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冲喜王妃(李恒远程铮)

穿越之冲喜王妃(李恒远程铮)

导读:小编带着穿越之冲喜王妃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李恒远程铮,讲述了李恒远抱着昏厥过去的程铮,心里五味杂陈,他一辈子的救人无数,程铮是第一个挺身挡在他面前的人。他感觉心脏跳动得有些快。

小说介绍

小编带着穿越之冲喜王妃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李恒远程铮,讲述了李恒远抱着昏厥过去的程铮,心里五味杂陈,他一辈子的救人无数,程铮是第一个挺身挡在他面前的人。他感觉心脏跳动得有些快,难道这就是被人所救的感觉吗?

李恒远程铮小说简介

“王爷只是因为疼痛而昏迷罢了,并无大碍,休息片刻就能醒来,公主切莫太担心。”大夫很快就得出结论。
李恒远全程盯着大夫看,没有错过大夫的一举一动,并没有看到大夫面上出现过惊讶或者凝重的神色,也就是说大夫对把不到程铮脉象这件事已经见怪不怪了。
不!
李恒远马上否认了自己的想法,大夫应该是把到李恒远的脉象了,所以才会不觉得奇怪。

穿越之冲喜王妃全文阅读

“程铮哥哥!”
西岚公主没想到程铮会给李恒远挡下这一鞭子,看到程铮晕过去,西岚公主吓的连鞭子都掉到地上。
宾客也被吓到了,哗然声四起。
主婚的公公倒是冷静,让下人赶紧去找太医。
李恒远抱着昏厥过去的程铮,心里五味杂陈,他一辈子的救人无数,程铮是第一个挺身挡在他面前的人。
他感觉心脏跳动得有些快,难道这就是被人所救的感觉吗?
李恒远有些迷茫,却也不敢多想,而是捕捉痕迹的切上程铮的脉搏,细细感受程铮的脉象。
没有!
李恒远震惊地瞳孔微缩,程铮竟然没有脉象!就算程铮身体再怎么虚弱,也不至于一点脉象都没有。
只有死人才会没有脉象,难道西岚公主这一鞭子下来,把程铮给打死了?
李恒远想着,就把手指探到程铮的鼻子的下,还没感受到程铮的气息,他就被人一把推开了。
“都是你这个丧门星!”西岚公主从李恒远手里抢过程铮,愤愤不平的盯着李恒远,“要不是你,程铮哥哥也不会这样!”
李恒远被西岚公主甩锅的技能震惊到了,这一鞭子明明就是西岚公主自己甩下来了,结果竟然把这顶锅甩到他的身上。
简直了。
李恒远张了张嘴巴,终究没有说什么,和智障一较高下会显得自己更智障。
好在这会儿西岚公主也没什么心思理他,焦急地看着门外,“太医呢?太医怎么还没到!”
因为程铮身体虚弱的原因,平和王府中就有大夫,没过多久大夫赶来了,急匆匆地给程铮把脉。
李恒远盯着大夫看,就怕大夫说出程铮已经死了,毕竟程铮现在已经没有脉象了。
“王爷只是因为疼痛而昏迷罢了,并无大碍,休息片刻就能醒来,公主切莫太担心。”大夫很快就得出结论。
李恒远全程盯着大夫看,没有错过大夫的一举一动,并没有看到大夫面上出现过惊讶或者凝重的神色,也就是说大夫对把不到程铮脉象这件事已经见怪不怪了。
不!
李恒远马上否认了自己的想法,大夫应该是把到李恒远的脉象了,所以才会不觉得奇怪。
李恒远相信自己不会把错脉,上辈子在枪林弹雨中他都没有出过错,更何况是这种环境下。
