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和死对头结为道侣之后(云清风薛惊羽)

意外和死对头结为道侣之后(云清风薛惊羽)

导读:《意外和死对头结为道侣之后》是由作者烟火人家所著,主角是云清风薛惊羽,意外和死对头结为道侣之后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清风作为沧洛山最有天赋的炼器天才,在扶崖秘境开启时,被师门委以重任***寻找灵草。

小说介绍

《意外和死对头结为道侣之后》是由作者烟火人家所著,主角是云清风薛惊羽,意外和死对头结为道侣之后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清风作为沧洛山最有天赋的炼器天才,在扶崖秘境开启时,被师门委以重任***寻找灵草。

云清风薛惊羽小说简介

却不想一***秘境就因意外跟同门分开,独自寻找灵草时,他偶遇一个清冷、美丽、修为又高的姑娘,并结伴同行,遇到危险的时候,姑娘从不退缩,永远站在他一转头就能看到的身侧。
即便因为他的失误,导致两人意外结为道侣,姑娘也不怪他,仍跟他道心一致。

意外和死对头结为道侣之后全文阅读

临近扶崖秘境开启的最后半个时辰,秘境入口的无尽海附近已经修士云集。
沧洛山的人早就到了,弟子们围在一处等待。
云清风比大家晚一点从飞行法器上下来,他穿着月白色的门派服,束发用的是同色发带,装扮跟其他沧洛山弟子无异。他缓步走到正跟旁边钟灵山女修说着什么的凌晓身边,在对方肩膀上拍了下,“说什么这么认真。”
“三师兄,你什么时候下来的?”凌晓讶异地张了张嘴,暗道师兄隐匿的功夫愈发好了,刚才这么走过来,他都没察觉到。
旁边钟灵山的柳萱也有些惊讶地看了云清风一眼,然后笑着说:“我适才在问凌师兄,你们宗门这个像大鹏一样的飞舟,是哪位炼器大师炼制的,很特别。”
“很特别吧?它的名字更特别。”凌晓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带着明显的与有荣焉。
柳萱顺着他的话问道:“叫什么名字?”
凌晓下巴微微抬起,缓缓吐出两个字,“灰矶。”
柳萱怔了怔,有些疑惑,“为什么叫灰矶?”她没好意思说灰矶这两个字既无意义,气势也不磅礴,如果真要跟特别扯上关系,只能是特别奇怪了。
“炼器师取的。”凌晓道,说完他偷偷看了眼旁边唇角带笑,视线却明显虚掷的自家师兄,想起出自师兄手中,那些千奇百怪的法器跟名字,心里依旧好奇,却又不敢问,毕竟这么多年来,他也没问出个结果。
说话间,东面有人喊了句,“灵溪宗的人来了。”
这句话不轻不重,但光是灵溪宗这三个字,就足够引起无尽海边所有修士的注意了。一时间偌大的海边竟瞬间安静了下来,众人齐齐转身看向东边。
云清风迟疑了一下,也跟着望过去。
只见原本随意散布着的人群不自觉往两边让出一条道,一行人自尽头走来,俱是玉冠白裳,一眼望去煞是好看。为首者容貌气质更是出尘,只神色略显冷漠,一手拿剑,一手背于身后,行走时低垂的广袖如流云涌动。
云清风只看了一眼就要收回目光,却见为首那人也刚好看过来,并停留了片刻。
薛惊羽的视线太过明显,惹得旁边的柳萱惊呼道:“薛少宗主刚才是看我们了吗?”说完不待人回答,她又接着道,“要是能在秘境里遇到薛少宗主就好了。”
灵溪宗少宗主薛惊羽,十三岁筑基,十九岁结丹,如今虽才元婴中期,但两年前,他在北方雪原鏖战七日,跨境杀死雪山老祖的事,修真界人尽皆知。
而且灵溪宗是正道仙门,薛少宗主端方正直,如若在秘境里能够跟他一起行动,不说绝对安全,至少遇险的几率会减半。
因而柳萱这话一出口,便引起旁边不少人附和。
凌晓有些担忧地看向云清风。
