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宠婚甜妻太旺夫(肖颖袁博)

八零宠婚甜妻太旺夫(肖颖袁博)

导读:主角是肖颖袁博小说八零宠婚甜妻太旺夫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非常好看的言情小说。重生回到退婚的那天,肖颖撒腿就往回跑。身后的痞气男子拦住她,冷笑:“怎么又不退了?”肖颖豪放大声:“因为我喜欢你!”

小说介绍

主角是肖颖袁博小说八零宠婚甜妻太旺夫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非常好看的言情小说。重生回到退婚的那天,肖颖撒腿就往回跑。身后的痞气男子拦住她,冷笑:“怎么又不退了?”肖颖豪放大声:“因为我喜欢你!”

小说简介

重生回到退婚的那天,肖颖撒腿就往回跑。
身后的痞气男子拦住她,冷笑:“怎么又不退了?”
肖颖豪放大声:“因为我喜欢你!”
向来脸皮比城墙厚的袁博破天荒红了脸。
肖颖上辈子信错了一众攀高踩底的势利眼,重生后将他们一个个啪啪啪猛打脸。
“老公,咱家山头下有好多矿!”“好,我去挖。”
“老公,那支股票以后会疯涨!”“好,我去买。”
耍混闹事的流氓头自结婚后,蛮劲都用在宠老婆和发家致富上,很快富甲一方。
记者采访首富的成功秘诀,他笑答:“我老婆太太太太旺夫!”