那么只能说明一个问题,程铮本身的脉象有问题!
已经有人过来将程铮带回后院厢房中,李恒远只能收起心中疑惑,艰难地从地上站起来,跟着过去。
西岚公主拦住李恒远,“你不能***!”
李恒远道:“我是王爷的新婚男妻,自然能***。”
“我不允许你这么说!”西岚公主状态有些癫狂,“程铮哥哥不会娶你的,你这个废物,丧门星!”
李恒远淡定应付:“这话还请公主到皇上面前说,毕竟我和王爷之间是皇上赐婚,不是公主你不允许就不允许的。”
“再者说,公主一介女流,如此出入已婚男子卧房,适合吗?”李恒远开始反击了:“到时候丢的可不是公主的面子,世人只会说是将军夫人,是皇后没有教养好公主,才让公主如此不知廉耻。”
西岚公主一下子就被激怒了,“你……”
李恒远没让西岚公主说下去,做出一副好言相劝的样子,“公主,我不管今日到底是谁怂恿你来大闹婚礼,你已经让王爷当着整个京城的权贵的面前丢尽颜面,如果你真的为王爷好,请现在就离开。”
程铮就是西岚公主心里的朱砂痣,眼里的白月光,听李恒远这么说之后,西岚公主一下子就慌了,“我……我真的让程铮哥哥丢脸了?”
李恒远道:“公主要是不信我的话,现在大可出去听听看,京城里的百姓们是不是都在议论王爷,嘲讽王爷?”
西岚公主这下彻底慌了,辩解道:“我只是……只是不想程铮哥哥和其他人成亲!”
李恒远摆出主人家的谱,“公主,你还是请回吧。”
李恒远说完,拖着沉重的脚步朝后院走去,也不管西岚公主。
西岚公主正想追上去,突然想起李恒远的话,在原地跺跺脚,咬着嘴唇转身离开了。
李恒远拖着病体去了王爷的院子,有士兵把守着,李恒远走到门外就被士兵给拦住了。
“我***看看王爷。”李恒远忍着身上的疼痛,咬牙说道。
“闲杂人等不等入内。”士兵寸步不让。
李恒远并不退缩,“我不是闲杂人等,我是你们的王妃。”
到底程铮因为他而昏迷的,他总要亲眼看到程铮安全才能放心,王妃不王妃的,也没什么了。
士兵犹豫了,直到房间里传来一道声音,“王爷说让王妃进来。”
士兵得了指令,这才退开,让李恒远***。
一***程铮的房间,李恒远就闻道一股药味,标准的药罐子的房间。
程铮已经醒了,被小厮扶着倚在床上,看到李恒远进来,朝李恒远微微笑道:“抱歉,第一天进门,就让你遭此祸事。”
而后指挥小厮给李恒远准备椅子,又让还没有离开的大夫给李恒远看看,除了亲自起身迎接,可谓是无微不至。
李恒远在椅子上坐下,朝程铮拱拱手道:“多谢王爷,刚刚若是没有王爷,恒远恐怕……”
程铮摆摆手,没让李恒远说下去,“到底是因为本王而遭受了无妄之灾。”
之后,两人客客气气地相互揽锅,直到大夫过来给李恒远把脉,没一会儿,大夫眉头就皱了起来。
他看向程铮,欲言又止。
李恒远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也知道大夫是把出东西来了,却不好当着他的面说,就咳了咳,兀自说道:“王爷,我的卧房在哪儿,折腾了一天了,有些乏了。”
程铮让小厮扶着李恒远去他的院子,待李恒远走远了,程铮才示意大夫可以说了。
大夫斟酌了一会儿,末了才道:“王妃身中剧毒,此毒见血封喉,可是王妃并没有毒发身亡,着实奇怪。”
程铮低垂眼眸,纤长的睫毛轻轻颤动。
他轻声道:“是吗?”

