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和死对头结为道侣之后(云清风薛惊羽)

意外和死对头结为道侣之后(云清风薛惊羽)

导读:小编带着意外和死对头结为道侣之后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云清风薛惊羽,这么好的道侣,云清风想,就算她身份不明,这辈子他也会爱她、护她。并决定等秘境一打开,就带她回宗门,把她介绍给宗门的长辈。

小说介绍

小编带着意外和死对头结为道侣之后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云清风薛惊羽,这么好的道侣,云清风想,就算她身份不明,这辈子他也会爱她、护她。并决定等秘境一打开,就带她回宗门,把她介绍给宗门的长辈。

云清风薛惊羽小说简介

云清风目瞪口呆,偷偷看了眼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楚心舒,又看了眼前面犹如落汤鸡的董尚宇,小声问:“那……现在冷静了吗?”
“冷……冷静了。”董尚宇说着觑了楚心舒一眼,跟楚心舒目光对上的时候,抖了下。
云清风问:“那能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了吗?”
“能,”董尚宇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环视了一圈后,小声问,“不过,可不可以换个地方说?”

意外和死对头结为道侣之后全文阅读

云清风一个鲤鱼打挺起身,迅速把罗汉榻收入储物戒内,手轻轻一挥,真元在周遭带起一阵微风,把罗汉榻在地上压出的痕迹都遮掩住。
接着他又整了整衣袍,才走到靠近洞口蒲团上坐下。
楚心舒跟上来,目光仍落在云清风身上。
“还有什么事吗?”云清风问。
楚心舒指了指他头顶,“发冠歪了。”
云清风闻言连忙扶正,都怪刚才这一觉睡得太***了。
两人说话间,来人已经到了山洞下面,对方没有隐藏行踪,他们也就没有收敛气息,只是没有要起身出去的样子。
直到下面的人高声道:“山洞里的两位道友,可否出来一见。”
云清风一怔,传音给楚心舒,“这声音好像有点熟悉。”
“我们出去看看。”楚心舒同样传音道。
云清风把洞口的阵法收起,走到最外面。
山洞离地面只有五六丈高,这么点距离,普通人都能清楚看清一个人的长相,更何况是修士。
在云清风跟楚心舒看看到下面那个人的时候,下面的人也看到了他们,惊喜道:“云兄!”
“董道友?”云清风挑了挑眉,也有些意外。
“是我是我,”董尚宇说着竟带了点哭腔,“我终于又见到人了。”
云清风跟楚心舒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时从山洞跳了下去。云清风皱眉问:“你说又见到人了是什么意思?”
董尚宇语无伦次地说:“就是好久好久没见到过人了,你们呢?有遇到过其他道友吗?能不能联系上同门师兄弟?”
他这一连串问题,都是云清风跟楚心舒遇到的。云清风看楚心舒事不关己一样站在旁边,就回道:“没有遇上其他道友,也联系不上同门。”
“我就知道,”董尚宇呜咽道,“我们根本出不去。”
云清风眉心跳了跳,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因而说话的时候语气有些冷厉:“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冷静点说清楚。”
“可我根本冷静不下来啊!”董尚宇高声道。
云清风皱眉想劝两句,余光看到身侧楚心舒一扬袖子,身后寒潭里的水随着她的动作凌空而起,到了董尚宇头顶便直直浇了下去。
董尚宇原本细细的梗咽立即停住。
云清风目瞪口呆,偷偷看了眼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楚心舒,又看了眼前面犹如落汤鸡的董尚宇,小声问:“那……现在冷静了吗?”
“冷……冷静了。”董尚宇说着觑了楚心舒一眼,跟楚心舒目光对上的时候,抖了下。
云清风问:“那能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了吗?”
“能,”董尚宇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环视了一圈后,小声问,“不过,可不可以换个地方说?”
刚才楚心舒当头把人那么一浇,虽然水没溅到云清风他们这边,但地还是湿的,让人看着这幅残局说话好像确实不是太好。所以云清风点了点头,“上面有个山洞,我们去那里面说吧。”
说完他跟楚心舒率先飞了上去。
董尚宇紧随其后,在洞口的时候,他似乎才想起自己一身湿透,连忙掐了个诀把身上烘干。
云清风看他傻愣愣的样子,叹了口气,从储物戒里又拿了个蒲团出来,扔地上道:“坐下说吧。”
董尚宇想到之前的事,还心有余悸,等云清风跟楚心舒都坐下了,才跟着坐下去,又抱膝等了半响,眼看着楚心舒露出不快的神色,才缓缓道:“我们所在的地方,并非扶崖秘境。”
