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冲喜王妃(李恒远程铮)

穿越之冲喜王妃(李恒远程铮)

导读:主角是李恒远程铮的小说叫做《穿越之冲喜王妃》已完结。穿越之冲喜王妃全文在线阅读讲述了:李恒远是国际知名的“医疯子”,一辈子救人无数,最后却死在最信任之人的枪眼下。幸得老天眷顾,李恒远的灵魂穿越了。

小说介绍

主角是李恒远程铮的小说叫做《穿越之冲喜王妃》已完结。穿越之冲喜王妃全文在线阅读讲述了:李恒远是国际知名的“医疯子”,一辈子救人无数,最后却死在最信任之人的枪眼下。幸得老天眷顾,李恒远的灵魂穿越了,正坐着花轿给快要嗝屁的王爷冲喜。

李恒远程铮小说简介

王爷素有京城第一美人之称,肤白貌美大长腿。不过是个毒美人,不仅一手使毒的手段出神入化,还是一粒芝麻汤圆,看上去病怏怏的人畜无害,内里却乌漆吗黑的。
李恒远却喜欢的不得了,宠的哟,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穿越之冲喜王妃全文阅读

“把这个贱种塞上去!”丞相夫人指挥着下人把一穿着大红喜袍的男人塞上花轿,“他今天就是死了,也得嫁到平和王府!”
李恒远就是被这道尖锐的声音给吵醒,脑袋疼得都快要爆炸了,下一秒,却有无数不属于他的记忆涌进他的脑袋,疼得他龇牙咧嘴的。
还没等李恒远消化突然多出来的记忆,一道悲戚的哭求声就接着响起,“夫人,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让恒远嫁过去,他堂堂男儿,岂有出嫁的道理?嫁过去他的一生就毁了啊!夫人,我求求你了!”
听着这道声音,李恒远的心脏骤然紧缩而起,不顾身上的彻骨的不适,挣开下人的禁锢,踉跄地跑向跪在地上,身着粗布麻衣的妇人。
“娘!”
这一切动作都是由着身体指挥,直到将妇人扶起,李恒远才有些恍然的知道他自己现在身处怎样的状况之中。
然而紧急的情况并没有让李恒远想太多,身体遵循原身最后的残念将身着粗布麻衣的妇人紧紧地护在身后。
妇人却一把推开李恒远,再次跪下,膝盖砰地一声砸落在青石板的地板上,拿着自己的额头,狠狠地磕在地上,“夫人,恒远不能嫁啊!真的不能嫁啊!”
李恒远只觉得眼前的场景无比的刺眼,原身更窝囊,自己不想嫁过去,竟然找来在相府里早就没有权利和地位的母亲帮忙,让已然苍老憔悴的母亲更加的痛苦。
一阵恍惚后,李恒远再次站出来挡在妇人身前,他的身体还有些虚弱,浑身无力,可是他却还是腰背笔直的站着,“让人把我娘带下去,好好照顾她,要是让我知道你们让我娘受一点儿委屈,我就是死,也不会给嫁过去。”
多么可笑,原身作为一个男人,竟然要给同为男人的平和王冲喜。
妇人已经看李恒远的决定,一把抓住李恒远的手,悲切哭求,“恒远不要!你的人生不能这么毁了啊!”
同女子一般出嫁,成了平和王府的王妃,李恒远就无法入仕,无法施展抱负。她的儿子如此优秀,不能就这么被毁了前程啊!
李恒远俯身,将妇人扶了起来,“这是皇命,我们违抗不了。”
