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延迟(池颜梁砚成)

心动延迟(池颜梁砚成)

导读:主角是池颜梁砚成的小说叫做《心动延迟》,心动延迟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去往民政局离婚的最后一个路口。梁砚成忽然出声:先回公司。眼看就要脱离牢笼,池颜自然不准调头。男人摘下金边眼镜,眉宇间透露出倦色。

小说介绍

主角是池颜梁砚成的小说叫做《心动延迟》,心动延迟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去往民政局离婚的最后一个路口。梁砚成忽然出声:先回公司。眼看就要脱离牢笼,池颜自然不准调头。男人摘下金边眼镜,眉宇间透露出倦色:公司遇到了危机,我得先回去处理。

池颜梁砚成小说简介

池颜紧绷着肩胛,刚打算舒口气,两片柔软的触感倏地落于颈边。或许是延绵不断水雾的原因,连突如其来的吻都是湿润的。
她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
而后偏头,看到了男人眼底暗藏的欲-色。
越是清冷禁欲的人,只要显露半丝热烈,都会让人得到心理上的极大满足,欲罢不能。

心动延迟全文阅读

只要没瞎,都能感受到对方的不虞。
池颜缓缓眨了下眼,颇感微妙。
她觉得梁砚成最近对她意见很大,滚雪球似的。最初还能忍着维持表面和平,现在终于突破某一点,隔三差五就找她的事给她看脸色。
能有什么意思?
平时不就是这么说话的吗?
池颜拍掉他的手,抬眼:“我们关系很好吗?”
“……”
“是戏演多了给你造成了什么错觉?我平时不也这么和你说话?以前就好好的,干吗突然挑我刺儿?”
她想了想,又补一句:“客人在呢,有什么意见晚点说。”
说罢利落起身,也不管身后人是什么脸色,径直往门外走。
梁砚成原地静默片刻,指腹还沾着她皮肤的温度。直到女人的身影从门边消失,才面无表情地重新抄回兜里。
***
池颜这会儿没工夫交流夫妻感情。
她下楼没多久,梁砚成也下来了,褪去西装马甲换了件没那么商务的衬衣,劲瘦好看的腰线被一齐掖在衣摆下。身形依旧英挺。
他们之间隔着一段阶梯,池颜的目光在他腰腹处停留几秒,若无其事收回继续和黎萍说话:“回国后就没怎么弹过,还是生疏了。”
“我听着还是不错,天赋努力都不可少。”
黎萍笑眯眯的,脾气温和。忽得注意到她新换上的耳坠,由衷赞叹道:“呀,你这副耳坠真好看。”
“好看吗?”
池颜左右晃了一圈。
黑珍珠泛起的莹莹幽绿全方位闪耀着,更是动人。
她平时极少戴珍珠饰品,太稳重太内敛,与她不怎么契合。但今天这副坠子藏了心机,完全是按照黎萍的喜好戴的。
据她了解,除开音乐,这位黎老师还是个狂热珍珠收集者。
翁永昌当监事那么多年,家境颇丰。次一点的珍珠她必然瞧不上。这对,记得是婚前某次拍卖会上得的。