八零宠婚甜妻太旺夫全文阅读

意识朦朦胧胧间,耳旁响起匆忙脚步声。
紧接着,一双硬实有力的大手抱起她,喂她喝了温水。
肖颖头痛欲裂,精致美丽的眉头难受皱起。
“嘶……”她忍不住痛呼出声。
抱着她的铁臂温柔将她放下,一道浑厚嗓音响起:“没事吧?别装死!”
装死?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哪里需要装?
她被姑姑一家子陷害,被迫嫁给了陈冰。婚后三天两头被家暴,逃跑的路上被残忍打成重伤,最终死在抢救的病床上。
可是,四周的感觉却真实得难以置信!
肖颖徐徐睁开眼睛,看着眼前年轻俊朗的男子,一下子愣住了。
男子大约二十三四岁,高大颀长,穿着紧身尼龙布上衣和喇叭裤,脑门上的金黄色染发精神十足,眉眼尽是冷酷和痞气。
这是——袁博?!
奇怪!他怎么变得这么年轻?!
袁博嘴角轻扯,嗤笑:“摔傻了?不会爬墙逞什么能!为了退婚,你倒是蛮能拼啊!”
退婚?那不是十几年前的事吗?
肖颖茫然张望四周——斑驳的墙壁贴着报纸,角落处停着一辆老旧凤凰牌自行车,墙上的小日历赫然印着“一九八七丙寅虎年”的字眼。
天啊!难道老天爷终于听到她的祈祷,让她重回到退婚的那一年?!
她不敢置信看着眼前的颀长冷酷男子,伸手缓缓贴在男子健硕的胸膛上。
温热的!心跳强而有力!
袁博狐疑瞧着她的动作,一把甩开她的手,没好气问:“你这是干嘛?!”
肖颖惊喜笑了,看着自己恢复莹白嫩滑的双手,心里激动万分。
这是真的!
她真的重生了!!
袁博冷酷的眼睛盯着她,沉声:“当初订婚就只有一对银戒指,没其他。我现在去找出来,你拿了立刻走人。”
“不!”肖颖腾地爬起来,惊慌摇头:“袁博,我不退婚!”
袁博懒洋洋挑起眼帘,冷硬俊脸带着嘲讽。
“那你来做什么?刚才是谁在门口嚷嚷着要退婚的?耍我啊?”
“不……不是!”肖颖眼睛红红的,似乎快要哭出来,语气却十分坚决:“我永远都不会退的。”
上辈子姑姑一家子教唆她退婚,害得她悔恨多年,嫁给陈冰最终惨死。
在那段昏天暗地的家暴日子里,是眼前这位被抛弃的前未婚夫时不时偷偷救济她,帮她照顾父母亲,给了她久旱甘霖般的温暖。
这一次,她不会再傻乎乎错过这个好男人了。
袁博不屑冷笑:“我是穷,但我不缺骨气。你肖颖是高材生,我是地痞流氓,差距是天跟地。当初定下婚事的是两家人的父母,可现在已经不是老旧社会听什么父母之命,咱们两人说开了就行。”
他来自偏僻的穷山村,打小混迹街头巷尾长大,饱受各种白眼和嫌弃。
她是地地道道的城里人,吃得好,住得好,还是信息学院的高材生。
用她姑姑的话讲,她是天上的仙女,他这地上的臭泥巴连肖想看她一眼的资格都没有,哪敢没脸没皮谈什么婚约。
肖颖垂下脑袋,爬下单薄的木床,低声:“我爸妈是不会同意的,我……我也不想退。”
语罢,她撒腿就往外跑。
上辈子她从没嫌弃他穷,只是不喜欢他整天混迹街头。退婚后,他很快在货运行业闯出一片天地。
可惜后来她爸爸得了重病,缠绵病榻好几年,他跑前跑后花光了所有积蓄,可怜最终又变得一穷二白。
他对她爸妈又敬重又孝顺,不惜倾其所有,让她更是后悔内疚。