云清风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现在不会做什么,不过刚才这一照面,确实让他想起了一些不太好的回忆。
他原本并非这个世界的人,因意外穿越到此界一个未出生的胎儿身上,七岁时被沧洛山长老谢常悬带回宗门,收为弟子,踏入修真界。
许是两世为人,他对这个世界少了许多好奇心,拜入沧洛山后,就只离开过宗门两次,结果就是这两次……
他咬牙看了眼薛惊羽的方向,习惯性扬起的唇角不自觉落了下来。
凌晓觑着自家师兄神色,试探着回了柳萱一句,“我三师兄也很厉害的。”
柳萱还没开口,旁边一个身材曼妙的女修就笑着插言道:“云师弟厉害归厉害,但看到他笑,我就只想保护他。如果是薛少宗主就不一样了,我不仅想被保护,还想跟他做道侣。”
柳萱闻言一瞬间瞪大了眼睛,双颊也缓缓染上一点薄红,显然是赞同她这句话的。
接着两位女修同时转头看向云清风,眼里是如出一辙的惋惜。
云清抿着唇,不看她们,也不让两颊的酒窝露出来。
这种情况是凌晓始料未及的,他有些尴尬地想要说些什么缓解一下,只是还没来的及说,就听到天边传来咔哒一声轻响,有点像是锁被打开时的声音,紧接着五色光斑浮现于空中,光斑中间有一个珍珠大小的漩涡,正一点一点扩大。
这一刻,无尽海边不管是修士还是其他生灵,都不自觉抬首看向突然出现的漩涡。所有人都知道,这是秘境即将开启的征兆。
云清风双眼一瞬不瞬地看着空中的漩涡,手里的剑不自觉握紧。
凌晓退回师兄身边,其余人跟他一样,不再随意站着,而是尽量向同门靠近。
约莫一炷香的功夫过后,原本才珍珠大小的漩涡变成直径约丈许大,并向海面投射出一个光圈。
不知是谁说了句‘秘境开启了’,人群便争先恐后地朝光圈飞去。虽说在传送的途中,只要不是一开始就手牵着手,或是用其他东西绑在一处,***秘境后,也会被随机分散传送到不同的地方。
但寻宝者总会认为,千年一开的秘境,不管落在何处,早***片刻,就多一份得到宝物的机会。
云清风没有使出全部修为往前冲,也没有故意落后,只配合着同门的速度。在跃入阵法时,出于他自己都想不明白的原因,回头看了一眼。
薛惊羽刚好带着灵溪宗的人走过来,姿态从容。
一刻钟后,云清风独身被传送阵送到一片悬崖之下。落地之后,他迅速检查了一遍身上的衣袍跟储物戒之类的东西。
还好,除了刚才在传送阵内应付强烈的罡风用了几个法器外,其他东西都在,衣袍也没什么破损。
他缓缓舒了口气,想起在传送阵内遇到的那阵罡风,还是心有余悸。一边把身上沧洛山月白色的门派服换成没有任何标志的黑色法衣,一边用传音符联系凌晓。
衣服换好,法器却没有任何反应,云清风皱了皱眉,又拿出一个同样的传音符对着说了句话。这回说完之后,他就动也不动的盯着传音符。
随着时间流逝,他的心也一点点往下沉。传音符是他自己改良过的,只要对方收到传音,他这边就会有提醒。可刚才他连着给虞照水和凌晓都发了传音,两方都没有反应。
云清风沉吟了片刻,又拿出第三张。
依旧是无果。
最终他不得思索没有同门结伴同行的情况下,在秘境里要怎么安排。首要的当然是安全问题,一旦身死道消,得到再多的宝物也无用,这是小儿都懂的道理。
云清风收敛心神,扫了眼身边的巨树,就提气往上一跃,打算先摸清楚周围的环境。
结果还没离开地面,他脸色猛地就变了。
在树梢方一落下,他就迫不及待在体内运转真元,几次之后,云清风不得不颓唐地接受这个结果,他真元运转没有任何阻滞,金丹也完好无损,但修为却只有金丹初期,就好像从来没有到达过后期一样。
连番变故让云清风心态有点崩,直到看到手上的储物戒后,他才慢慢冷静下来。虽然现在修为只金丹初期,好在他还有这么多独门法器。
他环视了一眼四周,三面是森林,看不到尽头,一面是悬崖,十几丈高起就被浓云笼罩,看不到顶端。
在距离浓云没多远的地方,有个伸出来的,不显眼的平台,要不是他站在树梢,又恰好角度刚好,很难发觉。