这也正是李恒远淡定的原因,在这个社会,圣旨已经下来了,凭他现在这副孱弱的身体和缠绵病榻的母亲,怎么可能违抗得了?
既然暂时无法反抗,就暂且顺势而为,之后总有机会破局。
丞相夫人冷眼旁观母子情深,看时间差不多了,便让家丁上前拉开妇人。
妇人还在挣扎,丞相夫人嗤笑一声,“圣命难为,贱妇你就莫做纠缠,让你的贱种可以安心嫁过去。当然,你若还是执迷不悟,就别怪我不客气,反正在世人眼里,你早就是个死人了,现在死了,也没人会说什么。”
妇人面色变得灰败,浑身的力气瞬间流逝,软软地瘫倒。是啊,这才是事实,她何其没用,最后连自己的儿子都护不住。
李恒远上拦腰扶住妇人,冷冷地看向丞相夫人,“你最好不要让她出事,不然我会让整个相府陪葬!”
丞相夫人只觉得背脊一阵发凉,李恒远眼中的那股狠厉就像利刃直射而来,竟是让她产生害怕来。她不自觉地挺了挺背脊,强撑着威严说道:“狠话谁都会说,想要你娘好好的,现在就给我上花轿,误了时辰,皇上怪罪下来,相爷也承担不起。”
李恒远没有马上坐上花轿,而是目送下人将妇人扶下去后,目光在院子里扫视了一圈,嘴角不由得微微向上扬起。
这个笑,冰冷得犹如地狱里踏血而来的恶鬼,让不由得心生胆寒。
丞相夫人只觉得心里有一种情绪潜滋漫长,绵绵密密地包裹着她,大夏天里,却如坠冰窖,骨头里都是冷得。
她恼羞成怒道:“还愣着干嘛,让他上花轿!”
“不劳烦了。”李恒远轻笑地挑起帘子,弯腰坐了***。
***才沾着软垫,一口鲜血从李恒远嘴里喷出,血液竟是黑色的。
李恒远缓了许久,才颤颤巍巍的用右手搭上左手的脉搏,查看这具身体的情况。
果不其然,原身是被毒死的。而他的灵魂就钻了这个空子,进了这个身体之中。
且不论现在的处境到底如何,老天其实还待他不薄的,中弹死了之后,还能让他在不同的时空,不同的身体里活过来。
花轿被人抬起,李恒远就感觉到一阵晕眩,这具身体的身体素质是真的垃圾到了极点了。
他伸手抹去嘴唇上的血液,目光渐渐变得深沉,是谁给原身下的毒?
这桩看似冲喜的婚礼中,到底都牵扯到几方势力的博弈?
锣鼓喧天的声音由远及近,李恒远知道这是平和王府的迎亲队伍到了。
喇叭唢呐的声音让李恒远的脑袋更加满涨,就好像顶着千钧巨物,李恒远干脆放弃思考,微微撩开帘子去看外面的情况。
李恒远看到骑着高头大马朝着他走来的平和王程铮。
绕是前世见惯了各色美人的李恒远,在看到程铮的时候,也不由得看愣了。
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李恒远觉得用这句话形容程铮再贴切不过了,这也让李恒远忍不住多看程铮几眼,却渐渐觉得可惜了。
程铮长的好看不错,可是脸上却病气环绕,生机全无,好像随时都能嗝屁了。他虚软地坐在马上,马下有两个士兵守着,担心他从马上掉下来。
看来传言说程铮活不过二十岁可信度还是很高的。
李恒远摇摇头,正想收回目光,却不期然和程铮的目光撞上,程铮朝他点点头,就移开视线。
李恒远面上却有些玩味,他刚刚如果没有感受错的话,视线对上的那一瞬间,程铮的目光无比的凌厉,凌厉到不是一个重病之人该有的。
有趣了。
李恒远发出一声轻笑,眼睑低垂。
轿子起了,随着锣鼓之声,晃晃悠悠地朝平和王府而去。