他这般好,即便再打死她一回,她也绝不会放弃这个好男人,坚决不退婚。
不料刚跑不出两步,手腕倏地被拉住!
身后的痞气男子将她跩回,没好气问:“为什么?”
特意爬墙进来找他,大声嚷嚷说什么非退婚不可,摔一跤后昏迷不醒,醒来却又说不退了——当他袁博好戏弄吗?
肖颖被拉得晃晃荡荡,脚下不稳扑倒在他胸膛上,慌忙尴尬躲了开去,俏脸羞答答,宛如一只无措又无辜的小白兔。
袁博眸光微动,松开她的手,语气稍缓:“怎么又不退了?”
肖颖看着近在咫尺的男子,心里一动,突然大声喊:“因为我喜欢你!”
上辈子这句话藏在心里好多好多年,一直不敢说,没机会说,也不能说。
这一生,她不想藏,也不想等了。
老房子很小,隔音效果非常差,她的骤然大声立刻传出去后回音绕梁,耳旁都是一声声“喜欢你喜欢你……”
霎时,两人都愣住了。
袁博尴尬撇开视线,一向比城墙还要厚的脸皮燥红起来。
肖颖嫩白的俏脸红扑扑,羞涩垂下眼眸:“退婚是我姑姑一家子乱说的,不是我内心的真正想法。”
老屋安静下来。落针可听。
男子颀长身板僵着,好半晌后终于开口:“迟早是得退的……你走吧。”
肖颖惊讶瞪眼,匆忙要开口辩解,却被他推出木门外。
“啪!”一声,门关上了。
肖颖看着斑驳老旧的门板,心头难掩失望和落寂。
不过,乐观的她很快恢复了笑脸。
上苍能让她回到这最关键最重要的关头,及时悬崖勒马不退婚,已经是最大的恩典!
她扬声:“我过两天来找你。”随后踩着轻快的步伐离开。
此时的惠城老城区还不算老,住户多,人员杂乱,来来去去的横杆大自行车响着嘹亮的车铃声,偶尔夹杂拖拉机的突突声。
多年前的场景重现,一切显得那么熟悉又陌生。
肖颖拉了拉上身的的确良短衬衣和黑裙,将两条麻花辫子甩去身后,蹬蹬爬上长安街筒子楼的二楼。
远远地,就听到姑姑——肖淡梅的撒泼大嗓门。
“大宝,你咋把五花肉都给吃了?!要死啊?!也不分一点儿给老娘!”
肖颖的父亲叫肖淡名,是地道的惠城本地人,高中毕业后下乡劳作了十来年。
下乡时他跟同行的知识青年柳青青两情相悦,结婚几年后生下女儿肖颖。
肖淡名和妻子后来被分配去钢铁厂当工人,一家三口随着厂子搬去南方的济城,极少回惠城这边。
直到一年多前肖颖考上了惠城新城区的“信息学院”,父母亲送她北上读书,并拜托姑姑一家子照顾肖颖。
姑姑欢天喜地应下,转身却立刻跟父亲抱怨说家用不够。
肖淡名心疼女儿寄人篱下不方便,每月的月底都会寄给妹妹四十块钱补贴伙食费。
姑姑一家子的收入全赖姑丈在氮肥厂领的五十块工资过活,本来紧紧巴巴的。多了四十块,就算天天吃上肉也没问题,可肖颖却几天也吃不到一块猪皮。
姑姑故意瞒下伙食费的事,天天将一大堆家务丢给肖颖。
肖颖觉得住人家吃人家的不好意思,每天放学进屋就卯足劲干活。
表哥林大宝吧唧吸着手指,满嘴的油渍。
表姐林云宝扑上前,抢了最后两块五花肉,一边啃一边气呼呼抱怨:“妈!哥都通通吃光了,我就捡了一点儿渣滓!太不公平了!”
肖淡梅胖手叉肥腰,扬起双下巴骂:“都闭嘴,快吃光!一会儿颖颖要回来了。”
“嘭!”门被***推开了!

