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暴君少年时(棠予段烨)

梦回暴君少年时(棠予段烨)

导读:棠予段烨小说叫什么?完整版小说梦回暴君少年时全文免费阅精彩呈现;作家云中扫雨人所著;棠予一直以为段烨待她特殊是因为原主谢棠予。直到某一天忽然发现,她在梦中捧在手心里养的那个可怜兮兮的小男孩,竟然是......

小说介绍

棠予段烨小说叫什么?完整版小说梦回暴君少年时全文免费阅精彩呈现;作家云中扫雨人所著;棠予一直以为段烨待她特殊是因为原主谢棠予。直到某一天忽然发现,她在梦中捧在手心里养的那个可怜兮兮的小男孩,竟然是十几年前的段烨!

小说简介

棠予乏得很。眉头蹙在一起,好不容易才睁开了迷蒙的眼,然而四下一扫,却睡意顿消,一下子坐起了身。
揉了揉眼又重新打量了一遍周围。
身下是一张黄梨木镂空四柱床,外面有一个红棕色雕花月洞门,将一个大房间隔成内外室,内室中靠墙搁着一个空荡荡的梳妆台,外室中央摆着一张简单的四角方桌。

梦回暴君少年时免费阅读

第 5 章
“我哪儿也不去。”棠予拿手帕细细的擦拭着华美的珠簪,“你若是真想救我,就掩护我回秋草院,而后回禀陛下不可动谢家。”
“如此一来,天亮之后,我的危机便迎刃而解了。”
“如若你不愿,那陛下就不是诚心救我,我随你走了,又怎知是不是死路一条呢?”
梓影沉默了一会儿,低头道:
“可以。”
棠予眸中闪过碎芒,抬手指了指树林之外。
“那你去引开那些护院。”
“好。”
她唇角带笑的看着他,好似天真无邪的歪了歪头,又指了指脚下那具尸首。
“看到他颈侧那个血洞了吗?”她捏了捏手中的簪子,眸色一暗,“从那里砍下他的头。”
梓影利落的抽剑斩了下去。
棠予深呼了一口气,冷眉别过眼,同他一起跃上树尖,而后看着他飞身掠过众人的头顶,站上了对侧的屋檐。
“什么人!”
守在湖边的护院被他惊动,纷纷追了上去。
她眸光闪烁,看着他掠下屋脊,指尖轻轻地蹭着珠簪上光滑的宝珠,有些出了神。
半晌之后扬了扬眉,唇边浮起些微的笑意,体态轻盈的跃上另一侧的屋脊,心中暗道:
果真君无戏言。
-
棠予顺利的回到了秋草院。
她从被杂草丛遮盖的水井中打出了一桶清水,仔细的清洗了珠簪和自己的指缝,而后回到屋中用干棉帕擦干潮湿的头发,又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裙。
将自己收拾妥当之后,她从角落里找来一个火盆,将那身带着血污的裙子扔***,一把火点着了。
屋内白烟四起,她咳嗽了两声,跑出去关紧了门窗,坐在井边的一颗圆石上,仰头看月亮。
林中的那两具尸首还没有处理,明日必定会被人发现,引起轩然***。
老爷稍微一盘问,就会从护院口中知道夫人今夜将她沉塘的事。
之后事情究竟走向如何,就要看皇帝是否真的听她的,不动谢家了。
想到这里,她心中的预感越发的不详。
皇帝对她的态度太不对劲了。
可不管是图谋她,还是想借机敲打谢家,对方都没有理由让谢家好过。
毕竟只有失巢的濒死之鸟,才会心甘情愿的入笼。
她若是真的不想连累谢家,就应该立刻离开这里。
念及此,棠予眸中一定,站起身。
身后传来一声轻响,她正要转头,只听铮的一声出鞘之音,映着月华的冷刃便横在了棠予的颈前。
手心里渗出冷汗,她握住衣角默默地蹭了蹭,暗道,不愧是难度S+++的任务,真的比那血肉横飞的凶兽世界还要危险万分。
张了张嘴,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却突然耳尖的听到空中利剑破空的细微声音,似乎是冲着身后之人而来。
电光火石之间,她出其不意的去夺身后人手中的剑。
