沈稚维持着露齿笑不动,却还是简短地发出声音。
“不是,”拍摄完毕,沈河低下头检查,“我自己剪。”
沈稚故意说:“请不起人,你公司要破产了?”
沈河没翻白眼,但也没多客气,似笑非笑地睨她一眼:“结婚六周年的KPI,沈太太。”
说最后的称谓时,他加重咬字。
经营恩爱是双方都能受益的项目。
沈河与沈稚在这方面拥有专业的态度和素养。
结婚三周年纪念日,沈河和沈稚一起变装参加城市马拉松大赛,比赛中途未被发现,直到领奖才被曝光;结婚四周年纪念日,沈河和国内最大游乐场合作,专门发布沈稚的门票,开放了以沈稚曾经创作的公益绘本为主题的限时区域;结婚五周年纪念日,他们共同给希望小学捐赠了五个图书馆。
今年沈河打算采取剪辑视频的方式。
等回国,与之前合作过的制片人在头等舱遇到。对方热情,两边不得不多聊几句。一直到快分开。沈河要回家,沈稚要去杂志拍摄。当着别人的面,总不能还像平时一样爱理不理。
沈稚替沈河把衬衫领口整了整,提醒他记得回去把加湿器打开。沈河捉住她手腕,随口说着“我会去接你”,表情让人看不出是假装。
不过度亲热,不***过猛。
蜻蜓点水,恰到好处。
昆虫的翅膀簌簌地蹭着沈稚的心,她的目光与他胶着片刻,随即毫不留恋地别开。
丁尧彩来接机,和沈河也轻轻问候一声。
沈稚刚上车,迎来的就是一箩筐啰嗦。工作,吃饭,移动,这样的日程又归来。而这种看不到头的日子也是幸运。
好不容易整理完毕,车里又静下来。
丁尧彩说:“有的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彩姐每次这么开口,都是已经有打算的事。”沈稚淡淡地回应。
“……”
“……”沈稚抬手,传递出“请”的信号。
“你和沈河结婚的时候,你们两个人说好的时限、我们两边签下的协议都是七年。”丁尧彩语重心长,目光落在面前看不出岁月痕迹的女演员身上,“你要考虑将来的事情了。”
第一次见到沈稚的时候,丁尧彩觉得这姑娘挺文静。
不沉闷,不单调,但是也从来不闹腾。
沉得住气,上得了台面。
她拍戏时那股狠劲,丁尧彩没感到意外。
她连环拒绝良宜董事独生子,丁尧彩也不认为有多出乎意料。
直到她提出和沈河结婚,请经纪人帮忙。
假如说沈河给人的印象是放肆,那沈稚就是克制。
所以丁尧彩相信沈稚会做出最佳判断。
她说:“第一种方案是继续保持婚姻关系。届时我们两边肯定会商谈,但是艺人自己意愿也很重要。我调查了一下,沈河近期还是和以往一样,遵守合约,没有什么特殊的异性关系。至于你的话,假如你没有偷偷瞒着我和你老公包养小白脸,也应该没有想再婚的对象。
“第二种方案就是协议离婚。按理说,对你事业的影响不会很大,但也不至于没有。我们会科学地处理,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只不过越早开始准备越好。”
最后,丁尧彩做了总结:“总之,你和沈河最好商量一下。”
沈稚好像在走神,手指却拂动书页。
她说:“要我去问沈河是保持现状还是离婚吗?”
“没错。”
她和沈河不说是朝夕相处,也该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吵架却从来不提离婚,因为清楚这是已经确定了的事情,反悔只会得不偿失、弄巧成拙。
那是愚蠢的人才会做的事。
原本想都不会去想的问题像陨石降临。
一直不去考虑的事,突然要开诚布公,难免有点尴尬。
沈稚问:“非得要去吗?”
丁尧彩露出不容置喙的脸色:“你最好是。”
沈稚仍在抵抗地舒了一口气。丁尧彩伸手捏捏她的肩膀:“不只是这样。你自己也要考虑清楚,这件事事关未来。另外,你最好是能套到沈河的话,看看他那边什么打算。”
“什么意思?”