八零宠婚甜妻太旺夫免费阅读

屋里的三人吓了一跳!
林云宝立刻扭过身去,迅速将剩下的那块五花肉塞进嘴巴。
林大宝慌忙伸手,将肥油油的嘴巴胡乱擦了擦。
肖淡梅换上笑脸,笑眯眯道:“颖颖回来啦!你去把阳台的衣服洗了晾上,一会儿再开饭。”
站在门口的肖颖打量眼前熟悉的狭窄筒子楼,残旧墙面破窗户,脏兮兮的老旧家具,当年在这里受尽各种屈辱和陷害的场景先后涌上心头。
肖淡梅见她没动,催促道:“去后阳台洗,快去!”
“不行。”肖颖瞪大眼睛看着他们,缓慢摇头:“我的手扭伤了,干不了活。”
“啥?!”肖淡梅皱眉问:“怎么扭伤了?伤哪儿?让姑姑看看。”
肖颖避开她的大肥手,垂下眼眸低声:“您问表哥和表姐吧。”
林大宝兄妹听罢,惊讶瞪眼。
奇了怪了!平常捏着耍着玩的软柿子竟敢跟妈告状!
肖淡梅听罢,虎着脸瞪向他们兄妹,大嗓门拉响:“咋回事啊?!你们欺负颖颖?”
林大宝吓了一跳,转身溜下楼,剩下一声远去的吆喝:“我没有!不是我!是云宝推她的!”
肖淡梅叉腰扬起胖下巴,粗声:“云宝,你咋欺负表妹啊?你推她做啥子?”
林云宝慌了,赶忙要逃进房间,被肖颖拦在门口。
肖颖藏下眼底的恨意,委屈低声:“表姐,你为什么要推我?你差点儿害死我,你知道吗?”
林云宝慌急了,躲闪转了转眼睛,很快理直气壮挺胸。
“妈,我没推她,是她自个掉下去的。我和哥带她去找袁博那臭流氓退婚,谁知道那墙忒高,颖颖爬上去后不小心摔下去。我本来是要拉她的,谁知拉不住!”
肖颖暗自冷笑。
她胆子小,从不敢爬上爬下,是他们怂恿她爬上墙头。她怕高不敢跳下去,谁知背后被人狠狠一推,摔下去后昏迷不醒。
幸好袁博将她背进屋里,不然她现在还在墙边躺着生死未卜。
肖淡梅听罢,瞬间惊喜笑开了,“怎么样?婚退了?真是太好了!”
肖颖缓缓摇头。
肖淡梅的胖脸瞬间垮了,粗声:“咋还没退啊?那家伙就是个地痞流氓,千万嫁不得!摊上那鬼崽子,你会惨上一辈子的。听姑姑的,这婚必须退!”
“他不在。”肖颖淡定扯谎。
肖淡梅没话可说,撇撇嘴道:“他住城西那破烂老屋,容易找得很。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明儿再去退。对了,记得把那个银戒指要回来。银的虽然比不得黄金值钱,但好歹也是钱。”
当年哥哥太没眼力劲儿,竟让颖颖跟穷得响叮当的乡下人订婚——真够丢人的!
肖颖没答应,聪明将话题绕了回来。
“姑姑,我摔得浑身都在痛。表哥和表姐却见死不救,跑回家吃五花肉。”
她在的时候,姑姑整天哭穷,顿顿咸菜老菜干,原来趁她不在总偷偷吃肉。
肖淡梅被当面拆穿,尴尬得老胖脸燥红一片。
接着,她瞪向女儿大骂:“云宝你个死丫头!你咋回事啊你?妹妹摔倒也不扶起来?!你咋想的啊?忒过分!”
林云宝讪讪垂下脑袋,无法再狡辩。
肖颖扶着手腕,可怜兮兮低声:“姑姑,我得去看医生包扎伤口。”
“用不着用不着。”肖淡梅笑呵呵道:“摔一跤而已,又能走又能跳,肯定没什么大事,看医生还得费钱。小扭伤啥的,一会儿弄点儿药油擦擦就没事。”
肖颖为难看向阳台的方向,摇头:“不看医生的话,那我这几天没法干家务活。”
“没事。”肖淡梅贪钱如命,只要能不花钱,掉脑袋都乐意,立刻道:“你待着,我让你表姐去干。”
肖颖点点头,回房间关上门。
门外,姑姑大声嚷嚷赶女儿去洗衣服,在小厨房里噼里啪啦捣鼓做饭。
肖颖打量逼仄熟悉的小房间,自己除了一张小床外,别无其他,就连衣服也得挂在床头边。
大她两岁的表姐不仅有梳妆台和小方桌,还能有一个小衣架。
筒子楼不大,只有小***个房间,姑姑让她跟林云宝住一起,并在她父母亲面前许诺会将她当成自己亲生女儿一般疼。
房间是共用的,可她不能乱搁东西,不然就会被林云宝偷偷扔掉。
不仅如此,她身边的钱会时不时丢一张五毛或一块,都是表哥和表姐偷了去。
这里已经不能再待了。
幸好开学前爸爸将老宅的钥匙留给她,让她周末有空去打扫卫生,让老屋有人烟气。
下午找个好借口搬出去,趁着明天不用上课,赶忙安顿下来。
她迅速从床底下拉出小皮箱,急匆匆收拾东西。
一会儿后,门“啪啪”响了!
肖颖迅速将小皮箱盖上,重新推回床底,起身打开门。
林云宝气呼呼瞪她,一副要发飙的狠毒模样。
就在这时,大门外响起姑丈林建桥欢喜的嗓音:“阿梅,我回来了!开门!咱家来客人了!陈少爷来了!”
陈冰!他……来了?!
肖颖暗自打了一个寒颤,脸色顷刻白了白。
上辈子被他拳打脚踢,又抽又揍的无数场景在脑海里一一重现,吓得她立刻甩上房门!
一旁的林云宝则欢喜激动不已,闪身扑在梳妆台前,动作飞快梳头擦粉。
肖淡梅从小厨房里奔出来,一边擦手一边喊:“来了来了!早些时候墙头喜鹊吱吱叫,我就知道家里准有喜事。这不,大贵人上我家门了!”
林建桥高高瘦瘦,戴着一个黑色老花镜,巴掌大的皱纹小脸堆满笑容。
“陈少爷带了好些礼物,真是太客气咯。”
肖淡梅惊喜欢呼,谄媚喊:“陈少爷,快进!快请进!”
夫妻俩簇拥一个身穿白衬衣,尼龙长裤的清俊男子进来,中等身高,手腕上带着一块金表,衬衣口袋里别着一支闪光的钢笔。
陈冰微笑将礼物递给肖淡梅,特意加多一句:“熏腊肉和葡萄酒,都是国外来的。”
肖淡梅“哟哟”好几声,胖乎乎的脸笑成一颗球。
“你快坐快坐!一会儿留这边吃饭,我给你炒几盘最爽口的小菜。他爹,你愣着干啥?还不赶紧倒水!”
“是是是!”林建桥赶忙去倒水。
陈冰对这样的极度热情早已习以为常,傲慢眼珠子在筒子楼里转来绕去。
“小颖不在吗?星期六不用上课吧。”
“在!”肖淡梅扭过头笑呵呵解释:“在房间里呢!我家云宝也在里头,我家的闺女不会成天到处乱晃,都乖滴很!”

小编点评

八零宠婚甜妻太旺夫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