然而此人并不是府上那些外壮内虚的护院,他是一个真正的高手,握着剑的手磐石一样稳,她那点子绣花的力气根本不能撼动分毫。
结果是她一把揪下了红色的剑穗,得不偿失的被他按跪在了地上,剑刃抵上了后颈。
与此同时,不远处传来剑刃相击的清越之音。
她余光督见,来人如她所料,正是梓影。原本若是顺利的话,她以为就算夺剑不成,方才的举动也能干扰身后之人,分散他的注意力,让梓影一击得手。
然而没想到的是,暗中还蛰伏着另一人,而且和梓影的身手不相上下,将他生生的拦住了。
这下,没人能来救她了。
“疼疼疼。”见硬刚刚不过来人,她立刻放下身段服了软,随口贫道,“哥哥能不能轻点。”
没想到身后这人还挺好说话,竟真的松了不少力道。
她若有所思的转了转眸子,暗道,真正的杀手不可能这样磨叽又心软,此人对他根本就没有杀心,可以断定不是谢府的人。
从梓影的态度来看,也不是皇帝的人。
那他背后的主子究竟是谁?为何而来,此举又是何意?
正想不通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个男子有些尖锐的声音。
“别再骗我说二小姐不在府中了,深更半夜的,她一个姑娘家不在府中又能去哪里?”
而后响起的是谢扬明的声音。
“既然江公子如此执迷不悟,就亲眼去瞧瞧吧。”
棠予唇边浮上一层莫名的微笑。
江公子?
她好像知道挟持她的人是谁派来的了。
谢扬明笃定她不在,是因为他觉得她此时已经沉入了塘中。而这个江公子偏要来瞧一眼,定是知道此刻她就在院中。
两人各怀鬼胎,不过显然这个江公子更胜一筹。
吱呀一声,院门开了。
棠予抬眸看去,见来人是一个不利于行的白衣公子,坐在一副木质轮椅上,面上是一副刻薄的表情。
紧接着,他琥珀色的眸子中盛满了讶然,而后长眉一蹙,冷喝道:
“什么人!”
她打眼一瞧,发现梓影和另一个黑衣人已经不知藏去了哪里,而身后这个动一动剑就能切进她脖子的杀手被他一喝,果断的松开她逃走了。
棠予揉了揉腕子直起身,一抬眸就看到谢扬明精彩万分的表情。
她冲他笑了一下。
“谢兄,明明二小姐在家中,你为何要骗我说她不在?”江尘衡面色不虞。
谢扬明见鬼似的死死的盯着她,艰难的说:
“夜深了,家妹毕竟是待字闺中的姑娘,怎么能随便赴男子的邀约。”
“谢兄多虑了,我一个一无是处的残废,能对二小姐做什么?”江尘衡冷笑道,“我看你是心底里瞧不上我,不乐意二小姐和我这么一个瘸子走得太近吧。”
“江公子言重了,我绝无此意。”
“哦?”江尘衡挑眉道,“那谢兄这是答应二小姐同我一起去西临山灵禅寺的修缘祀灵礼了?”
谢扬明瞟了一眼她,心中暗道,今晚她命大躲过了这一劫,如今被江尘衡撞破也不好再下手。既然他愿意将这个烫手山芋接过去,何不干脆甩干净呢?
“江公子有心了。久闻灵禅寺的修缘祀灵礼可求与命定之人长相守,你竟然上府邀约,可见将家妹放在了心上。往常因为我们两家闹得有些不愉快,我和母亲一直以为江公子不喜家妹,如今看来,却是轻信那些市井传言了。”
“江公子既然如此有诚意,那我这个当哥哥的自然不能阻了妹妹的姻缘,你尽可带她去夜登山寺。听说西临山这个时节风景甚好,桃花漫山,你们二人可以再寺中小住一段时日,增进一下感情,不用急着回来。”
江尘衡听到想要的回答,满意的笑了。
“如此,便多谢谢兄了。”
他将视线转向站在草丛中间静静地听他们推诿客套的棠予身上,笑盈盈的向她伸出了手。
“我们走吧。”
棠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冲他莞尔一笑。
“你是谁?”
江尘衡眸中的笑意淡了些,而后又一点一点盈满仿佛能溺死人的温柔。
“我是江尘衡,你的未婚夫。”