云清风一惊,“你确定?”
董尚宇瑟缩了一下,结结巴巴道:“我……我确定,不……准确的说,我们现在是在扶崖秘境中的……一个空间碎片里。”
云清风闻言下意识转头去看楚心舒,两人眼里同样有震惊,但更多的却是果然如此。
扶崖秘境自古就存在,修真界已有无数人进来过,并留下不少记载跟地形图,但从未听人说起过,秘境里还有空间碎片的存在。
只是一旦接受这个结果,一切就能解释得通了。
为什么他们这几天看到的景象是从未在记载中见过的,因为这是从来没人进来过的空间碎片,亦或是有人进来了,却没能活着把消息送出去。
还有不能联系上同门,也是因为两个空间是独立存在的,就像在扶崖秘境里,他们也不能联系上秘境外的人一样。
云清风在心里过了一遍,很快就接受了这个可能,只是仍有疑惑,“你是怎么发现的。”
身边多了两个人,董尚宇多了几分安全感,这会儿看上去比在山洞下面时要平静了一些,颓丧地道:“我被传送阵送进来,是落在一处宫殿外面,宫殿庭院的石碑上有一些关于这个空间碎片的记载。”
“石碑上记载了什么?”云清风脱口问道。
董尚宇道:“说这处空间碎片只跟扶崖秘境有通道,想回到修真界的话,必须先想办法回到扶崖秘境。来者如果在扶崖秘境关闭前还没离开此处,就会被空间碎片内的阵法绞杀。”
“你没在宫殿里找找吗?”云清风所知道的,跟秘境有关的故事,一般有提醒的地方,很大可能就是可以离开的地方。
“我找过的,”董尚宇似乎回忆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神情里尽是恐惧,“可那根本就是个死门。”
云清风想起之前被忽略了的一个细节,“对了,你之前说的又见到人了是什么意思?你还在此处见过其他修士?”
“见到过,”董尚宇低着头,肩膀微微颤抖,“钟灵山的柳萱道友跟秦歆道友,她们就是在那处宫殿里陨落的。”
云清风闻言怔住,他没想到会这么快就听到认识的人身死道消的消息。犹记得秘境快要开启那会儿,笑容明丽的小姑娘期盼地说,如果能在秘境里遇到薛少宗主就好了。
虽然他很不喜欢薛惊羽,但少女向往的模样多么鲜活。
“宫殿在何处,我们过去看看。”一直没说话的楚心舒道。
云清风听到她的声音,才回过神来,看向对面的董尚宇。
董尚宇犹豫道:“我不想再回去了。”
“你在别处找到可以离开这里的方法了吗?”云清风皱了皱眉。
董尚宇神色低落,“没有……”
“没有的话不去信息最多的那个宫殿找,”云清风道,“难道你想等到扶崖秘境关闭,我们一起死在这里?”
“我不想,”董尚宇脱口道,说完低垂着头颅,过了半响才小声请求,“回去之前我能不能先睡一觉?我已经十几天没有睡过了,连打坐都没有。”
云清风怔了怔,看他确实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便道:“你睡吧,养足了精神我们再去。”
董尚宇起身走到角落里,也不像云清风从储物戒内搬了个床出来,只拿了个毯子样的东西往地上一丢,就蜷缩着躺了下去,很快呼吸就变得绵长。
云清风看了一会儿,有种终于安静下来了的轻松感,刚才不管是董尚宇带来的消息,还是董尚宇说话的方式,都让他头疼不已。
他传音问楚心舒,“你觉得他的话有几分可信?”
“我们是在一处空间碎片里,钟灵山那两位道友已身死道消,这两个应该是真的。”楚心舒很快传音回来。
云清风轻轻点了下头,他的想法也差不多。至于董尚宇所说的那处宫殿,只有亲自去看过了,才能确认是怎么回事。
云清风没再说话,山洞里一时十分安静,只有角落里董尚宇发出的细碎呼噜声。
过了许久,楚心舒又传音问:“你跟董尚宇……很熟?”
云清风听到她突然问这个,愣了一瞬,才道:“也不算熟,就有过一面之缘吧,前些年我参加修真界的比试时,有一回合对手是他。”
传音到这里,云清风想起了某件有趣的事,笑着摇了摇头才继续,“他是我遇到的对手里,最快一个认输的。听人说他……特别胆小。”
楚心舒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没再追问。
董尚宇一直在睡,他们也不能离开。
云清风之前已经休息够了,就让楚心舒安心打坐修炼,他自己在洞口守着。
董尚宇这一睡一直到第二天日上中天才醒来,他伸了伸懒腰坐起来,想到接下来等着他的是要跟云清风他们一起回到那处宫殿,心里就觉得害怕,小声问:“云兄,我们一定要现在回去吗?”
“嗯。”云清风点头,看起来很是无情。
董尚宇‘哦’了一声,磨磨蹭蹭起身,把他那个不知道是毯子还是什么的东西收进储物戒,也没整理衣裳,慢吞吞走到洞口。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挠了挠头发道:“我昨天太慌乱了,还没请教这位道友的姓名呢。”
楚心舒依旧盘腿闭眼坐在蒲团上,但云清风知道她早已经从入定中出来,只是不明白为何不搭理董尚宇,又觉得这样晾着董尚宇不好,就有些尴尬地道:“这位是楚姑娘,是我刚进秘境时遇到的。”
“原来是楚道友,”董尚宇行了一礼问,“不知楚道友是哪个宗门的高徒?”
楚心舒从蒲团上起身,扫了董尚宇一眼,面无表情地道:“带路吧。”