穿越之冲喜王妃免费阅读

这是一场无比隆重的婚礼,迎亲的队伍蜿蜒了整整三条街。
平和王穿着大红喜袍坐在高头大马上,尽管人看上去都快从马上摔下来了,可是夹道的夫人女子皆是被平和王的容颜所迷,羞的用手帕遮住脸。
李恒远在轿子里晃晃悠悠了大半个时辰,轿子终于在平和王府停下。
轿帘被掀开,一只手掌伸了进来。
这只手掌指节修长分明,然而皮肤却苍白如纸,手掌上的血管清晰可见。
这是程铮的手掌,和他的人一样,看不见一点生机。
李恒远虚虚把自己的手按在程铮的手掌上,根本就不敢***,就怕一***就把程铮给拉扯进来。
其实李恒远的身体也虚,身体里的毒素还未完全褪去,连日受虐待让这具身体骨瘦如柴。
一个病秧子嫁给另一个病秧子,倒也是绝配了。
李恒远在心中自嘲的同时,稳住身形走出花轿。
近距离看到程铮这张脸,李恒远更为震惊。苍白的脸上看不见任何毛孔,睫毛如鸦羽一般,扇动翕合之间,犹如一把精致的扇子。
程铮咳了几声,虚弱的仿佛随时会倒下去,李恒远马上回神,不着痕迹的将程铮扶着他的动作换做他扶着程铮。
程铮偏头看了李恒远一眼,殷红的唇角微微勾勒出一抹淡笑。
程铮病体孱弱,哪里都是苍白之色,唯有嘴唇殷红如火,随便勾出淡笑,摄人心魄。
真是妖孽!李恒远在心里啐道,手上扶着程铮***王府。
主持婚礼的是皇帝身边的总管公公,李恒远站在一旁听着公公拔尖的声音,轻轻地笑了。
让一个阉人给王爷主持婚礼?
说的好听点这个阉人是皇帝信任之人,皇帝看重平和王才派信任之人给平和王主持婚礼。说得难听点,就是皇帝再信任这个公公,终究是个奴才。让奴才给主子主持婚礼,不就是侮辱主子,侮辱平和王了吗?
“一拜天地!”
公公本就尖锐的嗓音倏然拔高,竟是穿透了喇叭唢呐的声音,在王府的大堂响起。
程铮和李恒远在下人的搀扶下,屈膝……
“都给我起来!今天本姑娘在这里,程铮哥哥就不能成亲!”
两人的膝盖还没有落地,一个身着大红长裳的女子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手上马鞭一扬,朝着李恒远的脸劈去。
李恒远想要躲开这一鞭,却忘记这具身体有多垃圾,根本就不听指挥。情急之下,只能偏头避开脸和一些要害,鞭子倏然之间砸落在李恒远的背上。
女子看似弱不禁风,可是这一鞭落下,竟是直接破开了李恒远的喜袍,在他的背部留下一道赤红的伤痕。
李恒远只觉得背部传来一道火辣辣的疼,烧着他的神经,不由得嘶了一声。
下人匆匆赶来,止住女子将要挥下的另外一鞭子。
“西岚公主,万万不可啊!”仆人握住西岚公主的手,哀声劝说道:“今日是平和王大喜之日,公主就是看在平和王的面子上,暂且退下吧。”
西岚公主,威远大将军的千金,被皇后收作义女,皇上钦赐西岚二字,地位等同公主。
“我不!我才不要程铮哥哥和别人成亲。”西岚公主甩开仆人的手,“平和王妃只能是我!”
如此大胆的话语一出来,引得满室的宾客窃窃私语。
然而西岚公主的目光一扫过去,一个个马上噤若寒蝉,不敢再说什么。
这可是西岚公主,被皇后放在心尖上宠着的人,嚣张跋扈惯了,都敢大闹皇上赐婚的婚礼了,教训他们估计也不带怕的。
西岚公主收回目光,不顾下人的阻拦,逼近李恒远,她看着李恒远,就像看着一个死物,狠厉阴鸷。
“你这个***凭什么的可以嫁给程铮哥哥?”西岚一脚朝着李恒远踹去,将李恒远踹到地上。
西岚公主挥鞭,眼看鞭子就要落下,程铮赶紧阻止,“西岚,不可!”
他气若悬丝,语气却十分坚定。
西岚公主看向程铮,温柔的笑了,“程铮哥哥,他不能嫁给你,他是个男人,是相府的弃子,什么都不能带给你。只有我!程铮哥哥,只有我能给你我想要的,你娶我吧!”
越说越加癫狂,西岚公主展开手,让程铮看到自己今天穿着凤冠霞帔,“程铮哥哥你看我美吗?我已经准备好了,你现在就娶了我好吗?我绝对比李恒远这个废物更适合你。”
“我父亲是威远大将军,手握兵权。我外祖父是刑部尚书,掌有实权。我是皇上最宠爱的义女,我手里握着你想要的一切,你娶我好不好?只要你娶了我,这一切都是你的了,程铮哥哥。”
西岚公主的话越说越大胆,大堂里已经能够听到一阵阵抽气声。
李恒远半坐而起,看着西岚公主就像是看着一个智障。
她当真以为这些都是她的东西?
不过也难怪,只有智障才敢大闹皇帝亲自赐下的婚礼。
然而西岚公主当真没想过,她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落在程铮身上的侮辱吗?
这些话不啻于给程铮当众处刑,明晃晃的告诉在场的所有宾客,他程铮没本事,只能娶相府的弃子做男妻,还不如一个女人得皇帝的宠爱,就算是皇子,还没有背景,只能任由别人摆布。
现在一个女人都可以让他的婚礼进行不下去。
可以说西岚公主的每一句话,都在狠狠地打程铮的脸。
李恒远悄悄地看向程铮,程铮面无表情,眼睑低垂,鸦羽一般的睫毛却微微颤动,再往下,他的手在喜袍的两侧攥地紧紧的,好像在极力忍耐着什么。
看来,程铮也不是不动于衷啊。李恒远想。
李恒远其实有些置身事外,然而下一刻,西岚公主的鞭子再一次落在他的身上。
手臂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李恒远在心里骂了一声卧槽,正想反击,却看到程铮直挺挺的跌入他的怀里。
李恒远朝程铮看去,才明白程铮用自己的背部为他挡了这一鞭子,只让鞭尾落在他的手上,不然这一鞭将从他脸上贯穿过去。
程铮的背部皮开肉绽,他疼的昏厥过去。

小说推荐

泠泠不肯弹,蹁跹影惊鸿。穿越之冲喜王妃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是小编千辛万苦找到的,友友们一定要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