梦回暴君少年时全文阅读

第 6 章
棠予觉得自己的头顶悬了一把刀。
江尘衡正是本文扮猪吃虎的男主,与他有婚约,简直是一个明晃晃的死亡flag插在了头顶。
不过她还是答应了对方的邀约,毕竟原本也打算离开谢府,既然有人递上了橄榄枝,那她自然是选择欣然接受。
马车之中,棠予看着谢府的牌匾在黑暗中越来越远,直至看不清,放下车帘询问他们的去处。
“西临山灵禅寺。”江尘衡如此答道,“我上府邀约,就是因为灵禅寺每年四月都会举办为期一月的修缘祀灵礼。”
“修缘祀灵礼是什么?”棠予托着腮问。
一阵夜风忽起,调皮的撩开她的车帘,抚过她的发丝,又呼啸着越过高墙和屋脊,最后吹入了皇帝帐中。
重光殿中,段烨散发和衣靠在床边,手中拿着白额墨鸽带来的密信。
那是梓影送来的。他在信中一五一十的禀告了今日发生之事。
段烨看着信中提到的“修缘祀灵礼”这几个字,余光瞥向垂首侍立在一旁的太监梓竹,等着他回答自己方才的问话。
“此祀礼确实有一番故事渊源。”梓竹答道,“灵禅寺山道漫长,有石阶三千级,寻常人难以登顶。”
“民间传说当年哀帝病重垂危时,皇后秦氏曾身着肃穆礼服,一步步登上石阶,从日出走到日落,才终于登顶。之后又在灵禅寺前从长夜跪到天明,终于感动了已臻化境的无心大师。”
“之后无心大师在哀帝宾天的时候施展神通,狂风之后棺中忽然空无一人,自那之后,秦氏就和哀帝的遗体一同消失了。”
“当日之事究竟如何至今也是个谜,不过之后有传言说,哀帝同秦氏一同归隐田园,做了一对寻常夫妻,长相守,不相离。”
“这修缘祀灵礼便是基于此故事演变而来。在春末夏初,四月之时,灵禅寺会在山道两边挂上青灯,不少公子小姐会相携夜游,用一夜时间登上山顶,迎接新日,以此来印证情比金坚,祈求长长久久。”
梓竹一口气说完之后,忽然感觉周围的气压下降了好几个度,背后好像陡然起了凉风。
“灵禅寺?可是位于西临山的那一个?”
“正是,在城外十里处。”
“梓竹,传令给刘校尉,封锁城门。”
“是。”
梓竹领命退下后,段烨看着手中的信,目光阴郁。
“一边求我放过谢家,一边和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的未婚夫连夜出逃。莫非纵容的太过,你反倒不信任我了?”他将信纸在火烛上点燃,一点一点的看着它化为灰烬。
他眸中浮出痛苦之意。
“你究竟是什么人。这些年来,我想尽办法寻你,如今你却告诉我,你是京城谢家的痴傻二小姐,一直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么?”
“你究竟,是不是真的……忘了我?”
-
棠予没能随江尘衡去西临山灵禅寺,他们出城之时见大门紧闭,城门守卒告诉他们,陛下下令封城。
无奈之下,她被江尘衡带回了府中。
江府的人丁十分稀薄。
丞相江左明原本是一介白身,靠着科举考取功名之后一步登天。他行事圆滑有度,在官场如鱼得水,没怎么经历宦海沉浮就顺利的坐上了丞相的位子,之后兢兢业业,从未出过什么岔子。
他在初入***的时候与秦家的小女儿秦悦结为了夫妻,两人相濡以沫十余年,育有一子江尘衡,一女江宛彤。
秦悦在十年前离世,而后江左明未再续弦,他醉心政务,常常夜不归家,偌大的江府没个女主人操持打点,变得愈发冷清。
是以,江尘衡擅自将棠予带回府,虽然十分的不合情理,却无一人置喙。
棠予今夜接连应对各种事情,早就已经疲惫不堪,踢掉鞋子,头一沾枕头就睡了过去,第二日神清气爽的醒来的时候,金灿灿的阳光已经撒了三尺进屋中。
昨夜发生的事潮水一般涌回她的脑海,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终于捋清自己现在身在何处。
她怔怔的躺在那里大脑放空的盯着头顶的横梁,一动也不想动。
门外传来了轻轻地叩门声。
“小姐,你醒了吗?厨房已经做好了早饭,现在需要送来吗?”
棠予认命的叹了一口气,从床上跳下来,理了理头发,随意披上了件外衣,走过去打开门,慵懒的看着传话的婢女道:
“送过来吧。麻烦你了。”
陆梨应了一声,去厨房吩咐了。
她推开门四肢舒展的伸了一个懒腰,正眯着眼懒洋洋的晒太阳,突然听到一道不客气的稚气女声。
“喂!”
循声望去,发现来人是一个一身红裳的十四五岁的小丫头片子。
对方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她一遍。
“你就是我哥带回来的女人?”
“嗯哼。”
棠予眯眼盯了她一会儿,而后一抱臂靠在门框上,不置可否的应了声。
江宛彤抬起下巴,看了眼棠予随意披上的外衣,讥笑道:
“我听下人们说,你就是那个谢家的白痴二小姐,惯常疯疯癫癫,行为荒唐。今日一见,传言果真不虚。”