云清风略一思索,便朝悬崖上方放出神识。他现在修为虽然只有金丹初期,但神识放出的时候,百丈之内的事物还是能查探清楚。
结果不知为何,神识在接触到浓云时,就如泥牛入海,什么信息也无法获取。
云清风挑了挑眉,脚上一点,便朝悬崖上那个伸出来的平台飞跃过去。
他一时不适应金丹初期的修为,没使用任何法器,结果跃到半空时差点真元不济,连忙在一个伸出来的小树枝上借了下力,才稳稳跳到平台上面。
伴随着他脚踩在地面的轻响,一阵嘶嘶声同时响起。
云清风闻声看过去,就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原本就不大的平台,被一只青色的大蛇围在其中,大蛇的颜色跟旁边石壁的颜色几乎融为一体,要不是嘶嘶吐着猩红的蛇信,让人很难发觉。
更让云清风心惊的是,刚才他在下面已经用神识查探过此处了,却没有发现任何生命存在的迹象,只能说明这条大蛇的修为在他之上。
妖兽是不会故意收敛修为的。只除了一种情况,那就是妖兽看守的灵物即将成熟,它们会把自身的存在感降到最低,好避免被修士找到。
云清风不关心这条大蛇守着的是个什么样的宝物,他现在只想安全无虞地离开。
只是就这么简单的一个目标,此时也没那么容易实现,他一动,大蛇就疯狂朝他吐蛇信。
几番僵持之后,大蛇首先发出攻击,尾巴一甩便朝云清风卷了过来。
云清风往上一跃,躲开大蛇的攻击,手里的剑同时出鞘。这一击他几乎用上了所有的修为,却不想在半空中的时,丹田内的真元不知为何迅速流失,虽然很快就止住,但这一剑已经废了。
底下大蛇的攻击不减,丑陋的头颅高高昂起,谋划着等云清风一落下,就使出致命一击。
云清风抿着唇,思维竟愈加冷静,从储物戒里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状如渔网之物。正要撒出去,就听一道破空之声从下而上。
紧接着平台上便多出一道身影,云清风看到,那是一个穿着白裳的女修。女修出手狠厉,剑剑都是攻向大蛇七寸。云清风从女修的招式以及泄露出来的真元推断,对方至少是元婴中期的修为。
大蛇猝不及防,身上迅速多了几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黑色的血液瞬间浸透了半个平台。
也给了云清风***的机会。
看到女修脚尖一点,云清风连忙提醒道:“小心上面的白雾。”
说完他避开女修,把手中的细网朝大蛇扔过去。细网在空中迅速变大,网丝在阳光下发出隐隐金光,如同长了眼睛一样,把大蛇网在其中。
大蛇品阶不低,即便被网住也没放弃挣扎,不过几息,网格便被挣破了几处。
这个网是云清风练来跟师兄弟扑鱼用的,并没觉得能完全降服大蛇,扔出去也不过是想困住大蛇片刻,好占住先机。
他提剑正要飞跃而上,女修比他速度更快,身形一闪,已经到了大蛇旁边,在大蛇挣破网前,剑一伸一挽,直接就把大蛇的内丹给掏了出来。
“你……”云清风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女修瞥了大蛇一眼,确认已经死透,便迅速行至云清风身边,急声问道:“你的修……”话未说完,她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止住。
云清风:“我的修什么?”
女修垂眸,指着云清风的右手道:“我是说,你的袖子上沾了血迹。”
云清风抬手,看到黑色的布料上有一块比别处颜色要深一些,确实是沾了血迹,但他总觉得,刚才女修要说的似乎不是这件事。
不过萍水相逢,对方于他又有恩。云清风不好再问,使出一个祛尘符,把衣裳弄干净,接着退后一步,朝女修行了个揖礼,“多谢姑娘出手相助。”
女修愣了下,抿着唇给云清风回礼。
她似乎对揖礼不是很熟悉,姿态虽挺拔好看,一开始却跟云清风一样,把左手放在了前面,弯腰的时候才慌忙换成右手。