丁尧彩冷酷无情地微笑:“也有可能他决定离婚。”
-
闪光灯不断地落到身上又离开,周而复始。沈稚熟练地摆出足以在时尚杂志上刊登的姿态,这可不是一个演员只靠演戏就能生存下去的圈子。
她脑海里回荡着刚刚才听到的宣告。
“也有可能他想离婚”。
沈稚并不在乎她和沈河的关系。结婚这么多年,一直都是。但他选择和她离婚这一点的可能性却在她心上挥之不去。
他们会离婚吗?
他们为什么要离婚?
假如他想和她离婚,会不会落下把柄,她能不能借此提条件?
假如他想和她离婚,那是不是索性她先提会比较好?
今天的工作结束。
比预定的提前了半个钟头。
沈稚准备离开,却在工作人员中间与来时尚杂志《NNI》大楼参观的孙梦加对上目光。
孙梦加毕业不久就和房地产行业的某位商业巨头结婚,对方比她年长二十一岁。四年后离婚,用分到的财产和贵太太期间拿到的人际圈创立了自己的时尚品牌。
然而面临的却只有赤字。
这些都是欧阳笙告诉她的。
她倒是习惯了沈稚和谁都不冷不热的交往方式,时不时出场一番,沈稚则完全不关心。
曾经的大学室友,如今在做什么呢?
孙梦加穿着貂皮大衣,戴着墨镜,发型精致,早就不是当初一流艺术学院表演系里素面朝天、一身漆黑上形体课的女孩。
孙梦加朝她点点头。
沈稚也笑了笑。
然后到了吸烟室。
沈稚给孙梦加递出香烟,没料到却被推辞。缓缓摘下墨镜,孙梦加说:“已经戒掉了。”
“嗯?”沈稚看过去。
要知道,她开始抽烟,多多少少也离不开孙梦加的耳濡目染。
中学时期,沈稚完全不是坏学生那类型,违反校规的事一律不干,就连留长发也是正儿八经以艺考的名义进行了申请的。
进了大学,孙梦加动不动就来一支,她这才学会。
孙梦加阖上眼,眼睑上重重叠叠的墨绿色眼影映衬出疲倦。她惜字如金地交代:“要和前夫比命长。”
孙梦加邀请她去逛街。沈稚接下来没有什么安排,去一去也无妨。
只不过她预先说好:“我最近不缺衣服,就不买了。”
在车上,孙梦加笑起来,这时候倒有几分以前的样子。
“怎么会有女人不缺衣服?”她说,“说起来,之前我看到你的街拍了。那穿的是什么啊?你赚的钱是都拿给沈河炒股了吗?”
沈稚蹙眉,微笑说:“炒股都是哪年的事了——”
“是了,”孙梦加笑得前仰后合,抬手去擦沾湿的眼角,“也亏你能跟那个想一出是一出的人结婚。”
在他们大学时期的交际圈看来,沈河与沈稚结婚的事不是惊讶,而是惊吓。
然而地震的主震也只有短短十几秒。
一开始,他们都默认是给《当你老了》造势,当事人也没解释。
但一年过去,两年过去,三年过去,这两个人的婚姻始终零负面新闻。
最后,大家竟然又有点相信是顺水推舟了。
因为,按照当初孙梦加的说法就是——“像你们这样的情况,不成为死对头,那就肯定会在床上滚到一起。”
听说以后的沈稚难免脊背发凉。
某种意义上的确被说中了。
她们去了一间与眼前孙梦加经济实力不太相称的店。逛来逛去,没想到遇到几个向她们打招呼的年轻女性。众星捧月的那个是孙梦加离婚前的亲戚,名字叫秦伶恬。
对方不怎么友好。
见孙梦加摆出臭脸,又转移对象搭话:“这不是沈稚吗,来买东西?不是我说,站队还是慎重点好。”
沈稚不得罪任何一边地微笑,但即便如此,也还是得到一声不屑的咂嘴。