那边俩男人已经聊上天,池颜偷瞄一眼,压着声小声说:“也就在他面前装温柔戴这一次,其实我不怎么爱搭珍珠。珍珠啊,得要气质压着。我可没有。”
她嗔怪的样子少女感十足,也难怪说自己压不住珍珠。
黎萍笑笑没接话。
又听池颜怂恿:“黎老师,我看你肯定合适。”
她作势要摘,动作突然停顿,面露犹豫:“虽然只戴了这一次,也是戴过的。你不会嫌弃吧?”
黎萍忙摆手:“怎么会……”
她也没想池颜直接要摘给她试,婉拒的话没来得及出口只能顺口接了不会嫌弃的后文。
于是那对耳坠就这么送到了她面前。
黎萍一看便知这副黑珍珠价格不菲,虽然极为入眼也不可能收这么贵重的礼。
她只当试一试就还回去。
谁知刚戴上,池颜就特别真情实感地夸好看,还扭头问起其他二人:“阿砚,你看黎老师戴这对耳坠好看吗?珍珠果然就是得衬合适的人,对吧?”
梁砚成望她一眼,“嗯,不错。”
“翁伯伯觉得呢?是不是特别漂亮?”
梁砚成都这么说了,翁永昌只能顺其自然:“是好看,不过这是……”
池颜巧妙地接了话头:“在我这压箱底吃灰,黎老师不嫌弃就太好了。”
一副珍珠耳坠被她自导自演送了出去。
梁砚成尽收眼底。
这些天注意下来,发现他这位太太还惯会做人情。
八面玲珑的人免不了世俗,他此时看着她因为愉悦而露出的小表情却不那么觉得,反而看出了些许灵动活现。
就像画龙点了睛,在他心里的形象鲜活不少。
从平淡无趣的平面画像进化成了昂扬起下颌得意洋洋的小孔雀,人前左右逢源,人后抖着漂亮的尾巴毛问他:厉害吗,厉害吗,快夸我。
他迟迟未收回目光,身边翁永昌疑惑出声:“小砚总,是有什么好笑的事吗?”
没头没脑突然这么一句。
梁砚成没明白他的意思:“嗯?”
翁永昌:“我看你在……”
在笑。
还没说完,梁砚成抬手用指节抵了下唇角,恢复漠然:“没有。”
而另一边,黎萍得了新耳坠爱不释手,和池颜聊得更是火热。
有人刻意引导,说着说着自然就到了工作上。
黎萍很是惋惜:“你爸和爷爷要是没出事,现在大池说不定更好。”
可能是翁永昌回家说了不少公司的事,连她这个外人都知道这些年大池科技往研发立项上投入的越来越少,舍本逐末弄起了地产。
股权大头都归在了池文征手里,一言堂在所难免。
池颜笑笑:“现在管事的只剩叔叔了。”
“别这么想,那天……”黎萍突然压低声,“老翁回来说开小会时和池总吵了一架。我不懂公司的事,不过这么多年能让老翁真动气的也就股权吧。”
池颜不禁想起那天在会议室门外听到的突然拔高的那几声。以及……叔叔似乎格外在意她和翁伯伯站在一起。
她登时充满信心,恨不得立马把梁砚成赶到楼上,好坐下跟翁永昌慢慢共商大计。
连带着此时望向梁砚成的目光都显得格外嫌弃。
梁砚成自然不懂女人心,更不懂他这位太太的七窍玲珑心,缓缓闭了闭眼,扭头,假装没看到。
夕照斜落。
翁永昌夫妻两口子从梁家新居离开,池颜都没找到与翁永昌单独相处的机会。
梁砚成的突然闯入打乱了她发挥。
池颜半点不想给他好脸色看,卸了妆边用仪器蒸脸边凉飕飕刺他:“平时都没见你这么闲。”
梁砚成褪下腕表,“现在没有别人。”
池颜后知后觉,接上了下午她自己留的那句话。
——客人在呢。有什么意见晚点说。