意外和死对头结为道侣之后免费阅读

董尚宇闻言向前走了两步,又停住看向云清风。
云清风问:“怎么了?”
“没什么。”董尚宇嘟囔一声,低着头踩上佩剑,看起来仍是不太想回去。
他的修为已是金丹末期,只是心不甘情不愿,所以御剑的速度也快不起来。就连修为落到了金丹初期的云清风都不得不放慢了速度配合他,更遑论元婴期的楚心舒了。
云清风跟楚心舒也不着急,既然已经开始赶过去了,迟早都是会到的。
三人御剑飞了半天,董尚宇突然停下。
云清风了然,“快到了?”
“就……就在前面,”董尚宇指着不远处的一座高山,“越过那座山峰就能看到了。”
“走吧。”云清风在其背后轻轻一拍,手上真元催动,董尚宇脚下停住不动的剑便继续往前飞。他跟楚心舒对视一眼,然后跟上。
不受自己控制的飞剑让董尚宇差点惊叫出声,不过他很快用双手捂住唇,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越过那处山峰后,云清风便看到一片绿油油被青草覆盖的山谷,山谷的中间是一座古朴庄严的宫殿。
“就是那里了,”董尚宇小声说,“要***的话必须从前门步行,宫殿上方有防御法阵。”
“规矩还挺多的,”云清风说,“那就从前面走。”
三人在宫殿前的草坪落下,董尚宇就不肯走在最前面了,“大门没有禁制,前面的庭院也没有危险。”
云清风莫名涌上一股无力感,“除此之外呢?”
董尚宇瑟缩了一下,“去往后院的路上有迷幻阵,根本过不去,大殿中间是杀阵,钟灵山的两位道友便是在那里陨落的。”
“没了?”云清风皱眉问,“你不是说你在宫殿里找过吗?”
如果这里只有他跟楚心舒两人,一切线索自当由他们自己去探索。但现在三个人是同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董尚宇又在此地探查过,信息共享是最好的选择。
董尚宇低着头,半天才支支吾吾道,“我之前是骗你们的,我没去过大殿中间,被迷幻阵挡住,也没到过后院。”
云清风深吸一口气,唇角都抿成了一条线,“那柳道友跟秦道友是怎么遇险的?”
“她们比我后来一些,”董尚宇低声道,“两人看到前院石碑上的内容后,非要去大殿中间查探,我不敢去,就在外面看着,***没多久,从大开的门里,就看到她们二人……死了。”
“你眼睁睁看着两个女修就这么死在你面前?”问话的是一直静静站在云清风旁边的楚心舒。
“可我能怎么办,”董尚宇哭丧道,“我不想死啊。”
云清风半响无语,他以前是听过董尚宇胆小,哪成想会这么胆小,“之后我们应该也会去大殿中间,你还是不去?”
“……不去,”董尚宇低着头,不敢直视云清风的眼睛,自言自语般低语,“就算秘境关闭时出不去死在这里,也比现在就去送死强。”
云清风闻言径直朝宫殿的大门走过去,楚心舒更是连一个眼神都没多给董尚宇。
董尚宇犹豫了一瞬,跟了上去,不过他还是打算跟之前一样,在前院待着哪都不去。
宫殿前面的院子很大,假山水池一应俱全,池子里浮着将开未开的睡莲,水里还有几尾锦鲤自由自在地游着,看起来一派生机。
董尚宇说的那个石碑就立在水池旁边,石碑有丈许高,上面的字却不过寥寥几句:此乃扶崖秘境里一处空间碎片,闯入者若想生还,唯有先回到秘境,否则秘境一旦关闭,则魂归此地。
云清风在石碑前站了许久,面色凝重。
楚心舒也没有说话,只不过她不是一直看着石碑,到后面目光便有意无意地落在云清风身上。
跟上来的董尚宇就更不敢说话了,目光在两人身上扫来扫去。
最后还是云清风先开口,他转头问楚心舒,“看出什么了吗?”