她没有为任何人被卷进纷争的打算。
孙梦加也清楚这一点,所以沈稚说“我要回去了”时没被阻拦。她联系了助理。稍微等候,结果在门口遇到同样要回去的秦伶恬一干人。
沈稚避免与她们打交道,就像走在路上的人不愿与恶犬对视。却还是隐隐约约听到那边传来的恶心腔调。议论的话不外乎是“整容”“被包养”“跟沈河形婚”。
前两者根本是莫须有。
最后一条倒是真的。
刺耳的车笛声响起,在这还算上档次的场所格格不入。沈稚有些难以置信地回头,结果看到破旧、昂贵且没品位的改装车直奔这边而来。最可怕的是,不需要犹豫,她已经猜到是谁。
沈河戴墨镜,短袖T恤套在长袖卫衣外面,倾身替副驾驶座打开车门。她干脆利落地上车,与此同时,他敏锐地锁定不远处注视这边的秦伶恬她们。
“你怎么来了?”她说。
“不是说了来接你?”他反问,准备开车。
秦伶恬忿忿然按捺不住:“真是奇葩!”
宝蓝色的改装车已经开出去,却又临时刹车,猛地后退。沈河打开车窗,毫不客气地来了一句:“我听到了啊。”
狠话撂下了,但他只是一脚油门飞驰而去。
顺带喷了她们一脸尾气。
-
沈稚说:“你干什么啊?!”
沈河说:“谁让她骂我,你不是也被欺负了吗?”
沈稚说:“怎么会有你这种人?”
沈河说:“你这人怎么这样?”
他们吵了几句,又陷入新一轮沉默。不过几秒钟,两个人都忍不下去,一起笑出声来。
他们的婚姻到第七年就该结束,这是最后一年。在此之前,全靠演技。沈稚想,必须得说了,她在笑当中开口:“我有话要对你说。”
“好,”沈河的笑容也尚未褪色,他说,“刚好,我也想和你谈谈。”

全靠演技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他们回了家。
一段时间里,沈河只管这里叫他们的“房子”,而不是“家”。沈稚觉得他就是没事找事,但下意识不肯服输,也开始使用“房子”这个称呼。
来源是中学政治课本上的一个故事。
富商酩酊大醉,警察送其回家。他却执意否认,说那座豪华的城堡不是他的“家”,只是他的“房子。”
然而专门更正措辞、每次强调不是家太麻烦。不久后,沈河就腻了,张口闭口“你在家吗”“我回家了”“家里有股味道”。
沈稚嘲讽了几次,也自然而然接受,照常回复“我在家里”“你回家了吗”“家里换了空气清新剂”。
他们回到家。
沈河搬东西,沈河输入指纹锁。两个人走***。沈河有回家先打开冰箱找吃的的习惯,沈稚上楼洗脸,在起居室拆从公司取回来的快递。
等两个人都心平气和坐到沙发上,已经过了好一阵了,然而谁都没有忘记自己要说的话。
他们不约而同开口,“那个”和“其实”撞到一起,沈河说:“你先说。”
“你先吧。”沈稚推辞。
沈河坐得东倒西歪,十指相扣,整个人陷在沙发里,好像在考虑什么。最终,他出声:“还是你先说吧。”
沈稚想,或许她必须先表态。
但她不愿交出主动权。
关于离婚你是怎么想的?
这句话很简单,回答却很沉重。沈稚为即将背负的压力而感到不安。
她鼓起勇气,决定直面问题。
然而身边人忽然插嘴。
“刚刚那个是孙梦加吗?”沈河说。
他目光放空,看起来真的只是随口发问。
“嗯?”沈稚想了想,回答,“你还记得她?”