穿越之冲喜王妃免费阅读

李恒远在王府的院落名叫秋风院,时值六月,正是最炎热的时候,院子里草木繁茂,又有怪石嶙峋,是最经典的园林式建筑。比李恒远上辈子去的苏州园林还要精致上几分。
鹅卵石铺成分小道斗折蛇行,一路蜿蜒到卧房之前。
小厮打着灯笼走在前头,挂在房檐上的红灯笼将周围笼罩在一层朦胧的红色中,合着银色的月光,倒增添了一丝诡异感。
走到卧房前,小厮伸手推开门,咯吱的一声,让寂静的院子里多了一丝声响。
“王妃,这就是您的卧房,小的就在耳房伺候着,您有事就叫一声。”小厮的姿态虽然恭敬,可是态度却不见得恭敬,多多少少有种应付了事的态度在里面。
李恒远懒得计较,提步走进卧房。
房间收拾得很干净,只是李恒远走到床边,看到那床大红色的鸳鸯被的时候,目光还是被刺了一下。
婚礼虽然成了一场闹剧,但是他嫁入平和王府已然是不争的事实。
李恒远也就稍微地纠结了一下,就翻开被子,趴上去。
背部和手上的伤口还在隐隐烧着,看来明天得找个机会去外面看看,找些草药给自己涂一涂,不然伤口发炎就有他苦头吃了。
李恒远正这么想着,门就被敲响了,“王爷让小的过来给王妃上药。”
“进来罢。”李恒远摊在床上不动,有些昏昏欲睡,今天折腾了一天了,他挺累的。
隐隐地,李恒远听到脚步声传来,他的耳朵微微地动了一下。
不对劲!
李恒远咬牙拼着最后一点力气朝着床的里侧翻去,余光看到一道寒芒闪过。
铮!地一声响,一把匕首直直得插在鸳鸯被上,如果刚刚李恒远没有移开的话,这把匕首就将会插在他心脏的地方。
李恒远来不及后怕,那人已经拔起匕首,再次朝他刺来。
李恒远在心里骂娘,到底还有完没完了,毒不死他,就找人来杀他?身体却快速闪避着,在死亡的威胁面前,这句破烂身体的潜能被激发出来,都忘记疼痛,变得无比灵活。
闪避的时候,李恒远借着从窗外的漏进来月光隐隐绰绰的看到这个手持匕首的人。
这个人穿着夜行衣,一半的脸遮在黑色的布巾之下,只露出一双眼睛来。
这是一双不能称之为人的眼睛,犹如古井无波,装不下一点儿的感情,平直的,犹如死人一般。
李恒远心下一紧,猜测这大概就是古代所谓的死士了,根本就不怕死的那种。
他奋力的躲避对方的攻击,却还是被划开了几道伤口,鲜血汨汨流出。
***味好像***到对方,使得对方的攻势更狠了。
李恒远却找到机会,一溜溜下床,拔腿就跑。
那个说会在耳房候着的小厮不知道是被迷晕了,还是知道危险装作不知道,并没有出来,一切都要李恒远自己对抗。
然而李恒远再坚强,他现在的这具身体还是太过垃圾了,他没跑几步,脚下一个踉跄,朝前面扑去。
黑衣人抓住机会,手持匕首,狠狠地朝李恒远刺去,眼看着匕首就要穿透李恒远的身体,一把泛着银光的长剑骤然出现横亘在李恒远的面前。
镪!
匕首和长剑碰撞出火花,长剑生生挡住了匕首的攻击,握着长剑的人一挥手,黑衣人蹬蹬地后踢了几步。
长剑之人欺身而上,很快便和黑衣缠斗在一起,李恒远手撑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真他妈***。
长剑之人武功高强,几个回合之间就已经占据上风,生擒了黑衣人。
然而下一刻,黑衣人却软到在地,长剑之人伸手揭下他遮面的方巾的时候,有一道黑色的血迹从黑衣人口中涌出。显然黑衣人在被抓的那一刻,就已经咬破了嘴中的毒囊,瞬间毒发而亡。
长剑人见已经无法在黑衣人嘴中问道什么来,就将黑衣人拖出去处理了。
没过多久,他走到李恒远的面前,收起长剑,朝着李恒远拱手道:“在下清九,奉王爷之命前来保护王妃,来迟一步,还请王妃见谅。”
李恒远朝他摆摆手,撑着桌角站起来,“帮我谢过王爷,你先退下吧。”
清九道:“王妃是否无碍?清九这就去请大夫。”
“不必了。”李恒远连忙拒绝,“明日再说吧。”
“是。”话落,清九的身影就消失了。
但是李恒远知道清九并没有离去,应该就躲在某个角落里,一有情况就会出现。
李恒远托着病体回到床上,这才刚坐下去,一阵恶心感就直冲脑门,还没等他做出反应,又吐出一口黑不溜秋的鲜血。
看着地上的一摊黑血,李恒远忍不住再去把自己的脉搏,慢慢地,李恒远脸上表情变得有些微妙。
他发现,他体内的毒素竟然已经清除地干干净净。
不仅如此,不管是背后的伤还是手臂上的伤,抑或是不久之前被黑衣人划开的上伤口,这会儿一阵一阵的发痒,就像有无数只蚂蚁在上面爬着一样。
李恒远抬起手,盯着手背上那道最浅的伤口,奇迹就这么发生了,伤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快速的愈合着。
李恒远前世见惯了大风大浪,也没有见过这么神奇的事情,这具身体的自愈能力竟然强悍如斯。
李恒远盯着还在自愈的伤口看,确定看不出其他端倪之后,他才呈大字型趴在床上。
床上还能闻到他自己***味,可是李恒远却管不了了,他甚至什么都不想想,大脑太过疲惫,渐渐地也就睡着了。
窗外虫鸣声响彻,夜终于安静下来了。
翌日,轻微的开门声扰了李恒远的清梦,他睁开双眼,戒备的看向声源处。
丫鬟拿着水盆进来,看到李恒远醒了,低眉顺耳地说道:“王妃醒了?今天要进宫请安,王爷已经在外间等着了。”
李恒远愣了一会儿,才算是清醒过来,想起了自己的处境。
他从床上翻坐起身,马上就发现昨日的疼痛全部消失,他拢起衣袖,查看手上的伤口。
手臂上哪里还有伤口,新长的皮肤透着淡粉色,嫩得像块豆腐,李恒远自己都忍不住想要咬一口。
他的目光渐暗,看来这具身体的自愈能力比他想象得还要强悍。

小说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穿越之冲喜王妃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