“我原本以为,身为一个女儿家不知羞的跑到男人家里来过夜已经骇人听闻,却没想到,你竟然还一大早的就衣衫不整,也不知道是不会穿衣服,还是处心积虑的想勾引谁?”
哟呵,棠予新鲜的挑了挑眉。
不知道是哪根葱的小丫头跑这来给我下马威了?
收拾不了皇帝我还收拾不了你么?
江宛彤见她说不出话来,得意的尾巴都要翘到天上了,一时间气焰更盛。
“我劝你趁早滚出我们江家,像你这种女人,我哥才不会娶进家门。”
“真的吗?”棠予慢悠悠的以手为扇,给自己扇了扇风,大言不惭的道,“可是昨天晚上,可是你哥殷勤的跑到谢家,低三下四的求我给他一个机会,同他一起去修缘祀灵礼。”
“还信誓旦旦的保证,为了验明她对我的真心,就算是爬也会爬到灵禅寺前,以求得与我长相守……”
小姑娘听到棠予编排她哥,顿时涨红了一张脸。
“你胡说!”
“我是不是胡说,你去找你哥一问便知。”棠予见她着急跳脚的样子不禁暗笑,心道,一戳就破的小皮球。
“我劝你赶快和我道歉,不然我一气之下与他断绝了来往,你哥还得为我寻死觅活的……”
话还没说完,恼羞成怒的小姑娘就“唰”的一鞭子朝她抽了过来。
还好她身手灵活,一个旋身躲了过去。刚站稳还没来得及说话,江宛彤的第二鞭就追了上来。
刚要疾退闪躲,一旁就掠下一个黑影,眼疾手快的接住了江宛彤的鞭子。
“大小姐,谢小姐是公子的座上宾,你不要胡闹。”
“肆牙,你让开!她今日这般羞辱我哥,我定要让她知道我手中鞭子的厉害才行!”
“大小姐,你再这样胡闹,一会儿公子要生气了。”肆牙说着,朝主屋那边使了使眼色。
江宛彤朝那边看了一眼,意识到这是她百般维护的哥哥的意思,顿时感觉到被背叛了,又生气又委屈,将手中的鞭子狠狠地掷在地上。
“我也生气了!”
说罢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肆牙似乎对这样的情形习以为常,颇为无奈的向棠予赔了个不是。
“没关系。”棠予不以为意的道。左右她也没吃亏。她盯着肆牙腰畔的佩剑,眸中闪过玩味的光,“比起那个,我更想问问你……”
她出其不意的抽出他的佩剑,感兴趣的盯着剑首红色绳结的残端仔细地瞧。
“你这柄剑上,是不是少了什么东西?”她变戏法似的勾出一个红色的穗子,在他面前晃了晃,眸中带着冷意笑吟吟的道,“比如说,这个。”
那剑穗是她从昨夜在秋草院中劫持她的的黑衣人的剑上扯下来的。
虽说她心中已经隐约猜到了那黑衣人是江尘衡派来自导自演的,不过这么顺利的找到证据,倒是意外之喜了。
“我……”
肆牙的面色一瞬间变得十分难看,盯着那个红穗子,张口结舌的说不出话来,一会儿就憋得面红耳赤。
“别着急别着急,”她带着宽慰之意拍了拍肆牙的肩膀,“我不过随口一问。”
“既然你答不上来,我就去问个能答上来的人好了。”
说罢,她抬脚的走到了主屋门前,“咚咚咚”的礼貌性的敲了敲门。
“江公子醒了吗?”
片刻之后,房门打开了。江尘衡坐在轮椅上,头发松松的挽着。
“什么事?”
棠予在心中斟酌了一下。
江尘衡昨天深夜突然来访,显然不同寻常,他定然知道了御花园刺杀一事,也知道那个刺客就是她。
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寻常人绝不会故意来招惹她。便是生她养她的谢府,也恨不得她人间蒸发,以免惹祸上门。
他为何反其道而行之呢?
莫非是知道了什么被旁人遗漏的信息?
见她良久不出声,江尘衡骄矜的淡笑了一下。
“一直盯着我看做什么?”
说罢,他云淡风轻的垂眸抿了一口茶。
“你是不是知道,皇帝与我,是旧相识。”
棠予回忆了一番昨日的情景,皇帝在他耳边说的话,之后是含着胁迫意味的相拥,而后在谢府,梓影还在肆牙对她动手后出手保护。
此番种种在外人看来,似乎都意味着皇帝与她的关系不一般。
或许骨骼清奇的男主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出手保下她。
她不耐烦那些虚虚实实,你来我往的试探,所以单刀直入的抛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心中也知道,这个男主角有高深的道行,所以很难从他的口中撬出什么话。
不过没关系,她观察一下对方的反应,心中的答案就八九不离十了。
“哗啦——”
茶杯毫无预兆的掉在地上摔了个稀巴烂,他一口水呛进了气管里,扶着胸口弯着腰,咳得肺都快出来了。
“……”
倒也不必……这么大反应。
插入书签

棠予段烨

小说梦回暴君少年时 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