“毕竟那种人也少见。”他哂笑。
大学期间,孙梦加就去明码标价找了会发零花钱的男朋友。这样的人也不少,还不足以令人印象深刻。
重中之重是她热衷于拉拢关系,甚至想给其他同班同学介绍金主。沈稚这种长得漂亮、家境普通的是重点目标。沈河大约也略有耳闻。
为了避免被误会,沈稚尚且辩解两句:“她算光明磊落的了,如今也动不了我。”
“那当然,”沈河拿一如既往的语气回答,“谁不知道沈稚老师的厉害,谁不知道你是我太太。”
以前他们偶尔也会用结婚的事说笑。
双方都觉得没什么。
然而,今时不同往日。
沈河也好,沈稚也罢,齐刷刷被缄默吞没。
僵局不能继续下去,沈稚清了清嗓子。她语调轻飘飘的:“你知不知道你拿尾气喷的是谁?”
没料到沈河爽朗作答,而且还回答正确:“姓秦的。他们家本来在海外,今年才回来。是吧?”
“你知道你还得罪他们。”沈稚朝他怒目而视。
沈河态度散漫:“还不至于的。”
他不是不会做风险评估,恰恰相反,心里时刻也有把尺子。只不过比与自己建立婚姻关系的悲观主义者要精准许多。
被唠叨了一番,又经历过窘迫,气氛反而缓和下来。
他问:“你想说什么?”
沈稚又凝噎,刚好在为自己究竟了不了解他这件事上迟疑,吞吐半晌,最终说出:“我……想问你窗帘的颜色。”
“什么?”他说,明明听清楚了,却习惯缓冲一下,“我喜欢蛋挞那种紫色。”
她笑了一下,反驳:“蛋挞不是紫色。”
“是吗?”他不在意。
“你是说黄色吧。”
“那就黄色吧。说到这个,”沈河自顾自起身,“我饿了。我去做饭。”
他们做饭的水平相近,但口味不一致,花了几年来相互适应。
“我会买蓝色的。”沈稚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明确地表态,并心安理得地等待沈河做的晚餐,“你明天休息吗?”
他说:“是啊。”
-
早晨六点四十五分,欧阳笙被门铃声吵醒,睡眼惺忪,身着睡衣。这种时间点,在没有工作的情况下会找上门来的只有一个人。
然而,即便是那个人,也是相当罕见的来客。
沈稚进门,摘下口罩和帽子,直接往里面走。
欧阳笙难得一见地乱了阵脚,一路阻拦,最终还是没能挡住身后只穿着***、抱着上半身的女性。
然而即便见到了,沈稚也没有丝毫慌乱,简单明了地点头打了个招呼了事。
为了避免误会,她甚至贴心地补充解释:“我只是朋友。”
一大清早闯进别人家,多少还是该拿出诚意。
欧阳笙换好衣服、把泡好的红茶送上来,看着沈稚镇定自若地品尝。她抱住茶托,不由得开口:“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说过了,”沈稚慢条斯理地回答,“大家都是我的朋友。”
“不是说这个。”
欧阳笙扶着墙。背后,女生已经换好衣服准备回去,非常羞怯地打了招呼。
沈稚流露出不解:“那是什么?”
“我不是故意不说的,只是你也不跟我聊这个。其实我是双性恋。”欧阳笙一了百了,挤出笑容。
“我知道。毕竟做了这么久朋友,”沈稚的话毫无说服力,“希望不会影响到你和女友的感情。”
“不会的,别小看你和你老公的国民度啊。”
秘密暴露的欧阳笙索性瘫倒。
听到特定话题,沈稚忽然沉默。
欧阳笙说:“话说回来,今天你为什么主动来找我?”
这在往常十分少见。
沈稚却不准备把她和沈河的秘密吐露出来。
她特意在丈夫休息的这一天离开家,来不算怎么亲近的朋友家待着,纯粹只是为了逃避结婚还是离婚的二选一难题。
“我想……”沈稚微笑,“出去玩玩?”
她眨了眨眼。
长舒了一口气,欧阳笙回应:“那去打打网球?”