意外和死对头结为道侣之后免费阅读

刚才离得远还不觉得,现在两人面对面站着,云清风才发现女修身量修长,竟跟他差不多高。而且长得十分好看。
修真界不缺美人,跟云清风同为斜月峰弟子的虞照水,就是有名的大美人。
按道理云清风是不会轻易为美人所动的,但对上女修那双如点漆般的眸子,他便下意识忽略了女修举止间些微的不自然。笑着道:“在下云清风,还没请教姑娘芳名。”
女修抬头,看着云清风,缓缓道:“楚心舒。”
“楚姑娘刚才是怎么知道云某在这上面的?”云清风问道,在跃上平台之前,他用神识查探过周围,可以确认除了他之外,方圆百丈内再无一个修士,除非楚心舒跟刚才这条大蛇一样,故意收敛修为隐匿行踪。
楚心舒好像丝毫没察觉到他话语里的试探,“我刚***秘境,就察觉到这处有妖兽的威压以及打斗声,便连忙飞了上来。”
原来是碰巧跟自己传送到一处了,云清风心想。
他没说话,楚心舒也安静地站着,直到一股清冽的花香被微风吹来。
楚心舒道:“被大蛇守着的灵物成熟了。”
“我们去看看。”云清风说的是我们,却特意落后一步,让楚心舒先行。
楚心舒犹豫了一下,便循着香味跟外泄的灵气找了过去。
大蛇已经被他们杀死,周围又没有其他修士,再无危险。两人很快在平台边缘被大蛇躯体挡住的地方,找到一株正徐徐绽放,状如马蹄的白花。
“是五品芝莲,”楚心舒道,“花香可使人平心静气,花瓣给化神期以下修士进阶前服用,可以降低被心魔干扰的几率。”
云清风在藏书阁读到过有关此物的典籍,也知道五品芝莲在修真界并未绝迹,只是少有人见过。毕竟少一分心魔的干扰,就意味着多一份活下去的机会,修真本是逆天而为,得到这种灵物的人,又怎么会宣扬出去。
东西确实是好东西,如果没旁人在的话,云清风此刻定已拿着玉匣在旁边等着,只待芝莲完全绽放,便收入玉匣保存。
但现在不止他一人,旁边还有个女修在,且是才帮过他的人,于是他便道:“楚姑娘准备好玉匣吧,芝莲马上要全完盛开了。”
“这处是你先发现的。”楚心舒淡淡道,言下之意,这个五品芝莲也应该归云清风。
“守着它的大蛇是你杀死的啊,”云清风笑着说,看楚心舒还想再说什么,就提议道:“那不是还有一颗大蛇的妖丹吗?你分芝莲,我拿妖丹,一人一样如何?”
那条蛇的妖丹虽也有些价值,但跟五品芝莲比起来完全不算什么。
楚心舒闻言深深看了云清风一眼,才点头应下:“好。”
她在五品芝莲开到最盛的时候,指尖划出一道真气,把整朵花平整地削下来。
云清风看着她把五品芝莲放到白玉匣子里,又收进储物戒内。无声叹了口气,走到已经死透了的大蛇旁边,捡起沾满了血污跟尘土的妖丹,掐了个诀把妖丹弄干净,才丢进储物戒中不知道哪个角落里。
他回头就看到楚心舒正定定看着自己,疑惑道:“你还想要蛇丹吗?”
“不是。”楚心舒连忙回道,迟疑了一下,才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你刚刚用手捡了妖丹……”
云清风看了眼对方一尘不染的白裳,又看了眼自己用过祛尘符,已经没有脏污了的右手,心道女修就是爱洁一些。但还是掐了几个去污的口诀,又用真元把空中的水分凝结到一处,把手冲了一遍,这才罢休。
楚心舒微蹙的眉头这才松开,问道:“刚才你让我小心上面的浓雾,是有什么问题吗?”
“我也不是太清楚,”云清风道,“只之前不小心跃入浓雾之中时,便觉得体内真元迅速流失,等离开浓雾的范围才好。”
楚心舒抬首盯着浓雾,放出神识查探,紧接着脚上一个***,身影便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离开平台,迅速窜入浓雾之内。
不过她很快就返回,脸色也有些难看。
“如何?”云清风颇有些不好意思地问,只有两人的情况下,按习惯他是不会让人家一个女修去查看情况的,但他已经感受过一次,而且对方比他修为高,说不定能发现一些他没发觉的东西。
楚心舒缓缓道:“这雾是完全静止的,丝毫没有流动的迹象,很是诡异。而且无法知道有多厚,修士一旦沾到,体内的真元就会迅速流失,如无必要的话,最好不要接触。”
云清风之前沾到浓雾的时候,就已经放弃了往悬崖上方离开的想法,只是这地方太过奇怪了一些,他又问:“楚姑娘可曾听过秘境里有这么一处地方?”
“未曾。”楚心舒摇了摇头。
云清风也没在藏书阁相关的典籍里看到过,他沉吟了片刻后道:“要不我们先离开此处?”
楚心舒本就很嫌弃此处浓重的腥臭味,要不是…… 闻言她点了点头,直接跳了下去。
云清风跟上。
两人落到地面,要选择方向时,云清风才想起忘了件重要的事,连忙问:“楚姑娘,你能联系上你的同门吗?”