这人记性怎么这么好?
长期立于不败之地的经验告诉她,这时候要先占据道德制高点,于是反将一军:“你最近干吗老挑我刺儿?”
梁砚成慢条斯理解开袖扣,才答:“你想多了。”
解到另一边,问她:“那你在不高兴什么?”
“你也想多了。”池颜面不改色。
约莫有十几秒静默。
池颜的第六感告诉她,此刻背后一定有道深沉注视自己的目光。
她本能反思起这两次截然不同的态度确实不妥,不想引得他多想也难。
毕竟还不想让他知道自己请翁伯伯夫妻两人来家里做客的真实目的。
池颜只用了沉默的那几秒,就做了决定。
手一抬,啪嗒一声把按摩仪砸在桌角。
动静挺大,黄花梨桌面发出闷响。
她转过身,双手环胸:“是,我是不高兴。”
“……”
“我这人就是记仇,一时半会儿消不了气。那天许家母女俩在我们家左一句你又一句你的,不知道还以为你们两家成功结亲家了呢。”
原来还在计较那么久的事。
梁砚成抿起唇角,没说话。
“你不回来就算了,我自己撑场面也不是一次两次。然后呢?她又堂而皇之进了梁氏,你敢说你不知道?就这么帮着许家母女俩打我的脸?”
池颜说得情绪激动,自己都被自己的真情实感惊到了。
她说罢偷瞄对方。
梁砚成:“在那之前,我确实不知道。”
虽然脸色未变,声音低轻不少,像在哄人。
池颜哦了一声:“那你后来知道了啊,知道也没见你有什么动作。还不是明摆着帮别人。”
“……”
这次叫梁砚成切身体会到了他太太有多难顺毛。
他扯了扯领结扣,“我会处理。”
“那还差不多。”
这话似乎意味着短暂的僵局得到缓解。
解开的领口也让人逐渐放松下来,梁砚成看着池颜扭过腰继续蒸脸,目光不由自主落在她漂亮的脊骨上。最上边几节露在睡裙外,显得女人的背影格外纤细让人怜爱。
他很轻滚了下喉结,食髓知味。
再开口时,声音也低了几度。
“还有多久。”
“嗯?”池颜懒得回头,眯起眼:“好一会儿呢。干嘛,你也要蒸?”
水雾浓密,像一层朦胧雾气拢在她巴掌大的小脸上,隐隐可见红唇上下翕动。
梁砚成皱着眉,靠良好的自制力拉回思绪:“正事。”
他太太虽然有点小脾气,爱记仇。但这样少有的玲珑八面,有些事正适合她出手。
光许潇潇一人出局,怎么杀鸡儆猴。
他忽然俯身,在她耳边低语数句。
说话时轻微的气流拂开水雾落在她耳边,耳后那一片越来越成为了池颜最敏-感的区域。
她歪头想躲,又觉得自己这番动作欲盖弥彰。
犹豫间,话音停了。
池颜紧绷着肩胛,刚打算舒口气,两片柔软的触感倏地落于颈边。或许是延绵不断水雾的原因,连突如其来的吻都是湿润的。
她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
而后偏头,看到了男人眼底暗藏的欲-色。
越是清冷禁欲的人,只要显露半丝热烈,都会让人得到心理上的极大满足,欲罢不能。
池颜去拽他的领口,手指轻易抚上已经半敞的衣襟。
她向后抵在桌沿上,隔着水雾看他。
果然比平时更温柔几分。
就借着这股错觉,她顺从地勾住他的后颈,把他拉扯得离自己更近一些。
心里却是清醒的。
狗东西,有求于她的时候倒是挺热情。