沈稚没有异议。
但根本对这项运动没兴趣的沈稚根本比不过时常来练习的欧阳笙。
即便如此,沈稚也心不在焉。
于是她们又转战反重力瑜伽。
接着两个女人就像蝙蝠一样倒挂在了半空中。
休息时间,欧阳笙看着沈稚的侧脸,不由得笑着说:“你是真的命最好啊。”
沈稚把碎发梳进绾起的发髻,脖颈白皙而修长,不似天鹅,像的是白鹭。
她吐出单音节:“嗯?”
“读书的时候,你就是最美的。我朋友在初试遇到了你一次,一次就记住了你。他还不是个例。而且你专业也好。后来和沈河结婚了,两个人都事业有成,感情又好……”欧阳笙说,“应该没有人不羡慕你吧。”
沈稚轻描淡写地笑起来。
“你是不是太久没在圈子里混了?”她说。
“我知道你想说我天真,但离你最近的人,除了沈河,应该就只有我了吧。”欧阳笙说,“是不是演技,我还是看得出来的。”
沈稚安静了一阵。
她目光放空,手机却窸窸窣窣地震动。沈稚看到蓝翘的名字在屏幕上闪烁,她起身,走出房间去接电话。
蓝翘似乎在发抖。
沈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也不想知道。
“能不能借我点钱?”蓝翘问她。
几秒钟的沉默。
沈稚说:“你要多少?”
等沈稚回来,她们去法式餐厅吃饭,因为欧阳笙想吃蜗牛。沈稚平时吃惯了家常菜,对这些高档料理也就只有感到“不错”的品位。不过她也没回绝。
那间餐厅以视野好、足够私人闻名遐迩,预约起来也很难。
吃一口贵得惊人的食物时,欧阳笙忍不住问:“你平时喜欢吃什么?”
“辣白菜猪肉饭?”沈稚慢条斯理回答,“你预约了这间店,和女友来吃不是更好吗?”
欧阳笙叹了一口气。
她表现得有些感性:“我觉得她不爱我,可能还是做sex friend比较好。”
沈稚盯着盘子里的鹅肝。
欧阳笙说:“那你呢?”
沈稚反问:“什么?”
“我以为我们能聊点闺蜜间会说的事情了,床上运动、***之类的。”欧阳笙坦白,“你们是不是无性……”
沈稚被逗笑,顺着她的意思点头:“不是。”
“那档子事,沈河很厉害吗?”
欧阳笙顿时来了兴趣。
沈稚慎重地想了想,殊不知自己的犹豫在他人眼中反而平添神秘。
她说:“挺累的。”
大学时期,低年级软磨硬泡拉着沈河去帮忙编作业。
沈河本来不想去的。
他时常在第一时间就判断出对一件事是否感兴趣。学弟学妹穷追猛打,沈河反而越发坚决——他就是这种恶劣的性格。
结果还是研究生那边出面,好像拿张清月也做了文章。护犊子的老师不厌其烦,就让沈河去了。
没想到的是,叫上沈河根本是失策。
他对自己严格也就罢了,对身边人也习惯提出最高要求,排练起来三天三夜不睡觉,体力碾压其他人,精力充沛到他们根本跟不上节奏。
一股电流沿着脊梁骨攀升,欧阳笙不由得坐直了身子,像小猫挠人一样激动地起哄:“你太难了——”
说着“太难了”,反应却更像“爽翻了”。
沈稚暧昧不清地微笑着,别过脸时暗暗反省会不会说得有点太多。
不过转念一想,反正沈河也不会知道。
倏忽间,再抬头,她看到欧阳笙的目光越过自己肩头,落到身后。
男人伸手示意服务生无须靠近,而他与沈稚公开的身份也足以令对方照办。沈河来到她们餐桌边,戴着找不到瑕疵的面具。沈稚来不及细想,已经以同样完美的笑容仰起头来。他们像世界上最恩爱的夫妻般注视彼此。
“在聊我吗?”他说。

小编推荐

全靠演技 免费章节全文完整版阅读,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