“没有。”楚心舒摇头。
“我也没有,”云清风摊手,“后院跟大殿中间,你选一处吧。”
楚心舒随意道:“先去后院吧。”
两人就这么随意定好了方向,董尚宇在后面张了张嘴,终是没有跟上。
从前院到后院,除了走中间的大殿外,便只能穿过侧面的一个桃花林。
林子里落英缤纷,景色优美,若不是知道这里面有个幻境,云清风肯定要夸几句的。
楚心舒率先走了***。
云清风慢了一步,只见她一踏入桃花林,身影便直接消失不见。他放出神识,也没能感受到对方的存在。而原本应该是楚心舒站立的地方,只有几片花瓣随风缓缓飘落,跟别处没有任何区别,好像原本就应该是那样。
云清风心中一惊,连忙走到楚心舒***的地方,以分毫不差的方位跟了***。
他一踏入其中,就感觉周围气氛陡变,桃林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一片陡峭悬崖,春意盎然的景象变成杀机重重,他正站在山崖伸出来的一块巨石上,摇摇欲坠。
虽然知道这里是幻境,云清风还是屏气凝神,一动也不敢动,就怕一不小心会让脚下的巨石离开山崖,滚落下去。
他小心翼翼换了个方向,目光捕捉到上方的一点鲜红时,心中一喜,那正是进来秘境前,掌门叮嘱他们要找的朱玉果。
他正要往前,又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劲,这里怎么会有朱玉果呢?
但即便是这样,云清风的目光还是不自觉被殷红的果子吸引,万一是真的呢?他要这么放弃吗?
漫长的等待中,朱玉果的香味由原本的浅淡变得浓郁,这是果子即将完全成熟的象征。
只是长着果子的地方离他有点远,如果不攀上去摘,任果子成熟掉落,他是无法接住的。
云清风内心天人交战,有个声音一直在蛊惑他,一旦摘到朱玉果,师门的任务就完成了。他右手不自觉放到了剑柄上,一只脚也抬了起来。只是还没落下去,就见悬崖上方多了一个白色的身影,来人出手如电,却是想毁了崖上的朱玉果。
云清风拔剑相迎,剑气过处,朱玉果没被来人毁坏,却被他自己斩落山崖。
他愣愣地看着朱玉果从枝头落下消失,目眦欲裂。欲起势攻向来人,就觉山崖开始崩塌,回过神来,他所站之处正是桃林边缘。
周围桃花像是遭遇了一场倒春寒,地下一片残红,枝头绿意萌发,青嫩喜人。
楚心舒就站在他身侧,目光直愣愣落在他脸上。
云清风怕她还在幻境里,不敢动也不敢出声,怕会影响到她。
半响后楚心舒的眼珠子才转了下,视线从云清风脸上移开,“幻境破了。”
“嗯。”云清风点了点头。
两人默契地向前走,幻境是破了,桃林中的奇门遁甲犹在,为防不小心被分开,云清风跟楚心舒肩并着肩,挨得及近。
走了一段路后,楚心舒问:“刚才在幻境里你看到什么了?”
“在一处悬崖上看到了师门让我们找的朱玉果,”云清风没有隐瞒,沉吟了一下又说,“还有一个讨厌的人。”
“讨厌的人?”
云清风‘嗯’了一声,不想再提,就问:“你呢?”
楚心舒垂眸,“看到了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
云清风转头,看到楚心舒的耳垂有点薄红,想了想说:“幻境应该是让进来的人看到想要的东西,或者想见的人,同时迷惑人的心智,让人降低防备,一心只想得到想要的东西。”
楚心舒:“那你怎么会看到讨厌的人?”
“心里阴影。”云清风果断下了结论,他想要的东西不多,但寥寥几次,都在差一点就得到的时候,被那人给搅了。
楚心舒没再接话。