心动延迟免费阅读

这一晚上。
池颜被翻来覆去折腾了好几回。
从梳妆台到浴室,到最后她只能气若游丝地趴在他胸膛上,******喘气。
热情……过头了。
这段日子以来,姓梁的依旧老干部作风生活规律,性-生活也卡死了一周一次的频率。但显然比往日凶狠许多,不把她弄得精疲力尽不结束。
恢复了两三日,池颜才计划起他那晚附在耳边说的事。
于她来说不难,演场戏而已,举手之劳。
不管以池家大小姐还是小砚总夫人的名头,只要她找人喝下午茶,就没有不到的客人。
陵城金茂中心顶楼旋转餐厅。
这里的英式下午茶全城闻名,池颜丝毫不放过薅梁砚成羊毛的机会,顺便给自己办了张充八万八送八百八的金卡。
她踩点到的时候,邀请的人来了七七八八。
邀请名单是梁砚成给的。
原本都是梁氏集团高层的家眷,池颜自觉她这么邀请太过刻意,自己还另外叫了一群人。都是圈子里时常见的面孔,邀到一起丝毫不显突兀。
池颜经常开聚会,请人喝下午茶。
她一到立马有人殷勤上前。
“你怎么才来。今儿个什么日子?叫这么多人出来聚?”
池颜笑笑:“能有什么日子,在家无聊而已。”
几个堪堪接触到这个圈子的女人闻言互相看一眼,意思都在眼神里传达了出来。
——看,人家小砚总夫人,无聊就包整层餐厅供自己喝茶。
——不是我有攀附的意思,就单纯看小砚总夫人面善,想跟她交个朋友。
池颜被簇拥着围坐在长桌中间,左一句右一句都是应承她的话。
她状似神情疏懒听着,实则在努力分辨里边有没有自己想要的信息。
对面有人说到过两天去做医美,坐在池颜身侧的女人立马捂着嘴小声告诫:“你不要听美容机构说的天花乱坠哦,有风险的。”
“怎么?谁做出风险来了?”
“还有谁,许家那位呗。”
池颜抿了口茶,竖起耳朵。
“她也不知道听谁推荐的,说做了笑唇会显得脸部柔和,男人都喜欢这一款。就去做啦。现在嘴又肿又僵。那天我看到还以为梁朝伟附体呢。”
“不会吧,这么惨。难怪今天没看到她~”
“有些人啊,美丽要作假。连学历都作假。换了我,都丢死人了。”
哦?
池颜只挑了下眉,就有人极有眼力见地解释道:“她那个HRM学位买的啦!”
“奇怪。她不能出来见人,她那位爱社交的妈怎么也没好意思来?”
要接的正是这句。
池颜清了清嗓子,面露烦色:“还说呢。我又没请她们。”
“怎么啦?你和许家那两位闹矛盾了?”
明眼人都能看出许家母女对池颜表面亲厚,背地里阴阳怪气不少。真闹出矛盾拿出来讲一讲算无聊下午茶的配料。
其他人不清楚,但少有几个梁氏高层的家眷是听说过前段日子在梁氏集团一楼发生的事的。当即有人劝解:“她那种人就是小家子气,你不要跟她生气。气伤了自己多不好。”
池颜没什么情绪地笑了一声:“怎么可能因为那点小事跟她们计较。还不是公司地皮的事……”
她倏地收声,摆了摆手:“算了,没什么。”
说话最乱人心的就是说一半藏一半。
不相关者想听后续故事,和梁氏扯上丁点关系的听到类似于内幕的事更是焦心,恨不得让她多吐露几句。
但池颜说漏几个字之后立即转开话题,没再提第二句。
几位高层夫人好奇疯了,多次把话题抛到小砚总和梁氏集团上,想探个究竟。可惜就是没人接茬。顶多说一句阿砚最近心情不好,为公司的事烦着呢。
一块司康下肚,池颜去洗手间补妆。
她给梁砚成发了短信:【给我电话】
对方很配合,在她迈进洗手间的同时,手机就响了起来。
池颜往里间瞥了一眼,没进。只坐在最外侧镜子前慢悠悠摸出手机,接通电话的同时另一只手从包里摸出口红。
“怎么啦。”
她打开免提,把手机放在桌面上。
那头响起了男人清润的嗓音:“在哪?”
“喝下午茶呀,才和你说过就忘啦?”她对着镜子细细瞄着唇线,忽然丧气:“阿砚,我今天嘴快,一不小心就说了地皮。应该对你没影响吧?”
那边静了几秒,问:“具体说了什么?”
“嗯……其实也没说什么。就是一不小心说到地皮两个字。后来我就没敢再说。那些人胆子竟然那么大,趁你没接权能从地皮捞那么多好处费,以后说不定还能背地里偷偷摸摸干别的呢。”
她描完唇细细打量着自己,漫不经心道:“你干吗老护着他们,全处理了不更好。又不是没逮到尾巴。”
他轻声:“安分的话,养几个老头也不是大事。你身边没别人?”
池颜借着镜子往洗手间里侧轻抬一眼:“没有啊。哦对了,今天下午茶都没请许家的。怎么样,我们是不是心意相通?”
电话那头似乎传来一声轻笑,紧接着道:“玩够了来公司,等我一起回家。”