楚心舒拿出一张传音符,当着云清风的面使用了。片刻过后,传音符毫无动静。
在云清风巴巴的目光里,楚心舒又拿出第二张。
依旧是毫无动静。
云清风耷拉着脑袋道:“刚刚我也试过了,联系不上……”
“周围也没别的修士,”楚心舒看了云清风一会儿,提议道,“要不,我们结伴同行?等能联系上同门,或者遇到认识的人了再分开?”
说完怕被云清风误会,她又连忙解释道:“我曾经看过不少跟扶崖秘境有关的东西,从未听说过有这么一处悬崖。进来秘境时,又在传送阵遇到了以前没有过的罡风。只怕秘境里与千年前已大不相同,大家同为修真者,同行也能有个照应。”
她说着请求的话,表情却依旧是冷冷淡淡的,没有太多变化。
云清风不知为何,从一开始对楚心舒就生不出什么防备心,闻言便理所当然地应下,“那就一起走吧。”
除了身后的悬崖,其他三面都是看不出区别的森林,云清风让楚心舒随便指了个方向前行。为了不错过途中可能会遇到的灵物宝藏,两人都选择步行,没有御剑。
他们一个是金丹期修为,一个是元婴期修为,即便只是徒步,速度也不是普通人能望其背的。
林子里树木参天,云清风跟楚心舒都没有说话,除了两人脚踩在落叶上发出的窸窣声外,就只剩下周围的鸟鸣声。
每走上小半个时辰,两人就会跃上树梢查看周围的环境变化。
从午后一直走到金乌西坠,林子里比外面要更暗一些。从离开那处悬崖起就没怎么说过话的楚心舒突然停下脚步,神色在夕阳的余晖里晦暗不明。
云清风跟着停下脚步,问道:“怎么了?”
“前方有一处灵气很充裕。”楚心舒道。
云清风:“我们去树梢看看?”
一般情况下,某一处灵气比周围都要充裕,不说绝对,大部分原因是那处有灵物或者宝物的存在。
站在树梢上看过去,楚心舒所指的方向是一片山崖,山崖不高。云清风运足目力,也只能看到光秃秃一片,连株荆棘也没有。
两人对视一眼后,同时踩着树梢朝山崖飞去。
不过几息,云清风也感觉到了那处不同于周遭的充裕灵气,而且越是靠近,灵气越是浓厚。
云清风放出神识去查探,把整座山崖都细细扫过一遍,也没察觉到任何灵物或是妖兽存在的迹象,这浓郁的灵气,竟是从石壁内流泻出来的。
楚心舒应该也做了同样的事情,她说:“我们去崖中段看看。”
云清风正有此意,两人踩着佩剑,飞到灵气最浓的山崖中段停下。
此时云清风已经猜到这里应该是一处灵矿了,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后,楚心舒拿出一把匕首,轻轻在石壁的裂缝处撬了下,薄薄的石块剥离,一颗晶莹的中品灵石滚了出来。
确认是灵矿后,云清风寻过来时那股激动的心情反而不复存在了。原因无他,这里不是他一人发现的,且楚心舒修为在他之上。
虽然有五品芝莲在前,两人没有起任何冲突,但说到底,那是他先提出放弃的,而且跟这么大一片灵矿比起来,五品芝莲根本不值一提。
云清风内心虽然觉得楚心舒是值得信任的,但不得不暗暗做出提防,毕竟钱财动人心。
“我们一人分一半山崖,谁挖到的灵石归谁,”楚心舒道,“你看如何?”
云清风被她的话语拉回神,点头应下,“好。”
在大多数时候,绝对的实力就代表着绝对的话语权,更何况是在这弱肉强食的秘境里。别说楚心舒提出一人一半,她就是说只给云清风一小部分,云清风如果不能把其打败,也只能接受。
楚心舒看着云清风,蹙眉问:“你刚刚在担心?”
云清风有些尴尬地笑了下,没有回答。他何止刚刚在担心,现在也在担心好不,宝物当前,实力又不如别人,要是什么都不想不做,有八百条命也不够丢啊。
短暂的沉默之后,楚心舒直视着云清风的眼睛道:“我楚心舒发誓,此灵矿跟云清风一人一半,绝不多起贪婪之心,如违此誓,修为永远停留在元婴期,不得进阶。”
说完一滴圆润的血珠自她指尖溢出,飘到半空中消散。
云清风吓了一大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无措地看着做出这种举动后,依旧没有什么表情的楚心舒。
心道这姑娘未免也太不按常理出牌了,这可是道心誓,是真的会兑现的。
不过听了誓言后,他内心的不安是完全放下了。

小说推荐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小编给友友们准备的意外和死对头结为道侣之后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真是份大礼呢!记得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