云清风习惯了,想起之前两人站在桃林边缘,她一马当先踏进来的样子,忍不住道:“下回再遇到危险的时候,你可以不用这么积极的。”
楚心舒也知道他是说之前的事情,淡淡地道:“我习惯了。”
云清风不知为何觉得有些难受,在他们沧洛山,尤其是斜月峰,虞照水虽为师姐,但只要遇上事情,他们几个师弟都会想要保护师姐。
于是他说:“下次可以让我先上。”
楚心舒:“我修为比你高”
云清风:“……”
他挣扎道:“我是男修。”
楚心舒:“修真界只凭修为说话,不讲究性别抑或是种族。”
云清风:“……”
这天是真的聊不下去了。
“我们走出来了。”楚心舒说。
云清风闻言抬头,就见已经快到路的尽头,可透过那几棵遮不住什么的桃树,看到的依旧是熟悉的前院风景。以及焦急等待的董尚宇。
“你们在后院有发现什么线索吗?”董尚宇迎上来问。
“没有,”楚心舒摇了摇头,“后院跟前院一样。”
云清风指导他这么说肯定是有原因的,就没有吭声。
董尚宇张了张嘴,看起来有些失望。
云清风和楚心舒在前院石碑边休息了一会儿,一人盯着石碑继续看,一人垂眸不知在想什么,谁都没理旁边想上来搭话却又不敢的董尚宇。
“去大殿吧。”云清风道。
楚心舒点了点头,两人继续并肩朝宫殿敞开的大门走过去。登上石阶,就能把殿内大部分的景象收入眼底。
大殿正中间是一座狰狞的佛像,佛像前四个孤零零的蒲团,除此之外,整个殿内再无其他物品。大殿四周的格子窗似乎也有诡异之处,原本明亮的光线照进来后,变得格外晦暗阴森。
柳萱跟秦歆的遗骸就伏在佛像前,一看就已死去多时。
云清风跟楚心舒对视一眼后,抢着在楚心舒之前迈入殿内。
他一***,就觉得周遭的空气像被实质化了一样,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正要提醒后面的楚心舒小心,就觉一阵风过,带来不少新鲜的空气。
而楚心舒已经站在他的身边,这细微变化,明显是楚心舒带来的。
他无奈叹了口气,就听楚心舒淡淡道:“走吧。”
“好。”云清风应了一声,两人逆着压力朝柳萱跟秦歆遗骸所在的方向前进。越往前,就觉得压力越大。
云清风直觉要不是楚心舒在旁边帮忙撑着,以他现在的修为是走不到柳萱她们所在的位置的。
眼看距离目的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楚心舒突然停下,“你有没有感觉佛像跟我们在外面看到的有些不一样了?”
云清风抬头细细看了片刻后,摇了摇头,“没有。”
“眼睛好像睁得更大了。”楚心舒道。
“应该是你看错了,”云清风说,“我快点过去吧,虽说人死如灯灭,修士更是,但我还是想把柳师妹她们的遗骸带回去,交给钟灵山的人。”
楚心舒沉默了半响,才继续向前踏出一步。
结果他们才靠近两具遗骸,体内的真元一瞬间就变得空荡荡,分毫不剩。
云清风惊惧道:“这是怎么回事?”
佛像的眼皮缓缓落下,再掀起时露出一双明显是人的眼珠,接着一声嘲讽的轻哼传出,“自以为聪明,还不是踏入了我的陷阱。”
云清风的表情从惊恐变得呆滞,最后成了木然,同时楚心舒之前停下脚步的地方,两道身影缓缓显现,竟是跟遗骸旁边的云清风和楚心舒一模一样。
只是对比之下,刚刚显现的两个人表情要鲜活得多,云清风笑了一下,露出可爱的酒窝,“你说的是我们面前这个陷阱吗?”

小说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意外和死对头结为道侣之后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