“嗯,知道啦。”
她挂断电话,对着镜子细细补了一遍粉底才出去。
没多久,餐桌上消失的另一人也回归原位。
是集团某高管夫人。
池颜愣了一下,突然问:“你也去洗手间了?刚刚倒没看到你。”
高管夫人惊讶着摇头:“洗手间又能用了?我去的时候看在做卫生,就去了楼下的。”
“哦。”池颜舒了口气,“能用。”
她传达到意思便觉得下午茶索然无味,施施然先走。
待人一走,几位高管夫人本就相识,立即凑到了一头猜测池颜无心说出的地皮是什么事。
刚才洗手间确实有人。
其中一位高管夫人嘘了一声,把自己在洗手间的听闻都讲了出来。
另外几人也不笨,立即摸到了事情的关键。
小砚总因为地皮的事说过让某些人不用再来上班的话,不过他们这些高层手握股份,责令只到他们下边一层。
本以为梁老爷子一进来和局,就不会再有后文。没料到小砚总一直咬着这件事没放。再联系池颜今天单单没请许家的来喝茶,基本锁定要从许家开刀。
确实,在这件事上许家得益最多,也该负责。
本来家里那几位最近还配合着许家仍然不□□分,听那对夫妻的口气,安分守己还能守着一亩三分地过得清闲富余。
高管夫人们想通关键,纷纷下定决心回家好好与家里那位商量,别搅浑水安分度日。
到哪都是一朝天子一朝臣,梁老爷子都退了,往后还不是小砚总说的算。
在梁氏赚的够多,也该退休养老了。
***
池颜帮了梁砚成这一回从金茂中心出来,没把他电话里说的鬼话当真,打算直接回家。
和司机说完,司机面带犹豫:“太太,先生说你这边好了叫你去公司。”
池颜疑惑:“戏要演这么全?”
司机:“啊?”
她无奈地摆了摆手,“没什么,去公司就去公司。开车吧。”
临下班高峰,车行缓慢。
池颜靠着座椅小憩片刻醒来才刚到楼下。
这次来梁氏大楼与先前有着天差地别,易俊一早就到了楼下等她。见她过来,立即上前引着她往休息室走:“夫人,您先喝杯茶还是直接去餐厅?”
“餐厅?”池颜莫名,“什么餐厅。”
“砚总晚上在附近订了位置,没和您说么。”
“……”
没说,算直男的惊喜吗。
池颜在心里啧了一声,问:“他怎么不问问我有没有时间,自己就做主。”
易俊不知如何接话,又听她自己往下接道:“算了,正好今天有空。算他瞎猫碰上死耗子。”
“……”
易俊偏头咳了一声,没敢说话。
嗯,小砚总要是瞎猫,夫人不就成了死耗子,这种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招数闻所未闻。
易俊闷头把她带进休息室,叫人送了茶点,随即上楼通知……瞎猫。
池颜独自在休息室晃了一圈。
都快入冬了,大楼里还开着冷空调,二十六度恒温冷风吹在手臂上还是觉得凉。池颜扫了一圈没找到控制面板,正想着出去叫人进来关了风。
门开一条缝,前台小姑娘窸窸窣窣的聊天声传了进来。
“那就是砚总夫人啊?好漂亮,气质也好好,太绝了!”
“好看是好看,但我听说小砚总原来和人事的许潇潇是一对,还是青梅竹马呢。砚总夫人好像是……上位。”
中间模糊了用词,但池颜一下猜到了此处该填充:***。
她原地翻了个白眼,朝前台喂了一声:“小妹妹,哪儿来的八卦啊。说我听听。”
俩小姑娘被吓得够呛,直接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其中一个面色惨白:“不是,夫人,我们瞎说的。”
是刚才说自己绝美又有气质的小姑娘。
池颜语气柔和几分:“没怪你呀,我就问问哪儿听说的。说实话不会为难你。”
小姑娘垂下头:“……就,就人事部那边都这么说。”
果不其然,妖人在哪妖风就在哪。
池颜哦了一声,像是不怎么在意:“来个人,帮我把空调关了。”
“好、好的。”
十五分钟后。
梁砚成到休息室时,里边空无一人。
他攥着手里的盒子面无表情看了一眼易俊,易俊往里探了一眼,难得露出委屈的情绪:“夫人刚还在的。”
小砚总眼神犀利落在他身上,隔着金丝眼镜都能感受到威压。
易俊叫苦不迭,只好转向前台俩小姑娘:“夫人呢,刚不是在休息室吗?”
其中一姑娘像是快要哭了。
瘪着嘴小声道:“夫人……夫人她去人事部了。”

小说推荐

泠泠不肯弹,蹁跹影惊鸿。心动延迟完结全文完整版免费阅读是小编千辛万苦找到的,友友们一定要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